毕汝谐奇人奇事之误触林立果黑据点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biruxie
楼主 (北美华人网)
按:毕汝谐这一辈子的经历,比天方夜谭还离奇呢。上世纪90年代的一个饭局, 毕汝谐 身边是一位从香港来纽约短期逗留的算命大师, 他无意间看到 毕汝谐 的掌纹,发出一声惊呼:复杂的人生! 
 毕汝谐奇人奇事之误触林立果黑据点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文化革命最乱的几年,我经常和狐朋狗友结伴拍婆子。大家都是中学生,偏偏还有个孤拐(比古怪更甚) 大学生——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学生徐某某。 徐某某在延安出生,系开国少将徐其海的长子;父母离婚后,徐母 改嫁中国人民银行总行的领导,徐某某随母亲生活。徐家住在西交民巷银行总行宿舍,距离 王府井西单都很近;我每每拍婆子累了、乏了,就去徐某某家歇脚。 徐某某形象一般,演技出色;他经常扮演归国华侨、现役军人、人民教师、资本家小开等等 不同社会角色,在大街上拍婆子。徐某某演什么像什么,惟妙惟肖,令我等捧腹不已。  1970年初冬,徐某某全家下放到外省五七干校,整个小院都搬空了;我顺水推舟,将这里从歇脚处 升级为黑据点;我和我的假表弟出没于此。 假表弟是我的头号铁哥们儿;我俩狼狈为奸,对外则声称是表兄弟。 常常是,我们在王府井西单拍中婆子,就带到这个空荡荡的小院,在空屋子里将其就地正法。 初冬时节,天气很冷,空房间里没有暖气,木板床上没有被褥,我们却是概不吝!  ——那个时候, 那时候年纪轻,荷尔蒙旺盛,情欲如火, 色胆包天! 天不怕地不怕,神不怕鬼不怕!有一回,我和婆子去圆明园旧址幽会,那是盛夏时节, 突如其来的雷阵雨,把我们浇成了落汤鸡;婆子抱住一棵小树,而我则熊抱着婆子和小树, 坚持采用老汉推车的姿势克尽全功,全然不惧雷劈电打!还有一回,我在香山公园 拍中一个婆子,归途中携手去了万安公墓,我们挑了一块平坦宽敞的墓面行其好事,全然不惧鬼魂纠缠! 哦,至于青纱帐、防空洞、枯井乃至废弃猪圈等等,不说也罢。 敌人在哪里出现,就让他在哪里灭亡! 婆子在哪里出现,就将她在哪里正法! 且说这天晚上,我和假表弟两个人只拍中一名婆子,不敷分配;不料,这位婆子是个超级豪爽人, 说她很喜欢我们俩,并不计较;于是就演变成了史无前例的三人行;我们走向黑据点,途中我和 假表弟 一路走一路讨论谁先谁后的次序问题,超级豪爽婆子掩嘴嬉笑,真是没羞没臊没脸皮。 我们仨刚刚走进黑据点的院子,就听到隔壁院子的一个后窗户传出滴滴嗒嗒的 发电报的声音;我们从小看国产反特故事影片,对这种发报机工作的 声音非常熟悉,这个房间没有开灯,电光一闪一闪, 肯定是有人在发电报;我们仨好奇地凑到窗口去看,忽然, 屋子里有个人回过头发现了我们,我们仨赶紧闪开,我和婆子抢先 进了黑屋子,假表弟慢了一步,被两个推门而入的荷枪军人堵住了; 就着月光,我隔窗看清这是两个穿空军军服的小伙子,模样精干;其中一个厉声 质问假表弟:你是什么人?到这儿来干什么? 假表弟是个见过世面的老油条,不慌不忙地说:我找徐某某,我是他的好朋友。 军人的口气缓和了一点:姓徐的早就搬家了,这里没人。 假表弟说:哎呀,我有要紧事找他呀。 那人的口气又严厉起来:你刚才趴着窗户看见什么了? 假表弟说:没看见什么呀,滴答滴答的声音,是不是电视里放反特电影啊? 那人笑着说:对了,电视里在放反特电影;你走吧。以后别再来了。 假表弟就此溜了。 在这段时间里,我和婆子躲在黑屋子里不敢出声。我吓得够呛,这位超级豪放女,反倒非常镇静;她 贴着我的耳朵说:你别害怕,真被抓走了,我也不会出卖你的。咱们北京人都讲义气,是不是? 看看院子里再无动静,我和婆子赶紧溜了。从此,我的这一黑据点弃守。 这两个空军军人是什么人啊?银行总行宿舍怎么会有空军的电台呢? 我和假表弟百思不得其解。 转过年来,913事件爆发;我从内部文件看到:林立果的小舰队在距离中南海 很近的西交民巷银行总行宿舍私设秘密电台, 与南方党羽暗中勾结,方才恍然大悟。 妈呀,我的风流黑据点鬼使神差与林立果的政变黑据点为邻!我和假表弟没招谁,没惹谁, 一门心思一心一意拍婆子,却差一点点就卷到政变阴谋里去了!这话是怎么说的呀,倒霉呗。  文化革命可谓无奇不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