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独秀女儿陈子美:一生坎坷 1970年后神秘消失

Dialog
楼主 (北美华人网)
2004年4月,纽约皇后区圣约翰医院,一位名叫陈子美的93岁老人走完了自己的一生,后来人们才知道,这位独居老人就是党的主要创始人之一陈独秀的女儿——陈子美。
陈独秀有过三次婚姻,生育七个子女,发妻高大众(又名高晓岚),生下三男二女,后来又与高大众同父异母的妹妹高君曼结合,生下一男一女,女孩儿就是陈子美,弟弟叫陈鹤年。 1912年出生的陈子美是家里最小的女孩,乳名“喜子”、“洗子”,陈独秀教子很严,唯独对这个小女儿有些偏爱,未经允许,没人敢进陈独秀的书房,只有“喜子”可以随便出入。 在父亲书桌最下面的抽屉里放满了花生糖、芝麻饼,“父亲笔耕不辍,我坐在小凳子上吃个不停,后来他忘了我,我也忘了他”,这是陈子美和父母之间最美好的回忆了,但父亲忙于革命,顾不上家庭,姐弟俩很少见到父亲,这样的美好回忆是短暂和稀有的。 青年陈子美
陈独秀和高君曼一起生活了15年,由于聚少离多,1925年两人感情破裂,协议分居,陈子美、陈鹤年随着母亲离开上海,回到南京旧居住在破草屋里,生活拮据,两个人不得不半工半读,进入职业学校,陈子美学的是妇产科,弟弟学的是电讯,就在快毕业的时候,家里唯一的支柱、母亲高君曼因病无钱医治理他们而去。

此时的陈子美已经出落成大姑娘了,便担起家庭重任,一边工作,一边还要照顾弟弟,偶尔会得到父亲的资助,看到子美能自谋生活,陈独秀感到一丝欣慰。
失去父母的照顾,陈子美更希望有一个感情的寄托,偶然的机会,他遇到了比自己大十岁,在南京银行和供销社供职的张国祥,从此两个人相识、相爱,她决定带着张国祥去见父亲,而此时的陈独秀已经被中统特务逮捕,就关押在南京的监狱中,张国祥和未来岳父的第一次会面是在监狱里进行的,不知道为什么,陈独秀对张桩婚事并不看好,父女俩就在监狱里吵了起来,陈子美继承了父亲的刚强和倔强,毫不妥协,最终,在外婆的主持下,两个人成亲了。
陈独秀是过来人,他敏感的预测到张国祥一定有什么隐瞒着女儿,果然,张国祥真的骗了陈子美,其实他早已经在老家结婚了,1936年,就在陈子美为他生下第三个孩子,也就是二女儿张树德的时候,由于经济拮据,请不起保姆,张国祥带来一个“表妹”来照顾陈子美,不就,这个带着孩子的“表妹”就两名了身份,她就是张国祥的发妻蔡氏,那个小孩儿就是她和张国祥生的小女儿。 一场大闹之后,张国祥和发妻蔡氏离婚,但是蔡氏要求离婚不离家,还要定期给她生活费,陈子美原本甜美的生活笼罩在一片阴影下。
此时的局势已经不允许他们闹下去了,抗日战争爆发了,陈子美和张国祥带着二子三女举家逃到重庆,在这里,陈子美除了养育子女,将大部分精力放在了继续深造妇产科上,没想到多年以后,她凭着这门学问养活自己。
1939年,重庆也不安全了,逃亡路上,三女儿张树范从此失散,陈子美和张国祥也过起了分居生活,长女张树仪摔坏了右腿让她更加怨恨张国祥,抗战胜利后,他们正式离婚,四个孩子都留给了他。
回到上海的陈子美在一家医院当助产士,在此期间,认识了在浦东开推土机的李焕照,两人组建了新的家庭,生育了两个儿子,但她还经常与前夫的几个孩子保持着联系。
50年代,陈子美一家又搬到了广州生活,陈子美就在居委会当扫盲老师,很快,大运动来了,陈子美的经历被人知道后,家被抄了,在看守所住了14个月,她忍受不了被游街的遭遇,就悄悄做起了偷渡香港的准备,她和两个儿子一起学习游泳,1970年9月的一个夜晚,她把5个装食油的铁皮桶绑在身上,在朋友的帮助下,依然跳进了波涛汹涌的大鹏湾,经过9个小时的漂流,终于平安登陆香港,香港警察都看呆了,她是60岁高龄偷渡到香港的第一人,纷纷和她握手致敬。
她和第二任丈夫生的两个儿子先行偷渡到香港,母子三人先是在纱厂做工,省吃俭用买了一房一厅开起了托儿所,后来香港盛传要遣返偷渡客,陈子美和儿子去了加拿大,在华人开的医院当产科医生,积累一些钱后,就自己单独开了一个产科医院,深受当地人欢迎。
1975年,她花了一大笔钱,从加拿大来到美国定居,并给两个儿子也办理了居美身份,期待过上天伦之乐的陈子美万万没有想到,晚年的她会遇到不孝儿孙。 晚年陈子美
1982年,他在纽约皇后区雷哥公园买了一个合作公寓,算是过了几年舒心日子,1991年她生病住院期间,公寓内一生的积蓄别人偷走,虽然她从不说窃贼是谁,但从此就对人说“我没有儿子”。
陷入困境中的陈子美只能靠每月570美元的救济金生活,除了吃饭住院,每月400美元的公寓管理费没几年就积累到14000美元,被诉至法庭,眼看要被逐出公寓,万般无奈之下,她才对媒体说“我这辈子屡经磨难,没想到如今85岁还要面临流离失所的困境”,她终于向媒体透露了自己的身世。
她的身世在华人中引起强烈反响,也引起了中国驻纽约领事馆的注意,中国现代文化学会陈独秀研究会以”中华海外联谊会“名义募捐了9000美元,解了陈子美的困难,她激动的说”还是中国人好,还是中国人好啊!“
经此报道,她和前夫生的两个女儿知道母亲下落,通过外交部门帮忙,取得了联系,由于身体原因,一直想回国看看的陈子美最终未能成行。
2004年2月25日,陈子美病情突然恶化,住进医院,期间无人看望,晚景非常凄凉,4月14日,93岁的陈子美终于走完了坎坷的一生,由于没有家人过问,她的后事拖了一个多月,在媒体的关注下,我驻纽约总领事馆联系家属,在华侨的协助下,陈子美在大陆的儿子李大可前往纽约善后,按照母亲的意愿,他找出母亲当年的结婚礼服,让母亲穿上后下葬。
Relieved
哎,过的挺惨的
casperduo
惨啊,儿子为什么不给母亲留点钱,要全部偷走
vraic
可叹一代风云人物。
bluesunrise
陈独秀的女儿能活到93不错了, 多少人文革期间没法善终
还是太胖胖
一生积蓄没存银行,放现金或者金条在家啊?😲
p
pergine
养“儿”防老
hideandseek
1982年,每月的570是啥概念啊,为啥公寓费会几年从400涨到1400?
ajing
1982年,每月的570是啥概念啊,为啥公寓费会几年从400涨到1400?
hideandseek 发表于 2021-06-07 23:58

几年未交积累到14000
shoeholic
这老太太挺有魄力的,每一步都敢想敢干。六十岁还能自己游泳偷渡。
A20170216
看标题以为有多惨呢,结果一看93岁高龄...得嘞,够不错的了
mamamiya321
晚年挺悲惨的。
Heiniu
这老太太挺有魄力的,每一步都敢想敢干。六十岁还能自己游泳偷渡。
shoeholic 发表于 2021-06-08 00:48

这种魄力可能也是她父亲那里遗传来的。。。可惜了
晚年那张照片很像陈独秀呀
Cath226
挺佩服老人家的魄力。唯一不太懂就是,妇产医生又不是餐馆,为啥还搞把现金搁公寓里面那一套呢?
hbt01
为啥她两个儿子都这么绝情呢?母子三人从香港到加拿大到美国,同患难过来的,就算是儿子偷了钱绝交了,也不至于恨到后事都不管吧。
m
mary的小绵羊
最后还是美国的福利政策给她养老送终的。
c
confusedA
为啥她两个儿子都这么绝情呢?母子三人从香港到加拿大到美国,同患难过来的,就算是儿子偷了钱绝交了,也不至于恨到后事都不管吧。
hbt01 发表于 2021-06-08 12:07

就是啊。她把和前夫的四个儿女都给了前夫,还有一走散的。后来那俩儿子真太没人性了。最后处理后事还是之前的儿子远渡重洋来办。
ccchhh
她带着两个亲生的儿子偷渡香港,可最后却是儿子不孝的下场。死后还是和前夫在大陆的儿子收尸。人生难料啊。
J
Jicama
一直到在加拿大开产科医院都挺励志的,后来为什么要来美国?还带着两个儿子一起。
f
fulizi
看到六十岁游泳这段,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还有,前夫的二子三女,应该有两个孩子是张国祥和发妻生的?
冰是睡着的水
93岁,也是高寿了,
limetree
好奇那2儿子怎么会这样,后来都断绝来往,觉得肯定有啥隐情不说。
网上看到这段,
定居美国 1975年,陈子美到美国定居。1982年,陈子美在纽约皇后区的雷哥公园买下一个合作公寓单元,不幸1991年生病入院时,被人偷走放在寓所内的一生积蓄,生活陷入困境。年近90的她,向联邦政府申请养老生活补助救济金。然而,由于每月只有400多美元,而合作公寓的维持费每月就需400美元。因此,从1993年起,她每月都无法缴清公寓维持费,到期共积欠约1万4千美元。于是,管理公司向法院起诉,在面临判决被逐出公寓的困境之时,她被迫向媒体透露了自己的身世。后在中华海外联谊会的帮助下,才摆脱了困境。1997年,陈子美在大陆与前夫所生的两个女儿,得知母亲还健在美国,寻求外交部门的帮助,与久别的母亲取得了联系。陈子美也曾想回到阔别几十年的祖国看看,与亲生女儿团圆,但因年事已高,一直未能如愿。 晚年的陈子美患有呼吸道方面的疾病,但她的生活态度非常积极,邻居们常常看到她戴着轻便的呼吸器散步。2004年2月25日,她突然发病被送进医院,此间无任何亲人来看望她。4月14日下午4时,陈子美客死纽约。她在美国纽约皇后区圣约翰医院冷清离世,少有人过问,后事拖了一月之余。

在纽约孤单离世 圣约翰医院发言人柯恩18日表示,陈子美于2月25日被送到医院,4月14日下午4时许过世。柯恩说,由于一直无法找到陈子美的亲人,院方已向市政府公共行政部门提出申报,请市政府有关单位处理遗体和后事。 与陈子美生前关系密切的希腊裔邻居普洛斯说,陈子美晚年身体相当衰弱,有呼吸道方面的疾病,但她的生活态度非常积极,邻居们“常常看到她戴着轻便的呼吸器散步”。78岁的普洛斯从院方得知陈子美去世的消息后,曾热心奔走寻找陈子美子女的下落。普洛斯不清楚陈子美有不寻常的过去,只觉得“一个独居老人不应该这样冷冷清清地走了”。

生前积蓄被盗走 几十年风风雨雨的生活,使陈子美对世事看得很开,虽然受过不少苦,但对生活从不抱怨。1970年,年已60岁的陈子美带着幼子来到香港,之后又于1975年申请来美,在朋友的帮助下,为幼子申办了合法居留身份。 陈子美晚年在美国并不顺利。陈子美1982年在纽约皇后区买了一套公寓,从此就长期定居在这里。但后来发生的事情对她打击很大,1991年陈子美因病入院期间,放在家中的积蓄被人取走,她曾因无力负担公寓管理费而面临被逐出公寓的困境,最后在热心人士和中华海外联谊会的帮助下才渡过难关。 据在陈子美身旁照顾她的知情人说,虽然陈子美一直没有明说当年是谁拿走了她的钱,但此后陈子美的幼子再也没出现,而陈子美言语间也常把“我没有儿子”挂在嘴边。普洛斯说,陈子美自从儿子离开身边后,随着年纪越来越大,似乎有意无意地为自己准备后事。她说,“陈子美有一次来找我聊天,提到她下葬时一定要身穿当年的结婚礼服”。几年前,普洛斯的弟媳出让他们位于皇后区塞普斯丘墓园家族墓地中的一个墓位,陈子美立即买了下来。陈子美曾表示:“以后我就多了许多希腊邻居了。” 美慈济基金会纽约分会自1994年前起,便有义工照料陈子美。慈济基金会纽约分会执行长张济舵表示,如陈子美的亲人一直无法现身,慈济基金会愿意出力,在市政府的允许下送陈子美走完人生路上的最后一程。

长子去美国善后 陈子美去世遗体无人认领的消息见报后,情况才发生变化。陈子美仍在中国大陆的长子李大可2004年5月21日得到消息后,立即电告他在纽约的朋友,他正在办理有关手续前往纽约善后,并表示将“按照母亲的遗愿找出当年的结婚礼服,让母亲下葬时穿上”。陈子美的公祭仪式于2004年5月25日在纽约举行。 与母亲失去联系多年的李大可说:“母亲在我的印象中是个相当独立、相当坚强的女性,她一直能独立照料好自己的生活,也不愿意别人打搅她。”对于其他情况,李大可非常低调地说,这是家务事,不便公开,但对有关人士对母亲的关怀表示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