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汝谐奇人奇事之文革反动标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biruxie
楼主 (北美华人网)
按:毕汝谐这一辈子的经历,比天方夜谭还离奇呢。上世纪90年代的一个饭局, 毕汝谐 身边是一位从香港来纽约短期逗留的算命大师, 他无意间看到 毕汝谐 的掌纹,发出一声惊呼:复杂的人生! 
 毕汝谐奇人奇事之文革反动标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1975年暖春,我一个人去逛颐和园,这天是星期二,是我的厂休日; 春光大好,而斯人独憔悴。 当时,我是一个工人,一个极端厌恶体力劳动的工人;而且, 看样子我这辈子只能是一个工人了;我像牲口一样干活, 像牲口一样无法放言,像牲口一样不能思想;最终,我将像牲口一样死去,默默无闻。 虎妞觉得自己这辈子完了,只能是个车夫的老婆了;毕汝谐觉得自己这辈子完了, 只能是个工人了。 高尔基说过:生活毁灭人是一点一滴、悄无声息的。我的脑海里由是出现一幅鲜活的画面: 在毛泽东思想的阳光下,毕汝谐这样一尊才貌出众的雪人,正在 一点一滴、悄无声息的融化, 最终将化为乌有。 我感到非常痛苦。 我租了一条小船,划到昆明湖中央,放歌、呐喊、嗤笑、呻吟,我在一叶扁舟里称王称霸。 不知不觉, 划到玉带桥;我看见船帮上有个钉子松动了,便拔了出来,想以钉代笔, 写一点什么,直抒胸臆。 我把小船拴在岸边的小树上,信步走进一个亭子,将心头的万千思绪,凝为这样一句话, 用钉子刻在栏杆上:不幸的人到此 悲惨世界;然后哈哈大笑离去。 我把小船划向龙王庙,差不多回到了昆明湖中央,我看见一个制服警察,骑着自行车, 在长廊里箭一样冲行;毕汝谐之心何其敏感,凭直觉感到 这个警察与自己必有关联,便停舟观望。 果不其然,这个警察饿虎般直奔我留下诛心之言的亭子,拿出一个什么家什, 在我留言的栏杆上努力做工;我因而后背凉沁沁的,庆幸自己脚底抹油,溜得及时。 可想而知,与我前后脚来到这个亭子的游客,发现了我的留言,革命警惕性促使他们 立即去颐和园派出所报案;警察很重视这件事,拿出 颐和园全景图,让他们指认案发地点;警察随即赶往犯案发地点,销毁反动标语,消除不良 社会影响。 我由此坚信:文化革命闹翻天,疯狂领袖、愚昧群众, 二者缺一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