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奇曝光电邮证明了我的说法 新冠是生化武器

habitat
楼主 (北美华人网)
转: 以下是关于这个冠状病毒的特性和来龙去脉最准确的描述,基于我家和朋友家的亲身经历和推论.
 巴斯德研究所从今年的1月10日开始对法国新冠疫情进行监测。发现法国流行的新冠病毒和1月发现的中国输入感染病毒
 并非来自同一毒株,两种病毒来自同一个“祖先",但属于不同的分支。我坚信:多种强弱不同版本的冠状病毒正同时流行
 2003年的sars旧冠病毒cov-1根本没有消失,其实早就传播全球17年了!!更厉害的新冠cov-2是旧冠的人工功能改进型,

 2002年底sars在广东爆发,传遍全球,共有8439人得病,逾800人死亡,2003年夏sars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历史上从来没有过如此厉害的病毒半年就自己消失的.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持续2-3年造成全球17亿人中的5千万-1亿死亡,
 后来应该是群体免疫了,基因不好的都死了.病毒毒性代代减弱,不再致命,看这youtube dot com/watch?v=vJRUKRbnrX0
 (注意第一人留言说"我也是突然剧烈咳嗽长达近2个月,自療,中药,柜台非处方西药的各种方式均无效.终看西医处方抗生素
 3、5 粒/一天一粒, 缓解。但第三个月便突然发现嗅觉突然失灵了。至今未能恢复。2013年初1月至3月发生的。求解" )
 2003年的sars也不可能几个月就消失。只是几代后病毒毒性减弱,弱化的sars-cov-1 A型病毒早已经在全球传播开来.
 我为什么现在这样怀疑呢? 首先声明本人家族无任何哮喘气管过敏等遗传疾病.本人所掌握的医学知识堪称半个医生.
 我在广州曾经生活了12年,2003年的11月,也就是致命sars疫情"结束"后不久。我经常去广州文冲船厂和广远船厂干活
 有一次我跟一个老外机务主管(他的病毒可能从船厂员工那里传来)仅仅聊了几分钟, 1-2米的距离,他不停的干咳。
 几天后,我突然爆发剧烈咳嗽。每隔几秒钟就要咳。少痰,不发热,不疲劳,不头痛,晚上躺下比白天坐着咳得厉害
 我活了30几年来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极其剧烈的咳嗽,整日整夜地咳,咳得肺都要出来了.一星期之后咳嗽慢慢减弱停止。
 5个月后2004年4月我坐了18小时飞机移民加拿大蒙特利尔,旅途很劳累,刚住在朋友家里第二天这种剧烈咳嗽又无端爆发了
 整晚地咳,有少许脓痰,一星期后咳嗽慢慢减弱停止。2004年10月飞回广州,旅途劳累.咳嗽又发作.打吊针,吸雾化才好.
 这种咳嗽2004年初就传给了我的老婆和女儿。老婆咳嗽也厉害,4岁的女儿也咳嗽,没我的厉害。肺炎住院过一周。
 我意识到这是一种传播迅速的传染病。2004年以后,我观察到很多广州人都在干咳(无论季节)。sars之前没有这种现象。
 感染后根据个人免疫反应不同有两种症状:1>剧烈咳嗽一周后会消失,劳累会复发 2>无剧烈咳嗽期,只成年累月轻微干咳
一广州朋友的女儿也那时得过肺炎低烧住院,刚打电话问了他母亲为何在2008年左右60来岁就突然去世?她以前身体挺好的
 他说是咳嗽,心肺功能衰竭,肺纤维化!天了!典型的sars症状!广州鸟政府17年来一直在隐瞒偶发的弱化版sars肺炎病例. 操!
 我想现在至少50%广州人已经感染了弱化版的sars-cov-1。这也就是冠状病毒同一个的“祖先”版本
 2015年我坐大巴温哥华到洛杉矶沿线7日游,每天坐车8小时.前4天不咳嗽,后半程很劳累,咳嗽又爆发,休息一周后平复正常。
 有人留言说他在2015年也有过剧烈咳嗽,复发多次的经历. 一个华人同事也说他几年前得过肺炎,这几年肺炎病例不少啊.
 还有人留言: " 很有价值的信息,我也常住深圳感觉身边的朋友也像你说的症状一样!谢谢你的分享 "
 2019年6月一位住richmond的朋友经过日本旅游回大连探亲.他说在日本下飞机后爆发了剧烈咳嗽.少痰,发烧7天,吃西药无效
 3星期后自愈。他说以前从没经历过这种剧烈咳嗽,很奇怪。他在飞机上或在richmond已经感染了?sars-cov1 or cov2 ??
 还有一温哥华认识12年的朋友.最近3年每次见到他,注意到他总是偶尔干咳,就跟2004年后大部分广州人的干咳症状一样.
 我本人在2019年12月底的某一天,我从Ferries下班回来,下午就明显感到喉咙不舒服,意识到不妙,似乎感染了什么.
 果然第二天咳嗽发作,有黄色脓痰,这次咳嗽持续3-4周,以至肺部有湿罗音,吃了10天罗红霉素才好转。sar-cov-2 ??
 也许我已经有的sars-cov-1抗体有助于抵抗cov-2不至于重证?? 如果这样的话,那很多广州人有cov-1的抗体是因祸得福了。
 今年有30%的同事时不时地干咳,以前从未见过.其实应该是已经感染了,轻症而已.有些人会是超级传播者,大部分人不是。
 2020年9月我去测了核酸阴性,核酸检测就是个笑话,假阴性太高.病毒在咽喉少,多在气管上皮细胞繁殖,时常发痒引起干咳
 我在网上也看到英国的一个科学家研究报告,发现有多个版本的cov。他说“早期版本的cov已经全球传播了十数年".
 scmp.com/news/china/science/article/3077442/coronavirus-pathogen-could-have-been-spreading-humans-decades
 我估计第一代弱化的cov-1和弱化的MERS冠状病毒可能早已广泛的传播于全球。全球这几年一些肺炎病例很可能是cov-1感染
 我估计全球大城市10-15%人经过17年传播已感染了A型cov-1,新冠比旧冠毒性强5-10倍,血液检测抗体会是一样,无法区分开
 我认为这个病毒像乙肝.切记!一旦感染终身带毒.它是一种首先寄居于气管支气管,引起干咳,慢慢就感染到肺的慢性肺病毒
 “痊愈”的其实都带毒,身体劳累后抵抗力下降再咳嗽,病毒又会传播.打疫苗后也会感染,只是不会重症而已,传染性会降低
现在的这个新型cov-2可能是2015年武毒所石正丽提供百种蝙蝠病毒给美国北卡大学,教授Baric玩玩基因编辑技术人工改进
 病毒.毒性更强,更多刺突,传染性更高。他们声称“很好地感染了实验老鼠的肺”。自然界有肺的动物可能大多都会被感染
 nature.com/articles/nm.3985 这就是2015年他们合作在自然杂志上发表的合成功能增强型蝙蝠病毒的论文
 ishare.ifeng.com/c/s/v002Wc023jf0DoXM2TBkDj3YF3jzWY4fzncn-W-_i3XvmCAo_
 dy.163.com/article/FBPK70FS053296CT.html 和 med.china.com.cn/content/pid/158414/tid/1015 合作者石正丽有没有
 从北卡大学得到了这个病毒样本呢? 我猜 "有". 还可能泄露了 boxun.com/news/gb/pubvp/2021/03/202103010132.shtml
 因为泄漏的病毒跟实验室的病毒基因应该99.9%相同.不然为什么这么怕检查?当时就检查不是最好的自证清白的机会吗??
 这也是为什么英裔国家科学家老是说病毒没有人工合成的痕迹(帮中国?奇怪吧!),而俄罗斯印度的科学家说有人工的痕迹。
 这也是为什么开始时政府总想隐瞒什么,训诫医生,销毁病毒样本.军管武毒所,颁布生物安全法,收取武汉公务员军人护照
 1月3日就只通知美国(没通知世界上其他任何国家,包括国内自己)美国马上断航。国内反而不知道怎么回事,还开万家宴
 后来中美两国互相摔锅,川普不得不暗示说“我和习主席都知道病毒哪来的".据信美国福齐领导的组织一直在资助武毒所
 的冠状病毒研究。最近的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问到要不要中国赔偿新冠损失时暗示:拜登政府不太会就疫情责任惩罚北京.
 新冠病毒完全就是傻B科学家作死搞出来的,"美国合成,武毒所泄漏" ,两国责任 55开46开37开都行,抓几个责任人坐牢.
 关键是这个罪责太大,赔不起。中美都不承认,现在全部的黑锅都是中国一个背上了,麻烦大了。不如捅出去算了。
 我的一些白人同事也看了nature杂志上发表的那个他们声称“功能性改进了蝙蝠病毒”的论文,他们也都意识到是这么回事
 其实全球大多数政府也都猜到是这么回事.土共政府再捂着又有什么意义呢?应该捅出去,如果美国人知道是美国教授合成的
 对中国人的仇恨应该会减轻一些,又何必捂着呢?
 病毒实际上具备了乙肝病毒和艾滋病病毒的特性与功能,又能以流感的方式大范围内传播,即使是宿主通过治疗恢复了健康
 病毒可能还会终身寄生在宿主体内,等到各种条件具备的时候,它将再度生机萌发、兴风作浪。(也就是劳累后,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