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汝谐奇人奇事之诅咒我枪毙的姑娘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biruxie
楼主 (北美华人网)
按:毕汝谐这一辈子的经历,比天方夜谭还离奇呢。上世纪90年代的一个饭局, 毕汝谐 身边是一位从香港来纽约短期逗留的算命大师, 他无意间看到 毕汝谐 的掌纹,发出一声惊呼:复杂的人生! 
 毕汝谐奇人奇事之诅咒我枪毙的姑娘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我的情人系列里,她是唯一的电影明星;因为罕有,弥足珍贵。    1983年炎夏,严打高潮;有一天傍晚,我骑自行车经过故宫,见一位年轻姑娘站在护城河 边,凝视前方;也是角度凑巧,姑娘披着夕阳从故宫角楼漏泄的光影, 给我一种舞台的感觉,仿佛姑娘是当仁不让的主角,被舞台上的追光灯所照亮, 带给我强烈的视觉冲击。 我由是被这一情景深深感动了。印象派绘画强调“偶然一瞥”的构图原则;我觉得姑娘是一件艺术品, 而按照西方接受美学的观点,一件艺术品的创作,是由创作者与欣赏者共同完成的。我似乎 应当做点什么,责无旁贷。 于是,我走上前去,情真意切地对她道了一声你好;她回过头来看见我,嫣然一笑,回了一声你好。 如此一来,我们一见如故,就像熟朋友一样了;我老练地拈起她的左手, 技巧地用食指和中指的指尖,搔弄着她的掌心,静静等待预料中 的应激反应;果然,她一下子兴奋起来,又是嫣然一笑。   于是,我以主人翁的口吻吩咐她跟我回家——她坐上公共汽车,而我骑车尾随。 那时候年纪轻,荷尔蒙旺盛,情欲如火;在和平门转车时,我迫不及待地把她拉到 一堵颓墙后面,劈头盖脸地吻个痛快!   及至上床(抽象的姑娘也罢,具象的姑娘也罢,目的地统一;毕汝谐承载的不是道德说教的任务), 我施展浑身解数,领导房事, 推波助澜 ,高潮迭起,美不胜收。这时候, 为了创造一种推陈出新的奇兀局面,我问她愿不愿意说一些刺激性的话;她瞪大眼睛问 是什么话呀?我附耳压低声音告诉她,她顿时羞得两颊绯红,却完全没有拒绝的表示; 就这样,我一句、她一句,重复金瓶梅里西门庆与众裙钗惯用的那些淫词荡句; 她显得胆怯、好奇、羞涩、迟疑,却还是相当出色地完成了金瓶梅所规定的那种人物关系,  我和她因而十分尽兴;她掩嘴笑说原来这件事这么好玩啊。  于我而言,这只不过是日常生活即景,很快就抛在脑后。却不料,我收到她的一封信, 谓: 毕汝谐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走进了你的摄影棚;你成了XX,而我却成了贱人!我恨你! 电影演员迟志强被判刑4年,而我希望将来在刘云峰的判决榜上看到毕汝谐这个名字! 毕汝谐 ,我恨你!  我恨你,恨你恨你!  好深的仇恨,好毒的诅咒! 刘云峰是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院长,北京市所有死刑判决都是由他签署后,押赴刑场枪决。 我陷入痛苦的沉思。哦,两性关系竟然是这样一种残酷多变的关系;上一刻,比夫妻还夫妻; 下一刻,恨不得在你背上插进12把刀子(十月革命期间, 白卫军官写了一本书插在革命背上的12把刀子;列宁称这是一本有才气的书)!  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傻妮子,你怎么不明白,房帏之言,犹如酒话梦话 ,当不得真! 床话酒话梦话所蕴含的感情倾向,到底是什么,我们无从得知。 1965年,毛泽东对从海外归来的李宗仁说:你知道我靠什么吃饭?靠总结经验。     是夜, 我在日记里写下意味深长的四个字: 警钟长鸣 。    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用金瓶梅调教对方了。


biruxie
更正: 笔误——我的情人系列里,她是唯一的电影明星;因为罕有,弥足珍贵。

 正确——   我的情人系列里,她是唯一的 诅咒我枪毙的姑娘 ;因为罕有,弥足珍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