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的知识点

bogey
楼主 (北美华人网)
转载的。。。。
新冠病毒从2019年底从武汉开始大流行以后,一直有不少人怀疑是从武汉病毒所实验室泄露出来的。但开始的时候,大多数的科学家觉得新冠病毒从自然宿主通过中间宿主二感染人类的可能性最大。但是,最近几个月,怀疑是武汉病毒实验室泄露的声音越来越强。虽然现在两个可能都没有确切的证据,但我在这里总结一些怀疑是武汉病毒实验室泄露的一些科学根据。 冠状病毒的刺突蛋白具有两个不同作用的亚基。 第一个称为S1,识别病毒的靶标,具有把粘连到细胞上的作用。病毒接触到人的细胞,就是通过这个S1粘附到细胞。第二个亚基叫S2,一旦病毒粘附到细胞上,S2帮助帮助病毒与细胞膜融合。接着病毒的外膜与受感染细胞的膜结合在一起,病毒基因组进入细胞,利用人体细胞的合成蛋白和核酸的功能来制造病毒。 病毒的突出蛋白的S1和S2亚基必须切开,才能完成病毒侵入人细胞的过程。S1和S2的链接出有一个酶切点,需要叫佛林蛋白酶的酶把它切开。佛林蛋白酶的识别点只是四个氨基酸PRRA (proline脯氨酸-arginine精氨酸-arginine精氨酸-alanine丙氨酸).病毒是怎样获得这个酶切点的呢?或是自然进化,或是人工实验室合成。这个酶切点的基因序列表明人工合成的可能性极大。新冠病毒属于贝塔冠状病毒亚组,这个亚组的病毒没有一个病毒有这个佛林酶切点。蝙蝠的冠状病毒感染蝙蝠时不需要这个酶切点。所有从蝙蝠上分离的冠状病毒都没有这个酶切点。武汉病毒所的石郑丽做过至少11次把佛林酶切点放到蝙蝠冠状病毒的实验。 学过高中生物学的的人也许还记得,三个核算碱基控制一个氨基酸。上述佛林酶切点的精氨酸-可以由下列6中不同的碱基序列控制,CGU, CGC, CGA, CGG, AGA 或者 AGG, 其产物都是精氨酸。人的细胞多数情况下是CGT, CGC 或者 CGG来控制精氨酸。冠状病毒的序列中用CGG来控制精氨酸的几率最小。新冠病毒和石郑丽实验室发表的RaTG13蝙蝠冠状病毒比较后,在RaTG13蝙蝠冠状病毒的S1和S2亚基之间多了12个碱基,引进了佛林酶切点,T-CCT-CGG-CGG-GC,其中的 CGG-CGG是控制精氨酸的。新冠病毒在自然进化的时候,正好得到了这个序列的可能性不能排除,但人工合成的可能性远远高于前者。诺贝尔奖得主著名病毒学家Baltimore说,这个佛林酶切点对SARS2的自然起源提出了强大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