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中年大叔電影]

phlin
楼主 (北美华人网)
https://www.gq.com.tw/entertainment/article/%E5%90%8C%E5%AD%B8%E9%BA%A5%E5%A8%9C%E7%B5%B2-%E9%BB%83%E4%BF%A1%E5%A0%AF-%E7%B4%8D%E8%B1%86-%E9%84%AD%E4%BA%BA%E7%A2%A9-%E5%8A%89%E5%86%A0%E5%BB%B7-%E6%96%BD%E5%90%8D%E5%B8%A5-%E6%BD%98%E6%85%A7%E5%A6%82
MOVIE 台灣中年男子的悲歌:《同學麥娜絲》在唬爛三小?四種生命價值的終極追求,你是哪一種? By 雀雀, Amber Chan 2020年11月24日

文 / 雀雀看電影 《同學麥娜絲》改編自《大佛普拉斯》導演黃信堯的紀錄片《唬爛三小》,描述幾個同窗好友偶爾聚集在泡沫紅茶店閒扯淡的情節,以及各自中年日常紀事,台灣男子群像躍然於大銀幕,納豆(飾 罐頭)、鄭人碩(飾 電風)、劉冠廷(飾 閉結)與施名帥(飾 添仔)分別代表台灣人對於人生中愛情、工作、家庭與理想的四大面向追求。像是個心理測驗似的,你對片中哪個角色「最有感覺」?很可能就代表著你生命中最在乎的是什麼!一起來對號入座! 《同學麥娜絲》 納豆示範小男人對女神的仰望方式 納豆飾演的罐頭一角,是個生平無大志的中年魯蛇代表,比起沒工作,罐頭更怕沒女友,寧願負債也要滿足身邊女孩子對他的所有要求。僅管心靈上浪漫得無可救藥,但在現實中的罐頭卻是用錢也留不住女朋友,並一度尋短,是個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的代言人。
罐頭(納豆 飾 ) 後來,罐頭得到了一份查戶口的公務職,執勤時竟巧遇學生時期所迷戀的女神麥娜絲。麥娜絲沒有變,依然美麗動人。但原來她並沒有如傳聞中移民出國,而是淪落到一樓一鳳的社區住宅中掙錢度日。三過麥娜絲斯家門,罐頭每次的拜訪,感覺到生理上的衝動愛戀雖依舊,心理上卻逐漸無法接受昔日美夢對象所帶給他的幻滅感。到最後,連自殺前都要賒帳買春的罐頭,終於做出生命中從沒有過的驚人決定。
右為麥娜絲(潘慧如 飾) 施名帥詮釋男人的夢想摻入雜質 浪漫的人還有添仔「吳銘添」。添仔是一位導演,其所象徵的是男人在精神上除了愛情以外、對夢想的追求願望。可惜添仔的導演夢高過於他的才華,既到不了想象中的那片淨土,後繼乏力心意不定的他也被現實拉著鼻子走,莫名其妙成了政治魁儡,劇情走向與《逃出立法院》男主角禾浩辰所飾演的角色遭遇頗有呼應。
吳銘添(施名帥 飾) 夢想摻入雜質以後,就成了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雞肋,這其實也是多數中年人不得不面對到的生命困境。不能倚賴理想活著的時候,「吳銘添」正式成了「無明天」,這讓他每次高喊著「明天會更好」都成了最荒謬的時刻。 鄭人碩體現台灣中年男子生存焦慮 鄭人碩演電風。電風是好友群中的聚會號召者,有名目沒名目都能約聚聊天,關心朋友近況之餘也順便抒發職場上的不順心情。好不容易刻苦耐勞熬出了個有超小車位的房子,卻又立馬面臨奉子成婚的人生進度要趕,被生存焦慮追著跑,沒法喘息。
電風(鄭人碩 飾) 電風是《同學麥娜絲》裡的顯性男主角,是台灣普世多數男人在職場上可看見的代表人物,他們認真做事,但比起其他善於交際應酬的同事而言,電風反而得不到相對應的工作回報,在薪酬和職銜上只能一在地被壓榨,再怎麼刻苦耐勞都會有受不了的爆發一刻!
劉冠廷祭出年度最催淚表演 劉冠廷所飾演的閉結一角,堪可看作是《同學麥娜絲》裡的隱性男主角,他善良,但多數時候成失語狀態,只能任受到命運與社會現實擺佈。被阿嬤帶大的他一心只想著孝順照顧老人家,適婚年齡到了想結婚也只是為了讓阿嬤放心。 閉結是位紙紮師,專為死者打造往生後的舒適生活環境。有陰陽眼的他,就算做到過勞、也還是接受鬼魂的託付、幫亡者的紙紮車做出蝦趴的改造。今生認命,更願意為別人一路好走的路上付出自己的一點心意。我們總以為這樣善良的人一定會有好報,這使得閉結的遭遇成了《同學麥娜絲》全片中最魔幻的時刻,最好的戲也都發生在他身上。 閉結(劉冠廷 飾)
除了朋友和家庭,閉結對朋友參與政治一事的支持,就跟他平實積陰德一樣有情有義。就像是台灣多數中年男子會去競選總部高喊「凍蒜!」行為一樣,其在路邊戮力嘶吼「明天會更好!」的心意,激情與純真地驚人。電影把現下政客根本對不起「民眾的信任」現況血淋淋地拍出來,就算是被閉結當成朋友,政客化後的吳銘添其實根本也已經不配了。
《大佛普拉斯》導演黃信堯將原本關注低端人口的視角,稍稍抬高了一些,《同學麥娜絲》片中角色處境更接近尋常一般大眾,但他們過的庸碌感卻更甚,比《大佛普拉斯》裡的陳竹昇所飾演的「肚臍」更無體驗生活的餘裕與詩意,有人甚至無法得到比《大佛普拉斯》的「肚臍」更好的結局,這不是更可悲、更令人怵目驚心了嗎? 《同學麥娜絲》無法讓你笑著笑著就哭了,因為所有的喜感都只是在苦中作樂而已。打牌消遣跟看監視器消遣一樣沒差別,住在紙房子裡就跟住廢棄的飛碟屋一樣沒差別。而正直努力的人、或善良單純的人,在社會都不會有好下場。
《同學麥娜絲》其批判力道不是不強,只是當電影將層層疊疊的生活瑣事鋪陳成堆以後,觀眾就跟劇中角色一樣,迷失或專注在當下每個不一定好笑但仍抱著「總要為生活找出點樂趣」的心情去過。《同學麥娜絲》描述了台灣男人對於四種生命價值追求但注定失落的旅程,台灣中年大叔悲歌莫過於如此。看到這裏,怎能不讓觀眾心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