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献词哈佛女博士后之二十 毕汝谐(纽约 作家)

biruxie
楼主 (北美华人网)

疫情期间献词哈佛女博士后之二十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亲爱的,我的北京文友周太安(周希汉中将之子)患癌走了, 故而,我想和你议一议爱情的姐妹话题——死亡, 想当年,周太安迎娶芭蕾新秀郁蕾娣,宛若周郎小乔再世, 而今却急匆匆奔行在黄泉路上。
像许许多多不肯混同庸众的作家艺术家一样, 我自幼便常存自戕之念,却又畏于实施, 内心深处憧憬死亡美学,不厌其玄虚惨烈, 而日常生活追求安逸,日避朝阳,夜躲冷雨。
亲爱的,假如我决心自裁,去意如铁; 让我们共创一种悲壮的人生结局,归入天家—— 首选肇事地点自然是哈佛, 哈佛校园死,做鬼也儒雅!
于是乎,我手捧宝刀短剑,串游于哈佛校园, 请求你做我的介错人,手持宝刀,凝立在我的面前, 我虽不才,却也向往三岛由纪夫式的剖腹仪式—— 东施效颦,亦步亦趋,血腥招式,不惧天谴。
遥想当年,三岛君身手快捷,第一剑刺进左腹, 而后从容不迫地横向剖开右腹, 下一步,再刺开胸口垂直划向腹部, 捉住这个时机,三岛君的介错人挥刀割下其首级!
亲爱的,你就是我的至关紧要的介错人, 在最痛苦的那一刻,毅然出手, 恭请你以宝刀斩我头颅,致我死命! 饶是如此,还要将冥币撒在我的尸首。
亲爱的,你颤声道:我不敢杀人,不要说了! 我狞笑道:我当然知道你不敢杀人, 我只是借此宣示:你是我最可信靠的女人, 是可以托付头颅和尸首的女人!
子曰:未知生,焉知死; OK,让我们返回死亡的姐妹话题——爱情, 毛姆说过:两个人肩并肩走路,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 亲爱的,我愿与你手指缠绵,并肩同行!
附记:亲爱的,两个月前,我对你说:斯大林女儿斯维特兰卡叛逃美国后, 完成致友人的二十封信;我要给你至少二十篇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