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来谈我们经历过的性骚扰:旁人的沉默是一种伤害,让我们一起来彼此守望保护女性

surfingkoala
楼主 (北美华人网)
大家好,我们是心灵啦啦队。 我们这里是三位心理学社工,社会学背景的留学生和职业青年,分享我们关于心理健康、个人成长海外生活真实的感受和反思。和大家分享我们播客第十九期谈话的文字稿。
我们今天的话题是性骚扰或性侵害。其实是大家在公共场合很少去谈论的一个话题。这样子的事情会给当事人造成很大的羞辱感,可能难以去寻求帮助,或者难以去再跟别人讲。 我们想要去聊这个话题,希望社会大众都能成为女性的盟友,能够来帮助女性,然后在社会生活中能够知道女性的这些难处。 不管你曾经经历过这样子的事情,还是正在经历这样子的事情。当你听到我们的故事的时候,你感到不孤单,你能感觉到我们都跟你站在一起,我们都支持你。 我们也许没有经历同样的事情,但是我们都在彼此守望。尽最大的努力去支持和保护对方,这是我们今天所要表达的。 而且这个事情不光是女性,会经历到男性或者其他性别身份的人,也会经历到。可能对于男性来说,更是一个难以启齿的话题,更是一个感觉很禁忌的话题。 这个羞耻感是在沉默和不谈论的过程中才会滋长。如果我们能够去谈论它,如果我们能够寻找到帮助。这个事情就能够更好的被解决,以及社会也能够随之得到改革和进步。
我们分享我们每个人经历过的性骚扰。 Isobel: 在我初中的时候,我那时候有一个英语补课的家教。我会去去练口语,去补课。在我跟这个老师上了一段时间课之后。 在我在练习这些发音的时候,这个老师突然间开始跟我讲他作为一个男性,早上会有勃起。 我当时听到这个我觉得很奇怪,我觉得为什么要跟我讲这样子的话,但是他很快就跳过了这个话题。 然后再过一会儿,他又提起了同样的话题。 这件事发生之后,我没有跟我的父母去提起来,成年之后我才提起。我的父母问我,为什么你当时不说? 我说我不知道我说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不知道可以说什么。 甚至我在当时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面,我都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性骚扰。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面。这个甚至都好像从我的记忆当中抹去了一样。
我记得在那个课以后结束之后,我还要去上课。但是我明显是不舒服的,我上了一两次以后,我跟我的父母提出,我不想再去上了。那他们问我原因,我就是说我不想去。 我跟我的父母其实是很好的亲子关系,我会有很多东西都跟他们讲,但是事情上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说。 即便是很好的亲子关系,即便是我感到很安全。但是这个事情仍然有不被父母知道的可能性。仍然有我没有办法去寻求帮助的可能性。 甚至这件事情在我小的时候那么长一段时间里面,我的应对机制就是忘记了它。
Zoey: 几年前我在看医生的时候,这个医生对我的外貌进行一些评价,以及在他讲述治疗过程的一些时候,本来不需要任何肢体接触,但是他多次摸我的手臂,让我感到很不舒服。但是我并没有指出来,我只是躲过,并没有说你让我不舒服。但事后想起这件事情是让我很不开心的,
Isobel: 我觉得很多时候在性骚扰或者。这种不愉快的情形当中,很多时候是第一时间是觉得很困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很难认定这个是性骚扰,而且女性很多时候被教导说你要你要对人和善,你不要得罪别人,你要让别人感觉要舒服。而很少去有这种教育,说你怎么样更好的去保护自己,防卫自己。
很多遭遇性骚扰的人,他们共同的情绪是困惑,觉得很奇怪,甚至会当下怀疑自己。说不上来为什么,但就是觉得不舒服。
Jessica:我的这个经历发生在我本科毕业,我当时工作的时候是在早高峰坐公交车去上班公交车的。我旁边的一个人,他经过我身边,他捏了一下我的屁股。 当下我的感受也是和你们提到的一样,我感到非常奇怪,我甚至会开始质疑我自己的感觉,说这是真的发生了吗?我的确感到被捏了吗? 然后我开始不断的去回顾这个感觉。 心里感到很害怕,甚至会感到自责,说哎我要是是我感觉出问题了怎么办?要是是我冤枉了对方,对方只认错了,对方怎么办? 也会感到很害怕,他如果在我提出反抗或者说指责他的时候,他又伤害我,又做出更过激的行为,我该怎么办? 但是无论如何我当下就马上反抗,开始打他,拉他的书包带等等。 但是我并不为我做了这样看似很多人都会觉得说我表现的真好,我我没有为此感到一点骄傲,我感到非常的难过。
因为当时我在公交车上人很多,但是只有我一个人在对这个事情反抗,我没有感到任何人在支持我,甚至这个侵害者,他下站了以后,我一个人在车上。 我要再坐好几站才能到我的目的地。我感到所有的人好像都在看我,我感到一种深深的窘迫。 感到好像我是一个在大庭广众下让这个车变得很混乱,影响了大家一整个早上的好心情的那个人。 我当时有一种很强烈的孤立无援感,包括我下车以后,我一个人去过马路,去走到我的目的地。我当时真的是害怕极了,因为身边都是男生。 我很害怕哪个男性又是一个侵害者,他会再来伤害我。又或者说刚才那个人是否会混进他们之中来伤害我。 当时这个白天天非常的亮。身边很多人一起在过红灯,但是我感到一切都被放大了,我感到非常的害怕。我只敢贴着女生走,我只敢走在没有人看到我的树荫下。

一整天我都非常的害怕,包括当天晚上下班,我甚至要让我的女性朋友来公司接我去。 下班吃饭,然后我们在吃饭的时候我背后有个人拍我的肩。他想问我们桌上的饮料是在哪里买的, 但是他拍我的那一瞬间,我整个肌肉都是紧绷的,我怕的没有回头。
我好像觉得这个同样的事情又发生了一遍,就哪怕他只是可能我上班之前早上八点多发生的事情,但是过了十二个小时,晚上八点他还刻在我的身体里面。 包括到现在了,我都会经常回忆起这个事件,经常还是会害怕在人多的时候,这个事件是否会再次发生。 所以我自己的感受就是当这个事情发生以后,我需要很久很久的自我接纳,才能够完全让自己相信我自己的感受。才能接纳我自己。 我感受到这是一个社会信任的崩塌,就哪怕是这么一起简简单单的,你说非常简单,就只是屁股被捏了一下的事件,它真的造成了我和我身边的人际关系很大一段很长一段时间的不信任。需要我身边很多的朋友一起来参与这个恢复,才能够让我后续能够感觉好一些。
Isobel: 谢谢你的分享,我觉得它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事情,它是一个很大的事情,它是一个很很严重的事情。 我想来接着分享我的经历,我觉得我的经历当中有跟你很多类似的情况,就是对于信任的崩塌以及怀疑。 这段经历是发生在我研究生期间,我已经是一个心理咨询领域的从业者,已经有着很多的对抗各种创伤性事件的课程的学习以后。 当我自己在经历这样子的事情的时候,我还是觉得非常非常的难以承担的。 那个事情是发生在我去到我所在的城市的一个公立图书馆。 我完全没有意识到过危险,我觉得这只是一个自习场所。图书馆不是一个会发生任何危险,或者说有任何潜在危险的地方。 当我在自习的时候,我带着耳机在听歌,我的余光看到站在我一米开外,有一个男性站在那里。 我当时留意到这个人但没有仔细看。我后面发现这个人一直站在那里,他还似乎在做什么动作。 然后当我转头过去的时候,他盯着我的眼睛,我看到他在自慰。
我当下看到他的时候,我感觉我整个血液都凝固住了,我听不到任何的声音,我的手脚变得很冰凉。我只能听到我的心跳在在我的耳边这样子。 我觉得没办法呼吸,我根本不知道我该做什么。 直到那个时候,他都一直在盯着我的眼睛看着。 然后我就马上从我的位置上起来,我就说我要去找警卫。 但是在我走到警卫的那条路上,我就在想,我是不是看错了,我是不是弄错了。是不是我太慌乱,以至于我没有确认这个人到底在做什么。 等到我找到警卫,等到我跟他组织语言把这件事情解释清楚。他跟我一起走到我原本的位置的时候,那个人已经消失了。 我尽我的可能去提供了线索,这个人的长相,这个人的穿着,但是我当下就被通知说很难找到他。 我当时就收拾东西,跟跟同伴一起离开那里。然后我跟警卫说,你能不能送我们出去,你们能不能送我到车上?
这件事情发生之后,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觉得在几个星期一个月的时间里,这个场景它的一遍一遍的浮现在我的眼前。 我在上课的时候,我在听我的教授讲课的时候,他的动作,他的眼神会不停的在我脑海当中回放。
我也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面,不敢去这个图书馆。好像在超市的下一个货架,在图书馆的下一个书架,这个人就会再次出现。 我记得我在当天发生的时候,我在家里一个人的时候。我又把这件事情记录下来, 在我反复挣扎和思考了很久之后,我把这件事情公布到了社交平台上去。 在整个我写的内容的最后,我有写到说我觉得大家应该去采取什么样的策略去应对这样子的事情。这个我们在稍后也会分享。 但是让我感觉到更加难过的是,当这件事情发生之后,当我把这个公布到社交媒体上之后,我非常非常多的朋友。 很多很多的女性跟我讲你很勇敢,我们经历过同样的事情我从来不敢说出口。 在当天那个晚上,我经历到了非常非常多的安慰,但我也同时收到了非常非常多让我很很心碎的同样经历性骚扰的事情。 那件事情之后也让我意识到,就是我们从来没有把这样子的一个事情放到公众的话语下去讨论的时候,大家都成为了受害者。 大家都在经历这样子的事情,可是没有人敢说。
甚至当我被鼓励说你很勇敢的时候,我也在想,为什么要说我很勇敢呢? 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子的举动不应该成为一个常态呢? 为什么我作为一个受害者,我还需要鼓起勇气才能够应对这样子的压力,才能够来说出这样子的事情呢? 我们我希望的社会和环境。不需要受害者去勇敢才对。 在这个事情发生之后,我有很积极的去找咨询师去聊。 我身边有很多人关心我,去询问我的情况,甚至会有朋友啊每周来问我这件事情,你还好吗?我非常非常的感谢。 但是在这件事情发生之后的一两个月里面,我能够感觉到最让我难受的一点是,我觉得我自己被stuck 在这个地方了。 我所有的朋友,我所有的家人,所有人都可以从这件事情里面翻篇move on 到下一个篇章。只有我被stuck 被卡在这里。
这个画面它还是一遍一遍的重演,我还是没有办法集中注意力去做我的,去完成我的学习,去上课。 但是似乎所有人都已经恢复到他们的生活,而唯独我做不到。
然后我甚至会责怪我自己说我都没有经历到真正意义上的性侵。我只是有这样子的经历,为什么我没有办法马上的恢复和调整? 为什么我没有办法坚强起来? 我花了很长的时间去去处理这样子的事情。但是我知道比起很多人的经历,我的经历没有那么严重。 我甚至没有办法想象很多人的经历会对他们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我们希望能够有朝一日能够有一个平台,能够有一个社会让我们不需要勇敢,让我们能够被得到保护,让我们不需要鼓足勇气才能够说出我们伤痛的经历。
Zoey 很谢谢你的分享。 我希望我们的社会体制和文化不会去羞辱受害者或者去去怪受害者做了什么样的行为才会遭受到这样的遭遇?因为作为受受害者作为经历这些事情的人,你什么都没有做错。 而经历这些事情的时候,很多时候我们也不需要去跟别人比较,然后说可能我经历的不是那么严重.但是其实是严重的 这样的事情对你造成了创伤。就好像我们身体遭受了伤害他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复原一样心里的伤害也是这样。 因为它破坏了你对周围环境对身边人的信任。 我们曾经有这样天真的信任周围的人不会伤害我们,我在一个安全的环境。 但是这样子的事情打破了你这样子的预设,让你对身边的人环境都造成了怀疑害怕。 这个人他破坏了你的信任。 他做出这样暴露的事情,让你觉得很震惊, 让你觉得很不安全,让你觉得受到羞辱。 让你觉得没有被作为一个人来对待,来尊重,只是被物化。 这是非常羞辱人的一个经历,

Jessica 在这个过程过程当中,对我很有帮助的就是去跟亲近的,信任的人去倾诉。 这个过程真的不需要对方去跟你讲解决方式,或者说该怎么办。 当我能够知道有人能够听我讲,有人能够。感受我的痛苦的时候,我就感觉被安慰了,我就感觉有人在分担了。 不是我一个人像一个噩梦一样一直在缠绕着我。 我觉得我在这个事件以后遭遇的冷漠给我带来的伤害,和这个性骚扰性侵害本身给我带来的伤害一样大。 当我感到我一个人站在车厢里,其他人坐在他们的位置上,没有人来安慰我,没有人来主动问我发生什么事。 出来的时候,我心里感到非常的悲凉。后来我很快的决定要辞职,很快的离开了那个城市。 但是这种这个城市给我带来的伤害,我还是会感到很难过。那个地区我想到我还是会想到这样的伤害。 所以像这样的事件,常常让我觉得。 它是一个集体性的行为,它全然是一个个人侵害者对受害者的施暴。但是后续的关怀,这个创伤后的关怀,整个治愈是一个集体的行为。 我们也许没有能够在现场帮助到这个受害者。但是听到我的朋友有这样的事件。 我愿意去微信给她发一个信息,问候她,关心她。我愿意陪她。 听他倾诉,陪他哭泣。 我愿意把这期播客转发给朋友,听说我想到了你跟我讲到的事情,我感到非常抱歉。像这样的一点一点的关怀,我觉得它是一个集体的治愈。
Isobel 创伤它本身是会影响大脑,它会影响我们的认知。影响我们怎么看世界。 经历过创伤的人,就是倾向于在看事情的时候,更多的看到难过的容易受伤的部分有更多的警惕
Jessica 那我经历了这个事件以后呢,我就一直有开始关注儿童防性侵的工作。我现在是一个儿童防性侵基金的一个志愿者讲师。 我们会教很多小朋友关于性侵的内容,很多小朋友是不知道什么要算性侵。 我们教小朋友的时候就会教说:任何他人不必要但有意识的触碰我们的身体部位,就属于性骚扰/侵害。 我觉得把它加上一个名字,能够让我意识到这是什么,有了名字以后就有了更多可以认识改变的空间。

对于经历过性骚扰或者性侵害的朋友,我们可以跟他们说些什么呢?
Isobel: 你的感受是很真实的,你受到的伤害是真实的。 你所体验的这一切。他都是应当被看见的,他并不是夸张的,他并不是只是你一个人在想象出来的 这所有感受到的惊吓、恐惧、羞耻、害怕、孤独感。任何的这些体验,愤怒,这些都是你的体验,都是真实的。都是被允许的。 如果有可能的话,去寻找心理咨询师,去寻找专业的帮助,能够在一个相对更加安全可靠、保密的场合去讨论这件事情,去倾诉这个举动本身就是有质疑意义的。
也可以把你当下的感受和所有的想法写下来。 我觉得我记得在我发生这些事情的时候,我写了很多文字,写作本身他他给了我一个情绪的出口,给了我一个宣泄的出口。 他也给了我一个很安全的平台,让我去倾诉去哭泣,去把我脑海当中这些所有的情绪命名,把它放到放到一个落到一个实处。 他给我带来很大安全感,就是他不在在我的脑海中不断的盘旋,他被我写下来了,他被我意识到他被我看见了。
以及如果你觉得可以如果你觉得你能够做到,那就尽你的能力去做必要的举报报警这一系列的举动。
当我把这件事情放到了公众媒体、社交媒体当中,社交平台当中,当我把这件事情整理成文字和其他人去分享以及分享我的应对方式的时候,我觉得我有感觉到自己的力量,我有感觉到自己对我的生活的掌控感。我有感觉到即使这件事这件事情。 这样子的性骚扰的发生完全在我的掌控之外。但是有一件事情我能够去控制它,我能够去做一些什么,就是我不让我的经历变得毫无意义。
我能够通过去发声,我能够通过去分享去告诉有同样经历的人,他们并不孤单。这件事情本身让我觉得有意义和有价值。
Zoey 我想要补充说如果你能够做到这些,去寻求帮助,去报警。是很好的。 如果你觉得你没办法做到,或者你现在情况不允许。也是很正常的,你并没有做错什么。 我知道是很难很难的,是很不容易的。 所以你能够做什么,你就去做什么来帮助自己。你如果当时做不到也没有关系,
Jessica: 我们好像在我们的印象中会有一个完美的受害者,比如这个受害者一定是一个清白无辜的人,什么都没有干,然后就被伤害了。大家觉得他很可惜。 但是受害者不应该是这样定义的。 无论你穿着什么样的衣服,你被伤害,你就是被伤害了。跟本人做错了什么事情没有任何的关系。 那还有就是我们自己的感受是不能相比的。就是觉得我们这个事情好像太小了吧,也没有其他人受到那么大的伤害。我好像这样子,这么难过是不应该的。 我感受的伤害就是真实的,我不需要跟别人比较说,我好像不应该这样想。

我觉得其实很多男生没有意识到这件事情对于女生是多么常见以及对他们身边的女性造成多大的困扰或者伤害。如果有人想要作为女生的同盟或者弱势者的同盟,他们可以去做些什么?
Jessica 我想到我教的儿童防性侵课程里面,有一个情景是,假如在人多的情况下遇到性侵了怎么办? 我们教孩子是说要大声吸引周围人的注意。 其实我们就是这样子教孩子也是预设了一个前提,是我们希望所有看到了所有在场的人能够去帮忙、呵斥、或是不做声的把受害者保护起来。 如果旁人能够在受害者感到不安全的时候,能够成为其中让他安全的那份力量。其实不仅仅是对于这个受害者本人,也是对我们大家的帮助。 只有我们都能够相信在公众场合求救是可以被帮助的时候,我们也会更加的感到安全。包括你我出门的时候也会感到安全。
Isobel 不管是说男性还是女性,当你看到当你意识到或者了解到身边的人在经历这样子的事情的时候,你会感到很难以启齿。 有挣扎说我该什么样说什么样的话去安慰他的时候。 我会鼓励你不一定要说安慰的话,你可以给他一个信号,就是只要他有需要,你都会在这里。
我觉得这个信号本身的价值会在于你让对方感觉到他不再被stuck。你给了对方一个option,而这个option 这个选择权本身。就在给就给他赋权。 你可以说: 如果你需要接送你,你打电话给我。如果你需要我陪你。 这就让你的朋友意识到TA有选择,有希望,而这个希望本身能够成为TA去重新建立对这个世界的信任,恢复对他生活的掌控感。建立安全感的一个基石。 不用纠结于说什么样的话去安慰。也许很多时候TA需要自己去慢慢的消化这些情绪。 但是给到对方一个信号,说你会在这里,但TA有需要可以来找你。 这个信号本身就是帮助TA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一步。
Zoey 我觉得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来反思一下我们的言语以及我们的行为有没有让别人感到不舒服的时候。 以前我想到我以前开的一些玩笑,尽管不是恶意的,但是我想可能会让人家觉得难堪,或者让人家觉得不舒服。 我以后不会再这样做, 你如果看到你的朋友或者身边的人做出了一些行为或者他讲的一些话,如果让你身边的人不舒服。 你可以做那个站出来的人。你可以说这个玩笑不好笑。或者说你这个玩笑让我很不舒服。 你让他意识到他这个他这个话不合时宜,他以后可能就会注意,不会再讲这样子的话。 很多时候大家可能觉得哦我不要得罪朋友啊,我我啊他可能不是有意开这个玩笑的,可能会为他找找很多理由。 但是如果你说的话,让对方不舒服了,就算你不是故意的,你让人都让对方不舒服也是一个事实。 很多有些人喜欢在公共场合讲黄色笑话其实是非常不合时宜的,也是性骚扰的一种。 尽管就没有女生在场,全是男生。如果有人讲一些不尊重女性,物化女性的笑话,你作为男生,你说不要讲这样的话,对他也是一个提醒。 对你身边的女性也是一种保护。
Isobel 我觉得作为一个女性,我很多时候会被教育,不要让气氛尴尬。你应该很温和,你应该私下去处理一些冲突。 你会要多替别人着想,也许他不太会说话,也许他只是开玩笑。 但是每一次这样子的纵容其实我觉得我们都变成了冷漠的旁观者。而这个不作为本身,就是对于施暴者对于实施骚扰行为的纵容。 你让他并没有接受到任何的应该接受的结果,这件事情再发生在另一个受害者身上的可能性又增加了。
我希望在一些时刻我可以更勇敢,我可以更有勇气,我可以更坚定去严厉的斥责的时候,我没有做出这样子的事情。 我也很希望,如果以后不管是发生在我自己身上,还是发生在我知道的人身上。我期待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够成为那个去制止这件事情的人. 都能够成为那个减低骚扰的暴力行为的发生的可能的人。 我也希望能够给到在经历这个事情这样子的受害者一些安慰时,我会永远永远相信你,我会永远站在你这边。 我会永远尽我可能的让你感觉到安全。我会努力的去成为更勇敢的人。
Jessica 之前刚才意思表提到说男性的发言的时候,我意识到其实我也有把我的经历发到我的社交网络或者是告诉一些男性朋友,或者我也有转发相关的内容。 但是其中会看我的会给我点赞的。男性非常的少, 我能够看到说有男性,他看到我在关心这个性别议题他能够知道这对我很重要,他能够认同他给我点赞,而且他也愿意告诉别人,他在看这个内容,我就觉得还蛮感恩。
Zoey 甚至有些男生会很开放的去有这个好奇心,有这个愿意学习的心态去问身边的女生,说你们有经历过这样子的事情吗? 有什么事情是我可以帮助你的吗?在我们的这个工作场合或者学习场合,有什么事情让你不舒服吗? 如果你能问这些问题,开启这些话题,你会学到很多女性的视角以及很多女性面临的独特的挑战。 对于这样子的态度和帮助我是很欣赏的,我也是很感动的。
Isobel 我真的能够体验到能够感受到这样子的盟友的感受,我们不再是对立的。我们的性别差异被最大的程度上缩小了。 我们在共同对抗的从来都不是性别。我们在共同对抗的是这个社会固有的根深蒂固的裹挟着我们的辖制着我们的框架和规条。 我们是应该站在同样的一边对抗这个世界和社会对抗这些不友好的歧视的。 性别歧视伤害的不仅是女性,也是男性,很多的这些固化的性别观念觉得男生就一定要赚多少多少钱,一定要成功,一定要高富帅。 不能展现自己软弱的一面,一定要喝酒应酬去做这些事情。其实对于男性也是一种很大的伤害。 我们都希望我们全人被看见,全人被接纳。 这个不管是传统的男性特征或者女性特征,都是人性。温柔善良,这不管在女性还是男性身上,都是非常宝贵的特质。 [END]
你或你身边的朋友有经历过性骚扰吗?如果你愿意,欢迎你来和我们分享~
也欢迎来听我们的播客心灵啦啦队 EP19: 性骚扰:“当我说出‘寂静’这个词,我打破了它。” 喜马拉雅:http://m.ximalaya.com/sound/400708822 苹果播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