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讲故事

c
chloemama
楼主 (北美华人网)
1.   梦梦的“鹅毛笔”
梦梦在YY群冥想已经三个月了。她几乎天天参加,很少缺席,梦梦自己也很诧异自己会坚持那么久。如果说一贯懒惰的梦梦去做冥想有啥目的,那无非就是想以最小的体力运动,来达到强身健体的目的;何况太空群的群主晨牧人信誓旦旦地说,长期冥想有逆龄的功效,这对爱美的梦梦来说吸引力可不小。
3/5/2021,晨牧人给梦梦发了个私信说:“梦梦同学你好!我们有个行动群清理美国和全球的。我们每天在一起冥想,和你一样,都是来自宇宙中央族群的星种,你愿意参加吗?”
啥?!我是星种?!梦梦惊喜莫名;行动组?那必须得加入啊!就这样,梦梦当天就加入了行动小分队。从此以后,菜鸟梦梦仿佛掉入了一个有趣的世外桃源,家人们讨论的话题和分享的内容让她大开眼界!因为都是群友亲身经历,很珍贵,大家决定把分享的故事记录下来。喜欢写写小作文的梦梦就这样自然而然地接过了小编的职责。
走马上任的这天,梦梦翻了成千上万条聊天记录,晚上睡梦中还寻思着该先写哪个故事当开篇好呢?朦胧中,有个意念告诉她:去看你的日记吧!梦梦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爬起来,打开电脑,翻开她3/15才开始写的“修炼日记”,这才发现她的临在早在半个月前就已经给了她明确的提示。当时她只当是为自己而写的,没想道临在是要她为大家服务呀:
3/15/2021
今天尝试连接临在,有能量感,但她没有回答问题。准备断开的时候我说:“也许我的能力不够,不能和你很好的连接,但我很爱你,我们抱一下吧!”突然心轮处一股滚烫的热流涌出,脑海中出现的是‘流泪’的意思。哈哈,看来我的临在是个爱哭鬼哦!   不知为啥,我这两天老有种感觉,觉得自己会在公众号上连载我和临在的对话录。不知这个念头从何而起?要知道我刚试着和临在连接,还完全没有成功呢!   3/16/2021
我今天在试着连接临在前,先去抽了一张大天使卡牌,默默地问问卡牌我今天能连上临在吗?没想到抽到的卡牌是creating writing 大天使加百列对我说:腾出时间在日记中写下你的想法,撰写文章或一本书。你的灵魂渴望透过书写进行创意的表达!   天啊!我内心的所思所想为啥会出现在这张卡牌上?!这一定是我的临在的指引!所以我今天正式开始记录我每天‘修行’中遇到的故事,就当做是‘修行日记’,没准以后真的能发表在公众号上,激发人们的兴趣,能够激发和我同频的还未觉醒的星际种子的兴趣,有更多人加入到我们的光工,光战士的队伍中来。也许这就是我的使命和任务?     3/17/2021
晚上睡觉前,试着按照阿卡西牌阵指引,默想自己走进一个非常宏伟美丽的图书馆,找到自己记录自己所有经历的阿卡西书,随便打开一页,看看出现的第一个字是什么?我看到穿着藏青色连衣裙的自己,走过图书馆光鉴可人的长廊,在左转的角落处,有个tiffany蓝沙发,一个棕色的茶几上放着一只明黄色的花瓶;开着的窗户外,青风拂面,鲜花盛开,绿叶摇逸。我随意抽了一本硬皮书,翻开一页,想随便找一个字。书页上一片模糊,我心里想可能会出来个‘书’字哦,不是大天使卡牌指引我写书嘛?‘书’字是出现了,可是有点模糊,随后又隐去了。不一会儿,出现了一个‘笔’字,非常清晰,外面还画了一个圈,像怕我看不见一样, 同时眼前还浮现出一支黑色鹅毛笔…… 哈哈,就是让我去写,别提什么书,记录就是。我的文字会和我连接,会给于我灵感,这就是临在给我的指引。 ………………………………………………… 看着自己写下的日记,梦梦清楚的知道,这就是预知。这下梦梦更有信心握好自己的这支“鹅毛笔”,努力尝试把故事写好,把那些真实发生过的奇闻逸事原汁原味地呈现给大家!
manduka
wait for more
驫龘麤靐
这是啥?让我想起N多年前,明慧网经常连载一个什么小山山看到在高层次空间,大法弟子如何用正念勇斗邪恶江蛤蟆的故事。哈哈,网上还能找到些。
【人民报消息】编者按:小山山,现年九岁。四岁的时候因为父母开始修炼法轮功,开始接触大法。刚开始的时候,母亲在家看师父讲法录像或者听录音带,他在旁边敲打他的玩具,似乎从来没有认真听过,但五岁后开始经常说出一些令父母吃惊的话。五岁以后山山正式开始修炼,他不会看中文,甚至连自己的中文名字都写不好,但却能读《转法轮》和其他大法书籍,只是如果同样的这些字若在其它的地方出现,他就不认识。最近以来,他向妈妈讲述他看到的很多景象。 下面是他描述的关于海外的法轮功学员和全世界的法轮功学员一起在北京时间5月27日清晨清除三界内的破坏大法的魔的情况: 多层空间妖魔总集结构陷新诡计 五月二十六日晚,我和爸爸、妈妈、妹妹及其他大法弟子,在中国大使馆门前集体发正念,在大家还未发正念的时候,我看到有一批批妖魔在部署,安排到各处捣乱,也包括我们炼功的地方。我们开始发正念了,从天梯上下来五、六个大佛,将我们身边所有的魔清理掉,然后,大佛们围成一圈,看护着我们。 我们正式发正念了,我们在场的所有弟子身上都发出强大的光刀,射向三界内所有邪恶,光刀持续四射,周围电火通明,其威力强大,比原子弹爆炸更具规模。于此同时,看场的大佛给我们弟子加持、补充能量,我们不感到疲劳,能持续发功。 各战区魔头命令所有妖魔统一参战 近日,三界内所有妖魔都开始重新整合兵力,部署了更恨毒的新诡计。在高层空间看,骷髅骨魔、铁皮异型、长得类似迪斯尼动画片中的伽砝(GaFa)等等各种类型的妖魔,都派了一个头目,避开有"真、善、忍"三个大字的"大红球"("大红球"已经过了此地),在九大行星范围以外的一个隐蔽太空站"开会",这是妖魔的总指挥部。因为魔在不同空间同时都有不同的显现,在最低的人这个层次就是中共党中北京的几个头目正在阴毒地部署着一些对付法轮功的新构陷。通过镇压法轮功的具体事件上体现出来,在距离人这层最近的空间,就是一群魔头在距离中国不远的一个空间召集会议。 这一次,是妖魔集结剩余所有兵力,决一死战。它们的总指挥部已发出命令,所有大小妖魔,都要参"战"。各种妖魔如何配合,分兵作战,而且,大小魔头,各自召集自己的兵力,在大会议台上,宣读了兵力分布、配合计划,传达了总指挥部的命令。 主意识要特别强,严防妖魔混合体钻空子 在具体部署上,他们今次有一个重型超级武器——就是制作了"妖魔混合体"。由蛇、蝎子、怪魔等成千上万种不同类别的魔,在一定环境下,制作成一个混合体,变成一个单独的形象,这个"妖魔混合魔体"可变大、缩小、散聚自由。它们改变原来独自上人体、分兵捣乱的做法,以混合体方式,缩成一小点,进入人体,再在人身体内各自散开,这样就可避免妖魔单独被清理,能互相保护,有较强的抵御能力。而且,这种"妖魔混合体"非常毒,很凶悍,一般主意识不强的人,完全没有抗拒能力。还有一些外星异型也是采用混合体的方式,由成千上万化身演变的飞船,集结成一个个混合体,缩成一小点,进入人体,联合作战,对付法轮功弟子。 妖魔的诡计是各个空间同时进行的,我想我们地球上也会同时对应出一些大事件,就看我们弟子,如何协助师父正法,和其他常人如何用正念对待。而且,这个特殊的时候,我们主意识一定要特别强,严防这种"蜂窝式"的妖魔混合体钻空子。 妖魔总指挥部开会时,我能清楚地看到它们,但它们看不到我。听完它们的部署,我念头中想"法正乾坤、邪恶全灭",立即飞出一些法轮,将这些魔头都清理掉了。我立即又去其他地方,炸毁了它们的仓库和一些制造坦克等重要武器的基地。 我看到有一批妖魔正在它们的集体"食堂"吃饭,补充能量,魔的食物都是些蜗牛、虫子和蛇等脏东西,我将它们的"食堂"给炸掉了。 清理掉异型生命太空数据控制中心 晚上,炼抱轮动功时,我又发现了一些坦克和飞船,我炸掉了一些,立即又出来一批,我意识到,肯定有一个基地,随后就发现了约上千个太空发射站,专门负责制造这类飞船、坦克。我进到其中一个发射站里面,处理掉负责电脑主机系统的异型,打开这台主机,将里面所有制造飞船、坦克和其他武器的资料全部清除掉,然后演化出一盘明慧网的资料塞入他们的主电脑。这时,太空站的其他成千上万的联网电脑全部显现出来"明慧"的资料,台前负责操作的异型生命全部愕然了。 明慧网主页上的法轮立即飞出,全部异型被清理完毕。 外星异型将被我们弟子或法轮清除后的妖魔的尸体放到瓶子中,利用残剩的能量制作成各种飞船、坦克。成批成批的这类武器集结在地球附近等待进入。原来地球上这么多playstation等游戏机,都是配合那边整体生存的配套环节之一;我还看到时下商店中卖得最畅销的游戏机碟,都是从这里设计出来的。现在,异型生命已将它们的坦克开到大海,想得到制海权。 我一个人进到异型体的太空战时,蹬上高高的电梯,看着成千上万丑陋的怪物,我排除着我的厌恶情绪,因为地形很复杂。到处有冷枪,当我炸掉制造飞船的原料基地时,有一个坦克冲过来,对准我开枪,我看到我的头炸开了,血四溅出来,但随即又恢复。我的身体也时常被冷枪击中,我看到我的手、腿上都有伤,滴着血。回到这个空间,人会觉得疲劳。 直至更高的神参与清除 这时,我又看到负责制作"妖魔混合体"的"技术人员",推着一个个做好的混合体出来,我发出功能,想炸掉这些巨型毒魔,但我的能力还不足以销毁它们。我正在着急之时,天空打开了,从上面下来两个巨大的神,面情肃穆、庄严,威力无比。这两位大天神一出现就打出强光,将那批刚配制出的"妖魔混合体"全部化成水了。一化完,也没同我说话,两位大天神立即隐去。我马上想起师父在加拿大法会上讲法中提到:"不只是你们清除,如果修炼人清除不了,那神、直至更高的神,也要参与清除。" 近几日,妖魔全部动员起来了,他们部署得很详细,未来哪一天干什么、干什么都安排好了,干完后,情报汇集到什么地方,都有安排。有负责情报处理的魔,也有负责兵力调度的魔,也有负责物资供给的魔。我通常先清理魔头,很多时候,一个部队的魔头被杀死,它的部队就散了,大批的小魔纷纷自杀。有的故意冲向"大红球",也有的怀着"等死,不如早死"的念头,冲到一些神身边,自然立即被销毁了。清理妖魔的场面非常惨烈。魔头们不怕死,有时候为了保存它们的同夥或家庭成员或掩护别的兵力,魔头会自己冲出来,跟我们打,或跟法轮打,会很快就被销毁掉。还有的魔知道打不过了,就呆站在那里等死。也有一些魔明白过来了,走过去跟要上人体的魔讲道理,让他们停手,不要再那样做。 交战激烈,清除邪恶毫不客气 看着这些销毁的场面,我有些唏嘘,心中出现一丝悲悯。我立即意识到自己可能动了情,师父在加拿大法会上讲过:"它就是毒,它就是邪,就象那个毒药一样,你叫它不毒人,它做不到,它就是这样的东西,那么在清除它的过程中也要毫不客气,就是清理掉。"我没有多想,继续和妖魔角逐、拼打。妖魔发现了我后,同时打出魔法来对付我。我立掌,对它们打出功能。妖魔的火、电时有击中我的手掌,在另外空间,我的左右手掌都受伤了。待我出定时,我看到妹妹跟着盘坐了一个小时,因腿痛正在流泪。我将十个被击得通红的手指给她看,笑着说:“哥哥不单是腿痛,手指都被魔击红了,你就不要再哭了。” 人间邪恶之首只剩了一张人皮 北京时间5月27日晨的交战后,那个人间邪恶之首所有的元神都被打到地狱中去了。现在他的人皮完全是在被破坏大法的魔头们控制着。其中的一些魔头已经被消灭了,可还有剩下的,还在利用那张皮干坏事。我们得继续大力铲除。
c
chloemama
这是啥?让我想起N多年前,明慧网经常连载一个什么小山山看到在高层次空间,大法弟子如何用正念勇斗邪恶江蛤蟆的故事。哈哈,网上还能找到些。
【人民报消息】编者按:小山山,现年九岁。四岁的时候因为父母开始修炼法轮功,开始接触大法。刚开始的时候,母亲在家看师父讲法录像或者听录音带,他在旁边敲打他的玩具,似乎从来没有认真听过,但五岁后开始经常说出一些令父母吃惊的话。五岁以后山山正式开始修炼,他不会看中文,甚至连自己的中文名字都写不好,但却能读《转法轮》和其他大法书籍,只是如果同样的这些字若在其它的地方出现,他就不认识。最近以来,他向妈妈讲述他看到的很多景象。 下面是他描述的关于海外的法轮功学员和全世界的法轮功学员一起在北京时间5月27日清晨清除三界内的破坏大法的魔的情况: 多层空间妖魔总集结构陷新诡计 五月二十六日晚,我和爸爸、妈妈、妹妹及其他大法弟子,在中国大使馆门前集体发正念,在大家还未发正念的时候,我看到有一批批妖魔在部署,安排到各处捣乱,也包括我们炼功的地方。我们开始发正念了,从天梯上下来五、六个大佛,将我们身边所有的魔清理掉,然后,大佛们围成一圈,看护着我们。 我们正式发正念了,我们在场的所有弟子身上都发出强大的光刀,射向三界内所有邪恶,光刀持续四射,周围电火通明,其威力强大,比原子弹爆炸更具规模。于此同时,看场的大佛给我们弟子加持、补充能量,我们不感到疲劳,能持续发功。 各战区魔头命令所有妖魔统一参战 近日,三界内所有妖魔都开始重新整合兵力,部署了更恨毒的新诡计。在高层空间看,骷髅骨魔、铁皮异型、长得类似迪斯尼动画片中的伽砝(GaFa)等等各种类型的妖魔,都派了一个头目,避开有"真、善、忍"三个大字的"大红球"("大红球"已经过了此地),在九大行星范围以外的一个隐蔽太空站"开会",这是妖魔的总指挥部。因为魔在不同空间同时都有不同的显现,在最低的人这个层次就是中共党中北京的几个头目正在阴毒地部署着一些对付法轮功的新构陷。通过镇压法轮功的具体事件上体现出来,在距离人这层最近的空间,就是一群魔头在距离中国不远的一个空间召集会议。 这一次,是妖魔集结剩余所有兵力,决一死战。它们的总指挥部已发出命令,所有大小妖魔,都要参"战"。各种妖魔如何配合,分兵作战,而且,大小魔头,各自召集自己的兵力,在大会议台上,宣读了兵力分布、配合计划,传达了总指挥部的命令。 主意识要特别强,严防妖魔混合体钻空子 在具体部署上,他们今次有一个重型超级武器——就是制作了"妖魔混合体"。由蛇、蝎子、怪魔等成千上万种不同类别的魔,在一定环境下,制作成一个混合体,变成一个单独的形象,这个"妖魔混合魔体"可变大、缩小、散聚自由。它们改变原来独自上人体、分兵捣乱的做法,以混合体方式,缩成一小点,进入人体,再在人身体内各自散开,这样就可避免妖魔单独被清理,能互相保护,有较强的抵御能力。而且,这种"妖魔混合体"非常毒,很凶悍,一般主意识不强的人,完全没有抗拒能力。还有一些外星异型也是采用混合体的方式,由成千上万化身演变的飞船,集结成一个个混合体,缩成一小点,进入人体,联合作战,对付法轮功弟子。 妖魔的诡计是各个空间同时进行的,我想我们地球上也会同时对应出一些大事件,就看我们弟子,如何协助师父正法,和其他常人如何用正念对待。而且,这个特殊的时候,我们主意识一定要特别强,严防这种"蜂窝式"的妖魔混合体钻空子。 妖魔总指挥部开会时,我能清楚地看到它们,但它们看不到我。听完它们的部署,我念头中想"法正乾坤、邪恶全灭",立即飞出一些法轮,将这些魔头都清理掉了。我立即又去其他地方,炸毁了它们的仓库和一些制造坦克等重要武器的基地。 我看到有一批妖魔正在它们的集体"食堂"吃饭,补充能量,魔的食物都是些蜗牛、虫子和蛇等脏东西,我将它们的"食堂"给炸掉了。 清理掉异型生命太空数据控制中心 晚上,炼抱轮动功时,我又发现了一些坦克和飞船,我炸掉了一些,立即又出来一批,我意识到,肯定有一个基地,随后就发现了约上千个太空发射站,专门负责制造这类飞船、坦克。我进到其中一个发射站里面,处理掉负责电脑主机系统的异型,打开这台主机,将里面所有制造飞船、坦克和其他武器的资料全部清除掉,然后演化出一盘明慧网的资料塞入他们的主电脑。这时,太空站的其他成千上万的联网电脑全部显现出来"明慧"的资料,台前负责操作的异型生命全部愕然了。 明慧网主页上的法轮立即飞出,全部异型被清理完毕。 外星异型将被我们弟子或法轮清除后的妖魔的尸体放到瓶子中,利用残剩的能量制作成各种飞船、坦克。成批成批的这类武器集结在地球附近等待进入。原来地球上这么多playstation等游戏机,都是配合那边整体生存的配套环节之一;我还看到时下商店中卖得最畅销的游戏机碟,都是从这里设计出来的。现在,异型生命已将它们的坦克开到大海,想得到制海权。 我一个人进到异型体的太空战时,蹬上高高的电梯,看着成千上万丑陋的怪物,我排除着我的厌恶情绪,因为地形很复杂。到处有冷枪,当我炸掉制造飞船的原料基地时,有一个坦克冲过来,对准我开枪,我看到我的头炸开了,血四溅出来,但随即又恢复。我的身体也时常被冷枪击中,我看到我的手、腿上都有伤,滴着血。回到这个空间,人会觉得疲劳。 直至更高的神参与清除 这时,我又看到负责制作"妖魔混合体"的"技术人员",推着一个个做好的混合体出来,我发出功能,想炸掉这些巨型毒魔,但我的能力还不足以销毁它们。我正在着急之时,天空打开了,从上面下来两个巨大的神,面情肃穆、庄严,威力无比。这两位大天神一出现就打出强光,将那批刚配制出的"妖魔混合体"全部化成水了。一化完,也没同我说话,两位大天神立即隐去。我马上想起师父在加拿大法会上讲法中提到:"不只是你们清除,如果修炼人清除不了,那神、直至更高的神,也要参与清除。" 近几日,妖魔全部动员起来了,他们部署得很详细,未来哪一天干什么、干什么都安排好了,干完后,情报汇集到什么地方,都有安排。有负责情报处理的魔,也有负责兵力调度的魔,也有负责物资供给的魔。我通常先清理魔头,很多时候,一个部队的魔头被杀死,它的部队就散了,大批的小魔纷纷自杀。有的故意冲向"大红球",也有的怀着"等死,不如早死"的念头,冲到一些神身边,自然立即被销毁了。清理妖魔的场面非常惨烈。魔头们不怕死,有时候为了保存它们的同夥或家庭成员或掩护别的兵力,魔头会自己冲出来,跟我们打,或跟法轮打,会很快就被销毁掉。还有的魔知道打不过了,就呆站在那里等死。也有一些魔明白过来了,走过去跟要上人体的魔讲道理,让他们停手,不要再那样做。 交战激烈,清除邪恶毫不客气 看着这些销毁的场面,我有些唏嘘,心中出现一丝悲悯。我立即意识到自己可能动了情,师父在加拿大法会上讲过:"它就是毒,它就是邪,就象那个毒药一样,你叫它不毒人,它做不到,它就是这样的东西,那么在清除它的过程中也要毫不客气,就是清理掉。"我没有多想,继续和妖魔角逐、拼打。妖魔发现了我后,同时打出魔法来对付我。我立掌,对它们打出功能。妖魔的火、电时有击中我的手掌,在另外空间,我的左右手掌都受伤了。待我出定时,我看到妹妹跟着盘坐了一个小时,因腿痛正在流泪。我将十个被击得通红的手指给她看,笑着说:“哥哥不单是腿痛,手指都被魔击红了,你就不要再哭了。” 人间邪恶之首只剩了一张人皮 北京时间5月27日晨的交战后,那个人间邪恶之首所有的元神都被打到地狱中去了。现在他的人皮完全是在被破坏大法的魔头们控制着。其中的一些魔头已经被消灭了,可还有剩下的,还在利用那张皮干坏事。我们得继续大力铲除。
驫龘麤靐 发表于 2021-03-30 14:49

神仙讲故事,讲的是神仙帮助大家的故事。和凡人的什么斗呀,什么权,什么钱呀都没有一毛关系。做事情千万不要限制自己的想象你说是吧?😉
SourCreamMM
什麼是太空群啊?詳細說說?
ajimm
不太确定,你指的临在就是高我的意思吗?
lsss
回复 1楼chloemama的帖子
我就知道你在晨牧人群里。她绝活儿是看照片,分析这个人的频率,和星种来源。你看得到历史纪录就知道她会把一个人频率说成负值(纯粹胡扯,负频率只是个数学概念,颠覆物理常识),还喜欢把她喜欢的人都说成宇宙中心的来源。她嫉妒女的光工,所有女光工都是负面的,越漂亮越负面。油管上所有大V都是负面的,只有她自己是正面。群友私信给我,“群友其实在喂养群主的小我,希望群主有智慧看到她在deal with her ego。光解读能量会有偏颇,理性去分析内容也相同重要,或者对身处三维世界的我们更加重要。群友把群主捧成权威,希望群主有智慧察觉这不是一个好风气,这样会喂养ego,可能也是她的课题吧。”
晨牧人可惜了,被控制了,也是因为自己的小我太重所造。失去了造物主给予每一个灵魂的自由意识,她喜欢扮大仙, 要群友近照给人看能量和帮人激活DNA, 这些都是很危险的。尤其自己连什么是高频率都没有搞懂,连接那些0.000000X Hz的频率就是倒退人类集体意识频率能量场。看一看一般的舒曼共振也是7.83Hz, 而且很多年都一样。近几年来舒曼共振经常会到40hz ,说明宇宙在给地球发送高频率的能量,今后的5次元也是在40hz 以上。本来宣传Q信息是帮助人们觉醒,结果也被负面渗透了。 关于灵性学习的资料有很多,如何鉴别对于初学者很难,我简单总结一下帮助大家分辨。一、任何以组织,团体方式出现的,不论口号多么崇高他们都不是真正的灵性分享。二、任何强调频率,能量级别,维度,外星文明等看似超越了物质世界,其实还是关注在物质世界的论调都不值得学习。作为入门和科普或者科幻小说读一下就好了。三、任何贬低你当下的生活,要求你放下当下生活去追求另外一种所谓去物质化生活的,都是没有明白物质与非物质本无区别的初级概念的。他们不是为了骗你钱财就是真傻。四、任何限制你的思想,用二元对立的角度来看世界的,或者反过来用所谓的唯“一”论来看世界的,都是不究竟的。真正的究竟是不二,而不是唯一,更不是唯二。五、凡是极高收费,神神秘秘的,搞成高深莫测,秘不外传的新宗教,新迷信的都是最初级的骗子。
她说话是这个样子的:
xx是宇宙中心族群圣纳库玛拉家族鸟族的。我从xx的文字就可以感知到。xx的频率非常高,112277.7889Hz 问过我的高我了。
从xx的表达方式可以得知xx是本尊无疑。xx的克隆人被绑架了,在好莱坞唱歌。
xx来自宇宙中心亚伦家族,库玛拉族群下面的小家族。耶稣妈妈玛利亚就是这个族群的。
c
chloemama
不太确定,你指的临在就是高我的意思吗?
ajimm 发表于 2021-03-30 15:00

临在就是,你的灵魂
lsss
对了,她还支持无法升维的群友自杀,这样转世就可以自动选择其他高维度星球了。她说皮相不重要,带一群人用低频音乐冥想,天天享受群友夸她大美女。她连群里目录里的书都没有读完,反正群友好忽悠。她还经常帮林伍德律师发功清洗灵魂,据说很有效果。我在她群里待了俩月,天天被这个老仙女恶心。
SourCreamMM
請問群信息在哪裡找,關於Q信息的。我也喜歡探索太空奧秘。我覺得我也是starseed!!
c
chloemama
很抱歉你有不好的经历。我们本意是希望我们能够帮助每个人需要帮助的人。我们一定会检讨自己,让以后加入的人,更有归宿感。
别的我不是太清楚,因为我也是刚刚开始。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看到的。我们一起练习冥想的人里面,女性是绝大多数。包括我自己也是女生。男士就几个。所以,像你说的所有女光工,光战士在晨牧人的眼里都是负的,是不正确。而且,我们一起练冥想的当中,美女不少,因为我们是需要把照片放在我们的群里的。
还有,就我所知,对频率的评估,不是一个人的结论。是有至少三个人以上看到的为基础。而且,最后把关的是男性。如果,你今后有需要帮忙的地方,请还是和我们联系。我们希望所有人都可以在这次地球杨升的时刻获益。
c
chloemama
請問群信息在哪裡找,關於Q信息的。我也喜歡探索太空奧秘。我覺得我也是starseed!!
SourCreamMM 发表于 2021-03-30 15:32

yeah💫💫💫 欢迎欢迎👏👏
下面的是Q--太空群 (电报)
https://t.me/joinchat/TDHAH7gg-YyIsCe8
ajassmine
话说 躺在床上在梦中冥想算吗
lsss
宇宙那么大,你知道有多少维度吗?一个宇宙中心灵魂要降维多少次才能到达地球?蓝鸟人是五维的,六维灵魂可以移动行星,七维可以引爆行星。宇宙中心的维度到地球,得降维多少次?那么大的能力变成三维人,简直浪费资源。她说你是宇宙中心来的你特别开心吧?觉得自己牛逼不行了是吧?你问问晨牧人知道几个种群?她就知道啥圣纳库玛拉,亚伦家族,等少数几个名字。大角星,天琴人,昴宿星人,猎户灰人等等等等无数低维中维高维星座灵魂全被她华丽丽忽略了!因为她真的不懂。
你既然学这些东西就该多了解一些,而不是听晨牧人瞎忽悠。她能忽悠的也就几个初学的。
c
chloemama
宇宙那么大,你知道有多少维度吗?一个宇宙中心灵魂要降维多少次才能到达地球?蓝鸟人是五维的,六维灵魂可以移动行星,七维可以引爆行星。宇宙中心的维度到地球,得降维多少次?那么大的能力变成三维人,简直浪费资源。她说你是宇宙中心来的你特别开心吧?觉得自己牛逼不行了是吧?你问问晨牧人知道几个种群?她就知道啥圣纳库玛拉,亚伦家族,等少数几个名字。大角星,天琴人,昴宿星人,猎户灰人等等等等无数低维中维高维星座灵魂全被她华丽丽忽略了!因为她真的不懂。
你既然学这些东西就该多了解一些,而不是听晨牧人瞎忽悠。她能忽悠的也就几个初学的。
lsss 发表于 2021-03-30 15:41

https://t.me/mmtktoc
👆🏽的是大家一起把所有我们知道的,和大家问的最多的问题和答案编辑在这个目录里。如果,你发现我们Miss了什么,请让我们知道。在被确认后,我们也会收录到这里。这样我们可以一起帮助更多的人,谢谢🙏🙏
lsss
回复 12楼chloemama的帖子
晨牧人说赛斯书的女作者是低级负面爬虫人引起了众怒。她没读过的都是低级负面的,因为她本人知识面有限,英语水平也很一般。凡是超纲的都是低级负面的。你多学习挺好,学多了就知道谁是忽悠了。
c
chloemama
回复 12楼chloemama的帖子
晨牧人说赛斯书的女作者是低级负面爬虫人引起了众怒。她没读过的都是低级负面的,因为她本人知识面有限,英语水平也很一般。凡是超纲的都是低级负面的。你多学习挺好,学多了就知道谁是忽悠了。
lsss 发表于 2021-03-30 15:46

好的。谢谢建议。我会和我们群里的家人们一起讨论一下。如果这本书没有问题,我们会考虑把它加进我们的目录里的。谢谢分享🙏🙏
姑逢獙獙
这是精神病互助群体?
SourCreamMM
回复 13楼chloemama的帖子
謝謝,我去看看!
gzzps
可怜可悲的,学学佛法不好吗?天天学这些稀奇古怪,莫名其妙的
c
chloemama
可怜可悲的,学学佛法不好吗?天天学这些稀奇古怪,莫名其妙的
gzzps 发表于 2021-03-30 16:11

我读地藏经几个月。然后转到冥想。学地藏经一般是帮自己积福行善,或者帮助周围的人,或者想听地藏经的灵魂。可是,如果和大家一起冥想,可能帮助整个地球里的人。想想,这次杨升,影响地球几十亿的人。几十亿实在太多了。所以,冥想是我的首选。
还有,我们现在练习时,根据需要,也有念佛家的咒语的。所以,我们不应该妖魔化冥想,我们现在只不过是用了一个更系统的方式,加快我们杨升的速度。同时,在帮助自己的时候,也帮助所有人。
当然,我是初学者,不能和你探讨多的的心得。我们群里有念佛10几年的都有。有时间,你可以和他们在太空群里里多交流。
HeatherJu
没想到抽到的卡牌是creating writing 大天使加百列对我说 ------------------------------------------------------------- what is creating writing? Do you mean creative writing?
c
chloemama

系统提示:若遇到视频无法播放请点击下方链接
https://www.youtube.com/embed/5d-XjgqTD_w
c
chloemama
2.   投胎配置
小S是个带有部分灵魂记忆的姑娘,她在一次冥想中回忆起她投胎前的资源选择过程。当她给我们讲述这个故事时,我们都惊呆啦!以下是她的口述:
我穿着一身宇航服,按照同事们的指示,坐进了一根管道,看着就像是水上乐园的全封闭滑道。一路飞速滑下的过程中,通道里有无数的闪回画面,同时脑海里跳跃出我选中的那些选项。选中的选项迅速浮出之后又很快被其他选中的选项覆盖。我清楚看到了我的选项中出现了自己当世父母年轻时的模样、看到了自己小时候住过的家庭和街道、看到了自己学生时期和长大后的部分生活片段,而整个过程不过区区几秒钟。滑道的尽头是一个飞船的大厅,当我滑出通道,有同样穿着宇航服的工作人员走上前来,给了我一张比信用卡略小,类似全息芯片的东西,然后说了句:“拿去存档就好。”
事后,我的灵性老师告诉我,我看到的画面是记忆回溯。高维星种投胎前的过程的确是这样的,可以根据灵魂蓝图用意念事先选定配置。做了选择的灵魂就在5维的飞船中等待,因为那里的时间线同三维世界并不一致。一旦有适合自己选择的环境出现,灵魂就去投胎转世。
我的灵性老师还肯定我是个换灵者,没住过我妈的胎,是出生时刻才换进去的。实际情况是:当时我妈生产因为孩子比较大,37小时胎门全开但是孩子无法娩出,昏倒在产床上,由顺产紧急转为了剖腹产。下刀的时候麻药都还没有生效,她还痛得叫出声。手术强行取出娘胎的孩子面色青紫,出胎1分多种都没有哭,口鼻全是羊水里的秽物,按照当时的医学判断是已经可以判为窒息死亡了。然而,正巧产房门口路过一位同一个医院的中医,自告奋勇来抢救这个婴儿。在他一顿抠嘴倒吊打屁股的猛操作之后,那个孩子,也就是我,终于哭出了声!
我老师说,在那个孩子出生的时候,就应该是个死婴,但是可能找不到更好的身体入胎,在星际联盟提前批准的情况下,在刚出胎的时候,就把死去的那个婴灵从婴体中取出,将来入胎的星种灵魂放置进去。也许这就解释了那孩子没有哭的一分多钟里,都发生了些什么。
老师还同时告诉我,换灵的孩子身体一般都有点小毛病,毕竟如果完全健康,又怎么会出生就夭折呢?我对此一直感到怀疑,因为虽然我小时候体弱,并没有听说有什么出生缺陷,我一直以为是我自己抵抗力差而已。直到前年,在一次有关育儿的闲聊里,我爸突然告诉我,其实我小时候医生说我心脏发育不全,随时会有夭折的可能,所以他们从来不敢怎么逼迫我运动之类,甚至都不敢在我面前提起这个事情,生怕意外发生,他们自己也无法面对。
直到我进入青春期,他们才确信我可以健康长大,然后才把这个事情给淡忘了。当时听说这个消息的我十分震惊,简直怀疑是不是出了什么曼德拉效应,把原来不在我时间线上的事情强行塞给了我父亲。但是,对一个换灵人来说,又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
c
chloemama
3.  绝地武士
每天冥想结束时,就是大家天马行空的分享时刻。这天的话题提到了绝地武士(The Jedi),其实电影《星球大战》的情节基本都是真实的。有些人看到Jedi 这个字或者Jedi temples(圣殿)会全身过电,这些人如果能链接上自己的灵魂,就会知道自己很可能就当过绝地武士。我们当中的一位前辈就曾经是武士学院最初届的一位学员。
大家七嘴八舌地问,那么这些武士转世以后会有些啥特质呢?因为转世后很可能成为一个特普通的人,还有可能是女人哦!前辈笑笑说,也许就会比一般人勇敢一点,不太怕死呗!
刚说到这里,入群不久的非非突然就记起来她小时候发生过的一件往事,一件足够恐惧也足够匪夷所思的经历:
非非7岁的时候,有天傍晚,附近和她同校但比她高一年级的女孩让她陪着去学校找一本书。非非欣然应允,都没想起来跟家里人说一声。那天她们很容易地就进到学校里,整个学校空无一人,连门卫也没一个。没多久非非就发现那个女孩不见了,就剩她一人在空荡荡的学校瞎转悠。找不到小伙伴,她有点害怕,想着还是自己先回家算了吧。就在这时,她突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后面跟了一个男人,一个小流氓。
非非走快他也走快,非非跑他也跑。慌乱中非非躲入了女厕所,那是她以为的最安全的地方,因为在她当时的认知里,男人是不能进女厕所的。可是这个小流氓无所顾忌地跟了进来,对着她笑。
非非慌乱了一会儿,忽然之间就镇定了下来。她感觉胸中突然升起一股战意,一种无所畏惧的蔑视!不知道她当时表现出来的是什么样子,她只看到那个小流氓突然就不笑了,身体绷直,居然慢慢让开了一条路。非非死死盯着他的眼睛,从容地从他身边走过,离开厕所。直到走出校门,她才松一口气飞奔回家,感觉像做了一个长长的梦!
第二天非非去质问那个女孩昨晚为啥丢下她走了?那女孩一脸茫然,好像完全不记得她昨晚和非非曾一起去过学校。非非很生气,觉得她故意作弄了自己,但也没有其他证人,谁让自己事先都不记得和爸妈报备一下呢?毕竟年纪还小,想不通的事也就不去想了,真的也就忘了这件不愉快。
听完非非的叙述,大家七嘴八舌地讨论开了。有的说非非你也许是入了另一条时间线哦,就是曼德拉效应嘛!有的说这不是和网上很热的潘博文的故事一摸一样吗?
非非自己奇怪的是,这段经历沉睡在脑海里三十多年,从来没有想起来过,只到今天她听到了“绝地武士”。
c
chloemama
4.  真实的魂穿(一)
你有过记不起自己过往经历的时候吗?当你一点儿也想不起来自己过往一切的话,你会怎么看待这种经历呢?你又会作出如何反应呢?当小编在阅读这篇稿子时,只能无限感慨:原来普通人眼里的小说竟然就是某些人的真实人生啊!
在1980年代中的某个12月的周日早上,我从睡眠中睁眼醒来之前,感觉有人在看着我。当意识到我要醒了,有个声音在我耳边说:“醒了”。我的意识渐渐复苏,但是觉得脑袋里空空的,什么也想不起来。我感觉我是躺着,可是我到底是谁?我在哪里?甚至于,我是什么?我到底真实存在么?这么多的问题一起涌上来,可是我没有答案。疑惑和恐惧给我的直觉是:不要那么着急醒,不要那么急着睁开眼睛。我需要就这么躺着做些什么。
觉得我需要有些证据验证我是存在的,于是我对自己说,想起些什么来!马上脑中产生了一个念头:在床板后有一根水管。所以我是躺在床上么?我不确定,但是身上暖暖的有覆盖物的感觉,我想我是躺在床上的。依然闭着眼,我鼓起勇气抬起手试探着往后摸过去,一下就摸到了那根水管,啊!在床板后面有根竖着的明管。随着手摸到这根管子,我的心里咯噔一下:这个经验证明,我是在一个我熟悉的地方,但是我什么也想不起来,难道我是失忆了么?
我继续躺着,缩回我的手。指望那个说“醒了”的声音再说些什么,但等到的只有沉默。感觉已经等不出什么了,直觉睁开眼睛后我的世界可能就此不同,我依然决定鼓足勇气睁开眼睛,因为除此之外我也没有别的办法继续探索。
阳光进入眼帘,我发现自己是在一个简朴中又带点老旧的房间里。阳光惨淡地从我左手边木格的窗子里投射进来。这是一个晴朗的早晨,可是却感觉很清冷。窗下有一只80年代的皮三人沙发,我则睡在沙发对面的床上。头顶是瓦房的斜坡,房顶是由木头椽子划出的一格格几何图案。屋子里还有一些其他家具,无非是最典型的80年代城里的卧室房间布置。但这不足以回答我的疑问:我是谁?我在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试了试声音,啊,嗯,发现我可以发出声音,自己也听得到,下意识的我喊了一声:奶奶~!但是我并不确定这是什么意思,以及我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是我之前养成的习惯吗?立刻楼下有个老年的女声答应,接着就有上楼的声音(所以我并不是在底楼?这个房子有多少层?)。我在她出现前的十几秒钟内,在脑海里猜测她的模样:满头白色卷发皮肤麦色面带微笑十分慈祥;结果房间门开,进来的却是一个同样麦色但是留着黑直发,一脸严肃的中老年妇女,而我完全不认识她。多年后我才知道,黑发是我祖母当时53岁时的模样,而白发则是她30年后的模样。(待续)
c
chloemama
5.  真实的魂穿(二)
还搞不清状况的我问这位黑发妇人:“你是谁啊?” 突然发觉我全程说的是一种本地话,包括脑中的声音。可我却毫无印象为什么我会使用这种语言,听上去我说的还不错,她可以听得懂,可是为什么我的脑海里并没有这样的知识储备呢?那我会的应该又是什么呢?
我的第一个问题看上去让她有点扫兴,她的脸色略沉了一沉,收了原来浮起的笑容跟我说:“我是你奶奶呀!” 哈,看来我的开场并不顺利,我感觉需要绕一绕。于是我开始套话:“哦,那今天是什么日子?”  她说:“今天是星期天,你不用去幼儿园。” 我仿佛知道什么是星期日,可忽略了她说的幼儿园这个东西。感觉她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于是我继续问:“那是几号呀?” 她说:“1985年12月的某号。” “1985年,1985年12月,我感觉这是一年快结束了。可是,这是什么年份?感觉1985还挺大的,一千九百多,嗯,这是谁的计数,可以计到快两千?但是,为什么我会感觉这个数字似乎已经很古老了,竟然都没有达到2000呢?我原本应该生活在什么年代?难道是2000年后来的吗?如果是这样,究竟2000后多少年呢?照理我不应该有任何预设才对呀,可为何就是有这种古老的感觉呢?我是从哪里来的?我会想得起来吗? ”。当然这只是我脑中的想法,我并没有说出来,直觉告诉我,不要说,什么也不要说,把这些东西留给自己,你现在必须要靠自己了。
既然没时间仔细琢磨这些,我就继续套话:“昨天晚上我干了什么?” “你吃了晚饭,看了电视,7点半就睡了。”  “那前天呢?” “前天你也是吃了饭看了电视就睡了。” 这时她有点不耐烦了,跟我说:“你醒了就起来吧。” 我应该还问了这是哪里之类的话,她并没有继续搭理我,转身忙碌起来。
不一会儿,她拿出一件大红底子黄色竹子印花的缎子棉袄来,走到我的床头说,“穿起来吧”。看着那件玩具大小的衣服,我脱口而出:“这么小的衣服我怎么穿得下?!”她终于露出了已经压制了一会儿的不耐烦,说道:“你昨天穿的不就是这件吗?!” 我不信,这怎么可能?!但是也没什么好争辩的,穿就穿吧,穿不进她就会知道她错了。于是我抬起左手,慢慢伸进袖管,袖口堪堪停在我的手腕处……衣服竟然是正好的!天啊,我还没有看到自己的身体,我完全忽略了这个事情,我怎么可以穿进这么小的衣服里去?!
那一刻我心里电闪雷鸣!我知道必定是哪里出错了!但是绝对不能声张!绝对不能!
还没从震惊里缓过来,“奶奶”又拿了一条小裤子来,我看着这第二件玩具衣服,不无惊恐地发现我依然穿了正好。玩具一样的鞋子,我依然穿了正好。天呀!我这是整个儿缩小了吗?可是我的思维逻辑明明是完整的,为什么我的脑子里丝毫没有我应该有的知识来应对当前的局面?我到底是谁?我到底经历了什么?这是我的身体吗?
我现在已经记不清我是怎样和这位“奶奶”确认我当时的年龄,她好像是说我5岁吧。因为后来我妈回忆说我是从中班开始念幼儿园的,那年是1985年,所以我那时确切的年龄应该是4岁半。谁能想到,当时那个4岁半小女孩的身体里,已经进驻了一个逻辑完整的成熟意识。 (待续)
c
chloemama
6.  真实的魂穿(三)
穿戴整齐后,我由这位“奶奶”带出房间。出了房门右拐就是往下的笔直楼梯。估计我一早问了太多个为什么,奶奶误以为我在和她玩“我不认识你”的游戏了。于是她主动一一给我介绍楼下客堂里的两位男士:这是爷爷,这是叔叔。叔叔身型脸型都瘦长瘦长的,可是他那阴郁的眼神告诉我他不喜欢我,我一眼就看出来了。在楼梯尽头的客堂间里还停着一辆80年代十分拉风的永久牌28寸自行车。可我第一感觉就是这个工具是如此的古老,手动的工具,绝对不是自动的。
那一天接下来我记得的内容不多,就是百无聊赖。我被安排吃饭,饭后就是无所事事。我的心里可没一点儿闲着,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记住各种人物关系和事情上。晚上我正在被喂饭,有位30多岁的女士开门进来,我还记得她烫着卷发穿着毛呢的花色一步裙,似乎还蛮摩登滴。这位时髦女士一看到我就一脸宠溺地叫我囡囡。估计我当时一脸懵逼,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她不高兴了,说“妈妈叫你,怎么不答应呢?” 哦,我恍然大悟,这位是妈妈,我记住了!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特意没有睁开眼,就在那儿拼命地回忆,可惜还是什么也想不起来。昨天脑袋里出现过的声音也毫无声息,我很愤懑,但也没有一点办法。我也自问过,即使不是小孩,那我应该多大?感觉应该是在25到30的青年的心智,并不是很成熟但是已经足够理性。这个“我”生活过的环境应该比1985年中国一线城市的环境先进得多。但是我的记忆深处一片空空荡荡。我不敢多说话,怕人家发现一个4岁多小孩说的话过于有逻辑,漏出破绽从而受到伤害。也许我能做的就是尽快回想起一切。我无声地祈祷:记忆啊,请对我打开吧!
于是我给自己一星期时间回想。很快一星期到了,没有什么用。我放宽期限到一个月,在一个月快到的时候,我发现还是没办法回忆起任何东西来。我被迫接受了这样的一个现实:我大概必须重新长大一遍了!我觉得我应该是会书写的,可是这里的文字我并不认识;我觉得我是会使用某些工具的,可是我会使用的工具在这里似乎都还没有存在。看来我失去的所有能力只能靠重新学习补回来。我告诉自己,为了安全,必须小心再小心,把这些经历深埋在心底。我只能作为一个普通孩子重新再长大一次。但是,我不断提醒着自己,将来当我觉得心智恢复到符合现在这个“我”的水平时,我一定要试着去解开这个秘密。
于是我开始漫长的长大过程,作为一个孩子,无知是理直气壮的事情。除了身体不好(从8岁开始,我每年都会生一场大病),我过着一个典型80后独生子女的生活,上学,放学,和邻居小伙伴玩耍,更多的时候,是一个人玩耍。我对一切魔法玄幻的东西着迷,渐渐忘却了我曾经有过这样的一个奇幻的,忘记了一切的早晨。一级一级升学,我考进不错的高中,曾经在高考前的某个上午,瞠瞠地看着钟表从11:11不可避免地跳到11:12。那一分钟里,我感觉到有什么在对我无声的呐喊,在我脑海里心海里炸开。我感觉到了,可是我听不见,也不知道该怎样回应!在升入心仪的大学后,我遭遇了一场车祸。(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