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家表示,有关中国制造了新型冠状病毒的说法具有误导性。但是不管怎样,它们都像病毒一样传播开来

Angeli
楼主 (北美华人网)

中国学者闫丽梦未经证实的论断被广泛认为是“有缺陷的”,其传播表明科学场所是多么容易被误用和误解。   今年9月,中国病毒学家闫丽梦发表了一篇充满爆炸性的论文,声称中国在一个研究实验室里制造了致命的冠状病毒,随后来自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和其他美国一流大学的科学家以罕见的速度对其论文进行研究。   美国科学家得出结论,这篇论文存在严重缺陷。麻省理工学院出版社(MIT Press)中一份专门为审查SARS-CoV-2相关说法而创建的新在线期刊报道称,闫丽梦的说法“有时毫无根据,没有数据支持”。   但在一个任何人只要点击几下就可以在网上发布任何东西的时代,这种反应还不足以阻止闫丽梦的充满争议的说法迅速传播,并在社交媒体和福克斯新闻上获得数百万观众的关注。据研究错误信息的专家称,这一现状凸显了为促进科学理解而建立的系统如何被用于传播与科学共识截然不同的带有政治色彩的主张。   哈佛研究人员周五发表的一份报告显示媒体操纵闫丽梦在科学研究库Zenodo的论文,在没有经过任何预告,于9月14日这日,在共和党策略师史蒂芬·k·班农(Stephen K. Bannon)等有影响力的保守派人士的帮助下,在他的在线节目“战争室:流行病“的一再推荐下,这篇论文在Twitter,YouTube和far-right websites上被曝光,闫丽梦在10月8日扩大了她的说法,明确指责中国政府将冠状病毒发展为“生物武器”。   在线研究资料库已经成为揭示和讨论关于流行病的关键论坛。为了更灵活地推进科学,它们一直站在报导有关口罩、疫苗、新型冠状病毒变种等发现的前沿。但是这些网站缺乏传统的——缓慢的——同行评议科学期刊世界固有的保护,在这种网站里,文章只有在被其他科学家批评之后才会发表。研究表明,发布在网站上的论文也可能被劫持,从而助长阴谋论。   据哈佛大学虚假信息研究人员称,尽管有几次激烈的科学批评和对其所谓缺陷的广泛新闻报道,但闫丽梦关于Zenodo的论文目前已被浏览超过100万次,可能使其成为关于冠状病毒大流行起源的研究中最广泛阅读的研究。他们的结论是,在线科学网站很容易受到他们所谓的“隐形科学”的攻击,所谓“隐形科学”就是给可疑的研究披上“科学合法性的外衣”。   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Harvard Kennedy School)肖伦斯坦媒体、政治和公共政策中心的研究主任琼·多诺万说:“在这一点上,一切开放的东西都会被利用。”   闫丽梦曾是香港大学的博士后研究员,今年4月逃到美国。她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承认,在线科学网站容易受到谩骂,但她否认了她的故事是这个问题的一个案例研究的说法。   闫丽梦说,相反,她是一名持不同政见者,试图警告世界她所说的中国在制造冠状病毒中所扮演的角色。她使用了Zenodo,因为她担心中国政府会阻碍她的作品的出版,Zenodo可以在不受限制的情况下立即发布信息。她认为,对她的学术批评将会被证明是错误的。   “他们没有人能从真实、可靠的科学证据中反驳,”闫丽梦说。“他们只能攻击我。”   Zenodo承认,这种情况已经促使了改革,包括周四在有着闫丽梦的论文上贴出了一个标签,上面写着:“注意:可能有误导性的内容”。此前,《华盛顿邮报》曾询问Zenodo是否会删除这篇文章。该网站还突出了来自乔治城大学病毒学家和麻省理工学院出版社的评论链接。   欧洲核研究组织(European Organization for Nuclear Research)发言人阿娜伊斯·拉萨特(Anais Rassat)说,“我们非常重视错误信息,所以这是我们想要解决的问题。”“我们不认为撤下这份报告是最好的解决办法。我们希望它保留下来,并证明为什么专家认为它是错误的。”   但是,主流研究人员看到闫丽梦的主张在互联网上迅速传播,速度远比他们能够做出反应反驳快得多,他们被这种经历所困扰——他们确信传播错误信息的能力远远超出了知名的社交媒体网站。任何没有强大且昂贵的保护措施的在线平台都同样脆弱。   “这与我们与Facebook和Twitter之间的辩论类似。我们在多大程度上制造了一个加速虚假信息传播的工具,而你又在多大程度上对此做出了贡献?麻省理工学院出版在线期刊《快速评论:COVID-19》主编斯特凡诺·m·贝尔托齐(Stefano M. Bertozzi)对闫丽梦的说法提出质疑。   Bertozzi补充说,“大多数科学家没有兴趣在网络空间进行一场激烈的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