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邮报刊登闫丽梦背后有着郭文贵及班农两个男人的影子

zzg666
楼主 (北美华人网)
闫丽梦为自己的作品辩护
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表示,正是Zenodo的开放性促使她决定使用该网站。她最初将论文提交给bioRxiv是因为作为一名研究人员,她的研究成果曾出现在《自然》、《柳叶刀传染病》和其他传统出版物上,她知道这种预印本服务器对其他科学家来说更合法。
她说,她拥有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的医学学位和南方医科大学的眼科博士学位,曾在香港大学做博士后。该大学最初在福克斯新闻(Fox News)上露面,并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她关于冠状病毒起源的说法“没有科学依据,但类似道听途说”,今年7月宣布她不再与该校有关联。
她说,在逃离香港后,她对香港政府有可能阻止她的作品出版深感怀疑。闫丽梦说,当她在提交申请48小时后查看bioRxiv网站时,该网站似乎已经下线。她担心会发生最坏的情况,于是取出报纸,把它上传到Zenodo。
bioRxiv联合创始人赛维(Sever)表示,他无法对一份个人提交的文件发表评论,但他表示,尽管偶尔会出现小故障,但他知道网站在9月中旬没有“长时间中断”,也没有迹象表明中国或其他任何人入侵了网站。
闫丽梦在Zenodo发表的论文中,她没有按照研究的惯例列出学术机构。相反,她列出了法治会(Rule of Law Society)和法治基金会(Rule of Law Foundation),这两家总部位于纽约的非营利组织是由流亡的中国亿万富翁郭文贵创立的。郭文贵是班农的亲密伙伴,2018年班农被宣布为法治会主席。今年8月,班农因欺诈指控被捕时,正在康涅狄格州海岸外郭川的150英尺长的游艇上。(唐纳德·特朗普总统上个月赦免了他的前竞选主席和白宫首席策略师班农)。
闫丽梦说,她列出法治实体是出于对他们帮助中国持不同政见者工作的尊重,他们还为她支付了从香港起飞的费用,并为她提供了安置津贴,而她主要靠自己的积蓄生活。她说,她的工作是独立的,她否认班农在帮助她传播政治主张。
“当我在香港的时候,我不知道他这么有争议,”闫丽梦告诉《华盛顿邮报》。
9月15日,也就是闫丽梦的论文出现在Zenodo网站上的第二天,她做客了福克斯电视台(Fox)的《今夜塔克·卡尔森》(Tucker CarlsonTonight)节目。哈佛大学的研究人员称,这一节目有480万电视观众和280万YouTube观众观看,这也在Facebook和Twitter上引发了广泛的关注。班农同一周出现在卡尔森的节目上,讨论了闫丽梦的说法。去年,他还在《战争空间:大流行》(War Room: Pandemic)节目中采访了她22次,在Zenodo出版之前和之后都是如此。
在这场竞争激烈的选举中,政治背景很明显,特朗普攻击民主党竞争对手乔·拜登(JoeBiden)被认为对中国政府过于同情,称他为“北京乔”(Beijing Joe)。包括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在内的共和党人在转发了闫丽梦针对中国共产党(#CCPLiedPeopleDied)标签的推特。
档案显示,这篇论文在Zenodo上发布的第一天就有超过15万的浏览量——对于一篇还没有经过任何独立专家审核的科学论文来说,这是一个惊人的浏览量。
但这种关注的激增也引发了强烈的反对,包括《国家地理》(National Geographic)等媒体的批评性新闻报道,对闫丽梦的言论提出了严肃的质疑。
在学术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卫生安全中心发布了逐点应答闫丽梦后一周的报纸出现在Zenodo,在关于“客观分析的细节包含在报告中,作为同行评议过程会习惯。”提出39个个人问题。
几天后,麻省理工学院出版的在线期刊《快速评论:COVID-19》(Rapid Reviews:COVID-19)发表了四篇尖刻的评论,其中一篇来自著名的艾滋病研究员、病毒学领域的巨人罗伯特·加洛(RobertGallo)。
他称闫丽梦的作品“具有误导性”,并引用了“可疑、虚假和欺诈的声明”。大多数观点都是高度技术性的,但加洛也质疑她在为中国军队制造新型冠状病毒方面所扮演的角色的逻辑,她指出,中国军队很容易受到covid-19的影响。
“中国人将如何保护自己?”加洛在评论中问道。“根据该文件,军方知道可以用瑞德西韦来阻止它,”这种药物后来被证明在治疗covid-19方面有一些好处,但不一定能降低死亡风险。“如果他们那么天真,我肯定不想加入中国军队。”
关于研究和过程的问题
招募加洛的想法来自《华尔街日报》主编、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at Berkeley)公共卫生学院荣誉退休院长贝尔托齐。和加洛一样,贝尔托齐在艾滋病研究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在看到闫丽梦在福克斯上的亮相后,他急切地想利用这个几个月前才成立的在线期刊来纠正科学记录。
“我觉得需要有科学可信度的人迅速揭穿它,”Bertozzi说。
他很快就想到了加洛。
“我们需要像你这样有声望的人来告诉我们,这是垃圾科学,”贝尔托齐回忆当时对他说。
盖洛的评论和三个其他科学家也编者按质疑预印本过程本身,说,“虽然预印服务器提供一个机制来传播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改变世界的科学研究,他们也是一个论坛,误导性信息可以通过瞬间削弱国际科学界的信誉,稳定的外交关系,和妥协全球安全。”
但这些来自病毒学领域一些知名人士的公开指责并没有阻止闫丽梦。10月21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发表了一篇引用她的批评者和记录缺陷的详细报道。
闫丽梦拒绝就此事接受采访,她说,因为CNN不允许她在电视直播中一点一点地阐述他们发现的问题。
相反,她于11月21日在Zenodo多发表了自己的回应,题为《CNN用谎言和错误信息搅浑了SARS-CoV-2起源的水》(CNN Used Lies andMisinformation to Muddle the Water on the Origin of SARS-CoV-2)。
在她的发表采访中,闫丽梦承认——正如CNN报道的那样——她9月14日那篇论文的三位合著者都是化名,用来保护她所说的那些家人在中国仍处于危险之中的其他中国研究人员。通常不鼓励作者在学术工作中使用假名。
本周,她的说法再次受到打击。当时,世界卫生组织(WorldHealth Organization)派往中国调查疫情源头的一个小组发表了一份声明,称冠状病毒来自实验室的“可能性极小”。
病毒学家安吉拉·拉斯穆森(Angela Rasmussen)是闫丽梦最早直言不讳的批评者之一。闫丽梦的论文最初传播时,她也在哥伦比亚大学。她同意世卫组织的评估,但没有排除冠状病毒源于实验室的可能性——尽管可能性不大。但她说,这一论点缺乏具体证据。
现在在乔治敦大学全球健康科学与安全中心任职的拉斯穆森表示:“需要大大减少猜测,更多地进行调查。”“这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弄清楚……这将需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来解决,如果我们能做到的话。”
然而闫丽梦继续在她的声明上加倍,并攻击她的批评者散布“谎言”。“她仍然认为,中国政府故意制造了新冠病毒,并继续尽其所能让她噤声。
闫丽梦也没有为与班农和特朗普的其他盟友达成一致而道歉。她说,作为一名持不同政见者,她不一定能选择自己的支持者。
“如果中国要犯下这种罪行,谁能追究他们的责任?”闫丽梦说,川普才是对中国强硬的那个人,并补充说她的说法是“真实的事实”。我不想误导人们。”
即使是现在,她仍在准备另一篇近30页的论文,她希望这篇论文能够驳斥她的批评者,并让人们重新关注她关于中国、covid-19以及她所说的一场国际掩盖运动的说法。
闫丽梦计划在几周内出版,她在Zenodo上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