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定位就像是凤凰女,恰巧正值两亲家从蜜月到翻脸

d
dingdingdddd
楼主 (北美华人网)
华裔有个母国背景,维权时候束手束脚,尤其是母国其实并不真心替华裔着想的,而国内的人基本上都是我们凭什么同情你们。 这就好比,农村一家子大丫二丫三丫四丫,就只有二丫考学留下城里嫁人了,大丫们还在农村种地嫁农民呢,她们能同情二丫被婆家大伯子家熊孩子欺负了么?原先农村穷,你奔高枝而去,虽然也接济接济娘家,可娘家人心里认为难道不是应该的嘛没啥表功,你要妄想得到感恩戴德就错了,婆家低视娘家固然不舒服,可是娘家翻身农奴把歌唱,最不愿意承认过去的"忍受屈辱",即使是对方的施恩都是民族屈辱呢! 讲句难听话,在母国眼中,不过是弃子,何况大丫就不挨打了吗?三丫就敢争人权了吗?二丫离婚回家一看,还不是给娘家弟弟当牛做马,背负着原罪跑不了。 当然,总有人觉得自己是特殊的,不一样的,他们回国是可以当人上人的,以他们的才能大杀四方,他们忽视了一些东西本来不是天经地义,而是在中国之外,回到中国必然要有新的文化冲突,获得一方面的好处就得卸载另一边的护甲,迈出一步就不能回头了。 美华对于黑人的观感,其实很像农耕对蛮族的观感,我看到一个网文,挺有意思的,里面小情节,正好描写黑人白人华裔在遇上一个简单的小事故之后。。。
芝加哥1990 第962章无题   ……
  同一条公路上,一辆崭新的银色凌志LS400正在疾驰,梅博士开车,他妻子燕红坐在副驾驶。
  “别生气了,人没事就好。”
  燕红心疼地伸手揉了揉梅博士眉角的青肿,“钱财是身外之物。”
  “嘶……”
  梅博士一脸不开心地偏头躲开,“钱包,手机,连护照都抢走了,就在市区。”
  “你报警了吗?”燕红问。
  “报了,警员还反过来说我自己不小心,说什么身上不该带那么现金,不该进入不安全的街区巴拉巴拉……我感觉他们就没想帮我追回东西。”
  梅博士心情很差,“出警倒是很快,但只会叫我先挂失信用卡……”
  “你挂失了吗?”
  “嗯,关键手机是你送我的生日礼物,我让那三个老黑还回来,他们还用歧视华人的词汇骂我,嘻嘻哈哈比划眯眯眼。”
  梅博士愤愤不平,“不以犯罪为耻,也不看自己都被白人歧视成什么样了,还好意思掉过头歧视华人,以后真要离他们远点,素质真不行。”
  “他们是这样的。”
  燕红劝道:“别老纠结了,都过去了,就当吃个教训,花钱消灾,手机我再送你个新的,我的‘关于定性搜索引擎’那篇论文很快就要发表了,会有笔外快。”
  “什么杂志?”梅博士问。
  “电气与电子工程师学会。”
  “那还不错。”
  “当然,也不看看你老婆是谁。”燕红自得地说道。
  “我们是不是该自己出来开创事业?搜索引擎是目前最受关注的互联网技术之一吧?YAHOO那两个创始人现在正当红,其中之一也是华裔。”梅博士艳羡地说。
  “我觉得我们这样就很好了,你在风投行业,我在科技公司,工作稳定,待遇优厚……”燕红有些不情愿。
  “你当家做主咯。”
  “嘻嘻……”
  小两口正浓情蜜意地聊着天,“嗯?”梅博士突然减速,回头看向路边。
  “怎么了?”燕红问。
  “应该是老板哥哥,他的车好像坏了。”梅博士停车,往回倒。
  “别吧,违反交通规则,当没看到不就行了?”
  燕红也从后视镜里看到了靠着加长林肯抽烟的两个黑人壮汉,担心地拉住丈夫的胳膊,“大晚上的别认错人了,你怎么一点不长记性,刚被抢……”
  “没事,错不了。”
  梅博士把车停在托尼和消音器身前,摇下车窗,“托尼?怎么?车坏了?”
  “Yo!梅!”
  托尼看到他立刻乐了,不客气地拉开车门和消音器窜上后座,“你们也去机场吗?正好,载我们一程,太好了,差点赶不上接布伦达,否则会被她骂死。”
  “是的,我送妻子上飞机。”梅博士等他们关上车门,重新发动汽车。
  “真是的!”
  燕红瞄了眼后座的俩大老黑,“刚还说他们素质差……”
  “别别,可能听得懂,老板的中文那么好。”梅博士赶紧低声提醒妻子。
  燕红不说话了。
  “嘿!梅!你在听什么破歌?”
  他们高估托尼了,他上车后注意力全在车载CD播放器里传出的‘甜蜜蜜’,“这女人唱得真没劲,能换首歌吗梅?”
  “呃……”梅博士切到收音模式,连换了几个台托尼都不满意,“我自己来。”他伸手往前够,人都快钻到前排了,才够到中控台按钮,直到音响里传出2PAC的声音,方才满意。

  “You M-FXXK can''t be us or see us We the M-FXXK Thug Life ridahs WEESSSSSSTSIIIIIDE till we die! Out here in California we warn ya we''ll bomb on you M-FXXK……”
  2PAC那素质更差的满嘴脏话像泼粪一样地从车载音响里流淌出来,托尼和消音器这才嗨了,在后座手舞足蹈,快乐地大声跟唱,,LS400的车屁股随着他们的体重起起伏伏。
  燕红嗔怪地对丈夫丢了个白眼,梅博士也回了个无奈的眼神,默默开车。
  ‘滴滴!’
  直到后面响起警车那辨识度极高的刺耳蜂鸣以及蓝红色灯光,“啊哦……”两人才蔫了,条件反射似的把身体往后躺,脖子缩起来。
  梅博士皱眉,将车靠边停下。
  后视镜里,两位白人警员扶着腰间的枪柄下车,一左一右接近过来,左边的敲了敲驾驶位玻璃。
  “你好。”梅博士放下车窗,探出头,“我好像没违反交通规则……”
  “你好。”
  警员低头,看到梅博士和燕红,警戒姿态瞬间放松,手从枪柄上移开,还顺便打了个哈欠,“没事,我注意到你们的行车姿态有点异常,驾驶证出示一下谢谢。”
  “好的。”
  梅博士伸手去拉燕红面前的手套箱,想取驾驶证。
  “别,别……”托尼被他这个动作弄得紧张坏了,“得先和警员报告,获得同意再……嗯?”
  怎么屁事没有?警员根本没任何表示,就站在车外礼貌地等着。
  “我驾驶证呢?”梅博士问。
  “在里面吧。”两口子嘀咕着埋头在手套箱翻找了好一会儿,

“有了。”梅博士把驾驶证递给警员。
  “OK,没事了,祝愉快。”警员随意翻了翻他的驾驶证,就敬了个礼还回来,随手拍了拍车顶示意可以走了。
  “WTF?”消音器也懵了,和自己的生活经验不符啊!
  “嘿!后座的那两个!”
  这时候警员才发现黑灯瞎火躲在后面的俩老黑,刷的一下同时拔枪,黑洞洞的枪口直接隔着车窗瞄准,“从里面出来,快!先让我看到你们的手!M-fxxk举起手!”
  “真他妈的……”
  托尼和消音器乖乖举手。
  “手抱在头上,出来,都出来!”白人警员拉开两侧车门,拽着托尼和消音器的衣领就把他们拎了出去。
  “冷静,冷静,我们是守法良民。”
  托尼乖乖的双手抱头,完全不敢用一点力气怕惹来警员误会,但被拖动的同时,眼角扫到梅博士和燕红也主动开门下了车,“没接到明确指令就别动……”
  好心正提醒着,却发现正专心对付自己和消音器的俩警员根本不担心,放心地将后背暴露给了夫妻俩。
  “嘿!他俩你们怎么不……”又气又恼,直接卖队友。
  一句囫囵话还没说完,后颈就被警员掐着重重地将脑袋按在了后备箱盖上,“嗷!”眼泪也不知道是痛的还是被气的流出来,双手也被粗暴地反锁上拷。
  “你们刚才受到威胁了吗?”警员一边搜身一边问小两口。
  “没有,没有,他们是我们的朋友。”燕红连连摆手澄清。
  “别害怕,现在局势已经被控制住,你们可以放心告诉我们实情。”警员还不信,“他俩再也不能对你们做什么了。”
  “真是我们的朋友,呃,他是APLUS的哥哥。”梅博士指着托尼说道。
  “表哥。”托尼连忙补了一句,生怕警员发现搜去的证件上自己的姓氏和宋亚不一样。
  “真的?”警员半信半疑。
  “真的。”
  “你眉角的伤是怎么回事?”
  “在市区被抢时弄的,但与他们无关。”梅博士解释:“我之前报过案的,就在两个小时前。”
  “出警了吗?做过笔录?哪个街区?”
  “是的。”梅博士一一如实回答。
  “好的,帮我查一下,有一位亚裔男子两个小时前在市区报案……”警员负责地打开对讲机联系警署验证。
  “M-Fxxk……”
  托尼和消音器脸贴在冰冷的后备箱上,可怜兮兮地你看你我看我,动又不敢动,只能干等。
  同一时间,密西西比,杰克逊市。
  留着浓密上胡须的肖恩显得成熟了不少,他也在执行巡逻任务,不过是在市区,“你的。”年轻的搭档在雨中小跑着过来拉开车门,坐上副驾驶位,将汉堡和咖啡递给他,“你以前在哪做事格拉森?真厉害,怎么认出刚才那小子携带有毐品的?你是老警员吧?怎么会被调到这里干制服……这可是辛苦活。”
  “别乱打听,我们不熟。”
  肖恩现在化名格拉森,FBI安排的,该死的是他们还安排了另一个秘密任务,让自己当内奸调查杰克逊警署的腐败,真是会利用资源。
  “嘿,别这样,虽然刚认识没几天,但我们会搭档很久。”
  对方指指他手里的咖啡杯,“我可是刚请了客,还给你介绍了漂亮妞,你喜欢她,对吗?”
  肖恩笑了,“那种妞不会看上我的,我又穷,又老……”
  “嘿嘿,别骗我了格拉森,你还不算老,也不穷,他们说看到你在酒吧里玩得很大。”
  “偶尔罢了,我不常输钱。”肖恩回答。
  “那正好也教我玩牌?”
  “呵呵,慢慢来吧,先干活……”
  肖恩注意到对面街角走出来一个黑人,双手插在卫衣兜里,眼神瞄向警车这边一眼立刻挪开,顺着街边往另一个方向走去,“这人也有问题,看着好了。”
  他带着搭档推门下车,“嘿!站住!”
  扶着腰间的枪柄向对方喊了一嗓子,那名黑人意外的没有逃跑,乖乖站定。
  “把双手放在脑后,转过来,面对我!快!”
  对方翻着白眼无奈地转身。
  “把双手从口袋里拿出来!拿出来!”肖恩抽出枪,边过马路边向对方大吼,“快!”
  “我只是路过Sir……”对方回道。
  “别打岔,手!让我看见你的手!”肖恩抬起枪口瞄准。
  “OK,OK……”
  那人嘴上答应,突然矮下身子,‘呯!’枪声响彻夜空,肖恩只来得及看到对方从口袋里抽出的黑色枪身,就仰面朝天倒在了湿漉漉的马路上。
  ‘呯呯呯!’
  连续的交火声骤起骤停,“Fxxk!Fxxk!”他的新搭档按着对讲机边报告边匍匐着爬过来,“……街口需要支援,刚才发生了交火,我搭档中枪了!”
  “好的,支援和救护车马上就到,受伤警员经过简单包扎了吗?”总台接线员问道。
  “Shit……”
  年轻的搭档看到肖恩眉心血淋淋的洞眼,“没有,他已经死了。”
  
manduka
先把外派的间谍送回去吧。CCP就是美华负资产。
Jiayi1987
哈哈 看了前面几句就必须顶。大丫二丫的比喻太贴切了。
keaidedabaicai
比如通航,让回去,就骂我们中国又拖累您们海华了,陷害您们。 不让回去,又骂我们中国不关心国人。 真是两难啊。 中国求川毒余孽和独轮运放过。
hideandseek
比如通航,让回去,就骂我们中国又拖累您们海华了,陷害您们。 不让回去,又骂我们中国不关心国人。 真是两难啊。 中国求海华放过。
keaidedabaicai 发表于 2021-03-22 12:43

你口气好大,还代表中国了,你主子可会用鞋底抽你的猪脸!

d
dingdingdddd
比如通航,让回去,就骂我们中国又拖累您们海华了,陷害您们。 不让回去,又骂我们中国不关心国人。 真是两难啊。 中国求川毒余孽和独轮运放过。
keaidedabaicai 发表于 2021-03-22 12:43

不放过海华是中国吧。你先允许中国人回去再说人家。可怜那些不得不滞留在外面的中国人,被外国人欺负还能叫唤,被中国自己欺负了一声都不敢吱,吱就是递刀子,回来等着挨打。自轻自贱别人凭什么替你出头。自己在家天天吃馊饭都谢谢,出来以后倒嫌面包硬了,岂不滑稽
河边垂钓
自己定位什么你就是什么,缩头缩脑的干什么,这个国家也是你的
wfmlover
比如通航,让回去,就骂我们中国又拖累您们海华了,陷害您们。 不让回去,又骂我们中国不关心国人。 真是两难啊。 中国求川毒余孽和独轮运放过。
keaidedabaicai 发表于 2021-03-22 12:43

你是哪里来的sb? 你拿你的良心说说, “比如通航,让回去,就骂我们中国又拖累您们海华了,陷害您们。” 这一句话,你是怎样说得出来的?
为你主子说话可以,可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无耻,更不要无端代表
再问你一句,你哪里来的勇气,说出 “比如通航,让回去,就骂我们中国又拖累您们海华了,陷害您们。”这句话?
你是说海外华人,天天盼着通航能回国,就是盼着来被陷害么?

crazyeater
你的意思是海华是伏地魔?
renren2
你記得你爺爺的家鄉 太祖的墳 可能這連你父親都記不得 你再問問你孫子孩子 應該連中文理解都吃力
華裔在美數十到百年都有了 跟華裔血緣有關係 跟母國沒關係

Jiayi1987
先把外派的间谍送回去吧。CCP就是美华负资产。
manduka 发表于 2021-03-22 12:11

妥妥负资产,别提强大后盾了,不给你添堵就谢天谢地
M
Maple2316
谁花这么多时间写这个带风向?跟我说不是有目的估计还真没有人信
d
dingdingdddd
说了你不听,听了说不懂,懂了也不做,做了又做错,错了还不认,认了就不改,不改更不服,不服来打我?
Stella
燕红劝道:“别老纠结了,都过去了,就当吃个教训,花钱消灾,手机我再送你个新的,我的‘关于定性搜索引擎’那篇论文很快就要发表了,会有笔外快。”
  “什么杂志?”梅博士问。
  “电气与电子工程师学会。”
哈哈哈 看到这段我就笑了。 问什么杂志 回答IEEE? 作者zhuability吧。
d
dingdingdddd
回复 14楼Stella的帖子
里面小段子不少,好玩的
南京菜农
一楼好长没看,楼下继续讨论。
manduka
不放过海华是中国吧。你先允许中国人回去再说人家。可怜那些不得不滞留在外面的中国人,被外国人欺负还能叫唤,被中国自己欺负了一声都不敢吱,吱就是递刀子,回来等着挨打。自轻自贱别人凭什么替你出头。自己在家天天吃馊饭都谢谢,出来以后倒嫌面包硬了,岂不滑稽
dingdingdddd 发表于 2021-03-22 13:12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