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献词哈佛女博士后之五 毕汝谐(纽约 作家)

biruxie
楼主 (北美华人网)
疫情期间献词哈佛女博士后之五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戴上口罩就无法吻你, 唇齿轻触,鼻息相薰, 但是,我还有深情的目光, 心灵之瀑得以喷溢,将你浸淋。
戴上口罩就无法吻你, 这是怎样的一种遗憾, 爱情文字洋洋洒洒, 却不能用吕字作为标点。

戴上口罩就无法吻你, 似水柔情不能包围感官, 形而上、 形而上,还是形而上! 我却憧憬——身心相与,另一层面。


戴上口罩就无法吻你, 喜欢你却不能亲近你, 心儿冲刺,与你的心缠绵, 身体退后,恪守社交距离。

戴上口罩就无法吻你, 只得克制冲动,劲气内敛, 漫漫疫情终将过去, 届时秋后算账,番上加番。
biruxie
又,长篇小说太阳与蛇再版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06年,我的60万字长篇小说太阳与蛇 问世;这是以中美间谍战这样一种国家情欲("国家情欲"这一提法,首见于黑格尔的名著《历史哲学》)为经线、以性虐待这样一种人类情欲为纬线的、 两种情欲交织而成的鸿篇巨著。
小说是作家的昼梦(daydream);在名为太阳与蛇的漫长 昼梦中,我不仅准确臆测山东半岛以及黄海地区的战术配置,而且 震耳发聩地超前预言美中两国从蜜月期坠入交恶期的战略走向—— 毕汝谐在《太阳与蛇》里,超前地借小说主人公博士之口,道出盛世危言:"美国的国家情欲极其旺烈(世界警察!),而崛起后的中国也必将张扬其国家情欲!如果中美两国和平相处,就是二十一世纪的两轮太阳;如果中美两国兵戎相见,就是二十一世纪的两条蛇!"
同一年——2006年(!),美国哈佛大学著名经济史教授尼尔·弗格森提出“中美国”(Chimerica)概念,意指中国和美国的互利互依关系,强调中美经济关系联系的紧密性,声称中美已进入共生时代(质言之,是将暗存异志的中国纳入“中美国”这个新型经济共同体的低端位置,使中国成为“中美国”这个命运共同体的从属物)。
于是乎,中国朝野醺醺然鼓吹“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中美夫妻论;岁月静好的催眠曲,一时间成为主旋律,洋洋乎盈耳!
举世皆醉,唯我独醒;毕汝谐的金玉良言,无人理解 (甚至,我的前妻也说我是大战风车的堂吉诃德);太阳与蛇与美中主流社会南辕北辙,故而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
毕汝谐以一己之力对抗美中主流社会,犹如燕人张翼德独挡百万曹兵。
所幸,历史母亲知我惠我,次第为我的超前预言慨然背书——
2010年8月6日,美国宣布航空母舰"华盛顿号"将赴黄海参加美韩联合军演,京畿地区为之震动 ;中国随即在山东半岛举行针对性极其明确的军事演习;此前,大批军机曾编队飞越青岛市上空,以回应"华盛顿号"将赴黄海参加美韩联合军演的传言。
如此,毕汝谐的超前预言在战术层面得到证实。 
2010年8月6日,我无意间瞥见电视上的这条新闻,呼吸紧促,不能挪步,激动地对自己道:伙计,你不是人才,你是天才!
早在2002年,毕汝谐便超前地认定黄海及山东半岛必将是未来中美发生战略利益冲突的所在;遂据此构思《太阳与蛇》的基本故事框架(滨海市即青岛市,滨海舰队即北海舰队,S半岛即山东半岛),预言美国航空母舰有可能进入黄海。  
为此,我与发小薛蛮子有过如下对话——
我洋洋得意地道: 毕汝谐 料事如神!一次两次,是瞎猫碰上死耗子;N次,只能说是特异功能!
薛蛮子:毕汝谐,你不是天才;毛泽东才是天才,他懂帝王术,还会打仗。
我笑道:天才就像衣冠鞋袜一样,有大中小号之别;毛泽东是特大号天才,而毕汝谐 是特小号天才;毕汝谐是作家而非政治人物,长于形象思维而拙于逻辑思维;但是, 毕汝谐比所有政治人物更具有前瞻性! 毕汝谐用以想事的方法与任何人都不一样,毕汝谐不是人才。    
薛蛮子冷笑道:反正我不承认你是天才。
我信心满满地道:没关系,我可以坐等历史母亲的裁断。
2010年,友人池慧撰文章鱼保罗式的预言作家毕汝谐,美国之音中文、德国之声中文相继播出此文。   
2020年,美中两国业已形成不可逆转的对抗局面;南海、台湾海峡、黄海、东海都可能发生战事,美军航母严阵以待。 如此,毕汝谐的超前预言在战略层面得到证实。
2006年6月,毕汝谐接受纽约中国广播网采访时说:作家是什么?词典说作家是从事文学创作的人;毕汝谐给作家下的定义是:作家是民族的乌龟背,作家是大众的老寒腿。作家理应是先知先觉!  
十几年过去了, 作家毕汝谐的远见与美中主流社会的短视 , 终于得到历史母亲的裁断 。  
毕汝谐是民族的乌龟背、大众的老寒腿,庶几无愧。
毕汝谐的幸与不幸,皆源于其具有神秘主义的特异功能。
承蒙出版界友人鼎力相助,太阳与蛇梅开二度,纸质书、电子书同时面世,不胜欣幸!
biruxie
又,毕汝谐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的20个铁证       池    慧 (纽约)
1,文革地下文學著名小說<<九級浪>>;海内外数种文学史均有记述, <<九级浪>>残手稿已作为文物收藏于中国现代文学馆 1970年,二十岁的毕汝諧創作文革地下文學著名小說<<九級浪>>;其意义有三: 一,毕汝諧挺身而出,石破天惊地发出"文化大革命不好"的勇敢呼声!犹如"皇帝的新衣"里的小孩子!一句大实话戳破一个政治神话! 二,毕汝諧借小说主人公陆子之口道:"我们争论否定之否定定律是否正确,据此,某些历史现象会不会一再出现";这是一个政治预言:文革否定了十七年,未来中国否定文革而形成否定之否定;未来中国具备十七年的主要特征,却是十七年的更高级的阶段!今日中国的政局,证明毕汝諧的判断完全正确!
三,毕汝諧鼓吹性自由,坚决反对披着革命外衣的中世纪禁欲主义!    1970年深秋,文学青年毕汝谐在政治上的远见卓识,超越当时全中国所有第一流的大政治家—— 1970年深秋,毛泽东执迷于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乌托邦理论,至死不悟;
1970年深秋,林彪的真实的政治理念,至今不为世人所知;
1970年深秋,周恩来以妾妇之道迎奉毛泽东,唯唯诺诺;
1970年深秋,邓小平流放江西南昌,龙困浅水,无暇虑及未来中国的政治远景
1970年深秋,蒋介石执迷于反攻大陆的梦呓,至死不悟。
《文化大革命的地下文学》的著者杨健认为,毕汝諧是文化大革命采取批判现实主义的第一人。

  1985年5月,摄于佛罗里达大学,美国友人婚礼;其时,我最喜欢出席婚礼,以便与新郎一竞风采。   年轻时,我具有极其强烈的自恋倾向;每每面对镜子、玻璃窗、平静湖面以及女性爱慕的眼神,都暗暗赞叹自己是造物主妙手偶得的杰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