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埃默里大学学生Dave逝去,是不是该学李凯红?

m
mouton
楼主 (北美华人网)
人既然降生于世,终归不能太自私,先不提回报社会,起码对得起父母的养育。抑郁成了现代病,或许更多人可能遭遇,无论如何学习坚强,别轻易放弃。

“失明前我要好好看世界”,小伙徒步川藏线,还收获爱情 2021-03-12 21:35:07  85后山西小伙李凯红,右眼先天性失明,左眼视网膜脱落,角膜受损,光感在渐渐消失。知道自己眼睛的情况后,李凯红没有自怨自艾,反而下定决心在失明之前好好去看世界。他曾在纳木措湖边单手倒立,在川藏公路拥抱呼啸的风……他的潇洒肆意感染了卧床休养的苏州姑娘缪玉婷。如今二人结为伴侣,在苏州共同经营一家理疗店。近日,接受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采访时,李凯红说:“一路走来,我是幸运的,我想做的事都做成了。我相信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希望更多像我一样有视力障碍的人能不再困在家中,走出去,看看世界,也许会有意外收获。” 左眼渐渐失明 “北漂”的他决定去看世界 李凯红来自山西农村,右眼先天性失明,2005年,李凯红在工地干活时,左眼视网膜突然脱落,经历多次手术后,李凯红的左眼视力变得大不如前,“看东西都是模糊的,医生说,现在的医疗手段还不能够治好,只能等着慢慢看不见。” 虽然视力很微弱,但李凯红还是想独立生活,2007年,他拿了自己以前在工地干活积攒的800元工资,趁家人不注意,偷偷在县城买了张去往北京的站票,开启了他的“北漂”生涯。 李凯红说,还记得刚到北京一个熟人都没有,就一个人在街上游荡,“走着走着天就黑了,没有地方住的我,第一次睡在了公园的长椅上。”幸运的是,到北京的第二天,李凯红就找到了一份保安的工作。不久后,他又接触到了盲人按摩行业。在盲人推拿学校学习两年后,李凯红成为一名按摩技师,有了稳定的工作和收入。 “虽然我眼睛几乎看不见,但我一直梦想着能够环游中国甚至是全世界。”李凯红说,他并不想像很多盲人一样把自己困在家里,反而更喜欢走出去,看这个美丽的世界。 2013年,在北京从事盲人按摩工作的李凯红遭遇了一次车祸。据他回忆,当时左眼里满是鲜血,他一度认为自己失去了最后一丝光亮,“左眼皮缝了8针,医生说我运气真好,差一点点就伤到眼球了!”在随后的几年里,他多数情况下都待在按摩房里。车祸后,李凯红的视力有些减弱。这一次,他下定决心:“在彻底失明前,我要好好看看这个世界。明天和意外不知道哪个先到来,趁我还有微弱的视力,我应该马上去实现我的梦想。” 艰难的川藏之旅 “仿佛完成了一场华丽冒险” 那段时间,他刚看完一本书《搭车去柏林》,于是萌生了徒步去西藏的想法。没有犹豫,他背起行囊,踏上旅途,没有预设固定路线,随心而行。一路上,李凯红或徒步,或搭车,从四川到了青海、西藏,最远到达尼泊尔。尽管近在咫尺的美景需要通过望远镜才能勉强看见,但他却乐在其中。旅途中,李凯红遇到不少热情的背包客和当地人,得到了不少的帮助。让他印象深刻的是搭车途中遇到的一对夫妻,“当时我搭着这对夫妻的车到了一处景点,原本我有残疾证,应该是免费的,但我却遭到了对方的拒绝。我当时站在那里,有些手足无措。热心的夫妻俩见状,立即上前与工作人员沟通,等我成功进入景点后才离开。” 李凯红告诉记者,旅途中时常有暖心的事发生,但也遭遇了不少困难,“有时候走几十公里也遇不到一辆愿意搭载的车,也曾在荒无人烟的高原上饥寒交迫,三天没吃饭。除此之外,还要应对变化无常的天气。虽然路途艰辛,但我仍然觉得,在我眼睛还有微弱视力的时候,能看一看最美好的风景,这些辛苦都值了!” “在纳木措湖边单手倒立,在川藏公路拥抱呼啸的风……走过这一趟,就好像完成了一场华丽的冒险。每到一处,我都会用自己的手机记录下来,发在朋友圈里。”当时的他并不清楚,自己旅途的点点滴滴,在不经意间鼓舞了卧床休养的苏州姑娘缪玉婷。 李凯红在旅行途中留影 朋友圈的旅行“直播” 照亮了躺在病床上的她 2012年,李凯红与缪玉婷因“漂流瓶”结缘,两人成为网友,不时在微信上相互问候。一次事故,缪玉婷身受重伤。病痛让她的肉体和精神都备受折磨,在最煎熬的时刻,缪玉婷在朋友圈关注到李凯红的一条动态:“只有体验过极度不幸的人,才能品尝到极度的幸福。”这是《基督山伯爵》里的一句话,也是李凯红在旅途中的切身体会。 李凯红在旅行途中留影 缪玉婷说:“这句话一下击中了我的心。当时我的状态很糟糕,事故导致我右手的神经受损,连筷子都无法握住,整个恢复过程相当漫长。我看到了李凯红不断更新的朋友圈,他的坚强和乐观让我特别感动。” 于是,在微信上偶尔和李凯红聊聊天,在朋友圈看他的旅行图文“直播”,成了缪玉婷那段日子里的精神寄托。有一天,李凯红更新了一条“好饿,没钱吃饭”的朋友圈动态,“当时我们只是网友,但我看到那条动态后就立刻转了1000元给他。因为他的朋友圈动态给了我很大的安慰,所以我不想他因为钱而中断旅行。”缪玉婷笑着说。 李凯红在旅行途中留影 缪玉婷告诉记者,2018年春节期间,相识6年的他们第一次见面,“这次见面,加深了我们彼此的好感,不久后,在周围人的质疑声中,我俩走到了一起。” 为爱移居苏州重新开始 夫妻合力开了理疗工作室 2019年7月两人步入了婚姻殿堂,李凯红辞去北京稳定的工作,来到苏州。由于已经在盲人按摩行业工作了10年,苏州不少按摩店都欢迎他。但为了给妻子更好的生活,李凯红决定借几万块钱,开一家自己的康复理疗工作室,“当时,除了妈妈之外,几乎所有人都不看好我自己开店,包括我媳妇。”为了打消妻子的疑虑,李凯红还立下了“军令状”,称自己要用3个月的时间将这家店开起来。 说到做到,李凯红凭借自己扎实的技艺和良好的口碑,不仅将工作室运营得很好,而且3个月的时间,就将本金全部收回。之后,妻子缪玉婷也辞去了工作,全身心投入到店铺的管理中。 “现在店铺的生意蒸蒸日上,如果是周末想要做理疗,顾客需要提前一周才能约上。”缪玉婷说,“他‘吹的牛’往往都能实现,徒步旅行和开店都是这样,这也是我佩服他的地方。他虽然差不多是个盲人,但情商很高,有主见。或许生活上有些不方便,我需要多承担一点,但是在精神上,我非常依赖他。” 夫妻俩的合照 未来要用“心” 去看更远的风景 记者了解到,自从视网膜脱落后,李凯红的左眼前前后后共经历了5次手术。在最近的一次手术中,他的角膜受损。现在,李凯红的光感正在逐渐消失,医生也束手无策,只能等待角膜移植。面对这些,如今的李凯红一笑了之:“也许某天一睁眼,我连最后一丝光都没有了,但我已经很满足了,每次意外似乎都是眼睛周围受伤,全部幸运地避开了眼球。上天是眷顾我的,一直没有夺走我最后的光亮,让我有了机会可以好好看世界。” 开店后,李凯红也没有停止外出看世界的步伐。去年9月,李凯红和妻子缪玉婷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他们推掉了近半个月的顾客预约订单,去青岛看海。缪玉婷说:“我和老李都是闲不住的人,喜欢往外跑,未来我们还想去新疆、云南,这是我们一直向往的地方。”虽然李凯红的视力大不如前,但是谈到未来,他还是坚定地选择远方,“我还想环游世界,现在店里技师只有我一个,招到人后,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我想去欧洲、日本、美国……用‘心’感受的旅途,不比眼睛看到的差!”
纽约凤姐

少转一些中文媒体里这些东西
绝大部分都是胡编乱造的

真不明白, 这里都是生活在欧美的同学
为啥不能多看看欧美的主流媒体呢
成天就是这些微信, 163, SOHU 里的垃圾信息
badgerbadger
人一辈子为了父母的期望活着,连选择死亡都要被说自私?
Newmoon17
你不明白,抑郁的人往往不是太自私,而是太不自私,太照顾他人的感受,委屈了自己,才导致的抑郁。真正自私的人反而就不会抑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