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深入新疆,写书拆穿西方世纪谎言,王毅点赞的“当代斯诺”是谁?

LILIaixinjiang
楼主 (北美华人网)


“所谓‘针对维吾尔族的种族灭绝’是一个谎言。”
“西方关于维吾尔族的反华报道没有一句真相。”
“在法国,绝大多数谈论新疆的官员、作家或者记者没有去过新疆。”
说出上述这番话的人并不是怀着拳拳爱国心的中国公民,而是一位年近八旬的法国作家——马克西姆·维瓦斯。
他用4年时间实地考察新疆,写就《维吾尔族假新闻的终结》一书,于去年年底出版。
书中揭示了部分西方媒体如何炮制诸如“种族灭绝”“关押百万维吾尔族人”等谣言,并指出一些所谓的“专家”如何受人指使,捏造事实,人为制造“涉疆问题”。
3月7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举行的记者会上,在回答涉疆问题时,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特意提到了维瓦斯和他的这本书。
“很多去过新疆的外国朋友都表示,他们见到的新疆同个别西方媒体的报道完全不同。”王毅外长说,“维瓦斯用自己两次亲赴新疆的经历,呈现了一个繁荣稳定的、真实的新疆。”

“我认识很多谈论新疆的人,但只知道3个人去过那里:索尼娅·布雷斯勒(法国作家)、我的搭档和我。”
在近日的采访中,维瓦斯一针见血地指出,西方世界听到的那些“涉疆言论”有多么不靠谱。
他说,除了去过那里的人之外,其他所有人的观点和文章都在重复阿德里安·曾茨,以及由美国中情局付费的“非政府组织”的人所说的话。“那些从未去过新疆的人在制造假新闻,在杜撰抄袭中以讹传讹。”   阿德里安·曾茨(中文名郑国恩),极右原教旨主义基督徒,被一些西方媒体热捧为“新疆问题专家”。他认为自己“受上帝的引领”,肩负着反对中国的“使命”。
这些谣言越说越不着边际,还打着“专家、学者”等标签唬人。
有所谓的“研究”称,新疆的宗教受到压迫——100万人被拘留在“再教育拘留营”,200万人“被迫参加白天或晚上的再教育课程”;
有所谓的“专家”说,每年有50多万新疆民众“成为奴隶,从事棉花采摘工作”;
还有所谓的“学者”惊呼,新疆正在遭受“种族灭绝”,要为被“实施强制绝育”的维吾尔族母亲伸张正义;
……
幸好,曾经两次去过新疆的维瓦斯通过亲身经历指出,这些所谓的“研究、专家、学者”,完全没有事实根据。
2016年,维瓦斯第一次去新疆考察,一路上目睹了新疆民众依法享受的宗教自由和新疆各地经济上的非凡活力。
“有西方政客说在新疆不能留胡子,只要去新疆看看,就很容易证明这是假话。还有西方政客拿出卫星拍摄的照片,说这是新疆‘集中营’,只要考察一下,就会发现这是学校或行政大楼。”维瓦斯说,其他类似的谎言,例如维吾尔族人不能讲本族语言等,都无比荒唐。
至于所谓的“棉田中数十万维吾尔族奴隶”,维瓦斯发现他们就是干活挣钱的普通劳动者,和每到收割季节前往法国的西班牙人和摩洛哥人一样,不过是“季节性的工人”。
维瓦斯表示:“西方记者在不确认信息正确与否的情况下,相互摘抄,然后政客们听闻记者所言,很快也使用统一口径,谎言在不断重复之后,竟变成了‘真相’。”
他还引用法国社会学家皮埃尔·布尔迪厄对谣言传播的论述来说明这一点:报纸间相互抄袭信息,政客们读了这些报纸,根据这些信息发表自己的观点,影响公众。
关于中国的虚假信息就在这样的闭环中不断传播。
维瓦斯2016年对新疆的那次考察,“几乎走遍了整个新疆,参观了城市、学校、工厂,走访了很多人”。
去新疆前,维瓦斯只知道这片土地上有很多穆斯林,但亲自走了一遭后,他得出结论:新疆的穆斯林女性比世界很多地方的穆斯林女性“享有更充分的自由”。
“她们不是非要父亲、兄弟或是丈夫陪伴才能上街,”维瓦斯说,“而且她们可以自己驾驶电动摩托车。”
最让维瓦斯意外的是维吾尔族女性舒展的舞姿,她们身着短袖,露出胳膊,再自然不过。
那次维瓦斯实地探访新疆之时,整个世界还处在中东接连遭遇恐怖袭击的噩梦中。维瓦斯作为外国记者,他和同行在当地得到了极为细致的安全保护。
在维瓦斯看来,反恐是中法可以合作交流的领域。“我认为我们必须像中国一样,在暴恐袭击发生之前消除极端主义,查明潜在的恐怖分子,而不是当血流过之后再去做。”
结束首次新疆之行后,维瓦斯动了书写真实的新疆故事的念头,“我或许会把在新疆的见闻写成一本小册子,大概在100到120页。”
2018年,维瓦斯和他的同伴再次走访新疆,亲眼看到当地取得的进步,“很多方面得到改善,修建了更多道路,新疆正在迅速发展。”
“在新疆,我看到很多维吾尔族人,很多清真寺,我完全没有感觉到他们受到压迫。相反,我看到中国政府付出巨大努力对他们进行语言和职业培训,帮助他们就业,培养当地的工程师和教师。有谣传称新疆出现‘种族灭绝’,但真正来到这里,你就会发现,这绝不是在新疆所发生的事情。”
2020年底,维瓦斯两赴新疆考察、历时四年时间完成的《维吾尔族假新闻的终结》一书正式出版发行。为保证内容的严谨、准确,经得起最挑剔的质疑,他与出版社用了两个月的时间确认数字、信源、细节。    “制造谎言的成本很低,但验证揭穿谎言需要大量时间和精力。我在书里建议我的读者亲自到新疆走一走,这样才能看到真相。”维瓦斯经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
同时,他在书中指出,中国的发展被西方一些国家视为威胁,这可能也是某些西方舆论散布新疆谣言的原因所在。

上世纪40年代,维瓦斯出生于法国南部一个小村子,曾从事人机工程学工作,临近退休时才转行为作家,并逐步进入媒体界。
青年时期邮件分拣员的工作经历,成为维瓦斯55岁时出版第一本小说《巴黎布鲁恩》的灵感来源。书中讲述了一名年轻的邮政工作者的生活以及罢工经历,因其反映的现实主义问题而获得法国的龚古尔文学奖。
如今,维瓦斯在法国图卢兹主持自己的文化电台节目,通过写作和节目参与公共事务,发表政治意见。
在维瓦斯看来,自己出身贫寒,原本没有成为作家的条件,但因为自身有西班牙血统,因而对与西班牙相关的伊比利亚文化感兴趣,于是偶尔尝试写作,“命运的轮盘让我成为了知名作家”。
至于和中国的结缘,更是出自偶然。
维瓦斯曾受在北京工作的儿子之邀,第一次造访中国。当时的他震惊于北京的现代化程度,更震惊于自己的“无知”——
原来中国人并不矮;
原来中国人的米饭和法国人的面包差不多,中国人也不只吃米饭;
原来中国人不比法国人穿得差……   其中简单的逻辑只要推理就能知道,毕竟法国人的衣服大都是中国产的,维瓦斯恍然大悟。   欧洲人对中国的印象与中国的现实之间存在巨大差距,这使维瓦斯对中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在后来接受法国华人卫视采访时,他提出一个灵魂疑问:我们怎么能对一个全球人口最多的国家了解这么少?
正是有了这个问题盘桓心底,才有了维瓦斯后来对中国议题的持续追踪,也才有了《维吾尔假新闻的终结》一书。
在此之前,维瓦斯已经出版过一本名为《达赖并非如此“禅”》的书,素材来源是自己2010年游览考察西藏的经历。
那一次,维瓦斯原本是带着对“藏族文化饱受压迫”的想象去的,可他带回的,却是截然相反的印象。
在旧西藏“只有贵族和僧侣能念书识字”,实行的是“类似欧洲中世纪时期的奴隶制度”,现在藏族人都有机会传承本民族的语言文化,“不需要读过博士就能明白,别的(传言)也不是真的。”维瓦斯说。
这些亲历内容都被维瓦斯写进书中。他通过自己的笔,让世界了解中国西藏,却也曾因这本书而受到谩骂、诽谤和威胁。
《维吾尔族假新闻的终结》的出版同样伴随着西方媒体的指责,但维瓦斯并不畏惧,“我的书在事实层面无懈可击,我就是想让中国人知道,他们在法国有真正的朋友,同时也想向西方表明,中国不是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