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某人提出的广谱冠状疫苗

syqhsdc
楼主 (北美华人网)
我专门看了一下本版平明寻白羽提供的三篇关于广谱冠状疫苗的paper,没有一篇是说广谱冠状疫苗跟灭活疫苗有关的,甚至三篇文章里没有提到一个字的灭活疫苗。
你提供的science的这篇“A universal coronavirus vaccine”文章,简短的提到了利用高性能计算机可以极大地加速不同冠状病毒共享的共同抗原靶标鉴定(“High-performance supercomputing and machine learning, coupled with structural modeling, have the potential to greatly accelerate identification of common antigenic targets shared across coronaviruses”),但并没有关于灭活疫苗的描述。
而你提供的IEEE pulse的这篇“One Shot Wonder : A Vaccine Against All Coronaviruses”文章,说的是可以在核酸疫苗设计时,考虑将病毒的N蛋白也作为一种免疫原设计进核酸中,因为N蛋白在冠状病毒家族中更保守(The S-protein has received considerable attention from research groups developing a vaccine specifically against SARS-CoV-2, he said, but it is not as well-conserved across the coronavirus family as is the N-protein),但这不还是DNA疫苗或mRNA疫苗技术吗?
稍微有点信息量的也就是你提供的nature的这篇文章(Variant - proofvaccines - invest now for the next pandemic),文中提出了广泛中和抗体的概念(broadly neutralizing antibodies),并且说也在SARS-CoV和SARS-CoV-2的患者中同时提取到了这类抗体,但文章中也提到了这类抗体提取困难,对于这类抗体的描述是可以作为将来广谱冠状疫苗设计的来源,记住,还是需要设计疫苗。在现有患者体内这类抗体的滴度是多少,相比其他中和抗体能起多大作用也没说。
所以,我没看见你说的广谱疫苗与灭活疫苗有什么联系,鉴于你引述的以上三篇文章均与你的“灭活疫苗是潜在的广谱病毒疫苗”观点没有半点关系,你所说的“观察东南亚的病例致死率低是因为那的人广泛受过冠状病毒的感染”,“广谱疫苗与灭活疫苗”这类话云云,请你注明来源,哪些是你的想法和推测,哪些是文献来源。
另外,如果撇开剂量谈疗效,就是耍流氓,根据你提供的文章可以看出,未经改良的病毒诱导产生的这类广泛中和抗体的剂量是无法满足治疗需要的,所以目前也就可以为核酸疫苗和重组疫苗的设计多提供一个思路。你所说的打灭活疫苗相当于广谱病毒疫苗预防新冠,请你给出更多实验数据来证明。
不然,你就如同一个红酒师一样,因为红酒中含有单宁这类有利于心血管的物质,就到处推荐别人买红酒,但其实,顾客需要喝几吨红酒才能达到你所说的疗效,得不偿失。
ytwk1
这个推国产灭活的某人可能早就打了mRNA疫苗了
bye2020
华人上经常有长篇大论引经据典图文并茂的…胡说八道,外行很容易被忽悠的一愣一愣的😄
little_racoon
那个平明寻白羽是带任务的,不必废话,直接屏蔽就好。
想了解“广谱疫苗”的话可以跟进一下艾滋病疫苗的进展,艾滋病毒是真正的病毒之王,逆转录+疯狂突变,一个病人身上可以有十万个变种,发现艾滋病四十年来还没有一个人的免疫系统能够清除艾滋病毒,所有人都是终身感染,和艾滋病比起来新冠就是战五渣。但是现在发现有极少数人身上可以产生广谱中和抗体,能同时对付大多数变种。要产生这样的广谱中和抗体需要在幼稚B细胞的基础上积累大量的突变,突变掉大概30%的氨基酸。现在艾滋病疫苗的一条路线就是用一系列设计好的抗原去教免疫系统怎样生产这样的广谱中和抗体,但是这个过程非常非常困难。
其实这次新冠疫苗里面的S-2p修正就有点这个意思,自然的抗原不够好,需要人为去设计一个抗原。没有用这个S-2p修正的牛津-AZ疫苗碰到南非变种丢盔弃甲有效率一塌糊涂,已经很说明问题了。如果搞广谱冠状病毒疫苗的话肯定也要走这条人工设计一个抗原的路线。灭一下活把一堆乱七八糟的蛋白质碎片打进去就能做出“广谱疫苗”?真以为这四十年对艾滋病毒的研究还不如你在键盘上敲两下吗?
scofiz
我老早就把这个人屏蔽了
centenario
那个平明寻白羽是带任务的,不必废话,直接屏蔽就好。
想了解“广谱疫苗”的话可以跟进一下艾滋病疫苗的进展,艾滋病毒是真正的病毒之王,逆转录+疯狂突变,一个病人身上可以有十万个变种,发现艾滋病四十年来还没有一个人的免疫系统能够清除艾滋病毒,所有人都是终身感染,和艾滋病比起来新冠就是战五渣。但是现在发现有极少数人身上可以产生广谱中和抗体,能同时对付大多数变种。要产生这样的广谱中和抗体需要在幼稚B细胞的基础上积累大量的突变,突变掉大概30%的氨基酸。现在艾滋病疫苗的一条路线就是用一系列设计好的抗原去教免疫系统怎样生产这样的广谱中和抗体,但是这个过程非常非常困难。
其实这次新冠疫苗里面的S-2p修正就有点这个意思,自然的抗原不够好,需要人为去设计一个抗原。没有用这个S-2p修正的牛津-AZ疫苗碰到南非变种丢盔弃甲有效率一塌糊涂,已经很说明问题了。如果搞广谱冠状病毒疫苗的话肯定也要走这条人工设计一个抗原的路线。灭一下活把一堆乱七八糟的蛋白质碎片打进去就能做出“广谱疫苗”?真以为这四十年对艾滋病毒的研究还不如你在键盘上敲两下吗?
little_racoon 发表于 2021-03-11 21:15

赞科普
抱脸虫
那个平明寻白羽是带任务的,不必废话,直接屏蔽就好。
想了解“广谱疫苗”的话可以跟进一下艾滋病疫苗的进展,艾滋病毒是真正的病毒之王,逆转录+疯狂突变,一个病人身上可以有十万个变种,发现艾滋病四十年来还没有一个人的免疫系统能够清除艾滋病毒,所有人都是终身感染,和艾滋病比起来新冠就是战五渣。但是现在发现有极少数人身上可以产生广谱中和抗体,能同时对付大多数变种。要产生这样的广谱中和抗体需要在幼稚B细胞的基础上积累大量的突变,突变掉大概30%的氨基酸。现在艾滋病疫苗的一条路线就是用一系列设计好的抗原去教免疫系统怎样生产这样的广谱中和抗体,但是这个过程非常非常困难。
其实这次新冠疫苗里面的S-2p修正就有点这个意思,自然的抗原不够好,需要人为去设计一个抗原。没有用这个S-2p修正的牛津-AZ疫苗碰到南非变种丢盔弃甲有效率一塌糊涂,已经很说明问题了。如果搞广谱冠状病毒疫苗的话肯定也要走这条人工设计一个抗原的路线。灭一下活把一堆乱七八糟的蛋白质碎片打进去就能做出“广谱疫苗”?真以为这四十年对艾滋病毒的研究还不如你在键盘上敲两下吗?
little_racoon 发表于 2021-03-11 21:15

他的水平还是有的,就是有一个坏习惯,太基于立场做出判断,这样就很难避免误判,去年说舌吻都不会传染新冠的就是他的大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