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基本上是一本非常惨烈的小说

大内密探008
楼主 (北美华人网)
前期背诗经商收后宫。
从灭梁山开始,死伤就多了。
方腊占领苏杭紧张但也比较喜感。
从金军入侵书的总体调子开始无比惨烈,屠城无数,和真实历史的惨烈程度差不多。宋朝的后宫包括皇后全变营妓。
到王狮童那没有忍受力就没法读了。
皇帝绥靖后杀皇帝,河山崩坏。整本书最低谷。
重建根据地,卧薪尝胆,打败粘罕后才稍微轻松点。中原大乱,铁木真上场还未展开。


=======================================================================   紫宸殿。
    庄严肃穆的气氛里,脚步踏上金阶。
    杜成喜从御座边冲过来。
    在这个上午的大殿当中,随着枪声的骤然响起,过去的,不过是一呼一吸的瞬间,那是没有人曾见过的场面。
    那身影的脚步似慢实快,转眼间已经穿过殿内,随着童贯的一声暴喝,他的身体随即飞起,脑袋狠狠地在金阶上砸开了。鲜血之中,有人跨过来两步,又被溅上,反应极快的秦桧没有抓住那道身影,杜成喜冲出两步,外面的侍卫才开始往里望。
    刀锋自那身影的左手袍袖间滑出来,杜成喜的身影被推得飞越过周喆的视野,飞过龙椅的后背,将那天子御座后方的屏风、瓷瓶等物砸成一片狼藉,顷刻间,哗啦啦的声音,漂亮的镂空雕花长明灯柱还在倒下来,砸在龙椅上。周喆坐在那儿,视野恍惚,有锋芒递过来,他张着嘴,伸手去抓。
    这片刻时间,殿内“轰——砰——哗——”的响成了一片,混合着童贯的骂声,惨叫声,到得此时,也已经开始有人发声,位于这天下中央的大人们下意识的吼喊,震耳欲聋,有人在举步前冲。而在那御座前方的方寸之间,周喆目光迷惑而痛苦,下意识的抓向刀锋。倒是没有大臣能注意到这个动作,然而在下一刻,他们看到那道身影的右手抓起了九五至尊胸前的衣襟,将他整个身体单手举在了空中!
    然后转身用力掼下!
    皇帝的身体自空中掉落,在那御座前方,金阶之上,狠狠的接触了地面,他的右手下意识的先落地,然后脑袋在地上撞了一下,地上的浮沉漾起。冲在前方的人眨了眨眼睛,因为鲜血飚射过来,溅在了他的脸上。皇帝的右手前臂已经断了。白森森的断骨从衣袖里插出来,他痛苦地蠕动。
    没有多少人能在意到声音了。有人大喊,有人谩骂,有人冲向前方。更多的人目瞪口呆,脑子里嗡嗡嗡的,在理解着这不可能发生的一幕。
    金阶上方,御座之前,那身影挥落周喆之后。在他身边的台阶上坐了下来。
    宁毅在金阶的最上方坐了下来,他目光平静地望着前方的所有人,那些或歇斯底里,或不可置信,或满眼谴责,或目瞪口呆的大臣。手中的刀锋压在了仍在地上痛苦蠕动的皇帝身上,然后,他用刀背在他头上用力砸了一下!
    距离他最近的大臣只在前方三步远,是脸上沾了血滴的秦桧,不远处。李纲须发皆张,破口大骂,无数不同的表情浮现在他们的脸上,但整个殿内,没有人敢上来一步,他将目光越过这些人的头顶,望向殿门之外,阳光炽烈,那里的天空,想必有悠悠的白云。
    汴梁城已经乱起来。
    城外远处的驿道边。令人窒息的一刻。
    视野那头,奔腾的铁骑洪流冲入城市!
    在女真人的强攻下都坚持了月余的汴梁城,这一刻,大门敞开。不设防御。
    兵部门口,炮声轰然响起,梁门附近,同样有炮声响起。汴梁城内能够开花的主节点上,转眼间,已经遍地开花。禁军殿帅府,陈驼子率领众人已经轰开了外墙,直冲而入,斩杀其中的禁军官员,掠夺传令符印。宫城外墙,不少禁军被那升起的两只大皮球吸引,然而此时宫内已经传出骚乱,西面宫墙外的一处,数百人陡然汹涌出来,有人抬着叠成一摞的梯子,梯子上有绳索和绞盘,随着人群的拉扯,那梯子一节一节不断的升高!两架云梯靠上宫墙!其余人手中拿着十余架经过改装系有绳索的巨弩,将勾索射上城墙。
    他们同时涌上!攀爬绳索,快得如同山里的猴子!
    皇宫御书房旁的等待小屋里,红提站了起来,走向门口。即便在这里,守卫都已经感受到了混乱,一名大内高手迎上来,他伸手,红提也挥起了手掌。那高手迟疑了一瞬,手掌轻飘飘的拍落。
    他的身影在那一瞬间退出了两丈,然而天灵盖已碎,视野最后残留的画面里,是自己的长刀不知为何已在那女子的手里,她从房间里走出来,屋檐之下,两名同伴所在的地方,血光暴戾地分开!
    在那一瞬间,他看见的,仿佛修罗地狱……
    热气球升上天空。
    气球下方的篮子里,西瓜俯瞰着整个京城的样子,视野周围,一切都在扩张开去,血与火的冲突,杀戮已展开。万胜门、梁门、丽泽门,人们正在铺开道路,吕梁山的骑兵沿着长街汹涌而来,扑向宫城!
    圣公,我到了。
    这一刻,她想起杭州……
    时光越过让人无法察觉的长河,许多的东西,都在慢慢的溜走。而这一刻的未来,压过来了!
    ***************
    血与火的交汇,会渲染出即便在看不见的地方,都能嗅到的硝烟,地面在震动,空气焦躁,深处却平静。他坐在那里,有时候,在没有人能察觉到的幽静深处,会泛出纠缠的光影来。
    “姑爷!”那认真的小丫鬟身影的脑后,有一动一动的小辫子。
    “相公。”仕女福了一福,露出笑颜,她不再戒备了。
    穿长裙的女子追着母鸡奔跑,在雾气里若隐若现。
    老人在杭州的河边笑着,落下棋子:“立恒。”
    “左三圈、右三圈、脖子扭扭、屁股扭扭……”
    “……我又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了?”
    “你只能成……三流高手。”
    “我们在吕梁山……过得不像人……”
    大雪落下时,在风雪之中,身边的女子伸出手来,笑容清澈。
    杭州城,有硝烟弥漫,鲜血升起来。
    “我辈儒者,最该做的事情……”有一位老人在牢中拱手,“是卫道!”
    “我只是牧羊人,我没那么好,我只希望他们……都能抢到馒头。”
    “我们以前都天不怕地不怕的。但后来,慢慢的被这世道教得怕了……我想告诉他们,有些大人是不怕的。”“包道乙,你要死了——”
    “为什么要骗我。我的爹爹……是被朝廷杀了的啊——”
    “梁山人,他们……”
    “没想过要杀你,但我一定要宁立恒的命!”
    “试试我跟不跟你讲江湖规矩!”
    “我想灭梁山,请你们帮我。别担心……你们跟得上。”
    “人在这个世界上,会遇上老虎。”
    “……所以我吃人!”
    宁毅一棒打在李逵的头上。又是一棒,然后看着他的眼睛:“看你一辈子都行!”
    破旧的院子里,老人一脚将林冲踢出院门。
    “文人当有尺,以之丈量天地,厘定规矩。武人要有刀,世事不能行……杀规矩!”
    “你想要什么,告诉我,我会拿到它,打上蝴蝶结……”
    “我想……天下太平?”
    “摩尼教的都要死!!!”
    “婆婆妈妈的……”
    “心魔!宁毅!你就算再凶再厉害!我会找到你的——”
    夜风之中,最后的旌旗招展:“是法平等。无有高下。去恶锄强……为民永乐。”
    “李兄……请你保证商道畅通。”
    “路有饿死骨了……”
    “你在与天下大族作对。”
    “张觉……”
    “老夫想要引人欲、趋天理……”
    “他们在吕梁山,过得不像人……”
    “血菩萨凶名赫赫……”
    “你是红提的相公?红提也成亲了啊!我是她端云姐,我们小时候,还一起饿过肚子……相公和婆婆啊,都出去了,还没有回来呢……他们还没有回来呢……”
    “宁立恒,杭州之后,你没想过……我还会活着再到你面前吧……”
    “想必不容易……”
    “……那样的天……我们遇上了马匪,我要死了……不过,她就那样出来了。她拿着剑,啊……她……好美啊……”
    “你们两个,要好好的活啊……”
    罗谨言跪下了:“恩师错在迫不得已。”“弟子愿以此身一试,只求恩师给弟子这个机会……”
    “你没有机会了……”
    “小婵……母子平安。”
    “女真人来了。”
    兵锋若洪流。漫漫涌山野,碾碎了一切可以碾碎的东西,无数的人群流离奔逃。
    “这个国家,欠账了。”
    “要多少人命可以填上?”
    “活着回来……”
    黑暗中回荡着声音,那不知是哪里传来的吼声,摇撼天地:“杀粘罕——”
    “都是人。我等为何不能胜啊……”有哭声响起来。
    “我的手——我的手啊——”凄厉的呼喊。
    无数人的奔走挣扎,自战壕间起来,觉醒,牺牲,夏村的前仆后继。不知道名叫什么的将领,面对了汹涌的大军,厮杀至最后,吊在旗杆上鞭打至死。
    他说:“我们败了,不要去啊——”
    “不要被利用啊……”
    血泪蜿蜒,至死不渝。
    “我……我吃了你们——”
    空气里似有谁的呐喊声。无数的呐喊声,他们出现过,旋又去了。
    整个京城都在沸腾,火光,爆炸,鲜血,厮杀,对冲的呼喊若雷霆,殿内殿外,官员、禁军奔走,又有这样那样的事情发生。在再无他人知晓的最深处,有那样的一段对话。
    “秦老啊,回头想想,你这一路过来,可谓费尽了心力,但总是没有效果。黑水之盟你背了锅,希望剩下的人可以振作,他们没有振作。复起之后你为北伐操心,倒行逆施,得罪了那么多人,送过去北方的兵,却都不能打,汴梁一战、太原一战,总是拼命的想挣扎出一条路,好不容易有那么一条路了,没有人走。你做的所有事情,最后都归零了,让人拿石头打,让人拿粪泼。您心中,是个什么感觉啊?”
    “老夫……很心痛……为来日他们可能遭遇的事情……心如刀绞。”
    “嗯。”
    “那立恒呢?”
    “嗯?”
    “立恒……又是什么感觉?”
    “……”
    ……
    我为这一路走来牺牲了的人们,已经遭遇到的事情……
    ——心如刀绞。
    *******************
    某一刻,他抓住周喆的头发,将他拉得跪了起来。
    恍惚之中,周喆痛苦地仰起头,他听见他口中低声地再说:“你……朕……”
    “别说话。”宁毅俯下身子,低声道,“我送你上路。”
    他将刀锋对着他的脖子,插了进去。
    俯瞰的城池,还在厮杀。
    新的时代到来了。
    *************
    (第七集*君王社稷*完。)
思念的银线
啊?赘婿不是起点的爽文吗?怎么还会惨烈?
另外,是郭麒麟主演的吧?他颜值好像还可以吧?
boguagua
前期背诗经商收后宫。
从灭梁山开始,死伤就多了。
方腊占领苏杭紧张但也比较喜感。
从金军入侵书的总体调子开始无比惨烈,屠城无数,和真实历史的惨烈程度差不多。宋朝的后宫包括皇后全变营妓。
到王狮童那没有忍受力就没法读了。
皇帝绥靖后杀皇帝,河山崩坏。整本书最低谷。
重建根据地,卧薪尝胆,打败粘罕后才稍微轻松点。中原大乱,铁木真上场还未展开。
大内密探008 发表于 2021-02-19 17:40

我非常同意作者的欠账理论。 社会不公平就会不断从账上扣,当负值达到一定程度社会崩塌,就需要万亿的生命来补帐。 最后雪花下没有一片亡魂是无辜的,全是来还账的。
其实现在中国就在从账上扣钱。
blueminions
我非常同意作者的欠账理论。 社会不公平就会不断从账上扣,当负值达到一定程度社会崩塌,就需要万亿的生命来补帐。 最后雪花下没有一片亡魂是无辜的,全是来还账的。
其实现在中国就在从账上扣钱。
boguagua 发表于 2021-02-19 18:25

哪国没在扣钱的?灯塔国吗?
译码
赘婿这个剧这么火啦?这一会儿功夫鲜花上看到俩帖子了 😄 看了12集还挺乐呵挺爽的,没想到原著剧情是这样的,不知道剧情会怎么往下走
boguagua
哪国没在扣钱的?灯塔国吗?
blueminions 发表于 2021-02-19 18:33

拿战争做例子。美国兵被俘虏了,他们回国仍然是英雄,这就是最基本的公正。 中国韩战俘虏回来要被迫害的。还有对越自卫反击战,对国家来说那些士兵就是蚂蚁。
你以为这笔账以后不还?时间没到罢了。
jjhn
准备去追剧
songsyua
看过原著,表示这...也太离谱了吧。这不是只改一点儿,这是连人设、主故事线都改完了。当时宣传我就在想,郭麒麟的形象怎么才能表现出宁毅腹黑又狠辣。看了两集我发现我想多了,哈哈这基本就是另一个故事,不用往原著上面靠你,蕉姐估计得吐血。
h
huanian
没看过书,电视到目前是个挺搞笑轻松的剧,郭麒麟虽然长得不算好看,但是挺喜庆的,准备一直看下去
译码
看过原著,表示这...也太离谱了吧。这不是只改一点儿,这是连人设、主故事线都改完了。当时宣传我就在想,郭麒麟的形象怎么才能表现出宁毅腹黑又狠辣。看了两集我发现我想多了,哈哈这基本就是另一个故事,不用往原著上面靠你,蕉姐估计得吐血。
songsyua 发表于 2021-02-19 19:30

当初看庆余年时我也是花了好几集才勉强适应张若昀演比女人还美的范闲 😄 何况人设故事主线都改了,能理解书粉的心态。不过剧改成轻松爽剧向挺符合我口味,还是会继续看的
wind4txxm
没看过书,电视到目前是个挺搞笑轻松的剧,郭麒麟虽然长得不算好看,但是挺喜庆的,准备一直看下去
huanian 发表于 2021-02-19 19:30

I will watch this TV show just for 郭麒麟. I like to watch 郭麒麟 especially when he introduces other Xiangsheng actors in the end of a Xiangsheng show. This TV show gives me a chance to watch a lot of 郭麒麟.
jimb
激动 终于看到有人讨论书了 王狮童那段看得心里堵了很久 后来华夏军大决战才开始缓过来点 整本书目前为止最触动我的是宁毅和何文在小沧河的大篇幅的争论 宁毅放由何去创立公平党证明他的主义 后来公平党越来越脱离掌控 反沦落为乌合之众打家劫舍 真是意味深长啊 这种题材怎么可能拍呢
电视真是一个字懒得提 烂俗的梗媚俗的态度 也只有名字是唯一联系 这本书在我心里已经仅次于庆余年 作者后来颇有点杜鹃啼血的姿态在写作了 有时都稍嫌啰嗦 确实感觉到他有思考太多 想表述的太多 当时网上对王倦的夸赞觉得有点言过其实 因为庆余年本来就是非常优秀的故事 现在对比之下才觉得好的有水准的编剧实在难得啊
不过出了这档子事唯一好处是蕉姐更新可是勤快多了 几天没看刷刷刷好几章更新
KOH
我喜欢的书变成电视剧我都不会看
jimb
看了半集 确是自己找不自在 现在电视讨论的楼都不会进了
orchi
激动 终于看到有人讨论书了 王狮童那段看得心里堵了很久 后来华夏军大决战才开始缓过来点 整本书目前为止最触动我的是宁毅和何文在小沧河的大篇幅的争论 宁毅放由何去创立公平党证明他的主义 后来公平党越来越脱离掌控 反沦落为乌合之众打家劫舍 真是意味深长啊 这种题材怎么可能拍呢
电视真是一个字懒得提 烂俗的梗媚俗的态度 也只有名字是唯一联系 这本书在我心里已经仅次于庆余年 作者后来颇有点杜鹃啼血的姿态在写作了 有时都稍嫌啰嗦 确实感觉到他有思考太多 想表述的太多 当时网上对王倦的夸赞觉得有点言过其实 因为庆余年本来就是非常优秀的故事 现在对比之下才觉得好的有水准的编剧实在难得啊
不过出了这档子事唯一好处是蕉姐更新可是勤快多了 几天没看刷刷刷好几章更新

jimb 发表于 2021-02-19 21:45

其实看到杀皇帝算是 爽文,完结。 之后的太沉重了, 不适合闲暇随便看看,往往要过一段时间,好好翻到前面, 一路郑重的慢慢看下来,有时还要停下缓缓。 标题惨烈两字,当的上
jimb
说起来宁是非常隐忍克制 杀周喆也是秦相死的太过冤屈罢了
近猪者肥
我就是看到杀皇帝香蕉就断更了,一放好多年还没有再捡回来继续看。我对灭水浒那一段还挺喜欢的,因为我不爽那一群又当又立的土匪很久了,终于有本书不把他们当英雄豪杰而是审判了他们。
jimb
是的是的 灭梁山心魔一战成名 挑拨离间用的太好了 这种故事不可能拍的
近猪者肥
我听说是郭麒麟主演就决定不看了,就是用了个名字吧。不过也不为蕉姐不平就是了,他挣了钱也是好事。不过书不完结我不会再看了,我已经看两遍了😂
C
Confuse
按照李安的说法,书就是书,电影是电影。创作电影的就是借书的壳子。书要是写完美了没得可作的就别改电影了。 因此我就原谅他的色戒完全不是张爱玲的本意了。
ljoiooq
事实上我觉得原著党不必整天哀叹剧情改的多么面目全非。你们也说了,原著拍出来在中国怎么可能过审呢?还不如以搞笑剧呈现,既能光明正大地播,又能吸引人去看原著,帮助更多人反思今天的社会,何乐而不为?
我觉得其实很多有点深度和抱负的文艺工作者太不容易了,根本就是夹缝中求生存,想拍的不能播,能播的必被骂,心理真的很强大才行,否则必然抑郁啊自杀啊一个个接着来。
e
erniuth
要记住这本书是万年坑,开文的时候基本上就是按轻小说走的,可以参考作者其他的完结文,比如杀手那篇,剧版应该类似作者的原始大纲吧? 应该说,书粉是见证了作者的成长的(误
palapara
这本书根本拍不出来,拍出来也过不了审, 过得了审说明拍的不是这本书。

boguagua
原书是一部写实的小说,揭露了中国文化的劣根性。如果中国不变革,中国的历史轮回还会再有。 这个剧不敢这么拍的,只能把精华去掉,保留了政治真确的部分。
vanilla-m
大家在哪看的剧呀?爱奇艺不让我看....
uglysusan
看大家说的,一定要去看看书。 如今的影视作品,都不过是浮于表面的口水剧。说他们是作品,都侮辱作品两个字。 现在的东西,都不能有思想,不能对老百姓有启发,韭菜会思考,那多可怕😱…
Namama
这书后半段根本不可能拍吧 这死人死的
在四川搞得各种政治试验也是如此
不过作者确实想太多,导致一个万年烂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