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津研究:阿斯利康疫苗可防止新冠病毒传播

Biden
楼主 (北美华人网)
科技环境 牛津研究:阿斯利康疫苗可防止新冠病毒传播 英国研究人员发现,单一剂量的阿斯利康疫苗除了可使接种疫苗的人群免疫外,还可有效降低新冠病毒传播率达七成以上。
(德国之声中文网)一份最新研究指出,单剂阿斯利康疫苗就可对接种疫苗者形成有效保护,不仅能防止感染新冠病毒,还能减少病毒传播。 一般情况下,接种疫苗后,虽然接种者本身能获得抗体免于感染,但仍可能将病毒传播给他人。但牛津大学的最新研究发现,注射第一剂阿斯利康疫苗后可以阻断三分之二的病毒感染。此外,虽然单剂疫苗无法形成完整保护,但疫苗似乎能防止接受接种者出现重症。 有效降低病毒传播率 研究人员表示,一剂阿斯利康疫苗在接种超过两个月后,疫苗的有效性仍维持在76%。研究指出,在接种疫苗的22天到12周后,这种保护“没有太多减弱的迹象”。 一名阿斯利康制药公司高管表示,没有任何病患在接受第一剂疫苗注射的三周后出现严重病症或住院,疫苗的效力在初次注射的12周内有所提高。 阿斯利康生物制药研究和开发执行副总裁潘加洛斯(Mene Pangalos)称:“我们的数据显示,(接种第二剂疫苗的)时间越接近这12周越好。” 政策如何接招? 这份研究尚未经过同行评估。但研究得出的结果为英国及部分国家推迟施打第二剂疫苗,以便让更多人注射第一剂疫苗的策略提供了理论基础。


研究报告写道,推迟施打第二剂疫苗的接种时间表,“对于短期内供应量有限的流行病疫苗的推出而言,可能是最佳做法”。 英国卫生大臣汉考克(Matt Hancock)对于研究结果表示欢迎。他指出,研究“支持我们采取的策略,也向世界展示了牛津疫苗的有效性”。 在英国政府数周前决定推迟疫苗第二次注射以让更多人获得接种机会后,英国卫生官员曾遭到强烈批评。 英国面临欧洲最严峻的新冠疫情,目前已累计逾10万8000人死亡。牛津大学的研究并未针对另一种在英国批准使用的BionTech/辉瑞疫苗。辉瑞公司建议两剂疫苗的注射间隔21天,并不支持英国政府延长接种间隔期的做法。 张筠青/李鱼(德新社、美联社)
Biden


接种者享受特殊规定?德伦理委员会说不

德国伦理委员会反对国家给接种了疫苗的人制定特殊待遇。主要原因是,目前很难断定已接种者是否仍会将新冠病毒传给他人。
(德国之声中文网)德国伦理委员会认为,在成功降低风险的情况,必须对所有人撤销含有侵犯基本权利内容的防疫措施。 但是,在并非所有人有机会接种疫苗的情况下,给已接种者特殊待遇则会被视为不公平。此外,研究并未证明,已接种者不会再传染新冠病毒。这一点短时间里不会改变。因此,在很长时间里必须继续采取限制社交等防疫措施。 伦理委员会还认为,即便在国家取消对个人的限制措施后,高危个人也必须继续得到保护,必须支持必要的自我隔离措施。此外,必要时,还应该鼓励已接种者继续戴口罩并保持社交距离。比如,在地铁上就很难检查谁有疫苗接种证明,谁没有。如果许多人不戴口罩,那么其他乘客遵守规定佩戴口罩的意愿也会降低。 不过,德国伦理委员会认为,活动私营举办方可以拥有一定的决定权,因为原则上他们可以决定和谁签订契约,包括原则上可以对是否接种过疫苗的人进行区别对待。 伦理委员会在推荐方案中还指出,随着疫苗接种计划的展开,对养老院、残疾人机构和医院里已经接种疫苗的人应该尽快取消隔离措施。但那些私人养老机构、私人医院等私人机构仍可以自己采取限制措施。 此外,伦理委员会认为,不能有劳动法意义上的接种义务。撤销现有限制措施应该考虑到住院人数、患病程度以及死亡人数,而不是光看感染者人数。

据德国罗伯特科赫研究所的数据,过于24小时内,全德共有 14211新增病例,786人因感染新冠死亡。这样,截至2月4日,德国累计有225.2万确诊病例,共有59742人死于新冠。过去7天里,每10人的新增感染人数现降至80.7人,德国第三大城市慕尼黑数月来首次降至50人以下。德国政府的目标是将每10万人7天感染人数降低到50人以下,现有防疫规定有效期至2月14日。下周三,德国政府和各州将就下一步如何行动进行磋商。
csliz
好 !! 强生的和这个类似。。。
Biden
德国政界这样决策 --- 德国伦理委员会
新冠措施、器官捐献、安乐死:我们来揭示,德国政治家在这些伦理问题上是如何决策的。
是否允许实施安乐死 – 要还是不要?每个人都应该登记为器官捐献者吗?哪些新冠措施是有意义的?德国联邦议院的议员们必须不断面对伦理上的困难决定。那他们是怎么做的呢?是谁为他们提供咨询,他们在做决定时是完全自由的吗?对于后一个问题,《基本法》第38条给出了答案:“他们(议员)是全体人民的代表,不受委托和指令的约束,只基于其良心任职。”
在德国不允许有党团制约,即某个党派的议员有义务按照其所在议会党团的决定投票。当然,实际上党团的领导层对于议员还是常常会施加一定的压力的 – 这通常被称为党团纪律。但不遵守党团纪律的议员并不会被起诉或追究责任。
什么是良心问题?
但在一些表决中,党团领导层明确要求每个议员自由决定。如果在表决前曾有过长时间的公开争论,通常就会出现这种所谓的“良心问题”。例如,联邦议院2017年6月30日对是否应在法律上赋予同性婚姻完全收养权进行表决,就是这样的情况。商业性安乐死禁令也被宣布为良心问题。
谁为议员提供咨询?
除了他们的(学术界)同事之外,议员在做决定时主要从德国伦理委员会获得咨询。该委员会致力于生活中的核心问题,通过提供建议来为社会和政治指明方向。委员会成员由德国联邦议院议长任命。在新冠危机期间,这个主要有法律、医学和哲学领域专家参加的委员会也成为重要的指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