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这代美华中能留名青史的人 -

birdffly
楼主 (北美华人网)
应该只有张益唐了吧? 500年后还有很多人知道的。。。 
张益唐曾说过杜甫的一句诗,在我看来,是对他人生的最好描述。---- “庾信平生最萧瑟,暮年诗赋动江关。” 看过他的纪录片,Counting from infinity,大家风范。平静中的波澜不惊,我辈之楷模。 今天错过了在浙大玉泉他的数学讲座(就在我们系旁边的楼,泪,没早看到),明天(周五)去听他在浙大紫金港的公众演讲。回来补感受。 下为补充。 张益唐是什么样的人?这种问题,作为一个与他没有多少交集的人来说,就如同盲人摸象,所可能有的只是一个模糊印象。也许只有其身边的三两好友才得以相对真实地还原一个数学领域潜藏多年的“扫地僧”。 张益唐的公众演讲,正如其主旨,在于架一座沟通普通大众与数学研究的桥梁。所以很多妈妈们带幼小的孩子来听,也就不算太过惊奇。张老师讲素数间的gaps,谈笑间,说今天与会众人的gaps也算蔚为壮观。下至三四岁的小女孩上至七八十岁的老人,尽管很多人并不掌握多少数学知识,但这种随便talk的环境,也算是对得起公众普及的主旨。 简单说几点吧。 1 无论记录片,亦或是纽约客和连线杂志的文章,感觉张是个很安静的人。做讲座时,人亦慈祥,声音洪亮,情绪爆满,对数学研究的情有所钟,感人深刻。
2 张说,当时孪生素数的研究界有个认同惯例,即普遍觉得这玩意儿做不出来。但张早先不知道这个惯例,于是就去做了,然后…………就做出来了。膜拜扫地僧大神。中间倒也没有遇到太大的阻碍,只是他连续试了几种不同的思路,最后的灵感爆发来源于多年来的积累,并巧用解析数论之外的数学分支的内容。他劝解年轻人,要敢于去碰大的问题,先不要未做而惧。我我我,好吧≥﹏≤ 3 今天根本没有讲他早年的苦厄,即很多新闻媒体所描述的获得博士学位后打工七年的漂泊。也许,很可以理解,一个有尊严的人,并不需要讲述苦难来反衬他此时的成就。淡泊明志,宁静致远,毫无矫饰。 4 由于对公众开放,果然有民科的人来了。。。说没读过张益唐的Annals 上的论文,但根据《钱江晚报》上的讲述,不懂这个7000万怎么来的,觉得这个肯定不对→_→,你逗我们玩么,不读论文,然后看钱江晚报,也是醉了。 然后讲自己写了篇文章,劳烦张教授送给丘成桐,因为人家不理他。。。。好吧,(╯3╰)。 5 张的演讲还是相对比较易懂的,当然,易懂指的是大体思路,有高等数学的基础就可以理解思路,注意是思路,但最后他突破的那里(就这里啊,拍死了多少大神)只是简单一说,因为。。。。对公众来说还是太过复杂。好吧,证明思路的最后一步我也没听懂。PPT沿用的今年春天在美国的一次公众演讲的内容,英文版,各位来校的父老乡亲阿姨小妹妹,辛苦你们看不懂了。。。。因为浙大数学院的包刚院长在美国访学时,咖啡馆里偶遇张益唐(学界好小啊←_←),于是想,要不要上去碰碰运气,就趁着回国,给拉回来三天,所以没有准备汉语的PPT。但张老师板书证明思路,讲的还是很清晰的。 总之,近距离接触大神的感觉,就是没什么感觉,很平淡无奇的外表,但内里却有看不到底的深刻。好吧,我身边坐着的前数学专业的球霸已经激动不已了。最后大神被追问过几年会不会又让人们惊奇一下,张说希望如此,哈哈,大神在做新的难题,但不会提前告诉我们是啥的。你想想,安德鲁怀尔斯也是自己秘密在家憋了七年,才搞定了费马大定理,结果还有误,只得羞愧地回去赶紧改,差点放弃,最后还是旧路重走,居然成了,最后也是老泪纵横。纯数学研究是个高危行业。
doser
按照湾区大妈的标准应该是袁征吧
birdffly
按照湾区大妈的标准应该是袁征吧
doser 发表于 2021-02-03 11:51

100年前的公司还有几个活着的?别说500年啦。。。
bigjohn123456
张益唐留不了名,除非证明黎曼猜想。 佩雷尔曼跟安德鲁怀尔斯可以。
birdffly
张益唐留不了名,除非证明黎曼猜想。 佩雷尔曼跟安德鲁怀尔斯可以。
bigjohn123456 发表于 2021-02-03 12:01

要求太高啦。。。现在已经可以上数学教科书啦。。。
alderwoodholly
回复 1楼birdffly的帖子
楼主搞数学的吧 所以觉得张益唐牛 说能名留500年就有点搞笑了

wfmlover
怎么定义这代美华 杨振宁李政道属于上一代么
j
jiang_zeng
真能留名500年的得是牛顿,爱因斯坦这种的,最次也得是马克思这种招人恨的。
birdffly
怎么定义这代美华 杨振宁李政道属于上一代么
wfmlover 发表于 2021-02-03 12:07

89年以后毕业的。。。
h
heartone
怎么定义这代美华 杨振宁李政道属于上一代么
wfmlover 发表于 2021-02-03 12:07

持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来美的就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