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大选前后,CCP相关数百推特账户散播假信息

santal
楼主 (北美华人网)
英国卡迪夫大学(Cardiff University)的一份报告发现,在去年11月美国大选期间和之后,一个据信与中共政权有关的复杂社交媒体行动在美国传播虚假信息、制造不和以及放大暴力呼吁等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 犯罪与安全研究所(CSRI)是卡迪夫大学的一个跨学科单元,其研究目的是帮助“解决地方、国家和全球犯罪及安全问题”。CSRI在1月27日发布了一份由两部分组成的报告,该报告描述了在推特(Twitter)上与中共有关的影响力行动。这些行动包括干预美国总统选举,并制造不和。 CSRI发现,这个与中国(中共)有关的推特账户网络被检测出在美国大选前夕,参与了针对美国政治和COVID-19的影响力行动。 “在美国总统大选前7天,一个由五百多个账户组成的网络被检测到从事协调性造谣行为。一些账户以英文操作,其它账户则以中文操作。”报告说。 CSRI发现,这个推特账户网络散布反美宣传,试图负面去描述香港的反共情绪,并在1月6日国会大厦被攻破前后放大了暴力呼吁。报告发现,虽然该网络推送的一些推特信息呼应了美国右翼群体在传递信息中使用的主题,但“绝大多数提及川普总统的推特信息都充满负面情绪”。 证据表明这些账户与中共有关 CSRI主任马丁・英尼斯(Martin Innes)教授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虽然只有推特才能完全认证某个账号的归属,但该研究所的一个研究部门利用开源痕迹进行的分析“强烈表明(这些账号)与中国(中共)的多重联系”。 CSRI说,与中国有关联的有力证据包括使用中文,当使用英语时,有证据表明英文是来自机器翻译工具。其它指向与中国有关联的因素包括:聚焦于关注中国地缘政治利益的话题,账户活动只在中国办公时间进行,以及在中国全国假日期间活动也有限。
santal
虽然CSRI表示,不能确定该网络是由中国(中共)政权支持,但报告指出,证据的权重强烈地表明背后有中共的支持,而且,“根据可能性权衡,该网络不可能在没有某种官方意识和/或指导的情况下运作。这些账户对美国政治的影响和干预程度重大”。 英尼斯说:“这些账户的行为复杂而训练有素,似乎是为了避免被推特的反制措施发现。” 英尼斯还说,他的团队收集到的有关该组织活动的证据“标志着该网络是外国行为者影响美国政治轨迹的重要尝试”。 散播虚假信息 CSRI还发现,与中国(中共)有关联的行为者所推动的与国会大厦事件有关的一个关键主题是,将美国描述为一个“处于政治崩溃和重大混乱边缘的混乱国家”。有时,这种描述也会与反川普的情绪结合在一起。报告举例说,这些人宣传说“川普的最后疯狂无法阻止他的末日。” CSRI也发现,这些与中国(中共)有联系的人所推动的另一个主要主题是“诋毁香港”,将香港说成受暴乱相关的不稳定因素影响,“对中国(中共)的努力不领情”,以及挣扎着应对COVID-19的爆发。还有人把英国和美国在香港危机方面的外交努力描绘成“干涉”。 报告称,宣传者的另一个重点是COVID-19,包括“利用该病毒诽谤多国政府无能”,谴责川普,特别是批评他把病毒称为“中国病毒”(China Virus)。这些账户还推动新冠病毒源自中国以外的说法。报告举例说,有人试图将该病毒与在德特里克堡(Fort Detrick)的一家美国实验室联系起来。 前美国国家情报总监约翰・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此前评估称,中共干涉了美国2020年大选。 拉特克利夫在一月份呈给国会的一封信函中写道,基于所有可用的情报来源,在排除政治考量或不当压力的情况下,得出的结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共)寻求影响2020年美国联邦选举。 拉特克利夫去年12月3日在《华尔街日报》发表文章,强调“中共才是美国的最大安全威胁,也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对全世界民主自由的最大威胁”,“抵制北京重塑和统治世界的企图,是我们这一代人的挑战”。
TRUMP_TRUMPET
都是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