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中国医学博士生的自述:我被美国FBI带走,狱中87天,庭审12次

擅长吃火锅
楼主 (北美华人网)
当地时间1月14日,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麻省理工学院(MIT)教授陈刚在其位于美国马萨诸塞州剑桥市的家中被FBI(美国联邦调查局)逮捕。陈刚是美籍华人,也是一位成就斐然、备受尊敬的科学家。他被指控电汇欺诈,未提交外国银行账户,隐瞒与中国的关系,如若指控成立,他将面临最高20年的监禁。
这绝对不是个案。自特朗普执政以来,美国司法部和FBI开始以知识产权盗窃、隐瞒和中国政府的关系等为名,逮捕了多位华人科学家。
截至2019年底,被查机构有71家,多达180起个案,几乎所有涉案者都是华人,他们被指为中国窃取机密科学研究成果。
在很多案件中,他们无法以可信的罪名起诉这些科学家,往往最后是在一些税务问题上来做出指控。
如今美国的学术界,特别是华人及来自中国的研究人员已经噤若寒蝉、风声鹤唳。
本文来自国内一所985大学的医学博士生郑灶松,他曾在哈佛大学访学,于2019年12月被FBI逮捕,并被指控从实验室窃取癌细胞样本,准备走私回国。实际上,后来经过检测,他带走的,是再普通不过的生物材料。
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美国司法部发布公告称,郑灶松偷窃了哈佛大学医学院的癌细胞样本。
哪怕在走私和盗窃罪名被撤销之后,美国法院的官网有关郑灶松的案件中,还保留着“偷窃”的字眼;哈佛大学校报的报道中,郑也还是承担了走私的恶名。
2021年1月6日,在经历了87天牢狱生活,12次庭审之后,法院撤销了上述指控,最后只有向海关虚假陈述一项指控成立。
随后,郑灶松立即回到了中国。在隔离期间,他向八点健闻讲述了这1年多的遭遇,这一场突如其来的抓捕和指控,是如何让一个前途光明的年轻研究者迅速坠入深渊的?个人的命运是怎样在中美关系交恶的时代洪流中被彻底改变的?
命运的转折点
2019年12月9日,是我命运的转折点。
那天下午,我带了两个大的行李箱、一个登机箱和一个书包,赶到波士顿的机场,准备回广州参加一个面试和探亲,一个月后再返回美国。
在我排队即将登上飞机的时候,突然有几个海关工作人员来到我面前,说想要问我一些问题,让我跟他们走。
他们一上来问我的第一个问题是,“你身上有没有带和实验相关的东西?”我说,没有。接着他们抛来了好多问题,比如,你是不是中共党员,是自费的留学生还是国家公派的留学生等等。
他们陆陆续续问了很多问题后,又问了第一个问题:“你身上有没有和实验相关的东西?”我想了想说,“我身上没有带,但我托运的行李箱里有”。我在上飞机前托运了我的大行李箱,在办理托运时一切正常,但他们再次问起了这个问题,我就想到了行李箱里我带的体积很小的21个棕色小瓶子,那些棕色小瓶子只有一部分是和实验相关,是我自己在实验室做的很普通的生物材料,我要带回国继续做实验用。
他们觉得我对这个问题前后回答不一致,觉得我有隐瞒和说谎的嫌疑。然后他们搜走了我的手机、电脑和护照,说要检查我的电子设备,让我第二天早上11点多来取。
这场问话持续了2个多小时,毫无疑问,我错过了飞机。
按照他们的要求,我第二天去了机场,但是他们并没有还我东西。相反,几个FBI(美国联邦调查局)的工作人员出现了,他们把昨天海关问的问题又问了一遍,我也给出了同样的回答,这个过程持续了2个小时。
问完最后一个问题,二话不说,他们就逮捕了我,逮捕的理由是,我第一天回答海关的同一个问题前后矛盾,我在撒谎。他们的语气和神情令我感到恐惧。
因为这21个棕色液体瓶,我就卷入了一场牢狱之灾和长达1年的官司,甚至几乎要毁掉我的学术生涯。
我记得很清楚,12月11日,也就是两天后,我就被检察官起诉了。当天,我就被关押在波士顿的监狱里。
我在监狱里待了87天,保释后在家待了9个月,期间总共庭审12次,直到2021年1月6日,我的官司才真正结束。 莫须有的指控和给我定罪的媒体
我被抓进监狱后不到1个月,2019年12月30日,美国司法部发布公告,说这21个棕色瓶液体是我从哈佛医学院贝斯以色列女执事医疗中心实验室窃取的癌细胞样本。
这是一项莫须有的指控。在我被他们逮捕的当天,他们也搜走了我行李箱内那21个棕色瓶子去做了检测。为什么检测结果出来之前,他们就发布公告说这是我窃取的癌细胞样本?
那份检测报告是证明我清白的最重要的证据之一,但我的代理律师一直到2020年7月才拿到检测报告。检测报告的日期很明显可以看出,早在2020年2月,检测报告结果就陆续已经出来了,但是足足拖了好几个月才发给我的律师。
检测报告里面的结论很明确,那21个棕色瓶液体既不是癌细胞样本,也不是我盗窃的,是我在实验室做的DNA表达载体,为了回国继续做研究用的普通生物材料。
构建表达载体是基因工程的基本操作,在分子生物学、医学研究中十分常见。而且,由于技术成熟,载体构建服务现已产业化。
这种DNA表达载体,如果在美国买,价格是70美元左右一个,并不贵,,但是如果回来重做,也需要耗费一定的时间。对我们这种做科研的人来说,时间是很重要的。
美国检察官最后的庭审备忘录也说了,DNA表达载体是将一段DNA插入基因的工具,受过生物医学训练的人即可构建,且价格并不昂贵,这些东西并没什么太大的价值。
我此前口头问过实验室的博后和同事,可不可以把这些生物样本带回国,他们都觉得很常见。加上之前实验室的其他研究人员也直接带回 过 自己的生物样本,又带回来继续做研究,我就没有完全没有想到要海关申报这回事。   但是这次出事我才意识到,生物样本本就是很敏感的一类东西,根据美国出入境的相关规定,是需要和海关提前申请报备的。
但我因为这个没有申报,变成了司法部和媒体口中的窃贼和间谍,经历了长达13个月的官司和87天的牢狱之灾,前所未有的网络暴力,甚至几乎毁掉了我的学术生涯。
我在监狱里的时候,FBI找不到可以指控我偷窃和走私罪行的证据。所以最后对我的指控并非司法部公告和外界报道的“走私”和“偷窃”,而是将对我的指控改成了:未能按照联邦关于危险材料运输的规定在行李中携带了生物材料。
我的律师很快申请驳回了这项指控,因为有关条例并不包括本身并不危险,也不含有任何有害物质的“生物材料”。
另外一个指控是,我在洛根机场向海关人员作出虚假陈述。我们要求他们出具当时的执法录音或者录像。结果他们说,海关人员对我的询问的时候没有录音,也没有录像。FBI对我的询问有录音,但当我们要求他们出具录音时,他们居然说录音设备坏了。
我们本来是一直坚持要陪审团庭审的,美国的案子最后都是由十几个公民成立的陪审团来裁定。但我当时出事后没几天,哈佛大学就吊销了我的签证,也就是说,我没有美国的合法签证和合法身份,属于非法滞留。
律师和我说,如果我们坚持陪审团庭审,我们是有可能打赢的,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会面临着什么问题呢,就是在我上庭之前,我可能会先被移民局带走,关押在移民局监狱,移民局把我遣返回国,那样的话我就没法出庭了,而且这个过程会很久很久,估计拖个1-2年也是有可能的。美国移民局监狱新冠疫情十分严重,一旦被关进移民局监狱感染新冠病毒的可能性非常高。人身安全也得不到保障。
所以律师最后给我的建议是,承认对海关做出了一次虚假陈述,在我被遣送回国后至少10年内,我将不能入境美国。这是他们最想看到的,因为这样等于说他们就没有办错什么事情。
在2020年12月份的时候,我们和对方达成协议,最后的罪名只有一项——向海关人员作出虚假陈述。
虽然曾经加诸在我身上的走私和偷窃的罪名早已撤销,但美国的媒体早已将我定罪。
2019年12月,第一次出庭申请保释时,当天来了20多家美国当地媒体,所以网络上铺天盖地的报道都是关于我如何盗窃了实验室的癌细胞样本,给我扣上了“偷盗”这样的罪名。   2020年3月刚从监狱保释出来,回到波士顿所在的公寓后,我还是没忍住,第一件事就是上网搜索了国内媒体报道我的文章,看了一下文章后面的评论,不出意料,评论里也都是骂我的,说我这种偷盗行为胆大妄为,学术不端,丢中国人的脸等等。   如今,那些曾经加在我头上的罪名早已撤销,但是已经没有人关注了:
美国法院的官网有关我的案件中,还仍然保留着我“偷窃”等字眼;哈佛大学校报的报道还将走私的罪名扣在我头上。 87天在美国监狱的日子 12月11日,是我人生第一次进监狱。 我被狱警带到了一个两人间。
进了房间的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我把所有事情都搞砸了,我瞬间就崩溃了,哭得稀里哗啦。旁边的黑人狱友,还过来安慰我,让我不要太伤心,“一切都会过去的”,他在这里已经待了一阵子。这个监狱里,大部分都是黑人,只有少数亚裔和白人。
我试图从崩溃的情绪中走出来。每天我唯一的期待,就是和妻子20分钟的通话时间,我想知道申请保释的进展到什么地步了。
2019年12月18日,法庭同意我保释候审。然而,在12月18日至12月19日晚上,监狱里唯一可以向外界沟通的有线电话全部坏了。同时,十多名FBI荷枪实弹的搜查了我住的公寓,断章取义我舍友的证词,并以我有可能逃回中国为由上诉,要求不允许我保释候审。法官居然相信他们的上诉理由,拒绝了原本同意的保释。
后来,我被分配到了一个大通铺,70个人住在一起。这里面环境很差,有点像我之前看过的美剧《越狱》中的监狱里的环境,乱糟糟的,但是打架斗殴的事情很少,狱友偶尔会聚在一起聊天。   我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直到监狱电视里播放的一条新闻,让我终于意识到,我的案子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那天,我和狱友在监狱房间里看电视,新闻里说,美国FBI逮捕了哈佛化学系主任,说他没有如实披露与中国高校关系,提供了与中国一所大学的虚假资金关系。我当时很震惊,他可是美国非常顶尖的一个化学家,美国科学院院士。更让我震惊的是,我也成了那个新闻里的主角,新闻主播说,FBI抓了几个中国间谍,其中就有我和他。 
你们能想象一下,我在美国的监狱里面,一个美国电视新闻主播说我是一个中国间谍吗?我能不紧张吗?懵了,弦一下子就紧绷了。
我之前只偶尔听说过一些在美国教授和科学家被指控是间谍,被带去调查,从来没想到这件事会发生我身上,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医学博士生。后来,我搜了很多资料才知道,这几年,这类事件在美国很普遍。
比如,2019年,FBI对与中国相关的生物医学知识财产权盗窃案进行了大规模调查,截至年底,被查机构有71家,多达180起个案,几乎所有涉案者都是华人,他们被指为中国窃取机密科学研究成果。
去年疫情期间,从3月到6月,美国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发起了一个调查,使包括MD安德森癌症中心、埃默里大学在内的至少54名教授、学者被开除与辞退。24人被起诉判刑,还取消了77名研究者的补助、或赞助资格,有10多名与这些科学家有关系的研究人员被驱逐回国。 
这种拉网式审查的规模令人不寒而栗。好多案件中,他们至今无法以可信的罪名起诉这些科学家,往往最后是在一些税务问题上来做出指控。
我每天就等着出房间和我妻子通电话,因为很多人排队,所以一天只能通两次电话。监狱里的时间太漫长了,而我一直没适应这样的生活,也很少和周围人说话。我让我妻子给我寄过来一些书,她一下子给我寄来了好多,我在监狱里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看书,看完了一本专业相关的学术书籍,还有中国历史相关的书。
这一待就是87天。2020年3月6日,在代理律师的帮助下,我终于被保释出狱了。这87天,检察官并没有找到什么证据,比如最初指控我偷实验室的癌细胞样本,实际上,那都是我自己做的,不是偷的,也不是什么癌细胞样本。
但我开始了另一个漫长的等待,保释阶段,在家里待着,不能出门。保释后我只能待在我的公寓里面,我不能够走出我的公寓,有GPS监控器,别人可以来看我,但是我不能出去,但至少是恢复了一定的自由。
这段时间,我自己还写了一篇论文。我当时不能做实验,就只能利用公共数据库的东西进行分析。后来那篇论文发在欧洲放射学杂志上面。
我依然处处谨慎,听了律师的话,不敢和哈佛学校的实验室同事以及导师联系,也不敢和国内的导师和同学联系,害怕再有欲加之罪。
美国的代理律师都惊讶于司法系统的刁难
从我进监狱起,妻子就一直为我的案子奔波,这其中最难的一件事,就是为我的案子找到一个合适的私人律师。
我和妻子是大学本科同学,我们研究生毕业后就结婚了,还一起念了博士,一起申请去美国联合培养,有她一直陪伴,很幸福。2018年我们一先后来了美国,我在波士顿做研究,她在马里兰做研究。
而这次我出事,幸亏有我妻子,不然我不可能被保释出来。
实际上,每个案子,法庭都会给被告人指派一个公派律师,但是那个代理我案子的公派律师非常忙,他没有太多时间能够花在我的案子上面,我第一次申请保释失败,也就是刚被抓进去那会,我和妻子就决定去找一个私人律师。
她通过各种渠道帮我找私人律师,比如她所在学校法学院的同学,我们中山大学的美东校友会,还有网络。我妻子和这些律师一个一个当面聊。
一直迟迟定不下来律师的主要原因,是收费太高。我和我妻子都还没有正式工作,对于我们这样的普通家庭来说,这绝对不是一笔小开销,我从小家庭条件不好,母亲没有工作,父亲从事水产养殖,我读硕士的时候父亲得癌症就去世了,我的家人不可能拿得出一大笔钱付律师费。
有些律师收费高到你一个普通家庭是接受不了的,有律师估算了一下,整个案子预计花费要达到50多万美元。
找了好一些律师后,后来我妻子终于找到了现在代理我案子的律师Norman和David,他们是波士顿当地比较优秀的律所,收费不算太高。但即便如此,两位律师收费大概一个小时1200美元。我们当时和他商量了,每个小时按1200美元算,同时定了一个收费上限,20万美元。
之所以会定一个上限,其实律师自己是有判断的,我这个案子对他来说,不是一个大案子,是一个简单的案子,而且他觉得我是被冤枉的,被污蔑的,会更愿意来帮你,所以在谈价钱的时候,他已经做了让步。
Norman接手我的案子的时候,就问过他的一个多年朋友,是一位诺贝尔生理医学奖得主。那个教授告诉他,很多科研人员为了实验方便都会带实验材料的。不止是中国人这么做,美国人,欧洲人,全世界的科研人员都这么做。但这些材料都是没有侵犯知识产权,没有涉及商业机密的。当时这个教授还答应,如果真的到了陪审团庭审,他愿意出庭作证。
我们好不容易凑了钱请了私人律师,检察官当庭说我们的钱来源不明,有可能有某种力量在后面支持我,这种力量有可能来自中国政府。
上庭的时候,我印象最深刻的,或者说感受最深刻的,是司法的天枰是倾斜的,所以即使律师为我做了很好的辩护,有时候也是非常无力的。 
比如,仅仅因为我是公派的留学生,检察官就推断说我可能是个间谍,说我飞回中国之后可能就再也不回来了,有可能通过墨西哥边境跑了。这些理由在我听起来是很荒谬的,但是法官说有可能,所以就不让我保释了。 
这场持续了近1年的官司,我的代理律师他自己都很惊讶,为什么检察官要这么刁难我?我当时为了保释,总共出庭了8次之多。他说,他之前经常代理杀人案,强奸案,都是罪行比较严重的案子,但是申请保释的过程都没有这次复杂,也不用当事人出庭这么多次。
更不能理解的是,虽然我在2020年3月被保释出来了,但我被软禁了,我只能待在家里。律师和我说,这跟我这个案子的严重程度不符合,所以他一直都觉得,这里面存在很明显的种族歧视。
被永久改变的
虽然现在已经撤销了对我偷窃和走私的指控,我也已经回到了国内,但我知道,有些事情被永久改变了。
如果国内学术界选择相信美国FBI和司法部编织的谎言,那我可能在国内的学术圈呆不下去了。尽管我从来没做这些事,但负面影响已经造成。
国内报道当时都很负面,大多根据当时FBI和美国司法部的指控写的。而我这次审判结果出来了,却很少再有人报道,大多数人对我的印象还停留在我被抓的那段时间。
如果没有出现这个事情,其实我还是挺顺利的。如果我去年顺利回来,没什么事情发生的话,我现在已经毕业了、留校或者去其他地方从事科研,也有可能做临床医生。
现在情况已经完全不同了。我妻子前不久还问过我,我会考虑去公司吗?她问这个问题其实是有原因的,因为学术机构还是很介意这种舆论。
当我最近在线上面试工作时,总是绕不开曾经被FBI逮捕的那次新闻,面试者通常会把这样的问题抛过来,我想我似乎会有很长一段时间带着这样的烙印继续我的工作和生活。
除了对我学术生涯造成的负面影响,这件事在这1年多的时间,给我和我妻子的家人也带来了巨大的阴影和压力,让他们长期担惊受怕。
还有破碎的人际关系。我失去了很多,也逐渐理解了真实世界的残酷。这种事情没有发生在你身上的时候,你就觉得这种事情很遥远,概率也很低,但是发生在你身上的时候,你会看到很多很现实的问题。
在我庭审期间,检察官一直指控、推断我打算潜逃回中国。但事实上,我当时买了从美国回国的机票,也同时买了半个月后从国内回美国的机票,有行程单为证,而且我当时还有一个人证,就是我本科一个关系特别好的同学。
我本来打算回国面试然后回美国和他合租,搬到一起住,此前我们已经口头确定了这件事,因为原本和我合租的室友很快要回国。于是我就想到了他,我的律师想让他出庭说一下这个事情,证明我是没有潜逃回国的想法。但他不愿意出庭作证,他拒绝了。我妻子和他说,你可以不出庭,你可以写一份类似于书面的证明,他也拒绝了。他觉得是我影响了他,给他们带来了不安全的因素。
这件事情对我我造成的伤害已经远远都不可磨灭,其实我好长一段时间都在做噩梦。
我能调整过来,最大的动力还是得有家人的支持。尤其是我妻子,非常非常支持我,也非常非常相信我,没有她当时帮我弄保释,我是绝对不可能出来的。但我正在试图用我的韧性和意志去消解它,化解这些伤口。
其实现在还有一些中国教授,访问学者在美国经历我刚经历的事情。他们还未能顺利回家。希望舆论能支持他们,让他们在绝境中能看到希望。
如果未来有机会,我可能会详细写下这段不堪的经历,让大家看看,一个中国留学生在美国各个方面受到怎么样的歧视和对待,这个世界原来是多么荒谬。
  https://mp.weixin.qq.com/s/8uzmYfQeNwAC_V-cKkh83A
b
babyflynn
啊呸
ChristinaW
美国的司法系统,虽然保护了我们这样的普通人,但也让某些真正的坏蛋逍遥法外,然后他们得了便宜还卖乖~~
f
freedomme
LZ在这个版带风向,好玩不?
s
sunychen23
带了21个小棕瓶,顶风作案还嫩上媒体哭诉,叹为观止
buddytj
千人计划站主席团带大红花经历没说?
c
cactus_mei
"我就想到了行李箱里我带的体积很小的21个棕色小瓶子,那些棕色小瓶子只有一部分是和实验相关,是我自己在实验室做的很普通的生物材料,我要带回国继续做实验用。"
这个真不是开玩笑,小偷被抓了现形还叫冤?国内能让他做实验的也该抓起来吧。
M
Maple2316
偷带样品还认为没有错?这标准够低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只要全世界能接受你的解释,可惜你们的价值观跟大部分人是不符的,鸡同鸭讲。最后还说这些样品是自己做的,这是狡辩吧?你在人家实验室做的东西不属于你私人,这点道理不懂?事主是脑子有问题还是不懂法律?
Pipsqueak
所有样品和知识不都应该是PI和学校的吗?怎么这么大的胆子和同事说了一句就带走了?没有PI和学校的许可,说盗窃不为过吧
8
85打酱油
实验用品居然托运?这个真不冤
rime
他都对盗窃认罪了,只是法官没有对这项罪判刑。换个语种就成了无罪。 这种新闻从内容,到语言,到价值观,都没法看了。
WAW
拿美国的资源为中国做贡献,和拿中国的资源为美国做贡献其实是一样的, 这种事情没什么公平可讲的, 所有人对吃里爬外的都没有善意的, 至少在一边不受见待,不是说不可以做,但是做了就要有思想准备。

s
singlemummy
偷带样品还认为没有错?这标准够低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只要全世界能接受你的解释,可惜你们的价值观跟大部分人是不符的,鸡同鸭讲。最后还说这些样品是自己做的,这是狡辩吧?你在人家实验室做的东西不属于你私人,这点道理不懂?事主是脑子有问题还是不懂法律?
Maple2316 发表于 2021-01-25 13:44

这个人就是偷带的plasmid。 这是很重要的“原材料” 。 有了这个,他回国就能省下大量时间。 偷乐21个plasmid, 呵呵 这些东西都是学校的财产,没有经过学校的代表(PI) 的书面许可,压根不能带走的
带走就是偷窃。
当然了, plasmid很容易携带,所以多少年以来, 偷带plasmid的人无数,但是并不意味这是合法的。 这还是偷窃, 小偷多了,没有被抓, 这个哥们运气不好,被抓了, 仅此而已 也就是FBI蠢, 要不然的话妥妥的跟黑兄弟作伴5年
令人叹为观止的是, 小偷竟然理直气壮地认为自己无辜。。。。 这点倒是跟黑兄弟学到家了
ladybug888
学美国技术,赚美国钱,屁股在美国,你却一心报效祖国,你好意思跟我们辛辛苦苦、兢兢业业的美华要捐款吗?去找你的救世主吧!走好,不送!
csliz
为啥这么普通的 生物材料要自己带,买不起吗 ??
s
singlemummy
学美国技术,赚美国钱,屁股在美国,你却一心报效祖国,你好意思跟我们辛辛苦苦、兢兢业业的美华要捐款吗?去找你的救世主吧!走好,不送!
ladybug888 发表于 2021-01-25 14:22

这些人,不过是为了回国建立lab 快一些, 出成果,出文章快些,甚至把不属于自己的idea 在国内去实现,然后发文章, 好快速获得名利而已。
其实这些车载斗量的垃圾paper,能让厉害国收益多少,还真的值得怀疑。
说实话, 俺佩服那些来偷军事,科技 等的真正情报的 真间谍 --- 人家真是脑袋别在裤腰带上为厉害国拼命。
这些被抓的千人和这个小偷,不过是为了自己名利而已。
k
karenmxm
当地时间1月14日,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麻省理工学院(MIT)教授陈刚在其位于美国马萨诸塞州剑桥市的家中被FBI(美国联邦调查局)逮捕。陈刚是美籍华人,也是一位成就斐然、备受尊敬的科学家。他被指控电汇欺诈,未提交外国银行账户,隐瞒与中国的关系,如若指控成立,他将面临最高20年的监禁。
这绝对不是个案。自特朗普执政以来,美国司法部和FBI开始以知识产权盗窃、隐瞒和中国政府的关系等为名,逮捕了多位华人科学家。
截至2019年底,被查机构有71家,多达180起个案,几乎所有涉案者都是华人,他们被指为中国窃取机密科学研究成果。
在很多案件中,他们无法以可信的罪名起诉这些科学家,往往最后是在一些税务问题上来做出指控。
如今美国的学术界,特别是华人及来自中国的研究人员已经噤若寒蝉、风声鹤唳。
本文来自国内一所985大学的医学博士生郑灶松,他曾在哈佛大学访学,于2019年12月被FBI逮捕,并被指控从实验室窃取癌细胞样本,准备走私回国。实际上,后来经过检测,他带走的,是再普通不过的生物材料。
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美国司法部发布公告称,郑灶松偷窃了哈佛大学医学院的癌细胞样本。
哪怕在走私和盗窃罪名被撤销之后,美国法院的官网有关郑灶松的案件中,还保留着“偷窃”的字眼;哈佛大学校报的报道中,郑也还是承担了走私的恶名。
2021年1月6日,在经历了87天牢狱生活,12次庭审之后,法院撤销了上述指控,最后只有向海关虚假陈述一项指控成立。
随后,郑灶松立即回到了中国。在隔离期间,他向八点健闻讲述了这1年多的遭遇,这一场突如其来的抓捕和指控,是如何让一个前途光明的年轻研究者迅速坠入深渊的?个人的命运是怎样在中美关系交恶的时代洪流中被彻底改变的?
命运的转折点
2019年12月9日,是我命运的转折点。
那天下午,我带了两个大的行李箱、一个登机箱和一个书包,赶到波士顿的机场,准备回广州参加一个面试和探亲,一个月后再返回美国。
在我排队即将登上飞机的时候,突然有几个海关工作人员来到我面前,说想要问我一些问题,让我跟他们走。
他们一上来问我的第一个问题是,“你身上有没有带和实验相关的东西?”我说,没有。接着他们抛来了好多问题,比如,你是不是中共党员,是自费的留学生还是国家公派的留学生等等。
他们陆陆续续问了很多问题后,又问了第一个问题:“你身上有没有和实验相关的东西?”我想了想说,“我身上没有带,但我托运的行李箱里有”。我在上飞机前托运了我的大行李箱,在办理托运时一切正常,但他们再次问起了这个问题,我就想到了行李箱里我带的体积很小的21个棕色小瓶子,那些棕色小瓶子只有一部分是和实验相关,是我自己在实验室做的很普通的生物材料,我要带回国继续做实验用。
他们觉得我对这个问题前后回答不一致,觉得我有隐瞒和说谎的嫌疑。然后他们搜走了我的手机、电脑和护照,说要检查我的电子设备,让我第二天早上11点多来取。
这场问话持续了2个多小时,毫无疑问,我错过了飞机。
按照他们的要求,我第二天去了机场,但是他们并没有还我东西。相反,几个FBI(美国联邦调查局)的工作人员出现了,他们把昨天海关问的问题又问了一遍,我也给出了同样的回答,这个过程持续了2个小时。
问完最后一个问题,二话不说,他们就逮捕了我,逮捕的理由是,我第一天回答海关的同一个问题前后矛盾,我在撒谎。他们的语气和神情令我感到恐惧。
因为这21个棕色液体瓶,我就卷入了一场牢狱之灾和长达1年的官司,甚至几乎要毁掉我的学术生涯。
我记得很清楚,12月11日,也就是两天后,我就被检察官起诉了。当天,我就被关押在波士顿的监狱里。
我在监狱里待了87天,保释后在家待了9个月,期间总共庭审12次,直到2021年1月6日,我的官司才真正结束。 莫须有的指控和给我定罪的媒体
我被抓进监狱后不到1个月,2019年12月30日,美国司法部发布公告,说这21个棕色瓶液体是我从哈佛医学院贝斯以色列女执事医疗中心实验室窃取的癌细胞样本。
这是一项莫须有的指控。在我被他们逮捕的当天,他们也搜走了我行李箱内那21个棕色瓶子去做了检测。为什么检测结果出来之前,他们就发布公告说这是我窃取的癌细胞样本?
那份检测报告是证明我清白的最重要的证据之一,但我的代理律师一直到2020年7月才拿到检测报告。检测报告的日期很明显可以看出,早在2020年2月,检测报告结果就陆续已经出来了,但是足足拖了好几个月才发给我的律师。
检测报告里面的结论很明确,那21个棕色瓶液体既不是癌细胞样本,也不是我盗窃的,是我在实验室做的DNA表达载体,为了回国继续做研究用的普通生物材料。
构建表达载体是基因工程的基本操作,在分子生物学、医学研究中十分常见。而且,由于技术成熟,载体构建服务现已产业化。
这种DNA表达载体,如果在美国买,价格是70美元左右一个,并不贵,,但是如果回来重做,也需要耗费一定的时间。对我们这种做科研的人来说,时间是很重要的。
美国检察官最后的庭审备忘录也说了,DNA表达载体是将一段DNA插入基因的工具,受过生物医学训练的人即可构建,且价格并不昂贵,这些东西并没什么太大的价值。
我此前口头问过实验室的博后和同事,可不可以把这些生物样本带回国,他们都觉得很常见。加上之前实验室的其他研究人员也直接带回 过 自己的生物样本,又带回来继续做研究,我就没有完全没有想到要海关申报这回事。   但是这次出事我才意识到,生物样本本就是很敏感的一类东西,根据美国出入境的相关规定,是需要和海关提前申请报备的。
但我因为这个没有申报,变成了司法部和媒体口中的窃贼和间谍,经历了长达13个月的官司和87天的牢狱之灾,前所未有的网络暴力,甚至几乎毁掉了我的学术生涯。
我在监狱里的时候,FBI找不到可以指控我偷窃和走私罪行的证据。所以最后对我的指控并非司法部公告和外界报道的“走私”和“偷窃”,而是将对我的指控改成了:未能按照联邦关于危险材料运输的规定在行李中携带了生物材料。
我的律师很快申请驳回了这项指控,因为有关条例并不包括本身并不危险,也不含有任何有害物质的“生物材料”。
另外一个指控是,我在洛根机场向海关人员作出虚假陈述。我们要求他们出具当时的执法录音或者录像。结果他们说,海关人员对我的询问的时候没有录音,也没有录像。FBI对我的询问有录音,但当我们要求他们出具录音时,他们居然说录音设备坏了。
我们本来是一直坚持要陪审团庭审的,美国的案子最后都是由十几个公民成立的陪审团来裁定。但我当时出事后没几天,哈佛大学就吊销了我的签证,也就是说,我没有美国的合法签证和合法身份,属于非法滞留。
律师和我说,如果我们坚持陪审团庭审,我们是有可能打赢的,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会面临着什么问题呢,就是在我上庭之前,我可能会先被移民局带走,关押在移民局监狱,移民局把我遣返回国,那样的话我就没法出庭了,而且这个过程会很久很久,估计拖个1-2年也是有可能的。美国移民局监狱新冠疫情十分严重,一旦被关进移民局监狱感染新冠病毒的可能性非常高。人身安全也得不到保障。
所以律师最后给我的建议是,承认对海关做出了一次虚假陈述,在我被遣送回国后至少10年内,我将不能入境美国。这是他们最想看到的,因为这样等于说他们就没有办错什么事情。
在2020年12月份的时候,我们和对方达成协议,最后的罪名只有一项——向海关人员作出虚假陈述。
虽然曾经加诸在我身上的走私和偷窃的罪名早已撤销,但美国的媒体早已将我定罪。
2019年12月,第一次出庭申请保释时,当天来了20多家美国当地媒体,所以网络上铺天盖地的报道都是关于我如何盗窃了实验室的癌细胞样本,给我扣上了“偷盗”这样的罪名。   2020年3月刚从监狱保释出来,回到波士顿所在的公寓后,我还是没忍住,第一件事就是上网搜索了国内媒体报道我的文章,看了一下文章后面的评论,不出意料,评论里也都是骂我的,说我这种偷盗行为胆大妄为,学术不端,丢中国人的脸等等。   如今,那些曾经加在我头上的罪名早已撤销,但是已经没有人关注了:
美国法院的官网有关我的案件中,还仍然保留着我“偷窃”等字眼;哈佛大学校报的报道还将走私的罪名扣在我头上。 87天在美国监狱的日子 12月11日,是我人生第一次进监狱。 我被狱警带到了一个两人间。
进了房间的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我把所有事情都搞砸了,我瞬间就崩溃了,哭得稀里哗啦。旁边的黑人狱友,还过来安慰我,让我不要太伤心,“一切都会过去的”,他在这里已经待了一阵子。这个监狱里,大部分都是黑人,只有少数亚裔和白人。
我试图从崩溃的情绪中走出来。每天我唯一的期待,就是和妻子20分钟的通话时间,我想知道申请保释的进展到什么地步了。
2019年12月18日,法庭同意我保释候审。然而,在12月18日至12月19日晚上,监狱里唯一可以向外界沟通的有线电话全部坏了。同时,十多名FBI荷枪实弹的搜查了我住的公寓,断章取义我舍友的证词,并以我有可能逃回中国为由上诉,要求不允许我保释候审。法官居然相信他们的上诉理由,拒绝了原本同意的保释。
后来,我被分配到了一个大通铺,70个人住在一起。这里面环境很差,有点像我之前看过的美剧《越狱》中的监狱里的环境,乱糟糟的,但是打架斗殴的事情很少,狱友偶尔会聚在一起聊天。   我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直到监狱电视里播放的一条新闻,让我终于意识到,我的案子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那天,我和狱友在监狱房间里看电视,新闻里说,美国FBI逮捕了哈佛化学系主任,说他没有如实披露与中国高校关系,提供了与中国一所大学的虚假资金关系。我当时很震惊,他可是美国非常顶尖的一个化学家,美国科学院院士。更让我震惊的是,我也成了那个新闻里的主角,新闻主播说,FBI抓了几个中国间谍,其中就有我和他。 
你们能想象一下,我在美国的监狱里面,一个美国电视新闻主播说我是一个中国间谍吗?我能不紧张吗?懵了,弦一下子就紧绷了。
我之前只偶尔听说过一些在美国教授和科学家被指控是间谍,被带去调查,从来没想到这件事会发生我身上,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医学博士生。后来,我搜了很多资料才知道,这几年,这类事件在美国很普遍。
比如,2019年,FBI对与中国相关的生物医学知识财产权盗窃案进行了大规模调查,截至年底,被查机构有71家,多达180起个案,几乎所有涉案者都是华人,他们被指为中国窃取机密科学研究成果。
去年疫情期间,从3月到6月,美国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发起了一个调查,使包括MD安德森癌症中心、埃默里大学在内的至少54名教授、学者被开除与辞退。24人被起诉判刑,还取消了77名研究者的补助、或赞助资格,有10多名与这些科学家有关系的研究人员被驱逐回国。 
这种拉网式审查的规模令人不寒而栗。好多案件中,他们至今无法以可信的罪名起诉这些科学家,往往最后是在一些税务问题上来做出指控。
我每天就等着出房间和我妻子通电话,因为很多人排队,所以一天只能通两次电话。监狱里的时间太漫长了,而我一直没适应这样的生活,也很少和周围人说话。我让我妻子给我寄过来一些书,她一下子给我寄来了好多,我在监狱里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看书,看完了一本专业相关的学术书籍,还有中国历史相关的书。
这一待就是87天。2020年3月6日,在代理律师的帮助下,我终于被保释出狱了。这87天,检察官并没有找到什么证据,比如最初指控我偷实验室的癌细胞样本,实际上,那都是我自己做的,不是偷的,也不是什么癌细胞样本。
但我开始了另一个漫长的等待,保释阶段,在家里待着,不能出门。保释后我只能待在我的公寓里面,我不能够走出我的公寓,有GPS监控器,别人可以来看我,但是我不能出去,但至少是恢复了一定的自由。
这段时间,我自己还写了一篇论文。我当时不能做实验,就只能利用公共数据库的东西进行分析。后来那篇论文发在欧洲放射学杂志上面。
我依然处处谨慎,听了律师的话,不敢和哈佛学校的实验室同事以及导师联系,也不敢和国内的导师和同学联系,害怕再有欲加之罪。
美国的代理律师都惊讶于司法系统的刁难
从我进监狱起,妻子就一直为我的案子奔波,这其中最难的一件事,就是为我的案子找到一个合适的私人律师。
我和妻子是大学本科同学,我们研究生毕业后就结婚了,还一起念了博士,一起申请去美国联合培养,有她一直陪伴,很幸福。2018年我们一先后来了美国,我在波士顿做研究,她在马里兰做研究。
而这次我出事,幸亏有我妻子,不然我不可能被保释出来。
实际上,每个案子,法庭都会给被告人指派一个公派律师,但是那个代理我案子的公派律师非常忙,他没有太多时间能够花在我的案子上面,我第一次申请保释失败,也就是刚被抓进去那会,我和妻子就决定去找一个私人律师。
她通过各种渠道帮我找私人律师,比如她所在学校法学院的同学,我们中山大学的美东校友会,还有网络。我妻子和这些律师一个一个当面聊。
一直迟迟定不下来律师的主要原因,是收费太高。我和我妻子都还没有正式工作,对于我们这样的普通家庭来说,这绝对不是一笔小开销,我从小家庭条件不好,母亲没有工作,父亲从事水产养殖,我读硕士的时候父亲得癌症就去世了,我的家人不可能拿得出一大笔钱付律师费。
有些律师收费高到你一个普通家庭是接受不了的,有律师估算了一下,整个案子预计花费要达到50多万美元。
找了好一些律师后,后来我妻子终于找到了现在代理我案子的律师Norman和David,他们是波士顿当地比较优秀的律所,收费不算太高。但即便如此,两位律师收费大概一个小时1200美元。我们当时和他商量了,每个小时按1200美元算,同时定了一个收费上限,20万美元。
之所以会定一个上限,其实律师自己是有判断的,我这个案子对他来说,不是一个大案子,是一个简单的案子,而且他觉得我是被冤枉的,被污蔑的,会更愿意来帮你,所以在谈价钱的时候,他已经做了让步。
Norman接手我的案子的时候,就问过他的一个多年朋友,是一位诺贝尔生理医学奖得主。那个教授告诉他,很多科研人员为了实验方便都会带实验材料的。不止是中国人这么做,美国人,欧洲人,全世界的科研人员都这么做。但这些材料都是没有侵犯知识产权,没有涉及商业机密的。当时这个教授还答应,如果真的到了陪审团庭审,他愿意出庭作证。
我们好不容易凑了钱请了私人律师,检察官当庭说我们的钱来源不明,有可能有某种力量在后面支持我,这种力量有可能来自中国政府。
上庭的时候,我印象最深刻的,或者说感受最深刻的,是司法的天枰是倾斜的,所以即使律师为我做了很好的辩护,有时候也是非常无力的。 
比如,仅仅因为我是公派的留学生,检察官就推断说我可能是个间谍,说我飞回中国之后可能就再也不回来了,有可能通过墨西哥边境跑了。这些理由在我听起来是很荒谬的,但是法官说有可能,所以就不让我保释了。 
这场持续了近1年的官司,我的代理律师他自己都很惊讶,为什么检察官要这么刁难我?我当时为了保释,总共出庭了8次之多。他说,他之前经常代理杀人案,强奸案,都是罪行比较严重的案子,但是申请保释的过程都没有这次复杂,也不用当事人出庭这么多次。
更不能理解的是,虽然我在2020年3月被保释出来了,但我被软禁了,我只能待在家里。律师和我说,这跟我这个案子的严重程度不符合,所以他一直都觉得,这里面存在很明显的种族歧视。
被永久改变的
虽然现在已经撤销了对我偷窃和走私的指控,我也已经回到了国内,但我知道,有些事情被永久改变了。
如果国内学术界选择相信美国FBI和司法部编织的谎言,那我可能在国内的学术圈呆不下去了。尽管我从来没做这些事,但负面影响已经造成。
国内报道当时都很负面,大多根据当时FBI和美国司法部的指控写的。而我这次审判结果出来了,却很少再有人报道,大多数人对我的印象还停留在我被抓的那段时间。
如果没有出现这个事情,其实我还是挺顺利的。如果我去年顺利回来,没什么事情发生的话,我现在已经毕业了、留校或者去其他地方从事科研,也有可能做临床医生。
现在情况已经完全不同了。我妻子前不久还问过我,我会考虑去公司吗?她问这个问题其实是有原因的,因为学术机构还是很介意这种舆论。
当我最近在线上面试工作时,总是绕不开曾经被FBI逮捕的那次新闻,面试者通常会把这样的问题抛过来,我想我似乎会有很长一段时间带着这样的烙印继续我的工作和生活。
除了对我学术生涯造成的负面影响,这件事在这1年多的时间,给我和我妻子的家人也带来了巨大的阴影和压力,让他们长期担惊受怕。
还有破碎的人际关系。我失去了很多,也逐渐理解了真实世界的残酷。这种事情没有发生在你身上的时候,你就觉得这种事情很遥远,概率也很低,但是发生在你身上的时候,你会看到很多很现实的问题。
在我庭审期间,检察官一直指控、推断我打算潜逃回中国。但事实上,我当时买了从美国回国的机票,也同时买了半个月后从国内回美国的机票,有行程单为证,而且我当时还有一个人证,就是我本科一个关系特别好的同学。
我本来打算回国面试然后回美国和他合租,搬到一起住,此前我们已经口头确定了这件事,因为原本和我合租的室友很快要回国。于是我就想到了他,我的律师想让他出庭说一下这个事情,证明我是没有潜逃回国的想法。但他不愿意出庭作证,他拒绝了。我妻子和他说,你可以不出庭,你可以写一份类似于书面的证明,他也拒绝了。他觉得是我影响了他,给他们带来了不安全的因素。
这件事情对我我造成的伤害已经远远都不可磨灭,其实我好长一段时间都在做噩梦。
我能调整过来,最大的动力还是得有家人的支持。尤其是我妻子,非常非常支持我,也非常非常相信我,没有她当时帮我弄保释,我是绝对不可能出来的。但我正在试图用我的韧性和意志去消解它,化解这些伤口。
其实现在还有一些中国教授,访问学者在美国经历我刚经历的事情。他们还未能顺利回家。希望舆论能支持他们,让他们在绝境中能看到希望。
如果未来有机会,我可能会详细写下这段不堪的经历,让大家看看,一个中国留学生在美国各个方面受到怎么样的歧视和对待,这个世界原来是多么荒谬。
  https://mp.weixin.qq.com/s/8uzmYfQeNwAC_V-cKkh83A
擅长吃火锅 发表于 2021-01-25 13:21

人生完整很重要,虽然过程煎熬
擅长吃火锅
偷带样品还认为没有错?这标准够低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只要全世界能接受你的解释,可惜你们的价值观跟大部分人是不符的,鸡同鸭讲。最后还说这些样品是自己做的,这是狡辩吧?你在人家实验室做的东西不属于你私人,这点道理不懂?事主是脑子有问题还是不懂法律?
Maple2316 发表于 2021-01-25 13:44

麻烦您老看完文章再评论好吗?还上升到价值观?这篇文章只是从被告人角度陈述发生的事情,大多数人觉得fbi的起诉书就都是事实了,这篇文章说明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s
singlemummy
为啥这么普通的 生物材料要自己带,买不起吗 ??
csliz 发表于 2021-01-25 14:23

这不是普通的生物材料 plasmid的构建, 是包含idea在内的, 你构建的什么序列的plasmid, 是要达到特定目的的。 这里面本身包含知识产权在内的, 包含着这个lab下面的学术实验构想的。 用这个plasmid表达出来特定的蛋白才能进行某些特定的实验。
这不同于实验室一瓶到处可以买到的药品。
姑逢獙獙
偷实验室样本没有任何辩解余地,别说是实验样本,就是一瓶水,未经允许拿走都是偷,只不过没人追究,追究起来不必喊冤。
8
85打酱油
这不是普通的生物材料 plasmid的构建, 是包含idea在内的, 你构建的什么序列的plasmid, 是要达到特定目的的。 这里面本身包含知识产权在内的, 包含着这个lab下面的学术实验构想的。 用这个plasmid表达出来特定的蛋白才能进行某些特定的实验。
这不同于实验室一瓶到处可以买到的药品。
singlemummy 发表于 2021-01-25 14:37

re,我当时一个载体做了将近一年,不过做好了文章就差不多了
Pipsqueak
也“谢谢”这位中国博士和其他“不小心带样品和数据”回国的同胞们,广大STEM方向的留学生和在美工作者如今不敢回国或者滞留国内不能返美……
okyes
我就想到了行李箱里我带的体积很小的21个棕色小瓶子,那些棕色小瓶子只有一部分是和实验相关,是我自己在实验室做的很普通的生物材料,我要带回国继续做实验用。 ============== 你咋不把美国实验室的样品试剂都偷光啊,那些你会中国都用的着啊。 要点碧莲行不行啊
okyes
这不是普通的生物材料 plasmid的构建, 是包含idea在内的, 你构建的什么序列的plasmid, 是要达到特定目的的。 这里面本身包含知识产权在内的, 包含着这个lab下面的学术实验构想的。 用这个plasmid表达出来特定的蛋白才能进行某些特定的实验。
这不同于实验室一瓶到处可以买到的药品。
singlemummy 发表于 2021-01-25 14:37

你真是傻逼还是装傻啊,所有的东西都属于学校或者研究所的知识产权,就是plasmid这种东西,也是人家发给你千老工钱你堆出来的。你除了拿到书面授权,你是不能带走的。 当然,这个lz是傻逼中的战斗机,偷个plasmid还被抓,这种智商不要做科研了,随便提质粒,然后点在滤纸上烘干,带走,国内无数人屡试不爽的顺载体的方法。早期的pcambia,PBI,PET这些改造系列的的载体都是这么偷回去的。
模拟人生
准备回广州参加一个面试和探亲,一个月后再返回美国 行李箱里我带的体积很小的21个棕色小瓶子,那些棕色小瓶子只有一部分是和实验相关,是我自己在实验室做的很普通的生物材料,我要带回国继续做实验用。
先说回国面试+探亲,后面又说回国继续做实用用,试问谁回国探亲的时间还做实验?在家里做?怎么做?家里有显微镜等实验仪器?
明显前后矛盾。
c
chacha2013
这就是抓了个现行犯啊。 这种人以后做科研工作,会带出啥样的风气可想而知
tigerleihm
你发这个到这里大错特错了,这里大部分人的是非观就是中国或者中国人做什么都是错的,哪怕他们的白人主子撤销指控也不行,狗绳就算被拉得再紧也要冲上去叫两声,咬几口,要不然怎么怎么当个好狗
okyes
准备回广州参加一个面试和探亲,一个月后再返回美国 行李箱里我带的体积很小的21个棕色小瓶子,那些棕色小瓶子只有一部分是和实验相关,是我自己在实验室做的很普通的生物材料,我要带回国继续做实验用。
先说回国面试+探亲,后面又说回国继续做实用用,试问谁回国探亲的时间还做实验?在家里做?怎么做?家里有显微镜等实验仪器?
明显前后矛盾。
模拟人生 发表于 2021-01-25 15:56

这是歪哥请来的买买提挖坑的,虽然,知道是坑,我还是很入戏的喷。因为华人需要流量。
H
High.eee
21个小棕瓶........
ReesWitherspoon
以后到美国进好的program会越来越难,拜这些手脚不干净的前辈所赐。
以后大概只有送钱的小留能来美国,尤其烂校。
G
Grace222
21个小棕瓶。。。我以为代购雅诗兰黛眼霜呢。。。
momo10229
LZ在这个版带风向,好玩不?
freedomme 发表于 2021-01-25 13:28

re这个,最近节奏带的简直都要飞起来了
b
babyflynn
21个小棕瓶。。。我以为代购雅诗兰黛眼霜呢。。。
Grace222 发表于 2021-01-25 17:13

哈哈哈哈哈哈
whatever.
"检测报告里面的结论很明确,那21个棕色瓶液体既不是癌细胞样本,也不是我盗窃的,是我在实验室做的DNA表达载体,为了回国继续做研究用的普通生物材料。
建表达载体是基因工程的基本操作,在分子生物学、医学研究中十分常见。而且,由于技术成熟,载体构建服务现已产业化。
这种DNA表达载体,如果在美国买,价格是70美元左右一个,并不贵,,但是如果回来重做,也需要耗费一定的时间。对我们这种做科研的人来说,时间是很重要的。
美国检察官最后的庭审备忘录也说了,DNA表达载体是将一段DNA插入基因的工具,受过生物医学训练的人即可构建,且价格并不昂贵,这些东西并没什么太大的价值。"


有没有相关行业的人来看一下这段话,是真的吗
如果这些东西的确是没有什么太大价值的东西,带一箱子也可以的吧,为什么就扣间谍的帽子呢


galah
欺负我们都没在实验室里做过实验么 丢人啊,老鼠屎
[email protected]
21个小棕瓶。。。我以为代购雅诗兰黛眼霜呢。。。
Grace222 发表于 2021-01-25 17:13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daysun
回复 34楼的帖子
你是装傻吗?你要带很多小包的面粉被抓了,在不确定之前,也是把你当成贩毒的。
而且别人已经问过他,有没有带相关生物材料,他说没有,记得问他就是因为他们已经发现他的luggage里面有这些小瓶子了。
他一撒谎,你是海关人员怎么思考这个问题。他带了一包无关紧要的东西,对着执法人员撒谎?

lavyrle
公然的歧视 相比mit,哈佛真是跪的太快了,真可悲,学界之耻
c
can-can
从实验室带走东西,这不是偷是什么,当人家都是傻子啊!
whatever.
回复 34楼的帖子
你是装傻吗?你要带很多小包的面粉被抓了,在不确定之前,也是把你当成贩毒的。
而且别人已经问过他,有没有带相关生物材料,他说没有,记得问他就是因为他们已经发现他的luggage里面有这些小瓶子了。
他一撒谎,你是海关人员怎么思考这个问题。他带了一包无关紧要的东西,对着执法人员撒谎?


daysun 发表于 2021-01-25 18:38

你为什么这么凶
我刚刚就是在问有没有人知道那些小瓶子是不是可以随便买到
你能回答这个问题吗

yaya12345
回复 1楼擅长吃火锅的帖子
这都人赃俱获居然还敢狡辩?这FBI真的是太面了。拿的是DNA就不算了?21瓶DNA,这种都不能放到大牢里还放出来了? 这样都赶上来狡辩看来被抓的没什么清白的。
yaya12345
你为什么这么凶
我刚刚就是在问有没有人知道那些小瓶子是不是可以随便买到
你能回答这个问题吗


whatever. 发表于 2021-01-25 18:50

不管是不是可以随便买到这个东西是老板的经费买的,不是他自己的东西,他这就是偷,而且是偷窃的DNA,这个性质太恶劣了。这个比偷癌症sample还要恶劣。
daysun
回复 40楼的帖子
可以随便买到的东西,不见得正常人会见过。子弹美国随便网购,你放一盒到行里箱看看。
过美国海关,从中国带点牛肉干,一般人都要犹豫好久。
liumaoqian
每天发这样带节奏的帖子的人,是不是都财务自由了? 换着花样的鼓动海华赶紧回去?成功了一个给几钱?让大家也开开眼
flyingpiggly
"我就想到了行李箱里我带的体积很小的21个棕色小瓶子,那些棕色小瓶子只有一部分是和实验相关,是我自己在实验室做的很普通的生物材料,我要带回国继续做实验用。"
这个真不是开玩笑,小偷被抓了现形还叫冤?国内能让他做实验的也该抓起来吧。
cactus_mei 发表于 2021-01-25 13:43

是啊,看到这里我觉得下面的裹脚布可以不用看了
daysun
另外,真是被冤枉的话,他是一个公派留学生,他的祖国在哪里?有没有领事馆关心过他?有没有人知道?

hunterinbw
麻痹的,没有被判10年8年的,居然带着政治任务来哭诉,你当美华都是韭菜?
z
zhegufei
麻烦您老看完文章再评论好吗?还上升到价值观?这篇文章只是从被告人角度陈述发生的事情,大多数人觉得fbi的起诉书就都是事实了,这篇文章说明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擅长吃火锅 发表于 2021-01-25 14:33

每个人都说自己是无辜的。
hunterinbw
麻烦您老看完文章再评论好吗?还上升到价值观?这篇文章只是从被告人角度陈述发生的事情,大多数人觉得fbi的起诉书就都是事实了,这篇文章说明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擅长吃火锅 发表于 2021-01-25 14:33

楼主,你这样狡辩,昧良心带风行,好吗?
CBOE
华人访学和千老带实验样品回国的太多了。 武毒所的很多病毒,是从美国和加拿大带回去的。 呵呵
Ishadow
他一边说要带东西回去做实验一边说回去是开会还是探亲半个月后回美国,买的是往返机票。到底带这些东西的目的是做什么?
lbff
我们本地群里还有访学提醒回国的人数据先备份好,不要被海关查到。他们还有专门的群互相分享这类经验的。为什么怕被查到就不用我明说了。他们估计一点都不觉得有问题,国家出钱派他们来,他们当然得有所回报
mollyi
“我此前口头问过实验室的博后和同事,可不可以把这些生物样本带回国,他们都觉得很常见。” 问过老板吗?压根不敢提老板,就是偷,而且还是一次偷20多种。把人家实验室的重要质粒都偷空了吧?
liunicv
看完评论的感觉是,不让华人大妈当美国法官,真是天理不容 对同族人下手最狠的就是中国人了吧,白大人都判无罪了,华人大妈非说有罪,这奇观
来去自如
看完评论的感觉是,不让华人大妈当美国法官,真是天理不容 对同族人下手最狠的就是中国人了吧,白大人都判无罪了,华人大妈非说有罪,这奇观
liunicv 发表于 2021-01-25 20:48

叹为观止。这些大妈都是文革过来的么?为什么一个个都这么面目可憎。难道我们华夏一族真的这么不堪?
forestgreen
这个文章原文是头条
phlin
回复 1楼擅长吃火锅的帖子
實驗室的生物材料
為啥可以讓你帶出國到外國繼續做實驗????
那麼 sputter 的 白金靶材 純金靶材.....
woshizhuyilong
看完评论的感觉是,不让华人大妈当美国法官,真是天理不容 对同族人下手最狠的就是中国人了吧,白大人都判无罪了,华人大妈非说有罪,这奇观
liunicv 发表于 2021-01-25 20:48

是这个道理。其实从最后罪名很轻而且可以立刻离开美国看,这个人带走的真心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虽然他自己却是有错(应该请示老板,在机场应该按照规则行事),但是过错并不是那么严重。而华人大妈真是比FBI还狠,恨不得手刃几个同胞好证明自己跟中国的彻底切割呢。
Pipsqueak
回复 58楼woshizhuyilong的帖子
因为他无脑的行为影响到大妈出入境。想想就恨!
Justingt
鸡同鸭讲啊。这一天天的,总贴这些微信的垃圾帖子干啥
坐看云起时
回复 1楼擅长吃火锅的帖子
这就是昨天在捐款楼里撒泼不成给我送death threat的low life啊。这么喜欢咒别人死天天发这种非蠢即坏的狗屁不通的东西不怕karma吗?low life。
purpledee
怎么能够带样品回国呢,我觉得不冤。
m
missvege
不懂生物实验的事情,但是估计板上很多专家,看大家都在骂他也就知道真相了。
话说如果他是冤枉的,那么学校那边很多人肯定是懂专业的,也没有人帮他就可见他不是清白的了。
w
wcy19491983
话说饶毅这次举报裴钢的事我才理解为什么中国新冠治疗的很多方法(不是莲花板蓝根那些)欧美似乎就没看过 毕竟学术造假的风气实在是太普遍了 连堂堂中国国家科学院道德委员会的会长(也就是被饶毅举报的这位裴钢院士)都可以如此造假而且还不承认不撤稿。
酒酒_
围观楼主翻车
singingIris
看了樓里的回復就放心了。 真不明白為啥版上這麼多幾毛發帖帶風向,一邊嫌棄海華一面又不停給洗腦。 看看MIT教授貪圖利益替偷技術的土共背的鍋,再怎麼忽悠海華賣命也沒用。
公用马甲39
再怎么拿点实验用品,也不应该被这么对待。最后审判是被冤枉的,华人大妈不依不饶要判他死刑。应该让华人大妈大爷们当法官。
Akin
带棕色小瓶子被当小偷抓你就偷着乐吧,带生化试剂没把你当恐怖分子就地正法算你幸运。
believeicanfly
我们本地群里还有访学提醒回国的人数据先备份好,不要被海关查到。他们还有专门的群互相分享这类经验的。为什么怕被查到就不用我明说了。他们估计一点都不觉得有问题,国家出钱派他们来,他们当然得有所回报
lbff 发表于 2021-01-25 20:30

这个倒是不一定。大家过来访学都会带自己的笔记本,继续工作。回国的时候,属于自己的工作内容还是会随笔记本带回去的。因为中美关系现在非常敏感,你也不知道人家会不会以这个为借口给自己带来大麻烦。现在是风声鹤唳的时候,所有往返海关的学术界的人建议都做个备份。比如本人和国内没有什么合作,现在更是和国内任何资金往来的合作项目也不敢接。以前回国探亲或开会都会带自己日常工作的笔记本,在以前和平开放的环境里没有任何问题。现在也开始考虑是不是要开始不带笔记本回国了。虽然没有做任何涉密的研究,但是别人要抓你,借口还是经常能找到了,比如说你蓄谋把美国项目的数据带回国(因为是工作常用的笔记本)。华人在美国混到这个程度也是挺悲催的,更悲催的是其他华人跟着吐唾沫。哎,所以说中国人不容易团结,容易窝里斗
stainlessbelief
21个棕色液体瓶
别说做科研的,普通人带这个也会被查好不?
在这些人眼里,他们干什么都不过分,你调查他就是政治原因。
明朗少女
21个小棕瓶。。。我以为代购雅诗兰黛眼霜呢。。。
Grace222 发表于 2021-01-25 17:13

哈哈哈
咸鱼红烧肉
“检测报告里面的结论很明确,那21个棕色瓶液体既不是癌细胞样本,也不是我盗窃的,是我在实验室做的DNA表达载体,为了回国继续做研究用的普通生物材料。”
不是盗窃的,有证据证明现在的实验室同意他带走小棕瓶吗?除了据他说的同事口头说过“很多人这么干”。不是他放进行李箱的,难道小棕瓶自己长腿跳进去的?还有他说回国一个月,带着些东西是连探亲面试都要不忘随手做实验吗?极力洗白都洗不干净。还有,强调体积很小,强调东西不贵,都是在藏藏掖掖回避核心问题。
t
tianshuhr
现在的小偷都这么振振有辞
huashan2018
结论很明确,我在超市拿的既不是现金也不是我偷窃的,是我在超市里捏碎的方便面我要带回家喂猫的
咸鱼红烧肉
结论很明确,我在超市拿的既不是现金也不是我偷窃的,是我在超市里捏碎的方便面我要带回家喂猫的
huashan2018 发表于 2021-01-26 11:21

反正价格也不高,同事也跟我说这么干没问题。
然而家里并没有猫。
t
tianshuhr
我们单位转移实验样品,就算在美国国内机构之间转移,都要严格填写一堆material transfer form。就这么偷偷运出境,还喊冤?真是无法无天
t
tianshuhr
回复 34楼的帖子
你是装傻吗?你要带很多小包的面粉被抓了,在不确定之前,也是把你当成贩毒的。
而且别人已经问过他,有没有带相关生物材料,他说没有,记得问他就是因为他们已经发现他的luggage里面有这些小瓶子了。
他一撒谎,你是海关人员怎么思考这个问题。他带了一包无关紧要的东西,对着执法人员撒谎?


daysun 发表于 2021-01-25 18:38

这人带的显然不是commercial available的generic 载体,是实验室自己engineer的specific 的某项特定研究的载体,他这么说就是在混淆概念。太蠢了
z
zhegufei
话说饶毅这次举报裴钢的事我才理解为什么中国新冠治疗的很多方法(不是莲花板蓝根那些)欧美似乎就没看过 毕竟学术造假的风气实在是太普遍了 连堂堂中国国家科学院道德委员会的会长(也就是被饶毅举报的这位裴钢院士)都可以如此造假而且还不承认不撤稿。
wcy19491983 发表于 2021-01-26 00:10

饶毅根本没有证据说裴钢造假。 他自己不能重复,然后说别人造假。这个逻辑太牵强。
至于裴钢有没有造假是另外回事。
咸鱼红烧肉
神烦这些人不遵守游戏规则,捞好处的时候闷不吭声,出了事了就扯什么时代洪流个人命运。尼玛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小偷什么时代都是小偷,骗子什么时代都是骗子。咋不说自己碰上了夹边沟文革呢?
z
zhegufei
这个倒是不一定。大家过来访学都会带自己的笔记本,继续工作。回国的时候,属于自己的工作内容还是会随笔记本带回去的。因为中美关系现在非常敏感,你也不知道人家会不会以这个为借口给自己带来大麻烦。现在是风声鹤唳的时候,所有往返海关的学术界的人建议都做个备份。比如本人和国内没有什么合作,现在更是和国内任何资金往来的合作项目也不敢接。以前回国探亲或开会都会带自己日常工作的笔记本,在以前和平开放的环境里没有任何问题。现在也开始考虑是不是要开始不带笔记本回国了。虽然没有做任何涉密的研究,但是别人要抓你,借口还是经常能找到了,比如说你蓄谋把美国项目的数据带回国(因为是工作常用的笔记本)。华人在美国混到这个程度也是挺悲催的,更悲催的是其他华人跟着吐唾沫。哎,所以说中国人不容易团结,容易窝里斗

believeicanfly 发表于 2021-01-26 09:27

呵呵呵 这个和窝里斗还真看不出有关系。 我自己也是Faculty,真的看不懂这种行为。 我给陶教授也捐款了,虽然不赞同他的行为,但是同情他的现在遭遇。
去某些国家,我们一直是用从单位借来的空白Laptop。 这些国家包括伊朗朝鲜中国俄罗斯等等。
h
hughyao
"后来经过检测,他带走的,是再普通不过的生物材料。" 再普通不过的生物材料为什么要带啊?是因为行李太少害怕便宜了航空公司?还是故意捉弄一下FBI啊? 这种是墙里面给韭菜看的东西吧?带节奏不说,起码的真实客观也不做到,到这里就不想再往下看了……
stainlessbelief
"后来经过检测,他带走的,是再普通不过的生物材料。"
他们一上来问我的第一个问题是,“你身上有没有带和实验相关的东西?”我说,没有。

洗地文就不要把这些细节抛出来嘛,能被这种文章忽悠的只能是智商最低等的韭菜。
咸鱼红烧肉
搜了一下这个新闻,有报道说承认是偷了癌细胞样本。现在国内中山医也解雇了此人,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连知乎对待这件事也是一边倒地谴责小偷。还是有道德底线的人居多。
amandalee
现在的小偷都这么振振有辞
tianshuhr 发表于 2021-01-26 11:17


我认识的人和我说他带实验数据是不知者无罪 他不知道他不能带 国家级实验室 2011年来的 也十年美国了 你不知道不能带走 就是赤果果的瞎扯
来去自如
这相当于菜市场买菜顺了一根葱被fbi找借口当做江洋大盗国际间谍抓,审判无罪,认了个小罪了事。(如果不认的话,拖到最后庭审,得进移民监狱)
华人大妈们哭天喊地,认为审判不公,得往死里审,FBI没毛病,抓的就是你这个小偷,得判坐监30年。然后众大妈排队依次往博士后脸上吐口水。
amandalee
搜了一下这个新闻,有报道说承认是偷了癌细胞样本。现在国内中山医也解雇了此人,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连知乎对待这件事也是一边倒地谴责小偷。还是有道德底线的人居多。
咸鱼红烧肉 发表于 2021-01-26 12:45

而且还能庭审十二次耗费公共资源,回国刑庭审判都是一审就差不多了最多再二审。。
来去自如
而且还能庭审十二次耗费公共资源,回国刑庭审判都是一审就差不多了最多再二审。。
amandalee 发表于 2021-01-26 18:50

就这点事庭审12次?美帝很重视华间谍。
JohannaChen
回复 8楼Maple2316的帖子
什麼叫做偷帶樣品?你們這些人真的識字嗎?
woshizhuyilong
"后来经过检测,他带走的,是再普通不过的生物材料。" 再普通不过的生物材料为什么要带啊?是因为行李太少害怕便宜了航空公司?还是故意捉弄一下FBI啊? 这种是墙里面给韭菜看的东西吧?带节奏不说,起码的真实客观也不做到,到这里就不想再往下看了……
hughyao 发表于 2021-01-26 12:04

不是说了不想把做了一半的实验停下来吗?
huashan2018
回复 8楼Maple2316的帖子
什麼叫做偷帶樣品?你們這些人真的識字嗎?
JohannaChen 发表于 2021-01-26 21:26

郑灶松被起诉两项罪名。1走私 2虚假陈述。
他没有被起诉偷窃,因为偷窃属于“民不告官不究”,事主实验室没有告他偷窃,所以起诉书里面没有偷窃一项。但是在庭审过程中,他本人承认小棕瓶是偷窃的。(参阅起诉书第32页E条 https://www.justice.gov/opa/press-release/file/1239796/download
最后控辩达成协议,如果认罪虚假陈述,就免除走私罪名。所以最后判了虚假陈述。但庭审证明他偷窃这个行为是没跑的。
他应该感到荣幸,和lieber一个起诉书。
phlin
回复 1楼擅长吃火锅的帖子
別的訪學是來美國玩的
這個訪學很用功啊
phlin
"检测报告里面的结论很明确,那21个棕色瓶液体既不是癌细胞样本,也不是我盗窃的,是我在实验室做的DNA表达载体,为了回国继续做研究用的普通生物材料。
建表达载体是基因工程的基本操作,在分子生物学、医学研究中十分常见。而且,由于技术成熟,载体构建服务现已产业化。
这种DNA表达载体,如果在美国买,价格是70美元左右一个,并不贵,,但是如果回来重做,也需要耗费一定的时间。对我们这种做科研的人来说,时间是很重要的。
美国检察官最后的庭审备忘录也说了,DNA表达载体是将一段DNA插入基因的工具,受过生物医学训练的人即可构建,且价格并不昂贵,这些东西并没什么太大的价值。"


有没有相关行业的人来看一下这段话,是真的吗
如果这些东西的确是没有什么太大价值的东西,带一箱子也可以的吧,为什么就扣间谍的帽子呢



whatever. 发表于 2021-01-25 18:03



重要的不是 那個載體的實體
重要的是 那個序列
如果知道 DNA 序列的話
上網可以請 DNA 合成公司幫你合成
在美國買 不貴

帝區 買不到

所以
帝 區實驗人員 也別忙著基改人基改病毒 好好把這個 做載體的 工廠給經營起來
下次
訪學過海關
就不用帶槍過境了
帶序列就行了


表達載體(英語:Expression vector),指在可在細胞中進行基因表達的遺傳工具,一般是質粒病毒的形式。這類載體一般用於將特定基因導入靶細胞內,並利用靶細胞內的蛋白生產系統來表達載體上基因編碼的蛋白質。這是生物技術中蛋白質生產的基本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