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旅行中碰到的人

Ruth
楼主 (北美华人网)
隔壁有个帖子说有意思的事,勾起我一些回忆,因为不算是我做过的有意思的事儿,不适合放在那个帖子里说,就开个新楼吧。现在不能旅行,回忆以前的事儿,不禁更惆怅。
第一个故事留给一个中国妹妹。 她是邮轮上的前台,我们去问事儿的时候,跟她说中文了--这个公司员工名牌都标注他们来自哪里的,他们公司顾客华人不多,看到我们她好开心,让我们没事儿去找她玩。后来在海上我们闲的时候,看她当班但是不忙,没有顾客的时候,也会去聊几句,更有一次excursion的时候,她是跟车的,就聊得多一点,这个公司每个excursion的每辆车,都会派一个工作人员跟车保证安全,他们不管导览,背个装着各种应急物品的背包,tour的时候跟在队尾确保没有人掉队,以及有人需要帮助的时候可以及时提供援助,那个tour很多部分是在海边走看风景遗迹,我们跟她走在队尾,就有了很多聊天机会。 聊得多了知道她是学酒店管理的,之前在一个欧洲邮轮公司做,觉得他们对员工不太友好,就想跳槽。她是广东人,父母觉得她年纪也不小了还单身,不想她在水上漂,希望她登岸找个工作。她一时没找到好的酒店,就跳到这个总部在美国的邮轮公司。她当时算有条件录用,英语考核没达标,邮轮上客房服务那些英语要求可能不是很高,但是前台要求很高的,我们听过她服务其他客人,她英语其实还可以。她是一边上岗,一边在继续准备考试。 那个航程结束的时候,我们已经定了来年的一个航程,问她,她说那时候她应该也在这条船上,他们是连续工作半年甚至更久,然后休假几个月,然后再回来。我们就约好到时再见。 第二年上船,果然她在,很开心,跟见到老朋友一样。其实我们因为常走这个公司,这个公司当时只有两个海轮,都是不到千人的船,员工也不多,我们经常能碰到见过的服务人员,还能碰到一起旅行过的其他乘客。邮轮上餐厅的领班等一些级别高一点的服务员,流动性很低的,有时候碰到见过的,还能叫出我们名字的服务人员,还是很开心的。 这次见面就算熟人了,她告诉我们珠宝店有个新来的中国妹妹,让我们也去找她玩。说到她自己,好像英语还是没有过,她打算做完这个合同,就离开。我们问她下一步去哪里,她说计划去加拿大,做酒店管理类的工作。 不知道那个妹妹是不是顺利转职去了加拿大,如果在加拿大从事酒店管理,会不会也来华人玩呀?希望她一切都好。
Ruth
第二个想说一个乘客。 也是北加的人,自己开公司的,也许因为跟中国很多生意看到华人亲切吧,还是怎么回事,就跟我们聊起来了,一个单身白老头,象很多会点中文的白老头一样,非常热切地向我们展示他的中文。他旅行的同伴是他的生意伙伴,也是一个单身白老头,比较安静,有时候看他手舞足蹈的,露出点无奈又嘲讽的微笑。 那个航程会经停香港看新年焰火,他早早就联系了跟他生意有来往的上海人,去香港跟他见面,很兴奋地告诉我们,到了香港那两天他不住船上,去跟他的朋友们聚会庆祝新年。船还在新加坡的时候他就不时打电话跟上海的朋友商量日程安排。好几次跑来告诉我们上海朋友又有了什么新想法,问我们是不是很妙,我们当然说是。 那次航程临近尾声告别的时候,发现我们都订了来年的新年航程,就说到时候再见。 果然他没有爽约,上船不久就碰到了,他热切给我们介绍他这次的旅伴,他的新婚妻子,一个跟他年貌相当的白大妈。我不禁想,重色轻友啊,他那个安静的生意伙伴不晓得在哪里过新年。 那次告别的时候,我们订了再下一年的新年航程,他们没有。
pwwp
如斯,你先写,我补充。。。
cathy3535
楼主请继续!
Ruth
有一次碰到一对纽约的夫妻,那是我们开始邮轮旅行不久的事情,他们是专门做高档蘑菇生意的,应该是中盘商那种,专供餐厅,当然私人有人引荐去他那里购买也可以,他们不开门店做零售的。 我当时正狂迷foodnetwork,迷那个 emeril lagasse, 听这对夫妻说,他们跟这位大厨很熟,还去他的节目做过嘉宾,不禁油然而生艳羡之意,估计他们也看出来了,就跟我吹嘘了一通节目录制中的趣事,下船之前,他们还主动跟我们交换了电邮,相约要保持联系。 然而我们并没有再联系,后来很多在邮轮上认识的人,都是这样,聊得很热切,后来再回到邮轮上见面,也是很亲切,但是从没有在日常生活中联系过,仿佛邮轮是另一个世界,是我们从现实中短暂逃脱的一个梦境,我并不想让两个世界有任何连接。后来我都不再跟人交换联系方式。
pwwp
楼主请继续!
cathy3535 发表于 2021-01-13 12:14

真的更新太慢了,我都忍不住要强行插播了。
先上邂逅美女一个!意大利米兰等着看《最后的晚餐》时。。。
该内容需要1000魅力值以上才能阅览

Ruth
我们常搭的那个邮轮公司,船上有很多非雇员的特邀旅客,引导各种休闲活动的,有陪舞的老头(教国标的是船上演员,是常规雇员),做讲座的--讲座的一部分是商家提供的,主要讲目的地购物,一部分是跟目的地相关的地理历史知识的,这部分一般都是专业人士--曾在讲座中见过几个小名人。还有教画画的,带玩桥牌的。做手工和教电脑网络的基本上是他们自己的工作人员,教电子琴的是某琴厂家派出的。 想说的是一对桥牌夫妻。他们在当地是某桥牌俱乐部的领头儿,反正是先有了名气才被这个公司邀请的,他们跟这个邮轮公司的合作还是比较固定长期的,做讲座的那些一般只跟一个航程甚至就两三天,这桥牌夫妇会上船一次就呆很久,而且经常去。他们也做excursion的escort。 我们上船就会拿到传单,上面有想打桥牌/学西班牙语/学琴。。。的去哪里注册,名额有限。 第一次搭他家,我老公就看了桥牌日程,基本上在sea day都有比赛,或者有人host的练习和讨论,停泊的日子只在开船后才有活动,看不影响excursion,他就跑去报名,没报上,因为人家要求自带搭档,我打得很烂,不想出丑(这个公司旅客以退休人士为主,想来去报名的都是常玩的高手),我老公动员我半天无果,就跑去跟host说他来不了了。那位桥牌先生说,先把名字留下,如果也有单个儿来报名的,就帮他们配对,不过一旦报名,就要保证所有比赛都参加,不能临时退出影响别人,我老公很高兴地答应了。但是没配上。 第一次比赛他还是忍不住去看了,桥牌先生看他热诚,就让他在边上帮忙,本来只有桥牌先生的太太一个助理,他也满高兴多个人帮忙的。我老公看到颇有几个高手,就盯着他们几对看比赛,他很安静,所以大家都接受他。每次都去,混了个面熟,在练习时间,有些老头老太太还会说谁需要休息拉他一起玩,有时候练习的人不多,host下场玩,就带我老公,并做些指点,这么几次之后,后来碰到有人不舒服不能上场,host征得大家同意,让我老公顶了两次,他起初不肯,怕拉人家分数影响成绩,host说你可以的,帮他们沟通几下,他就上了,虽然没有默契,也还凑合。 到最后算了总分,发奖,发完奖,host拿出了几件船上的小纪念品,叫了我老公上去,说我老公是他的best pupil。他被一帮老头老太太哄的晕头转向回来跟我炫耀。 那个桥牌host还专门来问我们想不想多练习,说他跟我们附近的一些桥牌爱好者俱乐部有关系的,可以介绍我们去玩,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就婉拒了他的好意。 后来再上船,碰到别的桥牌host,我老公就有点意兴阑珊,还是会去参加不需要注册的练习,终于又一次,上船一看传单,桥牌host又是这对夫妇,他立马就去打招呼,人家很开心地迎接他说,my best pupil。。。但是那次之后就没有碰到过他们。 他送我老公的纪念品里有对邮轮公司logo的袖扣,我一直放在书架上。
ajimm
先给Ruth妹妹点个赞再细看
Ruth
说一对我开头觉得奇怪的日本乘客。 那次我们在港口等着登船的时候,有一对日本夫妻越过所有人去到vip队的安检门,邮轮公司的接待人员直接示意他们插队进去就过了,因为等候区安排得很舒适吧,没乘客抗议,也可能是大家都出乎意料,没反应过来?他们肯定是前一段就已经在,这次应该是下来活动了再回船的,因为连随身小包都没有带。 我当时是注意到了他们,只看样子就很肯定他们是日本人,先生个子瘦小,急冲冲气昂昂走在头里,太太落后2步,一溜碎步小跑跟着。先生的态度有点漠视一切,太太是微微躬身,随时都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
上船头两天没见到他们,然后一天我们在船上的日式餐厅用餐,忽然门开了,这对夫妻冲了进来,老头真的是冲了进来,而且径直往里面走,看都不看带位,太太一副歉意的样子碎步跟着,带坐一边招呼他们名字一边跟在后面追过去,一边走一边还示意一个wiater跟上。
我的视线就追过去,看到他们不用带坐引导,径直走到角落的一个座位落座,似乎那是他们的保留座位,带坐客套寒暄几句退下,waiter也没递给他们菜单,直接开始记录老头的点餐。听到有人小声说,我们在这个餐厅就餐是要预约的,总次数受到限制,这对夫妇是每天在这里吃晚餐。 我就记住了带坐称呼的老头的名字,回头去前台看了一下他们的常客名单,前台边上有一个显示屏滚动显示该公司的常客,果然老头夫妻的名字在很高的位置。 所以他的待遇是拿钱堆起来的。 不过他的粗鲁也是少见的,公司常客名单第一位的美国老太太,常年在船上,我也见过好几次,她平时都由管家照顾在自己的套房用餐,有时候家里晚辈来探望才陪他们去excursion,出来走走,非常安静和气的。
Ruth
回复 6楼pwwp的帖子
这么快就把照片贴出来,你是存在哪里时时看啊?
fuzzycat
MM加油写,爱看这样琐碎真实的故事
cxu1
最喜欢听Ruth姐姐讲故事了!
Ruth
也是在邮轮上小餐厅,我们落座时左边餐桌已经有一对夫妻,面熟陌生,点头示意,大家各自进餐,不一会儿,右边空桌来了一个大妈,白人年纪我看不准,但是总有60上下了。他们跟我们左边的夫妻比较熟悉,走过的时候就热络地说了几句,坐下后跟我们打个招呼,就隔着我们聊天,我当时觉得有点别扭,就询问是否请waiter过来帮我们换下位置,方便他们聊天,他们三个都说不用。 然后他们还是有很多话要说,因为他们拒绝了换座,我们也就只好装作若无其事充耳不闻埋头美食,但是心里是有点窃喜听八卦解闷的。 单独来用餐的老太太是孀居,听口气先生过世有2年了,对于再婚持开放并倾向于再找一个的态度。旁边那对夫妻跟她算大老乡,同州,间隔两小时车程左右,他们之前在旅行中已经聊过,那对夫妻对这个老太太的大致情况都了解,并已经把她的情况告诉了自己的一个丧偶老头朋友,老头也表示有意,这对夫妻似乎晚餐前回船刚收到朋友的信息,还没来得及告诉老太太,所以就餐中迫不及待要告知她,问她是否有意联系。 然后他们都认为2小时距离是个问题,其他财产爱好都合。。。那对夫妻坚持说如果合适,他们这个年纪,搬家也不是不可以。 然后那对夫妻就开始介绍他们之前撮合成功的一对,也是把在旅行中碰到的一个单身老太太介绍给他们的朋友,不过那次朋友同行,所以当时就开始了接触,旅行结束也是远程交往了一阵子,很投缘,很快结婚,男的搬去女方那边了,他们很骄傲地说自己眼光多么好,一下子看准他们合适,到现在都很幸福云云。 主要是俩老太太在说话,那个先生就是在老婆眼神示意的时候表示一下对太太所说内容的强烈支持。 我当时感慨,大妈喜欢做媒这个事情,是跨种族跨文化的啊。。。。
Ruth
这个故事应该是重播了,在里约,下船后离航班时间还有好几个小时,邮轮公司把我们和随身包送到copacabana海滩边的一个酒店,租了个会议室给我们休息,不是很舒服,只能坐,不过吃喝管够,有人看行李,所以我们可以随便出去走走,只要按航班时间到点回来搭车去机场。托运行李一直由他们保管,到机场checkin之前我们再去领取。 导护的人反复强调,用不到的东西不要带出去,如果带出去,就一直不能离手,如果想下水,把手机相机任何东西放沙滩上,就等于丢了。。。 我就被吓得够呛,当然还是要出去走走,我老公想了想还是背了个双肩背,我让他背胸前也不听,我就只能跟在他后面走,看着点包。 路边有背着枪巡逻的警察,我一直琢磨有没有子弹。。。不过走了一会儿我就有点放松警惕了,觉得没那么恐怖,人来人往的,起码应该不会有明抢的吧。 转了一会儿回去休息,就听一个女乘客又是气又是笑地在跟别人说什么,她老公很郁闷地坐在一边,一会儿邮轮公司的导护过来给了他们一瓶香槟说表示安慰。 我听了一会儿才明白,他们刚才出去走,一直走到水边,男的想下去感受一下,就挽起裤腿,脱下了一双很旧的sneaker(他老婆讲述的时候反复强调鞋子很旧了,旅途中上山下地的走,也很脏了),鞋留在水边,他老婆也没走开,他就湿了下脚,也就是一回头的工夫,鞋就不见了。。。周边是有人走过,他们也看不出谁有嫌疑,他老婆忍着笑找了个小摊子买了双拖鞋给他穿上走回酒店的。 男的就一直抱着那瓶香槟穿着拖鞋去了机场,不知道是打算过安检之前喝,还是塞进托运行李了。
123zzz
谢谢分享
bbubu
好听的故事,文笔真赞,请继续
j
jiahui
写的真好!
Ruth
一次从罗马附近出发的航程,我们订了从机场到码头的接送,接机的工作人员把我们送到集中等候的地方,让我们稍微等一下,说有一个乘客没有取到行李。我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有一个中年女子很激动地在跟一个接机的说话,说她不走,要再等一会儿,看看行李会不会跟着同公司同出发地的下一个航班过来,再有个吧小时下个航班就到了,接机的就劝她说,他们有人会跟机场和航空公司保持联系,一旦找到他们的行李,会立刻送上船的,让他们先跟接机的大巴走,保证人上船,行李的事情好办,丢了晚到了,有保险赔的,晚了赶不上出发港,也会尽快送到下一个港口送上船的。那个女的不肯,说一定要在机场等行李,接机的说已经帮他们跟航空公司查询了,目前还没有行李下落,在下一个航班上的概率几乎没有,而且等下一个航班降落行李出来,就会错过邮轮出发时间,从机场到码头是60多公里我记得,需要一点时间。 那个女的坚决不听,激动得脸上青筋爆保的。他们是一家三口三代人旅行,老祖母和20多的女儿都很镇静,试图安抚这个中年女子,但是没有用,我也可以理解,估计行程安排之类的事情都是她操办,压力大。 我们那个航班已经是邮轮乘客里面最晚的一个航班了,接机的看看时间,说不能再等,让我们先走,毕竟大巴不能开快车赶时间的。
那天上船之后消防演习的时候没看到那家人,但是夜里出港我去上面看风景的时候看到了她家老太太在顶层船舷边吹风喝香槟,老太太告诉我说他们真等了下一个航班,没有他们的行李,然后打的飞车过来港口,船稍微等了他们一小会儿,我就替他们心疼了一下打的的费用。 后来几天看到这家人,老太太和孙女还是蛮享受旅程的,那个女儿有点不开心,看着他们一家要么两件衣服轮换穿,要么穿船上买的t恤,我就知道行李还没到。 有一次我们参加了同一个tour,坐小船去一个很小的村子,我看到老太太穿了一条很特别的裙子,没见她穿过,就过去打招呼,问是不是行李终于到了,她说没有,说那裙子是在上一个港口买的,问我是不是很漂亮,我说是,她说行李已经找到下落了,今天或者明天能送上船,我说那很好啊。本来还想聊的,看她女儿神色不好,没敢多说,就走开了,还被我老公批评干嘛提人家不愉快的事情。我心说其实也没有必要太不愉快啦,如果行李没丢,他们的东西都在,也可以按天拿到一定的保险赔偿来弥补不便,也还好啦,就是这几天没有美美的衣服穿,也不是大事。干嘛那么不开心,旅游没有好心情,不是损失更大了,还得不到补偿。
Wamot
LZ写的真好,读起来很舒服!
ConnieBear
一次从罗马附近出发的航程,我们订了从机场到码头的接送,接机的工作人员把我们送到集中等候的地方,让我们稍微等一下,说有一个乘客没有取到行李。我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有一个中年女子很激动地在跟一个接机的说话,说她不走,要再等一会儿,看看行李会不会跟着同公司同出发地的下一个航班过来,再有个吧小时下个航班就到了,接机的就劝她说,他们有人会跟机场和航空公司保持联系,一旦找到他们的行李,会立刻送上船的,让他们先跟接机的大巴走,保证人上船,行李的事情好办,丢了晚到了,有保险赔的,晚了赶不上出发港,也会尽快送到下一个港口送上船的。那个女的不肯,说一定要在机场等行李,接机的说已经帮他们跟航空公司查询了,目前还没有行李下落,在下一个航班上的概率几乎没有,而且等下一个航班降落行李出来,就会错过邮轮出发时间,从机场到码头是60多公里我记得,需要一点时间。 那个女的坚决不听,激动得脸上青筋爆保的。他们是一家三口三代人旅行,老祖母和20多的女儿都很镇静,试图安抚这个中年女子,但是没有用,我也可以理解,估计行程安排之类的事情都是她操办,压力大。 我们那个航班已经是邮轮乘客里面最晚的一个航班了,接机的看看时间,说不能再等,让我们先走,毕竟大巴不能开快车赶时间的。
那天上船之后消防演习的时候没看到那家人,但是夜里出港我去上面看风景的时候看到了她家老太太在顶层船舷边吹风喝香槟,老太太告诉我说他们真等了下一个航班,没有他们的行李,然后打的飞车过来港口,船稍微等了他们一小会儿,我就替他们心疼了一下打的的费用。 后来几天看到这家人,老太太和孙女还是蛮享受旅程的,那个女儿有点不开心,看着他们一家要么两件衣服轮换穿,要么穿船上买的t恤,我就知道行李还没到。 有一次我们参加了同一个tour,坐小船去一个很小的村子,我看到老太太穿了一条很特别的裙子,没见她穿过,就过去打招呼,问是不是行李终于到了,她说没有,说那裙子是在上一个港口买的,问我是不是很漂亮,我说是,她说行李已经找到下落了,今天或者明天能送上船,我说那很好啊。本来还想聊的,看她女儿神色不好,没敢多说,就走开了,还被我老公批评干嘛提人家不愉快的事情。我心说其实也没有必要太不愉快啦,如果行李没丢,他们的东西都在,也可以按天拿到一定的保险赔偿来弥补不便,也还好啦,就是这几天没有美美的衣服穿,也不是大事。干嘛那么不开心,旅游没有好心情,不是损失更大了,还得不到补偿。
Ruth 发表于 2021-01-13 17:24

我记得那时候做攻略,飞机接邮轮的时候最好托运两个包,每个人的物品在两个包里平均放。这样万一行李晚到不会影响太大。不过两个包都没有到就没办法了。
Ruth
我记得那时候做攻略,飞机接邮轮的时候最好托运两个包,每个人的物品在两个包里平均放。这样万一行李晚到不会影响太大。不过两个包都没有到就没办法了。
ConnieBear 发表于 2021-01-13 22:17

我们是在随身行李里放两套换洗衣服。
happyyouni
我们旅行都是极简主义,全部行李随身带,可以出门旅行两个月,还要留空间给途中买的纪念品。
aneklb34
楼主你是名人吗?怎么这么多人知道你?好像你很出名。嘿嘿
handan11
楼主你是名人吗?怎么这么多人知道你?好像你很出名。嘿嘿
aneklb34 发表于 2021-01-13 23:12


作为如斯姐的粉丝,容我给层主简单地科普一下, 如斯姐,出身医生世家,抗美援朝帖子里有她父亲讲的一个老兵的故事,令人唏嘘。 如斯姐,婚姻幸福,我等膜拜,观点包容,你去读那个丁克帖子,最多点赞,献给了如斯姐。 如斯姐,讲的故事,世情冷暖,娓娓道来,警示姐妹,普惠华人。 搜索功能使用一下,就能在很多帖子里,拜读如斯姐睿智的见解。
commander
写得温暖有人情味,读得很治愈
河边垂钓
MM记性真好啊,写得条理分明娓娓道来
Cumberbitch
如斯出手,必为精品 手动点赞👍
sallywanghong
排队听故事
Ruth
MM记性真好啊,写得条理分明娓娓道来
河边垂钓 发表于 2021-01-14 00:30

大部分的事是不太能记得久的,只有跟我互动多的人,对我有触动的事,才记得。
Ruth
说个客舱服务,他们一般是一个服务员带一个助理管几间客房,好点的舱位多一个几间合用的管家,再好的就有专职管家。服务员多是温柔的东欧妹妹。 我要说的这个其实我都不确定是服务员还是助理,服务员一般负责跟客人直接接触的事儿和精细点的活儿,助理就是清洁这种粗活。 这个邮轮是在客舱一直提供一篮新鲜水果的,都是苹果橙子香蕉这些比较大路的,客人吃了什么他们就补上,而且认为客人喜欢这个,会多放一点,放到不新鲜的水果撤掉之后,那种就会少补。我吃苹果之类必须削皮,麻烦,再说船上吃的那么多,餐厅水果种类更多,我很少在房间里吃水果,难得不巧,剥个香蕉。所以我有机会碰到就会告诉他们不用送水果。 有次,是夏天,我走过grill,看到他们的大果篮里有个石榴,是我最爱的水果之一,就跟厨师打个招呼拿了,还拿了一把牛排刀,一堆纸巾,准备开干,想想觉得公共场合不雅,回了房间。 回到房间,铺好纸巾防止果汁污染,我把石榴剥了跟老公美美吃了。那时应该还不是石榴旺季,不是很甜。 吃完石榴我把皮籽垃圾。。。收好放进房间垃圾桶,擦干净玻璃台面,用过的刀盘放在桌上就玩儿去了。 晚上回到房间,垃圾已经收了,我开柜子拿杯子发现补了新盘子来,还多了把水果刀。 第二天又走过Grill,没看到石榴,餐厅是一直没有。想来也是,吃起来很不方便,剥好的坏起来很快,又不是旺季。估计进了几个就是摆来装饰的。我也就算了,没特地去问。 回到房间,惊喜地发现果篮里有个石榴!连送了三次,然后就没了,估计那是真没货了。
Ruth
插播一个我老公的故事。 有一回登船不久,管家来打招呼,寒暄之后,介绍了一下舱房的新设备,临走之前问了一句,还有什么需要的吗?我老公看了一眼冰桶里的香槟和旁边的草莓,脱口而出,来点花生吧。对方面有难色,说了句我去试试看,就匆匆走了。 我当时憋笑憋得浑身发抖,没来得及阻止人就走了,我就说我老公,又不是下白酒,你要什么花生米?怎么不要点猪头肉呢?要坚果也罢了,你指定花生不是难为人吗? 他也忍不住笑,我们一般也不在房间喝酒,以前登船时房间的香槟我们都不会去开了喝的。 果然花生难得,我们知道如果没有他也会告知,所以就多等了一会儿,冰桶里冰都快化完了的时候,管家匆匆送来一个精致的玻璃碗,满满一碗花生米。
开心
看了你的故事,想念cruise上的日子了
wow123
喜欢听楼主的故事。
Ruth
欢迎大家分享自己的旅行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