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前议长纽特·金里奇:为什么我不接受拜登成为总统?

千渔千寻
楼主 (北美华人网)
美国前议长纽特·金里奇:为什么我不接受拜登成为总统? 纽特·金里奇 https://www.guancha.cn/NewtGingrich/2021_01_10_577360.shtml 美国共和党元老,曾任众议院议长
2021-01-10 09:46:11字号:A- A A+来源:微信公众号“维京女侠”
观察者网按:本文2020年12月21日首发于《华盛顿时报》,作者纽特·金里奇是共和党元老,曾竞选美国总统,一度担任众议院议长。
在“占领国会山”事件后,共和党人不得不纷纷与特朗普划清界限,但回顾事件前共和党“大佬”的声音,才能够了解他们真实的想法。双方分歧之深,绝不是把特朗普作为“祭品”,就能弥合的。

【文/纽特·金里奇 译/老雷,女侠】
我有一位聪明朋友,他是温和自由派人士,问我为什么不认可拜登胜选。
这位朋友认为拜登获取了更多选票,根据历史,我们总是认可选票更多的候选人。正常情况下,我们认可选举结果,正如接受体育比赛结果。
所以,我朋友问我,为啥2020不一样?
在这四年里,我目睹了左翼持之以恒地排斥特朗普总统,并花了全部精力,否认2016年选举结果。我花了好几天才理清自己的思绪。
当我陷入沉思时,我意识到我愤怒与恐惧的不仅仅是选票。我不愿接受选举结果的动机,根植于一种强烈的愤慨以及孤独感,这种感觉在我六十年政治生涯中从未出现过。
问题在于,我,以及其他保守派人士,并没有与左翼人士在同一个世界对话。我们生活在平行世界。
左翼的世界,是建制派的世界。我的大半人生,都被这个世界的无形力量所主宰。
至于我的世界,则由一场平民的抗争所构成,我们相信自由正在被剥夺,宗教正在被摧毁(最近的人权运动试图取缔不接受世俗“性观念”的宗教学校;不少民主党州长在疫情期间关闭了教堂,却让赌场大门敞开)。我们也相信民主党所主导的疫情政策使富人更富,却摧毁了中产阶级小企业主(有十六万家饭店或将倒闭)。
在这个前提下,让我们谈谈最近发生的事,以及特朗普总统。
2016年,我支持的候选人是个局外人,他是一块璞玉,像安德鲁·杰克逊一样同旧秩序格格不入。当我的候选人取胜后,人们说这是俄罗斯的阴谋。我们现在才知道(四年之后),希拉里的团队出资炮制了这条谎言。
FBI两次违法介入选举,并帮助了希拉里。第一次,他们拒绝起诉某位删除了三万封电子邮件,并让手下用榔头销毁了硬盘的人。第二次,他们对法院撒谎,试图摧毁弗林将军,并对未来候选人特朗普进行了监听。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中伤新总统。他们组建了一支特别调查团队——当然啥也没查出。
现在,这些人告诉我们,应当停止反抗,开始与新总统合作。但我们记得,民主党曾多么迫切地想与特朗普总统“合作”啊,乃至于在他上任前就开始讨论弹劾事宜了。在就职典礼当天,《华盛顿邮报》发表了一篇文章,探讨民主党该如何弹劾特朗普。
事实上,近七十位民主党议员抵制了特朗普就职典礼。在华盛顿,典礼后一天发生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左翼游行,在那儿,麦当娜宣布她梦见自己炸了白宫,台下掌声雷动。就是这一群人,要求我与他们的新总统合作。我从佩洛西那里学会了“不合作”。选举结束后,我在拜登身上没看到任何迹象,表明他会倾听七千四百万支持特朗普的选民的诉求。
所以,我对于选举结果并不感冒。
推特以及脸书将美国最古老、发行量第四大的报纸封禁(《纽约邮报》,创始人亚历山大·汉密尔顿是美国开国元老),因为这份报纸精确地报道了对拜登不利的新闻——当时,《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上哪儿去了?
亨特·拜登的故事已经洗不干净了。拜登家族从一家公司接受了至少五百万美元,而这家公司由对手国控制。这是赤裸裸的收买,而大多数拜登的选民并没听说过这个故事,或者,他们听到的版本是,这是来自俄罗斯的假新闻。当他们听说了这个故事后,17%选民说他们会改投特朗普——这是媒体调研中心的数据。这会改写整个选举。
通常,当新闻自由被侵犯时,报刊以及媒体会组团反抗。那句虚伪的名言“民主死于黑暗”上哪儿去了?(观察者网注:特朗普就任后不久,《华盛顿邮报》在2017年2月将这句话设立为新的口号,排于报名下方。)悲剧的是,《华盛顿邮报》本身,变成了黑暗的一部分。但这只是开始。当推特查封拉什·林博(美国保守派主持人)五条推特里的四条时,我为这个国家感到担忧。
当那些互联网寡头们对美国总统的言论进行审查时,我对这个国家感到担忧。
当我看见像扎克伯格这样的亿万富翁能花四亿美金收买市政府,仅仅是为了在某些民主党选区最大化投票率——完全无视选举相关法律——我为这个国家感到担忧。
当我读到苹果公司有一条“绝不惹恼中国”的铁律,当我看见NBA向中国屈服,我为这个国家感到担忧。
当我看见一条又一条选举舞弊的消息被曝出,却没有任何媒体尝试调查,我知道有些东西已经病入膏肓了。
整个选举过程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它加速并加深了美国的信任危机。
除了那些显而易见的舞弊,还有一些令人震惊的事——任何一件都可能改写选举结果。
在每一个摇摆州,官员们违反当地法律,向每一个注册选民寄出了选票。这一切行为被清晰地记录在得克萨斯诉讼中,却被最高法院驳回,理由是不符合程序,而不是因为诉讼本身。这是这场选举的真实样貌。
同时,显然每一个摇摆州都没按正常流程验证邮寄选票。相比往年选举,今年选票作废率低得离谱。在佐治亚,作废率从2016年的6.5%降到了今年的0.2%。在宾州,它从2016年的1%下降到了今年的0.003%。内华达从1.6%降到了0.75%。只有一种解释:他们接收了大量往年应当作废的选票,而邮寄选票偏向拜登。这是这场选举的真实样貌。
由精英自由派控制的媒体对新冠疫苗时间线整齐划一地撒了谎。他们怪罪于特朗普,即便他做了每一件顶级科学家所建议的事。在几次电视辩论中,主持人指控特朗普说的“年底之前搞定疫苗”是个谎言(请注意,副总统彭斯这星期已经接种了)。如果美国人意识到这场疫情已经进入尾声,很可能改写选举结果。
总统辩论委员会整齐划一地由反特朗普人士组成,他们为了损害特朗普总统,故意将第二场辩论放在不恰当的时候(特朗普当时新冠刚出院)。如果再多一次辩论,就像最后一场那样,那可能会扭转结局。
这些仅仅是开始。但其中的任何一件事,都足以让特朗普的支持者们意识到我们被冷酷的既得利益者们窃取了选举。如果这次让他们逃脱,那未来他们只会更腐败,更具攻击性。
整整四年,整个建制派被动员了起来,共同抵制民选总统,仿佛他们是免疫系统,正在消灭病毒。现在,他们反过来说我们破坏民主。
你面对的是七千四百万坚定支持特朗普的选民,若不是选举充满混乱,这数字本该更高。真相是,几千万美国人深深地感到被孤立,且愤怒。
如果拜登用左翼的方式治国——他几乎一定会被迫这样做——这个数字会更高,而我们将在2022年获得大胜(中期选举)。
在这种情况下,我没兴趣认可一位儿子被对手国收买的人作为美国总统。我也没兴趣假装承认选举结果合法。这只是精英体系靠着操控媒体所获得的苟延残喘。这场选举背后,是那些违反法律的人,是那些欺骗国家的人,而这些人,伤害了我们这些相信美国精神,尊重历史,且尊重言论自由的人。
我写下这些字时,真切地感到悲痛,因为我认为美国正在走向一个深重的困境。这场极不寻常,历时四年且精心谋划的权力斗争,威胁了我们国家的国本,也威胁了每一个美国公民的自由。
lovegreentealatte
说得太好了 为什么Pelosi说不出那么有理有据的话呢
大鱼海棠
谢谢楼主转载,说得太好了!“我写下这些字时,真切地感到悲痛,因为我认为美国正在走向一个深重的困境。这场极不寻常,历时四年且精心谋划的权力斗争,威胁了我们国家的国本,也威胁了每一个美国公民的自由。”,我读这些字时,也真切的感到悲痛。他所写的这些,也是我所感觉到的美国。
somuch
说得太好了!! 这才是有观察有思辨有正义感的人 民主党这四年做的事情正常的人都看的清清楚楚 党争到这步田地,全体美国人民的悲哀
当黑命贵暗踢法新冠都成为一把把利器去对付另外一个政党的时候,我选择了做中间韭菜,因为自知无力去改变什么。

zydd119
他寫的都是我這四年裡看到聽到感受到的
somuch
他寫的都是我這四年裡看到聽到感受到的
zydd119 发表于 2021-01-10 18:59

握手!说明我们眼不瞎心没被🐷油糊住。
ROC1911
又臭又长的文章
玉兰花儿开
说得好。但我对2022中期选举不抱希望了,我己经不相信选举结果会反映民意了,不相信有公平公正的选举了
yulingxi
感慨。
bebe
他寫的都是我這四年裡看到聽到感受到的
zydd119 发表于 2021-01-10 18:59

是啊,不管媒体怎么报道,关键我们要会从两面去思考而不会单方面被洗脑...
ChristinaW
所以,现在唯一给川粉提供平台的是五毛网站观察者网,川粉也公开为五毛叫好了? 川粉们当了四年卧底,终于能够公开回归党妈妈的怀抱了。
somuch
所以,现在唯一给川粉提供平台的是五毛网站观察者网,川粉也公开为五毛叫好了? 川粉们当了四年卧底,终于能够公开回归党妈妈的怀抱了。
ChristinaW 发表于 2021-01-10 20:14

2020年注册的WM真逗,天天玩无间道,混在白粉里,笑💩了。
大鱼海棠
好帖,顶上去
westlake
说了半天,就是说他的个人观点胜过几百万选票
c
cobai
支持一下
风口上的猪
前议长,有什么用?
sunshine1
好文!👍 🇺🇸🇺🇸🇺🇸🇺🇸🇺🇸🇺🇸
noshock
说了半天,就是说他的个人观点胜过几百万选票
westlake 发表于 2021-01-10 23:52

小结他这篇文章,是承认选票失败,选举没有舞弊,各位川粉记住了,楼主引来的文章证实了这次选举本身没有舞弊,所以应当感谢他。但是老金不喜欢选举结果,所以列了一大堆理由。对理由本身,我不于多评,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我本来就是中立选民,介入争论没有意义,川普本人现在不是也声明呼吁团结调和?
westlake
小结他这篇文章,是承认选票失败,选举没有舞弊,各位川粉记住了,楼主引来的文章证实了这次选举本身没有舞弊,所以应当感谢他。但是老金不喜欢选举结果,所以列了一大堆理由。对理由本身,我不于多评,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我本来就是中立选民,介入争论没有意义,川普本人现在不是也声明呼吁团结调和?
noshock 发表于 2021-01-11 06:35

川普在呼吁团结调和的同时继续鼓励人们为他造反?
noshock
川普在呼吁团结调和的同时继续鼓励人们为他造反?
westlake 发表于 2021-01-11 07:37

他说话易变是特色。
k
karenmxm
美国前议长纽特·金里奇:为什么我不接受拜登成为总统? 纽特·金里奇 https://www.guancha.cn/NewtGingrich/2021_01_10_577360.shtml 美国共和党元老,曾任众议院议长
2021-01-10 09:46:11字号:A- A A+来源:微信公众号“维京女侠”
观察者网按:本文2020年12月21日首发于《华盛顿时报》,作者纽特·金里奇是共和党元老,曾竞选美国总统,一度担任众议院议长。
在“占领国会山”事件后,共和党人不得不纷纷与特朗普划清界限,但回顾事件前共和党“大佬”的声音,才能够了解他们真实的想法。双方分歧之深,绝不是把特朗普作为“祭品”,就能弥合的。

【文/纽特·金里奇 译/老雷,女侠】
我有一位聪明朋友,他是温和自由派人士,问我为什么不认可拜登胜选。
这位朋友认为拜登获取了更多选票,根据历史,我们总是认可选票更多的候选人。正常情况下,我们认可选举结果,正如接受体育比赛结果。
所以,我朋友问我,为啥2020不一样?
在这四年里,我目睹了左翼持之以恒地排斥特朗普总统,并花了全部精力,否认2016年选举结果。我花了好几天才理清自己的思绪。
当我陷入沉思时,我意识到我愤怒与恐惧的不仅仅是选票。我不愿接受选举结果的动机,根植于一种强烈的愤慨以及孤独感,这种感觉在我六十年政治生涯中从未出现过。
问题在于,我,以及其他保守派人士,并没有与左翼人士在同一个世界对话。我们生活在平行世界。
左翼的世界,是建制派的世界。我的大半人生,都被这个世界的无形力量所主宰。
至于我的世界,则由一场平民的抗争所构成,我们相信自由正在被剥夺,宗教正在被摧毁(最近的人权运动试图取缔不接受世俗“性观念”的宗教学校;不少民主党州长在疫情期间关闭了教堂,却让赌场大门敞开)。我们也相信民主党所主导的疫情政策使富人更富,却摧毁了中产阶级小企业主(有十六万家饭店或将倒闭)。
在这个前提下,让我们谈谈最近发生的事,以及特朗普总统。
2016年,我支持的候选人是个局外人,他是一块璞玉,像安德鲁·杰克逊一样同旧秩序格格不入。当我的候选人取胜后,人们说这是俄罗斯的阴谋。我们现在才知道(四年之后),希拉里的团队出资炮制了这条谎言。
FBI两次违法介入选举,并帮助了希拉里。第一次,他们拒绝起诉某位删除了三万封电子邮件,并让手下用榔头销毁了硬盘的人。第二次,他们对法院撒谎,试图摧毁弗林将军,并对未来候选人特朗普进行了监听。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中伤新总统。他们组建了一支特别调查团队——当然啥也没查出。
现在,这些人告诉我们,应当停止反抗,开始与新总统合作。但我们记得,民主党曾多么迫切地想与特朗普总统“合作”啊,乃至于在他上任前就开始讨论弹劾事宜了。在就职典礼当天,《华盛顿邮报》发表了一篇文章,探讨民主党该如何弹劾特朗普。
事实上,近七十位民主党议员抵制了特朗普就职典礼。在华盛顿,典礼后一天发生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左翼游行,在那儿,麦当娜宣布她梦见自己炸了白宫,台下掌声雷动。就是这一群人,要求我与他们的新总统合作。我从佩洛西那里学会了“不合作”。选举结束后,我在拜登身上没看到任何迹象,表明他会倾听七千四百万支持特朗普的选民的诉求。
所以,我对于选举结果并不感冒。
推特以及脸书将美国最古老、发行量第四大的报纸封禁(《纽约邮报》,创始人亚历山大·汉密尔顿是美国开国元老),因为这份报纸精确地报道了对拜登不利的新闻——当时,《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上哪儿去了?
亨特·拜登的故事已经洗不干净了。拜登家族从一家公司接受了至少五百万美元,而这家公司由对手国控制。这是赤裸裸的收买,而大多数拜登的选民并没听说过这个故事,或者,他们听到的版本是,这是来自俄罗斯的假新闻。当他们听说了这个故事后,17%选民说他们会改投特朗普——这是媒体调研中心的数据。这会改写整个选举。
通常,当新闻自由被侵犯时,报刊以及媒体会组团反抗。那句虚伪的名言“民主死于黑暗”上哪儿去了?(观察者网注:特朗普就任后不久,《华盛顿邮报》在2017年2月将这句话设立为新的口号,排于报名下方。)悲剧的是,《华盛顿邮报》本身,变成了黑暗的一部分。但这只是开始。当推特查封拉什·林博(美国保守派主持人)五条推特里的四条时,我为这个国家感到担忧。
当那些互联网寡头们对美国总统的言论进行审查时,我对这个国家感到担忧。
当我看见像扎克伯格这样的亿万富翁能花四亿美金收买市政府,仅仅是为了在某些民主党选区最大化投票率——完全无视选举相关法律——我为这个国家感到担忧。
当我读到苹果公司有一条“绝不惹恼中国”的铁律,当我看见NBA向中国屈服,我为这个国家感到担忧。
当我看见一条又一条选举舞弊的消息被曝出,却没有任何媒体尝试调查,我知道有些东西已经病入膏肓了。
整个选举过程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它加速并加深了美国的信任危机。
除了那些显而易见的舞弊,还有一些令人震惊的事——任何一件都可能改写选举结果。
在每一个摇摆州,官员们违反当地法律,向每一个注册选民寄出了选票。这一切行为被清晰地记录在得克萨斯诉讼中,却被最高法院驳回,理由是不符合程序,而不是因为诉讼本身。这是这场选举的真实样貌。
同时,显然每一个摇摆州都没按正常流程验证邮寄选票。相比往年选举,今年选票作废率低得离谱。在佐治亚,作废率从2016年的6.5%降到了今年的0.2%。在宾州,它从2016年的1%下降到了今年的0.003%。内华达从1.6%降到了0.75%。只有一种解释:他们接收了大量往年应当作废的选票,而邮寄选票偏向拜登。这是这场选举的真实样貌。
由精英自由派控制的媒体对新冠疫苗时间线整齐划一地撒了谎。他们怪罪于特朗普,即便他做了每一件顶级科学家所建议的事。在几次电视辩论中,主持人指控特朗普说的“年底之前搞定疫苗”是个谎言(请注意,副总统彭斯这星期已经接种了)。如果美国人意识到这场疫情已经进入尾声,很可能改写选举结果。
总统辩论委员会整齐划一地由反特朗普人士组成,他们为了损害特朗普总统,故意将第二场辩论放在不恰当的时候(特朗普当时新冠刚出院)。如果再多一次辩论,就像最后一场那样,那可能会扭转结局。
这些仅仅是开始。但其中的任何一件事,都足以让特朗普的支持者们意识到我们被冷酷的既得利益者们窃取了选举。如果这次让他们逃脱,那未来他们只会更腐败,更具攻击性。
整整四年,整个建制派被动员了起来,共同抵制民选总统,仿佛他们是免疫系统,正在消灭病毒。现在,他们反过来说我们破坏民主。
你面对的是七千四百万坚定支持特朗普的选民,若不是选举充满混乱,这数字本该更高。真相是,几千万美国人深深地感到被孤立,且愤怒。
如果拜登用左翼的方式治国——他几乎一定会被迫这样做——这个数字会更高,而我们将在2022年获得大胜(中期选举)。
在这种情况下,我没兴趣认可一位儿子被对手国收买的人作为美国总统。我也没兴趣假装承认选举结果合法。这只是精英体系靠着操控媒体所获得的苟延残喘。这场选举背后,是那些违反法律的人,是那些欺骗国家的人,而这些人,伤害了我们这些相信美国精神,尊重历史,且尊重言论自由的人。
我写下这些字时,真切地感到悲痛,因为我认为美国正在走向一个深重的困境。这场极不寻常,历时四年且精心谋划的权力斗争,威胁了我们国家的国本,也威胁了每一个美国公民的自由。
千渔千寻 发表于 2021-01-10 13:53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哥们当年因为高调弹劾克林顿拉链门, 却被人发现自己有瞒着家人的婚外恋而臭名昭著。
一些骗子揣着明白装糊涂,专说傻子想听的话。
sunshine1
好贴继续顶!👍
stud
美国前议长纽特·金里奇:为什么我不接受拜登成为总统? 纽特·金里奇 https://www.guancha.cn/NewtGingrich/2021_01_10_577360.shtml 美国共和党元老,曾任众议院议长
2021-01-10 09:46:11字号:A- A A+来源:微信公众号“维京女侠”
观察者网按:本文2020年12月21日首发于《华盛顿时报》,作者纽特·金里奇是共和党元老,曾竞选美国总统,一度担任众议院议长。
在“占领国会山”事件后,共和党人不得不纷纷与特朗普划清界限,但回顾事件前共和党“大佬”的声音,才能够了解他们真实的想法。双方分歧之深,绝不是把特朗普作为“祭品”,就能弥合的。

【文/纽特·金里奇 译/老雷,女侠】
我有一位聪明朋友,他是温和自由派人士,问我为什么不认可拜登胜选。
这位朋友认为拜登获取了更多选票,根据历史,我们总是认可选票更多的候选人。正常情况下,我们认可选举结果,正如接受体育比赛结果。
所以,我朋友问我,为啥2020不一样?
在这四年里,我目睹了左翼持之以恒地排斥特朗普总统,并花了全部精力,否认2016年选举结果。我花了好几天才理清自己的思绪。
当我陷入沉思时,我意识到我愤怒与恐惧的不仅仅是选票。我不愿接受选举结果的动机,根植于一种强烈的愤慨以及孤独感,这种感觉在我六十年政治生涯中从未出现过。
问题在于,我,以及其他保守派人士,并没有与左翼人士在同一个世界对话。我们生活在平行世界。
左翼的世界,是建制派的世界。我的大半人生,都被这个世界的无形力量所主宰。
至于我的世界,则由一场平民的抗争所构成,我们相信自由正在被剥夺,宗教正在被摧毁(最近的人权运动试图取缔不接受世俗“性观念”的宗教学校;不少民主党州长在疫情期间关闭了教堂,却让赌场大门敞开)。我们也相信民主党所主导的疫情政策使富人更富,却摧毁了中产阶级小企业主(有十六万家饭店或将倒闭)。
在这个前提下,让我们谈谈最近发生的事,以及特朗普总统。
2016年,我支持的候选人是个局外人,他是一块璞玉,像安德鲁·杰克逊一样同旧秩序格格不入。当我的候选人取胜后,人们说这是俄罗斯的阴谋。我们现在才知道(四年之后),希拉里的团队出资炮制了这条谎言。
FBI两次违法介入选举,并帮助了希拉里。第一次,他们拒绝起诉某位删除了三万封电子邮件,并让手下用榔头销毁了硬盘的人。第二次,他们对法院撒谎,试图摧毁弗林将军,并对未来候选人特朗普进行了监听。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中伤新总统。他们组建了一支特别调查团队——当然啥也没查出。
现在,这些人告诉我们,应当停止反抗,开始与新总统合作。但我们记得,民主党曾多么迫切地想与特朗普总统“合作”啊,乃至于在他上任前就开始讨论弹劾事宜了。在就职典礼当天,《华盛顿邮报》发表了一篇文章,探讨民主党该如何弹劾特朗普。
事实上,近七十位民主党议员抵制了特朗普就职典礼。在华盛顿,典礼后一天发生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左翼游行,在那儿,麦当娜宣布她梦见自己炸了白宫,台下掌声雷动。就是这一群人,要求我与他们的新总统合作。我从佩洛西那里学会了“不合作”。选举结束后,我在拜登身上没看到任何迹象,表明他会倾听七千四百万支持特朗普的选民的诉求。
所以,我对于选举结果并不感冒。
推特以及脸书将美国最古老、发行量第四大的报纸封禁(《纽约邮报》,创始人亚历山大·汉密尔顿是美国开国元老),因为这份报纸精确地报道了对拜登不利的新闻——当时,《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上哪儿去了?
亨特·拜登的故事已经洗不干净了。拜登家族从一家公司接受了至少五百万美元,而这家公司由对手国控制。这是赤裸裸的收买,而大多数拜登的选民并没听说过这个故事,或者,他们听到的版本是,这是来自俄罗斯的假新闻。当他们听说了这个故事后,17%选民说他们会改投特朗普——这是媒体调研中心的数据。这会改写整个选举。
通常,当新闻自由被侵犯时,报刊以及媒体会组团反抗。那句虚伪的名言“民主死于黑暗”上哪儿去了?(观察者网注:特朗普就任后不久,《华盛顿邮报》在2017年2月将这句话设立为新的口号,排于报名下方。)悲剧的是,《华盛顿邮报》本身,变成了黑暗的一部分。但这只是开始。当推特查封拉什·林博(美国保守派主持人)五条推特里的四条时,我为这个国家感到担忧。
当那些互联网寡头们对美国总统的言论进行审查时,我对这个国家感到担忧。
当我看见像扎克伯格这样的亿万富翁能花四亿美金收买市政府,仅仅是为了在某些民主党选区最大化投票率——完全无视选举相关法律——我为这个国家感到担忧。
当我读到苹果公司有一条“绝不惹恼中国”的铁律,当我看见NBA向中国屈服,我为这个国家感到担忧。
当我看见一条又一条选举舞弊的消息被曝出,却没有任何媒体尝试调查,我知道有些东西已经病入膏肓了。
整个选举过程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它加速并加深了美国的信任危机。
除了那些显而易见的舞弊,还有一些令人震惊的事——任何一件都可能改写选举结果。
在每一个摇摆州,官员们违反当地法律,向每一个注册选民寄出了选票。这一切行为被清晰地记录在得克萨斯诉讼中,却被最高法院驳回,理由是不符合程序,而不是因为诉讼本身。这是这场选举的真实样貌。
同时,显然每一个摇摆州都没按正常流程验证邮寄选票。相比往年选举,今年选票作废率低得离谱。在佐治亚,作废率从2016年的6.5%降到了今年的0.2%。在宾州,它从2016年的1%下降到了今年的0.003%。内华达从1.6%降到了0.75%。只有一种解释:他们接收了大量往年应当作废的选票,而邮寄选票偏向拜登。这是这场选举的真实样貌。
由精英自由派控制的媒体对新冠疫苗时间线整齐划一地撒了谎。他们怪罪于特朗普,即便他做了每一件顶级科学家所建议的事。在几次电视辩论中,主持人指控特朗普说的“年底之前搞定疫苗”是个谎言(请注意,副总统彭斯这星期已经接种了)。如果美国人意识到这场疫情已经进入尾声,很可能改写选举结果。
总统辩论委员会整齐划一地由反特朗普人士组成,他们为了损害特朗普总统,故意将第二场辩论放在不恰当的时候(特朗普当时新冠刚出院)。如果再多一次辩论,就像最后一场那样,那可能会扭转结局。
这些仅仅是开始。但其中的任何一件事,都足以让特朗普的支持者们意识到我们被冷酷的既得利益者们窃取了选举。如果这次让他们逃脱,那未来他们只会更腐败,更具攻击性。
整整四年,整个建制派被动员了起来,共同抵制民选总统,仿佛他们是免疫系统,正在消灭病毒。现在,他们反过来说我们破坏民主。
你面对的是七千四百万坚定支持特朗普的选民,若不是选举充满混乱,这数字本该更高。真相是,几千万美国人深深地感到被孤立,且愤怒。
如果拜登用左翼的方式治国——他几乎一定会被迫这样做——这个数字会更高,而我们将在2022年获得大胜(中期选举)。
在这种情况下,我没兴趣认可一位儿子被对手国收买的人作为美国总统。我也没兴趣假装承认选举结果合法。这只是精英体系靠着操控媒体所获得的苟延残喘。这场选举背后,是那些违反法律的人,是那些欺骗国家的人,而这些人,伤害了我们这些相信美国精神,尊重历史,且尊重言论自由的人。
我写下这些字时,真切地感到悲痛,因为我认为美国正在走向一个深重的困境。这场极不寻常,历时四年且精心谋划的权力斗争,威胁了我们国家的国本,也威胁了每一个美国公民的自由。
千渔千寻 发表于 2021-01-10 13:53

我敢肯定这个是华人编造的假新闻。NEWT绝对不会这么说话。为什么不发消息来源。 NEWT 想要别人信服他就要客观。民主党主张把钱多发给群众。共和党主张多发给企业和资本家。他缺说民主党的疫情政策导致富人更富。而且他说拜登儿子从中国拿到500万。这跟已经被证实了是假新闻。这笔钱最后没有拿到。 如果是大规模舞弊,那我承认川普赢了。至于扯什么媒体向着谁,这不是舞弊。这是实力。保守派要检讨。现在还相信各种自媒体和NEWSMAX的新闻的人才是真正的再看假新闻。他们的新闻连事实都是编造的。而有执照的新闻媒体只是有倾向性,事实是真的。
ljtyw
敢说敢言 世人皆醉我独醒 唉 叹息一声 有何用啊 其他人装睡
玉兰花儿开
我敢肯定这个是华人编造的假新闻。NEWT绝对不会这么说话。为什么不发消息来源。 NEWT 想要别人信服他就要客观。民主党主张把钱多发给群众。共和党主张多发给企业和资本家。他缺说民主党的疫情政策导致富人更富。而且他说拜登儿子从中国拿到500万。这跟已经被证实了是假新闻。这笔钱最后没有拿到。 如果是大规模舞弊,那我承认川普赢了。至于扯什么媒体向着谁,这不是舞弊。这是实力。保守派要检讨。现在还相信各种自媒体和NEWSMAX的新闻的人才是真正的再看假新闻。他们的新闻连事实都是编造的。而有执照的新闻媒体只是有倾向性,事实是真的。
stud 发表于 2021-01-11 13:43

你不会自己查一下?不会英文? Washington post :
https://www.washingtontimes.com/news/2020/dec/21/why-i-will-not-accept-joe-biden-as-president/


Mintcafe
Newt Gingrich: 'Destructive barbarians' who stormed Capitol should be 'locked up and punished'
https://www.washingtontimes.com/news/2021/jan/7/newt-gingrich-destructive-barbarians-who-stormed-c/
Former House Speaker Newt Gingrich said Thursday he was enraged by the violence at the U.S. Capitol and that the “destructive barbarians” who illegally entered the building should be tried and jailed. “I am furious,” Mr. Gingrich said on Fox News’ “Outnumbered.” “Every person who broke into the Capitol has to be arrested and has to be prosecuted. This is the center of freedom of the whole planet, it’s the symbol for everybody. And what happened yesterday was utterly, totally inexcusable. People should be locked up and punished. And I’m delighted that they’re increasing preparations for [President-elect Joseph R. Biden’s] inaugural because we have to make absolutely certain nothing like this ever happens again. “These are people that are destructive barbarians and, frankly, criminals and they should be treated that way and locked up,” he continued. “I think after last night, and after that level of violence shook everybody, the president has to be a calming influence, which has not normally been his focus.”
Mintcafe
我敢肯定这个是华人编造的假新闻。NEWT绝对不会这么说话。为什么不发消息来源。 NEWT 想要别人信服他就要客观。民主党主张把钱多发给群众。共和党主张多发给企业和资本家。他缺说民主党的疫情政策导致富人更富。而且他说拜登儿子从中国拿到500万。这跟已经被证实了是假新闻。这笔钱最后没有拿到。 如果是大规模舞弊,那我承认川普赢了。至于扯什么媒体向着谁,这不是舞弊。这是实力。保守派要检讨。现在还相信各种自媒体和NEWSMAX的新闻的人才是真正的再看假新闻。他们的新闻连事实都是编造的。而有执照的新闻媒体只是有倾向性,事实是真的。
stud 发表于 2021-01-11 13:43

这个吧 https://www.washingtontimes.com/news/2020/dec/21/why-i-will-not-accept-joe-biden-as-president/
mariaapple
我们正在做能做的一切使大船掉头 - mike pomp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