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乡人黄秋生:就算死也要是体面的、站着的

djmax
楼主 (北美华人网)
12月初的台南依旧燠热,明明不是假日,但火车站旁的台南文化创意园区却排了超过500人的人龙,人们耐心等着餐车上的异乡人黄秋生,煮出台南美食虱目鱼粥。
这是港星黄秋生今年第二次来台湾了。今年5月他受邀拍摄公视剧集《四楼的天堂》时,在脸书透露有意入籍台湾,许多台湾网友惊喜支持。后来他回香港、搬离住了20年的居所,再到台湾主持行脚节目《开着餐车交朋友》,在台北、台南、台中,所到之处皆有人「捕获野生秋生」,还登上了Ptt热搜。
「搬家是因为我在香港零工作,要节省开支。」这个得过5次香港金像奖、3次台湾金马奖的香港演员,2014年雨伞运动时公开谴责港警暴力,昔日好友翻脸不认,被香港主流电影圈封杀足足6年。

就在黄秋生在台湾二度隔离完毕不久,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主席林朗彦、「学民女神」周庭、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等人被警方收押。异议分子不是离港,就是收押,东方之珠逐渐黯淡。 「心会痛,那个养育我的香港已经不在了。这样的路要走到什么时候,走到黑吗?」
 
BBC报导,对香港艺人而言,表达政治立场意味着沉重代价。虽然歌手何韵诗表示在雨伞运动之后她独立制作专辑、开演唱会比从前赚得多,但香港浸会大学电影学院助理教授刘慧婵表示,她的例子比较独特。相较于歌手,电影需要动员的人力更多,被封杀之后的代价,也就更大。
问黄秋生这是否是人生中低潮,「什么低潮?我现在是人生中最高潮的时候啦。那么高一堵墙挡在你前面,人生只好如浪花往上冲,越冲越高。」他干笑:「人生所建立的一夕崩塌,但命就是这样,愿意的就给命运带着走,不愿意的就给命运拖着走。」

他为什么可以这么「敢」?
命运的逼迫、被排挤的孤独,黄秋生是尝惯了的。他的生父是英国人,在他四岁时抛弃母子回国。因为穷、又有着一张混血脸孔,他从小在「鬼佬」、「杂种」的称呼里艰难长大,被同学欺负,他习惯用拳头解决问题,被当成问题少年。
母亲只能靠帮佣为生,曾经从凌晨3点上工到深夜12点,工作不到一周脚就肿了。少年黄秋生陪着母亲去辞工,在楼梯间等了2小时,门缝打开扔出一包行李,没有工钱、没有一句招呼,就像打发乞丐。
长大后他当过装修工人、修车学徒、办公室跑腿、美发助理,因为学历不高,工作也不长久,生活困窘、居无定所,甚至差点偷窃失风被逮。为了谋生,他进了亚视演员训练班,在许多电视剧里演出当配角糊口。
今日可能当红的混血容颜,当年却是难以定位的异类,只能演出艳情片、黑社会、变态杀手,然而1993年的《八仙饭店之人肉叉烧包》里的灭门杀人犯,竟让他拿下香港电影金像奖影帝,他也是至今唯一靠限制级影片(当时香港称三级片)拿奖的影帝。


期许一生技能贡献台湾
为人生抉择也明白承担代价
「你要对自己的每个选择慎重、相信它、承担它,做了就做了。」黄秋生说:「接下来就……多在台湾待久一点吧。」今年9月他生日时,在网路上许了愿,说希望能把一生的技能贡献给台湾。
「台湾保留了很多的传统道德,忠孝仁爱、礼义廉耻,年轻时听台湾人说这些觉得好老土啊,现在体会到非常重要。」他说:「我想在台湾开个叉烧包店、或是开班教表演。很多人问我要不要入籍,如果长期能有工作,我就在这边定居啊。」
香港,是回不去了。即使注定得在异乡,他也要当个腰杆挺直的异乡人。他说了一个故事:2018年他到英国去拍影集《陌生人》,飞行中飞机忽遭雷击,机舱内一团混乱,氧气面罩掉下来,乘客恐慌尖叫……唯有他静静拿起帽子戴上,把大衣领子拉好,把身体贴紧椅背。
「我心想我要真的死的话呢也要死得有尊严,我不要人家看到我,死的时候还衣衫不整、满脸狰狞。」他说:「人都免不了一死。但你死的时候,要能很自豪对自己说:这一生,我起码始终都是体面的、站着的。」
因为,他为人生做出清清楚楚的抉择,而且也明明白白的承担了。
wocaole
如果他拍过对英国人不满的片,我就信他站着
singingIris
如果他拍过对英国人不满的片,我就信他站着

wocaole 发表于 2020-12-19 21:57

為啥?這邏輯奇怪。 英國殖民時期香港繁盛,港人懷念的非常多。就像孩子被野蠻親爸毆打之後,懷念和有教養的養父母過得好日子,這是人之常情。
wocaole
本来挺喜欢的演员,哎 可惜了
娴婳
母亲只能靠帮佣为生,曾经从凌晨3点上工到深夜12点,工作不到一周脚就肿了。少年黄秋生陪着母亲去辞工,在楼梯间等了2小时,门缝打开扔出一包行李,没有工钱、没有一句招呼,就像打发乞丐。\ 请问他母亲在英国人家里还是香港人家里帮佣,要从从凌晨3点上工到深夜12点? 这么一个在香港饱受压迫的阶层出生的人,为什么对过去如此怀念?
g
gzhsyw
如果他拍过对英国人不满的片,我就信他站着

wocaole 发表于 2020-12-19 21:57

为什么不反英就是跪着?那大陆人不反工是不是就是跪着
黄秋生年轻时确实是左派毛派 反对港英政府
joeblackgod
母亲只能靠帮佣为生,曾经从凌晨3点上工到深夜12点,工作不到一周脚就肿了。少年黄秋生陪着母亲去辞工,在楼梯间等了2小时,门缝打开扔出一包行李,没有工钱、没有一句招呼,就像打发乞丐。\ 请问他母亲在英国人家里还是香港人家里帮佣,要从从凌晨3点上工到深夜12点? 这么一个在香港饱受压迫的阶层出生的人,为什么对过去如此怀念?

娴婳 发表于 2020-12-20 03:07

他年轻的生活一度是毛派,后来64的时候也是强力支持学生运动。 其实现在真正的左派是没有办法忍受CCP那一套东西的。君不见国内一堆搞劳工运动,独立工会的,好多都被判了。。。
lusheeta
找个地方养老,挺好得。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台湾就养着呗,“期许一生技能贡献台湾”,两全其美。
auroraed
怎么成这样了 以前蛮喜欢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