锅从西天来!30万印度农民抗议,中国是幕后黑手?

大牛小牛
楼主 (北美华人网)

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这次锅从西天来。
印度30万农民发起的“挺进新德里”运动愈演愈烈。周三,印度消费者事务、食品和公共分配部部长、人民党成员饶萨赫布•丹维突然就此表示,中国和巴基斯坦是农民抗议活动的幕后黑手。

丹维声称,莫迪是印度农民的总理,其任何决定都不会对农民不利。并暗示“有人不喜欢”莫迪政府为农民谋福利。
但是丹维没有给出任何证据支撑他对中巴的这一指控,并很快招致印度其他政治人物毫不客气的批评。
马哈拉施特拉邦政党湿婆军发言人就“猛烈抨击”丹维将中巴拖入农民抗议引发的骚乱中,并指责丹维已失去理智,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1


丹维已经不是第一次因为发言引起争议了,作为马哈拉施特拉邦人民党领导人,他曾经嘲笑农民要求州政府采购更多的“豆子”是恶习,是叛徒!
且不说他一贯荒腔走板,印度农民抗议幕后黑手这个锅,绕地球一百圈也落不到中国头上。
此次抗议活动主要是针对印度政府出台的三个有关农业改革的法案,分别是《农产品贸易和商业(促进和便利)法案》《农民(授权和保护)价格保证协议和农业服务法案》《基本商品(修正)法案》。
这三项新法案,简单点说,就是允许农民直接向私人部门售卖农产品(主要是小麦、稻谷、豆类等粮食作物)。而在此之前农民必须先将农产品运到政府管理的大集市(Mandi)上,售卖给政府特许的中间商,再由他们转售给批发商、食品加工企业等。
新法案的初衷其实是放大市场在农产品销售环节中的定价作用,推行类似于国内的“农超对接”“农社对接”模式,减少中间商“赚差价”。
但是,在抗议的农民看来,如果让大企业直接采购农产品,那么它们将获得定价权,农民无力与大企业面对面议价,可能失去土地和收入。

时至今日,印度农业仍然以小农经济为主,80%的农场主拥有土地数量不超过2公顷,在市场上的竞争力很弱,他们仍然依赖政府能够发挥“兜底”功能,在遇到干旱等极端情况下,能以最低价格将粮食出售给政府部门。而新的法案要求直接将农产品出售给私人企业或超市的方式缺少兜底价格保障,有可能使其收入受损。
尽管莫迪一再向农民喊话,保证“这些具有历史意义的法案”将使农民受益,但抗议的农民并不买账,双方已经进行了七轮谈判,各执一词,几乎没有任何进展。
而抗议活动则大有全国蔓延之势。印度多地的公共交通、批发市场、商业街区、铁路等开始罢工。据全印中央工会统计,最多时有约2.5亿人参与罢工,声援农民的抗议示威。抗议的农民表示,12月14日,他们将封锁所有通往德里的高速公路,在印度人民党办公室前静坐抗议以及在各地区总部前抗议示威。


2


面对印度农民一波更比一波高的抗议浪潮,莫迪政府可能觉得有点委屈,还称参与示威的农民都是受人“挑唆”、误解了政府的纯良动机?
事实真是如此吗?
首先,印度农民此次激烈的抗议活动与政府通过法案的方式有很大关系。
农业改革法案出台前,印度政府没有获得农会组织的充分理解,在遭到农民强烈反对的情况下依然提交议会通过。莫迪所在的印度人民党利用了自己在议会拥有的多数席位,置反对党关于成立专门委员会讨论该法案的建议于不顾,仅以口头表决的形式快速通过了法案。
实际上,莫迪上台以来,执政党在议会的多数席位使政府习惯了在几乎所有重大改革问题上采取单边行动,忽视与反对党和利益相关方的沟通。
印度媒体称,这已经成为一种风格,即采取突然的、破坏性的政策来改变现状,比如2016年的废钞令、2019年突然取消克什米尔的特殊地位。在莫迪政府看来,这种戏剧性、突然的举措是信心和信念的表现。也有一些人将其称为“Policy by Jhatka”,意为“震动”。
只是,当这一次涉及到最敏感的农业改革问题,这种模式开始遭遇“滑铁卢”。
其次,据英国广播公司的报道,大部分抗议农民来自印度北部的农业大省——旁遮普邦和哈里亚纳邦。

这些都是印度粮食高产的邦,旁遮普邦还素有印度粮仓之称,在这些地方特许的粮食中间商仍把持着粮食收购,并形成了强大的政治游说集团,使得任何有损于大集市的改革都难以推进。再加上,现在旁遮普是反对党国大党执政,莫迪政府指责此次抗议活动是国大党煽动的。
同时也有参与抗议的旁遮普组织人士表示,尽管领导人可能有政治上的隶属关系,但这一活动目前与政党保持着“安全”距离,没有设定任何政治议程,不是为了政治未来而做这一切。
作为执政党和在野党,在国内政治运动中有没有利用和煽动,这就很难有个所谓评判了。再说了,有没有煽动,这也是印度国内的事,跟我们外边的人扯不上关系。
此外,要真说外部影响,加拿大、美国、英国等印度裔锡克人聚居地区都出现了声援印度农民的示威活动。总部设在美国的“锡克教正义组织”(SFJ)还威胁说,为了支持农民的抗议,他们将关闭印度在世界多个城市的领事馆,他们正在计划在伦敦、伯明翰、法兰克福、多伦多和华盛顿特区领事馆的一系列活动。



3


问题是,为什么一个堂堂部长级干部能将如此内政的事务甩锅给邻国?
巴基斯坦国立科技大学中国学研究中心副主任泽米尔•阿万认为,印度习惯于将自己的失败归咎于他人。欧洲公益组织“EU DisinfoLab”最近就发布报告说,在过去15年间,总部位于印度新德里的Srivastava集团假借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名义,在世界范围内发布了750多条抹黑中国和巴基斯坦的虚假新闻。
印度农民骚乱事情本身并不复杂。如果印度政府满足了农民的要求,那么这场风波就会立即结束。如果强硬派不满足农民的要求,骚乱可能会延长。
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刘小雪介绍,目前参与抗议的主要是北方几个以印度教和锡克教徒为主的邦,所谓巴基斯坦和中国煽动穆斯林的说法子虚乌有。
印度农民骚乱的根源在于政府长期对农民利益的漠视,农民长期积郁不满,更担心改革后生活状况会进一步恶化,因此不愿让步政府,政府退无可退,如果后退,莫迪脸上也难过得去,同时他也不担心,因为议会的控制权牢牢掌握在印度人民党的手里。

四川外国语大学教授龙兴春认为,对印度内部事务,中国和巴基斯坦既没有兴趣,也管不到。印度这个国家有个特点,是对外来干涉和批评的反应非常强烈,认为自己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无论做什么都有正当性;同时本能的把内部批评和矛盾外部化,当国内出现问题时,不管有没有证据先怪巴基斯坦已经成为套路,偶尔也会搭上中国。
由于印度民主政治的特点,不同阶层不同利益的代表都可能进入议会,政治人物素质参差不齐,甚至可能是文盲,在激烈的政治斗争中,难免口无遮拦,当然这只是个别人士个别情况,多数政治人物是不会这么反智的。
龙兴春说,恶性民主政治竞争所导致利益纷争,是印度多年改革难以推向深入的主要原因之一。
改革必然导致部分人的短期利益受损,这就需要一个强有力的政府来平衡短期利益与长远利益,局部利益与整体利益,但印度民主政治下,政府弱势。很多明明大家都认为该做的事,却没有人做,执政党做了,反对党会为了反对而反对,因为如果改革成功就是现政府的政绩,对反对党今后的选举不利。
在刀哥看来,从英国“脱欧”开始,西方民主政治下政治人物玩弄话术和规则推卸责任的趋势越发明显,并在新冠疫情中呈登峰造极之势,极大削弱了西方民主制本身的制度公信力。
就印度来说,独立70年,现代化之路始终磕磕碰碰,与忙于游目四顾,始终不能定下心来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有很大关系。
stone336
学会了川普那一套,甩锅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国家,一切都可以万事大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