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用昂贵,核电无法和太阳能风能发电竞争,清洁能源的未来不可能是核能

niuheliang
楼主 (北美华人网)
特朗普政府承诺补贴14亿美元(总造价大概1/4)给犹他州核电项目。以保证其每千瓦时成本5.5美分。但即使是5.5美分(再加上输电成本),也比居家屋顶太阳能发电成本贵多了。由于经济上不划算。这个未来核电项目面临夭折风险。
即使化石能源大州德州,也在建造大型太阳能发电农场。而加州,已经决定废核。清洁能源的未来不在于核电。而是风能+太阳能+蓄电池。

dpdpdp
装一套要多少钱
一年明月
我记得核电成本比这些清洁能源低,且产出稳定。废料埋几十年就无害了。
dpdpdp
太阳能板安装公司的报价是3万+,十年寿命,平均每月三百刀。 十年是Tesla power wall的寿命
w
winniega
我记得核电成本比这些清洁能源低,且产出稳定。废料埋几十年就无害了。
一年明月 发表于 2020-11-20 14:10

埋个几十年就无害?要是这么好用 干嘛还不用? 核废料的半衰期就几十万年 来个几百万年都还会有放射性
d
djmiss
太阳能可不是清洁能源。发电的时候是很清洁,可是太阳能板那可是比塑料袋还难分解的东西,现在都只能扔太空。
deepsix
水电是季节性的。太阳能和风能受昼夜,天气,和气候影响,都不稳定。因此必须搞核电,用以平衡电网。
todd6034
好像风能的设备损耗不小,维护是个麻烦
一年明月
埋个几十年就无害?要是这么好用 干嘛还不用? 核废料的半衰期就几十万年 来个几百万年都还会有放射性
winniega 发表于 2020-11-20 14:28

我的了解是从这里来的: https://www.quora.com/What-are-some-policies-that-would-improve-millions-of-lives-but-people-still-oppose-Why-do-people-oppose-them-What-is-the-one-area-where-you-wish-politicians-and-the-public-would-pay-attention-to-scientific-consensus-or-other-data (Ryan Carlyle的回答)。已经年代比较久远了但是很多人讨论和考据,基本应该是对的。知道有的人对看英文过敏,所以我多年前曾经把它翻译成过中文(哈哈我确实曾经如此无聊过)。^_^ 译文如下:
反科学行动主义,以及无视统计学,盲目散布恐惧心理的行为正在杀死上百万人。如果你知道对二十世纪发明的无谓恐惧每年造成了多少完全可以避免的死亡,一定会感到震惊和毛骨悚然。有时候,一项科技的益处具有如此压倒性的科学证据,以至于我不得不把反对它的意见比做大规模的屠杀。
我对此有很强的个人看法。反科学行动主义者是出于好意,但是他们以及媒体散布恐惧心理的行为令大批群众无意中成了这个全球性的巨大灾难——科学盲——的一部分。这正在直接杀死上百万人。这样的全球问题有好几个,但我最近想得最多的是……
发展核能,取代燃煤。
首先,一些背景。燃煤是全球最大的电力来源: https://qph.fs.quoracdn.net/main-qimg-834bc973e2dec42fbda8193c0ce030e3
燃煤也是最糟糕的电力来源。撇开全球气候变暖不谈,燃煤发电造成的大量空气污染和时而发生的矿井事故每年就会造成上百万人死亡[1]。
下面是几个拥有核技术的国家/地区由于燃煤发电造成的年均死亡人数: 美国:每年13,000人[2] 欧洲:每年22,300人[3] 印度:每年115,000人[4] 中国:估计值在几十万到一百万不等—— 2006年的估计值是400,000,之后一直稳步上升[5]
请停一秒钟,好好看看这些数字。每年死亡一百万人是一个悲剧,但是每年一百万原本可以避免的死亡,是在给我们这个物种丢脸。诸位,我们能够做到更好。我们必须做到更好。
几乎任何能源都胜过燃煤。遗憾的是,成本合理,易于扩大生产规模,能够淘汰基底负荷电厂的能源选择并不多。它必须能够24/7不间断地运行,提供稳定的输出功率,而可再生能源不符合这个条件。太阳能和风能的输出功率变化过大,无法直接取代燃煤。地热,水力发电,和潮汐能受到地理条件的限制,只有少数地点适合建立大规模的发电厂。除了美国以外,其它国家的天然气储量不足以取代燃煤,即使抛开储量不谈,关于是否应该大规模钻探页岩天然气也是有争议的。
只有一种能源可以做到1:1地直接取代燃煤,在成本上能够与燃煤发电竞争,而且没有令全球变暖的副作用:核裂变。
无论你曾听说过什么,核能事实上极为安全。认为核能在安全性上不如其它基底负荷能源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根本不知道实际的统计数据。对于任何长了眼睛,并且拥有哪怕一丝学术诚信的人,凭一张图就可以马上终结核能是否安全的争论: https://qph.fs.quoracdn.net/main-qimg-c806c200fc35312f6e758733a2a2dc18.webp
在我看来,这一张图就够了。如果你已经被说服了的话,不必往下看了,直接点赞就好。但是我会详细说明,以确保任何人的心里都不可能再存有任何疑问。 在大家大发脾气,开始撰写离题万里的反驳之前,让我首先澄清几件事: 这不是关于风能或者太阳能好不好的争论,它们确实很好。它们在提供分布式的,非基底负荷的发电方式中扮演了可贵的角色,减少了部分矿物燃料的消耗。 这不是关于发展核能是否具有挑战性的争论,因为它确实有挑战性。武器扩散的风险和废品处理显然是敏感的政治问题。 这只是一个哪种成本合理,基底负荷的能源技术每单位能量伤人最少的简单问题。我们应该用这种能源取代燃煤……越早越好。 核能是明显的优胜者。安全统计数据是如此无可辩驳,以至于我真是难以想像,居然还会有人试图争论这件事。核能要不就和可再生能源一样安全,要不就比可再生能源还要安全,依照你相信谁的话而定。大家在具体的死亡数字方面有不同的说法,但是所有可信的估计都表明核能,风能和太阳能的安全指数和矿物燃料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下面这张图令燃煤发电的安全性看起来可与在空中抛接电锯媲美: https://qph.fs.quoracdn.net/main-qimg-449a2f30b3594acc2f447056638a3d24
大家声称,核电厂有时会发生事故,因此它不安全。不,不是这样的。福岛并没有因为对环境的辐射造成任何一例死亡,而且专家也不认为癌症患病率会有任何可测量的增长。[6]最近被大肆渲染的所谓“甲状腺异常高发病率”其实也不比未遭辐射的日本其它地区高。[14]
哪怕是切尔诺贝利,史上唯一造成了多人死亡的核事故,在当时的事故现场以及之后的20年中,也只有64人确认死亡。根据我们对辐射量反应的全部所知,大约有几千人会因为略微上升的癌症发病率在某天死亡,按联合国辐射影响委员会UNSCEAR的官方估计,这会令切尔诺贝利的最终死亡人数达到四千人。关于切尔诺贝利的致癌作用,史上的最高估计是985,000例死亡,但是科学家们认为这是漏洞百出,及其离谱的数字。这个数字是一位俄国人公布的,旨在推销一本有关切尔诺贝利核事故的书,他的计算没能通过同业评审。来自可信科学组织的最高估计是切尔诺贝利会导致60,000人患癌症死亡,但是即使是这个估计,对于癌症发病率的计算也是基于一个现在已经不被认可的线性无阈值模型。[7,8]
也就是说,对于切尔诺贝利造成的死亡人数,最佳的科学估算是4000人,安全的上限是60,000人。为什么死亡率比大家的预期低这么多?因为我们的身体天生可以承受小剂量的辐射。在这个行星上,正常,天然的背景辐射从2 mSv/年到6 mSv/年不等。在十亿年的进化过程中,我们一直承受着这种程度的辐射,没有发生任何问题。全球平均人为辐射量大约是0.6 mSv/年,几乎全部来自医疗器械。人为辐射量的公认安全阈值是1 mSv/年。这是极度保守的估计,在辐射量大幅增加之前,根本没有证据表明会对人体有害。 切尔诺贝利在二十年的时间里,总共只对当地居民造成了10-50mSv的辐射。这大致上相当于住在一个天然辐射很高的地区。 富岛对当地居民造成的辐射只有1-15mSv。这比核电厂工人的人身安全阈值 —— 一生中经受100-250mSv的人为辐射——要低得多。 事故处理人员遭受了大剂量的辐射。公众受到的辐射不多,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进行了疏散。不过也是因为核电厂事故造成的辐射比多数人想像的要小很多。
和燃煤每年一百万的死亡人数相比,核能只在1986年出过一次事故,估计死亡人数仅为4,000,这实在太棒了。这四千人里的大多数甚至都还没有死——这是截至2065年的预计死亡总数。坦率地说,即使按那个不太可能的上限来算,60,000人,这个数字仍然很棒。即使我们继续建造那些差劲的切尔诺贝利式苏联RBMK反应堆,核能也比燃煤强。燃煤每年致死的人数是切尔诺贝利的16到250倍。但是切尔诺贝利和福岛发生的故障在现代核反应堆设计中事实上是不可能的。在今天,新的“三代”设备拥有无源冷却循环系统,能够消除福岛和切尔诺贝利式灾难的风险。所以这个风险在我们今天建造的反应堆中根本不存在。核能还在变得更安全。 相比之下,板桥水库在1975年出过一次事故————造成的死亡比史上所有核事故造成的死亡人数总和还要多很多。你要问了,“那么核电厂辐射引起的疏散怎么算呢?”这些年来,水力发电总共令四千万到八千万人因为水库泛洪永远离开家园[9],而相比之下,福岛疏散了十六万人[10],切尔诺贝利疏散了三十五万[7]。和水力发电的永久撤离不同,核泄漏引起的疏散是暂时的。在2012年,大家开始搬回到福岛的很多地区,因为辐射最糟糕的时期已经过去了。
水力发电可怕吗?不可怕。核能也不应该可怕才对。统计数据证明,人们害怕核能超过水力发电只有一个原因,就是无知。如果你以为核能很危险,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大家害怕,是因为他们对辐射不了解。他们害怕,因为辐射看不见,也因为媒体对每个微不足道的核事故都大肆渲染,无论事实上的影响多么微小。这是纯粹的,愚昧的恐惧,没有任何真实数据的支持。某些团体能够通过这种恐惧得利,就推波助澜 —— 散布恐惧心理的媒体,燃煤工业的说客,还有从吓坏了的反科学行动主义者那里接受捐款和劳力的环境保护组织。
这种愚昧的恐惧会杀人。毫不夸张地说,对辐射的恐惧就能把人吓死。在福岛事件中,事故造成的最大影响明显是反应过度造成的心理压力和病症。很多估算表明,福岛的疏散给大家造成的心理压力引起的死亡比让所有人留在原地还多。确实有些人需要被撤离,特别是住在电厂附近,家里有小孩子的家庭,但是有大约十几万人,与其让他们撤离,倒不如把他们留在原地[15,16,17]。小剂量的辐射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可怕。 但是核能的替代选择,燃煤,确实是有害的。由于福岛事故的原因,中国,德国和日本最近都不再继续发展核能,而是转向了燃煤和其他危险能源。中国决定建造相对较少的核电站,多用燃煤,这个决定终将杀死上百万的中国居民。不是所有的国家都拥有核技术,但是使用燃煤最多的国家和地区——印度,中国,欧洲和美国——都是肯定拥有核技术的。
对核能的抵制已经杀死了上百万人,还将继续杀死上百万人。矿物燃料在燃烧的时候会产生大量二氧化碳,把汞,镉,以及其他各种重金属释放到生态系统中去。反核能行动主义对于人类健康和环境保护起的是完全的反作用,这一点再怎么强调都不过分。这种颠倒黑白的思维方式让我郁闷得直想拉自己的头发。
事实已经有了,研究也完成了,你可以选择相信这些数据,也可以成为支持反科学的流行观点的大军中微不足道的一员,任它杀死上百万人。就是这么简单。核能是安全的。而它的替代选择则不是。
你要问了,“可是燃料够吗?”够的。即使我们为了淘汰燃煤,把核能发电量增加到目前的四倍,目前所知的传统铀矿储量也够我们大约再用50年,在那之后钍矿还能用250年。这和燃煤大约三百年的储量相当。(而且随着科技的发展和发现更多矿床,这些储量的数字很可能还会继续增加。)即使我们把这些都用光了,大海里溶解的铀也够我们再用好几千年。[20]
你又要问了,“可是我们负担得起吗?” 可以的。就成本而言,核能完全可以和比它脏且没它可靠的其它选择竞争: https://qph.fs.quoracdn.net/main-qimg-78b54ca87c70fb2480921f98ceed6c22.webp
但是这张图实在是过分高估了核能相对于矿物燃料的成本,因为核能是唯一把所有废料处理成本计入用户电价的电力来源。[11]我们很久以前就在技术上解决了废料处理的问题——把核废料玻璃化,放在岩盐层下很深的地理存储空间中,就像美国军方在核废料隔离实验设备里做的那样。盐会渗入挖好的洞穴,将核废料封存上百万年—— 那时它已经变得无害很久了。和燃煤不同的是,这种程度的废料处理是包括在核能成本里的。 而燃煤确实会制造大量的有毒废料。仅在美国,每年产生的废料就有令人难以置信的13.1亿吨…… 多数倒在了垃圾填埋场和露天灰池里。大家说起“净煤”和燃煤污染控制时,实际上的意思不过是用昂贵的擦洗工具把污染从烟囱转移到这些巨型灰池里。[18]这张人造卫星的照片显示了在2008年,田纳西谷的五千四百万立方码重金属飞灰倾泻进一条河和一个小镇的情景: https://qph.fs.quoracdn.net/main-qimg-2c1954d403790e7913ff63a4cf78f485.webp
仅在美国,就有超过200例燃煤灰池显著污染环境的记录。[19]
关于燃煤产生的有毒废料,最讽刺的地方在于煤灰具有放射性。燃煤电厂对于环境的辐射超过核电厂的辐射。[12]这样的辐射不足以对人体造成伤害,但确实在伤害之外又加上了羞辱。
煤电的生产者也不必为他们排放的废气引起的肺病和重金属中毒买单。核电厂的管理者不仅会赔偿事故对于人们的伤害,就像TEPCO一直在日本做的那样,而且会支付所有废料的处理和丢弃费用…… 甚至包括电厂退役的费用。[13] 当你把所有这些外部费用加上之后,核能就比燃煤便宜多了。事实上,你都不用算上退役和厂址复建的费用—— 仅就对公众健康的影响来看,燃煤就是最贵的能源选择:
一个调查发现,美国依赖燃煤提供几乎一半的电力,为经济造成了每年3450亿元的隐性花费,用于解决矿工团体的健康问题和电厂周围的污染,而这些花销并非由能源公司或者是矿工承担。
哈佛大学的研究人员在一项研究中发现,燃煤电厂广泛普及的原因之一是较低的经营成本,但是这些隐性成本会令燃煤电厂在事实上的发电成本上升三倍
这并非由燃煤工业承担,而是通过纳税,由我们承担了。”以上研究的第一作者,保罗·爱普斯坦,哈佛医学院的讲师,健康和全球环境中心的副董事如此说道。
公众付出的代价比燃煤本身的价钱高得多。这个工业对我们的影响远远不止于替我们点灯。”
根据美国能源部的数据,燃煤电厂目前提供着全国大约45%的电力。如果把燃煤引起的所有附加代价都算上,燃煤的发电成本会每度增加大约十八美分,令它从目前最便宜的电力来源之一变成最贵的电力来源之一。 燃煤糟透了。它唯一的好处是能让你迅速廉价地建造燃煤电厂。然后它就开始杀人,摧毁环境,令成本越来越高。在长期看来,几乎任何其他能源都比煤炭更洁净,更便宜。
核能是一种优越得多的能源技术。工程师们早已解决能源危机的问题,现在轮到政治家们跟进了。所有流传的抱怨和恐惧不是早已被现代科技解决,就是基于完全的误解。我并不是说核能是完美的——没有什么是完美的——但它和其它选择相比不啻天差地别。发展核能的挑战是可以解决的,不需要任何新技术。
通过逐步淘汰燃煤发电,以核能代替,可以救活上百万条人命,同时改善无数其他人的生活质量,这是客观的事实。这还不包括对气候变化的好处!在这个危机当中,必须让科学战胜无知,必须如此。毫不夸张地说,我们现在是在自杀,而解决的办法在几十年前就有了。我认为,教育公众,让大家不再害怕核能,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是一件真正符合道德的重要任务。


一年明月
这么一说我对半衰期确实记错了,但是这个问题已经有被考虑到。^_^
AaronBush
我的了解是从这里来的: https://www.quora.com/What-are-some-policies-that-would-improve-millions-of-lives-but-people-still-oppose-Why-do-people-oppose-them-What-is-the-one-area-where-you-wish-politicians-and-the-public-would-pay-attention-to-scientific-consensus-or-other-data (Ryan Carlyle的回答)。已经年代比较久远了但是很多人讨论和考据,基本应该是对的。知道有的人对看英文过敏,所以我多年前曾经把它翻译成过中文(哈哈我确实曾经如此无聊过)。^_^ 译文如下:
反科学行动主义,以及无视统计学,盲目散布恐惧心理的行为正在杀死上百万人。如果你知道对二十世纪发明的无谓恐惧每年造成了多少完全可以避免的死亡,一定会感到震惊和毛骨悚然。有时候,一项科技的益处具有如此压倒性的科学证据,以至于我不得不把反对它的意见比做大规模的屠杀。
我对此有很强的个人看法。反科学行动主义者是出于好意,但是他们以及媒体散布恐惧心理的行为令大批群众无意中成了这个全球性的巨大灾难——科学盲——的一部分。这正在直接杀死上百万人。这样的全球问题有好几个,但我最近想得最多的是……
发展核能,取代燃煤。
首先,一些背景。燃煤是全球最大的电力来源: https://qph.fs.quoracdn.net/main-qimg-834bc973e2dec42fbda8193c0ce030e3
燃煤也是最糟糕的电力来源。撇开全球气候变暖不谈,燃煤发电造成的大量空气污染和时而发生的矿井事故每年就会造成上百万人死亡[1]。
下面是几个拥有核技术的国家/地区由于燃煤发电造成的年均死亡人数: 美国:每年13,000人[2] 欧洲:每年22,300人[3] 印度:每年115,000人[4] 中国:估计值在几十万到一百万不等—— 2006年的估计值是400,000,之后一直稳步上升[5]
请停一秒钟,好好看看这些数字。每年死亡一百万人是一个悲剧,但是每年一百万原本可以避免的死亡,是在给我们这个物种丢脸。诸位,我们能够做到更好。我们必须做到更好。
几乎任何能源都胜过燃煤。遗憾的是,成本合理,易于扩大生产规模,能够淘汰基底负荷电厂的能源选择并不多。它必须能够24/7不间断地运行,提供稳定的输出功率,而可再生能源不符合这个条件。太阳能和风能的输出功率变化过大,无法直接取代燃煤。地热,水力发电,和潮汐能受到地理条件的限制,只有少数地点适合建立大规模的发电厂。除了美国以外,其它国家的天然气储量不足以取代燃煤,即使抛开储量不谈,关于是否应该大规模钻探页岩天然气也是有争议的。
只有一种能源可以做到1:1地直接取代燃煤,在成本上能够与燃煤发电竞争,而且没有令全球变暖的副作用:核裂变。
无论你曾听说过什么,核能事实上极为安全。认为核能在安全性上不如其它基底负荷能源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根本不知道实际的统计数据。对于任何长了眼睛,并且拥有哪怕一丝学术诚信的人,凭一张图就可以马上终结核能是否安全的争论: https://qph.fs.quoracdn.net/main-qimg-c806c200fc35312f6e758733a2a2dc18.webp
在我看来,这一张图就够了。如果你已经被说服了的话,不必往下看了,直接点赞就好。但是我会详细说明,以确保任何人的心里都不可能再存有任何疑问。 在大家大发脾气,开始撰写离题万里的反驳之前,让我首先澄清几件事: 这不是关于风能或者太阳能好不好的争论,它们确实很好。它们在提供分布式的,非基底负荷的发电方式中扮演了可贵的角色,减少了部分矿物燃料的消耗。 这不是关于发展核能是否具有挑战性的争论,因为它确实有挑战性。武器扩散的风险和废品处理显然是敏感的政治问题。 这只是一个哪种成本合理,基底负荷的能源技术每单位能量伤人最少的简单问题。我们应该用这种能源取代燃煤……越早越好。 核能是明显的优胜者。安全统计数据是如此无可辩驳,以至于我真是难以想像,居然还会有人试图争论这件事。核能要不就和可再生能源一样安全,要不就比可再生能源还要安全,依照你相信谁的话而定。大家在具体的死亡数字方面有不同的说法,但是所有可信的估计都表明核能,风能和太阳能的安全指数和矿物燃料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下面这张图令燃煤发电的安全性看起来可与在空中抛接电锯媲美: https://qph.fs.quoracdn.net/main-qimg-449a2f30b3594acc2f447056638a3d24
大家声称,核电厂有时会发生事故,因此它不安全。不,不是这样的。福岛并没有因为对环境的辐射造成任何一例死亡,而且专家也不认为癌症患病率会有任何可测量的增长。[6]最近被大肆渲染的所谓“甲状腺异常高发病率”其实也不比未遭辐射的日本其它地区高。[14]
哪怕是切尔诺贝利,史上唯一造成了多人死亡的核事故,在当时的事故现场以及之后的20年中,也只有64人确认死亡。根据我们对辐射量反应的全部所知,大约有几千人会因为略微上升的癌症发病率在某天死亡,按联合国辐射影响委员会UNSCEAR的官方估计,这会令切尔诺贝利的最终死亡人数达到四千人。关于切尔诺贝利的致癌作用,史上的最高估计是985,000例死亡,但是科学家们认为这是漏洞百出,及其离谱的数字。这个数字是一位俄国人公布的,旨在推销一本有关切尔诺贝利核事故的书,他的计算没能通过同业评审。来自可信科学组织的最高估计是切尔诺贝利会导致60,000人患癌症死亡,但是即使是这个估计,对于癌症发病率的计算也是基于一个现在已经不被认可的线性无阈值模型。[7,8]
也就是说,对于切尔诺贝利造成的死亡人数,最佳的科学估算是4000人,安全的上限是60,000人。为什么死亡率比大家的预期低这么多?因为我们的身体天生可以承受小剂量的辐射。在这个行星上,正常,天然的背景辐射从2 mSv/年到6 mSv/年不等。在十亿年的进化过程中,我们一直承受着这种程度的辐射,没有发生任何问题。全球平均人为辐射量大约是0.6 mSv/年,几乎全部来自医疗器械。人为辐射量的公认安全阈值是1 mSv/年。这是极度保守的估计,在辐射量大幅增加之前,根本没有证据表明会对人体有害。 切尔诺贝利在二十年的时间里,总共只对当地居民造成了10-50mSv的辐射。这大致上相当于住在一个天然辐射很高的地区。 富岛对当地居民造成的辐射只有1-15mSv。这比核电厂工人的人身安全阈值 —— 一生中经受100-250mSv的人为辐射——要低得多。 事故处理人员遭受了大剂量的辐射。公众受到的辐射不多,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进行了疏散。不过也是因为核电厂事故造成的辐射比多数人想像的要小很多。
和燃煤每年一百万的死亡人数相比,核能只在1986年出过一次事故,估计死亡人数仅为4,000,这实在太棒了。这四千人里的大多数甚至都还没有死——这是截至2065年的预计死亡总数。坦率地说,即使按那个不太可能的上限来算,60,000人,这个数字仍然很棒。即使我们继续建造那些差劲的切尔诺贝利式苏联RBMK反应堆,核能也比燃煤强。燃煤每年致死的人数是切尔诺贝利的16到250倍。但是切尔诺贝利和福岛发生的故障在现代核反应堆设计中事实上是不可能的。在今天,新的“三代”设备拥有无源冷却循环系统,能够消除福岛和切尔诺贝利式灾难的风险。所以这个风险在我们今天建造的反应堆中根本不存在。核能还在变得更安全。 相比之下,板桥水库在1975年出过一次事故————造成的死亡比史上所有核事故造成的死亡人数总和还要多很多。你要问了,“那么核电厂辐射引起的疏散怎么算呢?”这些年来,水力发电总共令四千万到八千万人因为水库泛洪永远离开家园[9],而相比之下,福岛疏散了十六万人[10],切尔诺贝利疏散了三十五万[7]。和水力发电的永久撤离不同,核泄漏引起的疏散是暂时的。在2012年,大家开始搬回到福岛的很多地区,因为辐射最糟糕的时期已经过去了。
水力发电可怕吗?不可怕。核能也不应该可怕才对。统计数据证明,人们害怕核能超过水力发电只有一个原因,就是无知。如果你以为核能很危险,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大家害怕,是因为他们对辐射不了解。他们害怕,因为辐射看不见,也因为媒体对每个微不足道的核事故都大肆渲染,无论事实上的影响多么微小。这是纯粹的,愚昧的恐惧,没有任何真实数据的支持。某些团体能够通过这种恐惧得利,就推波助澜 —— 散布恐惧心理的媒体,燃煤工业的说客,还有从吓坏了的反科学行动主义者那里接受捐款和劳力的环境保护组织。
这种愚昧的恐惧会杀人。毫不夸张地说,对辐射的恐惧就能把人吓死。在福岛事件中,事故造成的最大影响明显是反应过度造成的心理压力和病症。很多估算表明,福岛的疏散给大家造成的心理压力引起的死亡比让所有人留在原地还多。确实有些人需要被撤离,特别是住在电厂附近,家里有小孩子的家庭,但是有大约十几万人,与其让他们撤离,倒不如把他们留在原地[15,16,17]。小剂量的辐射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可怕。 但是核能的替代选择,燃煤,确实是有害的。由于福岛事故的原因,中国,德国和日本最近都不再继续发展核能,而是转向了燃煤和其他危险能源。中国决定建造相对较少的核电站,多用燃煤,这个决定终将杀死上百万的中国居民。不是所有的国家都拥有核技术,但是使用燃煤最多的国家和地区——印度,中国,欧洲和美国——都是肯定拥有核技术的。
对核能的抵制已经杀死了上百万人,还将继续杀死上百万人。矿物燃料在燃烧的时候会产生大量二氧化碳,把汞,镉,以及其他各种重金属释放到生态系统中去。反核能行动主义对于人类健康和环境保护起的是完全的反作用,这一点再怎么强调都不过分。这种颠倒黑白的思维方式让我郁闷得直想拉自己的头发。
事实已经有了,研究也完成了,你可以选择相信这些数据,也可以成为支持反科学的流行观点的大军中微不足道的一员,任它杀死上百万人。就是这么简单。核能是安全的。而它的替代选择则不是。
你要问了,“可是燃料够吗?”够的。即使我们为了淘汰燃煤,把核能发电量增加到目前的四倍,目前所知的传统铀矿储量也够我们大约再用50年,在那之后钍矿还能用250年。这和燃煤大约三百年的储量相当。(而且随着科技的发展和发现更多矿床,这些储量的数字很可能还会继续增加。)即使我们把这些都用光了,大海里溶解的铀也够我们再用好几千年。[20]
你又要问了,“可是我们负担得起吗?” 可以的。就成本而言,核能完全可以和比它脏且没它可靠的其它选择竞争: https://qph.fs.quoracdn.net/main-qimg-78b54ca87c70fb2480921f98ceed6c22.webp
但是这张图实在是过分高估了核能相对于矿物燃料的成本,因为核能是唯一把所有废料处理成本计入用户电价的电力来源。[11]我们很久以前就在技术上解决了废料处理的问题——把核废料玻璃化,放在岩盐层下很深的地理存储空间中,就像美国军方在核废料隔离实验设备里做的那样。盐会渗入挖好的洞穴,将核废料封存上百万年—— 那时它已经变得无害很久了。和燃煤不同的是,这种程度的废料处理是包括在核能成本里的。 而燃煤确实会制造大量的有毒废料。仅在美国,每年产生的废料就有令人难以置信的13.1亿吨…… 多数倒在了垃圾填埋场和露天灰池里。大家说起“净煤”和燃煤污染控制时,实际上的意思不过是用昂贵的擦洗工具把污染从烟囱转移到这些巨型灰池里。[18]这张人造卫星的照片显示了在2008年,田纳西谷的五千四百万立方码重金属飞灰倾泻进一条河和一个小镇的情景: https://qph.fs.quoracdn.net/main-qimg-2c1954d403790e7913ff63a4cf78f485.webp
仅在美国,就有超过200例燃煤灰池显著污染环境的记录。[19]
关于燃煤产生的有毒废料,最讽刺的地方在于煤灰具有放射性。燃煤电厂对于环境的辐射超过核电厂的辐射。[12]这样的辐射不足以对人体造成伤害,但确实在伤害之外又加上了羞辱。
煤电的生产者也不必为他们排放的废气引起的肺病和重金属中毒买单。核电厂的管理者不仅会赔偿事故对于人们的伤害,就像TEPCO一直在日本做的那样,而且会支付所有废料的处理和丢弃费用…… 甚至包括电厂退役的费用。[13] 当你把所有这些外部费用加上之后,核能就比燃煤便宜多了。事实上,你都不用算上退役和厂址复建的费用—— 仅就对公众健康的影响来看,燃煤就是最贵的能源选择:
一个调查发现,美国依赖燃煤提供几乎一半的电力,为经济造成了每年3450亿元的隐性花费,用于解决矿工团体的健康问题和电厂周围的污染,而这些花销并非由能源公司或者是矿工承担。
哈佛大学的研究人员在一项研究中发现,燃煤电厂广泛普及的原因之一是较低的经营成本,但是这些隐性成本会令燃煤电厂在事实上的发电成本上升三倍
这并非由燃煤工业承担,而是通过纳税,由我们承担了。”以上研究的第一作者,保罗·爱普斯坦,哈佛医学院的讲师,健康和全球环境中心的副董事如此说道。
公众付出的代价比燃煤本身的价钱高得多。这个工业对我们的影响远远不止于替我们点灯。”
根据美国能源部的数据,燃煤电厂目前提供着全国大约45%的电力。如果把燃煤引起的所有附加代价都算上,燃煤的发电成本会每度增加大约十八美分,令它从目前最便宜的电力来源之一变成最贵的电力来源之一。 燃煤糟透了。它唯一的好处是能让你迅速廉价地建造燃煤电厂。然后它就开始杀人,摧毁环境,令成本越来越高。在长期看来,几乎任何其他能源都比煤炭更洁净,更便宜。
核能是一种优越得多的能源技术。工程师们早已解决能源危机的问题,现在轮到政治家们跟进了。所有流传的抱怨和恐惧不是早已被现代科技解决,就是基于完全的误解。我并不是说核能是完美的——没有什么是完美的——但它和其它选择相比不啻天差地别。发展核能的挑战是可以解决的,不需要任何新技术。
通过逐步淘汰燃煤发电,以核能代替,可以救活上百万条人命,同时改善无数其他人的生活质量,这是客观的事实。这还不包括对气候变化的好处!在这个危机当中,必须让科学战胜无知,必须如此。毫不夸张地说,我们现在是在自杀,而解决的办法在几十年前就有了。我认为,教育公众,让大家不再害怕核能,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是一件真正符合道德的重要任务。



一年明月 发表于 2020-11-20 17:31

楼上说的有理
dpdpdp
这些新能源的问题是不能连续供电,阳光不常有风又不是天天刮。也就是传说中的靠天吃饭。需要多少电池才能满足现代社会的需求。
千夜
未来应该用爱发电,太阳能板特别不环保。
一年明月
楼上说的有理
AaronBush 发表于 2020-11-20 18:06

是这个叫Ryan Carlyle的人说的。我也觉得有道理。^_^
粉墨小小小
我老公就是做核电的,核电现代已经变得非常安全了,出事故的几率很小很小。但是现在川普的政策,老公公司已经关了几个核电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