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隔壁- 人生最悲凉时刻 -贴有感:56女子蓄谋一年逃离家庭自救, 30岁即和无爱老公分居,27年后才解脱

lovewriting123
楼主 (北美华人网)
56岁女子蓄谋一年“逃离”家庭:丈夫离开客厅才能看电视剧  2020-11-17 08:29 文|殷盛琳 编辑|王珊 摘要:当一位1960年代出生的普通女性走入婚姻,某种意义上是在进行一场豪赌。56岁的苏敏实在不属于幸运的那个。她回头观望自己的人生,判断这场持续了30多年的婚姻就像“从一个隧道进入另一个隧道”,昏暗、无声、压抑。 在2020年的某一个时刻,她下定决心要为自己活一次:离开家庭,开车自驾游去。 她说,“阿姨最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生小孩,把女儿抚养长大,看着她结婚,有了自己的小孩,再看顾外孙到上学的年龄。她已经履行完社会意义上的所有母职。50岁时,月经从身体里消失了,记忆的衰退和皱纹一起加速闯进生命,她觉得自己不能再等了。 这一次,她绝不含糊,年龄、婚姻、金钱、家庭,都没能阻碍她——此时此刻,就要出门去。 改装的车顶帐篷,后备箱内是各种装备。图/殷盛琳 蓄谋已久的逃离 苏敏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能够这样自由自在。 她终于夺回了这辆靠在超市打工两年买来的大众白色POLO,不用担心会被丈夫突然拿走车钥匙;副驾驶上终于没有喋喋不休的说教;连吃饭也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来了:以前为了照顾丈夫的口味,炒菜都很清淡,现在她酣畅淋漓地往锅里加辣椒,辣椒炒肉,辣椒炒鸡蛋,清炒辣椒,吃到鼻尖冒汗。 2020年9月23日上午,她驶出地下车库,女儿的身影逐渐消失在后视镜里。往前,开出小区院门,混入主街的车流,再上高速,她越开越快,直至离开郑州地界。苏敏暂时不再是妻子、妈妈、女儿、外婆,只是一名普通“游客”。 在她人生的前半程,“忍耐”是一以贯之的主题。小时候,两个弟弟在西藏昌都的山坡上往下滑,她得忍住同样放纵的冲动,任务是帮弟弟们清洗弄脏的裤子;年轻时,面对丈夫的暴力与冷漠,她为了女儿有个完整的家庭继续忍耐;女儿大学毕业要找对象,为了不让女儿难堪,她又忍下来;两个外孙出生,她要照顾孩子的孩子,还得忍下去。 直到去年冬天的某一个下午,她密不透风的人生迎来了一个休止符。那天她一如既往地上网查找穿越小说,不知怎么点进去一个链接,是一位博主在分享自驾游经历。苏敏瞬间被击中了:居然还有这样的选项? 苏敏觉得自己也可以。她当即告诉了女儿,女儿看了一眼视频,以为她只是开玩笑,和她讲,你这不定啥时候才能出去。女儿生下一对双胞胎,需要苏敏帮忙看孩子。但苏敏这次目标坚定,“我说明年小孩儿一上幼儿园我就走”。 为了离开的这一刻,她默默准备了接近一年。表面上,她还是那个操持家务的好外婆,实则暗度陈仓:照看外孙的间隙,她在网络上查找自驾游的攻略,看到有用的装备就一点点加进淘宝购物车,大到帐篷、储物柜、冰箱,小到锅碗瓢盆、柴米油盐。 为了赚取路费,她开始偷偷录短视频。白天“偷偷摸摸地”拍一些素材,做菜的,擀面条的,做辣椒酱的,晚上趁大家都休息了,再偷偷剪辑发布。不能被丈夫知道,不然肯定会招来讽刺,也不好意思被女儿女婿见到。 苏敏从没那么盼望过一个春天,今年3月是约定好送外孙上幼儿园的时间。不料被一场蔓延全国的疫情打断,幼儿园延迟入学,苏敏也不得不困守在家里。 “看看还出去不。”丈夫有点幸灾乐祸的意味。苏敏无心跟他争辩,继续往购物车里装东西。 9月,终于把两个外孙送进了幼儿园,苏敏觉得自己“任务完成了”,她告诉女儿,孩子最难带的时候我都给你们带过来了,以后我要出去玩。女儿担心苏敏的安全问题,但她用行动证明了自己的决心:直接下单了放进购物车里的装备。 快递一件件送到家里来,丈夫有点慌了,“我要是走了他得从女儿家搬走,没有人给他做饭了。”苏敏说。丈夫想了很多种方式阻止她,先用最惯常的打压法。帐篷在车顶上安装好了,丈夫说,“这个钱扔得好可惜,要不了两天你就不住了,你啥事儿都是新鲜一时。”后来他甚至想拔出车里的ETC卡,被女婿斥责才作罢。 苏敏心里认定了,这次自己非走不可,没有转圜的可能。“我不能再这样生活下去。” 苏敏的旅行视频 @50岁阿姨自驾游 现在,游客苏敏的车里塞得满满当当:后备箱里装着食物、便携式煤气罐、水、锅碗瓢盆,后排座位上挤着行李箱,里面有羊绒大衣和秋裤——她打定主意秋冬天也不回来了。还有小冰箱、太阳能蓄电池、甚至带上了无线路由器,充了半年的网费。 她一路从郑州开到小浪底,三门峡,又跑到西安住了一周。她从不走夜路,到了傍晚就找地方停车,花大概半个小时的时间搭好帐篷,晚上就睡在车顶。一路上,她住过空空荡荡的停车场、免费的房车露营地,还在高速服务站短暂停留过一晚。最开始她还害怕路人围观,吃饭要躲起来,后来慢慢习惯了各种目光,搭帐篷、收梯子,“动作行云流水”。 从西安往成都的途中,要绕过秦岭,那里的险峻令驾驶经验丰富的司机都恐惧。苏敏在山里绕了8、9个小时,一路上只见到两辆车,但恐惧、孤独完全不存在,她只觉得自由。 当天中午,秦岭雾气缭绕,能见度不足200米,苏敏停下车待了会儿。风也是自由的风,她拍了一个小视频发到家庭群里:“你看这个路多陡,这个山多漂亮”。只有女儿回复,让她注意安全。 我见到苏敏时,她已经到达成都。她比我想象中要瘦小许多,1米5多点的个头,扎马尾,穿一件亚麻色的卫衣,显得轻盈爽快。 苏敏出来后的这一个月,一共驾驶了1000多公里,加了5次油,驾照因各种意外被扣了9分,但也同时拥有了结婚后这些年来数量最多的笑容。 或许在女儿看来,这个决定有些草率,但只有苏敏知道,自己是“真的承受不住了。”
系统提示:若遇到视频无法播放请点击下方链接
https://www.youtube.com/embed/https://tv.sohu.com/s/sohuplayer/iplay.html
和他在一起就是压力、压力、压力 我和苏敏一起进行了四天的自驾,从成都到宜宾,再抵达云南。 这一路,苏敏尽可能的节约开销,能在服务区打水绝不自费,吃饭大部分也是自己做。在景区看见喜欢的纪念品,她把玩很久,还是选择放下。连洗澡都能找到最省钱的方式:在大众点评上找澡堂的团购,十几块钱能洗一回。 出发前她攒够了两万,光买物资就花去1万2,好在每月2000多块钱的退休金还发着,目前卡里剩下1万多块钱,她不敢动,“就剩这么多钱了,怕出点啥事(需要急用)。” 她很少走高速,因为ETC卡绑定的是丈夫的银行卡,按照她对丈夫的了解,如果刷的金额高于100块,自己一定会被骂。之前她开车跑多了路程,如果是丈夫加的油,她也会主动转给对方一些钱。 苏敏告诉我,结婚30多年,她了解丈夫不吃辣,爱钓鱼更爱吃鱼,了解他打开电视始终在体育频道和新闻频道之间切换,最大的兴趣是哪个地方又打仗了,了解他的心脏病和高血压,也了解他靠乒乓球比赛赢得了多少个水杯,但却从来无法探知他的内心。 大多数时候,两个人像是活在平行世界:小时候带女儿去逛街,母女俩走在前面,丈夫一个人走在后;女儿上初三寄宿后,两个人就分房睡。听到丈夫关门离开的声音,她才拥有沙发、电视的使用权,看自己喜欢的电视剧。 再后来,女儿读完大学回来,结婚生小孩后,两个人不得不住一间房子,苏敏和丈夫干脆买了上下铺。她睡上面,丈夫睡下面,晚上两个人戴上耳机,各玩各的手机。衣服、鞋子从来都是分开摆。有段时间,苏敏甚至想买个床帘隔开,怕女婿觉得自己家过于奇怪才放弃了。 在家里,苏敏不敢多说话。因为丈夫最大的乐趣就是挑刺,就连带孙子,丈夫都要挑出毛病来。她在外孙脸上亲一下,丈夫说,口水有毒。她逗小宝说,宝宝好黑啊,丈夫又说,怎么能这么说话呢?黑点是正常的。 “这个不能说,那个不能说。”苏敏觉得自己过得憋屈极了,“你在自己家说话都不自由。” 苏敏甚至能够根据丈夫的表情判断自己的处境:要发火前丈夫会“把眼一瞪”,那双相亲时曾经让她动心的大眼睛现在让她恐惧,“就是怕他发火打我”。苏敏说,丈夫发起火来会摔东西、打人,一拳头把她怼一边去。最严重的一回,她也气急了,不知从哪拉了把凳子,明明可以打到他的,结果有一瞬间的迟疑,把凳子摔到旁边,对方拿起来就往她背上砸,疼了好些天。 苏敏从小在西藏长大,性情耿直,有时候说话不经过大脑。为了少挨打,她尽量少在他面前说话。“和他生活在一起,就是压力、压力、压力。” 有一年苏敏同学聚会,大家正在餐厅里吃饭,丈夫突然推门进来,拉个板凳坐下,对大家说,对不住啊,她精神有点问题,以后同学会还是不要参加了。“他就是想让我觉得不好意思”,等丈夫自己觉得没趣离开后,她跟大家赔礼道歉。同学们有些看不过去,跟她说,你干脆离了,我帮你找更好的。 苏敏笑一笑,没有接话。 苏敏心里一直有个疑问。有一回两个人吵完架,她实在没忍住,问丈夫:你不喜欢我是不是因为我长得不好看啊?可惜疑问并没有得到解答,丈夫只是说,你以为你长得多好看吗? 她也想过,和丈夫的关系这么糟糕,是不是因为自己生的是女孩? 结婚后的前两年,因为先前工作的化肥厂倒闭,苏敏做过一段时间的全职妈妈,住在丈夫单位一居室宿舍里,三个人挤在一张床上。但她很快发现,丈夫精于算计,每月要给生活费的时候,就拉着她盘算上个月的钱都去哪儿了——每一笔花销都得找到依据、知道去处。苏敏觉得这对自己是种羞辱,买菜、做饭、洗衣、打扫卫生,周全一个家庭,难道还不够吗?给你的妻子和女儿花钱难道还要记账吗? 她不能接受这种“经济制裁”,开始打工自己赚钱。这些年来,她做过裁缝、扫过大街、当过服务员,送过报纸。一开始她想证明自己有赚钱的能力,想要获得丈夫的尊重,“硬的反抗不了,那只有软的反抗了。” 没想到那只是个开头,两个人后面变成了彻底的“AA制”婚姻。丈夫买菜,她才做饭;过节走亲戚,两个人各自买礼物。有一回,苏敏的妈妈得了病,她拿丈夫的医保卡买了药,对方第二天就改了密码。连女儿结婚的红包都是双份,各给各的,外孙过生日两个人也分别买礼物。 丈夫没有因此而更尊重她,金钱上的算计和分割让两个人的关系更加疏远。 苏敏和闺蜜一家做了十来年的邻居,她时常羡慕对方的婚姻:丈夫赚了钱都交给老婆,让她买衣服。“她的衣服可真多啊”,苏敏说,有时候两个人一起去逛街,买了衣服回家,别人的丈夫换着花样夸,自己家那位半个月了还不知道你买了件新衣服——你不在人家心上,更不会把你放在眼里。 2019年,苏敏查出中度抑郁。医生对她说,人的脑部有两条血管共同运行,一条是“长江”,一条是“黄河”,她这个黄河血管前端有点堵塞,脑部供血不足,所以经常感到头晕、头疼。最严重的时候,她在家里经常不自觉地流眼泪,开始吃起治疗抑郁的药。 苏敏觉得之前那个疑问再也不会有答案了——她放弃了归因,不再对丈夫抱有任何虚无缥缈的期待。 后来,她只觉得丈夫身上的气味让人“恶心”,再后来,她觉得其他男性身上也有一样的气味。一样的腥臭、难闻。 旅行中的午餐,苏敏喜欢吃辣。 图/殷盛琳 嫁个好老公 车子开出去几百公里,苏敏才敢给母亲打了出门后的第一个电话。她只说出门散散心,没提更具体的。 母亲的观念仍然停留在“家和万事兴”的层级,每次都劝苏敏说,好好过日子呗,你找了这样的人,孩子都有了你咋弄,还能不顾孩子?“我妈总说,他除了有点抠,心眼也不坏”,苏敏知道,在母亲眼里,老公没出轨没闹离婚,就感觉“日子还能过下去”。 她永远不会跟母亲说出口,30岁之后,自己和丈夫基本上没有再同居过。 有时候她实在委屈,找母亲诉苦,母亲反而埋怨她:“那个时候不叫你结婚,不叫你找这个,你非要找,受苦受难都是你自己找的。”苏敏一直觉得自己没有完成母亲的期待,嫁个好老公。“好老公”是指,有钱的,有权的,能给家里帮上忙的。 也是,她心里想,这个丈夫是自己选择的,也的确怪不了别人。 18岁前,苏敏在援藏家庭长大,直到父亲被突然内调回去。回乡之后的第二年,她进入父亲工作的化肥厂做了化验工人。23岁时,苏敏迫切地想要进入婚姻。厂里的女孩大部分不到20岁就结婚了,和她一样年龄的,孩子都一岁多了。她渐渐听到一些流言,有人说她从西藏回来的架子大,眼光太挑剔。 更重要的是,她当时特别想逃离自己的原生家庭。母亲从小对她管教严厉,如果不经同意,苏敏连头发都不敢随便剪。到了上班后,同龄的女孩都住在宿舍,下了班一起唱歌、玩闹,父亲却让自己必须回家住,不管多晚也要接回去。每月赚的工资要悉数上交——弟弟们还没工作,作为长姐,她要为家庭做贡献。 在她当时的判断里,结婚这件事就等同于“独立生活”,有自己的家庭,可以自由安排自己的时间、金钱。很快,她通过厂里一个中间人介绍,认识了现在的丈夫。结婚之前,他们只见过两面。苏敏如愿搬离了父母家,住进了员工宿舍。 自由没有持续太久,结婚当年她就怀了孕。她没有预料到,自己标准里“看得过眼”的丈夫、“符合要求”的婚姻会成为未来几十年最大的枷锁。 我们在山路里穿行,正经过黑暗的隧道,光亮持续了非常短暂的时间,再次浸没在黑暗里。苏敏突然笑了一下,有自嘲的意味,她说,自己从原生家庭走入婚姻就是这样的:“从一条隧道进入另一条隧道”。 但是在女儿这里,她绝不接受再将自己的悲剧重复一次。女儿小时候学习成绩比较差,毕业后成为文员,27岁才结婚,她也从来没催过,想让女儿自由自在的。 苏敏同样告诉女儿,要“找个好老公”,含义却是完全不同的:一定要对女儿好,要体贴,最好自己还有赚钱的能力,家里有没有钱无所谓。 女儿怀了双胞胎后,就从原单位离职了,成了全职妈妈。生育后压力大,患有产后抑郁,经常对着女婿指责。人家出门上了一天班,早上一早就走了,中午在单位吃饭,晚上再回来,女儿还乱发脾气,说女婿一天没看孩子了,该他看着了,自己就往沙发上一躺,开始玩手机。 每次看见女儿发火,苏敏就特别紧张,“我就感觉人家上了一天班。挣钱养活一家,你一天一分钱不挣还那么厉害干啥?” 她看到老公那样子,就觉得男人都是一样,“害怕人家生气,你不挣钱,害怕人家瞧不起。”苏敏总觉得女儿的幸福不安稳,想等外孙长大一点,赶紧催着女儿找份工作,不再依赖丈夫。“我有点害怕,就把家里我能洗的,我能做的我全都给他干了。” 临走前,她还把女婿所有的鞋都拿出来刷了一遍。 为了女儿的尊严,她还要在女婿面前维持表面的和平友爱,做饭的时候会故意问两句,你爸爸想吃什么菜?今天回不回来吃? “实际我一点儿都不关心”,苏敏说。 出来这么久,老公一句话也没有问过。两个人非必要不“直联”,有事情就在家庭群里沟通。前一阵子,老公突然在群里发了一张高铁票,苏敏点开来看,发现他回老家了。苏敏有点得意,“以前他回老家都是开我的车”,现在车子老公再也开不着了。但她还是没忍住发微信给女儿:你爸爸回老家干什么去了? 在高速服务站过夜。图/殷盛琳 都是钱的问题 漫长的、孤独压抑的30年婚姻过去了,苏敏始终没有决心离婚。起初,她强调的原因是,为了让女儿有个完整的家,结婚时不至于被婆家瞧不起。聊到最后,她又说,那只是能拿得上台面的、大家都能接受的理由。 实际上,她有太多现实的考量。某种程度上,她在这个家“一无所有”,房子是老公的,车子写的是女儿的名字。“你想想要是离了婚,万一要搬出去,你要找个房子多少钱?一个月就那一点工资,吃了饭还有什么钱呢?”另外,孩子怎么办?该回哪个家呢?不是给女儿找麻烦吗。离了婚之后再找?又何必呢? 出发的时候,她想过,这次体验一下,离开彼此是不是能过得更好,是不是心情更加平静。如果觉得这样都挺好,那就分开;如果觉得还需要彼此,那就将就下去。 她认为无论如何一个完整的家庭都是“正确”的象征。“我不忍心因为自己的一时错误组建了这个家庭,再因为自己的错误把它打散。”“他在那摆设就摆设,最起码我有个完整的家。” 最重要的是,“阿姨最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她说,这一辈子最难的时候就是一边要照顾女儿,一边还要打工。现在孩子这么大了,日子比年轻时候好过多了,为啥不能过下去?不管怎样,自己还买了个车子,能自驾游。 她觉得老公也是基于同样现实的考量:他现在一身病,高血糖,高血压,心脏病,谁愿意跟他呢?如果再找个农村的,人家还得要钱,哪去找我这样跟他AA制还愿意过日子的? 更讽刺的是,很多年前,县里的结婚档案丢失过一次。1980年代结婚的时候民政局只是手动记账,还没有电子存档。如果真的想离婚,还得先重新办一张结婚证书。 两个人只有在家庭大事上才会放下“恩怨”,以家人的形象出现。丈夫在大事发生的时候还是靠得住的,父亲去世的时候,他会帮着去操持,之前自己办理退休,他也找了关系从中周旋。 问到婚姻里甜美的时刻,苏敏呆坐了许久,把自己23岁之后的人生从脑海里过了一遍,觉得那样的瞬间大概发生在30年前。她生完女儿到丈夫家坐月子,吃不到什么肉,“后来我就说,你们家养这么多鸡,也不给我弄一只吃。也不知道他咋想的,说也对哈,就跟他妈说,把鸡杀一个吧”。那是老公唯一一次心疼她,专门做了一个弹弓,把鸡从树上打下来,给她炖了汤。 后面的婚姻乏味、压抑,苏敏也从没想过换个丈夫。遇到能说说话的,聊几句没下文了,形象好的,最多就暗暗觉得人家挺帅,也就到此为止了。她笃定每个人的婚姻都存在问题,美好的爱情只能发生在电视剧里,她从《继承者们》看到《来自星星的你》,从王凯看到靳东,觉得虚幻的故事最美好。“我们那个年代一般相亲的多,真正有爱的人很少,所以比较喜欢那种很有爱的那种男人。” 天色暗下来,我们决定到高速公路服务区过夜,南方夜里雾气蒙蒙,临近3点仍有卡车轰隆隆呼啸而过。苏敏在帐篷里辗转反侧,突然坐起来,说自己胸口闷痛,无以名状的拉坠感,用拳头轻轻捶了好半天,才抱着一只猴子玩偶睡去。玩偶本来是女儿买给外孙的,她喜欢就一直放在了自己的上铺床头,出来的时候她怕自己夜里睡得不安稳,特意带上。 第二天她告诉我,自己几天前接到了弟弟的电话,催着她还钱。爸爸去世后,留下几万块钱的安葬费,当时她正好急需用钱,就挪用了两万五。三弟觉得爸爸去世前他照顾得最多,安葬费应该全归他。前几天弟弟从闺蜜那里知道了自己出来旅游的消息,气坏了,打电话来跟她闹,要跟她断绝关系:“你有钱出去自驾游,你都没钱还给我?” 旅行似乎只是从一种日常走向另一种日常。我们在蜀山竹海遇见两位退休的男性公务员,结伴同行。像她这样独自旅行的中年女性并不多见。别人问她,你家那口子怎么不出来呀?苏敏走在他们前头的台阶上,头都没有回:在家打乒乓球呢,我俩爱好不一样。 苏敏在蜀山竹海。图/殷盛琳 往南方去 自驾游之前,苏敏生活的空隙靠穿越小说填补。她最喜欢看医生穿越,本来不怎么起眼的人,到了另一个时空里就是神医,可以主宰自己的命运。她语调轻快,如果自己也可以穿越时空的话,仍然愿意进入一段婚姻,但要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不像这辈子一样,起码要考察,他是不是会对我好。” 在苏敏的记忆里,这辈子最接近爱情的时刻是在高中。爸爸战友的儿子给她写了一封情书,夹在课本里。苏敏看见吓坏了,马上跑到办公室交给了老师,男生因为这事还挨了个处分。对方当时很生气,不再理她。“他受处分我也吓坏了,我好久不敢看他”,苏敏说,毕业之后两个人再也没有联系。 再次见面是三十年以后。几个同学约在一起喝酒,其中有他。当时苏敏正想帮女儿办考试的事情,知道男生在西藏有资源,随口问了问能不能帮忙。对方一口答应下来。她转头忘掉了这回事,直到半年后收到男生寄来的所有文件和手续。“我以为人家当时就是随口一说。” 桌上的火锅热气缭绕,她忽然放下筷子,用一种十分天真的语气问我:“你说,他是不是还在喜欢我啊?” 起初,苏敏只觉得丈夫可恨,出来自驾游后居然对他生出一丝怜悯来:她还能跑出来自由自在,丈夫的身体状况似乎已经不允许他瞎折腾了。前两周还去医院住了几天来调养。她和女儿关系紧密,女儿小时候没少看他打人,长大后对他的态度疏离。 她想到丈夫打开电视,一个人深陷在沙发里观看新闻频道的样子,有一丝稍纵即逝的好奇:可能他并不是真的喜欢?而是去打球的时候,钓鱼的时候,需要和别人有共同话题可以聊? 不过,她觉得这些都不重要了,时间消磨太多东西,两个人已经错失了通往彼此的路径。这次苏敏打算“为自己好好活”,就算拥有几百万的财富或者可以再次选择婚姻的机会,她都不想再折腾了。此时此刻就是最自由的时候——从繁重的母职中解脱,不必再经营假装存在的亲密关系,不必再取悦他人——甚至比“第二自由的时候”还要快乐:很小的时候,在西藏,她和伙伴们到山沟里去摘野果子,天空高远辽阔。吃完回去无事可做,可以再玩几局“跳房子”。 苏敏把旅行的视频发在了短视频平台上,不知道被什么人转发,突然涨了几千粉丝。后来她才知道,那条视频正好赶上了热点:一些中老年人卷入了“假靳东”骗局,大家突然对她们的爱情感兴趣起来。 不止一位女性给她留言:羡慕你还会开车,我们想出去也没有能力。她们分散在中国的乡村、城镇,是别人的妻子、妈妈、女儿,逃离不开,只能继续忍耐着。 我们在云南昭通的古城里告别时,苏敏告诫我对待感情要慎重,“不要像阿姨一样那么不负责任地选择爱情”,爱情这个词说出口的瞬间,她愣了一下,眼神有片刻的虚焦,“不,不是爱情”,她纠正自己,“只有婚姻。” 接下来,她想先去昆明,再去丽江、大理,在洱海边露营,听着鸟鸣入睡。最后去海南过年。女婿本来想让她赶在过年前赶回家,但苏敏“不想给大家干活了”。 她还没有想好归期,也没有想过将来,能确定的似乎只有方向:她要开着自己的小Polo,一路往温暖的南方去
柚子honey
非常好的故事
coalpilerd
这阿姨可终于想明白了,挺好的。
lovewriting123
这个帖子分享给大家。最近看隔壁最悲凉的时刻帖子,” https://forums.huaren.us/showtopic.html?topicid=2619897 深感国内以及很多华人女性过于自我牺牲,没有把自己放在首位,燃烧自己,照亮别人,隔壁帖子里,不管老公再渣,把刚生完孩子的自己放在雪地也好,让临产的自己走路去医院也好,还是生产完一点都不帮忙也好,也都能狠下心原谅老公,继续生孩子操持家庭。。。
没有孩子的时候像丫鬟一样伺候老公,有了孩子丧偶式育儿,老妈子一样跟在孩子后面事无巨细,孩子大了又要勒紧裤腰带攒学费,还要担心会不会跟不上子女的节奏,怕被子女嫌弃,老了还要花尽积蓄给儿女攒首付,带孙辈,太委屈了。
希望更多的华人女性能够放下心里枷锁。 如果说在国内,难以摆脱宗族家庭影响,再加上对妇女儿童保护几近于无,那可以理解也值得同情。 但是隔壁帖子里面大家都在美国,2020年,有健全的法律制度保护,很多都是高收入高知精英移民女性,但是一到家庭生活,就自愿倒推100年,心甘情愿缩到自己给自己制造的枷锁里面。
singingIris
挺好的,支持阿姨輕鬆做自己。 獨處後才想清楚到底什麼才對自己重要。
Ghmw
可怜的女人,三十年都怎么过的啊,不过总算是觉醒了,愿她勇敢地坚持下去
咸鱼
支持为自己活
ssxx18
楼主你这故事挺好,国内最近也上了热搜,但你这标题起得是怎么回事?什么叫“像极了很多在美华人女人的一生”?日子是自己过出来的,和在美在中有什么关系?很多在美华人女人就这么被你代表了? 对不起,看你这标题真的来气。
M
Maxgogogo
最后一张照片是蜀山竹海,好美,想去
shoeholic
很高兴她能走出这一步。一辈子都是给他人活的,包括女儿婚后生子,还得她做老妈子等到孩子上幼儿园。总算有一天能给自己了。现在可以离婚了吧,人生都走的差不多了,珍惜剩下的每一天
Cybercat
给这个阿姨鼓掌!被PUA 一辈子还没放弃,有行动力。多少人人一辈子,抱怨一辈子,最后到死了也没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最后的一句真是让人开心。
冰糖梨
她这lg是油自闭症么。看着确实不太正常,要不就是骗婚gay
孤傲招财猫
婚姻质量不高的根源在于急于逃离原生家庭,然后同龄群体早婚造成了Peer pressure 没有过多思考就走入婚姻。有了孩子又放弃了自己的追求。 人生真是不容易
dryad
我记得看过日本很多女人也是把做老婆当职业来做,等老公退休,她们好多选择离婚拿钱走人,也从老婆这个位置退休做自己喜欢的事
lovewriting123
我把标题改啦。谢谢反馈
renren2
所以是網紅
lovewriting123
我记得看过日本很多女人也是把做老婆当职业来做,等老公退休,她们好多选择离婚拿钱走人,也从老婆这个位置退休做自己喜欢的事
dryad 发表于 2020-11-19 12:48

关键这个阿姨一分钱也没拿啊!一直都是和老公AA制,自己挣钱自己花,打零工买车,买装备,还要伺候挑刺的无爱多病老公。比日本家庭主妇待遇差远了。



lovewriting123
婚姻质量不高的根源在于急于逃离原生家庭,然后同龄群体早婚造成了Peer pressure 没有过多思考就走入婚姻。有了孩子又放弃了自己的追求。 人生真是不容易
孤傲招财猫 发表于 2020-11-19 12:47

这个例子太有普遍性了。急于逃出原生家庭,却没有给自己成熟的空间时间,就盲目进入另一个家庭。这在上一代太普遍了。也没有去大城市打工的机会,结婚前不论男女都是住在家里,没有心灵成长的机会
hawk
很希望我婆婆什么时候也有这种觉悟。
转眼之间
这个阿姨好可爱哈哈,为自己活一次
Lilyspring
在婚姻里家庭里没有自己,很多时候也不是傻是无奈,好在她终于做了一回自己
tinamerry2007
突然觉得人好孤独,无论何时其实都是一个人前行。。。
TylerEatsWorld
这个阿姨是网红吗?想去支持支持她。看到华人好多人抱怨老公甩手掌柜,还有甚至家暴觉得这是社会问题。只有个体不断的反抗和寻找出路才会慢慢好转。
lovewriting123
回复 23楼TylerEatsWorld的帖子
是的。在抖音好像,苏敏。
mysrrx
国内很多女性就这么过了一生,这个阿姨其实不算逃离家庭吧,她家里人随时都能找到她的。 我朋友给我讲过她娘家嫂子的故事。她哥挺帅但挺花心的那种,在嫂子怀孕时就出过轨,之后也是不时地出轨。她哥工作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挣的钱还不够自己花,养家都是靠嫂子。女儿考上大学之后,她嫂子就和她哥闹离婚,纠缠了两年之后,还是离了,不过她哥也并不怎么怕,觉得前妻还是逃不过自己手掌心的。 女儿大学毕业后,母女俩就一起失踪了,所有的联系方式都换了,夫家的人没有她们半点消息,上嫂子娘家去闹,娘家也声称没有她们的消息。她妈哭天抹泪的,说我儿子都50多了,本来可以享女儿福了,现在还要工作养活自己,好惨呀。 她嫂子和小姑子关系一直不错,一天她接到一个公共号码打来的电话,是她嫂子,说她们母女现在一起,女儿找到了很好的工作,她也在附近一家店里找到了工作,她们生活得很好,不要牵挂。
绒绒
国内很多女性就这么过了一生,这个阿姨其实不算逃离家庭吧,她家里人随时都能找到她的。 我朋友给我讲过她娘家嫂子的故事。她哥挺帅但挺花心的那种,在嫂子怀孕时就出过轨,之后也是不时地出轨。她哥工作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挣的钱还不够自己花,养家都是靠嫂子。女儿考上大学之后,她嫂子就和她哥闹离婚,纠缠了两年之后,还是离了,不过她哥也并不怎么怕,觉得前妻还是逃不过自己手掌心的。 女儿大学毕业后,母女俩就一起失踪了,所有的联系方式都换了,夫家的人没有她们半点消息,上嫂子娘家去闹,娘家也声称没有她们的消息。她妈哭天抹泪的,说我儿子都50多了,本来可以享女儿福了,现在还要工作养活自己,好惨呀。 她嫂子和小姑子关系一直不错,一天她接到一个公共号码打来的电话,是她嫂子,说她们母女现在一起,女儿找到了很好的工作,她也在附近一家店里找到了工作,她们生活得很好,不要牵挂。
mysrrx 发表于 2020-11-19 14:25

在中国当男人太舒服了,播个种,也不用自己养,老婆挣钱就把孩子养大了,然后就正大光明等着孩子养。还好当妈的醒悟了,带着孩子逃了
amylucky
可怜啊,半辈子就这么没了
夏雨
下定决心做出改变的时候,跟娃说,改变是痛苦的,忍得了一时之痛才能获得幸福和快乐! 以后你要是遇到问题一定要早点改变,我永远支持你,也是你的避风港,即使未来之路充满迷茫和挑战,没有改变就不知道会不会更好。 每当午后坐在沙发上,享受着透过窗户的阳光,感觉到了幸福。 终于可以自由的用客厅的沙发,炒菜不用看时间,随意做什么,不做可以买。 想买什么家具就买什么,想如何装饰就怎么做。这些最基本的好像从来没有享受过。 
b
bigbigworld
国内很多女性就这么过了一生,这个阿姨其实不算逃离家庭吧,她家里人随时都能找到她的。 我朋友给我讲过她娘家嫂子的故事。她哥挺帅但挺花心的那种,在嫂子怀孕时就出过轨,之后也是不时地出轨。她哥工作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挣的钱还不够自己花,养家都是靠嫂子。女儿考上大学之后,她嫂子就和她哥闹离婚,纠缠了两年之后,还是离了,不过她哥也并不怎么怕,觉得前妻还是逃不过自己手掌心的。 女儿大学毕业后,母女俩就一起失踪了,所有的联系方式都换了,夫家的人没有她们半点消息,上嫂子娘家去闹,娘家也声称没有她们的消息。她妈哭天抹泪的,说我儿子都50多了,本来可以享女儿福了,现在还要工作养活自己,好惨呀。 她嫂子和小姑子关系一直不错,一天她接到一个公共号码打来的电话,是她嫂子,说她们母女现在一起,女儿找到了很好的工作,她也在附近一家店里找到了工作,她们生活得很好,不要牵挂。
mysrrx 发表于 2020-11-19 14:25

这个挺好
devicett10
挺好,醒悟过来后还有时间干自己想干的事
minions.huaren
这阿姨,连她的孩子都pua 她,太累了
minions.huaren
这个阿姨是网红吗?想去支持支持她。看到华人好多人抱怨老公甩手掌柜,还有甚至家暴觉得这是社会问题。只有个体不断的反抗和寻找出路才会慢慢好转。
TylerEatsWorld 发表于 2020-11-19 13:23

不算网红吧,出走以后才开始拍视频的
冰是睡着的水
她还没有想好归期,也没有想过将来,能确定的似乎只有方向:她要开着自己的小Polo,一路往温暖的南方去
---一定要祝福她,解脱了
sweetme
为这个阿姨鼓掌👏。。 还是之前悲凉贴里的我的回帖,好些国男不配有家庭
Hah
在抖音上刷过她的号
Chiaseed
很多中年妇女脱不了身都是因为儿女阻拦,这个阿姨太勇敢了
subzero
这个阿姨厉害。
好多人终于到了“可以”享受的年纪了, 却发现年纪跟不上了。。 我一朋友一辈子梦想去青藏高原, 今年终于去了, 结果耳鸣眼花第三天放弃跟团下来了。 他老婆比他年轻8岁, 啥事也没有。
灌水不要认真
楼主你这故事挺好,国内最近也上了热搜,但你这标题起得是怎么回事?什么叫“像极了很多在美华人女人的一生”?日子是自己过出来的,和在美在中有什么关系?很多在美华人女人就这么被你代表了? 对不起,看你这标题真的来气。
ssxx18 发表于 2020-11-19 12:40

像极了作者的一声,问候作者!^*@=+"
额牛
这就是轮回 阿姨自己找了个PUa她的老公 女儿却找了个能被她PUa的老公 但是仔细看 女儿一家都跟岳父母住一起呢 这条件次了点 希望以后改观 最怕就是从一个火坑进另一个火坑
老天永远是公平的

arabdopsis
这阿姨能开车不错啊 这年纪不多会开车的呢 不过开车运气不好被撞也很麻烦 我家最近被撞了 一堆事情
红豆冰棍
56岁女子蓄谋一年“逃离”家庭:丈夫离开客厅才能看电视剧  2020-11-17 08:29 文|殷盛琳 编辑|王珊 摘要:当一位1960年代出生的普通女性走入婚姻,某种意义上是在进行一场豪赌。56岁的苏敏实在不属于幸运的那个。她回头观望自己的人生,判断这场持续了30多年的婚姻就像“从一个隧道进入另一个隧道”,昏暗、无声、压抑。 在2020年的某一个时刻,她下定决心要为自己活一次:离开家庭,开车自驾游去。 她说,“阿姨最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生小孩,把女儿抚养长大,看着她结婚,有了自己的小孩,再看顾外孙到上学的年龄。她已经履行完社会意义上的所有母职。50岁时,月经从身体里消失了,记忆的衰退和皱纹一起加速闯进生命,她觉得自己不能再等了。 这一次,她绝不含糊,年龄、婚姻、金钱、家庭,都没能阻碍她——此时此刻,就要出门去。 改装的车顶帐篷,后备箱内是各种装备。图/殷盛琳 蓄谋已久的逃离 苏敏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能够这样自由自在。 她终于夺回了这辆靠在超市打工两年买来的大众白色POLO,不用担心会被丈夫突然拿走车钥匙;副驾驶上终于没有喋喋不休的说教;连吃饭也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来了:以前为了照顾丈夫的口味,炒菜都很清淡,现在她酣畅淋漓地往锅里加辣椒,辣椒炒肉,辣椒炒鸡蛋,清炒辣椒,吃到鼻尖冒汗。 2020年9月23日上午,她驶出地下车库,女儿的身影逐渐消失在后视镜里。往前,开出小区院门,混入主街的车流,再上高速,她越开越快,直至离开郑州地界。苏敏暂时不再是妻子、妈妈、女儿、外婆,只是一名普通“游客”。 在她人生的前半程,“忍耐”是一以贯之的主题。小时候,两个弟弟在西藏昌都的山坡上往下滑,她得忍住同样放纵的冲动,任务是帮弟弟们清洗弄脏的裤子;年轻时,面对丈夫的暴力与冷漠,她为了女儿有个完整的家庭继续忍耐;女儿大学毕业要找对象,为了不让女儿难堪,她又忍下来;两个外孙出生,她要照顾孩子的孩子,还得忍下去。 直到去年冬天的某一个下午,她密不透风的人生迎来了一个休止符。那天她一如既往地上网查找穿越小说,不知怎么点进去一个链接,是一位博主在分享自驾游经历。苏敏瞬间被击中了:居然还有这样的选项? 苏敏觉得自己也可以。她当即告诉了女儿,女儿看了一眼视频,以为她只是开玩笑,和她讲,你这不定啥时候才能出去。女儿生下一对双胞胎,需要苏敏帮忙看孩子。但苏敏这次目标坚定,“我说明年小孩儿一上幼儿园我就走”。 为了离开的这一刻,她默默准备了接近一年。表面上,她还是那个操持家务的好外婆,实则暗度陈仓:照看外孙的间隙,她在网络上查找自驾游的攻略,看到有用的装备就一点点加进淘宝购物车,大到帐篷、储物柜、冰箱,小到锅碗瓢盆、柴米油盐。 为了赚取路费,她开始偷偷录短视频。白天“偷偷摸摸地”拍一些素材,做菜的,擀面条的,做辣椒酱的,晚上趁大家都休息了,再偷偷剪辑发布。不能被丈夫知道,不然肯定会招来讽刺,也不好意思被女儿女婿见到。 苏敏从没那么盼望过一个春天,今年3月是约定好送外孙上幼儿园的时间。不料被一场蔓延全国的疫情打断,幼儿园延迟入学,苏敏也不得不困守在家里。 “看看还出去不。”丈夫有点幸灾乐祸的意味。苏敏无心跟他争辩,继续往购物车里装东西。 9月,终于把两个外孙送进了幼儿园,苏敏觉得自己“任务完成了”,她告诉女儿,孩子最难带的时候我都给你们带过来了,以后我要出去玩。女儿担心苏敏的安全问题,但她用行动证明了自己的决心:直接下单了放进购物车里的装备。 快递一件件送到家里来,丈夫有点慌了,“我要是走了他得从女儿家搬走,没有人给他做饭了。”苏敏说。丈夫想了很多种方式阻止她,先用最惯常的打压法。帐篷在车顶上安装好了,丈夫说,“这个钱扔得好可惜,要不了两天你就不住了,你啥事儿都是新鲜一时。”后来他甚至想拔出车里的ETC卡,被女婿斥责才作罢。 苏敏心里认定了,这次自己非走不可,没有转圜的可能。“我不能再这样生活下去。” 苏敏的旅行视频 @50岁阿姨自驾游 现在,游客苏敏的车里塞得满满当当:后备箱里装着食物、便携式煤气罐、水、锅碗瓢盆,后排座位上挤着行李箱,里面有羊绒大衣和秋裤——她打定主意秋冬天也不回来了。还有小冰箱、太阳能蓄电池、甚至带上了无线路由器,充了半年的网费。 她一路从郑州开到小浪底,三门峡,又跑到西安住了一周。她从不走夜路,到了傍晚就找地方停车,花大概半个小时的时间搭好帐篷,晚上就睡在车顶。一路上,她住过空空荡荡的停车场、免费的房车露营地,还在高速服务站短暂停留过一晚。最开始她还害怕路人围观,吃饭要躲起来,后来慢慢习惯了各种目光,搭帐篷、收梯子,“动作行云流水”。 从西安往成都的途中,要绕过秦岭,那里的险峻令驾驶经验丰富的司机都恐惧。苏敏在山里绕了8、9个小时,一路上只见到两辆车,但恐惧、孤独完全不存在,她只觉得自由。 当天中午,秦岭雾气缭绕,能见度不足200米,苏敏停下车待了会儿。风也是自由的风,她拍了一个小视频发到家庭群里:“你看这个路多陡,这个山多漂亮”。只有女儿回复,让她注意安全。 我见到苏敏时,她已经到达成都。她比我想象中要瘦小许多,1米5多点的个头,扎马尾,穿一件亚麻色的卫衣,显得轻盈爽快。 苏敏出来后的这一个月,一共驾驶了1000多公里,加了5次油,驾照因各种意外被扣了9分,但也同时拥有了结婚后这些年来数量最多的笑容。 或许在女儿看来,这个决定有些草率,但只有苏敏知道,自己是“真的承受不住了。”
系统提示:若遇到视频无法播放请点击下方链接
https://www.youtube.com/embed/https://tv.sohu.com/s/sohuplayer/iplay.html
和他在一起就是压力、压力、压力 我和苏敏一起进行了四天的自驾,从成都到宜宾,再抵达云南。 这一路,苏敏尽可能的节约开销,能在服务区打水绝不自费,吃饭大部分也是自己做。在景区看见喜欢的纪念品,她把玩很久,还是选择放下。连洗澡都能找到最省钱的方式:在大众点评上找澡堂的团购,十几块钱能洗一回。 出发前她攒够了两万,光买物资就花去1万2,好在每月2000多块钱的退休金还发着,目前卡里剩下1万多块钱,她不敢动,“就剩这么多钱了,怕出点啥事(需要急用)。” 她很少走高速,因为ETC卡绑定的是丈夫的银行卡,按照她对丈夫的了解,如果刷的金额高于100块,自己一定会被骂。之前她开车跑多了路程,如果是丈夫加的油,她也会主动转给对方一些钱。 苏敏告诉我,结婚30多年,她了解丈夫不吃辣,爱钓鱼更爱吃鱼,了解他打开电视始终在体育频道和新闻频道之间切换,最大的兴趣是哪个地方又打仗了,了解他的心脏病和高血压,也了解他靠乒乓球比赛赢得了多少个水杯,但却从来无法探知他的内心。 大多数时候,两个人像是活在平行世界:小时候带女儿去逛街,母女俩走在前面,丈夫一个人走在后;女儿上初三寄宿后,两个人就分房睡。听到丈夫关门离开的声音,她才拥有沙发、电视的使用权,看自己喜欢的电视剧。 再后来,女儿读完大学回来,结婚生小孩后,两个人不得不住一间房子,苏敏和丈夫干脆买了上下铺。她睡上面,丈夫睡下面,晚上两个人戴上耳机,各玩各的手机。衣服、鞋子从来都是分开摆。有段时间,苏敏甚至想买个床帘隔开,怕女婿觉得自己家过于奇怪才放弃了。 在家里,苏敏不敢多说话。因为丈夫最大的乐趣就是挑刺,就连带孙子,丈夫都要挑出毛病来。她在外孙脸上亲一下,丈夫说,口水有毒。她逗小宝说,宝宝好黑啊,丈夫又说,怎么能这么说话呢?黑点是正常的。 “这个不能说,那个不能说。”苏敏觉得自己过得憋屈极了,“你在自己家说话都不自由。” 苏敏甚至能够根据丈夫的表情判断自己的处境:要发火前丈夫会“把眼一瞪”,那双相亲时曾经让她动心的大眼睛现在让她恐惧,“就是怕他发火打我”。苏敏说,丈夫发起火来会摔东西、打人,一拳头把她怼一边去。最严重的一回,她也气急了,不知从哪拉了把凳子,明明可以打到他的,结果有一瞬间的迟疑,把凳子摔到旁边,对方拿起来就往她背上砸,疼了好些天。 苏敏从小在西藏长大,性情耿直,有时候说话不经过大脑。为了少挨打,她尽量少在他面前说话。“和他生活在一起,就是压力、压力、压力。” 有一年苏敏同学聚会,大家正在餐厅里吃饭,丈夫突然推门进来,拉个板凳坐下,对大家说,对不住啊,她精神有点问题,以后同学会还是不要参加了。“他就是想让我觉得不好意思”,等丈夫自己觉得没趣离开后,她跟大家赔礼道歉。同学们有些看不过去,跟她说,你干脆离了,我帮你找更好的。 苏敏笑一笑,没有接话。 苏敏心里一直有个疑问。有一回两个人吵完架,她实在没忍住,问丈夫:你不喜欢我是不是因为我长得不好看啊?可惜疑问并没有得到解答,丈夫只是说,你以为你长得多好看吗? 她也想过,和丈夫的关系这么糟糕,是不是因为自己生的是女孩? 结婚后的前两年,因为先前工作的化肥厂倒闭,苏敏做过一段时间的全职妈妈,住在丈夫单位一居室宿舍里,三个人挤在一张床上。但她很快发现,丈夫精于算计,每月要给生活费的时候,就拉着她盘算上个月的钱都去哪儿了——每一笔花销都得找到依据、知道去处。苏敏觉得这对自己是种羞辱,买菜、做饭、洗衣、打扫卫生,周全一个家庭,难道还不够吗?给你的妻子和女儿花钱难道还要记账吗? 她不能接受这种“经济制裁”,开始打工自己赚钱。这些年来,她做过裁缝、扫过大街、当过服务员,送过报纸。一开始她想证明自己有赚钱的能力,想要获得丈夫的尊重,“硬的反抗不了,那只有软的反抗了。” 没想到那只是个开头,两个人后面变成了彻底的“AA制”婚姻。丈夫买菜,她才做饭;过节走亲戚,两个人各自买礼物。有一回,苏敏的妈妈得了病,她拿丈夫的医保卡买了药,对方第二天就改了密码。连女儿结婚的红包都是双份,各给各的,外孙过生日两个人也分别买礼物。 丈夫没有因此而更尊重她,金钱上的算计和分割让两个人的关系更加疏远。 苏敏和闺蜜一家做了十来年的邻居,她时常羡慕对方的婚姻:丈夫赚了钱都交给老婆,让她买衣服。“她的衣服可真多啊”,苏敏说,有时候两个人一起去逛街,买了衣服回家,别人的丈夫换着花样夸,自己家那位半个月了还不知道你买了件新衣服——你不在人家心上,更不会把你放在眼里。 2019年,苏敏查出中度抑郁。医生对她说,人的脑部有两条血管共同运行,一条是“长江”,一条是“黄河”,她这个黄河血管前端有点堵塞,脑部供血不足,所以经常感到头晕、头疼。最严重的时候,她在家里经常不自觉地流眼泪,开始吃起治疗抑郁的药。 苏敏觉得之前那个疑问再也不会有答案了——她放弃了归因,不再对丈夫抱有任何虚无缥缈的期待。 后来,她只觉得丈夫身上的气味让人“恶心”,再后来,她觉得其他男性身上也有一样的气味。一样的腥臭、难闻。 旅行中的午餐,苏敏喜欢吃辣。 图/殷盛琳 嫁个好老公 车子开出去几百公里,苏敏才敢给母亲打了出门后的第一个电话。她只说出门散散心,没提更具体的。 母亲的观念仍然停留在“家和万事兴”的层级,每次都劝苏敏说,好好过日子呗,你找了这样的人,孩子都有了你咋弄,还能不顾孩子?“我妈总说,他除了有点抠,心眼也不坏”,苏敏知道,在母亲眼里,老公没出轨没闹离婚,就感觉“日子还能过下去”。 她永远不会跟母亲说出口,30岁之后,自己和丈夫基本上没有再同居过。 有时候她实在委屈,找母亲诉苦,母亲反而埋怨她:“那个时候不叫你结婚,不叫你找这个,你非要找,受苦受难都是你自己找的。”苏敏一直觉得自己没有完成母亲的期待,嫁个好老公。“好老公”是指,有钱的,有权的,能给家里帮上忙的。 也是,她心里想,这个丈夫是自己选择的,也的确怪不了别人。 18岁前,苏敏在援藏家庭长大,直到父亲被突然内调回去。回乡之后的第二年,她进入父亲工作的化肥厂做了化验工人。23岁时,苏敏迫切地想要进入婚姻。厂里的女孩大部分不到20岁就结婚了,和她一样年龄的,孩子都一岁多了。她渐渐听到一些流言,有人说她从西藏回来的架子大,眼光太挑剔。 更重要的是,她当时特别想逃离自己的原生家庭。母亲从小对她管教严厉,如果不经同意,苏敏连头发都不敢随便剪。到了上班后,同龄的女孩都住在宿舍,下了班一起唱歌、玩闹,父亲却让自己必须回家住,不管多晚也要接回去。每月赚的工资要悉数上交——弟弟们还没工作,作为长姐,她要为家庭做贡献。 在她当时的判断里,结婚这件事就等同于“独立生活”,有自己的家庭,可以自由安排自己的时间、金钱。很快,她通过厂里一个中间人介绍,认识了现在的丈夫。结婚之前,他们只见过两面。苏敏如愿搬离了父母家,住进了员工宿舍。 自由没有持续太久,结婚当年她就怀了孕。她没有预料到,自己标准里“看得过眼”的丈夫、“符合要求”的婚姻会成为未来几十年最大的枷锁。 我们在山路里穿行,正经过黑暗的隧道,光亮持续了非常短暂的时间,再次浸没在黑暗里。苏敏突然笑了一下,有自嘲的意味,她说,自己从原生家庭走入婚姻就是这样的:“从一条隧道进入另一条隧道”。 但是在女儿这里,她绝不接受再将自己的悲剧重复一次。女儿小时候学习成绩比较差,毕业后成为文员,27岁才结婚,她也从来没催过,想让女儿自由自在的。 苏敏同样告诉女儿,要“找个好老公”,含义却是完全不同的:一定要对女儿好,要体贴,最好自己还有赚钱的能力,家里有没有钱无所谓。 女儿怀了双胞胎后,就从原单位离职了,成了全职妈妈。生育后压力大,患有产后抑郁,经常对着女婿指责。人家出门上了一天班,早上一早就走了,中午在单位吃饭,晚上再回来,女儿还乱发脾气,说女婿一天没看孩子了,该他看着了,自己就往沙发上一躺,开始玩手机。 每次看见女儿发火,苏敏就特别紧张,“我就感觉人家上了一天班。挣钱养活一家,你一天一分钱不挣还那么厉害干啥?” 她看到老公那样子,就觉得男人都是一样,“害怕人家生气,你不挣钱,害怕人家瞧不起。”苏敏总觉得女儿的幸福不安稳,想等外孙长大一点,赶紧催着女儿找份工作,不再依赖丈夫。“我有点害怕,就把家里我能洗的,我能做的我全都给他干了。” 临走前,她还把女婿所有的鞋都拿出来刷了一遍。 为了女儿的尊严,她还要在女婿面前维持表面的和平友爱,做饭的时候会故意问两句,你爸爸想吃什么菜?今天回不回来吃? “实际我一点儿都不关心”,苏敏说。 出来这么久,老公一句话也没有问过。两个人非必要不“直联”,有事情就在家庭群里沟通。前一阵子,老公突然在群里发了一张高铁票,苏敏点开来看,发现他回老家了。苏敏有点得意,“以前他回老家都是开我的车”,现在车子老公再也开不着了。但她还是没忍住发微信给女儿:你爸爸回老家干什么去了? 在高速服务站过夜。图/殷盛琳 都是钱的问题 漫长的、孤独压抑的30年婚姻过去了,苏敏始终没有决心离婚。起初,她强调的原因是,为了让女儿有个完整的家,结婚时不至于被婆家瞧不起。聊到最后,她又说,那只是能拿得上台面的、大家都能接受的理由。 实际上,她有太多现实的考量。某种程度上,她在这个家“一无所有”,房子是老公的,车子写的是女儿的名字。“你想想要是离了婚,万一要搬出去,你要找个房子多少钱?一个月就那一点工资,吃了饭还有什么钱呢?”另外,孩子怎么办?该回哪个家呢?不是给女儿找麻烦吗。离了婚之后再找?又何必呢? 出发的时候,她想过,这次体验一下,离开彼此是不是能过得更好,是不是心情更加平静。如果觉得这样都挺好,那就分开;如果觉得还需要彼此,那就将就下去。 她认为无论如何一个完整的家庭都是“正确”的象征。“我不忍心因为自己的一时错误组建了这个家庭,再因为自己的错误把它打散。”“他在那摆设就摆设,最起码我有个完整的家。” 最重要的是,“阿姨最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她说,这一辈子最难的时候就是一边要照顾女儿,一边还要打工。现在孩子这么大了,日子比年轻时候好过多了,为啥不能过下去?不管怎样,自己还买了个车子,能自驾游。 她觉得老公也是基于同样现实的考量:他现在一身病,高血糖,高血压,心脏病,谁愿意跟他呢?如果再找个农村的,人家还得要钱,哪去找我这样跟他AA制还愿意过日子的? 更讽刺的是,很多年前,县里的结婚档案丢失过一次。1980年代结婚的时候民政局只是手动记账,还没有电子存档。如果真的想离婚,还得先重新办一张结婚证书。 两个人只有在家庭大事上才会放下“恩怨”,以家人的形象出现。丈夫在大事发生的时候还是靠得住的,父亲去世的时候,他会帮着去操持,之前自己办理退休,他也找了关系从中周旋。 问到婚姻里甜美的时刻,苏敏呆坐了许久,把自己23岁之后的人生从脑海里过了一遍,觉得那样的瞬间大概发生在30年前。她生完女儿到丈夫家坐月子,吃不到什么肉,“后来我就说,你们家养这么多鸡,也不给我弄一只吃。也不知道他咋想的,说也对哈,就跟他妈说,把鸡杀一个吧”。那是老公唯一一次心疼她,专门做了一个弹弓,把鸡从树上打下来,给她炖了汤。 后面的婚姻乏味、压抑,苏敏也从没想过换个丈夫。遇到能说说话的,聊几句没下文了,形象好的,最多就暗暗觉得人家挺帅,也就到此为止了。她笃定每个人的婚姻都存在问题,美好的爱情只能发生在电视剧里,她从《继承者们》看到《来自星星的你》,从王凯看到靳东,觉得虚幻的故事最美好。“我们那个年代一般相亲的多,真正有爱的人很少,所以比较喜欢那种很有爱的那种男人。” 天色暗下来,我们决定到高速公路服务区过夜,南方夜里雾气蒙蒙,临近3点仍有卡车轰隆隆呼啸而过。苏敏在帐篷里辗转反侧,突然坐起来,说自己胸口闷痛,无以名状的拉坠感,用拳头轻轻捶了好半天,才抱着一只猴子玩偶睡去。玩偶本来是女儿买给外孙的,她喜欢就一直放在了自己的上铺床头,出来的时候她怕自己夜里睡得不安稳,特意带上。 第二天她告诉我,自己几天前接到了弟弟的电话,催着她还钱。爸爸去世后,留下几万块钱的安葬费,当时她正好急需用钱,就挪用了两万五。三弟觉得爸爸去世前他照顾得最多,安葬费应该全归他。前几天弟弟从闺蜜那里知道了自己出来旅游的消息,气坏了,打电话来跟她闹,要跟她断绝关系:“你有钱出去自驾游,你都没钱还给我?” 旅行似乎只是从一种日常走向另一种日常。我们在蜀山竹海遇见两位退休的男性公务员,结伴同行。像她这样独自旅行的中年女性并不多见。别人问她,你家那口子怎么不出来呀?苏敏走在他们前头的台阶上,头都没有回:在家打乒乓球呢,我俩爱好不一样。 苏敏在蜀山竹海。图/殷盛琳 往南方去 自驾游之前,苏敏生活的空隙靠穿越小说填补。她最喜欢看医生穿越,本来不怎么起眼的人,到了另一个时空里就是神医,可以主宰自己的命运。她语调轻快,如果自己也可以穿越时空的话,仍然愿意进入一段婚姻,但要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不像这辈子一样,起码要考察,他是不是会对我好。” 在苏敏的记忆里,这辈子最接近爱情的时刻是在高中。爸爸战友的儿子给她写了一封情书,夹在课本里。苏敏看见吓坏了,马上跑到办公室交给了老师,男生因为这事还挨了个处分。对方当时很生气,不再理她。“他受处分我也吓坏了,我好久不敢看他”,苏敏说,毕业之后两个人再也没有联系。 再次见面是三十年以后。几个同学约在一起喝酒,其中有他。当时苏敏正想帮女儿办考试的事情,知道男生在西藏有资源,随口问了问能不能帮忙。对方一口答应下来。她转头忘掉了这回事,直到半年后收到男生寄来的所有文件和手续。“我以为人家当时就是随口一说。” 桌上的火锅热气缭绕,她忽然放下筷子,用一种十分天真的语气问我:“你说,他是不是还在喜欢我啊?” 起初,苏敏只觉得丈夫可恨,出来自驾游后居然对他生出一丝怜悯来:她还能跑出来自由自在,丈夫的身体状况似乎已经不允许他瞎折腾了。前两周还去医院住了几天来调养。她和女儿关系紧密,女儿小时候没少看他打人,长大后对他的态度疏离。 她想到丈夫打开电视,一个人深陷在沙发里观看新闻频道的样子,有一丝稍纵即逝的好奇:可能他并不是真的喜欢?而是去打球的时候,钓鱼的时候,需要和别人有共同话题可以聊? 不过,她觉得这些都不重要了,时间消磨太多东西,两个人已经错失了通往彼此的路径。这次苏敏打算“为自己好好活”,就算拥有几百万的财富或者可以再次选择婚姻的机会,她都不想再折腾了。此时此刻就是最自由的时候——从繁重的母职中解脱,不必再经营假装存在的亲密关系,不必再取悦他人——甚至比“第二自由的时候”还要快乐:很小的时候,在西藏,她和伙伴们到山沟里去摘野果子,天空高远辽阔。吃完回去无事可做,可以再玩几局“跳房子”。 苏敏把旅行的视频发在了短视频平台上,不知道被什么人转发,突然涨了几千粉丝。后来她才知道,那条视频正好赶上了热点:一些中老年人卷入了“假靳东”骗局,大家突然对她们的爱情感兴趣起来。 不止一位女性给她留言:羡慕你还会开车,我们想出去也没有能力。她们分散在中国的乡村、城镇,是别人的妻子、妈妈、女儿,逃离不开,只能继续忍耐着。 我们在云南昭通的古城里告别时,苏敏告诫我对待感情要慎重,“不要像阿姨一样那么不负责任地选择爱情”,爱情这个词说出口的瞬间,她愣了一下,眼神有片刻的虚焦,“不,不是爱情”,她纠正自己,“只有婚姻。” 接下来,她想先去昆明,再去丽江、大理,在洱海边露营,听着鸟鸣入睡。最后去海南过年。女婿本来想让她赶在过年前赶回家,但苏敏“不想给大家干活了”。 她还没有想好归期,也没有想过将来,能确定的似乎只有方向:她要开着自己的小Polo,一路往温暖的南方去
lovewriting123 发表于 2020-11-19 12:11

这个阿姨说自己没有房子,房子是老公的名字。 房子是婚姻共同财产啊,有她一半啊。国内的法律是如何规定的?
t
tobbyshark
这个阿姨有行动力,佩服!
201120152019
国内很多女性就这么过了一生,这个阿姨其实不算逃离家庭吧,她家里人随时都能找到她的。 我朋友给我讲过她娘家嫂子的故事。她哥挺帅但挺花心的那种,在嫂子怀孕时就出过轨,之后也是不时地出轨。她哥工作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挣的钱还不够自己花,养家都是靠嫂子。女儿考上大学之后,她嫂子就和她哥闹离婚,纠缠了两年之后,还是离了,不过她哥也并不怎么怕,觉得前妻还是逃不过自己手掌心的。 女儿大学毕业后,母女俩就一起失踪了,所有的联系方式都换了,夫家的人没有她们半点消息,上嫂子娘家去闹,娘家也声称没有她们的消息。她妈哭天抹泪的,说我儿子都50多了,本来可以享女儿福了,现在还要工作养活自己,好惨呀。 她嫂子和小姑子关系一直不错,一天她接到一个公共号码打来的电话,是她嫂子,说她们母女现在一起,女儿找到了很好的工作,她也在附近一家店里找到了工作,她们生活得很好,不要牵挂。
mysrrx 发表于 2020-11-19 14:25

娘家嫂子真棒,女儿也养得好,没有长歪。她前夫那么渣,估计是因为他妈不行,被惯坏了
Honeycomb
国内很多女性就这么过了一生,这个阿姨其实不算逃离家庭吧,她家里人随时都能找到她的。 我朋友给我讲过她娘家嫂子的故事。她哥挺帅但挺花心的那种,在嫂子怀孕时就出过轨,之后也是不时地出轨。她哥工作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挣的钱还不够自己花,养家都是靠嫂子。女儿考上大学之后,她嫂子就和她哥闹离婚,纠缠了两年之后,还是离了,不过她哥也并不怎么怕,觉得前妻还是逃不过自己手掌心的。 女儿大学毕业后,母女俩就一起失踪了,所有的联系方式都换了,夫家的人没有她们半点消息,上嫂子娘家去闹,娘家也声称没有她们的消息。她妈哭天抹泪的,说我儿子都50多了,本来可以享女儿福了,现在还要工作养活自己,好惨呀。 她嫂子和小姑子关系一直不错,一天她接到一个公共号码打来的电话,是她嫂子,说她们母女现在一起,女儿找到了很好的工作,她也在附近一家店里找到了工作,她们生活得很好,不要牵挂。
mysrrx 发表于 2020-11-19 14:25

这男的好不要脸。先啃老婆,再计划啃女儿。
幸好老婆女儿决定做个明白人,一刀切断联系。
z
zhongxiaye
回复 41楼红豆冰棍的帖子
国内婚姻法是不管你结婚多长时间,只要是丈夫名字并证明是婚前财产,都跟女方无关。而这个更加是了,他们连结婚证都没有,男方一文不用给她的。以前的事实婚姻已经不用了
b
buzhidao2000
娘家嫂子真棒,女儿也养得好,没有长歪。她前夫那么渣,估计是因为他妈不行,被惯坏了
201120152019 发表于 2020-11-19 20:03

你咋不怪这男人的爹不行?脑子里先入为主就是谴责男人的妈,虽然骂的是男人,其实不知不觉还是把女人抬出来承担责任。
Sallyon
什么时候 我也来一次?
Cuomo
比 18-19 世纪的英国女生 还可怜!!

都 21 世纪了, 中国社会很多还不如 英国 17 , 18, 19 世纪.
Cuomo
热爱园艺zhaoyan
我已经这样过了四十年
huaren015
回复 1楼lovewriting123的帖子
华男在结婚后,基本上不会让老婆自我发展了,除了让她用她以前所学为他和他的大家族赚钱。女人如果没有24小时用在他/他的后代/他的家族上他就心里不舒服。
什么婚后读书进修,什么婚后升职,很多男人都如临大敌,他们会责备女人居然敢让“照顾家庭”为她的发展让路。 但那当然不影响他们在女人收入低时埋怨女人;也不影响他们大快朵颐地享受女人的收入,华男软饭硬吃的不但多而且骄傲得很,吃着女人收入偶尔还要发发脾气因为“女人的收入高影响了他自尊”。
huaren015
这个帖子分享给大家。最近看隔壁最悲凉的时刻帖子,” https://forums.huaren.us/showtopic.html?topicid=2619897 深感国内以及很多华人女性过于自我牺牲,没有把自己放在首位,燃烧自己,照亮别人,隔壁帖子里,不管老公再渣,把刚生完孩子的自己放在雪地也好,让临产的自己走路去医院也好,还是生产完一点都不帮忙也好,也都能狠下心原谅老公,继续生孩子操持家庭。。。
没有孩子的时候像丫鬟一样伺候老公,有了孩子丧偶式育儿,老妈子一样跟在孩子后面事无巨细,孩子大了又要勒紧裤腰带攒学费,还要担心会不会跟不上子女的节奏,怕被子女嫌弃,老了还要花尽积蓄给儿女攒首付,带孙辈,太委屈了。
希望更多的华人女性能够放下心里枷锁。 如果说在国内,难以摆脱宗族家庭影响,再加上对妇女儿童保护几近于无,那可以理解也值得同情。 但是隔壁帖子里面大家都在美国,2020年,有健全的法律制度保护,很多都是高收入高知精英移民女性,但是一到家庭生活,就自愿倒推100年,心甘情愿缩到自己给自己制造的枷锁里面。

lovewriting123 发表于 2020-11-19 12:20

那些垃圾男口口声声找白妞找黑妞,他们哪能找得起啊,不说孩子抚养费他们必须出就他们那些习以为常的犯法行为很多男的都得去坐牢,还是只能可着华女欺负。
b
bluecrab
这阿姨的行动真的是很好的女性榜样
emmalee
zan
MISSABCEDFG
说实话 他老公这种人可能自己也没人际圈子 这么控制欲那么强那么自我 自己随便长长的人都会变成这样 因为我觉得我也不是好人 霸道控制欲强自我 但是我有意识在改正和自我约束
hideandseek
在中国当男人太舒服了,播个种,也不用自己养,老婆挣钱就把孩子养大了,然后就正大光明等着孩子养。还好当妈的醒悟了,带着孩子逃了
绒绒 发表于 2020-11-19 14:34

热,年轻时候靠妈,结婚了靠老婆,然后靠女儿,一辈子靠女儿照顾,还一副大爷的态度。什么样的奇葩文化能养育出这样一帮人。
Sallyon
什么时候好好学一下
云水禅心
看到过这个故事,因为现在很多人编故事吸引观众,当时也不知道真假,原来这是真事。。唉
chipmunk
这就是轮回 阿姨自己找了个PUa她的老公 女儿却找了个能被她PUa的老公 但是仔细看 女儿一家都跟岳父母住一起呢 这条件次了点 希望以后改观 最怕就是从一个火坑进另一个火坑
老天永远是公平的


额牛 发表于 2020-11-19 18:53

没有,女儿是她妈替她在做很大一部分主妇的工作,她也能生孩子,国内这也算很大的价值。现在丈母娘走了,孩子也带大了,她还能不能那么欺负老公就是个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