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花院落,淡淡微风:我和北电校花的情愫纠缠

tidewater
楼主 (北美华人网)
心理学家们总是一遍一遍地用实验证明,人永远是情不自禁地美化自己的回忆。甚至有研究说,当你每一次回忆的时候,也就是一次重写和美化记忆的过程。无从避免,也无法逃脱。
于是我始终无法确信,我现在记忆中的北电校花,是不是还是最初心弦一瞬时的北电校花。究竟多少是真实的记忆,又有多少是后来一遍一遍的回忆时的美化?娉娉袅袅,袅袅娉娉。是真的娉娉袅袅么?还是我的想象?
于是我有时固执地想,如果我不再回忆,如果我不再回忆,那我也许就能保有跟北电校花初见时的真实的回忆。但我转眼又想,真实的回忆又有什么意义呢?如果连回忆都不被允许。
那是一个早春二月的清晨 ,<下面由华人版友大胆跟帖>
ChristinaW
什么嘛,标题党~潮水大师砸自己招牌~~
52hz
北非谍影
南开阿飞
淡淡经历过,各不留下印。。。
tidewater
什么嘛,标题党~潮水大师砸自己招牌~~
ChristinaW 发表于 2020-11-07 00:39

集思广益
mise88
我褲子都脫了你給我看這個?
feifeiduan
Google了一下北影校花的名单,楼主你还是自己编吧....
https://kknews.cc/entertainment/6ook85m.html
ChristinaW
我褲子都脫了你給我看這個?
mise88 发表于 2020-11-07 00:41

你老婆不就是北影校花吗?
tidewater
Placeholder
LunaMaria
板凳
ChristinaW
心理学家总是一遍一遍地用实验证明,人永远是情不自禁地美化自己的回忆。甚至有研究说,当你每一次回忆的时候,就是一次美化重写记忆的过程。无从避免,也无法逃脱。
于是我始终无法确信,我现在记忆里的背影3校花,是不是还是最初那眼心弦一瞬刹那间的北影校花。究竟多少是真实的记忆,而又多少是我一遍一遍的回忆时的美化?
我有时候想,如果我不再回忆,也许就能保持真实的回忆。但我转眼又觉得,真实的回忆有意义么?如果我连回忆都不能回忆。
那是一个早春二月的临晨 ,<下面由网友继续 >
tidewater 发表于 2020-11-07 00:54

我从北影校花那里染上了新冠,卒。【全剧终】
mise88
你老婆不就是北影校花吗?
ChristinaW 发表于 2020-11-07 00:46

我台灣人啊,哪來的北影校花
Vivibear0909
额,标题党啊,啥也木有
ycyxycm
上当
tidewater
我台灣人啊,哪來的北影校花
mise88 发表于 2020-11-07 00:59

那是一个早春二月的清晨。确切的说,是台北早春二月的清晨。古人总是把早春二月,给美化成豆蔻梢头二月初,
52hz
开学了,校花提问潮水


tidewater
开学了,校花提问潮水



52hz 发表于 2020-11-07 01:17

哥们的意思是写成纯情 platonic solids 和 现实开飞机 的无尽纠缠?
角度新颖,哥们继续 。。。
哈士奇大号
小编继续
tidewater
Google了一下北影校花的名单,楼主你还是自己编吧....
https://kknews.cc/entertainment/6ook85m.html
feifeiduan 发表于 2020-11-07 00:45

卧槽这个链接里真的很全 。。。
52hz
哥们的意思是写成纯情 platonic solids 和 现实开飞机 的无尽纠缠?
角度新颖,哥们继续 。。。
tidewater 发表于 2020-11-07 01:20

岂敢,岂敢。
昨晚我来那个了,今晚早睡,就先打扰到这了……
我喜欢帅哥
anquandiyi
开学了,校花提问潮水



52hz 发表于 2020-11-07 01:17

哈哈哈哈哈哈
h
hnlaser
看到标题就知道楼主是谁系列
mappycarol
标题党!我是进来看蛋蛋的纠缠的!
qiqi_hua
但凡有点真实才艺的女生,也非常爱惜羽毛顾及名声。这年代,“北影女”,“校花”,都是让人浮想联翩的标签。阿水从小在这个圈子里面长大,喜欢于舞台上的众人瞩目,也喜欢舞台背后的细微琢磨,所以当她选择专业的时候,她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导演系。她想得明白:就算是个”角儿“了,还不是个被导演操纵的木偶;被编剧左右人生,被制片人拉出去和投资商xx,被各路人毫不顾忌的扒光。
那不是她要的人生。
阿水到了北影,不是演员专业,但就凭着她一对长腿,“校花”的名头就落在她头上。各种纠缠随之而来,要么她冷冰冰的拒绝,要么她就找到父辈解决。她看看那些殷勤买包请饭音乐会旅游拍广告的邀约,轻哼一声。“求着她”的,阿水都不要;她喜欢的东西,她要自己去拿。
早春,树芽要露未露,薄冰流水之间,阿水裹了围巾帽子在湖边发呆。湖水在白雪之下尤其黝黑,枝桠横斜,掩不住后面的湖亭。“墨色5分,” 她想,禁不住在心里勾勒远处屋檐的线条。一直到,一个灰色羽绒服的男生在画中出现,他竟然在湖畔雪地上面乱踩,那些脚印,那些乱七八糟的线条!


灰蓝哀huihui3
那是一个早春二月的清晨 ,香樟树下有个长发白衬衣少年在看书,我走近一看,书的封面写着大大的“五毛”二子,下的我一身冷汗。我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tidewater
回复 25楼qiqi_hua的帖子
赞👍层主,普利斯够昂 。。。
tidewater
阿潮上大学时的人生轨迹很简单,一个典型的清华 nerd 男。其实也不是那么典型。在大多数高中生努力拼门门高分的时候,阿潮其实也不是那么纠结分数。不过阿潮还是高中数理竞赛的种子选手,弄个几块不上不下的奖牌。于是林林总总,总总林林加起来,高考成绩加上每年都不太一样的加分优惠,鬼神神差居然也给混进了清华园。
但阿潮骨子里并不是那种品学兼优的好学生,混进清华园也不能给阿潮更多努力学习的动力。于是在那个早春的清晨,阿潮在宿舍里看着窗外一夜小雪后的雪景,突然冒出个念头:“我要用穿上我新买的大红色阿迪达斯短跑鞋,把昨晚回学校经过的湖边那片雪地给踩乱!踩上我乱七八糟的脚印哈哈哈!!”。
tidewater
心动不如行动。于是阿潮快速起床简单刷了一下牙,连头发都没梳,就拎着红色阿迪达斯跑鞋往宿舍楼门口走去。
走到一半时阿潮忽然想起了什么,于是掉头回到宿舍,找出卸鞋钉的专用小扳手。继续一边往外走的同时,一边同时把跑鞋上的鞋钉卸下来揣兜里。
qiqi_hua
阿水属于“晚睡晚起”类。谁要是打搅了她清晨的睡眠,都会被她出手给灭了。就为了早春残雪,为了晶莹之下隐约绿意,为了无人搅乱的雪坡,她特地于周末起个大早,结果,被那个家伙!!!
她疾走过去,下巴一抬,“喂,这位同学,你是不是应该停下来了?一片好好的雪!” “怎么啦?你家的雪吗?” 对方头都没有抬,看也没有看阿水一眼。
阿水一愣。这怎么不是我家?我从小就在这里玩。我在这里堆雪人的时候,你小子还不知道在哪里数手指头呢! “你哪个系的,你几字班的?” 校园里面打招呼,无非就是这么几句话。
那人抬头道:”雨女无瓜!“ 江南口音,秀气的小脸蛋,欠揍的神情!
tidewater
阿潮去踩那片雪地的动机,不过就是男生的一种原始的破坏欲。人永远是一个矛盾的综合体,阿潮总是这么认为。而不破不立,也许这种破坏欲就是人类想象力的一部分,阿潮一直是固执地这么想。
也不知道那些纯粹就是给自己找的借口,还是这破坏欲确实是人类想象力的一部分,总之最后结果就是阿潮做起这种“坏事”来特别的没有心理负担,每次都“破坏”得特别酣畅淋漓。
但现在居然被人喊停?!阿潮没好气的想:怎么这么背?史上阿基米德乱踩沙滩的时候,有过被人喊停的历史记载么?!于是阿潮在气头上直接顶回去一句 “雨女无瓜!”
tidewater
阿潮抬起头,眼中却是一个美丽的女生。阿潮顿时有点不知所措,又有点心猿意马,突然幻想起史上阿基米德在乱踩沙滩的时候,会不会也曾邂逅过美丽的女子?想到这里阿潮又觉得这是一个多么可笑的想法,这显然是把 阿基米德故事 和 007 电影给串片了!!
qiqi_hua
听到那句“雨女无瓜",一向冷静的阿水就炸毛了。可能是那天起得太早,也可能是2月晨风比那啥剪刀厉害得多,刮得脸都皴了,也可能阿水有点饿,低血糖;反正,她看到对方那长得人畜无害的样子却说出硬邦邦的话来,不由得想动手。
手比脑快,她念头一起,身体倒先反应过来。低下身她捡了一块土坷垃,还滴着水呢,她胳膊一甩,就是那个寸劲,土坷垃就沿着光滑曲线流串出去,在灰色羽绒服上画了幅山水图。阿水从小学画,手腕控制十分地道,瞧这个角度这力道,土坷垃非刚体,碰到羽绒服四散;那泥水混杂,随重力滴落,氤氲山水千里江山图啊!
”这抛物线光滑吗?这山水画配羽绒服,挺不错阿!你在这雪地里撒欢,我赠你一副画,也是你赚了。“
对方低头看了看衣服,又抬头看了看阿水,眨了眨眼。。
”不会吧!“ 阿水自言自语,”他这是要哭了?“ ”我欺负一个小孩子,是不是有点不道义?“
tidewater
阿潮天马行空的思绪,准确的说,是被土坷垃从幻想拉回现实的。羽绒服缓冲了土坷垃,阿潮都没感觉到啥。但声音的冲击力还是发生了,远远大于动量的冲击力。
阿潮却没有任何还手的想法。一来没有受到哪怕一点实际的伤害,二来阿潮也确实没有哪怕一点点伤害眼前美丽女生的想法。而且说实在的,阿潮都还没吃早饭,这时更重要的是填饱肚子,而不是快意恩仇。
于是阿潮突然冒出一个请面前这位女生一起去吃早饭的念头,毕竟古人云:民以食为天,一杯泯恩仇。但转而一想这会不会太唐突了。
一头牛油果
北京电影学院通常圈内人称“北电”,“北影”是北京电影制片厂🤣 。没有抬杠的意思,楼主请继续
tidewater
北京电影学院通常圈内人称“北电”,“北影”是北京电影制片厂🤣 。没有抬杠的意思,楼主请继续
一头牛油果 发表于 2020-11-07 19:01

受教了 。。。 看来北京邮电学院简称北邮,也是防止域名冲突。
另外四川音乐学院是不是真的简称川音?谢谢。
Fall2018
潮水哥,qiwi_hu是你老婆还是你马甲?
tidewater
潮水哥,qiwi_hu是你老婆还是你马甲?
Fall2018 发表于 2020-11-07 19:35

不认识,陌生人。
qiqi_hua
我不认识阿潮,但是我看着阿水长大。倘若那天阿水到我家来画雪而不是自己一个人出门,倒也免去后来的曲折起伏。很多人看着这故事,也就是故事而已。但当事人的欣之,悦之,求之,弃之,又只能是他们自己慢慢于人生中反复体会了。
阿水见不得别人哭,尤其是小男生;尤其是,还可能是被自己打哭的。
“啊?要不然这样,我有点饿,这里离教工食堂不远,我带你过去吃早饭吧。教工食堂不错,花样多。“ 她对小男孩眨了眨眼,”就比如说豆花吧,你要甜豆花就甜豆花,你要咸豆花就咸豆花。加榨菜点酱油,鲜得来!“ 阿水从小和父亲四处游历,江南去得很多。就那一句”雨女无瓜“,她基本上可以确定,这孩子出身包邮区,喜欢咸豆花,吃茴香豆都要写好多”茴“。

tidewater
阿潮也确实饿了,也就顾不上那么多。况且阿潮对这个又破又冷的京城既不适应气候,更不熟悉地理人文。既然面前的漂亮女生主动提议去食堂,那阿潮觉得也就不妨去看看。
tidewater
北京电影学院通常圈内人称“北电”,“北影”是北京电影制片厂🤣 。没有抬杠的意思,楼主请继续
一头牛油果 发表于 2020-11-07 19:01

古狗搜了一下,确实如彼 。。。 修改了过来。
qiqi_hua
阿水并不是清华的教工,她爸爸是。严格说起来,她爸爸也不是,他们属于被清华收编的二线。
用阿水的话来说,她老爸是专业烧窑的。先收集泥巴,泡水里面;过滤之后不停的搅动;然后拿出来一小块一小块的拍打。有时候用脚踩,更多的时候用手慢慢捏。等到气泡和杂质全部去掉之后,那泥巴均匀的和了水,变得无比细腻柔软,就像小孩子的屁股蛋。阿水名字里面的水,就是从调土的水而来;所以,她总是想,什么时候她才能见到属于她的土,水里土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还可以捏出好多小人呢!
阿水买了3碗豆花,一起端到桌上。对着小男生说:”3碗。我要一碗甜豆花。剩下的2碗,一个甜豆花,一个是咸的。你随便,喝一碗倒一碗都可以。“ 小男生低头看了看豆花,又抬头看了看阿水,对她说:”我叫阿潮。我是生科2字班的。“脸上镇定得很;不过,他脸上慢慢沁出的红晕出卖了他。
阿水有点想笑,又忍住。她端起碗正要开始喝,有人拍了怕她的肩膀。 ”阿水,你怎么又吃这么多啊!一个人吃三份,难怪豆花都没有了!我要吃你的!“
阿水头都不用回过去,”小吉,你这是要虎口夺食吗?“


tidewater
回复 42楼qiqi_hua的帖子
层主继续
ajimm
回复 42楼qiqi_hua的帖子
我出场了吗?很好👍很有气势也符合我的一贯作风!很像我哈哈😄
tidewater
回复 42楼qiqi_hua的帖子
我出场了吗?很好👍很有气势也符合我的一贯作风!很像我哈哈😄
ajimm 发表于 2020-11-07 23:13

<递钢笔>
ajimm
我就是出场打个酱油的,打酱油的,嘿嘿
tidewater
你就是出场打个酱油的,打酱油的,嘿嘿
ajimm 发表于 2020-11-07 23:39

努力一下也能拿最佳配角奖,最佳千斤顶奖。
飞天月野兔
无图无真相,潮水叔奔个校花吧~
tidewater
无图无真相,潮水叔奔个校花吧~
飞天月野兔 发表于 2020-11-08 01:03

北电校花不用奔吧,人本来就是拍电影专业啊。你们还是先续故事。
ajimm
努力一下也能拿最佳配角奖,最佳千斤顶奖。
tidewater 发表于 2020-11-08 00:50


嘿嘿,别的不敢打保票,我这个身材嘛当千斤顶很合格的!万斤都顶得住! 我来帮你们顶楼吧!顶顶顶!
懒人一个
北电校花不用奔吧,人本来就是拍电影专业啊。你们还是先续故事。
tidewater 发表于 2020-11-08 01:49

我来续一个:
被美女电晕以后,脑袋一团浆糊的我被拐带到附近的食堂。 屋内熙熙攘攘的挤满了猥琐男。他们看到美姐姐,往往大吃一惊,然后再从头到尾的打量我,露出疑惑不解的表情。一向丢人堆里找不到的我,忽然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才发现,跟美女走在一起,是多么满足男人的虚荣心啊!
额牛
我来续一个:
被美女电晕以后,脑袋一团浆糊的我被拐带到附近的食堂。 屋内熙熙攘攘的挤满了猥琐男。他们看到美姐姐,往往大吃一惊,然后再从头到尾的打量我,露出疑惑不解的表情。一向丢人堆里找不到的我,忽然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才发现,跟美女走在一起,是多么满足男人的虚荣心啊!
懒人一个 发表于 2020-11-08 02:07

情节太慢了 我来fast forward
自打那第一次雪地邂逅 食堂巡游以后 阿潮和阿水互留了微信 阿水闲来也邀请阿潮去了北电食堂 阿水的室友一个是包邮的 表演系的 脸很漂亮水灵 一个东北的 表演系的 身材高挑苗条 一个北京的 比阿水更一口京片子 大大咧咧北京妞性格 (听说那时的北电 还没有实行同一个地方的住一屋) 大家关系不错 平时忙学业 晚上就是化妆打扮去三里屯夜店 微信里各种富二代富一代 大家问起这个小弟弟是谁 阿水说 清华的弟弟 大家都说 哇 好有文化啊 说实在的 大家都自知文化程度不高 心里敬仰高材生 北电的姑娘 平时交际圈跟阿潮很不一样 这位包邮弟弟 嘴不够能扯 比较闷骚 就是长得还算帅 不是表演系姐姐们的款 但是 阿水跟她们不太一样 具体不一样在哪 就是阿水不那么现实吧
有一次包邮的那位室友姐姐和阿水去逛街看电影 无聊还叫上了阿潮帮她们拎包 阿潮去了 姐姐们去的是动物园对面批发市场 阿潮觉得好新鲜 可有的时候禁不住又想 她们好无聊 他还是最喜欢阿水 阿水的北京妞的爽气性格和江南的妩媚长相恰到好处得结合在一起 他越发觉的阿水是他的菜 但是在理科男阿潮心里 这份喜欢 始终那么朦胧 像夏日清晨的一团雾温润地笼罩着一切 阿潮甚至有一丝丝不希望它散去 因为散去之后是什么 阿潮心里不清楚
对阿水而言 阿潮就是那天邂逅的清华弟弟 也自没有多想
阿潮没有过恋爱经验 他单纯觉得这个姐姐有点out of his league 他把这份心意埋在心底 连室友都没有多提及
再后来 阿水忙于暑期实习拍戏 没多联系这个小弟弟 阿潮也学业渐忙 在跟学长们的对话中开始规划自己的未来坚定了要出国的想法 开始上起了GRE班
那是06年夏天的事了
phlin
心理学家们总是一遍一遍地用实验证明,人永远是情不自禁地美化自己的回忆。甚至有研究说,当你每一次回忆的时候,也就是一次重写和美化记忆的过程。无从避免,也无法逃脱。
于是我始终无法确信,我现在记忆中的北电校花,是不是还是最初心弦一瞬时的北电校花。究竟多少是真实的记忆,又有多少是后来一遍一遍的回忆时的美化?娉娉袅袅,袅袅娉娉。是真的娉娉袅袅么?还是我的想象?
于是我有时固执地想,如果我不再回忆,如果我不再回忆,那我也许就能保有跟北电校花初见时的真实的回忆。但我转眼又想,真实的回忆又有什么意义呢?如果连回忆都不被允许。
那是一个早春二月的清晨 ,<下面由华人版友大胆跟帖>
tidewater 发表于 2020-11-07 00:37

她們演戲都來真的 特敬業....
那天 她終於找到我 問我 要不要陪她 對戲
她說 在專業的演戲之前 希望能先被
不專業的潮水 給充滿 聖靈滿溢....
phlin
我台灣人啊,哪來的北影校花
mise88 发表于 2020-11-07 00:59

帝 給配的學伴啊
phlin
那是一个早春二月的清晨。确切的说,是台北早春二月的清晨。古人总是把早春二月,给美化成豆蔻梢头二月初,
tidewater 发表于 2020-11-07 01:13

台北二月還沒早春 算冬天
phlin
阿水并不是清华的教工,她爸爸是。严格说起来,她爸爸也不是,他们属于被清华收编的二线。
用阿水的话来说,她老爸是专业烧窑的。先收集泥巴,泡水里面;过滤之后不停的搅动;然后拿出来一小块一小块的拍打。有时候用脚踩,更多的时候用手慢慢捏。等到气泡和杂质全部去掉之后,那泥巴均匀的和了水,变得无比细腻柔软,就像小孩子的屁股蛋。阿水名字里面的水,就是从调土的水而来;所以,她总是想,什么时候她才能见到属于她的土,水里土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还可以捏出好多小人呢!
阿水买了3碗豆花,一起端到桌上。对着小男生说:”3碗。我要一碗甜豆花。剩下的2碗,一个甜豆花,一个是咸的。你随便,喝一碗倒一碗都可以。“ 小男生低头看了看豆花,又抬头看了看阿水,对她说:”我叫阿潮。我是生科2字班的。“脸上镇定得很;不过,他脸上慢慢沁出的红晕出卖了他。
阿水有点想笑,又忍住。她端起碗正要开始喝,有人拍了怕她的肩膀。 ”阿水,你怎么又吃这么多啊!一个人吃三份,难怪豆花都没有了!我要吃你的!“
阿水头都不用回过去,”小吉,你这是要虎口夺食吗?“



qiqi_hua 发表于 2020-11-07 21:54

早餐吃豆花不管飽啊
一头牛油果
回复 36楼tidewater的帖子
对滴,四川音乐学院简称“川音”
qiqi_hua
阿水自小在工美读书,附属幼儿园,附属小学,附属中学。那一片地很多大学,孩子们互相串门,由此她也认识不少清华园里面的孩子。估计是因为阿水自己成绩一般般,所以她从小就喜欢/爱慕/欣赏学霸。阿吉就是学霸,学霸里面的学霸。别说3碗豆花了,三份红烧肉都可以!
不过,现在她们面前并没有三碗红烧肉;而且,阿水饿了!所以,还是先下手为强,先干为敬!阿水拿起自己的一碗,埋头吃了起来。阿吉毫不客气,直接拿了另外一碗甜点。只有阿潮,目瞪口呆的看着对面2个小姑娘。
我是吃,还是不吃,this is the question!
phlin
阿水自小在工美读书,附属幼儿园,附属小学,附属中学。那一片地很多大学,孩子们互相串门,由此她也认识不少清华园里面的孩子。估计是因为阿水自己成绩一般般,所以她从小就喜欢/爱慕/欣赏学霸。阿吉就是学霸,学霸里面的学霸。别说3碗豆花了,三份红烧肉都可以!
不过,现在她们面前并没有三碗红烧肉;而且,阿水饿了!所以,还是先下手为强,先干为敬!阿水拿起自己的一碗,埋头吃了起来。阿吉毫不客气,直接拿了另外一碗甜点。只有阿潮,目瞪口呆的看着对面2个小姑娘。
我是吃,还是不吃,this is the question!
qiqi_hua 发表于 2020-11-08 09:13

就一碗豆花 吃了也餓 不吃還是餓
阿潮這麼一想 不如大方一點
這碗豆花讓你們吃吧
兩個小姑娘反倒不好意思 這樣吧
到我們宿舍 下面給你吃吧...
ajimm
回复 58楼qiqi_hua的帖子
这个阿吉很符合我的性格,要得!我喜欢嘛!除了红烧肉,土豆我也可以吃3碗滴。 我有生之年也能做一回学霸,开心开心! 谢谢琪琪!
诸葛筱暖
阿水和唐人街探案网剧的名字重了
phlin
我台灣人啊,哪來的北影校花
mise88 发表于 2020-11-07 00:59

你混出點名堂
去 帝 區 組織會幫你派上伴 看看 台灣一堆過去的女明星 嫁的那些不怎麼樣的藝人老公
phlin
哥们的意思是写成纯情 platonic solids 和 现实开飞机 的无尽纠缠?
角度新颖,哥们继续 。。。
tidewater 发表于 2020-11-07 01:20

正多面體 最多有 20 那可是 上帝級的後宮啊
wearefamily
潮水是清华的? 不会吧,真的,假的 哪个系的?
wearefamily
上个星期一口气看完最冷的冬天是旧金山的夏天, 写的真叫好, 是近几年看的最好文学 感情真挚,细腻,文字犀利,没有一点拖泥带水.
清华理科nerdy男写的文章应该也是这种风格吧,或者类似蓝宇这类小说也行啊

tidewater
正多面體 最多有 20 那可是 上帝級的後宮啊
phlin 发表于 2020-11-08 11:28

https://www.mathsisfun.com/geometry/platonic-solids-why-five.html
tidewater
回复 58楼qiqi_hua的帖子
赞👍莎士比亚名句
tidewater
早餐吃豆花不管飽啊
phlin 发表于 2020-11-08 02:56

哥们这个当情人早餐不容易啊,一边眉来眼去的同时,吃鱼还得吐骨头?
tidewater
上个星期一口气看完最冷的冬天是旧金山的夏天, 写的真叫好, 是近几年看的最好文学 感情真挚,细腻,文字犀利,没有一点拖泥带水.
清华理科nerdy男写的文章应该也是这种风格吧,或者类似蓝宇这类小说也行啊


wearefamily 发表于 2020-11-08 12:14

我觉得统计而言,女生更多“碎碎念”,男生更多“睡过无憾”。多数男生的创作动力通常不行。
qiqi_hua
阿潮犹豫中,对面2小姑娘就吃完了,抬起头目光炯炯的看着他。他端起碗,喝了一口。 “酱油太咸。豆花里面,应该是有甜有咸,有脆脆的。才能存托豆花的软檽微香。” “哦,有什么说法吗?”阿吉问。阿吉是美食家,吃了好吃的就自己尝试做出来。她什么都会做,平时哪看得上食堂的东西。这会儿,她吃了食堂的豆花还接阿潮的话,估计就是想调戏这小男生一下。
青春少艾的女孩子,一份快乐,也来自于调戏身边的清秀少年郎。不过,到底是谁调戏谁,谁扮猪吃老虎;谁把这些都丢了,谁还把它留在心底;春风里的事情,围绕着,勉强却留不住。
阿水在旁边啥也不说,笑眯眯的看,无意识的摆弄桌上的筷子。她吃饱了,就想起对面这人破坏了自己的雪。她们俩交换一个眼神,又一起看着阿潮。

阿潮心里的面皮囧得都要滴血了,脸上的面皮还是不露声色。他开始胡扯。 “你们知道quora吧,就是美国版的知乎。”
pixyia
最近这种破文太多, 审美疲劳,懒得看了。就知道,北影,北邮,北电是哪?
tidewater
最近这种破文太多, 审美疲劳,懒得看了。就知道,北影,北邮,北电是哪?

pixyia 发表于 2020-11-08 16:18

北影:北京电影制片厂 北邮:北京邮电大学 北电:北京电影学院
tidewater
回复 70楼qiqi_hua的帖子
层主继续。同时赞 quora
ajimm
回复 70楼qiqi_hua的帖子
赞赞赞👍继续继续!你把阿吉写得这样好,我觉得自己好像也跟着开挂了一样,配角光环妥妥滴
tidewater
回复 70楼qiqi_hua的帖子
赞赞赞👍继续继续!你把阿吉写得这样好,我觉得自己好像也跟着开挂了一样,配角光环妥妥滴
ajimm 发表于 2020-11-08 17:03

阿水是北电校花,阿吉是清华学霸?
tidewater
回复 70楼的帖子
“quora 是美国的一个可以匿名问答问题的网站”,阿潮继续侃侃而谈,“quora 上也有很多有关做菜问题的问答。虽然中国菜话题不多,但 quora 问答多数更尊重事实,比如做菜首先是温度和时间的精确,而不是花里胡哨的雕虫之技。当然 quora 是大众问答,要自己甄别”。
阿潮一路侃侃而谈,但阿潮自己心里也明白,自己根本没花多少时间在 quora 上搜索做菜。阿潮自己在 quora 上更多的时间,是浪费在搜索阅读男女两性的性生理性心理的话题。当然阿潮也明白这是这个干柴烈火年龄的正常冲动,也并没有多少负罪感。
但当阿潮在两个女生面前侃侃而谈 quora 做菜的讨论时,心里突然不知咋地浮想起一些支离破碎的 quora 上男女性生理心理的文字。虽然阿潮浮想的那些都是 quora 上健康的男女性生理心理的讨论,但这总之还是让阿潮觉得自己有一点点邪恶。于是阿潮就把那些念头先压下去,继续在两个女生面前装模做样的侃侃而谈 quora 上做菜的讨论。
phlin
https://www.mathsisfun.com/geometry/platonic-solids-why-five.html
tidewater 发表于 2020-11-08 12:47

這我上課教過
後宮可以有五種
對待每個後宮的角度 面積 都要一樣
正多面體
因為正多面體有五種
四個 六個 八個 十二個 二十個
所以後宮的數量也是如此
雅典娜是天神 所以有 十二個黃金聖鬥士的後宮
phlin
哥们这个当情人早餐不容易啊,一边眉来眼去的同时,吃鱼还得吐骨头?
tidewater 发表于 2020-11-08 12:53

攻略後宮的時候 你得幫她們挑刺
開始有後宮 她們幫你挑刺
所以
紅毛 黃毛 藍毛 白毛 黑毛 五行後宮 你挑哪色毛?
tidewater
楼上也太深奥了 。。。
phlin
楼上也太深奥了 。。。
tidewater 发表于 2020-11-08 21:08

清華 清宮戲 當然得開後宮 水清木華
木花散布之處 傳遞了水的意志
潮水 水肯定很多
縱有弱水三千 自能海納千川 豈若賈寶玉匹夫匹婦之量也

才是水清木華 水的意志啊





qiqi_hua
那天和阿潮早饭之后,阿水给他留了电话号码。不为什么,就是看到那孩子脸上慢慢沁出的红色,仿佛脸皮很薄很薄,带了一点油润。不是一般北方男孩的粗糙,也不是北电那些油头粉面的腻味;就像,嗯,就像阿水从小摔打的泥巴;哈哈,就像小baby的屁股蛋一样。她看着心里软软的手里痒痒的,特别想捏。
中学的时候阿水还能坚持学理科;到了考大学的时候,虽然此时工美已经改头换面成为清美,她还是觉得自己和清华无缘。她也不想在父母眼皮子底下读大学;也不想去读那些热门的经济政治IT建筑,她们家就没有出过科技人才!她也不能做摄影吧,摄影大哥可是需要力气的,扛着摄像机跑步!她也不想做舞美,机关一大堆;她的外貌条件声音条件都很勉强,所以只能靠了父亲的关系到北电读导演系。阿水其实对大学专业没有什么强烈好恶,她喜欢“飘”着,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阿水这学期上的好几门课,台词最让她犯怵。老师说:好的演员需要从声音里面驱动情绪,把内心的情绪带出来,反应到形体和声音上面;表情反而是最后的。毕竟,电影并不都是特写。导演做的是连续画面,是动态的,流动的。
这次课的作业,就是朗诵一首诗。
tidewater
回复 81楼的帖子
___ 太晚 ___
回忆是凝固的琴弦 忧伤是静止的空气
没有感觉
缜密的运子 和深思熟虑的预言 撞上你的不合情理没有逻辑还有胡搅蛮缠 碎成了 那一地的情丝 缠绵
太晚 我嚼着淡而无味的橄榄
无言
tidewater
回复 81楼的帖子
____ 对称宇宙论 ____
另一半的时间和空间 一个相反的世界 无法逾越
唯有的连接 是一对对的奇点 黑洞一边,白洞一边 互为 时间反演
而穿越的物质 被洗去了记忆里的一切 不会有例外 只要穿越黑洞白洞的奇点
我不知道喝了孟婆汤后 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我只能徘徊在黑洞的视界 心的碎片 消逝 明知心绪越不过奇点 何必在意落寞的心弦
我只能徘徊在白洞的视界 看炙热的物质 迸发 却是毫无意义的星星点点
tidewater
回复 81楼qiqi_hua的帖子

____ 失手 ____
我失手打翻杯子 桌子流泪 掉下道道冰凌
qiqi_hua
回复 81楼的帖子
___ 太晚 ___
回忆是凝固的琴弦 忧伤是静止的空气
没有感觉
缜密的运子 和深思熟虑的预言 撞上你的不合情理没有逻辑还有胡搅蛮缠 碎成了 那一地的情丝 缠绵
太晚 我嚼着淡而无味的橄榄
无言
tidewater 发表于 2020-11-08 22:58

这首诗,应该是情诗吧。阿水看了一遍又一遍,“你说说,这断句停顿应该放哪里,语音起伏轻重呢?”她自言自语到。“还是莎翁的台词容易。就按照6字一句的韵,慢慢的唱。”
台词课的老师是一位台湾老师。一口宝岛特有的软粘腔调。平时上课,简单的讲几句,后面的时间基本上都是黄色擦边笑话。很多同学们不仅听得津津有味,有时候还一唱一和的。阿水在这门课上神游;一遇到作业,就恨不得先听听同学们如何念的,然后自己照着来。她寝室的同学们都笑话她:“阿水,这是一首情诗了。你还小,不懂情的,如何念情诗啊!”
北电同学们对“情”的理解,可以说是“上不封顶,下不保底”了。没有底线,都可以;没有上限,咋都行。这也是阿水不愿意呆在北电而是天天回家的缘故,她根本就不属于这里。
那,刷题转码去?
tidewater
回复 85楼qiqi_hua的帖子
赞 “上不封顶,下不保底” 哈哈。写的不错。层主继续。
qiqi_hua
回复 81楼的帖子
____ 对称宇宙论 ____
另一半的时间和空间 一个相反的世界 无法逾越
唯有的连接 是一对对的奇点 黑洞一边,白洞一边 互为 时间反演
而穿越的物质 被洗去了记忆里的一切 不会有例外 只要穿越黑洞白洞的奇点
我不知道喝了孟婆汤后 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我只能徘徊在黑洞的视界 心的碎片 消逝 明知心绪越不过奇点 何必在意落寞的心弦
我只能徘徊在白洞的视界 看炙热的物质 迸发 却是毫无意义的星星点点

tidewater 发表于 2020-11-08 23:06

这一首给阿水的感觉,和她爸爸做过的一个杯子一样。
那杯子分2层,内部是镂空的白瓷;外部是黑泥。2层之间用枝桠一般的金纹固定,转动之间,白瓷和黑泥层完全吻合。分开了,它们仅仅靠着细小螺纹固定。白瓷特有的薄透轻盈,对比黑泥的沉稳厚重。这就是人生之轻,和避不开的人生之重。
阿水看着这些诗,眼睛是仔仔细细的看着,思绪早就不知道哪里去了。她烦躁得很,拿出手机翻了翻,突然想找个人聊天,说不定,quota可以告诉她,这首诗应该如何念。
那天阿潮有鼻子有眼儿的现场发挥,阿水觉得这个人有意思极了。好奇心被春风吹了一下,啥也挡不住。她就是很想知道,为什么阿潮不给她先打电话呢?
tidewater
回复 87楼qiqi_hua的帖子
层主这段比喻写的很赞。
tidewater
北电校花刷题转马?这个立意不落俗套!!!层主继续,从学 Java 开始。
tidewater
回复 87楼的帖子
阿潮确实没有给阿水打电话。原因倒不是因为阿潮对阿水没有心动的感觉,也不是因为阿潮没有打电话的勇气,而是阿潮觉得阿水太漂亮了,于是算了不折腾。
这听起来匪夷所思。这要从阿潮的初中高中经历说起。
tidewater
阿潮从初中开始,对自己的外貌形象并没有信心。
虽然阿潮常常是某个班花关系密切的异性朋友,但阿潮总觉得那是因为数理竞赛种子兼职皮大王的缘故,跟无论帅气还是恋爱,都没有半毛关系。
所以阿潮从来也没奢望那些班花们会喜欢自己,但跟漂亮女生聊天总是个愉快的经历,阿潮并没有奢望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