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五年

多喙
楼主 (北美华人网)
今年是我和老公移居美国的第15个年头。之前我写过一篇纪念来美10年,兼谈我的HR之路的小文,得到了一些共鸣,甚至还帮助我认识了一位同城、同行的好朋友。 前几天,老板通知我升职了。高兴之余,老公问:“你要不要再写写你这几年的职场心得?” 我犹豫了一下,热爱码字的我又心动了。于是,就有了今天的这篇。
多喙
回复 1楼多喙的帖子
接下来,我就要回忆这最近五年的职场历程了,不知道有没有MM感兴趣?
多喙
写上一篇文章的时候,我回归到自己心仪的HR模块大约1年9个月左右,是一位中级分析员。前任经理离开后,当时公司里做这块的只剩下我一个。这一块涉及到从员工到高管的方方面面人群,依我的资历,显然是顶不下来的。于是,公司招了一位原来做总监的临时员工来帮助我。她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对朋友和家人充满了爱,同时也是一位经验丰富的管理人员。我和她配合得很合拍,也从她那儿学到很多为人处事的经验。当然,她也需要我做各种各样的数据分析、整合,因为她已经不太做一线的工作了。 问题出在跟新任的HR大头的互动上。交待一个背景,当时的公司C是一家有三千多名员工的上市公司,需要按照SEC的要求做年报披露,里面有关于我们这块的内容。不可避免的,我们需要跟HR的大头、CFO甚至CEO一起开会。我的前任经理一般会直接带上我参加这样的会议,但他离开之后,我就不太会有这样的机会了。也是可以理解的,一个小小的基层员工,跟高管一起开会,能有什么贡献呢?之前更多的是给我机会学习罢了。
多喙
当时正好从内部提拔了一位新的HR大头。原来的大领导要退休,就火线提拔了她。说是火线,因为她只做了两年HR里某个模块的总监,之前一直是基层经理,HR的资历是不深厚的。另外的候选人比她资历深,但跟前CHRO不太对付,所以选了她。是的,职场处处有政治。因为她之前没有我们这块的经验,很多时候需要跟我们对接去准备她跟高层的会议。一开始的准备会议也是只跟那位临时总监开的,后来需要很多细节,就拉上我一起了。结果,我跟她的会议中学到了职场中的重要一课:如何用易懂的语言表达技术性强的概念。很多时候我在用到技术化或者很专业的名词时,没有照顾到听众的感受,也没有站在对方的角度想,他们理解了没有。跟不同层次和领域的人,解释清楚你的专业领域,是种很重要的沟通技能,需要经常打磨。
多喙
有几次,这位HR大头在有我参加的会议中显得很不耐烦,有时候质问我,有时候则直接打断我,转向这位临时总监寻求解释。次数多了,她对我的印象估计就不太好了。比较明显的一个例子是,我申请公司报销一门专业培训课程,钱不多,1000多美元,这位临时总监帮我申请了很久很久,她始终没有批。我自己也觉得很沮丧,没有动力继续下去,就开始留意其他的机会了。
多喙
大概花了2-3个月的时间,我找到了另外一家500强S公司的高级分析员职位。在这期间,C公司的HR部门也发生了一些变化 。这位HR大头被CEO要求辞职,并从外部重新招了一位她的继任者。同时,我们这个模块的经理也招聘到位了。于是,我辞职的时候,是向新的领导们说的,彼时他们分别在C 公司开始了3个月和1个月。我觉得他们应该对我不是很熟悉,所以当他们给counter offer的时候,我很意外。我把这情况跟S公司说了,他们立马加了一个sign-on bonus,工资加这个bonus,略略超过了C公司counter offer。我挣扎了一番,最后还是接了新的offer。离开的时候,全部门的人给我开了欢送会,而且新任的HR大头说,如果你以后需要推荐信,尽管来找我。这样的离开给我一丝安慰,大大减少了之前挫折带给我自我怀疑。
多喙
这样,在第一家C公司工作2年1个月之后,我在8月份跳槽到S公司,升了一级,工资也涨了些。前面说到,我在面对这个offer和原来C公司的counter offer的时候,有过挣扎。之所以挣扎,不仅仅是薪水的问题,还因为一个我在面试中遇到的一丝顾虑。我在面试S公司的时候,跟我未来的直接经理E谈过两次。她是一位高级总监,经验丰富,面试的时候也表现得很professional。可是,我总觉得哪儿有点儿不对。比如,当然问到她work-life balance的问题时,她说开始6个月没有balance, 因为你都还没熟悉业务呢,谈什么balance。话虽有理,但一般面试的时候,面试官会说我们支持这样的政策,理解这样的需求,因为谁家还没有个事儿呢。特别对于两娃妈来说,孩子病了,学校有事啦,有的时候就需要在家工作,以方便安排。我当时对这个回复是有疑虑的,甚至还找一位已经在职场上当了经理的好友讨论了半天。结论是,虽然有点red flag,但未来不确定,不试一试怎么能知道呢?况且,这个的package还是高一些的,看在钱的份上,从了吧。大不了干得不顺就辞职。没想到,一语成谶。说实话,在S公司工作完第一个月我就想辞职了。
多喙
不难猜想,最大的挑战来自E。她不但micro-manage, 而且很mean。回想起来,觉得自己当时简直卑微到尘土里。活不少干也自认干得不错,却依然因为芝麻蒜皮的小事被训斥,从来没得到过笑脸。跟隔壁部门happy hour,E完全不告诉我。直到后来隔壁同事问起我,我才知道有这事。而她告诉大家的事,XX不想来,她很忙。在家工作更是完全不可能,必须到办公室去。好在这家公司离家不远,加上老公很给力地关照两娃的事,总算没有太为难。我后来才知道,我的前任是跟E闹翻才走的。而且,我的前任直接在LinkedIn上加了我,说了很多关于她的故事。我尽量不想让自己先入为主,但后来通过跟她的相处,我想那些故事多半也不是捏造的。 可是,我走不了。在一家公司待几个月就换,简历上的确不好看。而且如果一年之内离开,sign-on bonus必须返还。那会儿小家的收入刚有点儿起色,万把块钱也是个不小的数目。S公司是一家国际化的500强公司,我的工作内容会涉及到跟各个国家和地区的合作,包括要了解当地的法律法规。虽然E的领导风络带给我很大的精神压力和心理折磨,但是我对自己工作的要求从来没有放松过。甚至,E还在年终的时候给了我一个小小的奖金,认可我在流程改善方面做的一些努力。
多喙
走不得,就硬撑着。每天去上班,就是煎熬。煎熬了几个月后,事情有了转机。这家S公司被一家更大的A公司收购了。这样,我终于有了正当地换工作的理由。收购过程中有很多涉及到我们这块的工作,于是那段一边拼命干活,一边找工作。找工作的过程不太顺利,有的是期望薪酬不达标,有的是机会不够吸引人,总是找不到合适的那个。接到现在U公司电话的时候,我正在下班开车回家的路上。电话是现在U公司的老板J打的,她直接亲自面试。我赶紧把车停在路边一个加油站的停车场里,完成了电话面试。跟J谈得很愉快,对这个机会也充满了期待,想着终于可以离开S公司的老板了。现在都记得那天的夕阳很美。
有人曾问我,如何跟不好相处的老板相处。我不知道,我自己的经验完全是个失败的例子。从小被培养到骨子里的尊重领导和权威的想法,让我在整个过程中逆来顺受,没有做过任何 的抗争,没有一次反驳过老板。我有时候会想,我如果当时顶她一次,会怎样?可惜只是如果。这段职业经历给我造成了很大的心理创伤。我怀疑,如果我再继续工作几个月,会不会抑郁。 还有,我会说,如果你在面试中有任何疑虑,千万不要掉以轻心,那可能就是个需要注意red flag。不要太侥幸,不要太高估自己的承受能力。找工作是双方都在甄选对方,求职者也有权利选择。
多喙
后来的面试很顺利,在S公司煎熬了一年零一个月后,我收到了U公司的offer,不是我申请的高级分析员的工作,而是经理的工作。怎么回事呢?我开始申请的是高级分析员的职位,跟S公司是平级的。第一轮on-site面试后,J给我打电话说,面试官们觉得我更适合另外一个更高一级的经理职位,问我是否感兴趣。说实话,我以前没有想过当经理。总觉得在一群母语是英语的HR里,我更擅长的是做技术性强的工作,没想过往管理方面发展。感谢J和其他的面试官,相信我,并且给我了这个机会,我也很想挑战一下自己。于是,我第二次on-site就变成了面试经理的职位,并拿到了这个机会。 金秋十月,我很开心地离开了备受折磨的地方,开始了在U公司的新工作。我负责支持的业务线在北美三国和欧洲都有业务,在S公司工作中学到的国际业务的知识也派上了用场。另外,老板和同事关系融洽,一切都很顺利。
多喙
这一次的挑战,来自员工。这个经理的职位是新创建的,当时只有半个员工,是个还没毕业的大四学生W。他头年跟我们公司实习后,拿到了full-time offer,打算毕业后加入。当时,他是以part-time的形式在兼职,每周只有10个小时。说实话,每周10个小时干不了什么工作,我们就只交给他一些简单地打杂的工作,他做得很快很好,我对他印象不错。转年5月,他毕业,正式加入了我的小组。我是第一次当经理,这是他的第一份全职工作,我们两个都在学习、适应中。他是个很聪明的美国人,在大学的时候是风云人物,不止是在本学校,而且是在附近地区的大学联盟里都很有名气。而且,他很擅长social,跟我们公司的好几个高层都是Facebook friends。这样的孩子,自然是心高气傲的。交待他做的稍微复杂些的事情,他依旧完成得很快,但是质量不高。我给他的建议,他似乎也不以为意,整天到处跟同事social,要求参加我跟业务部门高层领导的1:1。 而且,我的老板J似乎也挺喜欢他的。 年终绩效考核的时候,我很委婉地提到了他需要注意提高工作质量,跟领导开会的时候要提前准备一下。他当时没有表示什么,但情绪似乎突然很消沉。我正准备再跟他约谈一次,我的直接老板J找到了我。说W找到了她,感觉我在绩效考核的时候 “攻击” 了他,让他很不舒服。我一下子就懵了。坦白讲,我们的文化里都强调 “与人为善” ,我觉得自己在跟他讲的时候已经用了相当委婉的语气,注意不伤到他的自尊,怎么会被越级报告了呢?J组织了一个三人会议,她,W和我。会上,W阐述了他的理解,认为我在指责他。我解释了我的初衷,是想让他提高工作质量,做得更好。J充当和事佬,算是把这误会解决了。虽然这事过去了,但我和W的相处却有点儿微妙了。我不太确定要不要给他指出需要改进的地方,而他似乎也有点儿变化,是什么,说不好,感觉他尽量躲着我。绩效考核的时候是12月份,1月中旬的时候,答案揭晓了。W辞职了,他遵从了自己的内心,去帮一个州议员竞选国会议员,转行到一个完全不同的领域和职业。
多喙
后来J告诉我说,她知道W志不在此,一定会离开,但没想到他只待了6个月就离开了。我心里想,要是我也早知道这个,该多好!第一个员工在很短的时间离职,虽然有J的解释,我还是有点儿介怀,我是做经理的料吗?别人会怎么看我?我应该怎么样早点成为一名优秀的经理?J是位很出色的管理者,她会抓大放小,给下属经理自主权,也会尽量满足员工想参加培训、会议的申请,还会在高层面前维护自己的员工。我有个业绩很不怎么样的同事,被其他部门投诉了。J力保她,虽然我们都觉得这位同事也有错。怎么说呢?这样的老板让你觉得有安全感 ,让你死心塌地得跟她站在一起。J是我开启管理生涯的引路人。我观察着,学习着,并应用在自己的团队。W离开后,我重新招聘了空出来的岗位,后来又有另外两位员工转入我的小组。三位员工各有所长,也各有需要发展、完善的地方。他们跟J做Skip meeting的时候,给我的反馈也是正面的。我终于找到一点做经理的感觉。
多喙
我们的文化和母语都不是原生在这片土地上的,可以想象由于这些不同带来的职场上的文化冲突,尤其在管理土生土长的美国人。我从J以及其他领导身上学到的最重要的两点:一是你要把自己的要求和期望讲明白,让员工清楚。生根于我们文化中的间接表达方式是做经理的大忌。如果经理和员工不在一个空间上,结果不会好,那难免就会影响士气,产生误解和沮丧。二是要明白员工的优点,并尽量运用他们的优点。这个员是是更擅长组织领导跨部门的会议,还是更擅长独自做深度的分析?经理应该做到心中有数,并且给他们提供相应的机会。人在做自己擅长的时候,往往是容易出彩的,也是容易获得满足感 的。当然,我也学着像J一样,尽量为大家争取深造、交流的机会,并记得在每个圣诞节的时候送一份适合他们的专属礼物,让他们感觉到我的用心。 尾声: 今年年初,我们整个部门换了新领导。夏末的时候,新领导重新捋顺了一下各个分支的组织结构。我不再向J汇报,换了个老板。 新老板是跟J风格完全不一样的领导,我还在学习、适应中。也许以后还可以继续来这儿更新。上周六是我在U公司工作满4年的日子,周二新老板告诉我升任高级经理的消息,于上周日生效—在我开始第5个年头的第一天。他说这个决定是在今年4、5月份做的,但因为疫情的原因,刚刚解冻升职,得到HR大头的批准。很高兴自己能得到这样的信任和赏识,我也会继续努力,看看自己能在HR这个领域里能走多远。职场伊人是我会经常逛的一个版面,我也从这里学到了很多知识和经验。所以,想把这篇心得放在这里,跟大家分享。
e
elaine4
谢谢楼主分享!
q
queenajxy
感谢楼主分享,好文该赞👍
arabdopsis
华人hr不容易 给mm手动点赞
MissModel
写得很坦诚。谢谢mm的分享。方便透露自己是hr的哪个方向吗?看你说到技术,是compensation吗?
GY2001
好文点赞👍很出色的mm,多谢分享!
wc3e
谢谢分享,学习了。
多喙
回复 17楼MissModel的帖子
是的,HR里也就comp还有点技术含量了🤫
h
hbwhzyt
赞好文!谢谢真诚的分享!
A
Amy7788
赞赞赞👍👍👍
guoruijiao
谢谢分享!
c
chlorine
楼主好棒,谢谢分享!
pp110
写的非常好,谢谢分享!!
dayatomorrow
好励志,谢谢楼主分享
z
zeppez
非常坦诚的回顾!对手下组员充分信任和足够的自主权,确实很重要。 毕竟HR这类职责在各个领域都通用,楼主会越走越远的!
lalaluluhuhu
謝謝樓主分享 您的經驗體會對我們在其他行業的也有幫助~
多喙
谢谢各位捧场!
mutaoww
好赞,感谢分享!
y
yourock
回复 13楼多喙的帖子
恭喜! 喜欢这样有干货,难得不显摆的文章!
我不爱美丽
真喜欢看到这样的帖子! 中国人就是需要更多这样的成功案例, 鼓励更多中国人去当经理,打破别人对中国人的偏见,认为我们只能做技术 只想做技术。中国经理多了,我们才会像印度人一样,在领导层面有话语权。才能飞的更高走得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