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华人导演拍的朝鲜战争战俘纪录片

养貂的小昭
楼主 (北美华人网)
王水泊, 1999年《天安门上太阳升》一片因其在动画片和纪录片的结合上的原创性获得奥斯卡奖最佳短纪录片提名奖,并获得了相当于加拿大奥斯卡奖的国家电影电视学院颁发的双子座奖最佳历史和传记片,以及包括多伦多国际纪录片电影节和休斯顿国际电影节的最佳短片奖以及全美传媒界的金苹果奖在内的多项国际奖。
不过他朝鲜战争的纪录片,感觉水平还是很糟糕的,完全就是政宣贴大红奖状的作法。知道中国纪录片水平普遍差(除了舌尖一些精心制作的以外),但是不知道能差到他那个地步。很奇怪当年那个64故事是怎么拿奖的。


养貂的小昭
60年前的7月27日,《朝鲜停战协定》在板门店签订。根据协定,交战各方将遣返战俘,不愿被遣返的战俘可选择留下。最终,21名美国战俘和1名英国战俘拒绝被遣返,自愿来到中国参与社会主义建设。在他们当中,大部分由于种种原因陆续返回故乡,有的则把家永久地安在了中国,与中国百姓一起见证时代的变迁。 2005年,旅加华人导演王水泊执导纪录片《他们选择了中国》,讲述朝鲜战争后,21名美军和1名英军战俘拒绝被遣返回国,选择留在中国生活工作的故事。当年选择中国的美军战俘大卫·霍金斯作为本片的主人公故地重游。 霍华德·亚当斯:工资比毛主席还多6元 朝鲜战争爆发后,刚刚从美国休斯敦大学化学系毕业的霍华德·亚当斯应征入伍,被派往朝鲜战场担任侦查员,不久被俘。 2006年,他在接受《大连晚报》采访时这样回忆当年在战俘营的生活:“我在战俘营的日子里,深深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的言行所感动。当时,美军实施空中‘绞杀战’封锁志愿军交通运输线,企图阻止中朝军队的反击,这给前线部队和对战俘的物资供应都带来极大的困难,志愿军战士每天都在吃玉米、高粱、咸菜。但是,志愿军却组织专门的车辆冒着被美国飞机轰炸的危险,从国内运来水果、面粉、牛肉为我们改善生活。志愿军还帮我们建立了俱乐部、图书阅览室。我还在战俘营里度过了难忘的圣诞节。这些丰富多彩的生活,使我淡化了想家的念头。刚开始,我很怕管理战俘营的志愿军战士们,后来我却和他们交上了朋友,建立了很深的友谊。就是这段生活,让我清楚地认识了中国、认识了善良的中国人民。” 1953年,当朝鲜停战谈判达成协议时,他放弃了返回美国的机会,决定前往中国,“因为我对中国的未来充满了信心”。1954年2月,霍华德等22名战俘来到了中国,并被中国政府授予“国际和平战士”称号。他被安排到济南造纸西厂工作,负责纸张成分研究。工厂发给他的工资是每月206元,比毛主席的还多6元,是中国普通工人的好几倍。优厚的待遇和工友的照顾让霍华德坚定了继续留在中国的想法。 在工友的介绍下,霍华德认识了山东姑娘辛丽华。“我的妻子善良、美丽,我对她一见钟情。1956年11月1日,我们举行了中式的婚礼。”1957年,他们的大女儿霍丽德出生。1960年,小女儿辛淑娇降生,霍华德让女儿随了妻子的姓。 1963年,经过工厂推荐,中国红十字会保送他到中国人民大学学习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在临近毕业的时候,“文革”开始,虽然霍华德等几位外国人没有受到冲击,但也失去了留校任教的机会。1967年,霍华德拿到结业证书后,继续回到造纸厂工作。 1974年,由于父亲去世,霍华德请假回美国探亲。尽管亲人们再次劝说他回到美国定居,但他说:“以前我是因为对中国满怀信心才选择留下的,现在我有了满意的工作,也娶妻生子,组建了幸福的家庭,我想我的家应该在中国。” 从1979年开始,霍华德在山东医科大学担任英语老师,于2000年退休。他说,与学生交流让他感到很幸福。2003年,“非典” 肆虐中国。在山东医科大学任教的外籍教师纷纷回国,而霍华德应邀重新出山,“没什么可怕的。学校遇到困难,我应该出把力。” 詹姆斯·温纳瑞斯:我比尼克松先行22年 与霍华德一样,詹姆斯·温纳瑞斯进入中国后在济南造纸西厂工作了10年,并于1963年到中国人民大学学习。据《青年参考》报道,尽管温纳瑞斯积极参与到“文革”中,参加集会,贴大字报,但红卫兵们仍指责他是美国特务。工友保护了他,周恩来总理也宣布说温纳瑞斯是一个“国际主义和平战士”,不能受到伤害。 1978年12月16日,中美两国发表了建交公报,宣布两国决定自1979年1月1日起互相承认并建立外交关系。57岁的山东大学美籍教师詹姆斯·温纳瑞斯听到中美即将建交的消息后,和同学们一起高兴地唱起歌来。 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之后,中美两国开始结束敌对,温纳瑞斯的处境也好了很多。“我只是做了尼克松所做的,仅此而已。”温纳瑞斯1989年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说,“我只是早这样做了22年。” 他说,中国人没有对他进行洗脑,“那(‘洗脑说’)完全是胡扯。”“在我看来,他们(中国人)是好人。他们不恨我们,他们只恨华盛顿的人。”对于美国,他只怀念“强力的无滤嘴香烟和优质的冰淇淋”。 从工厂退休后,温纳瑞斯到山东大学教英语。他先后与三名中国女性结婚,生有两个孩子。2004年,温纳瑞斯在中国去世。 克拉伦斯·亚当斯:逃离歧视的美国黑人 克拉伦斯·亚当斯是一个非洲裔美国人,他选择到中国去的原因是厌倦了美国的种族歧视。事实上,他1947年加入美国陆军的原因,也是为了躲避警察对他的折磨。他因与一白人男子发生争执而受到了美国警察的不公正对待。 克拉伦斯·亚当斯 美国《孟菲斯商业诉求报》2007年9月采访了亚当斯的女儿黛拉·亚当斯。该报称,朝鲜战争结束后,身为孟菲斯人的亚当斯找不到回家的理由。他离开家乡入伍的时候,孟菲斯到处是白人专用的饮水喷泉、厕所和公园,黑人很难找到工作。 “作为一名年轻的黑人,我很难看到民主和自由跟我有什么关系。”亚当斯在自传《美国梦》中写道。该书的副标题是“一个在中国12年的非裔美国士兵和战俘的人生”。 三年的战俘营生活,使亚当斯有充足的时间思考自己的处境,“与陆军一样,战俘营也有种族歧视,白人公开叫我们‘黑鬼’,还恐吓回到美国后将怎样对待我们。我对共产主义或其他任何‘主义’一无所知,但在那些无眠的夜晚,我开始质疑美军为什么来朝鲜,以及我在这里做什么。我对生活思考得越多,就越感觉自己被利用、欺骗和背叛。” 亚当斯选择来到中国,进入武汉大学学习汉语和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并在那里结识了自己的妻子。毕业后,亚当斯进入外文出版社工作。 越战期间,亚当斯主动为广播录音,号召美国黑人士兵放下武器:“你们据说是为了越南人的自由而战,但你们在自己的国家有什么自由?坐在公交车的后排,被禁止进入餐厅、商场和某些社区,没有投票权……回家吧,为在美国争取平等而战!” 然而,因为受到“文革”的冲击,亚当斯带着妻子返回美国。起初,他们在美国的日子十分艰难。1970年,亚当斯在孟菲斯开了一家中餐馆,生活才有了改观。他于1999年去世。 大卫·霍金斯:重返美国不适应 2011年10月,英国广播公司采访了曾经的美军战俘大卫·霍金斯。霍金斯17岁就在朝鲜战场上受伤被俘,在战俘营度过三年时光后,他拒绝回到美国。“我当时的想法是,他们(中国人)真正拥抱了社会主义,因此我要看看那里是什么样的。” 大卫·霍金斯近照 他回忆,被俘后中国医生从他腿中取出弹片,然后对他说:“我们是你的朋友,我们不会伤害你。”在战俘营,中国人对他很温和,这让他感到惊讶。 在中国期间,霍金斯就读于北京的中国人民大学,还找了一位苏联妻子,毕业后到武汉汽车配件工厂工作,负责驾驶一辆捷克斯洛伐克产的卡车。他自称是当地唯一的外国人。“人们并不害羞。”他说,当人们听说他是美国人后,就把他当成名人。“他们希望了解我的生活方式和住址。” 三年后,霍金斯返回美国。又过了一年,妻子赴美与他团聚。 然而,回到美国后,霍金斯度过了一段艰难的时光,去重新适应美国的生活。“我的思考过程和一切都是用中文的。在中国,跟我打交道的人比我年长得多,政治上有经验得多,回到美国后我无法再与那个层次的人打交道,感觉生活很肤浅。” “我从不后悔。”他说。 在战后定居中国的21名美国军人中,除了霍华德和温纳瑞斯,以及1954年刚到中国不久便因病去世的卢夫斯·道格拉斯,其余18人都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先后回到了美国,或者前往第三国。唯一进入中国的英国战俘安德鲁·康德伦曾在浙江参与国产拖拉机的设计制造,于1960年回到英国。 虽然这些战俘在很多美国人和英国人眼中是“叛国者”,但当他们最终返回家乡的时候,由于早已脱离军队,所以没有受到军事法庭的审判,其他指控也陆续被撤销,于是他们得以平静地生活。
somuch
有纪录片链接吗?想看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