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好多学霸的话题,讲个学霸恋爱的故事吧

x
xiaohuli8485
楼主 (北美华人网)
她第一次遇到他,是在一场科技竞赛的展示会现场。那日,她刚接受完参访,身心俱疲,不想守在自己的展台上,便跑去找心仪的学长。当见到作为特邀嘉宾的学长正和另一个学校的学姐有说有笑,她有些生气又有些失落,只暗怪自己还不够出色。正胡思乱想着,却不想学长突然回头望向自己这边,她吓了一跳,迅速转身,只装做在看眼前的展板。正慌乱着,忽听耳边想起一个好听的声音:“他走了。”她猛一抬头,落在了一个带着笑颜的少年眼中,只见少年敲敲展板:“这个你真感兴趣么?” 她面上一囧,只能犟着嘴:“我正在看呢。”少年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她感觉有些难堪,想装模作样问点问题,却不知从而问起,毕竟这展板上的东西不是自己熟悉的领域,只能盯着展板一个劲儿的看。正犹疑着,却听少年问:“到中午了,我得去吃饭了。要不要一起去?有什么问题,吃饭时再聊好了。”她闻言如蒙大赦,只出言谢绝他的好意:“不了。我和同学还有约。吃完再来看好了。”他没说什么,目送她离去。 她匆忙在展厅转了一圈,自助午餐已开,大多数人已经去吃饭了,她没找到学长,也没找到同校的其它同学,只能一个人向自助餐厅走。心里一边想着之后的评奖,一边又放不下学长言笑晏晏的样子。正半低着头走着,却听见有人向她打招呼:“木言,真巧。又遇到了你。”她有些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少年,把心里想着的话问了出来:“你怎么知道我叫木言?”少年伸出白净的手,指了指她胸前挂着的牌子,又说:“刚才在展厅里面看到的,其实我今天上午也到过你的展位。说起来我们还是同一年级。” 木言闻言多了几分亲切感,想客气的回个话,却发现自己并不知道少年的名字,而他的牌子正反着放,她只能从校服判断他是隔壁学校的学生。这个时候她才开始懊恼自己刚才太粗心了,站在人家展台前半天,都没注意到作者是谁。正不知该说什么的时候,少年又开口了:“对了,我叫白羽。白天的白,羽毛的羽。”她赶紧接口:“白羽你好,你是x中的吧?怎么你中午也一个人吃?”木言见少年正要答话,却有几个刚从餐厅出来的半大孩子招呼他:“白羽你怎么才来?我们等你半天了。”白羽回到:“你们吃过了吧?不用等我了,我吃完再去你们那里。”说完,又自来熟似的和木言说:“咱们走吧。再晚估计菜就凉了。” 不知出于什么心理,木言竟然真的依言和白羽并肩去了食堂。她边走边问:“刚才遇到的那几个是你同学?”白羽点点头:”嗯,我们是一个班的,不过我要比他们大一些。“木言暗自吃惊,她听闻过隔壁高中有少年班,但她没想到眼前比自己高大半个头的少年竟也出自那里。木言大概看出了她的惊讶,摸摸被刮掉的几根胡须,笑到:“我长得老成些,是不是看上去比你还要高一年级?只要不说,别人不知道我是少年班的,你可得替我保密啊。”木言闻言也轻声笑了,两人就着少年班的话题又聊了起来,还互相留了电话。 等吃过午饭,二人各自回到自己展台。木言忍不住好奇,和前一日认识的隔壁学校的学生聊起了少年班的事情。隔壁学校的学生忍不住八卦:“他们那一班都是奇人,跟你们学校的全国理有的一拼。这次参赛,数他们班来的人数最多。但别看他们智商高,情商可一般般,也就小学生的水平,最高也不过初中的样子,平日我们都不大愿意和他们一起玩。”然后突然又补充到:“不过他们班有个例外,叫什么羽的,也就那个看起来还像我们这个年纪的。”木言了然,又七七八八聊起了别的。 奖项的分配在倒数第二天就揭晓了,但颁奖典礼却放在了最后一天。这最后一晚,各个学校的学生都忍不住狂欢庆祝,毕竟对于还未上大学的学生来说,这样不和父母在一起的日子实在太过难得。木言却高兴不起来,她就要上高三了,而学长就要毕业了,她还没能靠近学长,今晚又看到学长和那个女生在一起,她知道自己彻底没戏了。木言心里失落,又不想被别人看到,自己躲到了住宿楼下的一片竹林里。她在竹林里走了一圈,感觉好些,正要回去,就见竹林影影绰绰,有个黑影朝她过来。她吓了一跳,正要叫,就听一个熟悉的声音出声:“别怕,是我,白羽。”木言松了一口气,转而问他:“这大晚上的,楼里都是狂欢的,你不去和他们热闹,怎么跑到这里来了?”白羽已经走近,对木言扬扬下巴:“你不也没去?我买了点好东西,你要不是试一试?”说着晃了晃手里提着的塑料袋。 木言随他到了墙角,看到他塑料袋里的东西哑然失笑,笑着问:“你跑哪里买了啤酒?小小年纪,喝酒可是不对啊。”白羽有些不服气:“小小年纪?别忘了,我们可是一个年级的。再说,你就不想试试?”木言没吭气,她听出来了,眼前的少年还从未沾过酒,这次远离父母,估计忍不住要试上一试。白羽已经打开一罐啤酒,白色的泡沫争先恐后涌了出来,他急忙喝了一口,却被泡沫呛得直咳嗽,木言看了忍不住咯咯直笑。白羽见她笑,又开了一罐啤酒,直接塞在她手里,话里还不饶人:“小心你喝你也呛。”木言仰头一大口灌进去,大概是灌的急了,瞬间有些上头,她靠在墙上,和白羽有一搭无一搭的瞎聊着:“我这算不算是不教小朋友学好?”白羽笑了:“难道我还得叫你一声姐姐?你倒会占便宜。学好难,学坏可容易极了,你要教我什么,我都学你就是。话说,你不觉得整天绷着太累么?你敢说自己没有一瞬羡慕过那些所谓的坏孩子么?再说,你要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好学生,在我展台前的那一出又是为了什么?” 木言被他戳破了心事,又大口灌了口啤酒,只说:“眼见着就高三了。好不好又有什么关系呢?除了今晚,还能不做回好学生么?”白羽没接话,过了好一会儿才说:“你想不想让高三生活刺激一点?”木言被酒精搞得有些迷糊,胡乱回答:“啊?怎么刺激?”白羽不再靠着墙,转到木言眼前,看着她说:“做我女朋友吧。”木言有些发愣,这时候才认真抬眼去看眼前的少年。月光下的少年侧脸线条分明,大约是离她太近,他身上的一种好闻的淡淡气息直往她鼻息里钻。本该拒绝,但她却鬼使神差的问:“为什么?”少年认真的回答:“因为我喜欢你。从第一眼起,我就喜欢你。”木言有种不真实的感觉,从来没有一个男生像眼前的少年一样这般大胆。她还在犹疑,少年突然伸出手来将她揽在怀里。属于他的气息更浓烈了,她心里砰砰直跳,没有同意没有拒绝,但却轻轻伸手环了环他的腰。过了好一会儿,白羽才松开手。两个人看着彼此,不知怎么,木言就笑了,笑得肆意,白羽见她笑,也笑了。 不出意外,木言拿着一等奖回了学校。她和班主任相处素来不睦,但见她拿了奖回来,班主任自然各种劝说她去X大。从没有过叛逆期的木言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坚决不从,执意要离开自己所在的城市。那些时日,她被班主任各种当众各种羞辱,甚至有一次为了远离年级主任和班主任的劝说,她跳窗逃跑。成为了异类的她,只能在白羽这里找安慰。 白羽同样拿了一等奖,也被压着选了学校专业,她的苦恼他都懂。高三那一年,他们二人时常凑在一起,压马路逛公园,他给她买冰激凌,看着她吃的满手都是,拿出手帕给她擦手,还被她嘲笑老古董。白羽给木言讲作为少年班的一员自己都经历过什么:从小全托幼儿园,当父母发现他有天赋,就逼着他更加努力的学习,他小学初中的日子就在接连不断的跳级,不停的智力测试中度过。因为年纪和年级不符,又来回更换年级学校,他从小鲜有朋友。进了少年班,他又感觉和那些比他还小的同学格格不入,他的敏感早熟让他在少年班里依然是个特殊的存在。他的父母以他为傲,自然不许他的人生出半点岔子,一路名校安排,连未来大学要学的方向业已固定。除了他与她饮酒那一晚,大概没有什么时候于他而言是顺从自己心意的,但让他反抗,却似乎又不值得。有时候,木言格外同情他,觉得这样的少年实在孤独到可怜。 就在这样相处的日子里,第一次拥抱,第一次亲吻,双方都给予对方太多的温暖。高考一日比一日临近,白羽已经知道木言高考志愿表上的去向,她最终还是顶住压力,选择离开二人所在的城市。二人都略有所感未来会发生什么,却还是经常粘在一起。高考前两日,白羽陪木言去商业街吃了午饭,然后送她回学校。到了学校门口,木言却不想进去,只赖着说自己吃太饱,要送白羽回他的学校。二人走出去不过一条街,天上突然下起雨来,白羽把外衣一脱,遮在木言头顶,带着她又往木言的学校跑。送到校门口,白羽就进不去了。木言本想顶住雨跑回宿舍,白羽却不许,固执的说:“你披着我的衣服回去,明日还给我就好。再有两日就高考了,千万别感冒。”木言心疼他,怕他淋雨,白羽却揶揄她:“放心,我便是感冒也能比你考分高。”说罢,也不等木言回绝,便笑着跑开了。那日,在木言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就是白羽在雨中和她隔条马路挥手道别。 木言在门卫诧异的目光里跑回了宿舍,趁人不备,把白羽的外衣藏在衣柜里,晚上偷偷拿吹风机在洗手间吹了又吹,边吹还忍不住边乐,什么复习的心思都没有了。第二日,本来二人约定好中午见面,把衣服还给白羽,却因为木言妈妈的到来彻底打乱了。木言妈见其它家长都在高考前为自家孩子加油鼓劲,实在坐不住,也搞了个突袭,想为木言送个惊喜。没想到惊喜变惊吓,木言哪里敢让妈妈知道自己早恋的事情,只能把白羽那边推了,专心接受妈妈的各种关怀。 一直到高考结束,木言才再次见到白羽,也知道了他真的在没穿校服的情形下参见了高考。他号称把校服丢了的说辞自然得到了老师家长的一致怀疑。但毕竟白羽一直是以好学生的形象出现,又是在高考这种关键时刻,老师和家长也不过多追究了。但白羽的外衣却成了二人之间的小秘密,一直在二人手中辗转着。 高中结束,二人如期上了各自报考的大学。第一个学期结束,木言欢欢喜喜回了家乡。冬日的家乡,寒风格外凛冽。白羽带木言去自己学校的湖上滑冰。他知道木言以前在这所大学做实验,格外钟情这里的湖水。木言正滑得开心,却不妨听白羽说:“木言,其实今日我有件事想和你说。”木言听到他有些凝涩的声音,一个侧身,停下冰刀,看向白羽,心里有点发颤,难道是他厌倦了异地恋,要提出分手?但木言停了停,拉着白羽到了人少的岸边,只说:“你说,我听着。”白羽看着她,突然一个俯身,把木言搂在怀里。木言听着他艰难的说:“木言,我要走了。我家里让我出国,我试过了,没成,下个学期就得走。”木言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她只能抱着他,任他冰凉的眼泪从脖子那里钻进去,落在深处,浇在心里。那个冬日的结尾,木言唯一记住的,就是白羽抱着她一遍遍的重复:“木言,我爱你!” 白羽与木言的后来,都是在机场,她送他离开,或是他送她离开。多少年后,当已在异国定居的木言听别人议论起学霸天才之时,不知怎地,她突然想起了很多很多年前,那个笑起来很好看、校服带着香气的少年。她自嘲一笑,轻轻把电脑关上,起身去给家人做饭去了。
C
Captaintoo
这是原创啊?
x
xiaohuli8485
回复 2楼Captaintoo的帖子
是呀。
c
cavity05
这就完结了?
Heiniu
分享,我喜欢自述体的
x
xiaohuli8485
回复 4楼cavity05的帖子
现实就是这样,人会慢慢grow apart. 再写下去,便是面目全非,何必那么残忍呢。
miffyaurelie
写的真好!
C
Confuse
楼主应该看了不少张爱玲。
同年级三个奥赛国际金奖保送的男生,两个在大学期间都没谈上恋爱。谈恋爱这事,不管是不是学霸,都是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l
lala_2009
回复 1楼xiaohuli8485的帖子
原创吗?喜欢这样的故事
x
xiaohuli8485
回复 7楼miffyaurelie的帖子
多谢夸奖。
x
xiaohuli8485
回复 8楼Confuse的帖子
张爱玲似乎没我这么啰嗦,哈哈。小声说,我觉得恋爱这种事情,真的是某种情商的体现,情商高的人懂得如何让别人开心。当然,很多学霸可能根本对恋爱不感兴趣。
x
xiaohuli8485
回复 9楼lala_2009的帖子
是呢。多谢夸奖。我刚才也是手欠,跑去查了查google, 竟然翻出了两个人当年获奖的情况,最搞笑的是,两个名字一上一下的列着,真是让人感慨。
arabdopsis
参加高考要穿校服是什么鬼
x
xiaohuli8485
回复 13楼arabdopsis的帖子
啊?你们没这这个要求么?我深刻记得这个规定。大概是为了录像好看?我还记得我所在的考场被新闻联播录在里面了,齐刷刷的都是校服。
h
hello111
有回忆的青春无价。
xiaomajia2
本来想着是回忆,结果名字太言情小说了,不过我还是坚持看完了。
C
Captaintoo
楼主应该看了不少张爱玲。
同年级三个奥赛国际金奖保送的男生,两个在大学期间都没谈上恋爱。谈恋爱这事,不管是不是学霸,都是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Confuse 发表于 2020-10-16 21:20

是因为长得太丑么?
萝卜大出土来
回复 12楼xiaohuli8485的帖子 写得好好,年少的感情让人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