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还有5秒到达战场

DmanK
楼主 (北美华人网)
01
公元724年深秋,玉门关。
一个27岁的年轻人牵着一匹马,来到一家客栈门口。年轻人像他的马一样,骨瘦而神飞。
 西风凛冽,黄沙飞扬。吹起旗杆上的幡,上面一个酒字。门头上,五个斑驳的黑漆大字:新玉门客栈。
进门后,他拍掉身上的沙尘,头都没抬,喊了一声:
一壶绿蚁。
绿蚁:唐宋时一种普通酒,因浅绿色泡沫如蚁而得名
柜台后,老板娘脚蹬高跟鞋,身穿抹胸长裙,唇红如焰。一看有客到,发出了杠铃般的笑声,走了出来:
这位小弟,本店有进口的西域顶级葡萄酒,促销价只需十千文。
年轻人放下背包,轻轻施礼:
路上走了三个月,没钱。
老板娘似乎不信:
小弟呀,要是一次买四壶,还有胡姬陪酒哦。
实不相瞒,信用卡已刷爆,只喝得起绿蚁。
好酒不喝,姑娘也不要,那你来这大漠做什么?
诗,我为写诗而来。
老板娘一脸鄙夷,转身离开:
且,又是一个穷诗人。
年轻人轻轻坐下,拿出一本书。翻开封面,扉页上写着他的名字:
王昌龄。
02
三个月前,王昌龄还在山西老家种田,他那双纤细的手,白天拿锄,晚上握笔,一身才华无处施展。
而彼时,属于唐诗的盛世已经开始。
比他小3岁的老乡王维,凭借“红豆生南国”火遍长安,又搞诗社又玩摇滚,春风得意。
另一个老乡王之涣,尽管也在怀才不遇中骂着娘,但凭着“白日依山尽”小有名气。
孟浩然还未走出襄阳,李白还在到处买醉,却都已经有了网红气质。
他们的诗,王昌龄都看过。都是好诗,但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缺什么呢?
又一个劳作一天的夜晚,卸下一身疲惫,王昌龄就着微弱的灯光,打开了一本诗集。
突然,他站了起来,在屋子里来回踱步,单曲循环念着一首诗: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这不就是我苦苦寻觅的诗吗?
这首诗的作者叫王翰,真邪门,也是太原人。之所以名气不大,是因为他不到40岁就挂了,留下的诗只有14首。
而仅这一首《凉州词》,就足以让他扬名立万。
王翰有多厉害呢?
这么说吧。当时的诗歌界有两大梯队,以张说、李邕、张九龄、贺知章为首的官方认证大咖,是导师队。
后来的四大边塞天王和王孟李杜等少壮派,是学员队。
而王翰,年龄属于少壮派,朋友圈却都是导师。
连后来的杜甫,在吹牛X的时候都说:
“李邕求识面,王翰愿卜邻”
意思是:李邕想加我为好友,王翰想跟我买在一个小区。
你听听,那时候杜甫在长安漂了十年,连个肉夹馍都吃不起,还嘴硬。不过话说回来,谁的少年不轻狂呢,让我们原谅杜子美同学。
这也说明了王翰有多厉害。
总之那一刻,王昌龄像是在黑夜中看到了一束光,这束光来自遥远的西北边塞。
凉州、玉门、阳关,在当时的诗人心中,相当于信徒的麦加、创业者的硅谷,是个孵化神作的地方。
远方在召唤,身体和灵魂,都必须上路。
他骑上那匹瘦马一路向西,过凉州,抵玉门。
03
他要在刀光剑影和漫天黄沙中,写出大唐最强音。
白天,他混迹军营。虽然买不起名牌大宝剑,但同样跟着大兵们操练;
晚上回到客栈,在老板娘鄙视的眼神中要一壶酒,酝酿他的大作。
又是一个夜晚,王昌龄连喝了两壶,有些微醺。他披上那件破了洞的军大衣,走出客栈。
外面寒风萧杀,沙如雪,月似钩。他想到战事吃紧,敌军还在不远处放肆的扔砖,怎么打也打不死。
此情此景,他脑中突然闪过一串文字。他借着酒意,拔出锈迹斑斑的短剑,在沙地上写下28个字: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彪悍的诗也不需要。
这首《出塞》,后世大佬们有很多争论:七言绝句里,它到底是第一呢?还是与别的诗并列第一?
宋朝人说王昌龄凭此可称‘诗家天子’,明朝人说它是‘神品’,清朝人说它是绝唱。
李白出神入化的想象力,在这首诗面前都只能默默点赞。
以至于,这首诗的后传都被人忽略了,那同样是一首神作:
骝马新跨白玉鞍,战罢沙场月色寒;
城头铁鼓声犹震,匣里金刀血未干。
神作即成,王昌龄很高兴:
老板娘,斗十千的酒,两壶。
老板娘被吵醒,很不耐烦:
有钱吗你?
王昌龄扬扬手中的诗,老板娘看一眼,瞬间一副媚笑:她的胡姬,终于有金曲唱了。
王昌龄提酒上楼,吧台的黑胶唱片传来一首歌:
you can checkout any time you like. 
but you can never leave!
老板娘靠在吧台,红唇恣意上扬:
龄哥,酒管够哈!
04
你可以随时结账,但你永远无法离去。
王昌龄知道,从此以后,他的生命将属于边塞。不管身在何处,他都可以在5秒之内到达战场。
返程之后,他去了长安。
有了秦时明月汉时关,我的人生将会像明月一样高悬苍穹。
然而,他太天真了。
彼时的大唐虽然广纳贤才,风气开放,也有科举作为阶层流动渠道。但如果没爹可拼,没有大V引荐,要逆袭还是很难的。
王昌龄考中了进士,被分配到河南汜水县,做了一名校书郎。后来他奋发图强,考了研,也只做了个汜水县尉。
但最悲催的不是官太小,而是社会太复杂。王昌龄直男一枚,不拘小节,动不动就被降职贬官。
越不得志,越要言志。
在此期间,他写了一首又一首神诗,巩固自己的边塞扛把子地位。
我们可以看看《从军行》的两首:
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什么叫杀气?这就是。
琵琶起舞换新声,总是关山旧别情;
缭乱边愁弹不尽,高高明月照长城。
什么叫霸气?这就是。
官场失去的,命运会在诗歌场补偿给他。
几年过去了,王昌龄的仕途没有什么起色,却收获了一帮大咖朋友。多年以后,这些大咖朋友们,都是唐诗世界的一座座高山。
这里有李白、高适,有王维、孟浩然,有岑参、王之涣。
他被贬的时候,李白写诗安慰他:
杨花落尽子规啼,闻道龙标过五溪。
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
(龙标:唐时湖南一个县,此处指王昌龄)
他消极的时候,岑参鼓励他:
北风吹微雪,抱被肯同宿。
......
舟中饶孤兴,湖上多新诗。
惜君青云器,努力加餐饭。
下雪了天冷了,我愿抱着被子跟你一起睡。路上你寂寞的时候,多更新点诗。你是青云之才,吃饭讲究点,加个鸡腿。
不过,这些朋友中,对王昌龄最仗义的,要数孟浩然。
别人是写诗打Call,他是舍命陪酒。
05
那是740年的一天,王昌龄被贬官。
他路过襄阳,见到了大哥孟浩然。当时的孟浩然刚刚大病一场,背后长了毒疮,挂了好几个专家号才看好。
医生严肃交代,一定不能喝酒不能吃鱼。
可是,身为唐朝诗人,好哥们见面不喝酒不撸串,还怎么在诗歌圈混呢。
孟浩然大手一挥:服务员,开。
鸡鸭鱼肉摆了一桌,一直喝到断片。
第二天,孟浩然毒疮复发,享年51岁。
朋友们都这么仗义,对王昌龄影响很大,他非常在意朋友对自己的看法。
两年后,在送别诗扎堆的唐朝,王昌龄写出最清新别致一篇,就是这首《芙蓉楼送辛渐》:
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
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
当时他正在赶往洛阳的路上,在芙蓉楼与辛渐告别:
兄弟,帮我给亲戚朋友带个话。不管世道多油腻,我还是冰心一片。
那一年,王昌龄已经是个45岁的中年男人了。
到了这个年龄,按说就可以做做他的小官,好好养老了。
但王昌龄偏不,他的心,还在那个遥远的战场。
06
公元756年,爆发了安史之乱。
王昌龄再次启程,他要赶回太原,那里有他的亲人,以及,硝烟弥漫的战场。
那一天他路过亳州,在亳州刺史闾丘晓府上暂作停留。他拿出自己的新诗,并建议闾丘晓赶赴战场,杀敌报国。
但闾丘晓是个怂包,既胆小又嫉妒心强,一直推脱。
所以我猜那天的场景是这样的:
王昌龄很鄙视闾丘晓的懦弱行为,说了过激的话。
闾丘晓毕竟官高好几级,平时被捧惯了,岂能容一个小诗人这样说话,就很不爽,看着王昌龄:
你瞅啥!
王昌龄一点也不认怂:
瞅你咋地!
闾丘晓杀敌的胆量没有,但杀死一个诗人的胆量还是有的,就真把王昌龄给杀了。
哎,太可惜了。
一百个官僚,也抵不上一个牛掰的诗人。
不过后来闾丘晓也没好下场。
第二年,宰相张镐奉命平定叛乱,下令让闾丘晓增援,结果这货还是磨磨叽叽,延误了战机。张镐二话不说,就砍了他的头。
临行前闾丘晓求饶:
放过我吧,我还有老母要赡养啊。
张镐勃然大怒:
那王昌龄的老母谁来养?
对了。张镐除了是宰相、谏议大夫之外,还有一个身份:王昌龄的粉丝。
07
在整个唐诗里,有一种诗很特别,叫“干谒ye”诗,相当于求推荐、求加好友的诗。一般都是草根写给大V的。套路是,前半段夸对方,你很厉害,后半段夸自己,我也很厉害。所以,咱俩做朋友吧。
李白、高适、孟浩然、岑参们都写过,这在当时不丢人。
但王昌龄却没有。至少保存下来的诗里没有。
他一直像个猛士一样,骨头很硬。
文如其人,他的诗也从不拐弯抹角,都是开门见山,豪迈旷达,用一个小场景,噼里啪啦整出一个大画卷。
这样的风格,让王昌龄偏爱七言绝句。历代大牛们公认,在七绝诗上,他与李白不分伯仲,都是神品,被称为“七绝圣手”。
现在大家都在说中年油腻,其实中年和油腻没什么关系。
油腻的人,哪怕年纪轻轻也满身尘污。清冽的人,直到老年也琴心剑胆
这时再看他《长歌行》里的一句:
人生须达命,有酒且长歌。
这才是面对挫折时的正确姿势,他的诗和人,已经融为一体了。


今天我们不知道王昌龄有没有墓志铭,如果有,应该可以概括成四个字:
王者荣耀。
Dwar
太牛了!
G_G
哈哈,我以为说。。
fanxin
哈哈,我以为说。。
G_G 发表于 2020-10-14 22:36

我也以为是,,最近,诗人好像神隐了?
Omnbmh
写得真好!
yaner11
有的人,就是能活出一部史诗。
pwwp
回复 1楼DmanK的帖子
这开篇不如我当年写的好!我找找我写的~~~~
pwwp
回复 7楼pwwp的帖子
看看我当年写的!



西北,塞外。
不尽黄沙之中,方圆数百里无人烟处,却有一残垣断壁围起的无名小镇。说是小镇,只有不到百余人常驻,多是往来茶马客商或歇脚过夜之处。茶马边贸兴盛之际,汉族,吐蕃人、党项人、回鹘人、契丹人多有往来,多易物而贸,确有几分热闹,然朝廷内部对茶马边贸“放还是禁”纷争不断,加之西北各少数民族首领军事势力此起彼伏,边陲战事不断,小镇几经沧桑,见证兵戎相见之下,也落得个自在其间。
小镇正北一百一十一丈处,有胡杨一棵,不知多少年也,远远望去,一片明黄嫩绿甚是显眼,过往客商游侠视为小镇标记。
镇上一酒家更是各方游侠,客商必到之处。酒好肉好之余,小酒家的老板娘,清秀俊美,风华正茂,只身一人,也确是由头。老板娘人称唐妹儿,为人爽快,时而汉服,时而胡服,讲的一口好官话,也说的蕃语和契丹语,或纵马黄沙几日不还,豪气不让须眉,或倚门俯首飞针走线为来往客人缝补衣衫,甚是可人。
兵荒马乱之际,有过客不禁好奇唐妹儿来历,问不同人得不同回答,皆引以为自家人,或曰是我汉家陕西五路总兵大人之千金,或曰是我契丹遥辇氏耶律贵族掌上明珠,或曰是我吐蕃传奇人物达布聂赛之血脉。
说者津津乐道,听者为之动容。
有好事者曾问唐妹儿,缘何不居豪府深闺,却在此黄沙戈壁之处... 唐妹儿或笑而不答,或纵马黄沙之际,朗声回曰:我在此等我的如意郎君....
有客打趣说,你的如意郎君是不是早把你忘了,我看你还是另选才俊,才不辜负这如花美季。唐妹儿笑曰,必有一天,我的如意郎君一定会骑着高头骏马,风驰电掣,与我相见。纵驰漫漫黄沙之中,诉说相思之情,此中情怀,岂是你等庸人所能明白。
说罢,直指黄沙深处,扬鞭而去...
风沙始复中,年复一年......
Dasfsdscdew
好文啊
pwwp

二、
佛曰:我念你黄沙之中,俯情郎尸首长泣三日,泪干而不止,儿女情深如是,不忍于心,故此显灵。但人世间,生生世世,有生有死,万物如此,此番来劝,只是让你节哀顺变,断不可有非分之想,人死岂能复生,我断不能违众生之法,众缘之业也。
泣女曰: 今落得俯尸而泣,为何有情人终不能厮守?此为我佛慈悲心乎?
佛曰:佛有因缘注定,今日所谓生死两诀,即是如此。你两人历经如此劫难,心仍能至坚至纯,感人肺腑,但....
泣女曰:既生死两诀天注定,我只愿我死他生,既不违众生之法,也了却我情深之咒
佛不语...
泣女曰:佛因何无言?莫不是再想托词?
佛不语...
泣女曰:罢罢罢,且让我随君而去,遂拔剑欲自刎
佛止曰:万万不能,一死一生,机缘既定,同生同死,此违冥冥
泣女曰:我意已决,绝不求同生,以违众生之法,但也断不独生,或我死他生,或共赴黄泉。
佛不语...
剑出鞘际,佛叹而逝
但见得怀中情郎悠然而醒,微微睁眼看泣女,眼眸对视一刻,尽是情爱。
泣女遂拔剑自刎......

pwwp

嘉峪关外,尘土飞扬,但见几百批快马风驰电掣,一路喊声阵阵,正是抚远将军爱新觉罗·载凝帅众巡防。
载凝系康熙大帝正支玄太孙,其父正是光绪朝权倾一时的德亲王,其母是叶赫那拉老佛爷的连襟之妹。
载凝自幼眉清目秀,俊朗体健,与其他提笼架鸟醉卧梨园的八旗玩酷子弟迥然不同,载凝擅骑射,好书法,文武兼备,一度有京城“文武美少年”之誉。西北边防多有变数之际,朝廷一旨招至西北,镇守边陲,收复天山南部诸地,肃清阿古柏余党,击败俄罗斯名将查尔斯泰,多有战功,年方不到30,已是名声赫赫,威震大西北的抚远将军,军中声望甚高。
这一日,正是载凝带骑兵巡防塞北,看远处杨柳一片,朗声曰: 大将筹边尚未还,湖湘子弟满天山。新栽杨柳三千里,引得春风度玉关
遂对偏将斯兰德尔钦说,当年,左宗棠大人力挽乾坤,所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我辈断不应负前人心血.....
谈笑之间,一行快马扬长而去,突听得,载凝一声长啸,跃马前冲,顿时和部下拉开距离,他回头对手下说,你等且回关防,我独自驾马登远处高坡
下属中有笑声传出,“抚远将军又要登高望京思佳人啊”
载凝喝一声,笑曰,汝等修得胡说,但听将令即可,遂独自跃马北去~~~
pwwp

载凝登高望京,不禁吟道,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回首看嘉峪关巍峨,黄沙绵绵不绝,烈风阵阵于耳,低下头来,任马儿漫步,思京城后海湖畔,杨柳依依之地,耳鬓厮磨之时,一幕幕儿女情长,怎能忘却。 抬头正北远方,但见那胡杨依依,正与黄沙夕阳为伴....
载凝喃喃:薇儿啊,何时你能从京师来此,听我一声千军号令,看我峥嵘军旅,也携手来此胡杨树下一拜,听当地人说,1000年前,这棵胡杨树下,有一对儿女殉情,有后人感世伤怀,在此胡杨树旁又植胡杨以为伴,屡试皆未几及枯......此胡杨孤孤单单,历千年风霜而不枯,必是为那份真情守望,也希望此大树能为你我之间的真情守望,定不辜负少年约定。
转念一想, 载凝笑了起来,笑自己痴想,如此塞北关外,寒苦之地,薇儿怎可能来此呢。 还是等男儿“鞭敲金镫响,高唱凯歌还”之时再续情缘。
又想,和薇儿京城后海一别,转眼三年,真是时不我待!
pwwp
五,
恰似悠悠一梦,又似轮回几转,眼看着爱人眼眸里的泪水夺眶,却为何结果又是自刎翩然去。
男剑指苍天愤而誓曰,天地待我不公,吾如约尊众生生死之法以己死换爱人生,如今却是爱人往去,如不能换回爱人之生,定以此剑掘地不止,至阴曹地府,斩杀十殿阎罗。
遂剑挑黄沙不止....
阎王闻讯怒曰:生死自在我,何由佛多事,到如今搅得我心神不安。
佛遂现身, 向男道出泣女自刎前后原委。 男恸哭之际,佛曰: “众生之诸业,百劫不毁坏,因缘聚合时,其果定成熟。尘缘未到,不可强求,生死之决,即是明示,且待生死轮回后,你与她可来世再续前缘,我定保你两人恩爱终身。”
男怒曰,我不要什么来生, 我只要今世厮守,不让她受一丝委屈。今既不能同生,哪听你生死之约的浑话,算来阴阳之隔尚只须臾,且在黄泉路上伴我爱人
遂自刎而去。
佛伸手阻未及,徒叹痴情儿女,造化弄人。
鬼门关后,“奈何桥”上,但见泣女正端着一碗“孟婆汤”,长泣如歌,断不肯喝下。孟婆曰:且喝下这碗汤,前世今生的宿怨和故识,全都忘掉,来世重新为人,业修之至,不再向你今生如此孤苦伶仃,落得个自刎而亡,来生定有才子佳人一般美好姻缘。
泣女曰:断不可喝,我宁愿阴间受尽罪责,来生孤苦青灯,也不要忘记故人,绝不从命。
孟婆曰:这又何苦来则,人世间多少如意儿女,多少劫难夫妻,来此都喝下这碗“孟婆汤”,图的就是忘记前身爱恨孽缘,以图得来世潇潇洒洒,以求的来世多福多贵。
正此际,有小鬼奉命来到“奈何桥”上,对孟婆说,阎王念的此女情真,可不必喝下此汤,只需跟着我在阴间走一段酷热沙漠之地,定可让你来世再和旧情郎相逢。孟婆将信将疑中,泣女曰,此话当真? 小鬼曰,当然当真,只怕你走不过阴间这段酷热沙地,这酷热可远远胜于人间的沙漠,泣女曰,只要能和故人再续前缘,别说沙漠,就是火焰山里,彻骨冰河都走的!
遂和小鬼而去,哪知道这正是,阎王知道情郎拔剑自刎后,恐怕两人在在黄泉路上相见,有意让小鬼支开泣女。
pwwp

正说的情郎拔剑自刎后,飞奔至奈何桥边,又碰的孟婆献汤,问一句,可见泣女至此而过,孟婆说,往生以逝,何苦再去纠缠过去尘缘,且喝下这碗孟婆汤,再赶路。男怒挥手将碗扔到奈何水中,说,人世间多少真情爱缘被你毁的好无是处,如今竟还有脸打着来世美满姻缘劝人忘情,我只问你,可见泣女至此而过?
孟婆不悦,说,正是从此而过。
有情郎遂过桥而去。
这时分,阎王殿上,阎王大怒,我生死判书上本来说一不二,人世间生死我定,哪料到如此小子泼女,敢坏我生死之决的判书。且让二人永驻阴间,永不得相见,永不得往生,方能平息我心中懊恼。
十殿阎罗,大小鬼众都嗷嗷叫好,有的小鬼高喊,油锅已经烧好,且烧他个遍体鳞伤,叫他还满心思痴情。
且说另一边小鬼带着泣女正走出阴地府,来到炙热流沙地。泣女问,这是何地? 小鬼说,此界是东西阴曹分界,此界以东,归我们阎王管,此界以西,就不归我们阎王管了,不过,你一直走过这片沙漠,前面有个“莫愁河”,河水清凉,你口渴难忍之时想着清凉喝水就在前面,就能一直走下去,走过沙漠,喝下 “莫愁河”水,就能和你的旧情郎再续前缘了。
说罢,小鬼返回。泣女历经万般劫难,终于走过沙漠,看到清澈如碧的“莫愁河”,干渴之至,正要合手掬一口这水......
pwwp

这几日,唐妹儿心突突跳,不知为何。她跨马登高远眺,除了那颗胡杨树,尽是一片黄沙,一切如昔。 她一个人策马或狂奔或踯躅,常常是从日出至黄昏。
这一日傍晚,唐妹儿回到酒馆,只听得茶马客商和游侠们高谈阔论,却也没有心思,正在意兴阑珊,百无聊赖之际,猛听得酒馆内一契丹人和几个汉人吵了起来,这契丹人,仗着身高体大,叫喊着说,休说你汉人如何如何,难道不知道 “渣渊之盟”吗? 你们大宋朝廷每年给我们契丹银十五万两、绢二十万匹的时候,怎么不说你汉人威武?几个同桌吃酒的汉人大怒,说管不了朝廷积弱,到管的了你一个契丹人放肆,说着纷纷抽刀而出,契丹人也不示弱,抄起随身的柳叶弯刀,这就要开打。
唐妹儿看惯这等厮闹儿,正要开口制止,没想到一个吐蕃商人说,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为这些陈年旧事意气用事,没听说,西夏大军已经快到百里外的定川寨,大军途中正是我等必经路线,所到之处,管你汉人,契丹人,一律斩杀,连和汉人,吐蕃人做生意的党项同族人都不留活口.....
话毕,酒馆内鸦雀无声。唐妹儿也倒吸一口凉气,莫非这几日心跳真的是有预见,一场劫难就在眼前?
pwwp
看看我这排场和力度!
halahawaii
写得太牛了!
pwwp
写得太牛了!
halahawaii 发表于 2020-10-14 23:33

说的我这篇,还是楼主那篇?
holyfook
wow, 这是打擂台?华人坛人才济济!
halahawaii
回复 18楼pwwp的帖子
都很牛啊,楼主那篇更好看些,你这篇写的更好些
xialele
太有才了
pwwp
wow, 这是打擂台?华人坛人才济济!
holyfook 发表于 2020-10-14 23:43

你客观的说,我的这篇从恢弘气势,从捭阖历史上看,是不是比楼主那篇要。。。。

pwwp
回复 18楼pwwp的帖子
都很牛啊,楼主那篇更好看些,你这篇写的更好些
halahawaii 发表于 2020-10-14 23:44

最受不了你们这种和稀泥的啦。。。。
holyfook
你客观的说,我的这篇从恢弘气势,从捭阖历史上看,是不是比楼主那篇要。。。。


pwwp 发表于 2020-10-14 23:45

初读我只能说文笔不同,各有千秋!容我细品下。
halahawaii
哈哈,我已经表明态度了呀,楼主的更好看些就是说我更喜欢楼主的呀,你的写得更好就是说太宏伟气势我看起来太累了
pwwp
初读我只能说文笔不同,各有千秋!容我细品下。
holyfook 发表于 2020-10-14 23:48

请细品!
扬帆起航
回复 1楼DmanK的帖子
这开篇不如我当年写的好!我找找我写的~~~~
pwwp 发表于 2020-10-14 23:14

我觉得写挺好,节奏适中,如果能在细腻一点更好了
扬帆起航
回复 7楼pwwp的帖子
看看我当年写的!



西北,塞外。
不尽黄沙之中,方圆数百里无人烟处,却有一残垣断壁围起的无名小镇。说是小镇,只有不到百余人常驻,多是往来茶马客商或歇脚过夜之处。茶马边贸兴盛之际,汉族,吐蕃人、党项人、回鹘人、契丹人多有往来,多易物而贸,确有几分热闹,然朝廷内部对茶马边贸“放还是禁”纷争不断,加之西北各少数民族首领军事势力此起彼伏,边陲战事不断,小镇几经沧桑,见证兵戎相见之下,也落得个自在其间。
小镇正北一百一十一丈处,有胡杨一棵,不知多少年也,远远望去,一片明黄嫩绿甚是显眼,过往客商游侠视为小镇标记。
镇上一酒家更是各方游侠,客商必到之处。酒好肉好之余,小酒家的老板娘,清秀俊美,风华正茂,只身一人,也确是由头。老板娘人称唐妹儿,为人爽快,时而汉服,时而胡服,讲的一口好官话,也说的蕃语和契丹语,或纵马黄沙几日不还,豪气不让须眉,或倚门俯首飞针走线为来往客人缝补衣衫,甚是可人。
兵荒马乱之际,有过客不禁好奇唐妹儿来历,问不同人得不同回答,皆引以为自家人,或曰是我汉家陕西五路总兵大人之千金,或曰是我契丹遥辇氏耶律贵族掌上明珠,或曰是我吐蕃传奇人物达布聂赛之血脉。
说者津津乐道,听者为之动容。
有好事者曾问唐妹儿,缘何不居豪府深闺,却在此黄沙戈壁之处... 唐妹儿或笑而不答,或纵马黄沙之际,朗声回曰:我在此等我的如意郎君....
有客打趣说,你的如意郎君是不是早把你忘了,我看你还是另选才俊,才不辜负这如花美季。唐妹儿笑曰,必有一天,我的如意郎君一定会骑着高头骏马,风驰电掣,与我相见。纵驰漫漫黄沙之中,诉说相思之情,此中情怀,岂是你等庸人所能明白。
说罢,直指黄沙深处,扬鞭而去...
风沙始复中,年复一年......
pwwp 发表于 2020-10-14 23:25

你这个风格像古龙,我更喜欢金庸那种细腻接地气的味道。
pwwp
我觉得写挺好,节奏适中,如果能在细腻一点更好了
扬帆起航 发表于 2020-10-15 00:01

你说的是谁写的啊?明确下。
pwwp
哈哈,我已经表明态度了呀,楼主的更好看些就是说我更喜欢楼主的呀,你的写得更好就是说太宏伟气势我看起来太累了
halahawaii 发表于 2020-10-14 23:50

你要加强文学修养。。。
扬帆起航
你说的是谁写的啊?明确下。
pwwp 发表于 2020-10-15 00:04

楼主写的是金庸风,细腻接地气。你写的是古龙风,苍劲凄凉抽象。我喜欢楼主的,
pwwp
楼主写的是金庸风,细腻接地气。你写的是古龙风,苍劲凄凉抽象。我喜欢楼主的,
扬帆起航 发表于 2020-10-15 00:07

品味啊品味!
扬帆起航
1)金庸版
搓澡工的双掌夹带着劲风拍在了浴客的后背上,浴客顿觉背上一股内力绵绵不断地攻入体内,心中不禁暗道一句:“好身手!”,暗自运功抵抗。无奈那双掌如同长眼一般,紧紧贴住浴客身体,上下翻飞,一掌快似一掌,一搓紧似一搓,令其难有喘息之机,浴客不由暗暗叫苦,脸上豆大的汗珠淌下来,身上的泥土四处飞溅。终于,浴客面如死灰,脱口喊道:“师父,你能轻点吗?皮都快掉了”! (2)古龙版四月十四,正午。
大众浴池。
无风,烟雾缭绕。
谁能忍受两年不洗澡?
他能!
但他现在正扒在搓澡的床上。
搓澡工出手了。
没人能看清他出手的动作和速度。
但是浴客没有躲闪,他知道一切都是徒劳。况且这次是他自愿的。
浴客的喉头有些发咸,胃也翻滚起来。一种液体仿佛要涌出体外。
一切又静了下来。
床还是那张搓澡床
人已不见
地上除了一些泥,还有几块皮,人皮,,,,
空旷的澡堂子里回荡着浴客的惨叫,,,,, (3)琼瑶版
浴客静静地趴在搓澡床上,眼睛望着前方,仿佛在等待着什么!一双手轻轻地搭在了他的肩上,他那坚实而宽阔的臂膀开始微微颤抖。
这种感觉????浴客的心仿佛都要碎了,他轻轻地对搓澡工说:“你用力搓吧,我甘愿承受这一切苦痛!”搓澡工微微一笑,眼角流露出关爱的目光,没有用任何语言去安慰他,只是用力地抚摸着他的后背。
浴客眼圈红了,几滴泪珠顺着脸庞流淌,他再也控制不住了,转过身来抓住搓澡工的手:“你就不能轻点吗?” (4)网聊版
浴客:你好。忙吗?
搓澡工:你也好!不是很忙!
浴客:在干嘛?
搓澡工:搓背呀。
浴客:哦!你多大了?家住哪里呀?
(两分钟后)
浴客:你怎么不搓了呀?你还在同时和很多人搓吗?
搓澡工:我就只给你搓呀。
浴客:那你怎那么慢?
搓澡工:哦,我刚才接了个电话嘛。
浴客:哦,我没空了,,要走了,你能留个电话或QQ吗?
搓澡工:我没有哦。
浴客:那我下次怎找你?
搓澡工:你就来这个搓澡室找我吧,我经常在的。
浴客:那好吧,下次我来这找你,886。
搓澡工:88!





yhy
都是好诗
twptwp
谢谢分享
s
seventen
你客观的说,我的这篇从恢弘气势,从捭阖历史上看,是不是比楼主那篇要。。。。


pwwp 发表于 2020-10-14 23:45

我喜欢他的 王者荣耀 对不住了大诗人:)
holyfook
你客观的说,我的这篇从恢弘气势,从捭阖历史上看,是不是比楼主那篇要。。。。


pwwp 发表于 2020-10-14 23:45



这种事太因人口味儿,客观难。全是个人感觉,褒贬任之,不必在意。 两种完全不同风格的手笔。lz的短篇~时风,明快谐趣,吸引读者一口气读完。歪锅的文字则尽显功底深厚,耐心咀噘,益发寻味。 lz的文字简练,洽到好处。歪锅的构思卓智,可止可展,浅潜皆宜。 就文学性而言,怕是娱众流广,雅高鲜赋。
holyfook
btw,现代武俠不曾欣赏
pwwp


这种事太因人口味儿,客观难。全是个人感觉,褒贬任之,不必在意。 两种完全不同风格的手笔。lz的短篇~时风,明快谐趣,吸引读者一口气读完。歪锅的文字则尽显功底深厚,耐心咀噘,益发寻味。 lz的文字简练,洽到好处。歪锅的构思卓智,可止可展,浅潜皆宜。 就文学性而言,怕是娱众流广,雅高鲜赋。

holyfook 发表于 2020-10-15 11:01

你这个点评还是很见功力的。哈哈
舒云卷云
回复 1楼DmanK的帖子
作者少年怒马原来也是华人的么?如果是的话,公众号真是久仰了~
angelamela
好文,谢谢分享
.岸.
有意思
.岸.
哈哈哈哈33楼的笑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