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也说不清上海有多少变相卖淫女。( z t )

xiaoruirui
楼主 (北美华人网)
 谁也说不清上海有多少变相卖淫女。 有多少女人在变相卖淫,谁也没有办法统计,因为这里花样实在太多。 人家又没触犯政府法律,堂堂正正都是正经工作,谁也管不着。  现在政府明确规定,公务员不允许去会所、夜总会、KTV包房、大浴场、洗脚店等场所,为了防止腐败,防腐败里的一个方面也就是不许与不正经的女人接触。 现在这些变相卖淫的女人,一不进入这些场所,二不在公共场合露面,都是以正正经经的女人的面目,与人打交道还要讲究法律和协议,什么‘扫黄打非’完全占不上边。  社会各行各业的发展,任何一个行业都是从有一点启发开始,然后越做范围越大,花样越来越多。  例如,现在的变相卖淫女中比较突出的‘租女友’,多年前是有人为了回家过年,骗骗家里老人自己有女朋友,因此出钱找个姑娘陪他回家过年。 由此开始,‘租女友’已经成为长年都有的项目,不是为了‘过年’,在网上随时都可以找到临时的‘女友’。男人出了钱达到‘想入非非’的目的,女人完成个‘项目’赚到了钱。  有人以顾客身份咨询租女友的相关信息,其中一家租友网站的客服表示,租女友的价格为每天1000元左右,同时需要承担“女友”所有的外出开销,而在价格之外,客服称租客每天还需付给平台10%的佣金。 客服表示,能够根据职业和身高来找,也可以先看照片。 大多数租友网站上,网站对女人提供了安全信息,称代理可以担保客户的资金到位,网站担保有流程和合同,会预先收齐交易金额+身份证+照片,最大限度地帮你做到安全。  也有少数客服则表示,网站不是中介,个人信息和价格均由租客自己制定。此外,网站客服表示,租友不需要通过网站签订协议,而且网站不对个人安全负责,“你想出租自己,你的安全肯定是自己负责。”  对于租友涉及到的法律问题,有律师认为,“租人”实质上是一种雇佣关系,在不违反法律的强制性或禁止性规定且内容符合公序良俗的情况下,‘租人’合同应当受到法律的保护。  在这个‘租女友’中,男方付了费,以“假朋友”名义,占有了对方的时间、身体,“租赁期”一过,便各分东西。“租女友”的费用如果其中还有发生性关系的费用,这显然是赤裸裸的性交易,与其他出卖肉体行为并无二致,只是背着“朋友”的幌子而已。   变相卖淫女的新花样,更精彩的是“陪床保姆”。 “陪床保姆”收钱,而中介公司提供牵线搭桥的服务,男人找到发泄性欲的‘性伴侣’。 从法律上看,这属于双方自愿行为,不受法律追究,只限于道德层面上的问题。“陪床保姆”实际上的“非法同居”是没有麻烦和追究,因此有些男人对这项目大有兴趣。  “陪床保姆”刚开始是有老人用个保姆,后来保姆成为老人的性伴侣,这事情在社会上一流传,大有兴趣的人就兴起了“陪床保姆”这个行业。这行业有中介,有资源,有客户,虽然不能够广而告之,大家都是心领神会。 “陪床保姆”的服务范围是在不断发展。 最近有例,“陪床保姆”居然进入服务外国人的范围。一个中学从加拿大请来的外教,到上海二个月,就从雇佣临时保姆做饭开始,到保姆长住在家,成为“陪床保姆”。 对一些男人来说,“陪床保姆”以“契约”为纽带、好聚好散的“临时组合”,一方面可以满足性需求,另一方面又可以避免组织家庭时感到的观念与生活上的冲突,何乐而不为。   社会上还有男人需要找临时的,短时间的‘性伴侣’。 上海还有一批‘导购女’和‘导游女’。 现在大商店里有专门的导购,旅游团都有导游,这里说的‘导购女’和‘导游女’是另一回事。 网上可以看到‘导购女’和‘导游女’的广告。‘导购女’和‘导游女’按点钟收费。广告上介绍的女人,不是大学生就是业余的白领。 约来了‘导购女’和‘导游女’,一切都是商品交易,货真价实,银货二讫。   再高档的还有网上预约 ‘空闲的电影明星’、‘时髦的模特儿’陪你‘旅游’和‘聊天’。   还有人一本正经的去应‘征婚广告’,结果花了许多钱在变相卖淫女的身上。   从事社会学研究的人认为,眼下出现了这些现象,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了一些男人心理需求与生理需求通过正常途径得不到满足,因此有悖于日常伦理的情况就会出现。 关于变相卖淫女,有人认为,每个人的生命遭遇不同,她们为了生存,不偷不抢,为了养活自己,或者老人、孩子,这是她们生存的意义,如此而已。
zhuangzhuang27
有病吧,非沾上上海干嘛?!你是在上海受啥欺负了?.
xiaoruirui
有病吧,非沾上上海干嘛?!你是在上海受啥欺负了?.

zhuangzhuang27 发表于 2020-09-24 02:28

是个z t 帖,纯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