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权论:微博橘子竟_文章备份

Gooood
楼主 (北美华人网)
原创是微博id:橘子竟_
以前很多旧文没存,找出一篇存了的
女性被压迫源于男身的本质 (来自【身心母权论】)
女性被压迫不是因为“弱”,而是因为男人看上女人,硬要女人当物-男人的性和生育资源,为此刻意抢走女人谋生的资源,逼女人用性和生育从男人手里讨资源生存。 而男人会这样做,是因为男人无法靠自己生出后代,却又想繁衍:男身无法满足自身的欲望,男身不完整;男身要完成自己的繁衍欲求必须靠女身,男身不独立。 女人不一样,女人有优精就愿生孩,无优精就不愿生,因为女人承担孕产育,为此她要押上性命,押上此后若干年用自己一条命养出另一条命,她本能的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该繁衍,什么时候不该繁衍。女人独立承担繁衍的生命付出(男人也不可能帮女人承担),所以没合适精子她会选择避免去进行押上性命的繁衍,没有必要强求男人--女身是天然独立的,男身是天然不独立的。 这是两性真正的秩序,也是性别压迫的根源:男身不完整,不独立,所以才需要死抓住女人,捆着女人,逼女人填补男身所缺。 这就是为什么男权要发明捆绑女人的婚姻制度,为什么女人稍有自由就反婚,而男人再抱怨娶不起女人,也要维护婚姻制度。除了可见的婚姻给男人的福利,根源更在,依附女人是男人的内需。 男人不仅在繁衍上依附女人,在出生、成长、建立人格上,也依附母亲。 所以,母系、母权社会,才是顺应自然的社会秩序。 母权社会,母屋庇护每个孩子,母亲的姐妹都是母亲,女人都被称为母亲,女人们合作育儿,能给予女孩男孩充足的照料、母爱。 孩子们成长到生育年龄,可自由恋爱、性行为,因为没有父权婚姻制度对女人的独占,男人获得亲近依附女身、满足交配欲的机会也更多。 至于孩子,按天性依附于母亲,没有父权抢孩子,孩子依附母亲的天性不受撕扯,安全感不受破坏,母亲全权承担母职、全权调动母屋资源,全力安心养好孩子,男人帮姐妹育儿,永远是母屋家园里的儿子、兄弟、舅舅,享有真正的亲情(父权婚姻因为是男人侵占女人人身权,必然是掌权者-失权者之间的奴役搏弈关系,并且母亲失权就是孩子失权,孩子在父权婚姻中是小奴隶,主子心好照顾好,但这没准,导致大量儿童因失权被虐待)和亲人间的照顾、养老。 但人类社会大部分发展成了父权社会,这是为什么?因为匮乏,和匮乏生出的贪欲、暴力。 人类族群发展到一定数量后,各族间抢生存地,发生战争,战争中产生大量女俘,被当做性奴,失去生育自主权,生大量孩子。而母系女人本身不滥生。于是强占女俘的男人有了很多后代,取代了原有的母系。另外还有男人尝到做女奴主子的甜头后,背叛母系,弑母毁母系制,要做父权大奴隶主。总之父权是靠暴力抢来的赃物。 因为物质的匮乏而发生战争,因为男身的性和生育匮乏而占女俘、强奸、占有后代,这些是人类的黑历史。后来固定为占有女性人身权、生育权、子宫权等、占有孩子的婚姻制度。婚姻制度后来加上了爱情的补丁,但因为本质是占有女身的性和生育资源填补男身所缺,所以本质是抢占女性人身权、奴役人身,婚姻制度就是奴隶社会传下来的奴隶制度。 母系、母权社会的爱情,不捆绑侵占女性人身权的婚姻,才是真正的、单纯的“爱”。 有人说,指出男身不完整、不独立、依附于女身,乃是“仇男”。指出某人个子矮小,在穿大衣裤大皮鞋充大个,不是仇视他,而是指出事实,可帮他正视自己,免得被不合体衣服绊倒摔跤。 而且,男身不完整不独立,是相对繁衍机制而言。用母系社会结构,可容纳男身这方面的不完整不独立,它就不是问题。 男人不承认自身所缺,奴役女性去填补,才是问题:仇女;歧视压迫女性;针对女性的犯罪高发而打击力度轻;本国三十年堕杀几千万女胎女婴;男人为买性和后代的婚姻攒金钱权力,导致暴殄自然资源,导致男权间斗争不断,直至战争。 男人在男身本来面目之上,可建立起真正独立自主的男人格:那就是接纳自己的身体,不外抓女人填补,做母系社会母屋中的亲人一分子,放下对男身不可能完成的生育孩子的贪欲,让自己自由,女人自由。然后自由的发展男人自己的才能,做个独立的有意义的人。 千万别说,男人不去抓住女人帮他生孩子,就没什么才能、意义需要去发展。
Gooood
原创人是微博id:橘子竟_
女权的本质是什么
“女权”是什么?是女人想要太多?“平权”又是什么? 经常有人说,“女权”是女人想要太多,只要权利,不要义务,要子宫红利,blabla,有的人还会很“理性”的说,我支持“平权”,但“田园女权”太偏激讨厌。 “女权”到底争取什么?为什么讲女权被认为偏激讨厌,被蔑称为“田园女权”? 所谓女人只要权利,不要义务,要子宫红利,这权利义务红利到底是什么? 我们就来撸清楚。 首先明确,这是父权社会,父权是个什么东西?男人生不了孩子,必须占据一个女人才能生孩子,建立父权。 这些反女权者认为的女人的义务,就是为男人生孩子,使男人能建立父权,当然还会连带着为父权婚姻制度的家庭操持,生养的孩子随父姓,属于父亲,于是,在女人的生养劳作下,男人享有了父权。 父权社会默认,这是女人的义务。 以上很清楚了,父权的建立,必须占有使用女人的子宫,女人的生养劳作,即,父权本身就是侵犯/让渡女性人身权。 越强调父权的国家,对女性的人身侵犯越多,从逼婚逼生,到暴力强奸,是一条意识形态线上的。为便于侵犯使用女性人身,又剥夺女性教育、财产、工作权等,还有文化上的歧视污蔑嘲笑--不把女人当人看,才好把女身当物用。 女权争取的,是女性完整的人身权,最最基本的人权。即,女人的身体属于女人自己,男人建立父权是侵犯/让渡女人人身权,请男人回到男身界限内,别把侵犯女性人身权的父权,当成男人自身的权利。 很简单的道理,男人不能生孩子,凭什么有“生育权”“父权”?只能靠抢、强占。 人类社会本来是母系,这是符合自然的,女人生孩子,养育孩子,族群。 父权建立于奴隶社会,本来就是抢女人占有后代。 女权,就是拿回女性被父权侵占的人身权,以及女性由于人身权、人权不完整,而被男权侵占的教育、财产、工作、文化等方面的各种权利。 2017.04.21
炸号真是损失惨重,这是从记事本找到的一篇草稿。 被炸的号还有很多从道德经、政治经济学等分析的文章,可惜没存。我要每天忙得要命,上微博揭露女性被压迫的根源,是从心理学哲学领悟到了这点,不吐不快,没顾上存,也从来顾不上混圈。然后还被炸号了,唉。
Gooood
人类社会本应无父无夫
生物学意义上的“父本”,是没有人类社会化了的这种“父权”的。生物意义上的“父本”,只是在物种繁衍中提供半份不同的基因给母体,这是物种基因多样化的机制。 母体得到食物、水、阳光、空气、精子…创造新幼体。阳光空气水不会主张,它们占有雌性和孩子,其他有性繁殖的动物,也没有雄性会去圈禁雌性和幼崽(但父权人类对动物雄性的求偶行为(注意是【求】),投射了这类想象,实际上,有动物雄性发明“家庭”、让雌性关在家做“主妇”、发明“贞操”、亲子鉴定这些可笑的玩意儿?),唯有男人有此妄想,并把这妄想变成社会现实。 从而造成对女性儿童的无穷罪恶
Gooood
孩子是女身的增殖,不应夸大精子重要性
孩子是女性身体成熟后,条件合适时,自然的分化增殖,是女身的增殖。女身获得食物、住所、运动、性活动、精子……满足女身的条件后,女身血肉创建出一个新身体。但父权文化把女身物化为无主体性的“土地”,无比强调精子,说是男人“播种”,才有了孩子。 父权社会对生育的理解是扭曲的,是男性夸大自体,吃掉女性自体,取消女性的存在、主体性。所以父权社会不允许女性觉醒,真正有独立人格。 从女性主体视角,应该这样看:我获得食物、住所、运动、休息、性、精子…创造了孩子。我怀孕时特喜欢吃玉米棒子,吃了很多,玉米植株们奉献出它们产出的玉米棒子、玉米粒们,为我的身体提供了物质,帮助建造孩子,难道玉米植株丛该占有孩子?[笑cry] 
目前生物学研究中,双雌生殖已成功。这么说吧,男人就是个供货商,供精的。本来恋上了交配了,供完精,就两讫了,但五千年前奴隶社会时期,男人通过抓女奴,发明了父权,供一颗精,却要占有女人人身权和孩子。任何行业,供货商夸张成强盗,占厂家占产品,就该完蛋了,供货商该打回去老实供货,厂家宁不生产也不要你。
Gooood
压迫女性的顶层设计——父权世界观、哲学(来自【身心母权论】)
非常需要母权哲学。很多人不理解哲学有什么用,认为哲学和现实生活无关,哲学是想太多。
我很庆幸这里有一个已进入大众文化的好例子,可以解释这个问题: 在电影《穿Prada的女魔头》里,梅姨扮演的时尚杂志总编,对安妮海瑟薇扮演的不修边幅、成绩优秀的刚大学毕业的小编说了一段话,大意是: 你看不起时尚圈,觉得ta们讲究太多、太龟毛,你觉得你想穿什么就穿什么,随性自在。你身上这套你觉得你随意穿的衣服,来自xx年在xx展由xx设计的xx款,最初是高级定制,然后进入成衣厂,又经过无数厂家无数次缩减成本、材料、工序,成为满大街可便宜方便买到的衣服。然后你穿着它,鄙视时尚圈讲究太多太龟毛。 (当然我是支持原创设计师不被时尚圈圈养,直接面对大众,不过目前全球经济制度下很难做到,这又是另一个话题了。)
哲学构建了人理解世界的思路。比如,父权社会的哲学,所构建的“人”的概念,默认“人”是男人——那么女人多于男人的部分:能生孩子,就不是“人”的属性,只是一个功能,男人可以像圈养母鸡获得鸡蛋一样,圈养女人获得孩子。实际上就成了:女人不是人,孩子不是人,是男人的财产。 再比如,既然男人是“人”的本体,是人类延续的本体,那必然默认男人的权利包括可通过精子占有子宫,认为父亲“生”了若干儿女。也就是默认男人抢劫女性人身权、生育成果是正当的。 不懂哲学,就很难看破你所得到的社会待遇,建立在哪些前提上——就像电影中,安妮海瑟薇不知道她穿的衣服式样是有源头的,是别人设计的。 你的脑子里被塞了这些垃圾前提,但你还觉察不了,你觉得痛苦纠结,但又不知是什么限制了你。
女人懂哲学,才有能力找出父权社会限制压迫女人的顶层、源头设计在哪里,是什么,然后挖出它、反对它、对治它、消解它。 然后女人们需要构建女性哲学。 昨天我发了一条:波伏瓦的学说能不止于描述、能构建更多女性主体性就好了,还被波伏瓦的粉丝diss了。她没有理解构建女性哲学的迫切性和必要性。 我印象很深的一件事:翻开《存在与虚无》,首页就写着:献给“海狸”(“海狸”是萨特对波伏瓦的昵称)。萨特用《存在与虚无》构建了新的存在主义的“人”的概念,引发了欧洲存在主义思潮革命,但波伏瓦没有构建出新的以女人为代表的“人”的概念,我有些遗憾,但当然并不是苛责波伏瓦。 女性哲学可以、也应该,重建“人”的概念,女人才能代表“人”,因为女人、男人、孩子,实际上都来自女人,以男人为“人”的代表,就使多于男人的部分:生孩子,被取消了人权,导致女人、孩子被取消人权。 我是新闻专业,不是哲学专业的,我把哲学作为必备通识来读,然后结合我阅读到的其他知识:心理学、生物学、社会学等,发现父权哲学(父权世界观)是错误百出的构建,于是一点点指出它的问题。 希望更多女性能意识到,这个社会以父权世界观看世界、划分男人、女人、儿童的权利,是错误的,是造成女性儿童被压迫的顶层设计,女人们都来努力,构建对治父权世界观的母权世界观——母权哲学,做出女人对这个世界的【顶层设计】。
Gooood
从“平权”到女权,再到母系母权社会 2018-05-02 阅读 39422 男权剥夺女性继承权、教育权、工作权等,都是为了逼女性做父权的胎器,抢劫母权,建立假体父权

认识是逐步发展的。 从认同自小被灌输的男权社会价值观;到认识到性别不平等,要“平权”;到认识到“平权”仍是站既有秩序,即男权,必须争“女权”。这是认识程度不同。 目前已有不少女权者认识到上段最后这个程度。 当然,还在认同男权和“平权”的人,就会认为争女权是“偏激”,“让人反感”。
现在已有人认识到这个程度:必须争母权社会,母权社会才能实现女权。 不争取母权社会,就是站既有父权(男权)社会秩序,和“平权”是站男权,不是真“平权”同理。 但这点更是很少人看明白了,会被认为“偏激”、“让人反感”。 如果有哲学、伦理学、社会学、心理学、社会心理学、进化心理学等等知识背景,会更容易理解这点。 (千万别举反例:社会学叫兽冯钢仍是性别歧视者[允悲]这个简单的充要条件逻辑我就不分析了。)
因为这涉及到对人类社会的“权力”的认识。你自然能感受到,你生活在社会,被种种“权力”制约。但你想过,“权力”是怎样诞生的?从何而来?本质是什么? 基督教非常实诚,圣经开篇第一件事就讲,上帝创造了世界,创造了人类。既然如此,上帝当然是宰制这个世界和人类的啊,上帝的权力来源于此。 然后基督教通过上帝之手,让男人“生出”了女人(亚当胁骨造夏娃);通过上帝之口说,女人要服从男人、伺奉男人、为男人生儿育女。于是男人获得了统治女人、孩子-即社会的权力。
分析一下就能发现,基督教造出权力属于上帝、男人的这套说辞,是撒谎,目的是把权力从女性手中抢走,让男人沐猴而冠,窃取人类权力的冠冕。 因为真正“造人”的是女人。女人孕产哺育孩子,让一个新生命从孕育到长大“成人”,这是现实中真正的“造人”。母亲获取资源,包括精子、食物、衣物、住所、教育、社群活动等等,孕育、生产、哺育,而成功“造”出“成人”——孩子在成年前,都未完整成“人”,离不开“哺育”。 这个过程中,母亲必不可少要支配资源、孩子,这就是“权力”。这就是“权力”的真正的、天然的来源。 人类的权力本属于母亲,这是人类出生、被哺育、到长成这个过程本身的要求,是这个过程本身的一部分。
基督教为了窃取本属于母亲的“对人类的权力”-母权,编造出一个莫须有的“上帝”,且是男人形象(“天父”),声称是上帝(男人)造人,男人生出了女人。 而事实正相反,是女人“造人”,女人生出了男人。 在父权社会,“造人”的真正主体被窃取,这个概念被刻意误用。大众认为男人播精是“造人”,完全错误,男人播精并不是“造人”,男人常播精于卫生纸、墙壁,造出人了吗? “造人”仅从女人选中了交配对象,进行性行为后,卵子吸纳了精子那一刻开始,到孕产、哺育孩子成人。女人是“造人”的唯一主体。 有男人声称,不给女人精子,女人无法造人(实际上,没有女人的卵子、子宫,更无法造人)。如果没有发生卵子精子相遇,并植入子宫,那就不存在“造人”这个只属于女人的主体行为而已。没有“造人”这个女人的行为,就没有人,也就没有“对人类的权力”。只要“造人”行为发生,有了人,“对人类的权力”就属于母亲,因为“权力”附属于“造人”行为。
人类社会最初是按照自然形态,由母亲们、女人们“掌权”统领。母亲们、女人们合作哺育、统领幼儿、族群,培养女儿们接班哺育统领族群。族群是在女性的统领(哺育)之下,因为女性“造人”——孕产婴儿,哺育至成年。 哺育的本质是母亲通过和孩子的身心链接,输出自己的生命给孩子,养成一个新生命。“生命”就是对物质精神资源的整合,所以母亲需要掌握物质精神资源,整合后,通过身心链接,赋予孩子,直到养成一个新的成年生命。 而男性不“造人”--不孕产,也没有哺育的天性、天赋,最有爱心耐心的男人也没有和孩子的身心链接,无法输出生命给孩子,在育儿这事上只能打下手、做助手。所以造出并哺育(统领)族群这件事,天然没有男性的份。
后来,人类族群发展到一定数量后,各族间抢生存地,发生战争,战争中产生大量女俘,被当做性奴,失去生育自主权,生大量孩子。而母系女人本身不滥生。于是强占女俘的男人有了很多后代,取代了原有的母系。族群从由母亲们、女人们哺育(统领),变为由男人统治一群女奴和女奴生的小奴隶。 这些男人靠战争中的暴力,获得了统领女奴和女奴的孩子的非正义的暴力强权,而女奴的孕产哺育“造人”行为中产生的符合自然正义的“对人类的权力”,被奴役强奸女奴的男人抢走、占有了。男人不哺育,靠暴力占有了孩子、族群(孩子们组成了族群),这就是“父权”的由来。 可见,“父权”本身就是暴力强权,就是奴役。 男人从战争蓄奴中获得父权后,就被这甜头迷住了。母权与孕产哺育是一体,母亲付出生命的能量去哺育孩子,这个过程中自然含有“对孩子(族群、人类)的权力”,这权力来源于付出,不是为了获利,是为了哺育孩子成人。 而男人不孕产不哺育,不必付出生命能量去养成新的人,却通过暴力占有了对人的权力,这权力没有哺育(付出),只有获取利益,真是太讨人喜欢了。
如果没有“人”,父权能统治谁呢?只有女人能“造人”,而这个“造人”(孕产哺育)的过程,必然产生、伴随女人对孩子的权力。父权怎么肯让对孩子、族群(孩子即族群、人类,因为孩子们组成族群、人类)的权力旁落女人之手? 于是父权发明了一整套奴役女人的制度、文化,来分割、抢走女人对孩子(族群、人类)的天然权力(母权)。目的是为达到:让女人继续“造人”(否则父权统治谁去?),但又剥夺女人对孩子(族群、人类)的权力,让女人把孕产哺育中必然自然产生的对孩子(族群、人类)的权力(母权)让渡给男人。
基督教的做法是,假造一个男性的上帝,声称上帝造人,男人生了女人,女人必须服从男人,女人生育是上帝对她的惩罚(以掩盖女人才是真正的“造人”的“上帝”),女人必须为男人生儿育女。 儒教的做法大家都熟悉了:剥夺女人财产权、继承权、社会活动权、有偿工作权,让女人必须“嫁”给男人,为男人生育“传宗接代”,三从四德,男人有了后代不妨“休妻”,等等。 男人为了这抢劫女性而得来的非正义的父权,一定要把女人踩在脚下——抢劫犯当然先要把被抢者打倒在地,才好放手把被抢者抢个干净。
所以,女性被压迫,是因为女性天生自带母权体质,男人害怕一旦不压迫奴役女人,因孕产哺育而天然属于女性的对人类的权力——母权归于女性,男人就失去了通过暴力抢劫母权而填充起来的,只有暴力,没有孕产哺育“造人”的,空心的,假体父权。
男权剥夺女性财产权、继承权、教育权、社会活动权、有偿工作权,等等,都是为了逼女性做父权的胎器、育幼器,抢劫母权,从而建立假体父权。
女权不仅要争取财产权、继承权、教育权、社会活动权、有偿工作权,等等,更本质的,是要争取女性掌权的母权社会。因为,母权是女人先天自带的体质,又是男权剥夺、压迫、抢劫女性所奔着去的目标。族群、社会本来应该是母权统领的,母权是唯一正义的自然的权力。女人不保卫母权社会,正好方便男人为了父权抢劫、压迫女人。这里没有中间路线,没有“平权”。 真正的女权,女权的本质,就是捍卫女人群体因为先天可孕产育新生命,即“造人”,而自带的“对人类的权力”——母权。 2017.11​​​

Gooood
压迫每个人的强权,就是父权,阶级压迫的基础是性别压迫
还有很多人搞不清状况,在区分“社会权力、阶级”和“性别特权”,比如,说男性也会被女上司性骚扰,这是“社会权力、阶级权力”压迫男人;而喜剧演员在电视节目上摸川普女儿伊万卡,这是“性别特权”。 错了,只有一个压迫性的权力,就是【父权】。 父权不局限于狭义的,家庭中的,父的权力,是指男性有权通过占有女身,获得做“父”的权力,以及为此构建的整个压迫女性、下层的社会权力体系。 因为男身不完整(无孕产育能力,即无更迭出物种新幼体的能力),男人在母权社会中,按其天赋,无权占有孩子,无权通过占有、绑定女人,使用女人的子宫,“生男人的孩子”(这个表述其实是荒谬的,男人什么时候能“生”孩子?但父权社会普遍这样认为,可见父权社会多么荒谬)。 在父权社会,男人有权占有、绑定女人,使用女人的子宫,“生‘父’的孩子”,为此,男人彼此间分出层级,越上层的,越能占有更多、更符合男人需要的女人(如年轻、貌美、能生),这就是阶级的起源,如果没有男人的这个【占有、绑定女人,“生‘父’的孩子”】的心理动力,就没有人会去做出“阶级”这东西。 所以说,进行阶级压迫的强权,本质就是【父权】。 而父权,正是通过对女人的占有、绑定而产生的,父权必须建立在性别压迫上。 所以,是建立在性别压迫之上的父权,又建立了阶级压迫,进行阶级压迫、性别压迫的,是同一个压迫性强权:【父权】。 父权社会,就是靠父权这个唯一的压迫性强权,统治的社会。 所以伊万卡被演员摸,还得忍着,因为父权的基础是性别压迫(男人占有女人才能做“父”),所以父权社会的男人都有权去“占”女人(性骚扰、强奸,就是这个“占”的表现)。 而女上司性骚扰男下属,是男下属的“占”女人的性别压迫权失效了吗?是男人“占”女人的性别压迫权,让位于“阶级压迫权”了吗?记得上面的分析:性别压迫权和阶级压迫权,本质上是同一个压迫性强权:父权。 女上司性骚扰男下属,是因为她依附于父权社会体系中,获得了父权所划分的阶级中,上层阶级的权力,她用于压迫男下属的权力,仍是父权。 而男下属拥有作为父权基础的权力:通过“占”女人获得做“父”的权力,所以他不是完全无助的,他可以用他的“天赋父权”,和女上司借来的阶级父权搏弈,比如他曝出女上司是“荡妇”,女上司就受重击,而男人有权通过荡妇羞辱打击女人,正因为父权社会给了他“天生为男人就可以做父的天赋父权”,父权认为,女人不让男人绑定,就是罪大恶极的“荡妇”。 对比一下,女人被性骚扰、性侵、强奸后,是完全无助的,封建社会认为她应该死,当代仍有很多女人被强奸后自杀了,因为父权认为女人就该给男人“占”,即父权压迫她是应该的,男人性骚扰、强奸是顺理成章的(这几天的蜜吐运动中,曝光了那些父权社会“精英”男人就是这么认为的),但女人被男人强奸“占”了,没有保证和某个男人(丈夫)绑定,保证某个男人(丈夫)做“父”的权力,她又成了父权厌恶的“荡妇”,父权容不下她,她只有去死。 综上,社会中压迫性的强权只有一个,就是父权,进行阶级压迫和性别压迫的,都是它,而它的基础是性别压迫(“占”女人才能有父权),所以,反社会各种、一切压迫,都是反父权压迫,必须首先反对性别压迫。 这样就可看出,不是女权在人权之后,而是女权在人权之前,撑女权反父权,就是反压迫、才是反压迫。 更进一步,统治社会的压迫性强权只有一个,就是父权,那么女人不结婚,不让男人有权做“父”,女人哺育孩子、族群,收回男人的父权,就进入母系母权社会,母权的权不是压迫性强权,而是赋予和哺育生命,母权不需要通过“占”男人获得(母自己生,男人又不会生,占男人干嘛?精子是几乎每个男人都上赶着想献给女人,自由恋爱性交即可,根本不用占一个男人取精子),不需要划分阶级保证占更多男人,母权社会也就没有性别压迫、阶级压迫。
Gooood
这国为什么特别仇女?因为这国的如家父权意识形态特别强,有一套特别巨细无遗的控制女人的思想体系、制度体系,保障父权。这国男人特别见不得女人“自己是活的”,有自己的存在、自己的意志,因为那让他无法实现他预设的、他该有的、对女人的控制权。 所以时时刻刻打压女人的自主存在,就是这国浸染了如家父权意识的男人的下意识反应。并且他们被如家父权意识植入的信念是:女人不服从他们,不献上自己为他们提供性和生育,让他们享父权,女人就不配活,就该死。 所以这国杀女胎、女婴、女人极严重。 父权,是没子宫的男人妄想他能“生孩子”,如家父权还强化到男人代代“生儿子”,是之谓如家的“传宗接代”,这真是一个超级脱离现实的妄想,这国男人都被植入如家妄想症,被妄想症驱动,猎捕女人的血肉,去填他们的脱离现实的妄想的坑。 父权男是妄想症、神经症,而如家父权男,是超强的妄想症、神经症。所以女人们看清楚,你们是活在一个神经症掌握的世界。
 (母性会挑剔自己肚子里长出的血肉的性别?不会。但“父”就更爱儿子,由此也可见,“父”和孩子无身心链接,“父”是空心假体,“父”是切割、伤害生命。有母亲嫌弃女儿,但那是嫌自己肚子里供血供营养、一命换一命长出来的血肉,正常情况下,人会这样害自己,用生命嫌弃自己?可见父权对女人、母亲的压迫,使她们活在用生儿子换人权、换人的尊严的压力下。)
Gooood
原创是微博:橘子竟_
婚姻中夫、妻、孩子的心理动力真相
一个新生命是如何诞生的?始于受精卵在子宫着床,接通子宫血流,开始细胞分裂。即使把这个过程再往前追溯到卵子精子相遇,都是发生在女性体内,男性只是在此之前一天和女性互用了外生殖器。男性有父权,等于汽车厂进货了螺丝,螺丝厂声称汽车厂造出的汽车也属于螺丝厂。 如果说,精子对产生一个孩子必不可少,那么食物也是必不可少。为什么男性凭出了一颗精子,可以占有女性的生命付出?每个女人要想人格独立,都得好好想想这个问题。否则,按父权婚恋文化的洗脑,进入婚姻生下属于生造的“父”的孩子——让父权侵犯你的人身权,这是人格独立?有边界? 即使认为,社会对女性完全没有压迫,不公。仅仅父权占有女身孕产育、女性一命换一命生养的孩子,就是对女性生命的抢劫。还不要说,父权为了达到能占有女性人身权、占有女身孕产育的孩子的目的,对女性系统性的剥夺社会权利,以便逼迫女性进入婚姻生育,让男人有父权。 身体知道答案,女人、男人潜意识里都知道,孩子完全是女身创造的,孩子也完全知道,TA是妈妈创造的。父权文化完全扭曲、掩盖这点,于是婚姻中,男女、孩子,都在防御这个真相。为什么婚姻中母亲普遍“乖戾”?因为她的身体告诉她,她被抢劫了,但社会说,这是“爱”。 丈夫因为占了妻子的女身孕产育的孩子,也小心防御真相,防御妻子,防御愧疚感。所以婚姻从心理动力分析,完全是互相伤害。而孩子,本来是和母亲身心链接,父权硬插进来,让孩子认同抢母亲(作为丈夫性对象)的“父”,造成母幼链接断裂,埋下心理精神问题,这就是俄底浦斯情结. 弗洛伊德误解了,他认为“俄底浦斯”情结,是孩子有性欲,想杀父娶母。事实上,是孩子失去母幼链接,非常痛苦,想杀死这个假体“父亲”,重新拥有完整的母亲、母幼链接。而孩子看到,“父亲”是通过性占有了母亲,于是妄想通过性重新拥有完整的母亲、母幼链接。 
母权心理学、哲学——身心母权论http://t.cn/E2n6gLv
Gooood
“母幼共生”实质是“父母共生”
男人没子宫不能生孩,哪来的“父母”?靠共生。“父”用母的子宫生“父的孩子”,母被使用而痛苦,父权社会不允许母反抗,告诉母这是“爱”,于是母这样“爱”孩子。吃孩子的是“父”,别甩锅母了。男人管好自己边界,别吃女人孩子。 “父母共生”是最为严重的共生——两个成年人之间,人身边界都没有了,一个人的器官,怎么能被看作可被另一个人使用?“父”使用(或借用,随便怎么说)母的子宫,生出了“父”的孩子,这是严重的妄想,根源于男性对创造生命这事的渴望嫉羡,并且以物理和经济暴力,统治了女性,建立了父权文化,将之看作天经地义。 “父母共生”,是心理学上讲的“边界不清”的真正源头。 “父”逼迫母共生,抢劫母造命造人格的真实身份、功劳,父假体抢劫、掩盖母性真自体,使母性真自体黑化,母活在被迫与“父”共生(被“父”寄生)的恐惧和痛苦中,又被“夫”“父”(两位一体)吸能量,无法合于天道自然链接孩子,才造成所谓“母幼共生”。要养育人格独立自由的孩子,先去掉共生寄生于母的“父”罢。
参考阅读(以下文章皆为原创;编辑增加中) 女性被压迫源于男身的本质http://t.cn/RscAtcM 女权的本质是什么http://t.cn/RscAtc0 人类社会本应无父无夫http://t.cn/RscAtcj 孩子是女身的增殖,不应夸大精子重要性http://t.cn/RscAtca 压迫女性的顶层设计——父权世界观、哲学http://t.cn/RscAtcK 从“平权”到女权,再到母系母权社会http://t.cn/RscAtcN 压迫每个人的强权,就是父权,阶级压迫的基础是性别压迫http://t.cn/RscAtcx 为什么这国特别仇女——传宗接代的锅http://t.cn/RscAtci 婚姻中夫、妻、孩子的心理动力真相http://t.cn/ReZvXS6
#心理学##母权心理学# #父权心理学##母权##父权##身心母权论#
Gooood
“爱情”的真面目
认为“爱情”、婚姻“有无穷可能”,母缘关系(母幼关系、母系亲情)“限制我”,就是意识底层中,父权意识仍太多。 父权社会中,母缘被父权侵蚀割裂,母幼之缘、或说母幼链接,都是藕已断,只有丝连,因为这样,孩子只有靠丝传来的那点滋养建造自体(自我),于是自体很小很残缺,应对不了复杂的生活,匮乏感、无助感、恐惧感、缺爱感强烈。 父权人类因为诞生在父权家庭,即男人靠性占有母幼的家庭(即性缘家庭),从小分不清性只是性,不是能滋养人的爱(所有爱的源头都是母爱),并且因“父”靠性占有了母亲、抢走了母爱,而形成一个妄念:靠性能得回所缺之爱(实际上所缺就是母爱)。于是父权人类就无比渴望“爱情”、神化“爱情”了。 想起父权心理专家武志红也有篇文章说:中国人的恋爱模式就是找妈。但他作为父权意识的男性,看不到“缺妈”就是因为“父”抢走了妈,反而认为“父”“老实可怜”(男性在性和生育上是只能乞讨,所以男心理专家无比自怜),母亲们暴虐控制欲强,使孩子缺母爱。 所谓母亲控制欲强,正是父权以死亡威胁把父权的控制欲投射给了女性、母亲们。在奴隶、封建社会,女性不老实给丈夫使用身体、生养孩子,只有死,到现在男性为了得到对女性身体的控制权,得到“爱情”、性、后代,仍动辙杀追求对象、杀女友、杀妻,且社会纵容、轻判。 当没有父权对母权的抢劫、对母缘(母幼链接、母系亲情)的割裂,人能在幼年人格(自体)建造时期,很到母幼链接、母缘传递过来的充分滋养、赋权,能建立自体完整稳定的人格,没有缺母爱造成的匮乏感、恐惧感、无助感、被害感。 这时“爱情”就回到了它的本来面目:求偶期荷尔蒙造成的两性相悦。愉悦过即可,没什么要死要活的。 母爱是关乎孩子生死的,包括孩子肉体和精神的生死。父权人类因为父权抢劫母权、断裂母缘、母幼链接,造成孩子人格底层都有缺母爱而感受到的死亡威胁,于是父权人类认为,母缘对自己是榁棝,而妄想学“父”靠性占有妈妈,重获母爱——这就是父权人类想象中“伟大的爱情”、给予ta“自由选择”的性缘关系。
Gooood
女性被歧视,根源在父权社会女性没有完整人身权——没被当(完整的)人
女性在父权社会被压迫,根子就在,人身权不完整——父权社会把本属于女人的子宫,看作是属于男人的可用之物,由此割裂了女人完整的人身权。 请注意,并不是只有已婚女性被这样对待,而是父权社会对女性全体都这样看待。 我们就来撸一撸: 女胎还没出生,就被看作未来的父权的子宫胎器,是个“要嫁人的赔钱货”,干脆打掉; 没打掉的,也不给培养,不给财产房子; 女人找工作,工作单位认为:“她要结婚生孩子,不会好好工作,而男人结婚有孩子了,更稳定,不但不影响工作,反而更‘无后顾之忧’,工作更给力,我们愿意招男人。” ——这一切都是因为,父权社会把女人当男人的子宫胎器,剥夺了女人完整的人身权,而人身权是人权之基。
有的人,甚至是女权者,鄙视提到子宫权利、女身权利,说这是挟子宫要价——这是没看清,女性被压迫的根源就在于,父权抢占子宫权利,使女性失去完整的人身权。 人身权是人权之基,女性在父权社会人身权不完整,当然就没有完整的人权——出生权、受教育权、工作权、财产权、继承权、司法公正权、不受歧视权……等等各方面人权,都被侵害。
如果还理解不了,想想,如果现在规定,一部分人长大必须割一个肾给别人用,说这是义务——那父母愿意生养这样的人吗?长大了不能正常劳动为家庭做贡献,就是个器官培养基而已,当然也不必受教育、不必有工作权、当然被看成“弱者”、被歧视,说白了就是奴隶、物品。——这就是没有完整人身权的必然后果。
没有完整人身权,就是奴隶——奴隶制就是奴役人身。所以父权社会,无论是封建的、资本主义的、等等的,都是针对女性的奴隶社会。 父权社会,因为要让男人使用女人子宫做“父”,要男人抢占子宫权利,所以割裂女性人身权,剥夺女性完整的人身权,这是女性各方面人权被侵害的基础。 身心母权论提子宫权利,不是“挟子宫要价”,而是要把子宫权利收回来,归拢回女性完整的人身权。 不提女性人身权,能有女性人权?能有女权?
明白了女性被压迫的基础,就是父权使女性人身权不完整,所以,一定要反婚反父权。
至于为什么父权要让女性人身权不完整,这是因为,男身天生不完整,于是抢占女身,可参考我的另一篇文章:《女性被压迫源于男身的本质》http://t.cn/RBD1wAe
Gooood
【身心母权论】 为什么有人推动代孕、卖淫合法化——因为男身不完整 推动卖淫、代孕合法化,根本动机,都是来自【男身不完整】(没有更迭出新幼体的能力),女身是完整的人类生命形态(有更迭出新幼体的能力),是人类生命之源,不完整的男身感到生命有缺失,需要女身的生命之源给予他生命力。 按理说,男人应该依附于母系母权社会,作为情人、供精者,依附女身,得到性交机会,作为母系母权家庭一员,辅助抚养姐妹的孩子,得到与新生命联结的生命力滋养。 但男人靠暴力统治女性后,就反过来,因其生命的不完整,吃女人填补。把女人物化,变成妓女、代孕母,使男人可以购买女身,填补男身残缺的生命力。 但越是这样逆天而行,越觉得胃口成了无底洞,越觉得生命有缺失,且女人被物化,不能发挥人类母体创造、滋养人类的作用,所以父权社会的男人,找不到自己的生命之源(即认同母性才能链接生命之源),匮乏成狗,极端的、变态的很多。看下犯罪率九成以上是男人贡献,就明白了。 多数人被父权文化洗脑,认为以上说法是“奇谈怪论”“侮辱男性”。冷静想想现实,想想父权文化对女性的各种真正的侮辱,你会看到,我说出事实而已。  #心理学# #母权心理学# #父权心理学# #母权精神分析心理学# #父权精神分析心理学# #精神分析# #母权精神分析# #父权精神分析# #身心母权论# #母权#
Gooood
母亲是吃孩子的“大母神”?为什么母亲恐惧和孩子分离
为什么自然界的母兽,在孩子长大后,赶走孩子,巴不得孩子独立,人类的母亲却总被父权心理学指责为,不想让孩子有自我、独立,“大母神吃孩子”? 母亲会对与孩子分离恐惧,就是因为父权整个寄生吸血女性。 父权社会的女孩,都是自体被阉割了的——割给了男性。表现在,女孩从小被当做“要嫁人的”,从心理上、各方面资源上,被打压,不被当做一个完整的人,去激发培养她的潜能,而把她作为未来父权要使用其子宫(吃掉、占有她的孕产育自体)的胎器,矮化、物化、禁锢、限制。 所以父权社会的女孩,被阉割限制着长大,做了母亲,却被丈夫占有她的孕产育自体,于是首先,她感到孕产育自体并不是她能自主的(被阉割给了父权),这部分自体被从她的自我分离,她无法链接到孕产育自体本来的力量,所以没力量去“育”,这在父权心理学看来,就是母亲不抱持孩子——抱持,是母的自体,容纳孩子的自体,父权社会女人自体被阉割,自体不完整,自体小了,抱持不住孩子。 养育孩子需要母亲以完整母性自体,抱持孩子,并在孩子感到照料不周,爆发死本能哭闹时,以母性自体承接孩子的死本能,自体被阉割小了的父权社会母亲,接不住孩子的死本能,她也体验到死本能,非常痛苦,可能在与死本能抗争中,拼命挣扎,攻击到孩子。 也可以从能量上看,父权社会大多数母亲自己都活得能量低(因为从小作为供父权社会吸血的第二性),根本没有多出的能量养育出一个新生命,是被父权意识寄生进她的脑子,被父权意识指挥,勉强生育。 因为母体根本没能量分化出新生命,养育过程中,孩子感到吃不饱,母亲感到在被孩子吸血吃肉。所以在父权社会生养孩子,母亲体验到的是死本能的恐惧,是自己和孩子生命力都岌岌可危的恐惧。 这样的情况下,母亲一是出于爱孩子的本能,把孩子抱得更紧,怕孩子活不下去;另外,因为母亲的能量不足以分化出新生命,是为父权的意志勉强生养,孩子实际上是吃着母亲本身的生命在成长,如同病态的植入式胎盘,当孩子要和母亲分离时,母亲体验为自己的生命、血肉被扯掉了。 这些现象都是父权社会造成的。说白了就是:因为父权对女性、母亲的禁锢、压迫、寄生、吸血,父权社会女人被迫在自体、能量都不足的情况下生养,母亲为喂养孩子的生命,付出、伤到了她生命的根本,但这样孩子还是吃不饱,孩子大些,想分离找能养育自体的食粮(但实际上在外部父权社会更找不到,没有自我发展能力、被父权社会收割的“韮菜”就这样来的),没长好的、自体残缺的孩子,扯掉残缺的母亲身上的血肉,血淋淋的分离。是谁把母幼饿成这样,以致母幼血肉相残?是父权。 在母系母权社会,没有父权对女性的压榨、吸血、寄生、夺舍,女人在自身能量充沛时,才会按自然之道,想生育孩子(俗套的说,爱满溢了,想生孩子去爱新生命),并且养育过程中,得到母系大家庭的全力支持,那么母幼都会按自然之道,在孩子长大时,体验到“瓜熟蒂落”,自然分离为两个独立的人。这样的母亲和孩子,即使生活在同一个家庭,也是彼此独立的,并且体验着彼此间的爱,而不是父权社会母幼因为能量不足,无法达到“瓜熟蒂落”,而血肉共生,或血肉相撕的不堪局面。
Gooood
“释放你的攻击性”,可别成了刺猬 心理学粉圈笑话多。[哈哈] 比如这流行了几年的“释放攻击性”,这个说法似是而非,究竟来说是错误的,就是个坑,有的人见这坑就跳,跳了几年了,不回头还能跳一辈子。 曾经有位心理粉和我互关,后来他又跑去做起了“心理咨询师”。 一次我评论他的微博,反驳他观点。他是“释放攻击性”的信徒,不会好好讲观点,上来就骂脏话。他得到了什么呢?我毫不手软的骂回他,然后拉黑。让他自己去消化他的“攻击性”——要么再去骂别的人出气,要么被怼回后自己抑郁着。 “释放攻击性”是错误提示,正确的提示应该是:“建立自体”。 就像“把水倒进嘴里”是错误提示,正确的提示应该是:“喝水保持健康”。 人为什么有攻击性?因为自体感到了匮乏/威胁,于是,匮乏时,攻击外界,从外界得到资源,填补自体的匮乏,比如,感到饿了,杀鸡吃,吃饱了就安了。 自体感到威胁时,攻击外界,守住自体边界,得到自体稳定,得到安全感。比如,有野狗过来,挥棍子赶开。 所以说,“释放攻击性”,是为了建立自体,保障自体。“释放攻击性”只是手段,是路途。 但心理粉圈流行的“释放攻击性”,因为认识肤浅,没看到整个系统的来龙去脉,把路途当成目标,于是就这样了—— 有人和ta说话,ta当成有狼来咬ta,于是“释放攻击性”,对人乱咬。结果是什么呢,当然是要么被人教训,要么被人当神经病,不再搭理ta。 或者,ta总想着“释放攻击性”,见了什么都想据为己有,贪得无厌,而越是贪婪,内心越是感到匮乏,痛苦。 我很理解中国心理粉圈流行“释放攻击性”——除了把西方心理学,学得半生不熟,把半截路当目的地,更因为,这国父权超强,彻底吃掉女性自体,也就是,这国传统儒家宗族价值观的最高价值是:【一代一代父亲生儿子——传宗接代】,如果你看不出这个观念有问题,只因为你生长在这片土地上,习惯了。 实际上,承担怀孕的巨大不便,又承担10级痛,冒着死亡风险生孩子的,是女性。用身心链接哺育孩子,支持孩子建立起人格的,也是女性。 收精卵进入子宫着床,细胞分裂发育成胚胎,这完全是女身的生理活动,男人在这之前几天和女人性交了而已,居然能说“老x(男)生了儿子,传宗接代了”,等于汽车厂进货了一颗螺丝,辛苦造了汽车,螺丝厂跑来说,这是我螺丝厂的种,这汽车归我螺丝厂,是给我螺丝厂传宗接代——这就是“想得美”,把妄想当现实:妄 想 症。 因为这国父权的妄想症特别厉害,完全当是男人“传宗接代”——男人吃掉了女人的孕产育,当“父”,“父传子又变父传子”,这个过程取消了女人的存在,完全当女人是个不存在的人,只是“父”用一下的胎器,所以这国女性权益特别差。 后果就是,这国女人、母亲没有自我,没有自体——被父权吃光了。 女性被这样吃了自体,自体当然会想自保,会产生“攻击性”。但父权坚决压制女性的反抗——看这国社会,男人性骚扰、性侵、暴力侵害、杀害女性,都尽量不管,而女性反抗就重判。 于是这国的女人在这国环境中学到了:必须压抑自己因为自体被父权吃,产生的攻击性,一旦为建立自体攻击外界(父权社会环境),就会被打击、很危险,必须小心翼翼蜷缩着活。 于是做了母亲后,也会认为,孩子自体不足时,向外攻击要求建立自体,是错误的,是会招致危险的,该压制。 当然,还能从其他角度表述这个现象,比如,母亲因为自体不被环境接纳,而有自恨,于是也会恨孩子想要自体被接纳的要求——父权心理学喜欢从这个角度,讲“母亲恨孩子”,抹杀父权吃了母亲自体、造成母亲无法承担自己和孩子自体——这个前因,就说母亲养不好孩子,让母亲为父权吃了母幼自体背锅。 因为母亲自体被父权吃掉,而能支持孩子自体成长的,只有母亲自体。于是这国的孩子,从小不能得到母亲自体的支持、抱持,无法建立自体,于是因为自体缺陷、匮乏、感到被迫害,而有很多攻击性,但母亲自身难保,从父权社会学会的生存之道是:必须压抑,于是让孩子学习这生存之道:压抑。 于是这国孩子都压抑了“攻击性”,自体没建立起来,很痛苦。长大后,半生不熟的学了西方心理学,开始大叫“释放攻击性”。 但只看到“释放攻击性”,看不到应该建立自体,就成了刺猬,释放了半天,可能也有点建立自体的效果,就像叫你“把水倒在嘴里”(而不说“喝水保持健康”),也可能喝了些下去,有一点点有利了健康,但毕竟是不究竟的,是半截,是歪的。还会因为不分青红皂白“释放攻击性”,更破坏了好客体——即没人愿意对你友善了,于是更无法得到支持性的关系,更无法建立自体。 这样就成了个到处“释放攻击性”,内心又破碎又孤苦的,神经病了。​​​​
Gooood
孩子欠父母“恩情债”?为什么父母养孩子有“牺牲感”
现在心理学越来越普及,人们对传统家庭模式有了反思,各路心理学专家,也在宣传“养孩子不能有牺牲感”。 问题是,为什么人会有牺牲感?如果人真的有这种感觉,嘴上说教:“你别有这感觉。”有用吗?这不是叫人用假面具、假自我代替真实感受吗?凡是这样规训的“心理学”,实际上都是反心理学的,廉价的说教、包装出的伪心灵鸡汤。 下面来分析一下为什么人有“牺牲感”。 如果现在某人对某人说:“因为我们感情很好,灵魂相通,生死之交,你的公司、收益也得算我的,并且经营还是主要靠你。”某人觉得我们感情是好啊,我怎么能不给?给了后,会有“牺牲感”吗? 随便打个比方,人都明白拿“感情”去占别人的,是可笑的贪婪,唯有父权拿“爱情”去占女人人身权、子宫,男人觉得他是深情款款、天经地义。 但反过来,女人要求分房子,父权男就觉得女人真是坏——为“爱情”生孩子天经地义,你怎么要我的东西?
再说到父权心理学的规训:父母养孩子不能有牺牲感。 “父”有牺牲感,因他本和孩子无链接,他感到孩子就是“多”出来的责任;但这也不是父权心理学的重点,它主要是对母亲不满,要规训母亲。 对母来说,养育孩子本来是满足她的天性,但父权社会母对养育孩子有牺牲感,是因为“父”抢占了她的人身权、身心付出。
以前女人无财产无社会工作权,被当子宫“嫁”给男人,给男人“传宗接代”,是赤裸裸的抢子宫;后来人认识到这太恶劣,认为结婚要有“爱情”——这样女人被抢占子宫但心理上有点安慰,男人也觉得有“爱情”占得心安,但占就是占,真正的爱情,不会抢占女人人身权、子宫。没有父权的,母系母权社会的爱情是真正的爱情。 男人冲着“有家【有后代】”去找“爱情”,就是在打女人子宫算盘,但父权男不承认这个动力,用“爱情”骗自己、骗女人——为了“爱情”,女人的人身权是该分给男人嘛。 目前女人仍普遍为父权编的“爱情”蒙蔽。但身体不说谎,女人意识上被父权社会洗脑,认为为了“爱情、家庭”生孩子天经地义,但身体一定会产生某种感觉,这就是所谓的“牺牲感”,因为父权社会洗脑女人,女人不敢质疑“结婚生子”,不敢质疑夫权父权,就会转向孩子,感到为孩子牺牲了。 但父权男、父权心理学仍不肯放弃占女人人身权得来的父权利益,于是嘴巴说教女人“不能有牺牲感噢!”父权是不敢面对自己的巨婴,所以看到一切问题在女人、母亲身上,就是看不见他自己才是问题根源。 父权心理学,最应该做的,是好好分析男人的父权心理,看清父权本身就是没有边界、贪婪无止境要求女人母亲滋养的巨婴,内里是软弱,对外对女人母亲是强抢犯罪。 女人应该做的,就是反婚反父权。婚内的母亲们,也请了解父权真相,别听父权心理学对母亲的洗脑规训,了解了真相,找回了被父权抢占的母性自体,母亲才能成为真正的母亲。母亲的母性是人类精神之源、真正的主体,母亲真正成为主体,会有真正的力量,懂如何整合资源,养好孩子。而不是仍在围着男人转,为“牺牲感”“如何搞好夫妻关系”所困。
Gooood
男人的人权,不包含做“父”的权利
男人听说女人反父权(不是仅指家庭中“父”的权利,更从源头上反对男人做“父”的权力,即反婚反父权),立刻觉得女人在剥夺他的人权。 但实际上,男、人、不、能、生、孩、子(只会射精,相当于螺丝厂可以产镙丝,但不能认为,汽车厂使用了镙丝,造出来的汽车也属于螺丝厂,即螺丝厂对汽车不能有“父权”),父权本来就是抢劫女人得来的赃物,本来就不是男人自身的人权。 只不过父权社会压迫女人五千年,维护了男人的父权赃物五千年,男人已经习惯夸大自体、夸大自己的人权,认为他天生有做“父”的权利,老天欠他孩子,而只有女人能生孩子,所以就是女人天生欠他孩子——父权社会男人普遍仇女,这是一个直接原因。 随着社会发展,受教育的女人越来越多后,女人开始觉醒父权是靠占有女人的孕产育得来的,反对男人抢占女人的孕产育,男人就觉得,女人不肯满足他的“天赋父权”,这是歧视他,压迫他,太可恶了。 可是,如果父权真是“天赋”的,为什么男人要靠女人,才能有父权呢?明明就是“女赋父权”嘛。父权男需要练习逻辑思维能力,别再为父权捣糨糊了。
Gooood
父权是人类心理精神问题的根源
我关注心理学,也关注了不少心理学爱好者,很多人被焦虑、抑郁、边缘人格等困扰,控诉原生家庭父母不爱自己、虐待自己(情绪或身体上的)。 因为 目前的心理学仍是父权化的,所以总是将“父母”捆绑着,说“父母”不爱孩子(而实际上,又会主要指责母)。 问题和奥秘在哪?就在父权家庭、“父母”本身被看成不容质疑的天经地义,而父权家庭诞生于奴隶社会抓占女奴,“父”本来是母幼的奴隶主,“父”是假体,是寄生于母,“父母”共用母的子宫,是病态共生。 父权家庭如果能比较“有爱”,只是由于各方面原因,“父”能跟从母的母性。母性是人类爱的源头。 而“父”本身是和孩子无身心链接的假体,但又对母有夫权,对孩子有父权,他不跟从母的母性,而在母幼面前绷起他的权威,是日常的自然发生。 要保障孩子得到爱,就是要保障母亲的母性不被“父”压抑、异化、阉割。 这在父权制下是没有保障的,假体“父”掌握父权夫权,必然夸大他那个本来没有母性的自我,造成对母幼的碾压。 人类研究心理学、想得到爱,却不推翻阉割、碾压爱的父权,还在一把抓的怪“父母”,看不到“父”是假货,“父”是通过暴力建立的父权制寄生在母身上,“父母”就是病态共生体,就是人类的病灶,魔幻吗?这就是你的生命所在的世界。
Gooood
明明是父权压迫母幼,怎么被看成母压迫孩子
母亲爱控制孩子? 母天性是链接支持孩子,但母为什么要违背她的天性?违背天性是扭曲自己,是痛苦的。因为整个父权社会都在压迫她、灌输她父权意志,家庭中身边的“父”更是直接威胁。“父”往往不付出养育劳动,母在父权压迫下劳苦不休养育孩子,因为父权意志的要求、因为她被父权夫权压迫吸血、因为育儿工作量本就不是一个人能承担,她不得不“控制”孩子对爱的需要,父权压迫母幼,就被看成母压迫孩子。
Gooood
为什么说“自由主义”含有父权之毒
自由主义,准确的说,是西方古希腊-基督教系文化发展出的自由主义,是有历史源流的。它因为仍属于古希腊-基督教系父权文化,是以成年男人为基准定义“人”,定义人的“自由”,所以是阉割了女人和儿童的人权和自由。 马克思对此不满,他找到的药方是,指出这种自由主义,是资本的自由。他说得诚然没错。 但他从唯物论出发,看不到“作为物质的资本”,和“人”、“人的意识”的关系,没有认识到,男身的不完整造成男人追求“资本”买父权,也正是因为男身不完整,造成男人追求的“资本的自由”,排斥女性儿童的自由,而女人才是完整的“人”,“女人”包涵男人和儿童,于是以男人为基准的“自由主义”,成为“资本的自由”,并危害女人儿童的自由,最终危害“人”(女人才是完整的“人”)“人类”(女人才是人类本体)的自由,造成资本奴役人类的现状。 “自由主义”诚然是历史的进步,但仍须更进一步:以女人、母亲定义“人”和“人的自由”。 
问题根源就是,男人本身是不独立的,因为男身不完整,因为男人来自女人,男人是不完整的人类形式,男人身心依附女人。父权社会为了构建男人的主体性、“独立性”,把女人儿童从“人”降格,作为男人自体的延伸,补足男人不完整的部分,从而阉割了女人儿童的人权。
 很显然,以女人为基准定义“人”,代孕、性交易、父权婚姻,就不是“人的自由”,而是侵犯/出卖人权,因为它们侵犯/出卖了女人的人身权,女人的权利即“人权”,因为女人才包含人类物种“幼体→成体→分化出新幼体”的完整形态,女人才是完整的“人”。
Gooood
母权的来源、根据是:母亲建造了人,具体包含两个方面:1、孕产建造人的身体和先天精神意识;2、母幼链接建造人格(人格,就是后天在母幼链接中,形成秩序的精神意识,如果母幼链接有问题,先天精神意识就无法形成健全的秩序,人就会出现心理、精神问题,最严重的就是精神完全混乱的精神分裂症)。 人,就是身体与精神(人格)的结合体,如上,身体与精神(人格)都是母亲建造的,即母亲建造了人,这就是母权的依据。 否定孕产、母幼链接是母权的来源,就看不到母亲建造了人这个事实,使人来源于母亲被遮蔽,使人的来源被虚无化,使人的存在失去根源、依据,剥夺了人真实存在的权利,即在剥夺人权,和父权异曲同工。
Gooood
从林毛毛弟媳事件说开去
父权社会为什么这么仇女?其实就是因为,男人真实身份只是子,“父”是假的,依附寄生于母。这样男人就仇母、仇女了,觉得母亲、女人给他的不够多,没把他养成“独立自主、顶天立地”的“父”。 当前流行父权仇母心理学,比如林毛毛弟媳出事,她第一个想到怪母亲控制她弟弟,没把她弟弟养独立,于是弟媳有孩子后,她弟弟做不好“父”,害了弟媳。——真的是这样吗?请看以下分析: 男人小时候靠吸母亲营养(父权制度下,就是吸母亲血)长大,长大要做夫、“父”,为此要“弑母”,再去吸妻子血(妻子的孕产育)做“父”,有的男人还为此杀追求对象、有的男人弑妻。 女人们,你们何苦这样放血补贴男人,硬要扶第二性做夫、“父”?男人不能生孩子,也没有养育孩子的天性、天赋(于是男人常常对育儿无所谓、不付出,却自得于他“出钱养女人孩子”),做“父”完全是吸血女人,这样造成母亲缺血、儿子缺母爱,人格无法发育成熟独立,但这儿子长大还要怪母亲没把他养成“独立自主、顶天立地”的夫“父”,又去攀附、吸血女人、妻子……恶性循环。 父权婚姻制度把男人养成了吸血母亲、女人的吸血鬼,这不是真的吗?看下这个社会女人的处境,这就是真相。女人快醒,不能再让男人做夫、“父”了。
Gooood
关于女权、母权的哲学
以下是哲学,不是玄学。认为“玄”的人请思考这个问题:请逻辑的证明【物质】独立存在(在人的知觉之外)。如果你能证明这点,诺贝尔奖都配不上你了。 人类的文明居然没有给予这个最根本的问题相应的地位,也是很荒诞了。每个人都该学习这个问题,如果中小学生理解不了,至少大学通识课,这应该是人人必过关的头号问题。 想起我大学时读到卡夫卡、加缪等的小说诗歌,觉得他们描述的“荒诞”简直说出了我感受到的、而日常人们都不注意的,让我惊喜。 现在我更加明白了,这又有什么奇怪呢,这世界就是荒诞的,因为它只是一个总体意识——不妨袭用佛学叫它“空”——的感觉,不妨理解为“空”的梦境。
以下再说到女权问题的最深层面。 从根本上说,世界是“空”的感觉,无人无我。(——记得前面铺垫的问题吗?别俗套的认为,这是“玄学”,与现世无关。它就是哲学。请读英国哲学家乔治贝克莱与另一位哲学家洛克论战所著的《人类知识原理》:存在即被感知。) 每个“人”“我”,只是攀附在“空”的一部分感觉(一套身体感觉,包括佛学所说眼耳鼻舌身意六种感觉)上的一个“认识”。这个“认识”认领了一套身体感觉作为“我”。 所以,最初是“空”没认识自己,然后残缺的男身感觉不安、折腾,于是“空”认识到了男身,男身有了发达的自我意识,而女身还没有。 男身折腾太过,又使女身的自我意识觉醒。女身诞下了人类世界,女身觉醒了自我意识,那么人类就快觉醒到自己的本源:“空”。 这一切都是“空”的意识,是“空”认识自己的过程。女权觉醒是必然的。 黑格尔认为,人类的发展是“绝对意志”的发展。应该是同一路哲学。当然,他很难认识到女权问题,男身有局限。
Gooood
为什么社会高层缺少女人,使女性权利缺保护?(来自《身心母权论》)
女人们越来越认识到,女性被压迫的一个重大原因是,社会各行各业中,占高层有权位置的,绝大多数是男人,很少有女人。 为什么社会高层女人少?很多人也认识到了,因为女人要生育养育孩子,占去她极多精力、心力,于是很多人就认为,社会上男人表现更强势,是正常的。错了,这种认识只看到表面,肤浅了。这种社会现象并不“正常”。 关键还是在,有没有认识到“父”这个严重的问题,有没有认识到“父”是个严重非正常的存在。 女人的能量要供给后代,本来正常,但多了个吃女人生育红利的“父”之后,就成了女人失能量,“父”得能量,“父”能量高了,占社会高位,就更想剥夺女人工作权,让女人生育给他吃红利。
“父”纯粹是靠吃女人生育的红利,才得以出现的一个存在,说白了,“父”必须靠吃女人才能存在,所以“父”能不吃女人吗?此处希望你有些抽象思维能力,从整体看“父”这个存在,不要去对号入座你生活中具体的某个、某些“父”,掰扯是不是有好“父”。 从社会整体看,因为女人结婚生育,女人血肉供出了本来不存在的“父”,“父”为了它的续存利益,就用女人血肉给它的能量,更多的吃女人。 (政治哲学中有个著名的“利维坦”,表示人类社会中抽象的,反噬人类的国家权力,可惜男哲学家没有看到,“父”就是一个抽象的、通过反噬女人孩子才能存在的东西,实际存在的只有供精者,“父”就是“利维坦”的发源、原型。) “父”本身就是靠吃别人的付出才出现,本身是非正当存在。 女人要获得“平等权利”,必须铲除靠吃女人存在的、非正当存在的“父”。 所以这也根本不是什么“平等权利”,女性权利会变得“不平等”,就是因为男人在吃女人的权利、付出、能量,做“父”,“父”靠吃母存在,决不存在母与“父”的“平等”,不存在女与男一刀切的“平等”。 能在现实中存在的,要么是继续婚姻制度,男人吃女人做“父”,使女人被剥削,从而“被不平等”;要么是灭婚姻制度、灭父权,使男人不再能吃女人的权利、付出、能量,去做吃母亲们、吃女人们的“父”。
Gooood
母亲必受的地狱折磨:孩子天生要投射给母亲死本能
养孩子对母亲来说,最大的考验、困难,是接住孩子投射给母亲的死本能。 孩子生下来,无力独立存活,但很想活,这就是生本能,也是死本能,是同一硬币的两面。在自然状况(母权社会)下,孩子身体、心理需要,都得到母亲链接、满足,于是生本能发扬、成长。得不到链接,就感到活不下去,想死,生本能变死本能。 这时孩子会哭闹、攻击母亲,母亲链接到孩子的死本能,会感到死本能的巨大痛苦。如果母亲自体够强够大、且有足够育儿支持,就能承受住这痛苦,赠予孩子母性滋养:承受住孩子的攻击,不介意,安慰孩子,让孩子安心成长。 但父权社会,女人从小被吃自体;婚姻中,夫父(二位一体的那个男人)吃母性真自体;上门媳妇常常不仅得不到育儿支持,还被嫌弃、压迫。 母亲无法有足够大的自体链接孩子,孩子就投射给母亲死本能,死本能是很可怕的(所以男人不愿带孩子,能躲就躲),母亲又被夫权父权吃了自体、无育儿支持,无法用母性自体承接住死本能,还要接住男人怕没后代而投射给女人的死本能,于是女人被可怕的死本能们淹没,非常痛苦。 这种情况下,男人当然是甩锅跑了,母亲被孩子投射给自己的死本能折磨,承受不起,只能本能的屏蔽、抛开、乃至攻击孩子。 父权社会给母亲挖了坑,给孩子挖了坑。女人不想被孩子仇母,不想背父权社会给母亲的骂名,就别结婚。想生孩子得在有充足育儿支持(包括经济、人手)的情况下,不婚母系生育。  #育儿# #心理学#
Gooood
为什么把孩子当狗训的“教育”受欢迎
下文这位博友说得很对。父权心理学不关心母亲的实际处境、困难,一味要求母亲做到无条件抱持孩子。一味责怪母亲没做好。 母权心理学揭示出,母性本就是无条件抱持孩子,母亲无法按母性本能行事,是因为父权从身心、精神吸血母亲,并且父权把母亲禁锢在没有支持、还被剥削压迫的环境育儿。育儿本来就不是一个人能承担的工作,因为要哺育出一个新的人,需要多一人份的物质精神资源,要母亲一个人承担两人份的物质精神供应,压力太大,母系社会是母系大家庭共同育儿,大家去滋养孩子。 在父权家庭,母亲精神、物质都被禁锢、都匮乏,也缺乏劳务支持、育儿助手,所以根本无法完全满足孩子的身心滋养需要,只能按下、控制孩子的需要,这也就是为什么各种控制孩子的“育儿方法”“教育方法”受众特别多。 希望母亲们了解母权心理学,明白孩子有需要,不是孩子的错,你满足不了孩子的需要,也不是你的错,不要攻击孩子和自己,错在父权婚姻制度。满足不了孩子,可以诚实告诉孩子——在这家里妈妈身心疲惫,满足不了你。孩子能接受现实,孩子不能接受的是母亲攻击,以及不明白现实为什么不能满足ta,告诉孩子家庭实情,对孩子就是安抚。 然后呢,把你的下一代培养成不婚的母系人,尤其是你的女儿。
//@呵呵呵12345678900:母婴同床这样也很累的 母亲也是个人 你当年能做到是因为你有好爹妈 你得到心理能量支持足够多 所以你可以扛过去 抗不过去的人 要么爹妈先天给的烂 要么老公烂 要么还有婆婆插刀 所以
Gooood
为什么人普遍有缺爱感?——父权“吃”了母性、母爱
请看图,一位孩子上小学的母亲,在接触了母权心理学后,找回母性自体,反对父权规训压迫孩子,勇敢支持孩子做自己。 这是母亲付出身心生命的能量,建造孩子人格的实实在在的过程,每句话都值得细看,我圈出了揭露“父”吃掉母亲自体,使母亲被“父”的意志寄生,无法用母性自体支持孩子的部分。
记住这句话:父权是人类心理精神问题的根源。 使人异化,不能做自己的,正是父权。母性天然是支持孩子成为自己的。这个事实,在父权社会被遮掩,被扭曲——父权哲学、心理学,认为“父”代表升华的精神、规则、理性,母代表质料、动物性、无理性,这是完全错误的,是人类男性在五千年前暴力掌权后,发展出的自恋的父权哲学、文化。 人的精神、理性,正是从婴幼儿、儿童的身心成长出的,母性对孩子全然的支持,使孩子的身心整合为有序的,精神、理性与身心一体。 当“父”自恋的认为,他是凭空半截而出、高于母的“精神”,母只代表“质料”,每个孩子应该在“父”的领导下成长出“精神”“理性”,母应该在他的领导下“教育”孩子,就腰斩了孩子身心、精神的自然发展,强加给孩子“父”妄想出的“精神”“理性”,这个“精神”“理性”,就是与人身心的真实存在断裂、违背的。 父权使人类发生了精神分裂(身心感受与精神的分裂)。这就是人在父权社会活着,身体在劳作,精神感到茫然空虚不安的原因。
看看图中实例,那些一边规训母亲要爱孩子、一边说教“夫妻关系第一位”的父权心理学专家们,请问母亲到底应该“搞好夫妻关系”,跟随“父”的“精神”,“教导”孩子,还是跟随母性给孩子身心支持? 请问,和孩子没有身心链接的假体“父”,凭着他对妻子的夫权,对孩子的父权,阉割母亲的母性,给母亲养育孩子造成了多大的阻力?母亲往往只能阉割自己的母性、让孩子符合“父”的要求,过程中母亲自体破碎,导致情绪紧张崩溃、恐惧、控制……就是必然的,这又成了父权心理学指责母亲的罪证。 在父权社会家庭普遍如此的情况下,父权心理学把养不好孩子的责任全部推给母亲,也是父权仇母的本性了。
请母亲们怼回父权,找回母性,养育出真正人格强大的新一代人,这些新人更有心气反对父权压迫; 也请年轻女性不婚,让父权婚姻制度早日灭亡。
#心理学# #心理学[超话]#
Gooood
为什么说目前流行的“心理学”仇母仇女
李雪、武志红、曾奇峰、胡慎之等一路的心理学太仇母仇女了,这路心理学在仇女的这国成为网民中最流行的心理学,是应该的吧,也特别让人忧虑——加重这国仇女仇母集体意识。 李雪这段讲潜意识,一讲就归结到母亲潜意识里就想毁了孩子——李雪认为,这是“事实”,不是仇母仇女。 李雪这种认识,是因为看得浅窄,没有看到根柢、没有看到整体。 既然要讲意识、潜意识,就别讲个半调子,半路上就拐弯,拐去怪母亲。武志红讲这是“归因母亲”,不是“归罪母亲”,掰这措辞没意义——一说到孩子有问题,就讲母亲没做对,说这是“归罪”也好、“归因”也好、“这是事实不是仇母”也好,总之就是你们看不到问题根源,甩锅母亲、女人。 要讲就要讲到根——意识的根、本源,是“纯粹的空的知觉”。 “一个人”,是“纯粹的空的知觉”所知觉到的一套身体觉受。 组成“一个女人”的一套身体觉受里,有可以孕产的部分,有养育天性天赋的部分,“一个男人”没有这些。——这就是人类的潜意识底层,人类意识之基。 但父权婚姻制度让男人占有女人独有的孕产育,做“父”,这就是【边界不清】,就是【越界】,就是抢劫、剥削。 母幼链接,在天然状态下,是刚刚好:母亲有了多出的能量,刚好去孕育养育一个新生命,成功后,母幼自然分离。 但有了父权婚姻制度、有“父”占母亲的孕产育后,母亲本来被自然所赋予,用于孕产育孩子的能量,就不够供应多出的这个“父”了,母亲就感到生养孩子是被剥削、吸血,而社会说“组建家庭,和丈夫生孩子是必需的,是爱”,于是母亲不能踢飞剥削吸血她的“孩子爸”(“父”),就自然感到她被牺牲了,被奉献了。且实际上,母亲的能量也不够了,无法把孩子供到独立,只能要求孩子“适应现实”,就成了“母亲控制孩子”“母幼共生”。 这是所谓“母亲有牺牲感奉献感”的根源——废话,父权硬要抢占母亲的孕产育,要求并歌颂母亲为父权奉献孕产育,声称这是“为了爱情生结晶”,然后又怪母亲“有牺牲感奉献感”,“占据道德高地”——父权可是实打实的占了母亲的血肉生命付出,还能放下碗就嫌给他吃的人“道德上压迫我”,你都占定了别人的,还不许别人按你鼓吹的,认同“我为爱付出”,那女人怎样面对她被掠夺了血肉付出的事实?这都是父权自己的精分、加戏,投射出的现实,父权却全不认帐,就怪母亲,父权要脸不? 人类目前的集体意识,就是认同父权、认同父权婚姻制度的【父权意识】,所以李雪这段话归问题到母亲头上,是错误的。 应该这样说就对了: 一个人做一件事,实际达成的效果,就是他潜意识里追求的,人类坚持父权、坚持父权婚姻制度,真实的目的,就是为了“父”的利益占有母亲的孕产育、以及孩子,毁养育人类后代这项工作,让女人、母亲、孩子无法身心独立(必须与“父”捆绑、共生)。——看下父权社会妇女儿童的实际地位、处境,这才是实打实的【真实】。
Gooood
幼时缺母爱,内心匮乏感强,应该怎么办(一)?
应该从两个方面,一是了解母权论,理解母亲处境,把自己从仇母中释放,这样其实就会心里舒服很多。 二是链接滋养。本来,人类应该是母亲拥有全权,提供孩子身心滋养+提供物质滋养+提供社会关系滋养,但父权削掉了母亲对物质和社会关系的链接,又控制吸血母亲身心,把母亲身心作为性器、胎器、育儿机器,使母亲身心受创扭曲,无法充分滋养孩子。 在这种情况下,缺母爱滋养的孩子,最好是链接本源滋养。世界本源是“纯粹的空的知觉”,灵修、修佛做的就是链接“空”。 但目前心理学、灵修被作为父权社会的补丁,或对父权社会的逃离,所以投射给社会父权之毒,比如佛教中有仇女意识,比如西方新世界灵修运动是从上层阶级开始,是能打破阶级壁垒,“修行”到“博爱”,还是固化了上层阶级的利益?这还需要观察。 从个体来讲,学习心理学、灵修,去链接本源滋养自己,并且认识到父权压迫母幼,是自己受害缺爱的根源,能一边滋养自己,一边反父权支持母权,是最理想的,这是达到了从本源到自身、再到社会、社会后代的良性流动。
李雪等父权心理学专家说的“丰盛”,是链接物质滋养,这在资本主义社会中,必然造成阶级,上层有了物质滋养,下层是物质奴隶,为上层造物质,滋养上层。链接物质滋养,本来很对。但做过头了,占有物质太多,为了占物质剥削他人,就成了阶级压迫。所以有个说法:父权压迫、母权失落,是和私有制、阶级分不开的,道理就在这里。 作为小民个体,用自己拥有的物质滋养自己,当然是好的。 而本文不仅支持你滋养自己,也提供你社会观、历史观、哲学观,帮你看世界时眼光更清楚,这样也能更清楚看到自己。
此文是回答@吃瓜吃鲸吃面 提出的讨论[good]。 
缺时缺母爱,内心匮乏感强,应该怎么办?(二) http://t.cn/EcxjHxS
Gooood
幼时缺母爱,内心匮乏感强,应该怎么办(二)
之前讲过,幼时缺母爱,内心匮乏难耐,该怎么办? 我建议过,了解身心母权论,母权心理学,了解为什么自己作为父权社会中的孩子,必然缺母爱,这就能从“我妈为什么就是不爱我?我妈为什么就是不能觉醒了,来爱我?”这类心理冲突中释放,看清现实,看清了,就能放下。 然后就是需要滋养,这有三条路,越后面的越解决问题:链接物质、链接能给你爱的人、链接本源。
链接本源是最根本的解决方法,也有两条路,一是佛学的方法:打坐禅定,就是静心,念头、感受彻底静了,就剩下本源。 另一个是心理学的方法,觉察潜意识,认知到潜意识念头,一般是有解决不了的难题,压抑成了潜意识,然后认识到如何解决这个难题,潜意识就会放下这个念头,这样解决的念头越多,人就越接近本源:“纯粹的空的知觉”。
Gooood
为什么“要找个真爱你的男人结婚”?
婚姻制度就是奴隶社会发明的,占女奴和孩子的奴隶制,沿续至今。 女人自由恋爱,不结婚,生自己的孩子,拒绝父权,才是真正的【母】。(但目前父权社会大环境对母幼很恶劣,不建议生育) 父权家庭中的所谓“全职妈妈”,就是人身权、性权力、子宫使用权、母权,全部让渡给男人,全部失权,这就是奴。她让渡给男人这么多,能不渴望男人“爱”? 那已经不是真正的爱,是女人让出女身边界,让出自体,男人吃掉女性自体,夸大自体后,两个边界不清、做了让渡边界交易的人之间,的共生补偿。但女人是出让者,男人可以拿到后,拒绝失去边界而残缺的女人的共生需要,于是,这些女人就失去“爱情”了,就痛到不能活了——实际上是失去自体,导致精神失常,可能是暂时的,也可能留下永不平复的创伤。
Gooood
为什么社会这么仇女?深层心理动机在此 看过一个纪录片,澳大利亚干旱,母袋鼠带着一只刚长大到出育儿袋的小袋鼠,育儿袋里还揣着一只更小的袋鼠宝宝。袋鼠妈妈尽全力找食物和水,糊口自己、哺育孩子。大点的袋鼠宝宝,虽然出了育儿袋,但还是需要吃妈妈的奶。每天,找食物和水都变得更难,后来几乎找不到了。袋鼠妈妈就拒绝大点的宝宝吃奶了。因为妈妈的奶已经快没了,只能给育儿袋里的小袋鼠宝宝吃了。大点的袋鼠宝宝虚弱的跟着妈妈,最后终于倒下了。 想想这事如果发生在人类父权社会,这个妈妈可能会被不喜欢仔细了解情况、听到点皮毛“妈妈饿死了孩子”就激动的网民骂,尤其如果袋鼠妈妈拒绝小袋鼠吃奶时,显得情绪不好,“不够温柔”,看上去是“孩子要吃奶,被妈妈骂、粗暴推开”,网民恨不得吃了这母亲。在有的国家可能被审判,可能有牢狱之灾(美国有孕妇不慎跌倒流产,而被判坐牢)。 看见了吗,建造生命这件事,本身是极精细复杂,需要母亲全身心付出,与死亡搏斗的事,让不亲自创造生命的人对母亲造命这事掌权,母亲就处于无法自保、自辨的境地,被敲骨吸髓的剥削她的生命,而母亲被奴役、剥削,必然等于孩子被奴役、剥削,也就是每个人从生命之初就被奴役、剥削。所以,因为人类是母亲创造,母亲必须掌握相应的人类社会权力,才能保障“创造人类生命”这事能做好,也才能保障每个人源头上的人权。即,社会应由母权主导,而不是父权主导,根本就不该有父权。 再开个脑洞,如果那个被袋鼠妈妈拒绝吃奶的袋鼠宝宝,是个雄性,侥幸没死,记恨母亲,长大建立一套“学说”,踩母,踩女人,说母亲、女人就是愚蠢、情绪化、控制孩子、吞没孩子、养育不好孩子,声称男人天生英明,应该建立父权统治母亲、女人,自认为这样就“安全”了——这大概就是孔丘孟轲们的心理动机之一。 孩子不懂母亲哺育孩子是怎么回事,只想得到哺育越多越好,只知道向母亲要哺育,要不到就仇母。孩子当然看不到,资源不够,母亲就无法给孩子足够哺育,而且会放大母亲因资源不够,而拒绝自己要求时的表现,不能容忍母亲因资源不够哺育孩子而情绪低落、崩溃的样子,认为这些都怪母亲“脾气大、无爱”。孩子总想象母亲是完美的,永远温柔体贴,永远要奶给奶,还是充满愉悦的给,如果母亲没饭吃、太累、有乳腺炎等等,给不出奶,并对孩子要奶表现出为难、拒绝、反感,孩子就感到被严重拒绝、攻击,会记下这“创伤”,既造成孩子自己抑郁、有心理乃至精神问题,也造成孩子仇母,可能长大了如孔丘,把仇母仇女能量投射到全社会,使母亲、女性处境更难。有很多强奸犯、杀人犯,都有这个心理动机——仇母所以仇女。就算没有到这个程度,普通人的仇母仇女情绪,也就在制造整个社会仇女的氛围。 ——所以女人千万不要在资源不够的情况下生孩子,这是付出血肉生命,生养个孩子来恨自己,而且孩子本来也没错,孩子被带到这个世界,需要哺育却得不够,很痛苦无助,且认知力不足,哪可能看到历史、社会条件,哪可能看到母亲的处境,只能统统怪母亲。而父权社会,基本上都是育儿资源不够。一夫一妻两个人,本来就不够照顾孩子,所以一般都得叫上一辈帮忙,父系家族利益关系又特别错综复杂、冲突重重,比如婆媳关系难处;丈夫逃避育儿;母亲忙事业和育儿蜡烛两头烧;母亲做全职主妇又无保障且降低女性就业率、社会地位……一句话,在父权婚姻生孩子,是母亲孩子双输,只有父权赢利,而上面已分析过,母亲孩子输了,就是人类在源头上的人权没得到保障,也就是父权赢利、人类输了。女人们醒来吧,反婚反父权,让婚姻制度、父权灭亡。 (由此也想起,我作为一个母亲,亲身体验了创造生命的过程,并且恰好我喜欢阅读哲学、心理学、生物学书籍,有这些知识,所以领悟到了从女身权能-男身缺失出发的身心母权理论,2016-17年写了五千多条微博,包括原创+转评,总共至少八九万字的微博+文章,阐释这个理论,我上个帐号炸后,被一群未曾经过哲学高度的思考,去构建这个理论的人,抢占剽窃我的理论体系、逻辑框架和内容,号称她们早就自己懂了,是自己“反观女身、母权觉醒”——不经历创造过程的人,和父权一样,都是这个心理:不认为创造是个事儿,觉得自己完全可以把别人的创造物据为己有,且自己不创造就能有,当然是比创造者更高明。并且她们也完美复制了父权的行为:说我指出她们抢占我的理论是“怨气大”——明白父权社会的怨妇羞辱哪来的了吧;说她们不生孩子、也并不是学了我的理论,就自己“反观女身母权觉醒”,显然是更高明,踩母亲,反踩我声明我的原创劳动,是“贪图名利”。) ​​​
Gooood
为什么说从性别比上看,人类是个逆天而行的物种
一个物种,正常来说,应该是雌多雄少,因为雌性增殖出新幼体,雌性是物种延续的主体,雄性只能配种,无法增殖。比如蚂蚁、蜜蜂,绝大多数是(未性发育的)雌性,仅分化出少许雄性用于配种。哺乳动物雄性因竞争交配权打斗,减员也多于雌性。 但人类居然反常的是雄多雌少。怎么做到的?男性建立政经制度和文化,抢占自然资源、各种资源,并且在文化上鼓吹男性优越、鼓吹男性对女性的“攻击性”,使女性一来缺生存资源,二来被文化视作下等、视作男性攻击的对象,使人类偏好多生男、多花资源养男孩,杀女胎女婴、不花资源养女孩,使大量女性,消失在从女胎到成年的各阶段。 其他物种的雄性,都没学会人类雄性这高招:抢占资源,让雌性无资源生存,而做到了靠资源给雄性镀金,哄抬了雄性价值,彻底打压了雌性才是物种主体的高价值,从而男性冒充人类主体,使人类生活在【假】里面,这就是人类社会假恶丑的根源。
Gooood
为什么说婚内生育会造成女性丧失自我,导致情绪问题
以下是一位年轻妈妈的谈话记录,讲出她如何从怨恨母亲,走到理解母亲——理解了母亲“脾气大”“嫉妒女儿”,都是因为婚姻制度使母亲失权,母亲被父权抢劫了血肉付出,以致母亲的自我有严重丧失感,出现情绪问题。她母亲说:“一个女人结婚有了孩子,就好像站在刀尖上,没有办法了。”这是母亲的泣血实话,父权社会、父权心理学总是“不听不听就不听”,就怪女人、母亲还做得不好。所以,女人都别结婚了,没“父”就没这些母亲、女性、孩子的苦难。
谈话记录—— 我妈妈流产两次,第一次流产后上环。带环还怀孕了一次,流产了,摘环的时候肉嵌进去,非常痛,遭罪了,流血流泪。 都不生孩子了,就该男人去节扎。那个环在我妈妈体内那么多年,彻底绝经了才取出来,好好的年华就这样被折磨,想想,不寒而栗。 上环我还以为就放阴道,前些天看科普,那么大一个要通过子宫颈放在子宫里,我的天啊,太惨了。 她第一次去流产,没塞红包,做比较痛苦。第二次有经验了,塞了,就做比较不痛。 以前,我没法想像她有多疼,也没法想象她跟我说的,生我有多难,带我有多难。她讲过,一个女人结婚有了孩子,就好像站在刀尖上,没有办法了。我也理解不了,直到我自己经历。 我小时候也不理解,为什么她要一直找她老公吵架,为什么她嫉妒她老公对我比较好。我还会觉得羞耻,在他们吵架打架时。 现在突然觉得,其实那都是她还没完全死透的自我在努力挣扎。(编者按:这位博友敏锐的感知到了,这是母亲的自我在挣扎。这是符合哲学、认知科学中的“具身理论”的:具有身体是“自我”基础,父权抢劫母亲人身权、母亲的孕产育人身付出,使她的自我受重创,面临自我崩解的危险,当然会造成母亲情绪问题。) 这个社会对女性的痛苦表现,做了太多污名化,却不讨论她们为什么从好好的姑娘变成变态。 就是橘子竟说的婚姻使女人失权,失去完整人身权、母权、人全。最简单的一个事实,都不说,都略过,在外面绕一万个弯子,本质上仍旧是在敲打那个女的:老实点,聪明点,上进点,乖点。所以我现在看到朋友圈那种高大上的劝女奴文,就略过,不看了。
#身心母权论# #母权[超话]# #母权# #母权心理学# #心理学# #心理学[超话]# #反对父权心理学# #父权心理学#身心母权论认为,据认知科学“具身理论”,具有身体是“自我”基础,父权抢劫母亲人身权,使她的自我受重创
Gooood
Gooood
为什么我们很难“活出真自我”
为什么人人都得用【假】自我生存?正是因为,“父”掌握了人类权力,而“父”是【假】体。【假】体“父”投射出了不是真正的母的“妻母”,投射出了【假】自我的人类。这并不是文字游戏。男人和孩子没有天造的身心链接,而只有这【天造的身心链接】,才是【真】,才能养出【真】自我。 男人再诚恳的“爱孩子”,想做“好父亲”,他也不能拥有父【权】,他只能像母系社会那样,站在舅舅的位置,提供【扶助】。因为,当男人拥有对孩子和女人的【权】力时,他就把母幼链接边缘化,他就把孩子客体化,即使他在努力“给”孩子“他的爱”。只有母幼链接不客体化孩子。 当母不是真正的母,而是身负夫权父权的“妻母”,她就必然不在母的本位上,多多少少被【权】边缘化、客体化,她就不能合于天造母幼链接,被父权异化撕裂,痛苦,她的【真】母自体,被强制压抑,于是黑化,于是她会表现为“没安全感”“控制欲强”“暴虐”等。 于是孩子失去真正性命攸关的母幼链接。当然,“妻母”的状况有程度不同,有相对“很好”,相对“很坏”。但“妻母”一定不是【真】母,被【假】体父投射了【假】。 即便“父”是最好的那种—努力“给”孩子“他的爱”,孩子也在被客体化,不过这就是最好的“父幼关系”了,且极少。这社会普遍的“父”是怎样,大家都知道了。 于是,在父权社会的婚姻家庭中出生长大的人类,只能是因为被客体化,而形成了假自我,感到痛苦:“活得不是真正的我”。
Gooood
母亲、女人就不会作恶吗?会。但母权制仍优于父权制 目前母权在微博上、网上一定范围传开了(三年前还没有这个现象,那么它是怎样出现的?),但因为还没有一本完整的母权哲学,所以流传中造成很多误解。因为发微博太容易被剽窃,所以我不会把完整的原创母权世界观、母权哲学放上来,就再解释一个常见的疑问吧:母亲、女人掌权,就不会作恶吗? 答案是,当然也可能会。人人都可能作恶,包括母亲、女人;但母权制仍优于父权制。为什么这么说? 这要用哲学思维,深研人的存在。 我经过观察思考,解释如下: 因为,人性是链接到的,每个人都可以选择链接什么,是链接善还是链接恶。 母亲可以选择链接母性,爱护孩子,也可以选择链接自我意识中的自利部分,出卖孩子的利益,换取自己的利益。 而母亲与“父”的本质区别是,她的母身自然具备母性,只需要她找到,并链接它。 而男身不具备孕产育功能,“父”“父性”并没有身体上的实质存在,只是父权文化生造的概念,男人若能爱护孩子,只因他认同了母亲给予他的母性的哺育。 为什么反对父权社会,主张建立母权社会?一个切入点就是:为了保护人类之中,人性的发源地——母身具有的母性。 父权文化、政经制度,对女性从小歧视剥削,对母亲的生育养育成果:孩子,直接抢归“父”,同时剥削母亲的生育养育劳动。这种情况下,母亲作为一个有自我意识的人类,不能不选择链接自我意识的自利部分,保护自己,舍弃孩子利益;另外,主动出卖孩子给父权,换自己利益的糊涂母亲也会有(为什么说这是糊涂?因为实际上,出卖孩子必然是伤母的,因为母幼链接天然存在,母幼一损俱损,但有的母亲不清楚这点,以为,既然有“父”需要孩子,出卖孩子给“父”自己可获利,这就像以为卖肾赚了苹果手机,自己发达了,是非常糊涂)。 那么,没有父权制,没有“父”,以上两种,父权使母亲链接不到母性的情况,都不会出现。 会不会有女人纯粹是链接自我意识中的自利部分,不链接母性,而剥削压迫孩子?可能也会有。 所以,要建设母权制度、文化,保障母亲可按天性,顺利链接到母性,养育好孩子,赋予孩子充分的人性,使整个社会人性化。 大略如此说说,算是对各种流行的谬误的一个拨乱反正。关于人性是链接到的,也是可以写哲学论文的,我就不多透露免被剽窃了。 总之,好的制度保障人性,坏的制度败坏人性,道理也就在这里——人性是链接到的,每个人可以选择链接什么,好的制度,比如母权制,顺乎人的天性,人就选择链接善,坏的制度,比如父权制,扭曲人的天性,人就选择链接恶。​ 这也提醒我们每个人:你可以选择链接善,放下恶。​​​
Gooood
从美国学的“核心家庭”那套,也是坑。父权伦理本来就是生造的,凭什么让两个认识几年的人,感情要超过对生养自己二三十年的亲人啊,就因为性和“爱情”?父权社会也承认,真正的“爱情”是稀有的,那父权社会还多数人都结婚了,肯定感情纽带不够,说白了就是让男人买子宫,而且全社会打压女人,强制形成买方市场。 被父权洗脑的人一定要惯性思维,说我“被男人伤害了”。恰恰相反,我和我配偶倒是有真“爱情”。为什么我加引号,因为“爱情”解构开来就是性吸引+精神追求相合,不是父权社会神化为的“每对男女间必有的、组建家庭的一股神力”。 而父权社会女人和男人的精神相合,又是对父权社会的共同认识。好比宝黛是有真“爱情”-志趣相投的反抗社会现实。 如果是在顺应自然,不压迫女人,也不压迫男人的母系母权社会,宝黛需要这么苦哈哈的“相爱”吗?我倒是相信,以宝玉的觉悟,如果他了解了母系母权社会的知识,是会反掉父权社会,支持母系母权社会,宁可不“娶”黛玉,而要让黛玉和姐姐妹妹们都不受压迫。 我确实发现,因为我的原生家庭就和大家不一样,所以我说到家庭这方面,很难被大众理解。比如说吧,我讲母权论,我配偶、我爸,也都是认同这理论的,因为他们都懂哲学,都读过恩格斯,稍加点拨就明白了。但大众就要想象,我是“怨妇”,“背着老公搞女权主义,小心被打”。 如果我早明白社会应该是母系母权的,我和配偶也就不会结婚,宁可学习我的偶像波伏瓦和萨特了。但这和时代背景有关,我作为70后大城市知识阶层出身,成长中经历了女性社会地位最高的时期、生活范围,加上原生家庭母系为主,尊女,作为我个人,是没感受到过男权压迫。是育儿学习心理学,结合我的哲学、生物学知识,让我彻底看清了父权社会整个寄生在女人身上,必须反对。
Gooood
父亲很重要? “父”正是人类养育后代有严重问题的原因。 奥秘在于:男性从母体得到肉体与精神,得到母亲的孕育哺育,他为人类养育后代助力,只是把所得返还母体—他应是【育儿助手】。 但男人做“父”,就造成,第一,他要吃占社会资源,才“有本钱娶老婆”;第二,他不能孕产,也无哺育天赋天性,他占有孩子做“父”,是吃占女性做母亲的血肉身心付出。 综上,男人做“父”,从两方面剥夺育儿的资源:社会资源上、母亲给孩子的身心哺育上。 从而,造成母亲无法有充足的社会资源、身心资源,经过母体对孩子的身心链接,给孩子哺育。 还造成母亲因无法满足孩子不断的需要,而身心崩溃,这就是母亲攻击、控制、抛弃孩子的真实原因,也是父权心理学,一边支持“父”吃母,一边剔着牙缝责母的好机会。 这就是“父”对人类养育的根本破坏。 男人应该做【育儿助手】,决不该做“父”。母系母权社会与家庭,可以把男人放在正确的位置上,发挥他的正面作用,阻止他做“父”吃占母亲与孩子的资源,从而,使人类能养育好后代。
//@一天到晚游泳的玉麒麟: 父亲不重要。仇母仇女的人才会说父亲重要。男性只能是育儿助手,不能做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