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论最高法院的时候不要忘了 affirmative action

我飞呀飞
楼主 (北美华人网)
首先,我比较喜欢原来4左4右,加一个偏右但是顾全大局的主法官 Roberts 这样的格局。但是,如果一点要不平衡的格局的话,我还是倾向右,主要就是affirmative action。
右派对Roe vs wade 的攻击肯定是可耻的。但是,攻击分很多种,比如:完全推翻,或者允许各州自行设计如何实施。大多数华人家庭不会受到后者的制约。其实就是跨个州,自费治疗,费用从几百到几千,也就是民主党一个加税。当然如果是全面禁止,那么就是自费跨个国。
接下来是华人关心的aa。上一次最高法院维持aa, 是因为原来的摇摆票, Kennedy支持左派法官。他老人家已经退休了,共和党提了右派法官 kavanaugh, 而现在的中间派 Roberts 明显反对 aa。 他最有名的一句话就是: the way to stop discrimination on the basis of race is to stop discriminating on the basis Of race。但是新晋的kavanaugh 和 gorsuch 都没有直接判过,还是有不确定因素。多一个法官肯定多一分保险。另外,现在哈佛歧视的案件在二审,到最高法院是2022-23,接下来民主党当选的话,万一右派法官身体有什么情况都是不利因素。
所以,我们在听取左派每天关于堕胎的同时,要结合华人自身的情况,选一个有利的方案。
westlake
你不觉得堕胎问题比起上学问题是一个更基本的问题吗?如果因为被强奸,或者孩子有终身残疾,或者怀孕继续会危害母亲人身安全都不能堕胎,女人就会沦为一个生育工具了吗?
我本人绝对不会堕胎,但是我捍卫女人对自己身体做主的权利。这个,我觉得比AA更加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