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残疾人不算中国公民——唐一水

d
dingdingdddd
楼主 (北美华人网)
抱歉,残疾人不算中国公民 原创 唐一水 唐一水 今天 这是一篇旧文。 它很值得重发,哪怕2030年估计都值得在我国重发。
抖音上的,一位残障博主@盲探小龙蛋。 日常会分享,残障人士在生活中遇到的各种困境。
走盲道,头可能会砰地一声,撞到高压电箱。

坐电梯坐公交,没有盲文没有语音播报,到哪里全靠运气。

而最让我作呕的,是视频下的评论:
“优胜劣汰吧,为盲人服务成本太高”
“你要一个城市为你服务?”

“总不能要求事事都将就你”
“我如果是这样,绝对不会给别人找麻烦”
“没必要为了个别人,去改变所有”

这样社会达尔文的话语,充斥着评论区。 以至于博主连发几个视频,悲伤地回应,残障人士很多,无障碍很重要。
但这一切本不该这样。 我们竟然还在认为,残障是个人需要解决的缺陷,而不是社会需要改变的问题。
残疾人就不是中国公民吗?就因为他们残障所以活该被社会冷漠抛弃吗?
他们也纳税,也守法,也是和中国缔结了社会契约的公民。
他们没法出行。 不该是他们难受,他们被指责给人添麻烦。 而该是社会羞愧,没做到服务公民的义务。


1.残障思维的转变
无论最近,还是过去,为残障群体发声的人,一直不少。 可是他们,大多只是呼吁,加强无障碍建设。
但残障群体目前最需要的,其实不止是无障碍设施。 更是社会残障思维的改变。

我们过去总认为,残障是个人的不幸,所有后果都应该由残障者自己去消化解决。
而社会对残障群体,也总是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施舍他们,可怜他们。
残障群体羞于发声,觉得自己是在给大家添麻烦、制造困难。
而其他人,也理所当然地觉得,残障群体是死是活关我屁事。

正如残障up主大程子好妹妹,所说:
这种姿态会导致残疾朋友,丧失掉自己的权利意识。 所以即便是在,国内无障碍这么差劲的情况下,他们都没有站出来,提出改造要求。
反而觉得,这是要个人消化的问题。 那这种自我消化的后果就是,他们都躲起来,变成了隐形人。

但根据《国际残疾人权利公约》。 我们可以明白,残障群体是社会的固有群体。
而为残障群体构建一个无障碍、无歧视的社会,这是一个社会的基本义务,需要社会所有人的参与和支持。
“好像在我们的思考中,只有人去适应环境,却没有意识到,社会的完善正是基于对社会内各个人群的适应。”
——《他们:九位残障者的故事》
总而言之,帮助残障群体,是社会应尽的义务,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做的事。


2.无障碍环境的恶劣
改变残障思维之后,我们可以发现,我国残障群体目前的生活状况并不乐观。
根据调查,我国现有8500万左右残障人士,占总人口的6%。 而我国本科生仅5700万左右,总人口仅占比4%。
但有趣的是,我们感觉大街上,到处都是本科大学生。 而残障群体明明人数更多,为什么我们却很难在大街上,看到他们的踪影?
因为无障碍设施欠缺,没有出行条件。 因为学习和就业困难,没有出行必要。 因为社会歧视太严重,没有出行意愿。
(事实上,不只是盲人,而是所有残障群体)

而我国残联2017年的数据显示,国内无障碍设施普及率仅40.6%。
注:无障碍设施包括,盲道、缘石坡道、无障碍电梯、无障碍洗手间等等。
B站up主骚拳超人和Bigger雄,都曾做过模拟盲人出行的实地体验视频。 在视频中,up主们戴上装备失去视觉,用盲棍沿街上的盲道而走。
最多不出两百米, ,他们就会在当地的盲道上,遇到墙壁、建筑、占用盲道的车辆、违规建设的城市设施。


南京曾做过一个少量抽样调查,受访盲人中,平时会使用盲道的盲人仅占受访者的12%。
盲人不用盲道,反而是非残障群体的我们,在占用盲道、行走盲道。
而对于无障碍设施的占用和破坏,也体现出我国居民,无障碍意识的薄弱。
多少人看到,人行道上用红黄铺就,凹凸不平,带条形或原点的盲道,以为是防滑道、装饰品。 又有多少人,认得车站里的无障碍电梯,理解“有梯必有坡”的必要性……
正是因为不知道、不了解,我们不经意间就会伤害到残障群体的权利。
这实在令人难过。

而更令人难过的是,今年7月,无障碍出行的推广者、北京截瘫者之家的创办人文军,在亲自考察无障碍线路途中,不幸身亡。
导致文军身亡的地方,没有护栏,没有警示。
当天晚上,文军坐轮椅出行(文军为肢体残障),因为无障碍道路被阻,文军只得绕行至这里,而这一绕就是永别。
一个无障碍的推广者,却死在一条有障碍的道路上。 像是对世界的一个滑稽讽刺。
(护栏为出事后所立)
陡峭台阶、层层楼梯、断头盲道,他们的残障在出行上被格外强调。 “你是个残疾人,出门太麻烦太危险,你就老老实实待在家里!”

可其实,他们也能和我们一样出行。 只要有足够完备的无障碍设施,他们也可以,自由自在地行走在阳光下。
例如:
在美国,如果占用无障碍停车位,将面临高达250美元的罚款。 英国爱丁堡,90%的公交车为无障碍低底盘大巴,巴士备有升降机和固定轮椅的装置。
北欧的无障碍酒店,有130多处的设计,可以体现无障碍理念。


无障碍旅行的推广者纪寻表示,在国外相对便利的无障碍道路和设施上,她常常会忘记自己是一个残障者。
在民族自信空前增长的今天,我们却不得不承认,有些外国的无障碍设施确实比中国好。
我们总说,再给我们的社会一点时间,明天总会到来。 但我们,是不是已经等待那个明天太久?
假如没有我们的发声和支持,那个明天是不是会被遗忘在,另一个遥远的明天?
我们对这个社会充满信心,我们只是希望,可以为残障群体出一份力,让那个明天早一点到来。


3.社会困境和歧视
除了出行,残障朋友在求学和工作的道路上,也并不顺遂。 根据相关数据,初中文化以上的残障者,仅占残障群体的15%左右。
就业上,企业因为畏惧增加招聘成本,对残障求职者百般推辞。 数据显示城乡残障者就业率甚至不到50%。
而这些又导致连锁反应,残障群体收入较低,社会参与度小,进一步造成残障群体社会形象的矮化。
残障者,被更“残障”,歧视和刻板印象更加猖獗嚣张。

可事实是,残障群体目前,所承受的歧视和刻板印象,就已经太多太多。
假如你生来残障。 在你刚出生,你就会听到你的家人亲戚窃窃私语,说你这辈子肯定完了,劝你父母把你丢弃或者转送。
你再长大些,长辈们就会送你,去学算命或者按摩,仿佛残障者一生只有资格干这个。
平时你一出门,周围陌生人的异样眼光,就像一把短刀,把你雕刻成动物园的猴子,背后满是窃窃私语。
偶尔会有人搭讪,用一种自以为善良的语气,说你真的好励志,告诉你要坚强要心怀感恩。
......
但其实不是这样! 所谓残障者,不过是打开了人生的另一种可能性。
我残障,不代表我没有未来,不代表我只能去算命按摩,不代表我就一定心理变态需要背负爱和感恩。
蔡聪在《奇葩大会》有段话,很打动我:
“伤残这件事情本身,只是一个人的特点或者条件。 真正让我们的生活,遇到很多问题的。
是因为我们这个社会里面,还充满了太多太多物理环境的障碍,以及我们脑海里的刻板印象。

我残障,不代表我不能出行,只要无障碍完备健全。 我残障,不代表我不能学习工作,只要社会机制合理贴心。
我残障,不代表我不能阳光成长,只要所有人杜绝歧视和居高临下的悲悯。
残障人士也可以活得精彩漂亮,只看我们有没有给他们这么一个条件。
没有残障的个体,只有残障的社会。 而最棒的社会,就是让残障者忘记自己是残障者。


4.最后:发声对于少数群体的意义
在我们的社会上,只要你和大多数人不一样,那你则会被打上“不太OK”的标签,被少数化、边缘化。
老人、孕妇、同性恋,残障人士,跨性别者……
由大多数人制作的利益蛋糕,自然而然,不怎么考虑少数者。 偶尔分少数者一小抹奶油,他们就得感激涕零。
社会上很多人,或者说精致利己主义者。 除非伤害到他自己的利益,不然什么少数不少数的,他永远漠不关心。
我可以理解他们,但我永远不会成为他们。
比起漠然不理,我真心希望我们可以选择发声,选择善良,选择那一份宝贵的同理心。
而且事实上,我们所有人,都有成为少数群体的那一天。
我们不可能永远年轻,永远精壮,永远是这个社会的中流砥柱大多数。 假如我们不曾为少数群体发声,当我们成为少数者,又有谁愿意为我们发声?
请我们坚持发声,坚持为一切少数群体发声。
因为我们永远不知道,我们会在哪一天,成为少数群体的一员。


数据来源&参考资料: 1.第二次全国残疾人抽样调查 2.1977—2017年高考人数和录取率统计 3.大程子好妹妹,《残障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关于歧视和刻板印象|我爱残障学》,B站 4.《残疾人权利国际公约》 5.《他们:九位残障者的故事》 6.中国消费者协会&中国残疾人联合会,2017年百城调研数据 7.骚拳超人,《体验盲人出行困难重重,路人频频伸出援手“送”我回家》,B站 8.Bigger雄,《【暖心】up主体验盲人出行,路人发起爱心接力赛?》,B站 9.钱思名,叶茂,吕天泽,陆子侯,韩振鑫.城市无障碍设施改善规划设计策略及建议[J].规划师,2019,35(14):18-23. 10.纪寻,无障碍旅游,一席 11.飞碟说,《【飞碟说】中国残疾人报告》 12.蔡聪,《世界上不该有“残疾人”》,奇葩大会





sorasky
想多了,明明是韭菜,怎么会自以为公民呢?
Mintcafe
太长的复制懒得看,不过就楼主题目说一下,一个国家的具体发达程度看的是对人类的尊重,譬如对弱势群体的关怀,就从这次疫情钉门,就觉得中国这方面差的还远,确实只是个发展中国家。不过这类思维在中国可能根深蒂固,看版面一些人对平权,穷人孩子上学受照顾之类的诟病,每次捐款闹出的闹剧,毫不掩饰,赤果果的种族歧视,就觉得不乐观,年轻一代相对好很多,一个是时代影响,一个可能是资源相对充裕了些,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压力少了些。
痘痘猪
中国还有公民?不都是屁民吗
Gooood
可是美国出门没办法撞电线杆 但是没人行道啊
lovegreentealatte
近来才叫残疾人吧 记得小时候还叫残废呢 真是这些人以为自己四肢健全就配是公民了 也不看看自己姓什么
g
gatobarb
会不会马上就会变成“受境外势力鼔动,利用残障反党”
oldyouth
韭菜难道还有公民权?残疾人那都不是人,恨不得直接都自我了断不要给社会增加负担
开心闲人
羞愧的说小时候的我就是那中间的网友的心态。 小时候在上海马路上看到盲人的格子路,我妈妈说当时是邓小平因为自己的儿子是残疾所以全国基本都造了盲人格子路,当时妈妈还说超烦的,搞得走路也不方便,当时人还小不懂事也就懵懂的觉得妈妈说的对,为了盲人造路让我们遭罪。出了国后人也慢慢长大懂事,知道懂得残疾人的不容易,懂得同情理解,为以前的想法感到羞愧,同时也想到中国的确太缺乏对弱者的同情心,这是教育的失败!
QLXF
满满歧视的厉害国,你指望什么。
如果不能成为一颗合格的待割韭菜,请不要麻烦zf - wm
l
leilei
早就说了底层人民不算人
ilovevancouver
那些残障人士只是身体不健全,但有更多四肢健全的人却是是心灵和人格残障。
sleepykittie
可怕的是一般民众都不觉得残障人应该有同等权利,在他们眼里是麻烦事多,如同很多评论里说的。基本论调就是残障人低人一等,不配活着 (不管有没有说出口)。他们不会想着这种不幸会不会落到自己或家人身上,不会想到人的基本平等权利。
这种价值观是很可怕的。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但是缺乏普世价值观,一旦成为世界强国,输出的不止是它的产品,更有它的文化和价值观对世界的影响。这是让美国人担忧的。我理解。
s
saison
我有个亲戚腿有残疾,可以走路,就是瘸了。极其聪明,聪明到什么程度呢,到60几岁时候,我考奥赛,随便问他一题,提笔就答,都快40年没看了。。。他年轻时候报考清华多次,因为残疾不录取,最后就放弃了。我就不懂,做个数学物理的faculty,是不是一定要腿脚好才行,清华是长在悬崖峭壁上的燕窝么,瘸子再聪明也不成。
Volans
这个社会也残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