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和遠方,從Timberland到踢不爛

simpsoka88708
楼主 (北美华人网)
相信大家對Timberland並不陌生,這個創立自美國的全球領先戶外品牌。 以Timberland 6吋經典黃靴極具辨識度的黃色皮革高幫靴風靡全球,粉絲更是愛稱這款鞋為“大黃靴” 在兩三年前,街上穿Timberland的男孩跟穿UGG的女孩一樣多,笨重的棕色佔領了商場和步行街。 直到上個冬天,UGG已經幾乎消失在我們的生活裡,只有Timberland堅挺地活到了今天,時不時在潮人街拍視訊裡炸個街。 這倒不是說時尚地位更高更持久,主要是Timberland還沒盤出包漿,得再捂兩年。 放棄總是悄無聲息 對工裝男孩們來說,一雙乾乾淨淨的Timberland,就像一個沒有紋身的朋克,讓人需要花更多時間來相信他的信仰。 鞋子越新越像水電工,沒點手工做舊總是顯得膚淺,每一個買了號稱踢不爛的Timberland的人總是躍躍欲試踢爛它。 “甭管什麼頭層皮、二層皮,我現在最需要知道的就是怎麼把它踢爛。” 一趟地鐵,兩個世界 這種挑戰的微妙之處在於不斷嘗試靠近它被踢爛的臨界點,彷彿在馴服一隻野獸,極大地調動了都市青年們的征服慾望。 “我曾走過山,走過水,其實只是藉助它們走過我的生命;我看著天,看著地,其實只是藉助它們確定我的位置” 因此,當你買下一雙Timberland的時候,你得意識到你離真正擁有一雙踢不爛還很遠,在這個過程中,你需要不斷地試圖踢爛它。 作為享有勞保用品美譽的工裝靴牌子,Timberland 耐用抗造磨練了無數挑戰者的意志。想要踢爛Timberland的人都得先獻祭出自己的腳,每一個磨得通紅的後腳跟都是一次血祭。 它就像你吃不慣的那些地方特產,第一次總是接受不了,過來人都會告訴你多試幾次,滋味就出來了。 養鞋需要的耐心不亞於煲耳機,只有常年累月的行走和悶汗才能呵護出一雙完美貼合腳型、鞋面油光鋥亮的踢不爛。 習慣了磨腳只是第一步,在踢爛Timberland的修行裡,還有很多種必修課程。 一雙4斤重的10061就總是讓追逐時尚的步伐略顯沉重,穿久了之後換雙帆布鞋感覺自己走路都要起飛,穿什麼都能穿出踩屎感。 最近在街上碰到穿Timberland的人,我都會抱以敬意,只有穿高幫AJ的人才能和他們共同體會到盛夏的溫度和溼度。 區別在於AJ上的每一條摺痕都是一道傷口,而Timberland上的每處磨痕都是一塊勳章 更不要說鞋底薛定諤的防滑水平,以及每次過機場安檢都會被欽點脫鞋,雖然他們真正會藏進鞋子的只有增高墊。 旁人是無法理解這種踢爛一雙Timberland的執著的,只有在鄙視鏈裡的人,才能體會到其中的樂趣,每一個老逼都會跟你說一定要把它磨得服服帖帖,但不是每個人都會提醒你有些Timberland是不防水的。 最悶騷的是一邊踢爛還得一邊保養,髒也要髒得均勻。 送去洗鞋店還得加錢 大部分踢不爛靴子變成一雙適腳、顏色沉穩的踢不爛,都是在平坦光滑的地板面上馴服的。 “穿踢不爛登山能把腳幹廢了,現在我最盼望的就是下雨天能穿出去踩踩,感受一下防水功能。” 你問他為什麼穿踢不爛,他跟你聊詩與遠方,但大部分時候他都是在有冷氣的商場裡俯視其他嶄新的Timberland 售價 從實用主義角度看,僧侶們比我們更需要一雙踢不爛 從他們身上意圖發掘Timberland的初心永遠得不到答案,他們自己都困在寫字樓裡做著流水線的PPT,沒有人問為什麼要踢爛踢不爛,因為大多數人不會真的穿著它去到山的那邊,把答案帶回來。 當他們開始回溯Timberland時,會發現這個品牌就跟他們的追求一樣不斷被時代左右和影響。 在上世紀80年代,義大利的富二代們用Timberland搭配羽絨夾克和Levis 501牛仔褲,再加上各種奢侈的裝飾搭配,形成了獨特的Paninaro風潮,與英國Mod族和美國的嬉皮士在非主流的道路上遙相呼應。Timberland也從美國藍領人手一雙的勞保鞋變成了義大利亞文化的標配。 到了90年代初期,Timberland 經典黃靴開始在紐約的黑怕圈裡火了起來,這裡遠離Timberland輻射的鄉村地帶,連Timberland自己都覺得莫名其妙。 根據Rob Walker的《Buying In》裡記載, “傳說中Timberland的第一個'城市'購買者是紐約的dealer——這些傢伙必須整夜站在街上,並需要儘可能選最好的鞋子來讓他們的腳保持溫暖乾燥。” 充分考慮了消費者的職業需求 這變成了一種地位的象徵並引起說唱歌手們的紛紛效仿,很快標誌性的大黃靴成了各大rapper必備的戰靴。 對紐約的黑怕歌手們來說,有兩雙鞋猶如聖物一般居家旅行必備,一雙是Air Jordan 1 Chicago OG,另一雙就是Timberland。   正如Justin Monroe在《Vibe》雜誌裡所說,“踩著樹狀標誌的厚底靴可以更好地抵抗混凝土,鐵絲網和碎玻璃等城市元素。” 對這種街頭力量的反哺,Timberland起初還是保持了距離,但隨著更多黑怕歌手穿上踢不爛表達自己的態度,他們開始擁抱了更多元的價值,開發了更多的樣式和配色,並且和各種潮牌聯名。 在Timberland傳入之前,它身上已經附有了多種完全不同的文化風格的影響:既有工人階級務實抗造的勞動精神,也有街頭份子的反抗基因,當它跟精緻的服裝和飾品結合時,義大利的Paninaro青年已經為我們踐行了最極致的快餐式享樂主義。 “皇后區男子走私了近500萬美元的假TIMBERLAND和UGG靴子” 經濟全球化讓我們買到假Timberland的風險和紐約市民差不多 穿著Timberland的年輕人似乎哪一樣都不能踐行到底,因為他們並不真正歸屬於這些群體的核心:想去遠方的被夾在高樓大廈裡;想及時行樂的在給每次消費標價的同時,也在標價自己;圈內的rapper都穿上了限量版的AJ,畢竟他們不需要在躲避警察的時候翻牆踩過碎玻璃。 奔走在樓宇間的Timberland,就好比停在商場裡的越野車,最大的價值還是來自於每一個側目和注視,這是你充錢換來的附加服務。   即使Timberland官網永遠在打折,磨得越狠鞋子越貶值,親自潤色過的踢不爛還是能帶來硬挺的呵護。 能夠把Timberland踢成踢不爛的人才會知道成功的祕訣:要麼是因為足夠窮,要麼是足夠堅持。 工裝夾克,踢不爛,頹廢風,齊活兒 更多“踢不爛”的相關最新信息,大家可以關注Timberland官網(https://www.timberlandtw.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