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 2021年集中营生活记事

fuji4ever
楼主 (北美华人网)
2020年底,川总依靠他上次竞选成功的基本盘,加上因为向年轻非法移民提供DACA转绿 卡途径,又吸收了一部分拉美裔选民的选票,再次成功当选。
与此同时,中国大陆军队对台湾进行了电磁EMP攻击,虽然对台湾民众直接杀伤很少, 但破坏了台湾很多基础设施,比如电力和通讯,并严重削弱了台湾微电子生产能力。
国际社会开始对中国大陆实行一波又一波的经济制裁。
2021年初某一天,正在家管理某公司数据库的本虾,突然收到一封来自加州某大制药公 司的Gmail说“祝贺你,你的结构生物学科学家职位申请已经被批准!请点击一下连接 ,确认你收到该通知,我们随后将电话联系你讨论薪资问题。”
本虾感到奇怪,我从来没有申请过这家顶尖公司,不过过去几个月,我的确是看了它不 少招聘广告,都是关于结构生物学的。我是偏物理和偏化学的,从来就看不起做生物实 验的,所以一直想搞结构生物学。我想:哎,我上网都是用Chrome浏览器,它总是自动 地登录我的Gmail,看来是把我心里所想摸透了。天上真掉馅饼了,我就点击这个连接, 哪怕是钓鱼网站也无关紧要。”
没想到,点击那个连接5分钟后,手机电话铃声没有响起,门外砰砰砰的敲门声却响起 了。
fuji4ever
我从公寓房门猫眼向外看了一眼,发现门外走道是空空如也,感觉很奇怪。但我还是拉 开了门上防盗链,并打开了房门。
就在这一霎那,我感觉眼前一黑,然后双手被人铐上了冰凉手铐。上次经历这种戴头罩 和铐上冰凉手铐还是十多年以前。
我感觉我两只肩膀各被一个人用力推着,我就跌跌撞撞地被推出公寓楼,然后就什么也 不知道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躺在一张白色席梦思床垫上。
我环顾四周,发现这房间大约只有五六个平方米,四周都是白色墙壁,我面对的那面墙 上有铁门,而我背对的那面墙靠顶部有一个大约30厘米高的玻璃小窗。
又进监狱了!
我再看了看房间布置:靠近牢门有一个金属制洗手池,紧接着有一个金属座便器,紧接 着是一个塑料垃圾桶,紧接着是一张塑料桌子,最后就是我这张床。
牢房里气味很不好闻!我猜是因为我身体散发的废气不能及时排出房间。
突然,牢门那边有响动,门下方一个小窗口打开,一个大金属托盘被推进来。
早已饥肠辘辘的我,飞奔下床,拾起托盘放到桌上开始吃饭。
伙食出乎意料地差!
只有一大碟水煮黑豆(感觉就是把一个Goya黑豆罐头热了热),一小碟米饭(绝对不是 本虾常吃的泰国米或印度米,而是市场上最便宜的米)加了一点玉米粒和胡萝卜丁,一 个迷你型的咸肉三明治,一根布满黑点的香蕉,和一小盒橘子汁(上面写着from concentrate)。
但我还是把它一扫而光。
fuji4ever
因为牢房天花板上一盏灯一直亮着,我无法确定现在是几点钟。我再次环顾四周,看是 否有挂钟或者哪怕是一个带有时间显示的温度计湿度计气压计之类的装置,却一无所获。
我颓丧地又躺回床上,迷迷糊糊不知过了多久又醒来。
这时我又听到牢门那边有响动,门下方一个小窗口打开,一个大金属托盘被推进来。
我飞奔下床,拾起托盘放到桌上开始吃饭。
伙食出乎意料地差!
只有一碗赤小豆粥带点甜味,一个中等大小汉堡包里面夹了一片生菜一片奶酪一块带点 腥味可能没烤熟的鸡肉饼,一个外表有点皱皱巴巴并带有几个虫眼的小苹果,和一小盒 牛奶(纸盒上特别标注本品含有重组牛生长激素即rBST)。
但我还是把它一扫而光。毛主席说过:“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吃完饭,我把先前的托盘和这次的托盘叠在一起,送到门下方小窗口处,又准备躺回床 上。这时,墙上不知哪里安装的小喇叭传来女性柔美的带台湾口音的国语:“Mister夏 ,您好!欢迎您来到学习班。我们很快就会给您递送学习用品。”
果然,没过多久,我可以看到牢门下方那个小窗口再次打开,一个精致的棕色纸盒被推 进来。
我飞奔下床,拾起纸盒放在桌上。
Wow,iPad 10.2-inch, 虽然是最便宜的$329那种,但毕竟是视网膜屏!
不过当我查看其背面标记时,有一点失望,因为上面写着refurbished。
我轻轻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美国这次受新冠打击最大,死了20多万人,政府财政 收入锐减,给我们学员翻新的iPad作为学习工具已经很不错了!”
打开平板,终于可以看到时钟了,现在是山地标准时间晚上8点半。我这才意识到,从 我被逮捕到现在才仅仅过了12个小时。但我原来是住在东部时区,现在却来到了山地时 区,差了2个时区,他们肯定是用飞机把我运过来的。难道我成了什么重要人物?
我发现平板的WiFi显示是接通的,但当我敲入https://www.cnn.com,却怎么也连不上!
突然,墙上小喇叭又传来女性柔美的带台湾口音的国语:“Mister夏,您好!对不起, 我们向学员提供的学习工具只能接驳内部以太网。”
我心头一颤,我被监视了!
接下来,iPad屏幕自动弹出一个中文窗口:“请填写您的姓名,生日,和社会安全号。”
我如实填写了,屏幕又弹出一个中文窗口:“夏先生,感谢您的合作!现在让我们一起 开始学习XXX的罪恶历史。”
我草草地跳过slides和videos,因为我是XXX历史专家,懂的肯定比编写这个学习材料的 人多得多。
突然屏幕弹出一个红色窗口:“对不起,您似乎阅读太快!下面请您回答以下多选题, 以确认学习效果。”
接下来几分钟,我完成了50道题不用检查就点击“提交”。接下来,屏幕弹出一个绿色 窗口:“祝贺您,您的答案正确率98%,目前名列学习班学员首位!”
我感到很生气,怎么不是100%呢?好在绿色窗口下面有一个蓝色连接:“查看您的答案 。” 我点开检查才发现,不是我选错了一道题,而是他们制定的标准答案有错。
我觉得这个所谓学习真是浪费我宝贵时间,就按了一下iPad的休眠/唤醒键,哪知道其 喇叭又传出和我先前听到的一模一样女声:“请您等等!我将马上和您进行视频!”
我这才意识到,这个女声是AI合成的,心里更是冷飕飕的。
屏幕自动点亮,一个完美得毫无缺陷的华裔美女头像出现。
这个iPad完全不听我控制,完全是被远程操控的,我本来气得想把它砸了。但看到这个 美女头像竟然酷似我几年前教过的一个最美华裔女生Michelle,我心又软下来了。管她 是AI还是真人,能看美女脸蛋就是幸福。因为过去很多个月新冠疫情愈演愈烈,我平时 上街都看不到一张脸,因为大家都戴口罩。
fuji4ever
那个AI谈天美女机器人和我天一句地一句聊到了半夜2点,中间每隔大约半小时她就要 花两三分钟脱一次衣服,等我们互相说晚安时它胸前只有一双蓝色口罩了。
疲惫的我躺在床上,突然意识到我被狡猾的它套了很多话,比如说是否用微信,和国内 亲朋联系频率,是单身还是已婚,对性伴要求,等等。
第二天早上6点半,牢门口传来砰砰砰几声,门下方一个小窗口打开,一个大金属托盘 被推进来。
我慢悠悠地下床,拾起托盘放到桌上开始吃早餐。
伙食出乎意料地差!
只有一碗oatmeal(不是我喜欢的桂格牌原味燕麦片, 而是加了很多糖的低价产品,甜 得发腻),一小碟scrambled eggs (感觉是用坏鸡蛋做的,因为有微臭),一小块 toast(吐司里面没有放我喜欢的黄油,什么都没放!),两瓣navel orange(好抠门 ,难道不能提供一整只吗?),再加一个中纸杯咖啡(旁边放了2小包甜味剂我可以酌 情添加)。所有东西都是冰冷的!
要知道原味咖啡我一般只喝热的,而冰咖啡我只喝摩卡、拿铁和卡布奇诺三种,我尝了 一小口寡淡的冷咖啡,就把它倒进了洗手池(不过2小时后我有些后悔,因为牢房里未 再提供饮水,我只好喝自来水)。
我简单洗漱了一下,感觉昨晚才睡了4个多小时,就被吵醒,不但浑身无力,而且胸口 有紧绷感,就想躺回床上。
但床头的AI生成Michelle不会放过我。只见iPad又自动唤醒,美女头像又出现了:“ Mister夏,早上好!昨晚睡得好吗?”
我发现美女头像化了很浓的眼妆,和昨晚淡妆很不一样。我开始仔细端详起来,美女头 像也开始自动搔首弄姿,把我睡意一扫而光。
我就这么傻乎乎地看了5到10分钟。随后美女头像从标准国语变为标准美音:“Mister Xia, Let's get down to business.”
它英语发问,我一五一十地英语回答。不知不觉,就快到中饭时间了。
它问了很多我很隐私的问题,比如为什么我英语不像很多华裔那样有口音,为什么我对 医学和生物学英语词汇这么精通,我都老老实实回答:我上的是湖北省最好的小学和中 学之一,中国最好的大学之一,然后是中国生物学最好的研究所之一,从高中开始,就 有美国来的老师教英语口语,从大学开始,就经常听诺贝尔奖医学奖或化学奖得主来校 讲座。本虾讲求实事求是,绝不自夸。
但是到了下午,我意识到我的实事求是给我带来了麻烦。
fuji4ever
第二天中午,可能是因为我自学历史做题名列学习班学员第一,加上我对AI生成的 Michelle交代了很多个人隐私,午餐得到了很大改善。
第一个托盘被推进来,我慢悠悠地下床,拾起托盘看也没看就放到桌上。突然,牢门那 边又传来响动,第二个托盘又被推进来,出于好奇,我加快步伐拾起第二个托盘放到桌 上,开始打量这二个托盘。
第一个托盘上面卡片写着:Regular lunch,一盘宫爆鸡丁配炒饭,一碗酸辣汤,一个 漂亮的蛇果,比起昨天有了不少改善。
第二个托盘上面卡片用正体字写着:夏先生,您是大學者,這是給您的extra:-) 崇拜 您的M
M是Michelle? 我猜。
再一看菜品,我大喜:一中碟烤鳗鱼,一中碟生鱼片和鱼子寿司,再加一个我最喜欢吃 的很贵的水果--很新鲜的番石榴。量虽然不大,但正是我在新冠疫情以前最爱吃的三样 东西!
我突然心里有一种预感,Michelle是真人。
m
morningcoffee
有点意思。转帖的吗?请写明原作者名。
Heiniu
很好看呀, 楼主请继续贴。
Heiniu
啊, 找到了, 原来是买买提的老id 虾蟹前几个月的作品。
不贴了, 这是全文的链接。
https://www.mitbbs.com/article_t/Joke/342018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