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一个悲伤的人生故事(完结)

ajimm
楼主 (北美华人网)
今天来讲个我家亲人的故事吧。我自己觉得没有经过乱世的国仇家恨,说大悲大喜的人生是不够底气的。 她的故事,够得上悲凉。不幸的是,这些都是真人真事。 比起我挖的其他坑,这绝对是很短的故事。欢迎围观。

最新回帖

s
sunnywu
409 楼
谢谢ajimm的好故事,泪目了。人生真是不容易啊。人生有那么多关,一关关过。 人生三苦是真的苦,有些人不认可,是因为这个人没有经历过,不能感同身受,无法共情。请MM消消气。
脚丫子
408 楼
太喜欢阿吉妹妹的文字,我们可能同龄,经历也比较相似,读起来太多共鸣。也很赞你和你父亲母亲面对时代种种的心态。希望以后能看阿吉更多的文字。
你怎么看
407 楼
粮票这个事情我一直不太懂,看资料那时候一月粮食每人至少26斤,特殊重体力行业40多斤,为什么会不够吃。除了三年粮食短缺时期,这些粮票能兑现吗?还是根本领不到。
wacxg 发表于 2020-08-06 00:53

饿死的人大多在农村,看起来口粮没这么多 https://zh.wikipedia.org/wiki/农村基本口粮
再说了,没钱买别的东西吃,光吃米怎么抵饿?
bean18
aji mm的沙发一定要抢
Pingpink
热贴留名,马克明天看
我喜欢帅哥
赶紧够昂啊!
ajimm
故事的主人公,是我的姨外婆,我外婆嫡亲的表妹。她的名字很好听,叫韵华。为了区分其他姨婆,我一直叫她华外婆。
韵华出生的时候,家里正是烈火烹油般的繁盛。她的父母,是当地最大的锡矿的矿主。 除了锡矿,也买了很多良田,在城里置了许多商铺。锡矿上的矿工,她家的佃农,铺子里请的伙计,说这座城有一半的人在给她家打工都不为过。 搁现在,叫X半城也不为过的。
父母感情也很好,家里儿女成群。韵华排行第八,后来又添了一个弟弟叫俊生。 佣人老妈子带着,出个门各自的奶妈佣人跟着,汽车都要几辆才出得了门。浩浩荡荡,好不热闹。大家都知道,这家的少爷小姐们出门了。
韵华和最小的弟弟跟妈妈感情最好。韵华还记得,每天早上老妈子牵着她的手去妈妈的房里,看妈妈坐在那里由小丫头伺候着熟悉打扮。穿丝绒旗袍带圆滚滚的宝石珍珠项链。 家里这样有钱,但她的父母并不是小说里那样刻薄狠毒的人。 父母给城里的学校医院都捐了很多钱,资助家里佃农矿工的孩子们去那里上学。有病了,也管治疗。出城的路也是他们拿钱出来修。 韵华还小,但依然记得家里时常有受到帮助的人上门来磕头,感谢她父母的各项善举。
她最喜欢夜晚,家里灯火通明,佣人们走出走进,哥哥姐姐弟弟一起跳舞嬉闹,热闹得房子都装不下。
j
jingliujl
马克一次 开场已觉气场
artdong
板凳坐好。
castleonsands
今天来讲个我家亲人的故事吧。我自己觉得没有经过乱世的国仇家恨,说大悲大喜的人生是不够底气的。 但她的故事,我觉得够得上悲凉。不幸的是,这些都是真人真事。 比起我挖的其他坑,这绝对是很短的故事。欢迎围观。

ajimm 发表于 2020-08-05 01:44

楼主的话很赞同,我家族的故事比小说要大气精彩的多,当我从老一辈不同人听说自己家族的故事后,看到当今世界的乱象,要从容淡定的多,现在这个样子和以前的家族经历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另一方面,因为懂得,所以慈悲,对芸芸众生都有悲天悯人的情怀,人一辈子都在类似的爱恨情仇里转,都是天下大势面前的一只只小蚂蚁。
年复一年
没想到也进了第一页,嘚瑟一下
梅干茶泡饭
前排出售瓜子西瓜
sunshire
前排占座,等故事
B
BABYQ
来早了了
Ruth
还接着写吗?我犹豫要不要熬夜等。
2222
期待 前写的真不错
平心静气
来早了,期待好故事
qinglih
mark mark mark
我喜欢帅哥
楼主的话很赞同,我家族的故事比小说要大气精彩的多,当我从老一辈不同人听说自己家族的故事后,看到当今世界的乱象,要从容淡定的多,现在这个样子和以前的家族经历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另一方面,因为懂得,所以慈悲,对芸芸众生都有悲天悯人的情怀,人一辈子都在类似的爱恨情仇里转,都是天下大势面前的一只只小蚂蚁。
castleonsands 发表于 2020-08-05 02:02

强RE. 我听了几位香港前辈抱着个篮球在海里整整一个夜晚,偷渡到香港的故事,还有他们国民党高官父辈和小日本打仗,到和共产党打仗,真是觉得我们这一辈太幸福了。我们平常遇到那些事真的不是事。
ajimm
韵华的妈妈,是我外婆的姨妈。她们姐妹两长得都非常漂亮,年轻的时候就是方圆百里出名的美人。
我外婆的妈妈,是个新时代女性。学堂开放接受女学生的时候,她就报名考了进去。
韵华的妈妈,因为家风严格,旧式的学识也学了很多。在洋学堂了学了一段时间,遇到锡矿矿主家来说亲。相看过以后也就出嫁了。
外婆的妈妈很要强也爱念书,拿家里准备的嫁妆继续求学。毕业以后,在学堂里当了女先生。
韵华的妈妈嫁到离家很远的地方,做了锡矿的女主人,生了许多孩子。生活过得富足安乐。
姐妹两离得远,一直保持通信。韵华的妈妈得闲了,也奔波几天带着最小的两个孩子回昆明去探亲。见见姐姐一家人,见见朋友,去大百货公司珠宝店扫了货,再心满意足回家。
我外婆的妈妈,则嫁了一个书香世家子弟,生了两个女儿。外婆是大女儿,继承了母亲一模一样的美貌,也继承了母亲的性子。要强努力不服输,是不把世界踩在脚底不停歇的性子。
韵华的妈妈很喜欢姐姐生的这个大女儿,每次来,总是带她出去逛街买东西,各样衣服珠宝好吃的好玩的总要给侄女买上几包带回来。因此我外婆也很喜欢这个漂亮大方的小姨,两家人感情很好。

木牛流马
先马上 ajimm的贴要追
SeaTac007
占座听故事。。。楼主继续!
driftingcat
回复 11楼sunshire的帖子
马克马克马克听故事马克
Yue1025
mkmkmk…………
L
Lexiaoyao
喜欢听阿吉mm讲故事!坐等更新
ajimm
外婆的妈妈,我的曾祖,在学校里很受学生爱戴。细致耐心,在同事间也很受尊敬,一路向上做到了校长的位置。她是本地第一位女校长,也是一位非常积极追求上进的新女性。
我的曾祖一心扑在工作上,对家里自然照顾就少了很多。她生第二胎的时候,在月子里发现丈夫和家里的女佣人有不伦关系。于是带着我外婆和尚在襁褓中的孩子离开家另租房子单过。
我曾祖那时候因为办学校,接触了很多政界人士,对政局有了自己的判断和方法。抗战的时候,她拿出所有积蓄和离婚所得赔偿,捐助国民党军队买飞机。之后又在学校带领学生上街头募捐。
我曾祖是不赞成妹妹生育那么多孩子只顾安乐的小日子。所以一直劝说妹妹早日脱离锡矿的生意,想办法做一些其他生意。也劝妹妹拿钱出来资助当时的抗战,帮助国家。
但是韵华的妈妈不愿意掺和太多,虽然也出钱,但并不积极。重心仍放在自己锡矿和其他生意上。
我曾祖在内战爆发后,立场转向了支持共产党。不但积极掩护当时的地下党人士,也参与了部分外围工作。可惜她的女儿,被当时的一个官二代,也就是我外公看中了。当时我外公的爸爸(我祖祖)还在国民党担任要职,家中有钱有势,硬是逼着娶进门了。曾祖虽然极力反对,奈何她也只是个中学校长,怎么斗得过权势滔天的当权派呢?于是眼睁睁看着女儿嫁了。
韵华妈妈上昆明来参加侄女婚礼的时候,我曾祖又再提起让她早日结束锡矿生意离开那里。树大招风的道理,人人都懂,但要结束家族经营了几代的产业,又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且不说赚钱的财路断了,就是平日吃惯了贿赂上供的官员又如何允许他们轻易收手?还有那么多矿工佃农伙计跟着他们,也不是说走就能走的。
韵华的妈妈答应着,但行动得很慢。
MM1mm3
回复 24楼ajimm的帖子
马克 这个故事听起来就很不一般
ajimm
这样一拖,拖过了内战,拖到了解放。
家大业大,目标也大,想跑也是来不及了。
工作队到达城里的那一天,韵华的妈妈就知道凶多吉少。她写了好多封信出去,给平日素有来往的亲戚们。
然而还没等到回信来,韵华的妈妈爸爸就被抓了起来。
锡矿的大矿主,打土豪分田地的最佳对象,擒贼先擒王。韵华的爸爸妈妈被最先拿出来祭旗。
城里的礼堂前,聚集了半数的乡亲们。韵华的爸爸妈妈被绑了双手压到台上,跪在那里听喇叭里工作组宣布他们的种种罪状。
韵华带着俊生,跟在哥哥姐姐后面被带到了审判现场。听了半晌她也不明白,喇叭里说的那个祸害劳苦大众,压榨人民血汗,手上有数不清血债,恶贯满盈的大地主恶霸究竟是谁。
她只看到妈妈爸爸被压得跪在那里抬不起头,哥哥姐姐哭喊着被推到最前面。她想伸手去抓妈妈,却被拿枪的人隔在了外头靠近不得。
hzhzhzgmai
前排占座,等故事
sunshire 发表于 2020-08-05 02:05

一起等待
ajimm
大会开了许久,台下人头攒动,都在等着最后的宣判。
是的,这样“恶贯满盈”的地主夫妻,是要枪毙的。为了震慑,为了往后工作的顺利开展,为了显示人民政府的决心,立即执行!
于是,在昔日矿工佃农活计佣人的面前,在9个儿女的注视下,韵华父母双双被当场枪毙。
孩子们目睹自己的父母,五花大绑,跪着倒下去,满身是血。连遗言也没有一句。
人生之一大不幸:幼年丧母。
韵华的人生开端,便在这里开始了第一个转折。
韵华从来不讲她和父母的最后一面。俊生来我家喝酒,喝醉了,哭得像个2岁的孩子,描述着父母如何躺在那里,身上有洞,汩汩地往外冒着血。
那血流着流着汇聚在一起,蜿蜒向前;流着流着又散开了,渗入泥土,汇入沟渠,被车轮碾过。
终于,那血七零八落地不见了。

MandyF
写得真好呀
888panda777
想跑也来不及了,太可惜了!李嘉诚就是厉害呀
Monokeros
等看故事
ajimm
太晚了我去睡了,明天继续更新。
888panda777
太晚了我去睡了,明天继续更新。
ajimm 发表于 2020-08-05 03:20

谢谢,明天接着听
luckluck
好看,码
blueflybird
排队等着
wait_6737
唉,那个年代,可以想象的悲凉。
insomniac4ever
强帖留名,赶上ajimm的热帖前50楼~~~
Ruoqi
排队等听 写的真好
ucjade
回复 1楼ajimm的帖子
MM好文笔。 休息好了回来更新。等你。
cheekymaomao
喜欢听陈皮梅家的往事,明儿接着来
j
jennyjin
大会开了许久,台下人头攒动,都在等着最后的宣判。
是的,这样“恶贯满盈”的地主夫妻,是要枪毙的。为了震慑,为了往后工作的顺利开展,为了显示人民政府的决心,立即执行!
于是,在昔日矿工佃农活计佣人的面前,在9个儿女的注视下,韵华父母双双被当场枪毙。
孩子们目睹自己的父母,五花大绑,跪着倒下去,满身是血。连遗言也没有一句。
人生之一大不幸:幼年丧母。
韵华的人生开端,便在这里开始了第一个转折。
韵华从来不讲她和父母的最后一面。俊生来我家喝酒,喝醉了,哭得像个2岁的孩子,描述着父母如何躺在那里,身上有洞,汩汩地往外冒着血。
那血流着流着汇聚在一起,蜿蜒向前;流着流着又散开了,渗入泥土,汇入沟渠,被车轮碾过。
终于,那血七零八落地不见了。


ajimm 发表于 2020-08-05 03:13

看的这一段我呼吸困难。想哭
m
mouton
LZ文笔真好,好看,等更新
w
wxfxb
Mark!期待继续。
c
cobai
看得难受
888panda777
这个政府真邪恶.....那时候这些人这么苦的日子为什么过得下去?大概也只有中国人
图样图森普
mm的帖子一定要跟!
hope2018
我外婆的叔叔家发生过非常相似的故事,原本开着当地最大的连锁药店,非常有名望有钱,最后一大家子人是被斗得受不了全自杀了
qingcongsuiyue
回复 32楼ajimm的帖子
妹子,你用语音自动转化文字输入,很快的,别一天一小段的。... ;)
hopemm
看哭了 很喜欢看mm写的东西
似曾相识
乱世里都是蝼蚁。我外公家当年也是城里风光一时的人家,但后来幼年丧父,各路亲戚都来欺负孤儿寡母想捞点财产。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结果解放后,可能算是可怜他们孤儿寡母,在交出了自己家的工厂和店铺之后外公和他妈妈保住了性命,外公接受改造被分配去工厂做工人。从小我就知道,外公家那个里弄的前后的几栋楼,原来都是外公家的,后来是自愿给了国家,所以80年代很多老宅返还或者补偿的好处,我们家也是分文没有的。那一代人的人生,真的太多大起大落了。
热血热胜红日光
回复 5楼ajimm的帖子
是在个旧吗?
我非常怀念云南的蘑菇啊...小时候最爱油鸡枞. 云南的红色泥土(是不是叫紫壤)上长的松树林有一个非常特别的味道, 这种味道我在国外只有在阿拉斯加的森林里感受过
我小时候在云南旁边长大的, 是邻居
86度D
好看好看,期待更新!ajimm你的外婆是韵华妈妈的外甥女,不是侄女~~
n
newenglandchowder
继续啊
n
nicoco
😍又有新故事了!
lycheeberry
mark
xxhz0909
解放前家有薄产的,解放后大都会有类似经历吧。我姥姥家是京郊小地主,解放改变了所有人的人生。财产被剥夺,县城里的亲戚被乱砖砸死,我姥姥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官家小姐,要下地干活。我都帮她搓过玉米棒子,缝过麻袋。我妈北大录取被取消,去了二类学校,一直顶着黑五类的帽子,搞得神经衰弱。两个舅舅大学录取被村干部隐瞒,一辈子务农,四十了娶不上媳妇和我姥姥哇哇哭。最后好歹找了两个,搞得家里鸡飞狗跳。就这,我妈还在庆幸幸亏是在京郊,他家这点财产不算啥,好歹保住了命,要是在外地,都不准活得下来。
爷爷那边是党国一系的,有黄埔毕业生,有总统府供职的,有大学教授,凡是去了台湾的都混得不错,留下来的都比较惨,还有文革把命丢掉的。
u
uglybetty2007
回复 1楼ajimm的帖子
讲得真好,请继续。
ameliamia
回复 51楼热血热胜红日光的帖子
mark,写得真好。
3
3g_KissMe
大清早的,看了心里堵的不行。 我们家也有类似的经历。
大会开了许久,台下人头攒动,都在等着最后的宣判。
是的,这样“恶贯满盈”的地主夫妻,是要枪毙的。为了震慑,为了往后工作的顺利开展,为了显示人民政府的决心,立即执行!
于是,在昔日矿工佃农活计佣人的面前,在9个儿女的注视下,韵华父母双双被当场枪毙。
孩子们目睹自己的父母,五花大绑,跪着倒下去,满身是血。连遗言也没有一句。
人生之一大不幸:幼年丧母。
韵华的人生开端,便在这里开始了第一个转折。
韵华从来不讲她和父母的最后一面。俊生来我家喝酒,喝醉了,哭得像个2岁的孩子,描述着父母如何躺在那里,身上有洞,汩汩地往外冒着血。
那血流着流着汇聚在一起,蜿蜒向前;流着流着又散开了,渗入泥土,汇入沟渠,被车轮碾过。
终于,那血七零八落地不见了。


ajimm 发表于 2020-08-05 03:13

唯有叹息
h
hellensiao
Mark. 写的真好
amberhoho
我姑父家当时拥有我们城市最大的产业 抗美援朝还捐了56个门牌,就是56个院子给政府。结果还是没逃过被抄家,紫檀家具烧了三天三夜。我姑父没上成学,一辈子在工厂做工。
我姑父家当时拥有我们城市最大的产业 抗美援朝还捐了56个门牌,就是56个院子给政府。结果还是没逃过被抄家,紫檀家具烧了三天三夜。我姑父没上成学,一辈子在工厂做工。
amberhoho 发表于 2020-08-05 09:55

这就是为啥共产党高层现在都是些穷凶极恶的人 decent的人都被他们搞得死得死 活着的也被剥夺受良好教育的权利
d
dpg
回复 5楼ajimm的帖子
Mark Mark! I like the writing style.
justfadeaway.
这样一拖,拖过了内战,拖到了解放。
家大业大,目标也大,想跑也是来不及了。
工作队到达城里的那一天,韵华的妈妈就知道凶多吉少。她写了好多封信出去,给平日素有来往的亲戚们。
然而还没等到回信来,韵华的妈妈爸爸就被抓了起来。
锡矿的大矿主,打土豪分田地的最佳对象,擒贼先擒王。韵华的爸爸妈妈被最先拿出来祭旗。
城里的礼堂前,聚集了半数的乡亲们。韵华的爸爸妈妈被绑了双手压到台上,跪在那里听喇叭里工作组宣布他们的种种罪状。
韵华带着俊生,跟在哥哥姐姐后面被带到了审判现场。听了半晌她也不明白,喇叭里说的那个祸害劳苦大众,压榨人民血汗,手上有数不清血债,恶贯满盈的大地主恶霸究竟是谁。
她只看到妈妈爸爸被压得跪在那里抬不起头,哥哥姐姐哭喊着被推到最前面。她想伸手去抓妈妈,却被拿枪的人隔在了外头靠近不得。

ajimm 发表于 2020-08-05 03:03

ajimm 韵华太婆婆这段经历跟我爷爷和太爷爷好像。 共产党几十年尿性不改,与天斗与地斗 不如与人斗。

我太爷爷解放前财产,字画,地全部主动上缴了,而且我们家世代办学修佛堂,饥荒时候开仓振粮救助灾民,有用吗???? 一点卵用没有,依然没逃过被斗的命运。当年被我太爷爷救过的穷b斗他斗的最厉害。 这些人悔过吗?觉得自己错了吗,他们没有。而且90%还是中国的当权者 每次听到家人给我讲这段经历我就呵呵。🙄
公用马甲7
楼主的话很赞同,我家族的故事比小说要大气精彩的多,当我从老一辈不同人听说自己家族的故事后,看到当今世界的乱象,要从容淡定的多,现在这个样子和以前的家族经历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另一方面,因为懂得,所以慈悲,对芸芸众生都有悲天悯人的情怀,人一辈子都在类似的爱恨情仇里转,都是天下大势面前的一只只小蚂蚁。
castleonsands 发表于 2020-08-05 02:02

Re.我前一段时间还担心美元会不会贬成废纸。后来一想,文革时,听说我家长辈把一本本存折都烧掉了。那可是辛辛苦苦的血汗钱,说烧就烧了。货币贬值跟这一比不值一提了。
justfadeaway.
我爷爷是国民党,当年蒋介石把河南当陪都时候参军报国。爷爷从小跟我讲gcd的狠,那是骨子里的,当年跟他们打仗,共产党拿小孩儿冲锋陷阵! 爷爷一念之差49年没有跟着国民党撤退,从此大江大河1949,几十年里经历无数次批斗游街,5个孩子四个因为黑五类,小学都不让上。 我表舅爷(我奶奶的表弟)当年亲历长春围城,也是告诉我gcd狠起来真的是罄竹难书 他们几十年干的是人事儿吗? 必然不是。傻逼一样的党和政府。
Mary_Ann
Re.我前一段时间还担心美元会不会贬成废纸。后来一想,文革时,听说我家长辈把一本本存折都烧掉了。那可是辛辛苦苦的血汗钱,说烧就烧了。货币贬值跟这一比不值一提了。
公用马甲7 发表于 2020-08-05 10:09

我妈说文革的时候怕被批斗,我外公让她趁夜把家里值钱的金银、首饰全包起来扔河里了😂
ZYL
等待你更新,谢谢分享
s
surezzz
好看好看,期待更新!ajimm你的外婆是韵华妈妈的外甥女,不是侄女~~
86度D 发表于 2020-08-05 07:47

准确的说,应该是姨侄女。兄弟的孩子是侄子侄女,姐妹的孩子是姨侄子姨侄女。
猫猫贝贝
我妈说文革的时候,家里成屋子的古董,扔都扔不及。妈妈还有姨妈们半夜把字画用水泡了做纸巾盆子,因为不敢烧,一烧冒烟了,那些人就跑来了。古董往厕所扔,往黄河扔,糟蹋了好多好东西。心痛呀!后来文革结束了,好像把一些抄家抄掉的东西又返回来了,但跟那时候糟蹋掉的东西比太少了。
midwesterner
1949 年中国共产党终于满足了愿望,把人民踩在脚底下变成了奴隶,然后美其名曰“解放”。
lakeway
不是说不热爱中华大地。不是说大陆没有感情。 但是诸位在美国的看官,都应该为自己的后代生活在美国感到庆幸。至少我们可以拿枪保护自己的家人和财产。
happylife2011
回复 71楼猫猫贝贝的帖子
这样的故事实在是太多了,加上最近看的新闻、博主,更是憎恨ccp到极点...
kengdie
确实悲惨
ajimm
我回来继续更新。
韵华记得接下来几天,哥哥姐姐们一一和她告别的场景。 最大的哥哥把弟妹们送给了不同的人家,自己也出去讨生活。闻讯赶来的曾祖,带走了最小的韵华和俊生。 韵华和俊生,就这样来了我们家,成了我们家的孩子。俊生跟着我曾祖改姓了杨,而韵华执意不肯改姓,所以仍保留了原来的姓氏。
曾祖带着这两个孩子开始新生活。外婆那时候生了我妈,正和丈夫闹得不可开交,因此时不时也回娘家来住,帮助照顾弟妹。 再后来,新婚姻法颁布,外婆把外公告上法庭起诉离婚。理由:家暴。 抚养权判给了男方,外婆孤身一人回了娘家。
自此,外婆像带孩子一样带着比自己女儿大不了几岁的韵华和俊生。曾祖母,外婆,韵华,俊生重新组成了新的家庭。 靠着曾祖母一点积蓄,外婆在银行里微薄的工资过活。 曾祖的另一个女儿也结了婚,跟丈夫感情极好。然而她丈夫那边也是一大家子人需要照顾,因此很少回家来,也从没接济过自己的母亲和姐姐。
一口一口
打地主,分田地的事情在现在的中国依然在悄悄发生不是吗,不明不白被打压的富人们,必须要做各种事来讨好执政党。富人不想换国籍逃出来才怪呢。
joyxx
楼主的外婆也挺坎坷,唉
谢谢楼主,讲得很引人入胜
灰蓝哀huihui3
解放前家有薄产的,解放后大都会有类似经历吧。我姥姥家是京郊小地主,解放改变了所有人的人生。财产被剥夺,县城里的亲戚被乱砖砸死,我姥姥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官家小姐,要下地干活。我都帮她搓过玉米棒子,缝过麻袋。我妈北大录取被取消,去了二类学校,一直顶着黑五类的帽子,搞得神经衰弱。两个舅舅大学录取被村干部隐瞒,一辈子务农,四十了娶不上媳妇和我姥姥哇哇哭。最后好歹找了两个,搞得家里鸡飞狗跳。就这,我妈还在庆幸幸亏是在京郊,他家这点财产不算啥,好歹保住了命,要是在外地,都不准活得下来。
爷爷那边是党国一系的,有黄埔毕业生,有总统府供职的,有大学教授,凡是去了台湾的都混得不错,留下来的都比较惨,还有文革把命丢掉的。
xxhz0909 发表于 2020-08-05 08:23

去台湾也不是都过的好的,白色恐怖也死了一堆人
Ruth
插播个小故事。我爸家那边的一个老姑奶奶,家里是有土地收租的,嫁的是二三十里外一个更大的地主家,据说方圆几十里数得着的大户,她出嫁的时候已经离解放没多久了,我小时候家里老人会有时说起她是因为,她出嫁的时候不晓得遵循的哪边风俗,新娘子要天黑了才能出门,嫁妆是可以提前搬运的,她到天黑了才出门上船 -- 水路肯定比陆路慢,但是小河网四通八达,小船比花轿舒服方便,所以那时候那边村里出嫁从水路运嫁妆送嫁很常见,等她到了新郎家,已经半夜,男家婚宴是半夜才开席的。这个半夜开始的婚宴有时候被人拿来谈论一下,后面的故事很少人讲。 她嫁过去没多久解放,然后土改。江南水乡有血债的恶霸地主不敢说没有但是也不多,比例凑不够,就从财产排行来,她婆家就排上了,公公和她老公被镇压了,她们婆媳留下来作为地主婆被监督劳动改造,,她虽是嫁过去不久,当家人还是公婆,也逃不过这顶帽子。她娘家遭遇好很多,可能因为财产规模小,而且毕竟本乡本土,跟其他村民都是几辈子的交情,只是抄没浮财,留下了一家子基本生活需要的物品。
i
iloveGelato
方方写的软埋就是这样的故事,被毛左们恨得要死,说她污蔑土改。实际上土改比她写得还要血腥,谭松那本书我都没敢细看。
ajimm
我外婆的性子很像母亲,坚毅勇敢要强。做什么都要比别人强出一头才甘心。 工作上,没有比她更吃苦能干的;政治上,没有比她积极上进的;生活里,也没有比她更好的女儿、姐姐。 4口人的家庭,感情也很好。外婆真心疼惜韵华和俊生,尽心照顾他们。送他们上学,积极铺路帮她们找工作。 韵华念完中学后就急着出来做事。然而她有那样的家庭出身,也找不到什么好工作。外婆托了关系,让她进了糖业烟酒公司,在食堂烧饭。 俊生不爱上学。小学毕业之后,凭着一张酷似母亲的好面孔和歌喉,考进了艺术团。然而因为他的出身,最后只能在团里做些搭布景搬搬抬抬的工作。
外婆遇到了在大学里教英文的一个老师,再婚了。婚后很快又生了3个儿女,她在工作上也越来越得心应手,文章写得花团锦簇,进了她们银行省分行,给行长做秘书。 外婆接触了更多的人,留了心眼,开始给韵华物色结婚对象。韵华这样的背景,寻常人家护不住她,当然得是政治上过硬的人才行。 外婆没有乱挑,冷眼旁观许久,一个分行的行长就成了最佳人选。这个行长解放前从山西参加革命,一路打仗打到云南。解放后就留在了这里,分到了银行做行长。 在外打仗多年,乡下娶的媳妇早已经离了婚,现在正是孤身一人生活着。 外婆介绍之后,韵华和这个行长见了几次。她喜欢这个男人一身正气,伟岸高大又和气有礼。行长喜欢韵华美丽又朴实,善良文静。 于是,韵华和行长结了婚,过得很和美。
ZoeandJoey
回复 82楼ajimm的帖子
楼主请继续
anai2017
CCP欠人民太多血债,罄竹难书
花生芝麻
文革时灭绝人性的事情太多了,ccp血债累累
ajimm
韵华婚后不久,就怀孕了。恰逢单位给职工盖宿舍楼,行长自然是要分到好房子的,双喜临门,开心地搬家安置。 孕期一切顺利,直至生产。韵华肚子大得吓人,外婆很担心,又托了关系在医院里找好医生准备着。 生产的过程很长,疼了很久,生下一个男孩。医生们忙着收拾的时候,韵华又喊:我肚子怎么还疼,好像还有一个。 果然,又生了一个女儿出来。原来是对龙凤胎。
韵华和行长高兴极了,我曾祖和外婆也欢喜得不得了。那时候物资供应紧张,行长还是想尽办法给韵华张罗吃的,给她坐月子。 韵华自己带孩子也很能干,家里料理得很好很清爽,孩子们也能吃能睡。 到了5个多月的时候,有一天,两个孩子一起发烧。送到医院没多久,两个孩子相继断气了。
两个孩子的死因,我到现在也不知道。
好在后来韵华休养之后,又再此怀孕,生下一个女儿。
这时候文革开始了。韵华的家庭出身,把她再次推到了风口浪尖。好在她丈夫是历史清白有作战经历的革命干部,拼死护着她,倒也平安躲过一劫又一劫。 我外婆就没那么好运。不说她曾经做过国民党家庭的媳妇这段黑历史,就是她平时争强好胜已经戳了很多人的眼。运动来了,不拿她出来做筏子简直是暴殄天物。 于是,我外婆又站在了风口浪尖,被斗得死去活来,最后下放到了农村。外婆带着最小的儿子去了农村,把两个大的女儿留在城里给丈夫照顾。走之前,她写好了离婚书,要离婚。 很快收到回信:不离。你安心改造。
w
whooooever
嘻嘻皮现在尿性依旧
ajimm
比起来,俊生在文革里倒没受什么罪。他本来就是个没存在感的小人物。剧团里各种大毒草大破鞋还斗不过来呢,哪里就轮到他这样的小毒草出头了?于是他在批斗会里成了龙套,上台充充数也就完了。 曾祖母在城里住不下去,有时就收拾衣服去农村找女儿。外婆下放的地方,离当年曾祖做校长的地方不远,那里的乡亲慢慢知道这个女反革命分子是杨校长的女儿,对她也就好多了,并不怎么为难。 一家人在风雨飘摇的时候,还能各自平安地活到了文革结束,实在是值得庆幸的事情。
韵华后来又添了一个女儿。因为身份反动,被单位停发了工资,家里靠着行长的工资,也还算不错。文革结束后,行长以前打仗时受过的伤开始频频发作,工作了没几年就离休回家了。 韵华单位恢复了工作,她又去揽了一些糊信封的工作回来补贴家用,日子也还过得去。 韵华的大女儿名叫晓红。她一路都很争气,在学校成绩非常之好,从来都是第一名。高考考上华西医学院。之后又留下来读了研究生,毕业之后分配回了药物研究所,很受器重。 小女儿名叫晓萍,性子很倔,又有主意。
KQuar
回复 81楼iloveGelato的帖子
看了一楼开场,我就开始伤感了… 就知道会是个起起落落的故事,哎 产党这leilei罪行何时能被清算?
kengdie
plz go on
harmaline
顶楼主,边🐎边看
nobully
回复 1楼ajimm的帖子
mark。
keaclin
Mark字数
ajimm
有一日,晓红回家来说,她要结婚了,对象是高中同学。 韵华并不是很满意这个男孩子,她觉得这个男孩子不求上进,不务正业。到现在了连个正经工作也没有,一天到晚打零工。关键是性子很轻浮油滑,跟自己实心眼的女儿不是一路人。 然而晓红极力坚持,并说自己在高中时期就选定了他做未来的人生伴侣。韵华和行长拗不过,也就同意了。 家里经济并不宽裕,韵华和行长拿出所有积蓄替女儿置办了家具,小两口在晓红单位分的房子里结了婚。婚后,晓红有了一次去日本考察的机会,趁机买回了彩电和洗衣机,带回小家。 韵华的二女儿晓萍,也考上了中专,读财会专业。 日子很安定,一天天开始好起来。 然而行长的身体,已经走到了灯枯油尽的时候。有天睡觉起来,他喊头疼,马上就倒下了。送到医院,就不过来,去世了。
人生第二苦,中年丧夫。
所幸女儿们都已经长大了,韵华小小跌了个跟头,还可以继续向前走。
QQ.com
看到我心惊肉跳的。韵华生的龙凤胎,好好的,怎么就突然间没了。是不是在医院里被人害了吧。那个年代,人心好疯狂。人一辈子要吃多少苦头才能闭上眼入土。动荡社会里面人命入草芥。我们这种和平年代里面出生成长的人,真是太幸福了。
erieri
被时代巨轮碾压的人生,任谁也逃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