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云初:不忘初心归国投身芯片业 守得云开见月明

骑大马
楼主 (北美华人网)
民族英雄李云初
https://www.laoyaoba.com/html/share/news?source=app_android_v2&news_id=722108
【本期人物】李云初,1972 年生于湖南临澧,苏州云芯微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拥有中国科技大学电子工程学士、硕士和美国德克萨斯农工大学(TAMU)电子博士学位。曾在美国ADI及TI等公司从事高速高精度数据转换器芯片设计以及领导项目团队近10年。2009年,入选“国家千人计划特聘专家”;2010 年,在江苏省昆山市创办苏州云芯微电子。2016年6月,云芯公司被中国电子(CEC)旗下的中国振华集团增资控股。
图示:李云初
2013年8月的某一天,一篇题为《又见“汉芯”:国家千人计划特聘专家李云初起底》的文章在网上曝光,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传播开来。
在该网文中,李云初博士被冠以“陈进第二”的头衔,为此他的个人声誉濒临崩溃,频频遭受业内同行的指指点点。与此同时,他所创办的公司——苏州云芯微电子也因先后面临业务合同暂停、融资困难、资金链紧张等一系列严峻考验,离破产仅一步之遥,最终公司在2016年被中国振华集团收入麾下后才得以再次“复活”。
李云初与幕后此文的策划者有何过结,对方为何要炮制这样一篇文章?经历重创后的李云初,是如何顶住压力、带领团队重新起航的呢?带着疑问,笔者来到昆山拜访了李云初博士,在此次采访中,他首次公开讲述了这件事情的起因和详细经过,以及自己的心路历程。而这一切,笔者都将在文章中为大家一一揭晓。
从小对电子类产品感兴趣 1972 年出生于湖南省临澧县的李云初从小就是一名学霸,1989年以湖南省理工科状元的优异成绩考入中国科技大学无线电系(现已改名为电子工程和信息科学系)。
“我从小就对电子类的东西很感兴趣。由于小时候在农村,家里除了收音机也没有其他的电子产品,小时候看到收音机那么小却能既说话又唱歌就觉得很神奇。长大之后开始订阅电子杂志,自己去买一些电子元器件开始电子制作。”对于选择无线电系的原因,他笑着说道。
在大学时期,李云初亲手做了许多无线电相关的有趣实验,而一次偶然的与移动通信原型机相关的实验让其对芯片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可以说,这也是他和芯片之间缘分的开始。
据他回忆,在科大的时候,他参与了一个研究移动通信系统原型机的科研项目。让他感到惊讶的是,体积如此庞大的原型机功能最终居然要在那么小的手机上实现,芯片才是硬件设计的最终出路。
基于对芯片浓厚的兴趣,李云初在中科大通信专业硕士毕业后,毅然决定出国攻读美国德克萨斯农工大学(TAMU)的集成电路设计博士学位。毕业后李云初幸运地进入美国 ADI 公司从事高端数据转换器芯片设计,从高级工程师升到主任工程师和项目负责人。
投身于国内的“朝阳”产业芯片业
2009年,彼时的李云初已在美国站稳脚跟,然而,在他的内心深处,回国是必然的选择,而创业则是他回国之后所做的又一个重要决定。
他清楚地知道,在美国,芯片产业被称为是“夕阳产业”,因为它已经是一个非常成熟的行业,大公司形成寡头,小公司很难有生存空间。但是,中国比较特殊,由于中国作为电子大国虽然有全球最大的集成电路市场,但集成电路产业长期以来发展严重滞后导致芯片国产化率非常低。李云初认为,国内芯片创业大有可为。
彼时,中国政府对集成电路行业开始提高了重视程度,并出台了多项鼓励政策支持其发展,其中《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所确定的国家十六个科技重大专项中编号01专项就是“核心电子器件、高端通用芯片及基础软件”,编号02是专注芯片制造的专项。李云初2009年回国后在中国电科某研究所,作为技术负责人带领团队完成了多项“核高基”重大专项项目。
完成重大专项研发任务的李云初,很快便开始了自己的创业计划。2010 年,他在江苏昆山花桥开发区创办了苏州云芯微电子,公司主要研制面向军工和工业领域的高性能芯片特别是高速高精度数据转换器(ADC/DAC),而其目标客户也主要是在国内至今仍被国外厂商占据的受控市场领域。
谈及落户昆山的理由时,他坦言主要是因为昆山的地理位置、创业环境和政策福利非常好:“一是购房租房补贴,二是税收的优惠,三是提供免费办公场地。尤其是在花桥经济开发区,公司最早的一批核心骨干都享受了高额购房补贴和个税返还,政策力度确实大手笔。”
与第一笔大订单擦身而过
幸运的是,公司刚成立不久便迎来了首个“开门红”:一笔高达 900 万元的芯片定制委托研发订单。“当时公司刚注册好,我刚办好公章就马上盖章签合同,签好合同就立马去招人,在1个月内迅速组建了一个拥有约20人的设计研发团队,然后大伙儿立即开始加班加点干活。”他回忆道。
创业的开端看似幸运且美好,然而第一单生意却是艰辛而惨痛的。由于缺乏创业经验,云芯公司成立一年后便遭遇了第一个重大挫折。“第一笔大订单最后还是搞砸了。”他无奈地说。
他自己分析认为:“第一单之所以搞砸,主要原因在于一是时间紧,客户希望在一年之内就把芯片做出来,但其实要在一年之内把填补国内空白的单片集成RF收发通道以及高速ADC和DAC的SOC完成,这本身就是一件非常激进的决策;二是因为公司团队成员的磨合不够,对他们的技术水平把握不准导致大量返工使进度严重滞后,最终错过了客户的量产窗口期。”
研发进度滞后,则意味着公司收不到客户按预计节点支付的项目款,这也将直接影响到公司的现金流。为此,李云初只好个人继续增资,再寻求当地政府的投资,才得以让公司能继续运营。
本来是希望凭借这一笔订单在业内打响知名度,但最终还是以失败收场,李云初的内心倍感挫折与焦灼,因为这一次的失败也会直接影响到公司未来去接洽其他的客户。但庆幸的是,他还是带领团队坚持了下来。
“其实客户后来也能理解,因为我们公司做的就是一件开创性的事情,将相控阵T/R单元的RF收发通道包括ADC/DAC全部集成到一颗芯片上去,这在国内属于填补空白。要让临时组建的团队在短短一年的时间内研发出定型产品,是一件极具挑战性的任务。当然,虽然项目拖了期,云芯还是锻炼了团队,也取得了不少可以展示的成果。所以慢慢地,后面的客户也给了我们订单,才得以让云芯继续走下去。”对于如何化解此次挫折,李云初解释道。
因“较真”而身陷网文事件
在李云初的创业生涯中,重大的挫折就有两次,除了前文提到的搞砸第一笔大订单,另一个便是 2013 年的网文事件。作为该篇网文批判对象,李云初不仅频频遭受业内同行的指指点点,云芯公司也差点资金链断裂。
这一切还得从公司逐渐步入正轨后说起。对于一个好的公司来说,技术人才和市场人才缺一不可,因此纯技术出身的李云初迫切地需要一位市场人才协助自己。在业内猎头朋友的撮合下,很快他便招进了一位拥有丰富的市场营销和管理经验的市场副总沈某(化名)。然而让李云初意想不到的是,沈某的加入的同时也意味着梦魇的开始。
在半年左右的工作过程中,李云初慢慢发现,沈某不仅涉嫌私自挪用公款、唆使下属私拿回扣,后来还被查出学历造假,这让他对沈某的人品产生了怀疑。为此,李云初当机立断让沈某和下属走人。
“自此之后,沈某不辞而别,但他并未办理离职手续,当时他在公司还预支了 18 万元,也没有用业务发票来冲抵。所以我让公司律师和他沟通让他再回公司处理一下,把帐了结,但是他却怎么也不愿意回来。”李云初说道,“无奈之下,公司律师建议可以起诉他追回欠款。”
被逼急的沈某传话威胁李云初说:“你要是把我逼急了大家都不好过。”当时李云初认为自己公司没有做过亏心事,所以并没有将沈的威胁放在心上,依然让律师按正规流程准备起诉沈某。
2013年8月的某一天,李云初至今还印象深刻,一篇题为《又见“汉芯”:国家千人计划特聘专家李云初起底》的文章在网上BBS和论坛铺天盖地,使李云初深陷舆论漩涡之中。这篇文章便是沈某与下属合谋所写,目的是为了搞臭李云初打垮云芯。
在这篇迅速传播开来的网文中,李云初被冠以“陈进第二”,为此他不得不面对来自四面八方的揣测和怀疑,不了解真相的时任中国电科的领导要求多个研究所的项目立即暂停付款(几个月后才恢复),云芯公司资金链因此顿时捉襟见肘,公司部分员工也开始怀疑公司是否还能扛过去,竞争对手也以此借机开始挖角。一段时间云芯这艘小船在风雨飘摇中几乎倾覆。
因为网文事件的影响,云芯微电子渡过了 2014 和 2015 整整两年的困难期。由于公司经营惨淡,一部分员工也因此选择离职。
也曾有人问李云初,为什么不去法院起诉沈某呢?“这种事情去法院不合适,因为我们公司的客户很多是要保密的军工客户,网文曝光了他们名字已经让他们对云芯不满,让他们去法庭作证根本不可能。而且即使去法院告赢了,既拿不到赔偿,也不会让这件事情有本质的改变。认识你的还是相信你,不认识的还是会怀疑。”他回应道。
网文事件虽然已经过去多年,但该事件确实为云芯公司带来了重创,因此也有朋友问他:“水至清则无鱼,你开除沈某为了 18 万欠款较真,代价是不是太不值了?”对此,李云初认为:“公司用人一定要有基本的底线,挪用公款、学历造假都说明这个人存在着人品问题,人品问题是大是大非,迟早会出问题。所以开掉他们没有错,但是在具体操作手段以及企业的风险管控上确实应该可以做得更稳妥一些。”
守得云开见月明
2014-2015两年间云芯一直在努力寻找合适的投资方,并且进行了多轮洽谈。从2014年4月开始与中国振华接触,一直到2016年6月振华增资控股,经历了两年多漫长的考察和洽谈。
而之所以最终选择投入中国电子振华集团旗下,李云初表示原因有三:一是因为中国电子振华集团是一家实力雄厚的央企,它能为云芯微电子后续寻找新客户背书;二是因为云芯微电子当前主要面向军工和工业客户,而振华集团作为老牌军工电子元器件央企与云芯的客户群高度重合,能帮助云芯微电子建立品牌和销售渠道;三是因为资金,在重要装备核心电子元器件加速国产化替代的大背景下,中国振华集团能为云芯微电子提供充分的资源保障,帮助后者进入发展的快车道。
虽然云芯微电子经历了整整两年的困难期,但是李云初依然十分看好公司未来的发展前景。尤其是如今毫无缓解趋势的中美贸易摩擦,对于包括云芯微电子在内的国内芯片供应商来说,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机遇。
“此前,我在美国ADI公司负责高端数据转换器芯片的设计工作。我发现这些芯片在中国的用量比较大,除了华为、中兴等一批工业客户外,高端芯片的主要客户还包括一部分特殊的受控市场客户,由于中美贸易摩擦,欧美公司在受控市场的业务量将会迅速萎缩,而国内芯片供应商是定制化设计服务上的不二选择。当前的大环境是本土芯片厂商几十年未见的大好机遇。”他说。
在李云初看来,本土芯片厂商虽然整体上技术落后于国外厂商,但如果选取几个关键产品面向客户系统定制化设计,扎扎实实解决客户痛点,完全有可能走出一条成功之路。同时,因为保密等原因,整机装备单位也只能依赖本土芯片厂商来做定制化设计服务。因此,他从一开始就强调设计师团队正向设计能力的培养,即与客户深度沟通整机系统的需求,找准痛点分清主次,根据用户需求进行顶层设计,同时也充分借鉴国外成功的技术和经验。
一路走来,云芯微电子虽曾多次与关门歇业仅一步之遥,但是筚路蓝缕,玉汝于成,云芯不仅坚韧地生存下来,且已在特定的领域中逐渐崭露头角。对于李云初个人来说,创业之路充满着未知。虽然这条路异乎艰辛,但他十年前毅然回国就是为了集成电路的自主可控,为了这个理想,他毫不畏惧,继续勇往直前。(校对/范蓉)

骑大马
「镁客·请讲」云芯李云初:谁说国内高端芯片无人,我们就在做这件事  https://www.sohu.com/a/294208963_324615
2019-02-12 12:01 提起李云初,业内人对他并不陌生。
自2013年网文事件中被冠以“陈进第二”之后,他遭受同行冷眼、投资人退出、骨干技术人员流失等波折之后,其创办的公司——苏州云芯微电子(下文简称“云芯”)也因此不胜影响,最终“投入”中国电子振华集团门下。
在窘境之下携着“清者自清”的信念,李云初称他当时因此愈发专注芯片国产化事业,埋头研发高端芯片。而如今国际形势波诡云谲,自主可控高端芯片的研发备受重视,本土芯片产业百花绽放,创立于2010年的云芯也迎来重大转机,李云初希冀借助空前良好的发展环境进一步拓展云芯的市场规模。
图 | 苏州云芯微电子创始人兼CEO 李云初
不同于消费类产品芯片,云芯研制的一直是面向军工和工业领域的高性能芯片特别是高速高精度数据转换器(ADC/DAC),而其目标客户也主要是在国内至今仍被国外厂商占据的受控市场领域。
高端芯片国产化任重道远
高端芯片,通俗意义上来说,它是区别于一般消费电子类的芯片,主要应用在军工、航空航天、有线无线通信、汽车、工业和医疗仪器(核磁共振、超声)等对工艺、性能、可靠性要求极高的领域。
目前,全球芯片供应商主要以美日欧企业为主,高端市场几乎被国外供应商垄断。在高端芯片领域,受制于技术水平和人才缺乏以及投入严重不足,高端芯片市场打不开一直以来也是国产芯片厂商无法突破的困境。
2015年,李克强在全国两会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时首次提出“中国制造2025”的宏大计划,要求产业全面升级,我国工业、医疗等领域整机设备市场活力被激发,高端芯片市场也顺势被带动起来。在一路走高的发展情形下,国内部分特殊领域的应用需求也开始成长,但它们却是一块国际芯片巨头无法触及的“灰色地带”,而这也衍生出本土芯片厂商的机会。
因为亲历过,李云初对此深有体会:“此前,我在美国ADI公司负责高端模数和数模转换器芯片的设计工作。我发现这些芯片在中国的用量比较大,除华为等一批工业客户外,高端芯片主要服务的还有一部分特殊的受控市场客户,而美国公司在受控市场客户的渠道拓展特别是定制化设计服务上还是会存在问题,这就让我看见了市场的机会。”
类似于李云初创办云芯,这样的市场形势为很多有意愿拼搏的创业者提供了舞台,也催生了一批有价值的初创公司。但是发展十多年,在大力提倡国产替代的背景下,国内能够从事高端芯片设计的公司却依然凤毛麟角。
开启芯片国产化正向设计
不可否认,因为时代环境和政策的支持,本土厂商多选择做出性能与国际产品相近的芯片,以低价策略去替代原有的国外高性能芯片以找出自己的生存之道。以华为、小米等整机厂为例,他们皆借助低端市场之力而崛起,这对以消费类产品为代表的中低端芯片厂商也同样适用。但在高端芯片市场中,情况就完全不同。
李云初解释说:“其实,早在十多年前,国家就已经开始重视国产芯片,政府部门也要求整机厂尽可能采用国内供应商出产的芯片,但是整机厂替换意愿并不强烈。原因有很多,首先本土芯片厂商多采用逆向设计方式,通俗讲就是照猫画虎,因此在性能指标上多只能达到原厂设计的七八成。如果是消费类产品,这样的及格水平还可以靠低价杀入市场,但是军工类产品往往追求顶级性能,这三成的劣势就是致命的弱点。举个浅显的例子,假如采用国外芯片,雷达能看一千公里,用本土的芯片,你只能看七百公里。那整机厂一定会选择前者,因为这几百公里可能就是生和死的差别。”
如李云初所言,在国内设计水平整体落后于国际水平的现实条件下,整机厂商使用国外芯片属不得已,而为确保出现断供后国内仍具自主供货能力的责任自然落在了各大研究所身上,因而当这一细分领域的国际供应商推出一款新品被整机厂采用,研究所等单位就必须及时仿制出同型号产品。这是市场、技术与利益矛盾冲突下的权宜之策,也是合理考虑。
“可是这里面存在一个问题,只要欧美供应商持续供应芯片,国内仿制单位就永远处于被动替补位置。本土芯片商埋怨整机厂商不给机会,而整机厂商常常责怪国内芯片性能指标和可靠性有差距,但是很显然没有量产应用的历练以及市场效益的反哺,国产芯片产业不可能一蹴而就达到国外水平。这个死循环多年来一直就是国内高端芯片产业之痛。”
九年前,李云初就看到靠仿制芯片做原位替代没有前途,他认为本土厂商要打败国外厂商不能只靠国家扶持政策,根本上还需通过给客户创造更大价值来赢得竞争。
本土芯片厂商虽然整体上技术落后于国外厂商,但是有一个天然的优势,那就是与客户的信任关系可以深入沟通整机系统的需求从而理解客户应用的痛点,选取几个关键产品面向客户系统定制化设计解决客户痛点完全有可能走出一条成功之路,因此他选择创业。从一开始,李云初就强调正向设计能力的培养,即根据用户需求进行顶层设计,同时也借鉴国外成功的技术和经验。事实证明,虽然正向设计一路走来备尝艰辛,但这一坚持也化作了云芯在风雨中砥砺前行的源源动力。云芯通过正向设计打造了一支高水平的团队,同时凭借自己的努力积累了20多项专利等知识产权。
从基础简单芯片到解决方案,高端芯片国产化异军突起
在访谈中,再回顾云芯的成长之路,李云初颇为感慨。而在与他交谈的过程中,笔者发现李云初曾遇到的问题,很多初创公司都很可能面临,或者正在遭遇。
他回忆说,“一开始,我想得比较简单,在ADI工作期间我设计的很多芯片就是面向国内市场的,所以对于ADI某些产品存在的问题和不足我了然于心,因而我就想通过设计出性能更优的芯片来抢占这部分市场,特别是国外封锁禁运的受控市场。”
通过性能优势去和市面上已有的产品竞争,理论上应当能够打开一部分市场,但是事实却出乎李云初所料,“我拿芯片样品去测试,人家也认可你的技术能力,但是一点点的性价比优势很难抵消客户在供货稳定性和产品可靠性风险等方面的顾虑。而且云芯这样一个没有资质的小民企也很难列入很多整机厂商的合格供应商目录,客户更换的成本也很高昂。”
这仅仅是企业在更换渠道时面对的普遍问题。因为高端芯片的特殊性,李云初还遇到了更加棘手的问题,“作为小公司,受控市场客户在考虑采用你的芯片之时,会考虑你能不能够担当得起出问题之后的责任。与消费类产品两三年的迭代周期不同的是,受控市场客户如果采用你的芯片,往往是十几二十年都需要你持续稳定的供货,人家就会担心万一你小公司过两年关门怎么办?”
因此,即便芯片性能占据部分优势,想要靠标准化产品的原位替换来打入被国外巨头占据的高端芯片市场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后来,我就把主要方向转至定制化设计,本质上也可以说是一种产品加服务的路线。”
经过与客户的深入沟通交流,李云初发现国外厂商提供的标准化产品对每一位客户都不是最完美的。换句话来说,即客户需求的差异化导致解决方案的细分市场始终存在。以ADC/DAC产品为例,衡量一款产品的性能好坏一般有数十个指标,而不同客户的需求侧重点有所不同,如A客户会在意前五个指标,而B用户则会在意后五个指标。通过定制化的正向设计,我们可以有针对性地优化提升客户真正在意的重点指标而放宽其他指标,从而提升性价比。
“其实本土厂商可以做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说很多用户都希望系统实现集成化、小型化以及低成本,因此当客户面对系统板上的十几块芯片无能为力之时,我们可帮助客户将之集成为更小的芯片,即单片化或者单封装化系统(SoC/SiP)。这样的服务,对受控市场客户来说,也只有我们国内初创公司才能做好。”
图 | 云芯研制的第一款无线收发通道全集成SoC产品
循着这一思路,云芯凭借自己的研发能力开创了用标准CMOS工艺单片集成无线射频接收和发射通道包括高性能ADC和DAC以及部分数字信号处理的先例,并为中国电科集团等多家整机厂商提供了各类服务。有能力才会选择“逆向”打开市场,从高端定制再下沉到中低端需求,这是李云初的市场拓展思路。
最后
如今,有了受控市场的客户项目作为基础,跨过渠道这道坎的李云初接下来要开始拓展自己的服务范围,准备向民用领域拓展,同时他也不惧怕与同行竞争。
与产品开发类似,在国产替代这件事上,国内产业发展经历过一重“迭代”之后,现如今,整个产业氛围也已不同此前,更多厂商有能力做出与国际芯片巨头比肩甚至快0.5步的芯片产品,因而整个产业环境开始走向了积极一侧,被国际巨头独占的高端芯片市场也逐渐被本土厂商渗透,这是李云初所乐见的,也与他的愿景不谋而合。

phlin
回复 1楼骑大马的帖子
他皮帶底下露出的那塊布 又跟襯衫不同花色
不會是 .....
骑大马
回复 3楼phlin的帖子
应该是手帕
itspid
回复 2楼骑大马的帖子
SB就会欣赏SB。这家伙是点型的汉奸。污毛和汉奸是一家的。呵呵!
据熟悉内情的人士介绍:由于被效仿的ADI芯片应力设计有问题,流片时均会产 生三条裂纹,负责流片的台积电询问如何处理时,李云初指示回复称:ADI芯片原本也 会有三条裂纹,不影响使用,出流片即可。 那位人士介绍:ADI后来出的芯片解决了这个问题,但由于李云初不敢改动线路 设计,依然存在三条裂纹。 那位人士据此判断:李云初连改动芯片设计的能力都没有,更不要提设计芯片 了。由此判断,云芯微迟迟不产品化是由于根本不具备设计芯片的能力,就是为了骗取 资金的。
phlin
回复 4楼骑大马的帖子
手帕塞到皮帶環中?
帝的 晶片設計人才 不浪費一點 die space
骑大马
回复 5楼itspid的帖子
外行话。文科生写的。
什么应力会让这么小的芯片裂开三条缝
Shinlg
千人计划早期得利者, 这两年加入计划的好多人, 他们不是在吃牢饭就是在准备吃牢饭, 可怜
itspid
回复 7楼骑大马的帖子
对SB污毛跟本不值得回应。
itspid


【 在 xiaok1981 (VQGM2831,10baozi) 的大作中提到: 】 : 发信人: sayid (小武), 信区: EE : 标 题: 这算是民族英雄了吧。李云初剽窃ADI原版技术,一步步复制 :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Sep 1 03:45:05 2013, 美东) : 发信人: bingya (bing), 信区: Military : 标 题: “国家千人计划特聘专家”李云初剽窃ADI原版技术,一步步复制“汉芯” 骗局 :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Aug 31 18:16:39 2013, 美东) :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自称掌握国家“高端芯片”技术的云芯公司董事长李 : 云初正在一步步复制7年前陈进“汉芯”的超级骗局。 : : 李云初的A面:美国德克萨斯农工大学(TAMU)电子博士、ADI等从事高性能 : ...................
phlin
回复 2楼骑大马的帖子
SB就会欣赏SB。这家伙是点型的汉奸。污毛和汉奸是一家的。呵呵!
据熟悉内情的人士介绍:由于被效仿的ADI芯片应力设计有问题,流片时均会产 生三条裂纹,负责流片的台积电询问如何处理时,李云初指示回复称:ADI芯片原本也 会有三条裂纹,不影响使用,出流片即可。 那位人士介绍:ADI后来出的芯片解决了这个问题,但由于李云初不敢改动线路 设计,依然存在三条裂纹。 那位人士据此判断:李云初连改动芯片设计的能力都没有,更不要提设计芯片 了。由此判断,云芯微迟迟不产品化是由于根本不具备设计芯片的能力,就是为了骗取 资金的。
itspid 发表于 2020-07-31 00:54

晶片做出來沒啊 能不能用啊
itspid
黄帝后人 @Phoebus_Ji · May 3, 2018
和李云初如出一辙。李云初从ADI偷出高速ADC版图,导致ADI不再雇佣华人
chuyi0823
回复 1楼骑大马的帖子
他皮帶底下露出的那塊布 又跟襯衫不同花色
不會是 .....
phlin 发表于 2020-07-31 00:51

你说话能不能正常点,不要阴阳怪气,台湾的乡民说话都没你这么下作。
骑大马
回复 11楼phlin的帖子
报告林老师,可以用。2019年还去东南大学,也就是南京国立中央大学去招人了。

phlin
回复 13楼chuyi0823的帖子
我說什麼了啊
縉紳士難言也 我乾脆就不說
想聽聽大家的想法
phlin
回复 11楼phlin的帖子
报告林老师,可以用。2019年还去东南大学,也就是南京国立中央大学去招人了。


骑大马 发表于 2020-07-31 01:34

東南大學 那就有解放軍背書了 沒事的
facet
回复 5楼itspid的帖子
外行话。文科生写的。
什么应力会让这么小的芯片裂开三条缝
骑大马 发表于 2020-07-31 00:56

加工过程中残留的内应力啊,工艺制定不好很容易出现这种情况,比如春天压制的三合板到了夏天开裂了
Namama
吹的太过。。 没觉得他有啥强的。。
扯了半天也没正面回应“又见“汉芯”:国家千人计划特聘专家李云初起底" 文章里的那些指责是否是真的。。 我就假设他默认了。。
尤宁丹尼斯
真诚提醒小校友,不要再回美国来了。
Mogley
偷了图纸回去的,现在吹的那么厉害,也改变不了小偷的事实。
yifanqq
美国回去的一大批,基本都是拿着美国的技术的,很多人不认为这是偷,这是问题的关键
denis_sis
如果真有能力,支持他发展技术,但看过去经历,担心只是个说大话的没有底线的人
i
isabel
所以他的公司主要是设计芯片,制造还得台积电? 那不就结了,一冷战立刻关门
骑大马
回复 23楼isabel的帖子
多储备一些。真打起来,就武统了,军管台积电了
phlin
偷了图纸回去的,现在吹的那么厉害,也改变不了小偷的事实。
Mogley 发表于 2020-07-31 07:44

光偷圖紙不行啊 後面還一堆要注意的
出了問題想修改也沒得修 還是得走一大堆老路子
Mogley
光偷圖紙不行啊 後面還一堆要注意的
出了問題想修改也沒得修 還是得走一大堆老路子
phlin 发表于 2020-07-31 10:27

他根本不成的,除了当初偷的东西,自己回去之后除了圈钱,别的新的基本没有。
phlin
他根本不成的,除了当初偷的东西,自己回去之后除了圈钱,别的新的基本没有。
Mogley 发表于 2020-07-31 11:23

那就算出得了晶片 也沒有競爭力
只能用 黨 印的人民幣 灌注 撐一陣子
骑大马
回复 26楼Mogley的帖子
当年也是状元啊
骑大马
回复 26楼Mogley的帖子
中国人科研能力真的不行啊
phlin
回复 26楼Mogley的帖子
当年也是状元啊
骑大马 发表于 2020-07-31 13:32

省狀元應該叫 會元
骑大马
回复 30楼phlin的帖子
各自独立建国不就成状元了么?
i
isabel
回复 23楼isabel的帖子
多储备一些。真打起来,就武统了,军管台积电了
骑大马 发表于 2020-07-31 10:23

白日梦里可以武统一下。现在天天掉火箭,他干得也不怎么样嘛
phlin
回复 30楼phlin的帖子
各自独立建国不就成状元了么?
骑大马 发表于 2020-07-31 13:39

怪不得老毛當年要搞湘獨
不過後來認上了 蘇聯祖國
可以盡享北京女大生 就忘了湘獨初衷了
phlin
白日梦里可以武统一下。现在天天掉火箭,他干得也不怎么样嘛
isabel 发表于 2020-07-31 13:39

回頭核彈射出去 還沒出 帝 區就掉下來
問題會很大
犧牲一個城市 來拯救其他城市
第三種姓應該不太會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