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虽然diss土共,但从来不对他们掉以轻心,因为他们就是家门口的野蛮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