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大爷|大清挨揍,百姓都干嘛去了?

duon
楼主 (北美华人网)
二大爷|大清挨揍,百姓都干嘛去了? Original 二大爷2018 二大爷Alex Yesterday 1900年,北京民众与联军合影   1841年1月,在第一次鸦片战争开始半年之后,英军开始大举进攻林则徐销烟之地——珠江咽喉,虎门。尽管清军严密布防,依然一败涂地。   前后4次战斗,英军仅以伤亡数十人的代价,击毙清军1300余人,俘虏1200人,清军主将关天培阵亡,另一名将领祥福被逃跑的自己人踩踏致死……这场在我们教科书中极为悲壮的战斗在洋人的记载中充满了搞笑的段子。   “……当英舰突破虎门要塞,沿江北上,开向乌涌炮台时,珠江两岸数以万计的当地民众,平静地观看自己朝廷军队与英军的战事,好像观看两个不相干的人争斗。”[1]   “当挂青龙黄旗的官船被击沉,清军纷纷跳水时,两岸居民竟然发出象看马戏看到精彩处的嘘嘘声。”[1]   当时《泰晤士报》的特派记者库克(GeorgeWingrove Cooke)在英军军舰“费勒吉敦号”上观战,他写道:“……百姓到岸边,注视飞过他们头顶的炮弹……向正在炮击省城的水手售卖水果蔬菜,谁能明白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民族?” [2]   库克还是太年轻,不懂得大清自有国情在。 1900年,英军从沙窝门的下水道进京,百姓皆在侧围观   这种搞笑的场景并不是偶然发生,而是多次。比如在1842年7月同样惨烈的“镇江之战”中,清军水师和英军在长江激战时,岸边大批百姓冒着枪林弹雨聚集围观。当清军舰船被击沉时,岸上百姓并不悲伤反到不时爆发出阵阵喝彩声、鼓掌声、尖利的长啸声。   当英军登陆后,正为食物和淡水发愁时,镇江百姓争相将蔬菜、牲畜、粮食和淡水卖给英军。[3]   被渲染为民族英雄,在镇江战役中阵亡的满清将领海龄,一贯瞧不起汉人,在战斗进行中,都不忘记抓“汉奸”,随意处决他认为会叛变的汉人。镇江人写的《出围城记》记载:“人疑副都统欲尽汉人而后止……百姓有违言,即是汉奸,吾兵足以杀之。”,当时被海龄以“锄奸”名义残杀的百姓甚至上万!城中百姓都希望英军早日破城。连他的主子道光皇帝接到奏报都看不下去,说“海龄查拿汉奸,误杀良民不计其数……”[4]   百姓对于满清的恐惧远远胜于英军。所以至死百姓都为英军叫好也就不足为奇了。   我们都以为“三元里抗英”那些民众是中国人的形象,但其实这才是。即便是三元里的故事,也不是因为保卫满清,真实的起因是因为当地百姓听到英军强奸女性的传闻后之后,才义愤填膺,投入战斗的。 1900年联军进入天津,民众推独轮车为联军运粮   即便如此,广东本地人“援英”的远远多过了“抗英”的。同样是三元里,在第一次鸦片战争期间前后就有1200余人投靠英军,主要做向导、马夫、苦力等后勤保障,也有个别直接为英军冲锋陷阵者。连英军都认为这些广东人吃苦耐劳,“如果给予适当的训练和引导,绝对会是优秀的士兵。”[4]   在虎门战役中,林则徐就上奏,有很多老百姓为英军当带路党,“汉奸百余名,由穿鼻湾登岸”,使得英军轻而易举绕过复杂的珠江水道。不仅仅是在广东,其他地方的带路党也是此起彼伏。在宁波,“夷人用汉奸各处打听信息”;在定海,英军在带路党引导下,从清军设防薄弱的后山突袭;镇江战役中,英军“遣汉奸驶驾杉板船,预伏岸侧,乘火轮船开炮头,舍命登岸。”[5]   对于这种民心的反转,满清也是一脸懵逼,震惊不已。主政广东的琦善1841年2月上书道光皇帝,指出广东已不堪作战,原因就在于广东民众除了带路党,其余民众咸被英军诱惑以助敌势。琦善甚至提出了“防民甚于防寇”的观点。   从不反思自己的施政有没有问题,只会视民如寇……谁才是寇,这很难说。   即便是在皇帝眼皮子底下京津地区,王化之地,带路党也是蔚为壮观。   1860年10月18日,英法联军进入圆明园,当联军劫掠完毕传令纵火的时候,“各军并无火器,惟有水桶、水锅而已”。洋人正为缺少纵火之物而着急之际,又是“海淀华人暨华役,将携来之火线、秫秸一切引火之物齐集以待。”联军走后,周边百姓一哄而上,把皇家园林剩余的东西哄抢个精光。[6]   著名诗人龚自珍的儿子龚橙精通英文但穷困潦倒,当时曾在英法联军中任翻译混口饭吃。因为跟洋人干活被骂为“汉奸”。晚清小说《孽海花》借助他的口(实为杜撰),对此回应:“我们本来是良民,上进之路被你们堵死,还被尔等贪官盘剥压榨,衣食都不全,你看我是汉奸,我看你是国贼!” 北京民众为联军架云梯   带路党到了八国联军之役(1900年)的时候,就更为壮观了。联军在天津登陆后,百姓发现这些洋鬼子并没有烧杀掠夺,反而还比清兵规矩。于是,当地老百姓受联军雇佣,用独轮车队为联军把粮草送进城,士绅们甚至组织大量粮草劳军。据英军总司令格兰特的日记记载,有天津百姓甚至为了降暑,给联军送来窖藏的大冰块,一位天津粮商还把自家的豪宅腾出来给联军作为指挥部……   在联军攻入北京的时候,是天津当地民船组成的运输船队通过白河向北京运送物资。清兵一哄而散后,民众竞相扶梯帮助联军翻越北京城墙,堪称奇景。英军在带路党的引导下,直接抄近道从沙窝门的下水道进城,百姓并不畏避,皆在侧围观…… 天津民众为联军组织船运   英国人在多次的战争中也注意到了这些中国的“特殊国情”,敏锐的意识到中国民众“绝不热爱他们的鞑靼统治者”,在战争中要“尽量少与人民做对”。[7]   所以英国人在战斗中,往往是一边狠揍大清,一边张贴布告安民。比如在第一次鸦片战争攻占广州的时候,英军就发布告安民,说作战对象是清政府而不是普通民众,还号召广州人想一想谁才是“真正的祸害”,试图让广州人相信英国人是“这个城市真正的保护者”。[8]   1860年10月16日,决定焚毁圆明园的英军统帅额尔金在北京发布了一份很有意思的中文通告:“兹为责罚清帝不守前约及违反和约起见,决于九月初五日焚烧圆明园。所有种种违约行动,人民未参与其间,决不加以伤害,惟于清室政府,不能不惩罚之也。”[9]   大白话很容易理解,我们烧圆明园是惩罚满清政府,跟老百姓无关,大家该干嘛干嘛。   区分政府和人民这一招,如今看来已经被美帝的某些爱洗碗的胖子学到了。   人民群众觉悟不高,深受皇恩的官员又怎样呢?答案是比百姓还糟糕。   八国联军占领北京后,留下的北京官员给联军司令部送了两面大锦旗:“万国咸喜”和“祝效华封”。“万国咸喜”比较好理解,就是喜大普奔、皆大欢喜,“祝效华封”语出《庄子·天地》,是人民为尧帝祝寿的话,意思是祝你多福多贵多子孙。   自家的国都被人占领了,作为官方代表居然表示大家都很开心,祝福敌军万寿无疆……这个操作也算是空前绝后了,老百姓带路党的那点事,与之相比简直太清纯了。   英国驻广州领事巴夏礼曾经对百姓助阵英军很困惑,问身边的翻译何至于此?翻译说了一句很有水平的话:“国不知有民,民不知有国”。   当国家只是统治者的私产,民众不过是统治者的奴隶的时候,要求民众爱国是可笑且无耻的。民众可能大部分时候出于阶层的限制,显得无力而又愚昧,但是当可以选择的时候,并不愚笨。苟且偷生都是一种奢望,也就不可能会有舍生取义。特别是有人帮他们出拳解恨的时候,倒戈也就在情理之中。   当年群众对夏桀说:时日曷丧,吾及汝偕亡!依我看,还是不要偕亡,因为不值得。爱新觉罗家的大清亡也就亡了,不值得可惜,但人民还得继续生活。搬出小马扎,坐在岸边隔岸观火,也是大快人心的事啊。   2020/7/27
https://mp.weixin.qq.com/s/M5DkDb0fPd3-n_GcNKPKvg
bakayaro
这种文章国内应该秒删吧
本木大人
回复 1楼duon的帖子
这个二大爷写的太好了。不知道映射到后清,万国讨伐时会是怎样的场景?
asd1997
二大爷|大清挨揍,百姓都干嘛去了? Original 二大爷2018 二大爷Alex Yesterday 1900年,北京民众与联军合影   1841年1月,在第一次鸦片战争开始半年之后,英军开始大举进攻林则徐销烟之地——珠江咽喉,虎门。尽管清军严密布防,依然一败涂地。   前后4次战斗,英军仅以伤亡数十人的代价,击毙清军1300余人,俘虏1200人,清军主将关天培阵亡,另一名将领祥福被逃跑的自己人踩踏致死……这场在我们教科书中极为悲壮的战斗在洋人的记载中充满了搞笑的段子。   “……当英舰突破虎门要塞,沿江北上,开向乌涌炮台时,珠江两岸数以万计的当地民众,平静地观看自己朝廷军队与英军的战事,好像观看两个不相干的人争斗。”[1]   “当挂青龙黄旗的官船被击沉,清军纷纷跳水时,两岸居民竟然发出象看马戏看到精彩处的嘘嘘声。”[1]   当时《泰晤士报》的特派记者库克(GeorgeWingrove Cooke)在英军军舰“费勒吉敦号”上观战,他写道:“……百姓到岸边,注视飞过他们头顶的炮弹……向正在炮击省城的水手售卖水果蔬菜,谁能明白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民族?” [2]   库克还是太年轻,不懂得大清自有国情在。 1900年,英军从沙窝门的下水道进京,百姓皆在侧围观   这种搞笑的场景并不是偶然发生,而是多次。比如在1842年7月同样惨烈的“镇江之战”中,清军水师和英军在长江激战时,岸边大批百姓冒着枪林弹雨聚集围观。当清军舰船被击沉时,岸上百姓并不悲伤反到不时爆发出阵阵喝彩声、鼓掌声、尖利的长啸声。   当英军登陆后,正为食物和淡水发愁时,镇江百姓争相将蔬菜、牲畜、粮食和淡水卖给英军。[3]   被渲染为民族英雄,在镇江战役中阵亡的满清将领海龄,一贯瞧不起汉人,在战斗进行中,都不忘记抓“汉奸”,随意处决他认为会叛变的汉人。镇江人写的《出围城记》记载:“人疑副都统欲尽汉人而后止……百姓有违言,即是汉奸,吾兵足以杀之。”,当时被海龄以“锄奸”名义残杀的百姓甚至上万!城中百姓都希望英军早日破城。连他的主子道光皇帝接到奏报都看不下去,说“海龄查拿汉奸,误杀良民不计其数……”[4]   百姓对于满清的恐惧远远胜于英军。所以至死百姓都为英军叫好也就不足为奇了。   我们都以为“三元里抗英”那些民众是中国人的形象,但其实这才是。即便是三元里的故事,也不是因为保卫满清,真实的起因是因为当地百姓听到英军强奸女性的传闻后之后,才义愤填膺,投入战斗的。 1900年联军进入天津,民众推独轮车为联军运粮   即便如此,广东本地人“援英”的远远多过了“抗英”的。同样是三元里,在第一次鸦片战争期间前后就有1200余人投靠英军,主要做向导、马夫、苦力等后勤保障,也有个别直接为英军冲锋陷阵者。连英军都认为这些广东人吃苦耐劳,“如果给予适当的训练和引导,绝对会是优秀的士兵。”[4]   在虎门战役中,林则徐就上奏,有很多老百姓为英军当带路党,“汉奸百余名,由穿鼻湾登岸”,使得英军轻而易举绕过复杂的珠江水道。不仅仅是在广东,其他地方的带路党也是此起彼伏。在宁波,“夷人用汉奸各处打听信息”;在定海,英军在带路党引导下,从清军设防薄弱的后山突袭;镇江战役中,英军“遣汉奸驶驾杉板船,预伏岸侧,乘火轮船开炮头,舍命登岸。”[5]   对于这种民心的反转,满清也是一脸懵逼,震惊不已。主政广东的琦善1841年2月上书道光皇帝,指出广东已不堪作战,原因就在于广东民众除了带路党,其余民众咸被英军诱惑以助敌势。琦善甚至提出了“防民甚于防寇”的观点。   从不反思自己的施政有没有问题,只会视民如寇……谁才是寇,这很难说。   即便是在皇帝眼皮子底下京津地区,王化之地,带路党也是蔚为壮观。   1860年10月18日,英法联军进入圆明园,当联军劫掠完毕传令纵火的时候,“各军并无火器,惟有水桶、水锅而已”。洋人正为缺少纵火之物而着急之际,又是“海淀华人暨华役,将携来之火线、秫秸一切引火之物齐集以待。”联军走后,周边百姓一哄而上,把皇家园林剩余的东西哄抢个精光。[6]   著名诗人龚自珍的儿子龚橙精通英文但穷困潦倒,当时曾在英法联军中任翻译混口饭吃。因为跟洋人干活被骂为“汉奸”。晚清小说《孽海花》借助他的口(实为杜撰),对此回应:“我们本来是良民,上进之路被你们堵死,还被尔等贪官盘剥压榨,衣食都不全,你看我是汉奸,我看你是国贼!” 北京民众为联军架云梯   带路党到了八国联军之役(1900年)的时候,就更为壮观了。联军在天津登陆后,百姓发现这些洋鬼子并没有烧杀掠夺,反而还比清兵规矩。于是,当地老百姓受联军雇佣,用独轮车队为联军把粮草送进城,士绅们甚至组织大量粮草劳军。据英军总司令格兰特的日记记载,有天津百姓甚至为了降暑,给联军送来窖藏的大冰块,一位天津粮商还把自家的豪宅腾出来给联军作为指挥部……   在联军攻入北京的时候,是天津当地民船组成的运输船队通过白河向北京运送物资。清兵一哄而散后,民众竞相扶梯帮助联军翻越北京城墙,堪称奇景。英军在带路党的引导下,直接抄近道从沙窝门的下水道进城,百姓并不畏避,皆在侧围观…… 天津民众为联军组织船运   英国人在多次的战争中也注意到了这些中国的“特殊国情”,敏锐的意识到中国民众“绝不热爱他们的鞑靼统治者”,在战争中要“尽量少与人民做对”。[7]   所以英国人在战斗中,往往是一边狠揍大清,一边张贴布告安民。比如在第一次鸦片战争攻占广州的时候,英军就发布告安民,说作战对象是清政府而不是普通民众,还号召广州人想一想谁才是“真正的祸害”,试图让广州人相信英国人是“这个城市真正的保护者”。[8]   1860年10月16日,决定焚毁圆明园的英军统帅额尔金在北京发布了一份很有意思的中文通告:“兹为责罚清帝不守前约及违反和约起见,决于九月初五日焚烧圆明园。所有种种违约行动,人民未参与其间,决不加以伤害,惟于清室政府,不能不惩罚之也。”[9]   大白话很容易理解,我们烧圆明园是惩罚满清政府,跟老百姓无关,大家该干嘛干嘛。   区分政府和人民这一招,如今看来已经被美帝的某些爱洗碗的胖子学到了。   人民群众觉悟不高,深受皇恩的官员又怎样呢?答案是比百姓还糟糕。   八国联军占领北京后,留下的北京官员给联军司令部送了两面大锦旗:“万国咸喜”和“祝效华封”。“万国咸喜”比较好理解,就是喜大普奔、皆大欢喜,“祝效华封”语出《庄子·天地》,是人民为尧帝祝寿的话,意思是祝你多福多贵多子孙。   自家的国都被人占领了,作为官方代表居然表示大家都很开心,祝福敌军万寿无疆……这个操作也算是空前绝后了,老百姓带路党的那点事,与之相比简直太清纯了。   英国驻广州领事巴夏礼曾经对百姓助阵英军很困惑,问身边的翻译何至于此?翻译说了一句很有水平的话:“国不知有民,民不知有国”。   当国家只是统治者的私产,民众不过是统治者的奴隶的时候,要求民众爱国是可笑且无耻的。民众可能大部分时候出于阶层的限制,显得无力而又愚昧,但是当可以选择的时候,并不愚笨。苟且偷生都是一种奢望,也就不可能会有舍生取义。特别是有人帮他们出拳解恨的时候,倒戈也就在情理之中。   当年群众对夏桀说:时日曷丧,吾及汝偕亡!依我看,还是不要偕亡,因为不值得。爱新觉罗家的大清亡也就亡了,不值得可惜,但人民还得继续生活。搬出小马扎,坐在岸边隔岸观火,也是大快人心的事啊。   2020/7/27
https://mp.weixin.qq.com/s/M5DkDb0fPd3-n_GcNKPKvg

duon 发表于 2020-07-29 00:17

很正常啊,我说过,鸦片战争时,南方会党很多。会党就是天地会,反清复明。广东汉人的抵抗一直存在。英人一来,会党就开始给清军捣乱。所以英军来之前,满清大臣都要抓会党,满清说的汉奸说白了就是汉人里反清人士。
海龄是因为杀的会党太多,英军还没来呐,就杀的满城人头滚滚。海龄死后,江南士人告状,最后道光没办法和了把稀泥。在我党史书上海龄那是殉国的爱国将领。
后来英军常驻香港,很多会党就去香港居住,一定程度上帮满清肃清了会党。
里面说的巴夏礼的问题,应该没有此事。英国人对满汉矛盾知道的很清楚。出使乾隆的马格尔尼的副手记了一件事,他们的船队到了定海,总兵告诉他们,乾隆爷让他们去天津,英国人说没去过,请求派引水员,定海总兵说没问题,你们等会儿。
马上派绿营兵上街,在定海城大街上抓人,抓来上百号人。总兵亲自盘问,筛选,最后挑了两个人,就派他俩去给英国人领航。这俩是在城里开铺子的,说多年不出海了,总兵说不去可以,我换人,一人八十大板。
英国人问那我们给多少钱,总兵说给啥钱,这是当差,到了天津,打发他们走就是了。
这俩哥们业务还很好,顺利把英国人带到了天津,停泊以后,知县说已经接到了圣旨,优待,派了很多中国人去帮英国人卸货、打扫船只、做饭,啥都服务。英国人一问,这些人也是当差,随手抓的老百姓,管饭不给钱。
这些人一有机会就偷东西,啥都偷,被抓住也笑呵呵的,把东西交出来就完事了,没有1个胖子,微胖的都没有。
大清官员的伙食确实让英国人大吃一惊,马格尔尼本人当过驻俄大使,他以为沙皇的宫廷已经很浮夸了,到了大清一看,沙皇吃饭排场还不如一个地方官。而他们在中国见到的老百姓,没一个胖子,和胖胖的英国农民形成鲜明对照。这个可是乾隆盛世啊。
需要说明的是,马格尔尼使团里的人在去中国前都是中国粉丝,被马可波罗游记骗的,觉得中国那是最完美的地方,去了后,都主张要早点把鞑靼人打跑。马格尔尼回国后就建议英国打清朝,因为满汉矛盾极深。鞑靼残暴统治汉人,汉人受不了鞑靼的压迫,满汉不两立,英国人来打满清,汉人会帮助英国人。但这时候法国大革命发生,吸引了英国注意力,救了乾隆爷。
马尔格尼使团里最小的是副手 斯当东的儿子,12岁,汉语说得好,乾隆很喜欢他,赏了他如意。斯当东长大后,成了议员。议会讨论鸦片战争是否开战的问题,斯当东作为见过乾隆爷的中国问题专家发表演讲,一锤定音,他说鞑靼压迫汉人,汉人不会支持鞑靼的。事实证明他说得没错。所以越是中国通,越不喜欢中国政府。自古有之。
有清一朝,汉人一直在试图反抗满鞑子的压迫。满汉矛盾建国后经过共产党多年修饰,给抹和没了。
kongbua
老百姓还有很多巴不得满清快灭亡的……毕竟满清把汉人当二等公民,它早亡自然好了
Menshen
大清不会洗脑,后清就不一样了,真打起来粉红啊自干五之流的一定会跟党国共存亡的
s
saison
你看看图里的孩子,这么大了连个上衣都没有。有个小点的,大概3岁样子的,居然内裤都没得穿。这种统治者,谁会支持
Sisyphus
大清不会洗脑,后清就不一样了,真打起来粉红啊自干五之流的一定会跟党国共存亡的
Menshen 发表于 2020-07-29 03:40

不信,这些都会变成带路党,现在还能给ccp摇旗呐喊的都是毫无节操的你指望他们去冲锋陷阵? 想太多
SAT
cheney123
你看看图里的孩子,这么大了连个上衣都没有。有个小点的,大概3岁样子的,居然内裤都没得穿。这种统治者,谁会支持
saison 发表于 2020-07-29 03:55

没有上衣穿那真的不奇怪。。。70年代没有不穿上衣的大把大把,北京那边叫膀爷,既有方便的愿意,也有节省衣服的涵义。。。三岁没有底裤那就太多太多了,有底裤才奇怪。
g
gatobarb
这个贴子有些内容以前就知道,图好像都挂了
ozer
君视民若草芥,民视君为仇寇
z
zyhbwh
国不知有民,则民不知有国耳。
w
wacxg
人民食不果腹,衣不遮体。英军给些好处,给个工作能赚些钱让家人不挨饿,谁还管皇帝老子。
h
hf.w
连接里有图
flyingforce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历史还在重复
seattlemouse
哈哈. 国内现在写文章都得这么迂回了吗.
stainlessbelief
CCP是最没有资格喊别人汉奸的。CCP用共产邪教残害中国人,受外国势力共产国际的指挥暴力推翻中国政府。
你昨天推翻中华民国就可以,今天别人要推翻你就成了汉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