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非洲裔医生太生猛了,痛斥美国抗疫乱象

d
duoweisa
楼主 (北美华人网)

系统提示:若遇到视频无法播放请点击下方链接
https://twitter.com/i/videos/1287890451769352192
远翔
在YouTube和Facebook上已经被删帖好几轮了。悲哀,美国的言论审查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d
duoweisa
回复 2楼远翔的帖子
和Fauci专家意见不和
蚂蚁蚂蚁
这药就是work的呀。 我最开始很紧密的follow了一阵各种出来的药。羟氯喹对新冠有效是很偶然的发现。 羟氯喹/氯喹本身是治疗疟疾的药,而疟疾是一种寄生虫病,和新冠风马牛不相及。这个药也用来治疗一些红斑狼疮病患。 无意中,武汉发现,红斑狼疮病人凡是在吃氯喹的都没有得新冠,这才觉得这个药是不是有用。之后欧洲做过一个还是两个很小的trial,三十几个人的。
然后再说说反面的消息 1 柳叶刀那篇文章 -- 柳叶刀上有一篇文章为了证明羟氯喹无效,捏造了整一个clinical trial出来。杂志只有审稿的责任,没有负责调查数据真假的责任。那暂且柳叶刀不追究,但是这个捏造的人在我看来真的是应该负刑事责任。 2 英国有个clinical trial说羟氯喹不安全 -- 那篇文章的trial很有问题。用药剂量是标准用药剂量的三倍(或以上,我记不太清楚了) 这个得出的结论实在是要打板子。 3 WHO跑出来乱咬说羟氯喹不安全 -- 这是一个WHO使用了多年的,在非洲用来预防和治疗疟疾的药,怎么忽然就变成不安全了呢?!
再补充两个正面的讯息,我觉得也是为什么现在又开始吵这个事。 文章我老公看了(他是生物方面的,在研究机构,带一个团队),我没仔细看。最近有两篇paper出来,都是retrospective的统计比较了 用了羟氯喹 vs 没有用羟氯喹,两篇文章都得出结论是羟氯喹的那一组明显死亡率降低。主意,这个不是casual - effect,是相关。所以casual - effect还是需要临床试验来验证。 还有我有个朋友在FDA批药的,她总结的很好,有时候trial 失败了只是trial失败了,并不一定是药不行,有可能是设计或者适用不是最佳。比如羟氯喹好像so far我听到的是早期用比较好,晚期好像一般般 (个人印象,不是结论)。如果设计了一个实验试的是晚期插管病人,那就会得出不work的结论。但是是适用不对,不是药不work。
这次这个药被这样的政治化,真的是害了很多美国人的命! 连CNN最近也没办法,出来承认这个药有效了。
capehope
这药就是work的呀。 我最开始很紧密的follow了一阵各种出来的药。羟氯喹对新冠有效是很偶然的发现。 羟氯喹/氯喹本身是治疗疟疾的药,而疟疾是一种寄生虫病,和新冠风马牛不相及。这个药也用来治疗一些红斑狼疮病患。 无意中,武汉发现,红斑狼疮病人凡是在吃氯喹的都没有得新冠,这才觉得这个药是不是有用。之后欧洲做过一个还是两个很小的trial,三十几个人的。
然后再说说反面的消息 1 柳叶刀那篇文章 -- 柳叶刀上有一篇文章为了证明羟氯喹无效,捏造了整一个clinical trial出来。杂志只有审稿的责任,没有负责调查数据真假的责任。那暂且柳叶刀不追究,但是这个捏造的人在我看来真的是应该负刑事责任。 2 英国有个clinical trial说羟氯喹不安全 -- 那篇文章的trial很有问题。用药剂量是标准用药剂量的三倍(或以上,我记不太清楚了) 这个得出的结论实在是要打板子。 3 WHO跑出来乱咬说羟氯喹不安全 -- 这是一个WHO使用了多年的,在非洲用来预防和治疗疟疾的药,怎么忽然就变成不安全了呢?!
这次这个药被这样的政治化,真的是害了很多美国人的命! 连CNN最近也没办法,出来承认这个药有效了。
蚂蚁蚂蚁 发表于 2020-07-28 01:11

羟氯喹有安全剂量,但临床试验结果说对covid-19作用不显著吧,包括上海瑞金医院的结果。 https://www.nih.gov/news-events/news-releases/nih-halts-clinical-trial-hydroxychloroquine https://www.nejm.org/doi/full/10.1056/nejmoa2012410 https://www.nejm.org/doi/full/10.1056/NEJMoa2016638
RCW
回复 1楼duoweisa的帖子
还有这个链接可以看! https://mobile.twitter.com/prageru/status/1287905496104484871
这个是所有医生发言的完整版 https://dlive.tv/v/realpersonpltcs+5cbgLcVMR
大家努力定这个贴! 真相必须被更多的人知道
Ginger2015
在YouTube和Facebook上已经被删帖好几轮了。悲哀,美国的言论审查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远翔 发表于 2020-07-28 00:29

这个上百万点击率的视频下的评论区,很多人也提到视频被删的问题,越来越觉得Fauci太神秘了。
系统提示:若遇到视频无法播放请点击下方链接
https://www.youtube.com/embed/PRa6t_e7dgI
amd06
这药就是work的呀。 我最开始很紧密的follow了一阵各种出来的药。羟氯喹对新冠有效是很偶然的发现。 羟氯喹/氯喹本身是治疗疟疾的药,而疟疾是一种寄生虫病,和新冠风马牛不相及。这个药也用来治疗一些红斑狼疮病患。 无意中,武汉发现,红斑狼疮病人凡是在吃氯喹的都没有得新冠,这才觉得这个药是不是有用。之后欧洲做过一个还是两个很小的trial,三十几个人的。
然后再说说反面的消息 1 柳叶刀那篇文章 -- 柳叶刀上有一篇文章为了证明羟氯喹无效,捏造了整一个clinical trial出来。杂志只有审稿的责任,没有负责调查数据真假的责任。那暂且柳叶刀不追究,但是这个捏造的人在我看来真的是应该负刑事责任。 2 英国有个clinical trial说羟氯喹不安全 -- 那篇文章的trial很有问题。用药剂量是标准用药剂量的三倍(或以上,我记不太清楚了) 这个得出的结论实在是要打板子。 3 WHO跑出来乱咬说羟氯喹不安全 -- 这是一个WHO使用了多年的,在非洲用来预防和治疗疟疾的药,怎么忽然就变成不安全了呢?!
这次这个药被这样的政治化,真的是害了很多美国人的命! 连CNN最近也没办法,出来承认这个药有效了。
蚂蚁蚂蚁 发表于 2020-07-28 01:11

这些人都应该被起诉
amd06
回复 1楼duoweisa的帖子
还有这个链接可以看! https://mobile.twitter.com/prageru/status/1287905496104484871
这个是所有医生发言的完整版 https://dlive.tv/v/realpersonpltcs+5cbgLcVMR
大家努力定这个贴! 真相必须被更多的人知道

RCW 发表于 2020-07-28 04:55

谢谢分享信息
b
beibei0213
楼主你贴的视频已经被删了,真是神速
了无痕
Fauci被录像了,真可悲
silkblouse
已经不能看了
Beingyourself
这药就是work的呀。 我最开始很紧密的follow了一阵各种出来的药。羟氯喹对新冠有效是很偶然的发现。 羟氯喹/氯喹本身是治疗疟疾的药,而疟疾是一种寄生虫病,和新冠风马牛不相及。这个药也用来治疗一些红斑狼疮病患。 无意中,武汉发现,红斑狼疮病人凡是在吃氯喹的都没有得新冠,这才觉得这个药是不是有用。之后欧洲做过一个还是两个很小的trial,三十几个人的。
然后再说说反面的消息 1 柳叶刀那篇文章 -- 柳叶刀上有一篇文章为了证明羟氯喹无效,捏造了整一个clinical trial出来。杂志只有审稿的责任,没有负责调查数据真假的责任。那暂且柳叶刀不追究,但是这个捏造的人在我看来真的是应该负刑事责任。 2 英国有个clinical trial说羟氯喹不安全 -- 那篇文章的trial很有问题。用药剂量是标准用药剂量的三倍(或以上,我记不太清楚了) 这个得出的结论实在是要打板子。 3 WHO跑出来乱咬说羟氯喹不安全 -- 这是一个WHO使用了多年的,在非洲用来预防和治疗疟疾的药,怎么忽然就变成不安全了呢?!
这次这个药被这样的政治化,真的是害了很多美国人的命! 连CNN最近也没办法,出来承认这个药有效了。
蚂蚁蚂蚁 发表于 2020-07-28 01:11

氯喹 主要很早就知道对sars有效果,所以钟南山在广州用氯喹 对新病毒肺炎医治。
wlbsks
https://twitter.com/Surabees/status/1288101467581227011看看这个推,看来疫苗利益集团下了大血本了。
默雨润苗
羟氯喹有安全剂量,但临床试验结果说对covid-19作用不显著吧,包括上海瑞金医院的结果。 https://www.nih.gov/news-events/news-releases/nih-halts-clinical-trial-hydroxychloroquine https://www.nejm.org/doi/full/10.1056/nejmoa2012410 https://www.nejm.org/doi/full/10.1056/NEJMoa2016638
capehope 发表于 2020-07-28 04:49

什么时候用是关键,和tamiflu是一个道理
https://c19study.com/
Global HCQ studies. PrEP, PEP, and early treatment studies show high effectiveness, while late treatment shows mixed results.
默雨润苗
https://www.newsweek.com/key-defeating-covid-19-already-exists-we-need-start-using-it-opinion-1519535
The Key to Defeating COVID-19 Already Exists. We Need to Start Using It | Opinion
As professor of epidemiology at Yale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I have authored over 300 peer-reviewed publications and currently hold senior positions on the editorial boards of several leading journals. I am usually accustomed to advocating for positions within the mainstream of medicine, so have been flummoxed to find that, in the midst of a crisis, I am fighting for a treatment that the data fully support but which, for reasons having nothing to do with a correct understanding of the science, has been pushed to the sidelines. As a result, tens of thousands of patients with COVID-19 are dying unnecessarily. Fortunately, the situation can be reversed easily and quickly.
I am referring, of course, to the medication hydroxychloroquine. When this inexpensive oral medication is given very early in the course of illness, before the virus has had time to multiply beyond control, it has shown to be highly effective, especially when given in combination with the antibiotics azithromycin or doxycycline and the nutritional supplement zinc.
On May 27, I published an article in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Epidemiology (AJE) entitled, "Early Outpatient Treatment of Symptomatic, High-Risk COVID-19 Patients that Should be Ramped-Up Immediately as Key to the Pandemic Crisis." That article, published in the world's leading epidemiology journal, analyzed five studies, demonstrating clear-cut and significant benefits to treated patients, plus other very large studies that showed the medication safety.
Physicians who have been using these medications in the face of widespread skepticism have been truly heroic. They have done what the science shows is best for their patients, often at great personal risk. I myself know of two doctors who have saved the lives of hundreds of patients with these medications, but are now fighting state medical boards to save their licenses and reputations. The cases against them are completely without scientific merit. Since publication of my May 27 article, seven more studies have demonstrated similar benefit. In a lengthy follow-up letter, also published by AJE, I discuss these seven studies and renew my call for the immediate early use of hydroxychloroquine in high-risk patients. These seven studies include: an additional 400 high-risk patients treated by Dr. Vladimir Zelenko, with zero deaths; four studies totaling almost 500 high-risk patients treated in nursing homes and clinics across the U.S., with no deaths; a controlled trial of more than 700 high-risk patients in Brazil, with significantly reduced risk of hospitalization and two deaths among 334 patients treated with hydroxychloroquine; and another study of 398 matched patients in France, also with significantly reduced hospitalization risk. Since my letter was published, even more doctors have reported to me their completely successful use.
My original article in the AJE is available free online, and I encourage readers—especially physicians, nurses, physician assistants and associates, and respiratory therapists—to search the title and read it. My follow-up letter is linked there to the original paper.
Beyond these studies of individual patients, we have seen what happens in large populations when these drugs are used. These have been "natural experiments." In the northern Brazil state of Pará, COVID-19 deaths were increasing exponentially. On April 6, the public hospital network purchased 75,000 doses of azithromycin and 90,000 doses of hydroxychloroquine. Over the next few weeks, authorities began distributing these medications to infected individuals. Even though new cases continued to occur, on May 22 the death rate started to plummet and is now about one-eighth what it was at the peak.
A reverse natural experiment happened in Switzerland. On May 27, the Swiss national government banned outpatient use of hydroxychloroquine for COVID-19. Around June 10, COVID-19 deaths increased four-fold and remained elevated. On June 11, the Swiss government revoked the ban, and on June 23 the death rate reverted to what it had been beforehand. People who die from COVID-19 live about three to five weeks from the start of symptoms, which makes the evidence of a causal relation in these experiments strong. Both episodes suggest that a combination of hydroxychloroquine and its companion medications reduces mortality and should be immediately adopted as the new standard of care in high-risk patients.
Why has hydroxychloroquine been disregarded?
First, as all know, the medication has become highly politicized. For many, it is viewed as a marker of political identity, on both sides of the political spectrum. Nobody needs me to remind them that this is not how medicine should proceed. We must judge this medication strictly on the science. When doctors graduate from medical school, they formally promise to make the health and life of the patient their first consideration, without biases of race, religion, nationality, social standing—or political affiliation. Lives must come first.
Second, the drug has not been used properly in many studies. Hydroxychloroquine has shown major success when used early in high-risk people but, as one would expect for an antiviral, much less success when used late in the disease course. Even so, it has demonstrated significant benefit in large hospital studies in Michigan and New York City when started within the first 24 to 48 hours after admission.
In fact, as inexpensive, oral and widely available medications, and a nutritional supplement, the combination of hydroxychloroquine, azithromycin or doxycycline, and zinc are well-suited for early treatment in the outpatient setting. The combination should be prescribed in high-risk patients immediately upon clinical suspicion of COVID-19 disease, without waiting for results of testing. Delays in waiting before starting the medications can reduce their efficacy.
Third, concerns have been raised by the FDA and others about risks of cardiac arrhythmia, especially when hydroxychloroquine is given in combination with azithromycin. The FDA based its comments on data in its FDA Adverse Event Reporting System. This reporting system captured up to a thousand cases of arrhythmias attributed to hydroxychloroquine use. In fact, the number is likely higher than that, since the reporting system, which requires physicians or patients to initiate contact with the FDA, appreciably undercounts drug side effects.
But what the FDA did not announce is that these adverse events were generated from tens of millions of patient uses of hydroxychloroquine for long periods of time, often for the chronic treatment of lupus or rheumatoid arthritis. Even if the true rates of arrhythmia are ten-fold higher than those reported, the harms would be minuscule compared to the mortality occurring right now in inadequately treated high-risk COVID-19 patients. This fact is proven by an Oxford University study of more than 320,000 older patients taking both hydroxychloroquine and azithromycin, who had arrhythmia excess death rates of less than 9/100,000 users, as I discuss in my May 27 paper cited above. A new paper in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Medicine by established cardiologists around the world fully agrees with this.
In the future, I believe this misbegotten episode regarding hydroxychloroquine will be studied by sociologists of medicine as a classic example of how extra-scientific factors overrode clear-cut medical evidence. But for now, reality demands a clear, scientific eye on the evidence and where it points. For the sake of high-risk patients, for the sake of our parents and grandparents, for the sake of the unemployed, for our economy and for our polity, especially those disproportionally affected, we must start treating immediately.
Harvey A. Risch, MD, PhD, is professor of epidemiology at Yale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The views expressd in this article are the writer's own.
wechat2020
这药就是work的呀。 我最开始很紧密的follow了一阵各种出来的药。羟氯喹对新冠有效是很偶然的发现。 羟氯喹/氯喹本身是治疗疟疾的药,而疟疾是一种寄生虫病,和新冠风马牛不相及。这个药也用来治疗一些红斑狼疮病患。 无意中,武汉发现,红斑狼疮病人凡是在吃氯喹的都没有得新冠,这才觉得这个药是不是有用。之后欧洲做过一个还是两个很小的trial,三十几个人的。
然后再说说反面的消息 1 柳叶刀那篇文章 -- 柳叶刀上有一篇文章为了证明羟氯喹无效,捏造了整一个clinical trial出来。杂志只有审稿的责任,没有负责调查数据真假的责任。那暂且柳叶刀不追究,但是这个捏造的人在我看来真的是应该负刑事责任。 2 英国有个clinical trial说羟氯喹不安全 -- 那篇文章的trial很有问题。用药剂量是标准用药剂量的三倍(或以上,我记不太清楚了) 这个得出的结论实在是要打板子。 3 WHO跑出来乱咬说羟氯喹不安全 -- 这是一个WHO使用了多年的,在非洲用来预防和治疗疟疾的药,怎么忽然就变成不安全了呢?!
这次这个药被这样的政治化,真的是害了很多美国人的命! 连CNN最近也没办法,出来承认这个药有效了。
蚂蚁蚂蚁 发表于 2020-07-28 01:11

狼疮病人吃HCQ不得新冠是谣言。
9wan
楼主你贴的视频已经被删了,真是神速
beibei0213 发表于 2020-07-28 09:31

wow...
9wan
https://twitter.com/Surabees/status/1288101467581227011看看这个推,看来疫苗利益集团下了大血本了。
wlbsks 发表于 2020-07-28 09:57

疫苗利益集团下了大血本了。
只为吐槽
为什么要删了? 把人命当成儿戏吗
lastunas
回复 1楼duoweisa的帖子
是个尼日利亚医生,让大家别带口罩
BaoMaoDou
这药就是work的呀。 我最开始很紧密的follow了一阵各种出来的药。羟氯喹对新冠有效是很偶然的发现。 羟氯喹/氯喹本身是治疗疟疾的药,而疟疾是一种寄生虫病,和新冠风马牛不相及。这个药也用来治疗一些红斑狼疮病患。 无意中,武汉发现,红斑狼疮病人凡是在吃氯喹的都没有得新冠,这才觉得这个药是不是有用。之后欧洲做过一个还是两个很小的trial,三十几个人的。
然后再说说反面的消息 1 柳叶刀那篇文章 -- 柳叶刀上有一篇文章为了证明羟氯喹无效,捏造了整一个clinical trial出来。杂志只有审稿的责任,没有负责调查数据真假的责任。那暂且柳叶刀不追究,但是这个捏造的人在我看来真的是应该负刑事责任。 2 英国有个clinical trial说羟氯喹不安全 -- 那篇文章的trial很有问题。用药剂量是标准用药剂量的三倍(或以上,我记不太清楚了) 这个得出的结论实在是要打板子。 3 WHO跑出来乱咬说羟氯喹不安全 -- 这是一个WHO使用了多年的,在非洲用来预防和治疗疟疾的药,怎么忽然就变成不安全了呢?!
这次这个药被这样的政治化,真的是害了很多美国人的命! 连CNN最近也没办法,出来承认这个药有效了。
蚂蚁蚂蚁 发表于 2020-07-28 01:11

柳叶刀那篇文章,怎么知道数据是假的呢?
不是小羊甲315
回复 22楼BaoMaoDou的帖子
我记得是澳大利亚那边先怀疑的。上面引用了澳大利亚上百人的covid病例,可是那时候澳大利亚根本没有那么多确诊病例。还有很多假数据也陆续被指出。大概是这样
无欲则刚
回复 4楼蚂蚁蚂蚁的帖子
补充一下。一般羟氯喹第一天400毫克,后面200毫克。英国牛津大学的研究使用2400毫克。这简直就是杀人
CoolTeeth
他家那篇文章被人发现有问题后已经火速把这篇文章retract 了,你说呢?
柳叶刀那篇文章,怎么知道数据是假的呢?
BaoMaoDou 发表于 7/28/2020 11:03:57 AM
CoolTeeth
有认识她的人说她是从Jamaica 来的,她是说如果吃药预防就不用戴口罩
回复 1楼duoweisa的帖子
是个尼日利亚医生,让大家别带口罩
lastunas 发表于 7/28/2020 11:02:32 AM
不娶何撩
为什么要删了? 把人命当成儿戏吗
只为吐槽 发表于 2020-07-28 10:50

俺们对于gates这些有钱人就是cattle,用来赚钱的。

white09
有认识她的人说她是从Jamaica 来的,她是说如果吃药预防就不用戴口罩
回复 1楼duoweisa的帖子
是个尼日利亚医生,让大家别带口罩
lastunas 发表于 7/28/2020 11:02:32 AM


CoolTeeth 发表于 2020-07-28 11:28

吃药vs戴口罩,我宁可戴口罩
以为吃药是吃饭了吧?
s
sabrinamuxin
“杂志只有审稿的责任,没有负责调查数据真假的责任” 这个好像不是很准确。杂志应该request the data used in the paper,包括sources。特别不是open source的应该更谨慎。
M
MegMegMeg
说了些啥,已经被删了,看不到。我也是醉了,谁说bicameralism就比一党专政更能互相监督,公平透明来着。。。
不娶何撩
一楼视频被删了吗?twitter的人工好快
我想我是疯了
回复 4楼蚂蚁蚂蚁的帖子
补充一下。一般羟氯喹第一天400毫克,后面200毫克。英国牛津大学的研究使用2400毫克。这简直就是杀人
无欲则刚 发表于 2020-07-28 11:13

同情被牛津大学做实验的病人, 简直是被喂毒啊。 给人每天喝水强灌一吨也会死人的。
d
duoweisa
有认识她的人说她是从Jamaica 来的,她是说如果吃药预防就不用戴口罩
回复 1楼duoweisa的帖子
是个尼日利亚医生,让大家别带口罩
lastunas 发表于 7/28/2020 11:02:32 AM


CoolTeeth 发表于 2020-07-28 11:28

Jamaica 读的医学院吧,很多外国人甚至美国人去那读医院院,便宜,考证也认学厉。
我想我是疯了
Jamaica 读的医学院吧,很多外国人甚至美国人去那读医院院,便宜,考证也认学厉。
duoweisa 发表于 2020-07-28 12:06

那个非裔医生应该是移民到美国的, 口音不是美国口音。 但她看起来特别爱美国,爱美国人。 当她说她站出来说话是不想美国人枉死,我感觉那时候她特别真诚。
d
duoweisa
说了些啥,已经被删了,看不到。我也是醉了,谁说bicameralism就比一党专政更能互相监督,公平透明来着。。。
MegMegMeg 发表于 2020-07-28 12:03

说强奎宁早期使用有效果。结果被主流媒体宣判聚众传播假消息,被封了。好像有威胁要吊销她的行医执照。
d
duoweisa
那个非裔医生应该是移民到美国的, 口音不是美国口音。 但她看起来特别爱美国,爱美国人。 当她说她站出来说话是不想美国人枉死,我感觉那时候她特别真诚。
我想我是疯了 发表于 2020-07-28 12:09

两手空空移民到美国然后打拼成功的外国人最能体会老美国的伟大
d
duoweisa
一楼视频被删了吗?twitter的人工好快
不娶何撩 发表于 2020-07-28 12:03

被主流媒体宣判聚众传播假消息,被封了
j
junezj
Immanuel has often claimed that gynecological problems like cysts and endometriosis are in fact caused by people having sex in their dreams with demons and witches. 
rosesavels
中国氯喹随便开,既然一吃就好还能预防,那现在国内还这样严防死守干嘛?用点脑子好不好。
我想我是疯了
两手空空移民到美国然后打拼成功的外国人最能体会老美国的伟大
duoweisa 发表于 2020-07-28 12:12

对, 所以我们这些移民不能让某些人把老美国祸害没了 投票投票投票,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不娶何撩
同情被牛津大学做实验的病人, 简直是被喂毒啊。 给人每天喝水强灌一吨也会死人的。
我想我是疯了 发表于 2020-07-28 12:06

疫情以后,这些so-called 名校要垮一批。
white09
Immanuel has often claimed that gynecological problems like cysts and endometriosis are in fact caused by people having sex in their dreams with demons and witches. 
junezj 发表于 2020-07-28 12:13

Really ?
那需要引进巫术哦
applestore
这药就是work的呀。我最开始很紧密的follow了一阵各种出来的药。羟氯喹对新冠有效是很偶然的发现。羟氯喹/氯喹本身是治疗疟疾的药,而疟疾是一种寄生虫病,和新冠风马牛不相及。这个药也用来治疗一些红斑狼疮病患。无意中,武汉发现,红斑狼疮病人凡是在吃氯喹的都没有得新冠,这才觉得这个药是不是有用。之后欧洲做过一个还是两个很小的trial,三十几个人的。 然后再说说反面的消息1 柳叶刀那篇文章 -- 柳叶刀上有一篇文章为了证明羟氯喹无效,捏造了整一个clinical trial出来。杂志只有审稿的责任,没有负责调查数据真假的责任。那暂且柳叶刀不追究,但是这个捏造的人在我看来真的是应该负刑事责任。2 英国有个clinical trial说羟氯喹不安全 -- 那篇文章的trial很有问题。用药剂量是标准用药剂量的三倍(或以上,我记不太清楚了) 这个得出的结论实在是要打板子。3 WHO跑出来乱咬说羟氯喹不安全 -- 这是一个WHO使用了多年的,在非洲用来预防和治疗疟疾的药,怎么忽然就变成不安全了呢?! 这次这个药被这样的政治化,真的是害了很多美国人的命! 连CNN最近也没办法,出来承认这个药有效了。 蚂蚁蚂蚁 发表于 2020-07-28 01:11
不是这样的。杀生丸一月份的时候就提到了氯喹,等国内终于开始试验氯喹时,人们的感想是终于开始用了早干嘛去了。 这个药会被注意到的原因,跟克立芝、瑞德西韦会被注意到的原因是一模一样的。那就是曾经有研究人员,研究过这些药在动物模型上对SARS或MERS治疗上的作用,有以前的paper可循。克立芝甚至在真正的MERS病人上小规模试验过。鉴于SARS/MERS和新冠的相似性,这些药都是在很早期就得到了大家的关注。国内也是知道这种药可能会有用,才会花时间去对比用不用氯喹的被感染情况。 因为当年针对SARS或MERS研究的论文用的是磷酸氯喹,所以国内后来治疗新冠用的是磷酸氯喹。但其实磷酸氯喹早就停产了,因为竞争不过新一代的替代物硫酸羟氯喹。硫酸羟氯喹比磷酸氯喹副作用小,安全上限高,鉴于磷酸氯喹停产,世界范围内用的氯喹一直是硫酸羟氯喹。
花花痴
中国氯喹随便开,既然一吃就好还能预防,那现在国内还这样严防死守干嘛?用点脑子好不好。
rosesavels 发表于 2020-07-28 12:14

国内的问题是已经把自己放在抗疫成功完全清零的制高点上了 屁民都沉醉于体制优越性中不可自拔 所以一定不能有再次爆发能治好那种都不行
claire888
最近很多黑大妈都很勇敢。联想到之前给BLM涂鸦泼漆的黑大妈,让我们在这个至暗时刻看到了一点微微的光。
applestore
回复41楼不娶何撩的帖子 氯喹的使用是有药量的问题。一般来说,对于抗病毒药物,人们都是宁用大剂量不用小剂量。因为类似于抗生素,大剂量是杀死病原体,小剂量就是培养耐药性了。所以你经常看对氯喹的实验都上了相当大的剂量,也是有这层考虑。 但问题是氯喹安全上限剂量不高,而且一旦超过安全剂量就可能急性致死,甚至可以作为自杀药物使用。氯喹的安全性是建立在狼疮病人长期使用情况下,狼疮病人用的剂量低,但是抗病毒药物再用这种低剂量就显得有些尴尬。而且氯喹药理是阻挡病毒与细胞融合,就药理上来说显得更针对早期病人。所以人们在验药之前,对几种药物期望值的排序是瑞德西韦>克立芝>氯喹。 所谓的氯喹能够预防新冠的说法,我觉得也是因为氯喹适合早期病人。但是这种预防恐怕不是一吃吃几个月的预防,那就跟长期吃抗生素预防细菌感染一样有滥用倾向了,可能有害无益。所谓的预防也应该是确定马上要近距离密切接触患者了,连续吃几天的那种预防,理论上才说得通。
j
junezj
她的执业地址就是一个教堂,25231 Roesner ln. Katy, TX
WTF_2020
删帖这事肯定是ccp干的,禁言审查怎么会再美国出现呢,疯了吧你们。
silkblouse
Really ?
那需要引进巫术哦
white09 发表于 2020-07-28 12:17

你搞什么搞,你真中招了就宁死不吃不就得了吗,你管人家别人吃不吃的! 有病!
silkblouse
最近很多黑大妈都很勇敢。联想到之前给BLM涂鸦泼漆的黑大妈,让我们在这个至暗时刻看到了一点微微的光。
claire888 发表于 2020-07-28 12:38

是的,利用黑人的那些太混蛋了!
ospreysummer
以前觉得阴谋论太荒唐,现在经此一疫越来越觉得有一股隐藏的势力(光明会也好共济会也好globalist也好)经过长期潜伏渗透,现在要一举搞垮美国,从此奴役民众。黑人是他们的打手,媒体(包括各种删帖的社交媒体)是他们的工具,知识分子是useful idiots,政客是傀儡,吃瓜群众不是被洗脑就是觉醒了但觉得无能为力。否则真的很难解释种种乱象,比如cdc/who各种反智行为,媒体政客纵容甚至支持打砸抢但是控罪被迫保护自己的普通人。这个世界是不是就是一个大型的dark web?
弹指芳华
同情被牛津大学做实验的病人, 简直是被喂毒啊。 给人每天喝水强灌一吨也会死人的。
我想我是疯了 发表于 2020-07-28 12:06

糖尿病人每天喂大量白米饭也是要命的
我想我是疯了
以前觉得阴谋论太荒唐,现在经此一疫越来越觉得有一股隐藏的势力(光明会也好共济会也好globalist也好)经过长期潜伏渗透,现在要一举搞垮美国,从此奴役民众。黑人是他们的打手,媒体(包括各种删帖的社交媒体)是他们的工具,知识分子是useful idiots,政客是傀儡,吃瓜群众不是被洗脑就是觉醒了但觉得无能为力。否则真的很难解释种种乱象,比如cdc/who各种反智行为,媒体政客纵容甚至支持打砸抢但是控罪被迫保护自己的普通人。这个世界是不是就是一个大型的dark web?
ospreysummer 发表于 2020-07-28 14:16

让我想起了star war。 There goes the Republic. Galactic Republic --->> Galactic Empire
white09
你搞什么搞,你真中招了就宁死不吃不就得了吗,你管人家别人吃不吃的! 有病!
silkblouse 发表于 2020-07-28 13:31

你果然和你头像中一样眼瞎
哪凉快哪呆去
csliz
回复 4楼蚂蚁蚂蚁的帖子
CNN 这样了,那还 真不错,是不是 CNN 记者都偷着吃,因为他们也是高危人群!
梅干茶泡饭
这药就是work的呀。我最开始很紧密的follow了一阵各种出来的药。羟氯喹对新冠有效是很偶然的发现。羟氯喹/氯喹本身是治疗疟疾的药,而疟疾是一种寄生虫病,和新冠风马牛不相及。这个药也用来治疗一些红斑狼疮病患。无意中,武汉发现,红斑狼疮病人凡是在吃氯喹的都没有得新冠,这才觉得这个药是不是有用。之后欧洲做过一个还是两个很小的trial,三十几个人的。 然后再说说反面的消息1 柳叶刀那篇文章 -- 柳叶刀上有一篇文章为了证明羟氯喹无效,捏造了整一个clinical trial出来。杂志只有审稿的责任,没有负责调查数据真假的责任。那暂且柳叶刀不追究,但是这个捏造的人在我看来真的是应该负刑事责任。2 英国有个clinical trial说羟氯喹不安全 -- 那篇文章的trial很有问题。用药剂量是标准用药剂量的三倍(或以上,我记不太清楚了) 这个得出的结论实在是要打板子。3 WHO跑出来乱咬说羟氯喹不安全 -- 这是一个WHO使用了多年的,在非洲用来预防和治疗疟疾的药,怎么忽然就变成不安全了呢?! 这次这个药被这样的政治化,真的是害了很多美国人的命! 连CNN最近也没办法,出来承认这个药有效了。 蚂蚁蚂蚁 发表于 2020-07-28 01:11
不是这样的。杀生丸一月份的时候就提到了氯喹,等国内终于开始试验氯喹时,人们的感想是终于开始用了早干嘛去了。 这个药会被注意到的原因,跟克立芝、瑞德西韦会被注意到的原因是一模一样的。那就是曾经有研究人员,研究过这些药在动物模型上对SARS或MERS治疗上的作用,有以前的paper可循。克立芝甚至在真正的MERS病人上小规模试验过。鉴于SARS/MERS和新冠的相似性,这些药都是在很早期就得到了大家的关注。国内也是知道这种药可能会有用,才会花时间去对比用不用氯喹的被感染情况。 因为当年针对SARS或MERS研究的论文用的是磷酸氯喹,所以国内后来治疗新冠用的是磷酸氯喹。但其实磷酸氯喹早就停产了,因为竞争不过新一代的替代物硫酸羟氯喹。硫酸羟氯喹比磷酸氯喹副作用小,安全上限高,鉴于磷酸氯喹停产,世界范围内用的氯喹一直是硫酸羟氯喹。
applestore 发表于 2020-07-28 12:19

你这个说法是不对的
硫酸和磷酸氯喹一直都在生产 只不过国内现在几乎没有疟疾了所以磷酸氯喹的确产量不高
然而磷酸氯喹仍然是大量生产 在欧美都有的
另外硫酸氯喹并没有替代磷酸的
磷酸用于治疗疟疾
硫酸的是免疫调节 比如红斑狼疮
没有互相替代一说 没人开硫酸的给疟疾患者 也没人给红斑狼疮患者开磷酸的
补充下 前面我说的不太对 硫酸和磷酸的都可以抗疟疾 硫酸的通常在治疗有抗磷酸氯喹药性的疟原虫上面
梅干茶泡饭
回复41楼不娶何撩的帖子 氯喹的使用是有药量的问题。一般来说,对于抗病毒药物,人们都是宁用大剂量不用小剂量。因为类似于抗生素,大剂量是杀死病原体,小剂量就是培养耐药性了。所以你经常看对氯喹的实验都上了相当大的剂量,也是有这层考虑。 但问题是氯喹安全上限剂量不高,而且一旦超过安全剂量就可能急性致死,甚至可以作为自杀药物使用。氯喹的安全性是建立在狼疮病人长期使用情况下,狼疮病人用的剂量低,但是抗病毒药物再用这种低剂量就显得有些尴尬。而且氯喹药理是阻挡病毒与细胞融合,就药理上来说显得更针对早期病人。所以人们在验药之前,对几种药物期望值的排序是瑞德西韦>克立芝>氯喹。 所谓的氯喹能够预防新冠的说法,我觉得也是因为氯喹适合早期病人。但是这种预防恐怕不是一吃吃几个月的预防,那就跟长期吃抗生素预防细菌感染一样有滥用倾向了,可能有害无益。所谓的预防也应该是确定马上要近距离密切接触患者了,连续吃几天的那种预防,理论上才说得通。
applestore 发表于 2020-07-28 12:44

是的 现在很多人宣传预防的时候 我都跳出来要纠正 这个预防不是维生素泡腾片每天早上来一杯 是有极大暴露风险的时候提前吃上预防

hammerg
回复 1楼duoweisa的帖子
福奇为啥还没被起诉, 不过应该有soros 和盖茨作为后台
OatmealNuts
以前觉得阴谋论太荒唐,现在经此一疫越来越觉得有一股隐藏的势力(光明会也好共济会也好globalist也好)经过长期潜伏渗透,现在要一举搞垮美国,从此奴役民众。黑人是他们的打手,媒体(包括各种删帖的社交媒体)是他们的工具,知识分子是useful idiots,政客是傀儡,吃瓜群众不是被洗脑就是觉醒了但觉得无能为力。否则真的很难解释种种乱象,比如cdc/who各种反智行为,媒体政客纵容甚至支持打砸抢但是控罪被迫保护自己的普通人。这个世界是不是就是一个大型的dark web?
ospreysummer 发表于 2020-07-28 14:16

深切同感!
sarara_2010
在YouTube和Facebook上已经被删帖好几轮了。悲哀,美国的言论审查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远翔 发表于 2020-07-28 00:29

还包括Google,我最近因为工作关系去查Google要资料,很多跟左派主媒不一致的新闻都显示被删除,我猜是Google配合大选开始新一轮禁声操作,大家不相信可以去试试查查
sarara_2010
FBI,司法系统里也很多deep state, 司法部长巴尔因为要倒查川普的通俄门是否存在恶意构陷,就有2000多个司法官员联名要他下台,和几千名科学家签名反川普推这个药一样的神操作,就是要让真相永远不能被揭开。
Fishingpost
她的执业地址就是一个教堂,25231 Roesner ln. Katy, TX
junezj 发表于 2020-07-28 12:57

你是暗搓搓想暗示她非法行医?真是非法行医请举报,我支持你。
mylifetouch
还包括Google,我最近因为工作关系去查Google要资料,很多跟左派主媒不一致的新闻都显示被删除,我猜是Google配合大选开始新一轮禁声操作,大家不相信可以去试试查查
sarara_2010 发表于 2020-07-28 15:58

早都不用Google了。用duckduckgo
j
junezj
回复 62楼Fishingpost的帖子
我也支持你去这位宗教狂人"医生”的教堂里吃羟氯喹
默雨润苗
Stella Immanuel MD @stella_immanuel · 4h
WE NEED YOUR HELP.
We are being attacked, ridiculed and discredited. We need our patients to SPEAK UP.
If you have been cured by this drug, share your story online using this hashtag.
#HCQWorks 
系统提示:若遇到视频无法播放请点击下方链接
https://twitter.com/i/videos/1288149788534493184


hanelam
对啊,羟氯喹要多吃,一天吃个十斤八斤的, 绝对有用
Fishingpost
回复 62楼Fishingpost的帖子
我也支持你去这位宗教狂人"医生”的教堂里吃羟氯喹
junezj 发表于 2020-07-28 16:24

你要是病了千万别吃啊,吃了就是狗。
蹉跎
回复 1楼duoweisa的帖子
视频又被删了 这速度太可怕了
我想我是疯了
对啊,羟氯喹要多吃,一天吃个十斤八斤的, 绝对有用
hanelam 发表于 2020-07-28 16:58

这么说就太无聊了。 支持这药的医生都说要在医生指导下,按剂量服用。 倒是在lancet发表了又撤回的文章说这药不仅无效还有毒,用了大剂量2400 (实验用的剂量) vs 200(医生开药的剂量), 简直是谋害参与实验的病人。 我真不相信那些医生不知道任何药物过量都是毒药。 不得不怀疑那么大剂量给病人用药的目的。
我想我是疯了
是的 现在很多人宣传预防的时候 我都跳出来要纠正 这个预防不是维生素泡腾片每天早上来一杯 是有极大暴露风险的时候提前吃上预防


梅干茶泡饭 发表于 2020-07-28 14:29

在美国,根本就没这个危险。 这药是处方药。如果有需要预防的高危人群,也得是医生开处方。 哪儿能想吃就吃当泡腾片吃。
寒小曳
今天下午随便网上一搜这个医生已经被抹黑地一塌糊涂,什么demon spern, 外星人nda 治疗什么的。我Facebook 上左派同学又宣告了对trump的鄙视
huyaa
太过分了,刚才还可以看到视频,现在就被删除了。
rosesavels
今天下午随便网上一搜这个医生已经被抹黑地一塌糊涂,什么demon spern, 外星人nda 治疗什么的。我Facebook 上左派同学又宣告了对trump的鄙视
寒小曳 发表于 2020-07-28 18:14

如果这些话的确是她自己说的,又何来抹黑一说呢?
j
junezj
回复 67楼Fishingpost的帖子
我是医生,我不会吃,至于你就随意好了
transient
视频没有看到,但是好像这帮医生既不戴口罩,也没保持社交距离?
applecool
视频没有看到,但是好像这帮医生既不戴口罩,也没保持社交距离?
transient 发表于 2020-07-28 19:51

exactly, 最基本的口罩和社交距离都不做,很难相信这些医生的观点没有被政治或其他原因绑架,科学被政治等利用操纵是非常可怕的。
fitzroy
神棍‘医生’,不相信口罩,相信集体祈祷,相信服用氯喹,相信注射消毒液,相信川普是上帝派到人间月巴月半天使
fitzroy
这个医生估计才从肯尼亚移民FOB,口音都没改过来,估计是当地的巫医。 川粉前半月还在说只看白人医生,不看黑人医生,现在居然开始跪拜这位话都说不清的黒人儿医。
fitzroy
这个医生不相信科学,不相信双盲实验 号召川粉把治愈经历公布出来,完全是教会宣扬神迹,见证奇迹那套 难怪诊所开在教会里。
蚂蚁蚂蚁
什么时候用是关键,和tamiflu是一个道理
https://c19study.com/
Global HCQ studies. PrEP, PEP, and early treatment studies show high effectiveness, while late treatment shows mixed results.
默雨润苗 发表于 2020-07-28 10:00

对的,mm说的太对了。
towania
网上开始一堆黑这个医生的。什么她相信alien DNA, 节选一些她的视频。她preaching的视频都在油管上。不要只看一小段视频。因为被剪的视频一定不是客观的。
dukenyc125
今天川粉转这个转疯了 你们要真相信一个尼日利亚的江湖医生,完全可以去尼日利亚治病

系统提示:若遇到视频无法播放请点击下方链接
https://twitter.com/i/videos/1287890451769352192
duoweisa 发表于 7/27/2020 11:41:51 PM
rosesavels
网上开始一堆黑这个医生的。什么她相信alien DNA, 节选一些她的视频。她preaching的视频都在油管上。不要只看一小段视频。因为被剪的视频一定不是客观的。
towania 发表于 2020-07-28 22:18

层主啊,她是个儿医,你摸摸良心,你会带着你的孩子去找她看病吗?会的话当我没说就是了。
doorsopen
这么说就太无聊了。 支持这药的医生都说要在医生指导下,按剂量服用。 倒是在lancet发表了又撤回的文章说这药不仅无效还有毒,用了大剂量2400 (实验用的剂量) vs 200(医生开药的剂量), 简直是谋害参与实验的病人。 我真不相信那些医生不知道任何药物过量都是毒药。 不得不怀疑那么大剂量给病人用药的目的。
我想我是疯了 发表于 2020-07-28 17:32

You asked a very good question. Without proper research, how can we know the proper dosage?
Ginger2015
https://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8569147/Trump-promotes-Dr-Stella-Immanuel-homophobic-doctor-preacher-uses-alien-DNA-cure.html#comments
这个真的不是拜登派来的卧底么???。。。
梅干茶泡饭 发表于 2020-07-28 22:01

自己去听一听今天Trump的记者会,为什么要看这些二手加工后的东西,当笑料看看就可以了。
Ginger2015
今天川粉转这个转疯了 你们要真相信一个尼日利亚的江湖医生,完全可以去尼日利亚治病

系统提示:若遇到视频无法播放请点击下方链接
https://twitter.com/i/videos/1287890451769352192
duoweisa 发表于 7/27/2020 11:41:51 PM


dukenyc125 发表于 2020-07-28 22:19

别老骂别人川粉了,白粉们赶快去隔壁辟谣吧 https://forums.huaren.us/showtopic.html?topicid=2578844&fid=398
因缘2015
You asked a very good question. Without proper research, how can we know the proper dosage?
doorsopen 发表于 2020-07-28 22:34

嗯, 在全世界开这个处方药都是200mg的情况下, 有人拿病人实验直接就上2400mg, 你替他们辩解是科学实验的需要? 怎么也得从200开始, 逐步加量吧? 参与实验的病人的命也是命啊。 有些人为了博眼球发paper, 也太没底线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