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在美国反洗脑并不难,何况华一代普遍智商不低

马哈鱼
楼主 (北美华人网)
发信人: newIdRobot (新器人), 信区: Military
标 题: 一位美华自述是怎么反洗脑的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Dec 17 21:19:31 2019, 美东)

【美国】【政治】美国崛起时代的治理哲学
2019/12/15

http://blog.udn.com/MengyuanWang/131256870

我从儿子懂事(6岁)开始,一直向他强调我对他的头号期许,是“Be a decent man.
”这是中文里正人君子的翻译,美国人一般不会这么说,所以我还反复解释了“Decent
”和“Good”的不同:前者是无愧于心,后者则是社会所外加的评价。至于“Nice”,
那是更加浮面的表象,常常带有虚伪的反面意义。

期许的第二条则是“Be an intellectual.”用中文说,就是做一个理性的知识分子。
知识分子这个词在中文里常被滥用或扭曲:例如在中国的所谓公知,其实与理性思考完
全背道而驰;在台湾则是把思维能力和文凭混为一谈,以为受过高等教育的就算是知识
分子,以致于迷信风水、鬼神的教授、主管层出不穷,他们对英美的洗脑宣传自然是全
无抵抗力。其实真正的知识分子是尊重事实与逻辑,因而同时拥有足够的客观知识以及
理性推理能力的人。这一点,我以前已经多次讨论过了。

美国的爱国教育是非常广泛、深入而且彻底的。所谓的新闻自由,就是制造多元意见的
假象,从许许多多的不同角度,在无数的杂讯之中,以隐性的手法维持重点洗脑教条的
一致性,从而使一般民众自然接受它们成为“常识”。在基础教育上,更是睁着眼睛说
瞎话,从小就灌注美国例外论,把美国和善良、正义划上等号,例如感恩节明明来自灭
绝了一个印第安人部落之后的庆功宴(参见前文《美国的开国神话》),但是99.99%的
美国中小学教师和学生都以为历史上第一个感恩节大餐是清教徒请印第安人来作客的跨
民族和睦相处。

等到我儿子有了独立思考能力,他因为中文太差,很难完全认同中华文化,但是我至少
确定他不受美国基础教育和大众媒体的洗脑,对历史事实和国际现状有清楚诚实的认知
。换句话说,他熟悉美国干过的很多坏事;承认美国体制被设计来维持巨富的利益,很
不合理;所谓的民主,也只是一个幌子,绝大多数选民根本没有能力做出正确的政策选
择;白左的圣母心态和其他极端,他也知道是愚昧可笑的。

我们日常散步聊天,有时谈到国际事务,他的世界观颇让我满意。例如他主动说中国有
习近平这样兼具理想和能力的领袖,实在非常幸运。对香港年轻暴徒的无知、愚蠢和自
私,他也嗤之以鼻。今天他才又遇到同学拿新疆来对中国说事,他当场反驳,说你们只
看了一两篇片面之词,就急着下结论,但是如果中国人读了一两篇《Fox News》 (
Trump的传声筒,在我儿子就读的白左学校很受敌视)的文章,也对美国白左指指点点
,你们却一定会说他们狂妄无知。

在美国历史和文化方面,有时他反而比我知道的多。本周稍早,我又在家里批评美国体
制下大众传媒的负面作用(参见前文《大众媒体的内建矛盾》),他说我在“
Preaching to the Choir”(“对唱诗班传教”,意思是他完全同意,我不必浪费口舌
),然后推荐我去看看Walter Lippmann的著作。 Walter Lippmann这个名字我以前见
过,知道他是20世纪的一位公众人物,“Stereotype”和“Cold War”两个词汇都是他
发明的,但是对他的思想和作为并没有什么详细的了解。去找了些资料之后,才恍然大
悟,原来他正是20世纪中叶,美国崛起过程中,幕后的理论奠造者。

我以前曾多次介绍过,小罗斯福主导了美国崛起成为世界霸主的过程,是20世纪最伟大
而且最成功的政治人物。他为了霸权地位和国家利益,不择手段,有意地引导大众走向
原本极不受欢迎的方向。例如美国国内本来种族主义严重,对纳粹十分同情;小罗斯福
在1941年,借着对日本禁运,逼迫日方主动发动战争,从而把美国带入二战。到了1943
年,小罗斯福为了遏制西欧在战后复兴,挑战美国的霸主地位,故意从中作梗,让盟军
在意大利战线吃瘪,即使美军必须因此付出数以千计的额外伤亡为代价,也在所不惜。
(参见前文《访意大利有感(二)》)

小罗斯福的作为和成就,固然筑基于极高的战略智慧和政治手腕,但是也必须有正确的
哲学基础。如果迷信现代的英美民主理论(也就是70年代以后,财阀资助的智库所推行
的群众意见至上论,认为民主越直接越好;其实这只是方便由资本控制的媒体对大众洗
脑、从而掌控政策决定来掠夺内部的利益分配,参见前文《谈Brexit》),认为政治人
物的道德理想是做选民的代言人(Delegates),那么小罗斯福根本就不应该考虑违反
民意来参战,更别提有意制造公民的大批死亡。但是他在权衡局势之后,认为短期的牺
牲小于长期的利益,因而可以欺瞒民众来为国家谋取最大的福利。换句话说,他认为自
己只要是无私为公,就可以专断独行,不须要有民众事先的参与讨论和同意。这样的观
点,在民主政治理论里叫做Trustee Model of Representation(托管式代表),和它
对立的就是上面刚刚提到的Delegate Model of Representation(代言式代表)。

最早把这两种民主制度背后的哲学分清楚的,是原籍爱尔兰的英国思想家和国会议员
Edmund Burke。他在18世纪末,英国的世界霸权即将奠定、也是近代西方民主理论还在
启蒙之际,倡导托管式民主。虽然公开附和者不多,但是因为随即在19世纪初的头30年
,英国的选民资格逐步放宽,由人口的3%增加到17%,开始有选举结果不能事先由精英
阶级完全决定,他的哲学成为国会和政府的实际运作原则。换句话说,这是英国版的“
外儒内法”,表面上是民众投票,私下却是先吸收新进议员进入精英社会,然后共同主
导政策。他们虽然不是全然无私,但是严格的政治传统和道德规范要求他们对公共利益
有足够的尊重。 19世纪是英国的全盛时期,肤浅的观察说这是选举的功劳,仔细的检
验却会表明执政的精英其实是以托管人的方式来运行的。

美国在建国之后的头100年,通讯科技不发达,在广大的国土上事事探询民意根本不切
实际,联邦政治组织又还很小,所以执政的细节基本是少数在位者说了算;虽然不是有
意走托管式路线,但是实际执行起来自然如此。到了19世纪末、20世纪初,报纸、电报
和电话先后普及,人口和经济迅速成长,人多嘴杂、媒体偏颇的问题越来越明显。顺应
经济和社会的需求,联邦政府的权力不断扩大,但是并没有产生与之对应的责任和效率
。后来老罗斯福和Wilson终于做了初步的政治现代化,然而在Wilson之后,一连三个自
私自利、庸碌无能、只知和资本合作来操弄民意的总统,把一战胜利之后国内国外、政
治经济上的红利都挥霍光了,反而引爆了大萧条(Great Depression),不但造成极大
的人民苦难,也间接地在国际上准备了欧亚法西斯主义兴起的土壤。

Lippmann生于1889年。在就读哈佛期间,就是《Harvard Crimson》的编辑。毕业后因
为看不惯资本势力扭曲舆论,而在1913年与朋友合作创立了《The New Republic》(《
新共和》)杂志,成为Liberalism(翻译比较困难,参见前文《放任经济学的逻辑谬误
》 ;这里指的是20世纪美国政界的左派思想)的前锋。一战期间他靠政治关系,被直
接任命为上尉,在驻欧美军总部做情报官。战后出任Wilson的顾问,参与了《十四点和
平原则》的草拟。这时他还是一个纯粹的理想派,对Wilson手下宣传机器的新闻管制多
有批评。

1920年,Lippmann31岁,开始明白自由放任的新闻媒体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发表了《
A Test of News》一文,严厉指责了Liberalism旗手《纽约时报》对俄国共产革命报导
中的偏见。到了1922年,他把大众媒体的乱象总结起来,出版了《Public Opinion》一
书,建立一个新的媒体政治理论,后世称为“Almond-Lippmann Consensus”。在此后
的数十年中,Lippmann以《Today And Tomorrow》这个联合专栏(Syndicated Column
)为平台,佐以多本书籍,成为美国政治哲学的主导人之一,被并列为20世纪最重要的
政治专栏作家(另一位是与其对立的保守派作家Westbrook Pegler)。

在二战之后,George Kennan倡导围堵战略,Lippmann批评它是损害全人类来图利美国
上层阶级的错误政策,并且发明了“冷战”这个字眼来强调它已经是战争行为。后来
Johnson总统颁给他美国平民的最高荣誉:Presidential Medal of Freedom(总统自由
勋章),但这并没有阻止他猛烈抨击Johnson参与越战的舛讹。他在1967年退休,1974
年过世,刚好是美国盛极而衰的转折时期。

Lippmann的核心观点,其实就是我在过去五年多一再强调的几个现代人类社会的基本现
象:群众总是非理性的(“Bewildered Herd”“困惑的牛群”);新闻总是过度简化
的(“When distant and unfamiliar and complex things are communcated to
great masses of people, the truth suffers a considerable and often radical
distortion. The complex is made over into the simple, the hypothetical into
the dogmatic, and the relative into an absolute.” );大众传媒进一步减低社
会集体智商(“When all men think alike, no one thinks very much.”“The
Private citizen, beset by partisan appeals for the loan of his public
opinion, will soon see, perhaps, that these appeals are not a compliment to
his intelligence, but an imposition on his good nature and an insult to his
sense of evidence.”);美式民主制度原本就是被设计来压迫底层民众(“What we
call a democratic society might be defined for certain purposes as one in
which the majority is always prepared to put down a revolutionary minority.
”);政府的好坏应该以民生结果来判断(“It is perfectly true that that
government is best which governs least. It is equally true that that
government is best which provides most.”);民主制度先天假设人民的素质极高
(“No amount of charters, direct primaries, or short ballots will make a
democracy out of an illiterate people.”);极化的社会必然导致民主政治的腐化
与瘫痪(“In government offices which are sensitive to the vehemence and
passion of mass sentiment, public men have no sure tenure. They are in
effect perpetual office seekers, always on trial for their political lives,
always required to court their restless constituents.”);代言式民主是骗人
的花样(“False Ideal”)。

Lippmann的解决方案,也同样是我已经反复解释过的,由“Specialized Class”(“
专门阶级”)根据“Public Interests”(“公共利益”)管制“Unseen Government
”(“无形政府”,指控制媒体舆论的力量)来“Manufacture Consents”(“制造赞
同”);这其实正是小罗斯福的执政哲学,也是美国崛起时代的思想基础。

到了1970年代之后,财阀的反扑就始于思想层面,完全反Lippmann之道而行,利用民众
的牛群属性和新闻内建的偏见趋势,一方面鼓励社会议题上的极化和对立,另一方面吹
嘘代言式民主以利用愚蠢的民意来挟持政府官僚,促使其迅速腐化并瘫痪,从而容许美
国富豪们在全球进行掠夺,独占国内外经济发展的成果。可悲的是,马英九这类台湾政
治“精英”取经回来的,不是Lippmann理论这样的精华,而是财阀新生产的糟粕,所以
台湾政坛在过去30年的迅速衰落,其实是在解严之后就已注定的命运。
formemory
中国有习近平这样兼具理想和能力的领袖,实在非常幸运。
Excuse me? 很遗憾这个楼主自己被tg洗脑了还不自知
minren
中共国的五毛网络宣传员,翻樯出来,颠倒黑白。


Sataima
更可怜的是楼主的孩子,从小生活在一个和家庭灌输的价值观相反的世界,时间久了就有了反社会倾向,有些西方出生的圣战分子就是在这种家庭长大的。万一不开眼再回国去做社会主义炮灰,楼主以后哭都来不及了。
中国有习近平这样兼具理想和能力的领袖,实在非常幸运。
Excuse me? 很遗憾这个楼主自己被tg洗脑了还不自知

formemory 发表于 12/17/2019 10:30:04 PM

除了这句 其他还是值得一看的
yayat
回复1楼马哈鱼的帖子
这种没有给七毛五的话也太不划算了。 ---发自Huaren 官方 iOS APP
Riquelme
中共国的五毛网络宣传员,翻樯出来,颠倒黑白。

minren 发表于 12/17/2019 10:37:18 PM


王孟源是台湾人。。。。。
2sigma
原来是转发王孟源的文章。此公台湾人,台南乡下长大的,哈佛大学高能物理博士出身,毕业转投金融在华尔街摸爬滚打了几十年,现在退休了回台湾养老。此人经历丰富,而且挺有思想,写了不少文章评论时事,最近出名的一次是跟高能所所长王贻芳论战反对耗费数百亿修高能加速器。 动不动上来就扣五毛帽子的太激进了(某法学员?), 即使思想不或者意识形态不一样也没必要直接扣帽子,更何况此人各方面都超出大众平均水平。
goldengate
刚开始两段还不错,看到下面扑哧忍不住笑出来。
t
troy2011
为啥会觉得自己比别人要清醒?就会两个单词就觉得自己比人看得清楚?说说一个讨论台湾和美国政坛的人怎么被共产党洗脑?要不你来反驳一下他吧。

中国有习近平这样兼具理想和能力的领袖,实在非常幸运。
Excuse me? 很遗憾这个楼主自己被tg洗脑了还不自知

formemory 发表于 12/17/2019 10:30:04 PM [url=https://forums.huaren.us/showtopic.aspx?topicid=2484196&postid=82157989#82157989][/url]


☆ 发自 iPhone 华人一网 1.14.05
minren


王孟源是台湾人。。。。。

Riquelme 发表于 12/17/2019 10:57:26 PM


充其量是自干五,但其文字却是被真五毛们传来传去。
minren
拿着放大镜看,可以说美国洗脑,或者全人类都在洗脑,但与中共国的洗脑完全不在一个数量级上。

举几个例子:
中国小学必修课本 “时刻听我话, 永远跟我走” ,与人口贩子拐骗儿童用语无异



“学习强迫国” 软件,必须安装(低端人口除外)

全国农村正在安装大喇叭洗脑,早、中、晚高音噪声广播,强迫收听:


全国人民要 “统一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