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熙凤一地鸡毛的孕期生活

Mojdently
楼主 (北美华人网)
来源:凭栏翠袖
王熙凤在荣国府原本是管家掌权的少奶奶,她聪明能干,标致风趣,备受贾母宠爱和信任。然而她最大的一次不幸就在于她的小产。
刚将年事忙过,凤姐儿便小月了,在家一月,不能理事,天天两三个太医用药。(《红楼梦》 第五十五回 辱亲女愚妾争闲气 欺幼主刁奴蓄险心)

凤姐这次小产是她倒霉的开端,从此以后她就一直走下坡路了。事实上,这次小产本身就是一场灾祸。

平儿道:“何苦来操这心!‘得放手时须放手’,什么大不了的事,乐得不施恩呢。依我说,纵在这屋里操上一百分的心,终久咱们是那边屋里去的。没的结些小人仇恨,使人含怨。况且自己又三灾八难的,好容易怀了一个哥儿,到了六七个月还掉了,焉知不是素日操劳太过,气恼伤着的。如今乘早儿见一半不见一半的,也倒罢了。”
一席话,说的凤姐儿倒笑了,说道:“凭你这小蹄子发放去罢。我才精爽些了,没的淘气。”平儿笑道:“这不是正经!”(《红楼梦》第六十一回 投鼠忌器宝玉瞒赃 判冤决狱平儿行权)


凤姐平生最是要强,她穿衣打扮要最艳丽风光,说话辩论要占上风,丈夫也要独占,她喜欢人人奉承她、赞美她,她离完美贵妇所缺的就是一个儿子。封建社会女人最大的本职工作就是生儿子,如果能生儿子,其他的缺点都不重要。看看王夫人,虽然才德庸常,被婆婆评为“木头似的”,可是因为有儿子,所以母凭子贵。看看李纨,虽然也不管事,还死了丈夫,可是因为有儿子,所以月钱可以拿最上等,还被大家夸赞为“大菩萨”。如果一个女人没有儿子,那么凭你怎么美貌多才孝顺,都是不管用的了。
凤姐身体一向不错,贾琏与她也算恩爱,她已经生了一个女儿,说明生育力也正常,因此在她心里,并不觉得生儿子很难,以为只要按部就班,早晚能生。
可是这一次,好不容易怀上个儿子,居然流产了,而且很可惜,是怀孕六七个月流产的。民间说七活八不活,如果真能挺到七个月上,可能还能活下来,只是早产儿而已。所以真是功亏一篑。
然而仔细看看,王熙凤的流产似乎也是纯属必然。
凤姐是刚忙完年事就流产了。古代过年要过到元宵节之后,那么凤姐流产大约在正月下旬了,此时怀孕不到七个月,以此倒推,大约是七月里怀孕的。
怀孕第一个月时,胎儿还是受精卵状态,此时孕妇应该避免高温的环境,比如桑拿,同时也得注意避免发烧的情况发生,因为在这个阶段的胎儿是最不稳定的时候。凤姐偏偏怀孕在高温时节,阴历七月正是高温炎热季节,而且凤姐平时管家很劳碌,刚好宝玉五月里挨了贾政一顿好打,正在养伤,要这个吃要那个药的,这段时间凤姐也是格外关心备至,需要操心的事情还真不少。所以凤姐怀的这个孩子先天就不会很强壮。
到了八月,虽然气候凉爽了,凤姐倒更忙了。八月有中秋节,这是传统节日中除了春节元宵之外最重大的节日,贾家排场又大,方方面面都不能马虎,这些都需要凤姐筹划办理。除了安排中秋节,还要陪着贾母赴螃蟹宴,又要陪着刘姥姥游大观园,安排各种饮食和节目,实在是劳心又劳力,回来贾母和女儿巧姐又双双病倒,真让凤姐费了不少心。
好容易到了九月,初二是凤姐的生日,贾母也心疼凤姐一年到头辛苦,所以安排她休假开生日宴会。这一开宴不要紧,上上下下轮番敬酒。众所周知,孕妇饮酒可能导致FAS(Fetal Alcohol Syndrome胎儿酒精综合症——读者可自行百度解惑)或者流产。当然古代的酒度数不像现代这么高,不过凤姐确实喝得不少。

 
凤姐儿见推不过,只得喝了两钟。接着众姊妹也来,凤姐也只得每人的喝一口。赖大妈妈见贾母尚这等高兴,也少不得来凑趣儿,领着些嬷嬷们也来敬酒。凤姐儿也难推脱,只得喝了两口。鸳鸯等也来敬,凤姐儿真不能了,忙央告道:“好姐姐们,饶了我罢,我明儿再喝罢。”……凤姐儿忙赶上拉住,笑道:“好姐姐,我喝就是了。”说着拿过酒来,满满的斟了一杯喝干。……
凤姐儿自觉酒沉了,心里突突的似往上撞,要往家去歇歇……(《红楼梦》第四十四回 变生不测凤姐泼醋 喜出望外平儿理妆)

看书时我们不觉得什么,可是如果考虑到这是一个怀孕两个多月的孕妇,大家是否会替她捏把汗呢?怀孕两个多月正是容易呕吐和厌食的时候,虽然是自己的寿筵,可是满桌子美味佳肴,凤姐未必能吃多少,倒是被灌了不少酒。酒不仅会对胎儿造成营养不良的情况,更有可能引发早产。这些敬酒的人究竟是没有常识还是与凤姐有仇呢?
“心里突突的似往上撞”,是喝多了要吐,当然也有孕期反应的因素。想往家去歇歇,结果却发现没法歇——贾琏在跟一个下等仆妇鲍二家的偷情。

凤姐儿坐在小院子的台阶上,命那丫头子跪了,喝命平儿:“叫两个二门上的小厮来,拿绳子鞭子,把那眼睛里没主子的小蹄子打烂了!”……说着便扬手一掌打在脸上,打的那小丫头一栽,这边脸上又一下,登时小丫头子两腮紫胀起来。……回头向头上拔下一根簪子来,向那丫头嘴上乱戳,……凤姐听了,已气的浑身发软,忙立起来一径来家。……说着也扬手一下打的那丫头一个趔趄,便摄手摄脚的走至窗前。往里听时,只听里头说笑。……
凤姐听了,气的浑身乱战,又听他俩都赞平儿,便疑平儿素日背地里自然也有愤怨语了,那酒越发涌了上来,也并不忖夺,回身把平儿先打了两下,一脚踢开门进去,也不容分说,抓着鲍二家的撕打一顿。……(《红楼梦》第四十四回 变生不测凤姐泼醋 喜出望外平儿理妆)
幼时读这段,只觉得王熙凤真厉害,可是成年后再读这段,一个怀孕两三个月的孕妇被气得“浑身发软”“浑身乱战”,还得拖着身子去捉奸,去跟小三撕打,居然没有当场流产,也是奇迹了。
而最后凤姐哭到贾母跟前告状,也只是得到贾母一句“从小儿世人都打这么过的”。还被大家嘲笑她吃醋。只能说,旧时代的女性真是悲哀。即便是凤姐这样彪悍的女强人,也会受这种窝囊气,而且受了委屈也没人同情她。
之后,贾母主持让贾琏赔礼,贾琏看见凤姐“黄黄脸儿”,没心疼妻子孕期受气失于保养,只“比往常更觉可怜可爱”。可见这做丈夫的完全把妻子当作了玩物欣赏,在他心里,孩子妈并不比那些没名分的情妇高贵。 好不容易凤姐与丈夫和好了,却传来鲍二家的畏罪自杀的消息。这鲍二家的自杀,除了受不住社会舆论压力,大概也是怕日后遭到凤姐进一步打击报复。
凤姐先是一惊,她此时与丈夫刚刚和好,未必有那么记恨鲍二家的,即便日后想起来,大概也无非是给她些小鞋穿,并没有弄死她的意思——肚子里有个孩子的凤姐未尝不乐意行善积德。书里写凤姐“吃了一惊……忙收了怯色”。出了人命,凤姐心里也是怕怕,只是面子更重要,接下来又外强中干说不给钱,不怕打官司。这些情绪上的起伏对胎儿和她自己都是不利的。孕妇的不良情绪会导致其体内血管收缩,对胎儿供血量减少,长时间对胎儿大脑发育不利,造成胎儿瘦小、体质差等,对宝宝心理也产生影响,即便没有流产,生出来也是精神过敏性情偏执。
这件风波过去没几天,贾赦又派邢夫人来向贾母讨鸳鸯作小老婆。邢夫人又来找凤姐商议,凤姐起初好意劝阻,却被邢夫人说了一顿,只好一边假意支持一边想法子置身事外。最后这事以鸳鸯大闹拒婚结束,凤姐一方面要打圆场取悦贾母,另一方面要提防来自邢夫人的埋怨,真是不省心。
好容易到了第四个月,应该是孕妇胃口变好,开始显怀的时候,此时身子重了,营养需求增加,可是凤姐还是不能歇着——因为丈夫贾琏被公公打得“动不得”。贾琏挨打的起因是因为贾赦看中了石呆子的古董扇子,可是人家多少钱都不卖,贾琏算是君子,拿这事没办法,结果贾雨村利用职权陷害人家坑家败产,把充公的扇子给了贾赦,贾赦还把贾雨村的行为当作榜样来教训儿子,引得贾琏抱怨了一句,居然就此被父亲打到卧床不起。这在凤姐日常家务之外又增加了照顾丈夫的工作,心里又为丈夫抱屈,自然是精神和体力都不得轻松。

到了第五个月上,家里终于比较太平了。不过凤姐还是不得闲——因为李纨的寡婶带了两个女儿,薛蝌兄妹和邢大舅一家三口都到贾家来串亲戚了,凤姐要负责招待。不过这毕竟是好事,累一点儿也无妨。我们看到此时的凤姐是非常快活的,她忙着发年例,安排袭人回娘家,又暗中送大衣给贫寒的邢岫烟。看到弟弟妹妹们烤鹿肉,就笑道:“吃这样好东西,也不告诉我!”——俨然一个馋嘴的孕妇。
凤姐心情一好就愿意照顾人,并不怕给自己添事:

凤姐儿和贾母王夫人商议说:“天又短又冷,不如以后大嫂子带着姑娘们在园子里吃饭一样。等天长暖和了,再来回的跑也不妨。”
王夫人笑道:“这也是好主意。刮风下雪倒便宜。吃些东西受了冷气也不好,空心走来,一肚子冷风,压上些东西也不好。不如后园门里头的五间大房子,横竖有女人们上夜的,挑两个厨子女人在那里,单给他姊妹们弄饭。新鲜菜蔬是有分例的,在总管房里支去,或要钱,或要东西,那些野鸡,獐,狍各样野味,分些给他们就是了。”
贾母道:“我也正想着呢,就怕又添一个厨房多事些。”
凤姐道:“并不多事。一样的分例,这里添了,那里减了。就便多费些事,小姑娘们冷风朔气的,别人还可,第一林妹妹如何禁得住?就连宝兄弟也禁不住,何况众位姑娘。”
贾母道:“正是这话了。上次我要说这话,我见你们的大事太多了,如今又添出这些事来,你们固然不敢抱怨,未免想着我只顾疼这些小孙子孙女儿们,就不体贴你们这当家人了。你既这么说出来,更好了。” ……(《红楼梦》第五十二回 俏平儿情掩虾须镯 勇晴雯病补雀金裘)

五个月的胎儿最怕嘈杂声音,偏偏这阵子贾家客人多,又赶上过年,凤姐也是不胜其烦,便提出分开吃饭的主意,虽然多个厨房多了事端,却给自己和胎儿减少了嘈杂,且能讨贾母欢心。
此时凤姐虽然表面依旧风趣乐观,其实已经心力交瘁了。
晴雯感冒头痛揭示了凤姐的健康恶化。

宝玉笑道:“越性尽用西洋药治一治,只怕就好了。”说着,便命麝月:“和二奶奶要去,就说我说了:姐姐那里常有那西洋贴头疼的膏子药,叫做‘依弗哪’,找寻一点儿。”
麝月答应了,去了半日,果拿了半节来。便去找了一块红缎子角儿,铰了两块指顶大的圆式,将那药烤和了,用簪挺摊上。晴雯自拿着一面靶镜,贴在两太阳上。麝月笑道:“病的蓬头鬼一样,如今贴了这个,倒俏皮了。二奶奶贴惯了,倒不大显。” (《红楼梦》第五十二回 俏平儿情掩虾须镯 勇晴雯病补雀金裘)

这段描写透露了一个信息:凤姐经常头痛。  

到了过年的时候,真让凤姐头痛的事情才来了:
贾珍皱眉道:“我算定了你至少也有五千两银子来,这够作什么的!如今你们一共只剩了八九个庄子,今年倒有两处报了旱涝,你们又打擂台,真真是又教别过年了。”
乌进孝道:“爷的这地方还算好呢!我兄弟离我那里只一百多里,谁知竟大差了。他现管着那府里八处庄地,比爷这边多着几倍,今年也只这些东西,不过多二三千两银子,也是有饥荒打呢。”
贾珍道:“正是呢,我这边都可,已没有什么外项大事,不过是一年的费用费些。我受些委屈就省些。再者年例送人请人,我把脸皮厚些。可省些也就完了。比不得那府里,这几年添了许多花钱的事,一定不可免是要花的,却又不添些银子产业。这一二年倒赔了许多,不和你们要,找谁去!”……
贾蓉又笑向贾珍道:“果真那府里穷了。前儿我听见凤姑娘和鸳鸯悄悄商议,要偷出老太太的东西去当银子呢。”
贾珍笑道:“那又是你凤姑娘的鬼,那里就穷到如此。他必定是见去路太多了,实在赔的狠了,不知又要省那一项的钱,先设此法使人知道,说穷到如此了。我心里却有一个算盘,还不至如此田地。(第五十三回 宁国府除夕祭宗祠 荣国府元宵开夜宴)

贾家经济状况越来越差,不动产经营收成不佳,宁国府已经捉襟见肘,荣国府更惨,而且荣国府花销更大。凤姐是当家人,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她心高气傲好面子,怕人说她不会当家,只能想方设法开源节流。
节流很难,贾母等人都是好享乐的,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王夫人能力平庸、不爱动脑子,都推给凤姐,凤姐终究是女流之辈,权力和见识都有限,只能想到拿了月钱去放高利贷赚点利息。偶尔有机会去借贾家声威干点儿拆散张金哥婚姻之类的事,赚上三千两银子的黑钱,也终非长久之计。实在不行就只能变卖东西,卖完自己的只能琢磨卖贾母的。这些都是无可奈何又怕人知道的事,作为一个怀孕五六个月的孕妇成天沉浸在这种焦头烂额的生活中,实在不利于母子健康,而且凤姐不是现代职场女性,可以请假或者辞职,她是贾家的媳妇,永远脱身不得。
在怀孕六个月时,胎儿已经能够出现明显的胎动了,胎儿和妈妈之间的感觉也更加敏感,在这个阶段,孕妇尽量避免长时间的熬夜,因为熬夜不仅是对身体会造成不好的影响,长时间的熬夜也会造成心理上的焦躁情绪,这也会对婴儿造成同样的情绪,所以孕妇要尽量做到规律作息,早睡早起!
然而此刻凤姐在做什么呢?凤姐在安排过年,参与祭祖,亲自守岁。

王夫人与凤姐是天天忙着请人吃年酒,那边厅上院内皆是戏酒,亲友络绎不绝,一连忙了七八日才完了。早又元宵将近,宁荣二府皆张灯结彩。十一日是贾赦请贾母等,次日贾珍又请,贾母皆去随便领了半日。王夫人和凤姐儿连日被人请去吃年酒,不能胜记。(《红楼梦》第五十三回 宁国府除夕祭宗祠 荣国府元宵开夜宴)


在元宵夜宴上,凤姐更是使出浑身解数承欢贾母,又是敬酒又是奉承又是讲笑话,“效戏彩斑衣”,一直玩到四更天。散会后还要跑去大观园里放炮仗,似乎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个怀孕近七个月的孕妇。豪门媳妇难当固然是真,但凤姐的问题在于笃信“能者多劳”, 希望通过多劳来证明自己的能力超群。其实即便凤凰也只是一只凡鸟,超负荷工作也会导致悲剧。
元宵之后,又去祠堂行礼,之后是各大管家家里请吃酒,也是不得不去的应酬,忙到二十三日之后才完。二十三日之后呢?凤姐就流产了。
在凤姐的生活原则中,她首先是荣国府的管家婆,其次才是她儿子的妈。可是荣国府何尝离不开她呢?她一倒下,王夫人就找到了探春宝钗和李纨来接替她,而且就此革除了许多弊端。难得的是凤姐并不嫉妒,反而为此感到欣慰——她是真的对荣国府有感情,希望家富人兴。荣国府是她的婆家,更是她事业的基石。
可是荣国府并不真的重视她,除了贾母欣赏她,其他人都是面子情。邢夫人恨她不帮自己,王夫人只是利用她来给自己干活,遇到困难立刻就把她视为弃子。贾琏更是因为女人的事与她离心离德,等她身体垮了,失去了生子可能,就更是一心盼着她死了。

其实荣国府已经处于末世,一干男子都是蛀虫,仅凭凤姐一人之力,实在无法力挽狂澜,倒是平白搭上了自己未出世的儿子。如果红楼真是一场梦,那么凤姐无疑是在梦境中沦陷最深的人之一。

Bugwifeddj
这叫做为他人做嫁衣,一开始就站错了对
饼宝的麻麻
当时看到怀到六七个月掉了一度以为是写错了,六七个月掉了的那对母亲伤害得多大啊,下来都是个成型的孩子了

☆ 发自 iPhone 华人一网 1.14.05
Phlahw
回复 3楼饼宝的麻麻的帖子

是啊,那么大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