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说范闲是现代思想与古代的碰撞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