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小姜》被拍出7015万

Dwar
楼主 (北美华人网)
一位四川美院的学生在抖音上发布了这幅作品,瞬间吸粉无数,冷军在抖音上火了。截至到目前,单条视频点赞365.5万次,艺术圈首次在互联网线上贡献流量。“画得像照片一样。”

  这是冷军最厌恶听到的评价。

  但他没有否定自己的绘画风格:超写实。冷军是业内公认的超写实油画领军人物,一个具技法与争议于一身的人。很多人即使对他的名字感到陌生,也大多看见过他的这幅作品:《肖像之像——小姜》


  《肖像之相——小姜》 2011年 布面 油画120×60(cm)

  11月16日,这幅作品在嘉德艺术中心——2019秋季拍卖会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夜场被拍卖,最终以7015万高价落锤。

  每一位曾经站在这幅画面前的人,心里都会有一个不约而同的冲动:走上前,摸一下画中的人物,因为它实在太像了。灵动的少女,毛衣上立体的镂空,精确到每一毫米都严格遵循现实中的样貌。薄薄的衣服下,皮肤隐约可见。




  一位四川美院的学生在抖音上发布了这幅作品,瞬间吸粉无数,冷军在抖音上火了。截至到目前,单条视频点赞365.5万次,艺术圈首次在互联网线上贡献流量。



  中国嘉德在深圳等地巡展时,和《肖像之像-小姜》打卡合影的粉丝排出了长队。中国大陆艺术经纪人伍劲说,“冷军的肖像系列,我认为代表了当今中国写实油画的巅峰作品之一,存世也只有几幅,作品流通的几率非常小。拍卖前《小姜》在各种传媒端和展览上都会成为焦点,早就成为一件真正意义上的‘网红’作品了。”



  这幅画是如何诞生的?想象更容易把它与精密的仪器联系在一起。但实际情况的确与常态作画状态无异。冷军、一副画板、一堆颜料、一个模特,作品就这么画出来了。关于它的制作过程,冷军说:“艺术就是在一个情绪操控下的工作程序。”

  1

  在武汉汉口江滩边上,有一栋俄式建筑,如今已成为武汉的一个艺术地标。雕花门下,每天有不同的人出入。他们的身份和租这座房子的主人一样,都是画家。一场持续了20多年的“二月写生”,始于这里。

  1995年的春节,冷军的朋友郭润文回国探亲。冷军租下来的这栋俄国茶商公馆的老房子,几个朋友每天在一起喝茶,聊天,舍不得走。第二天再来,第三天又来,就这样循环往复。为了让聚会形式更多,大家相约一起画画,所以此后每年的“二月写生”,逐渐成为一个习惯。这栋俄式建筑,成为继几次室外写生之后的固定场所。


  春节画室写生老友冷军、郭润文、刘昕、朱晓果在“二月写生”现场,左一为冷军

  刘昕、郭润文、朱晓果、徐芒耀等一群热爱画画的青年,先后涌入这里,抱团在一起共同追求着心中怀揣的理想。作为主人的冷军,并不是每次都是第一个来到画室。他总是推开雕花门走进去,大家已经在热火朝天的创作了。一般情况下,他会随意向其他人打几个招呼,间隙向冰冷的手吹出几口白色的哈气,便快速加入到了创作中。

  “就是跟朋友在一起画画,很自然的一种状态。”朱晓果说。“晚上吃过饭,每个人在酒精的燥热下脸上泛起微红的光,额头和鼻尖上的高光也随之在空气中跳跃。”郭润文在去年还回想起那段岁月。

  那时候的冷军,在他此前32年的人生中,籍籍无名。他基本走完了艺术生涯创作的第一个阶段。和陈丹青一样,他也在大学毕业后画过藏民的题材,后来一度有向抽象和表现主义绘画风格发展的趋势。再后来,武汉举办中南艺术节,冷军却没有一张纪实风格的作品。

  “那我说我就临时画几张。”为了参展,冷军摆了一组静物,半天就画完了。过了几天,又摆了一组,画了两天,效果比第一张好很多。第三次又摆了一组,画了一周多。“一张比一张好,但是一张比一张慢,就画出了超写实的雏形。”冷军说,“当时为了应付这个展览,所以画出了这样的作品,所以我总说,艺术是自己长出来的。”



  2

  冷军找到了路子,他自己把这段创作时间称之为批判现实主义时期。带着年纪赋予的愤青的叛逆,他用最直接又强烈的方式表达着自己。代表作《世纪风景》之三,灵感来自一次冷军看到的一则商厦坍塌的电视新闻,钢筋水泥间夹杂着儿童的玩具和血肉模糊的尸体。“我们赖以生存的世界被钢筋水泥覆盖,它最终成为人类作茧自缚的坟墓。”冷军用实物模拟,摆出了这个场景,随后画了出来。

  《世纪风景》之三

  “我用强烈的对抗和不和谐、不可调和的视觉感觉,贴切地表达着我自己的感受。”冷军说。同一时期,创作《网—关于网的设计》、《文物—新产品设计》以及《五角星》系列之后,冷军的创作风格日渐成熟,他渴望在超写实上得到一些突破。

  新作品《突变—有刺的汤匙》,同名令冷军在创作生涯上实现了“突变”,这部作品直接把他推进了创作的第二阶段。冷军在作画之前,要首先制作实物。报废的发动机、大块的水泥、电焊枪、老虎钳,这些甚至比画笔还要重要。这在传统绘画手法中无从寻找。冷军说,不择手段是自己技术的法宝,凡是适合表现的,都可以为我所用。


  《突变—有刺的汤匙》

  被电焊高温处理的纹络,在汤匙中央绽放出十字花蕾。钉子穿透并与汤匙焊接在一起。汤匙代表着哺育,是一种精神属性,电焊蛮横入侵使之发生改变。冷军也许在通过隐晦的方式表达着工业文明下,人类的精神困境和人性的变异。

  即使放大数十倍,勺子上电焊过的痕迹,甚至每一处微小的锈斑都清晰可见。

  但第二阶段的作品,更多引来的是一些批评的声音:“只能看出破烂和生锈的质感,完全没有新意。”这也应了冷军说过的一段话:“除了我身边经常往来的几个朋友之外,还没有人真正理解或在意它。这么多年过去了,外界仍是无动于衷,所谓高处不胜寒确乎真实的写照,非常的遗憾!可能只有一些观众可能会悟的到,但是他又说不出。所以这个系列没能继续,其实我有许多类似系列的创作都没能继续下去。”


  《突变—有刺的剪刀》之一

  直到今天,大众才给了这一阶段作品一个定义,“极具思想内涵的集大成之作”。

  3

  冷军的内心在激烈地表达,但创作的反响始终不温不火。“二月写生”在冬春交替中,已经持续了近10年,冷军的静物创作也持续了近10年。

  冷军的创作开始出现危机,“怎么延续自己的创作,好像搞了很多不伦不类的作品,作为一个画家思考绘画以外的事,特别是涉及一些人类文明方式甚至是某些终极问题是否力所能及?对整个世界文明和工业化发问,但是越来越感觉到不得要领。感觉自己枯竭了,很痛苦。慢慢的我觉得可能是因为感觉的问题。”

  静物·桃 布面 油画 2006年作

  同时他也在感知周围环境的变化。人们的生活节奏加快,整个社会变得浮躁。美术界对当代艺术从不知不觉到一哄而上,很多人被迅速卷入产业化、商业化的创作模式之中。

  于是他开始正视自己的文化身份,觉得回到纯粹绘画中来才是正道。于是,冷军下定决心要“退步”,他要回到绘画本身。“我需要安静下来。将画面上与绘画无关的东西一概清除,无需为任何东西所左右或利用,绘画至上审美至上,回归传统。”

  《网——关于网的设计》1993年 作品尺寸:180×130cm

  2000年初,冷军决定从画静物转向人物肖像。这时,冷军遇到了艺术专业出身的罗敏,她以模特的身份来到这间画室。谁也没有预料到,这次相遇将在此后给冷军带来巨大的名声。罗敏在栋俄式建筑的画室中,成为冷军作品里的“小罗”,成为冷军曾经的妻子,最后成为一名画家。

  冷军很快就清楚了自己面临的困难。“表现肖像的难度太大,因为人对人是最了解的,如果画得不对,别人一眼就能看出来。静物画不准,别人还可能发现不了,但人物画不同,一对比就看出高低。”冷军说。

  创作时,冷军常常一画就是一天,有时候连续几个小时不休息。这个期间,罗敏也不敢动,尽量地配合。刚开始,冷军怕对方在长时间枯燥单调的创作过程感到无聊,也为了消除双方作为陌生人的距离感,他常常一边画画一边找各种话题跟罗敏聊天,讲故事,或者扮演电影里的桥段。

  两人很快熟识。为了达到真实,罗敏不能化妆,脸上的痘、斑,这些表现质感的东西都要表现出来。“每次来很久,衣服什么要动,但是他勾形的时候上面那些衣纹不能动,就为这个,然后大家就以为他在制作,其实没有,完全靠手画的,连打投影上去勾形都没有,就是这么空手画,对着模特。”罗敏说。

  罗敏本身绘画出身,从冷军身上学习到了很多绘画的知识。朝夕相处下,两人互生情愫。这更加深了冷军对罗敏的认识,他越来越能看清这个阶段下真实的罗敏。

  绘画完成之时,作为少女初相识般的沉静和羞赧,被冷军捕捉到了画上。

  《蒙娜丽莎——关于微笑的设计》 2005年 布面 油画

  方寸之间见乾坤,像中国传统的篆刻艺术,区区1平方厘米的大小,冷军作画时能反复雕琢一天。绘画时,他偶尔会把手握成拳头,中间只留一个小孔。这样用眼睛望过去,小孔里的成像会非常的清晰。这是他在小学二年级时自己发明的诀窍,他在那时眼睛近视的度数已经达到500度,他通过这种方式能把事物的细节看清楚。

  “所以我画超写实是有我自己的执念的。近视嘛,我二年级配眼镜之后看到的世界,我自己都惊呆了,太清晰了。这个就成为了我画超写实最基本的诉求。”冷军说。

  在这幅作品进入最后的细节创作时期,罗敏经常会看到冷军的眼睛几乎贴到了画板上。但是,等到整幅作品完成时,“你把每一个细节放大到最大的程度,你会完全不知道他是在写意还是在写实,融入了很多激情在里面。根本不是说那么简单的去临摹,不是在死板的抠那些东西,并不是说真的‘形’在那个位置上,是那个‘意’在那。”罗敏说。

  以罗敏为原型创作的两部作品,《蒙娜丽莎关于微笑的设计》《小罗》先后完成。

  两人也在2007年注册结婚。

  4

  之后,冷军有近一年的时间不再创作了。他在等下一个人的到来。

  遇到小唐,实属偶然。冷军和罗敏出去吃饭时,看见了一家小饭店的服务员小唐。她的相貌不算惊艳,但五官非常的耐看。眼神怯生生的,流露出一丝惊恐,模样有些慌乱又无助。冷军担心自己莫名其妙向对方提出当自己的模特显得唐突。罗敏担任了这个角色,最后说动小唐留下了联系方式。创作再次开始,小唐出现在冷军的作品之上。

  《肖像之相——小唐》 2007年 布面 油画 140x80(cm)

  人物肖像画让冷军找到了释放内心、通向大众的路。这时他才像横空出世一般,在国内外引起了巨大的关注。《肖像之相-小罗》被以千万的高价拍卖;《肖像之相-小唐》,传言马云有意向高价购买;受邀世界各地展览,日本人称冷军的作品超越了油画的限度。

  很多人登门拜访询问冷军关于绘画方面的技巧,冷军却把技巧归为最肤浅的东西。学理的出身冷军,很愿意把绘画也变得程序化、逻辑化。比如画一个凳子时,他会根据凳子的制作过程顺序来画。精确到画木头时,绘画顺序再次自成体系。

  “我画什么东西都有一个预先的过程。比如我画木头,原来画木头凳子就是画得很精致,后来我发现还有更好的表现方法,先把木头如果是刷油漆,先画一个木头色的家具,干透了,上油漆,油漆上上去。剥落的地方用刀刮出来,粘好了,油漆也画好了,可能要画好几遍。油漆上有脏东西,再弄上去,再用刀刮一刮。反正它是什么样,根据你的感觉,你的眼睛很深入,你就能够表达得不深入。刀刮的过程当中木纹就出来了,你说就是按照那个过程刷出来还不像木头吗?干了以后刮,湿了以后刮,反正是想办法达到你的感觉。”

  如何处理画布?如何选择颜料?如何大笔触作画?这个铺垫的过程,大概会占去80%的时间。进入细节之后,“所谓的技巧,就是你的观察能力,你对色彩的感知力,然后就是你自己的造型能力,色彩的表达力,其实就这几个。这几点,只需要很浅的能力就够了,没有多高深。”冷军说。

  “感觉”在最高的位置。后来画人物,“感觉”有了更广阔的空间。

  “实际上我是把自己的感情加进去之后,才让技巧变成真正高深的东西。技巧就像一层油,你的水有多高,油就浮的有多高。水面就是我们自身的、画外的东西,是我们丰富的情感和感受能力,你容易不容易被那些东西感动,这个很重要。你感动不了,你都是麻木的,那有什么用呢?油只要一点点就够了,那是最表面,最浮华的东西,下面的东西才是最深厚的。一个情绪饱满的人,一个被感动了的人,一定是这个原因,不然他的技巧表达不出来。”

  冷军永远在跟着感觉走,没有感觉,技巧都没有方向。

  5

  当我们再体会冷军的肖像阶段作品时,冷军可能会希望观者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画面之外呈现出来的东西,每个少女身上生发出来的情感是非常不同的。

  “我捕捉微弱变化的能力,在人身上是最敏锐的。比如说一个女孩,气色不太好,我一眼就能发现她和昨天的变化。”小时候,冷军的家住在一个电影院的附近,他就在门口看电影海报。他想临摹下来,又不敢当众做这件事,所以每次都是看几眼,拼命记在心里,跑回家画出来,觉得画的不像了跑回去看几眼,回家再画。“脑子里总是想着如何画的。”

  后来,罗敏与冷军和平分手。关于她的第二幅作品,已与之前有了截然不同的呈现。

  《肖像之相——小罗》 2005年 布面 油画
Dwar
紧紧跟着感觉,冷军可以尽情地追求颜料对质感的极限表达。

  2011年,冷军对《小姜》的创作,画出了少女皮肤下涌动的青春活力和光芒,冷军表达出了那种裹挟体温的、恍如血液流动的生命之美。

  但是遗憾的是,没有人知道在小姜身上发生什么样的故事。据说小姜因为种种原因,中途退出了冷军的艺术创作。后来冷军用纸板对模特进行处理,制造出阴影对比,继续完成创作。

  创作现场

  这幅画又一次历时近一年。完成之时,小姜早已遁身滇省再未谋面。

  匡时拍卖副总经理尤永说:“冷军的人物肖像作品,数小姜这幅最好看,硬核之中带着浪漫的资产阶级气息。冷军是当代李公麟,异常准确,极其生动,精神是自足和完整的。”

  在这一阶段创作接近尾声时,冷军画下了小雯。小雯或将成为超写实风格人物作品的最后一张。自此,冷军恐怕再也不会用长达一年的漫长时间来画肖像了。

  《肖像之相——小雯》 2015年 布面 油画 50X70(cm)

  冷军说:“这个阶段刚开始是大笔触,逐渐画着就很精准、很精细。最后发展到我开始用尺子量,不是用眼睛看了。最后甚至用投影仪,还用过九宫格。我说太困难了,画得越来越痛苦,我知道我在感觉上疲惫和疲劳了,新鲜感没有了。”

  “如果你的感觉在逐渐丧失,那再高超的技术出来的东西跟艺术无关,画出来的东西就变成通常所说的行画或者是很匠气的作品,没有区别,还真是不如一张照片。”冷军说“感觉就是力量”,承载着曾经厚重的生命,但对于艺术家而言,他可以跟着感觉始终向前走。

  近几年,冷军又一次回到了汉口江滩边上的那栋俄式建筑,开始了写生创作。“我要画一种快的东西,越快越好,我就画速写,快速进入写生。”他纯粹的投入了“二月写生”中,即兴完成。每天画一件作品,从早晨九点左右开始,持续画十个小时,全幅完成。




  冷军场景写生作品

  看过冷军这些画的刘昕说,“他唯一的跟其他画家的区别就是,他能在很短的时间里面把场景画得很具体。有些人他站在那个空间里,可能只是一个脸,但他可以把这个人像不像画出来。在风景里只有那么一点,居然是像的,这就是他的功夫。”
甜妞妞
确实像照片一样
DmanK
好逼真。。。
wellesley
逆天了。。。
小喵呜
坐等有人跳出来说不如看照片得了,画啥画。
bmhrmm
画功太吓人啦
dodorat
好厉害,蒙娜丽莎看起来像郭晶晶啊
bingmi
想起了水哥…

☆ 发自 iPhone 华人一网 1.14.04
love.
给自己画取得名字,不是小姜都是小红,哈哈哈
nongminf
放几百年前就是大师水平。
vegetarcat
画得像照片一样。”

  这是冷军最厌恶听到的评价。

  但他没有否定自己的绘画风格:超写实。

精神分裂么?
q
qiqigre
这画要是挂在家里挺瘆人的吧
complicated
服一个字
流木
国产富豪最多也就是这样的品味,所以这画能拍出这个价格,画得再好也是类似照片而已,艺术创作在哪里? ---发自Huaren 官方 iOS APP
快乐小新
就知道是冷军。
hr717
炫技作品,毫无灵魂。
燕七
怎么可能是像照片一样呢,这比照片要栩栩如生得多了。照片看起来就是二维的,他的画就好像是跃然纸上一样。这些光影和色彩和立体感根本不是照片能体现出来的吧。而且超写实的作品确实是要加入画家自己的理解的,很多细节肉眼观察不到。
rosetree
真好看

喜欢

然而还是更喜欢浓烈的油画 ---发自Huaren 官方 iOS APP
cats_love_my_boots
他画的这些女人真是平凡又极美

终于红了 不是没有道理q
aiyamayayongle
洗钱的新方法?
angelamela
艺术创作是艺术家抒发自己的方式,他自己乐在其中就有意义
黑白无常
厉害了

☆ 发自 iPhone 华人一网 1.14.05
j
justwatching
嗯,画的绝对是美颜过的照片
onlyfish
画得像照片一样。”

  这是冷军最厌恶听到的评价。

  但他没有否定自己的绘画风格:超写实。

精神分裂么?
vegetarcat 发表于 11/19/2019 8:20:29 AM

没有分裂。 因为这个是画画,不是照片。 说像照片,大约只是我们外行看热闹最直接的说法。

虽然是超写实,但是正因为不同于照片的地方才如此有价值。
P
Peacelife
总有一些外行人喜欢批评真正的艺术家
萧瑟

没有分裂。 因为这个是画画,不是照片。 说像照片,大约只是我们外行看热闹最直接的说法。

虽然是超写实,但是正因为不同于照片的地方才如此有价值。

onlyfish 发表于 11/19/2019 1:53:53 PM

我的理解是,他的画超越照片的光影缺陷,更真实,更立体。
wfmlover
比照片好看多了 ---发自Huaren 官方 iOS APP
w
whatfor
有些说不是艺术品的,我就想问其他有画的更好的人吗。 再说了就算现在摄影技术很牛叉,照相机只能捕捉照相机里能抓到的那个moment,但是画画不一样,画的整个过程不只是那一个moment,所以画出来的都是艺术创作。而且各种光影深浅你觉得照相机一定就比人眼更敏感分辨率更高吗。我不是专业人士,但是我觉得那些一副鄙夷之气的人简直就是可笑,先问问自己懂不懂艺术。
a
aac
画得的确跟照片一样。我还看过一个韩国画家,光影水流画得跟照片一样,我觉得那个更难。艺术成分我是看不懂了,比照片好看,但穷人不觉得值那么多钱。
ranran
国产富豪最多也就是这样的品味,所以这画能拍出这个价格,画得再好也是类似照片而已,艺术创作在哪里? ---发自Huaren 官方 iOS APP
流木 发表于 11/19/2019 10:03:31 AM

这种价钱都是洗钱和送礼,富豪又不是傻,怎么会花这么多钱买回家自己纯欣赏?
bingmi
要去看原作
不然你看到的只是画作的照片
可不看着跟照片一样

画得的确跟照片一样。我还看过一个韩国画家,光影水流画得跟照片一样,我觉得那个更难。艺术成分我是看不懂了,比照片好看,但穷人不觉得值那么多钱。
aac 发表于 11/19/2019 4:45:17 PM [url=https://forums.huaren.us/showtopic.aspx?topicid=2473697&postid=81913138#81913138][/url]


☆ 发自 iPhone 华人一网 1.14.04
valentinemonkey
冷军早八百年就很红了啊。。。
小喵喵
不贵不贵,王菲的老二的画都能上百万........
Shirley9812
华人大妈真是俗的没底线,冷军很多作品都是在国外拍出的天价。大家去看看他的《天光》。我心中国宝级画家中国只出他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