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刀刮身体、用背蹭墙壁,古代人洗澡老带劲了。

lioapd
楼主 (北美华人网)
相信大家在古装剧里都看过很多沐浴的场景,但留意下就会发现它们都很雷同:

一个妹子泡在木桶里,水里还有很多玫瑰花瓣。如果是大老爷们,那干脆连花瓣都没有了。



难道古人洗澡都不用啥清洁用品吗?

当然不是。在古代,人们洗澡可没那么随便,不仅如此,古人对干净的追求可能超乎你的想象。

用刀刮身,用墙搓背(物理方式清洁篇)

就说古希腊吧,那时候就已经用海绵擦洗身子了,没错,就是我们现在也会用的海绵。掐指一算,海绵也流行 2000 多年了......

如果你恰好是个古希腊土豪,还会用刮刀来清理身上的污垢和死皮。虽说是刀,其实是金属做的弧形器具。



到了古罗马,洗澡几乎成了一项全民事业,整个罗马城的公共浴室超过了 1000 座!不仅皇帝「与民同浴」,而且像深受咱们北方人民喜爱的搓澡,那会就有了。

古罗马人民对搓澡有多狂热呢,看这个小故事体会下。

有次,皇帝哈德良在公共浴室看到一个老兵在用后背蹭墙,好把身上的泥搓下来。

如此带劲的搓澡 style,不是因为蹭墙更舒服,是因为那个老兵太穷了,请不起搓澡师傅,可就算穷,人家也没放弃搓澡。

从中我们还可以得出另一个结论:那时候的搓澡师傅一定很吃香......



当然,仅仅是「物理方式」无法满足人类对清洁的追求,还需要有各种「化学方式」的加持。

西有橄榄油做清洁剂东有澡豆皂荚两开花(化学方式清洁篇)

古希腊人会把橄榄油当作清洁剂,嗯,就是比其他食用油贵几十元的那个橄榄油,毕竟是人家特产,奢侈到用来清洁身体也不过分。

这方面咱们老祖宗也不甘落后。

在东晋,人们使用一种类似肥皂的东西:澡豆。名字一听就知道跟豆子长得很像,但它其实是「属荤」的。因为这个东西的主要原料是猪的胰腺!

澡豆的做法也不复杂:先把猪的胰腺磨成糊状,然后跟豆粉和香料混合,再自然干燥。

可毕竟猪胰少,澡豆的制作成本也比较高,只有贵族用得起。普通百姓一年都吃不了几回猪肉,更别说做澡豆了。



既然荤的用不起,那就只能打打植物的主意了。于是就有了皂荚。

很多人印象中,皂荚是用来洗衣服的,就像元人方回所写:「何如觅皂角,涴濯暑服腻」。

其实皂荚也可以用来洗澡。《西厢记》中就有提到,张生云:「......我打扮着等他。皂角也使过两个也,水也换了两桶也......」。

澡豆 + 皂荚,中国古人在清洁用品上实现了「荤素两开花」。

到了现代社会,洗个澡跟吃顿饭一样方便,我们也用不着跟老祖宗们一样去制作复杂的清洁用品。

不过像沐浴露,出现的历史也不是很长,但液体的清洁剂胜在方便。

肥皂用起来难免控制不住,掉地上了,捡还是不捡,还真是个问题。所以沐浴露,已然成了当下洗澡用品界的扛把子。



不得不说古代人洗澡是真硬核......
wigegbw
哈哈,厉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