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9分,《寄生虫》的故事那么扯,为什么还能拿戛纳金棕榈?

Esacpe
楼主 (北美华人网)
前段时间,因为“技术原因”,原定于FIRST青年电影展放映的奉俊昊新作《寄生虫》临时取消放映,不少影迷倍感失望。
好在,经过漫长的等待,这部豆瓣9分的戛纳金棕榈获奖神片终于来了。 今天咱们就一块来趁热看看,它到底神在哪——


影片的故事,由一个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四口之家展开。 他们住在阴暗的半地下室,所有人都没有固定工作,平时就靠折叠包装盒之类的零工,赚取生活费。


像我们躺尸必备的空调、网络等设备,对他们来说也是不存在的。 这家人要想上网,只能跑马桶上去蹭别人的wifi。


一天,儿子基宇的朋友送了他们一块据说能带来好运的石头,还给基宇介绍了一份工作——给富人朴社长的女儿做家教。


结果,这一家人还真的因此而“石”来运转了。 先是基宇这边,他通过P图伪造学历证明,并在授课时发挥“忽悠”技能,很快获得了朴夫人和女儿的认可。




紧接着,在得知朴家小儿子需要美术老师时,他又引荐妹妹,让妹妹假扮成海归艺术生,两人装作彼此不认识。


而妹妹的忽悠水平,和基宇相比只高不低。 她随便搜了下艺术心理学理论,然后一顿胡诌就把朴夫人唬得一愣一愣,顺利入职。


不仅如此,很快她又通过一番操作,给爸爸谋到了朴家司机的职位。 具体怎么做的呢? 她先是偷偷把内裤放车里,让朴社长误会司机在车里做了不可描述的事,将原司机开除;


然后,又假装不经意地提到自己认识一个司机叔叔,让爸爸来假扮。


就这样,一家四口里,已经有三人成功打入了朴家内部。 很明显,他们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把妈妈也弄进去。




这一回,他们盯上的是“帮佣”这个岗位。 朴家现在的帮佣名叫雯光,是上一任屋主留下来的,为人持家有方、爱岗敬业,挑不出什么毛病。 所以,要想让朴夫人换人,就必须下一招狠棋。


在一番打探之后,这家人决定以雯光对水蜜桃过敏这个弱点为突破口。 他们先是收集水蜜桃外层的毛,趁雯光不注意偷偷弄到她身上,把她弄去了医院。


然后,由爸爸出面,假装诚恳地和朴夫人说在医院看到了雯光,还听到对方患上肺结核的消息。






然后再用水蜜桃的毛诱使雯光咳嗽,并用番茄酱伪装对方咳出的血。


这一整套操作下来,朴夫人真以为雯光患上传染病,随便找个理由开除了她。 于是,基宇妈妈也顺利进入了朴家。 更令人细思极恐的是,此后整个朴家日常进出的,除了这一家四口外,几乎再无别人。


在朴家集体外出给小儿子庆生时,他们就一块在家里狂欢,仿佛这个豪宅是自己的一样。


然而,就在他们撒欢之际,雯光突然到访,说是忘了带走放在地下室的东西。




这时他们才惊讶地发现,原来,为了躲避高利贷,雯光的老公一直偷偷生活在地下室里!


但还没等他们来得及反应,雯光也发现了四口人串通起来欺骗朴家的事实,开始威胁他们。


而双方还没闹出个结果,意外又发生了—— 朴夫人突然来电,说马上到家,让妈妈赶快煮碗面。


这使得场面一下子混乱起来。 最终,雯光夫妇被他们关到地下室里,而基宇、妹妹和爸爸则藏在客厅的木质柜子里,伺机离开。


与此同时,对于屋内情况全然没有察觉的朴夫人和丈夫在距离柜子不远的沙发上面,却突然来了兴致,开起车来。


屋内场面迷之尴尬
等他们好不容易从朴家跑出来,外面已是瓢泼大雨,他们的家也已经被雨水淹没。


看到眼前的景象,妹妹痛苦地说再也不想住地下室那种地方了,而爸爸,则说出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我自有打算。


这究竟是一句安慰,还是爸爸在那一瞬间涌出了什么邪恶的念头? 想知道答案的小伙伴,可以自行去影片中寻找,这次我就不剧透了。 因为导演奉俊昊在影片亮相戛纳电影节时,曾专门写信希望记者保密。他认为,想要获得鲜活的情绪体验,在不剧透的情况下观看这部电影,是十分必要的。


奉俊昊请求“不要剧透”
可以说的是,社会学系出身的奉俊昊,这次又给我们带来了一部精妙绝伦的社会寓言。 片中,一家三口在雨夜奔跑的路上,经过了一个由上至下的楼梯,这段戏正影射着他们从“寄生”上层阶级的富裕假象,狼狈回到下层阶级悲惨现实的过程。


而这种关于阶层问题的讨论,并不是奉俊昊第一次尝试。 他在2013年的《雪国列车》中,就曾做过一次系统性的隐喻。


在那部电影里,他用一列火车象征整个社会,末节车厢的人们生活在脏乱差的恶劣环境,而越往前,车厢里人的处境越为优越。


对比来看,这部《寄生虫》的故事,则建立在现实环境与现实人物基础之上。 奉俊昊融合了讽刺喜剧、家庭剧和惊悚片的风格,并用高超的视听语言将类型间的过渡处理得自然流畅。 因此,本片乍看上去并不沉重,反而显得商业性十足。


但在娱乐化的外壳之下,它对于阶层问题的探讨深入肌理,令人细思极恐。 片中的富人,并没有一副高高在上的嘴脸和贪婪扭曲的内心。朴家夫妇优雅得体、善良轻信,他们对人性之恶,几乎没什么戒备。


而代表社会底层的基宇一家,则个个精明狡黠,他们骗人时不仅不会出现道德焦虑,反而还会沾沾自喜。






这种上层人士的单纯,连宋康昊饰演的爸爸,都忍不住在片中官方吐槽——这一家人是真的很好骗。


但仔细想来,这种“天真”和“彬彬有礼”,确实是在当今社会精英阶层更为常见的样子。 一方面,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和文明的规训,精英阶层很少像底层那样,拥有生存压力下逼生出来的市侩智慧。


另一方面,现代社会的运作方式,也系统性地遮蔽了很多肉眼可见的压榨。 因此,很多富人对资源的获取,从程序上看是符合规则的。剥削虽然广泛存在,但却变成了“看不见的”。


所以相较于穷人的“穷凶极恶”,富人在没有焦虑与匮乏的温室环境中,以“岁月静好”的方式看待世界、由衷地释放善意,并不是一件难以理解的事。


但正如片中的妈妈所说——富人之所以善良,本质是建立在有钱的基础之上,钱就是熨斗,把一切都烫平了。




而且,尽管富人受到了文明的教化,但阶层意识早就内化成为一种不自觉的区隔。 他们会在文化、审美、趣味、穿着等各个方面,主动与底层加以区分,时刻进行着“我们不一样”的身份确认。


为了表现这个问题,导演让“很好骗”的朴家人,有一个共同的敏感地带,那就是嗅觉。 他们可以轻易嗅出基宇一家身上的臭味,并对此深感厌恶,那个味道就叫贫穷。




不仅如此,阶层的悬殊,也导致同一件事对人们的影响不同。 比如那场瓢泼大雨,对于基宇一家来说,它是重大的灾难,毁灭了仅有的残破家园;


但对朴家人来说,大雨意味着雨后温暖的阳光和清新的空气,让他们可以更好地享受生活。




这种鞭辟入里的讽刺,在影片中几乎随处可见。 比如基宇一家和雯光夫妇相互对立的剧情,所揭示的,是由于底层的资源有限,穷人之间为了“蝇头小利”而彼此倾轧的情况。


而为了表现这些阶层差异与穷人困境,影片动用了大量的符号,包括污水、地下室、楼梯、蟑螂等等。 可以说,奉俊昊在有限的空间中,通过极富创意且高度成熟的场面调度,制造出极强的视觉冲击力。




其中最重要的符号之一,就是影片开头,朋友送给基宇的那块“好运石头”。 它贯穿始终,既是整个故事的开始,也象征着穷人“妄想”挣脱命运的沉重欲望。


在我看来,本片最高明的地方就在于没有丑化穷人和富人,整部影片中我们找不到一个可以称之为“坏人”的人。 奉俊昊让我们看到了这样的一个困境——穷人在道德上有瑕疵,却很难被怪罪;富人没做错什么,却背负着财富的原罪。




这揭示了一个时代的症候,对于苦难的现实,很多时候人们已经找不到问责的对象;至于如何解决,似乎也没人能给出答案。 就像片名“寄生虫”一样,我们都寄生在这个世界上,蝼蚁与大树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呢? 片中涉及的这些问题,本质上来说源自人性的症结,它们是人类社会必然会面临的困境。只有当每个人都不仅把视野局限在自身利益上,用心去体会别人的难处,才有可能一同寻找到出路。
hahami
慕名去看了,觉得一般。
Presentgift
觉得好看啊,就是韩国的大多现状,编剧走心
挖挖
本来就是荒诞隐喻的手法吧。个人更喜欢今年戛纳另一部高分作品,痛苦与荣耀,淡淡的暖调,感人。